和老婆在地下室停车场的激情快感

老婆是个个性大而化之的傻大姐,但就是爱面子,偏偏又不服输。  也因为这样,常常让她得理不饶人,以为是占了一点便宜,其实后面又吃了

母子良缘

  母子良缘  发言人︰奴家  (1)蓬门为君开  勤回来了,赶了两天的路,一定要在约定的五月十五日回来。三个月来,没有写过信,连电话也没挂一个。

德莱妮淫辱记.遗忘者的阴谋

一个夜晚,一个德莱妮女性圣骑士的身影穿梭在血迷岛的丛林中。  她跑着,胸口那犹如脱兔般的粉蓝色浑圆上下颤动,破损的盔甲与衣服挡不住诱人的春光,凹凸有致的娇躯,结实挺俏的臀部,而脚上的蹄以及翘臀上的尾巴正是他们德莱妮骄傲的标记。

妈妈真的舒服啊

(上)雪白的大腿,摇摆的乳房和肉感的身体。急促的呼吸声,销魂的呻吟声和肉与肉的碰撞声。

肏女人就是舒服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一个较大的国家事业单位。在严格的管理和封闭的工作环境中,我糊里糊涂地过了两年,象每个普通男人那样,走着一条经人**,恋爱、结婚、生子的老路。性生活方面也是平淡无奇,有了孩子之后更是例行公事。

苦闷饮泣的美少女

雅也看着从校门出来的学生,从中寻找由雅也同时想着美丽的妈妈和其女儿。
小妹妹最喜欢喝牛奶
自从把优子带进情侣吃茶店已经有一星期。其间和优子见过两次面。
两次都是优子来到雅也的住处。
其中一次是把优子困绑后用假阳具抽插,另一次是打电话到俱乐部,一面性交,一面要优子在电话里交谈。
雅也对优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要把优子调教成被虐待狂,而这件事是雅也从小的愿望。
到目前为止优子是越来越有被虐待狂的倾向。用假阳具抽插后露出陶醉的被虐待满足感的表情,第一次在雅也的面前放尿。
可是女儿由香的调教就没有按雅也的意思进展。
那一次把由香的衣服几乎脱光,差一点便达到目的,然后要由香到他的房间来玩。本来还担心和优子并头,但那是多余的顾虑。
在那之后,雅也到由香的房间两次。
可是由香连接吻也拒绝。雅也问她理由,她也只是摇头不作声。
雅也推测由香可能担心失去处女。
可是就这样袖手旁观,不仅没有进展,很可能被其他男人捷足先登。
雅也开始感到急迫,决定积极的行动。
由香终于从校门走出来。穿深蓝色的制服,自从去由香的家面谈以来,这是第一次看到她穿制服。
穿制服的由香比穿便服看起来更为年经。雅也已经看过由香的裸体,和穿制服的模样形成强烈的对比,引发雅也的情欲。
由香和女学生们在一起。
雅地想着要设法把碍事的人赶走,于是向由香走过去。
「老师怎么了?」由香感到惊讶。
「真是巧合,刚和朋友分手想回去,就看到你从校门口走出来。」
「他是我的家庭老师。」
由香向身边的同伴介绍雅也。
「正好,由香,我有事和你说,有时间吗?」
由香看看同学。
「没有关系,我们先走了。」
由香的同学向由香挥挥手,走了。
「什么事呢?」
「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对了,你还没有吃午饭吧,我们一起吃东西吧。」
由香刹那间感到犹豫,但还是跟雅也走了。
在餐厅吃完后,走向车站。
自从吃饭到现在,很显然和过去…也就是到拒绝接吻…不同,对雅也的话好像心不在焉,也不会主动开口说话。
即使对雅也也有介心,又不是两个人在房间独处,由香的态度令雅也难以理解。
两个人在车站等车。
由香从这个?站搭乘十二.三分钟的车后在?站换车,而雅也再继续乘坐十五分钟左右到达?站。
在到达?站的十二.三分钟是关键时刻…
雅也正这样想时,电车进入月台。因为是周末下午,车内很空,只有几名乘客站立。
雅也按事前想好的,把由香带到最后车厢已经没有坐位的地方,以不在意的态度让由香背对车窗站立。
电车开出车站时,雅也把身体靠近由香,问:「由香,遇到过色情狂吗?」
「什么?有…为什么这样问呢?」
由香露出讶异的表情反问。
「对你做了什么事呢?」
「只是在我的屁股上摸一下。我的同学中,有人就被对方伸入三角裤里。」
「好可怕。怎么样?我们来玩色情狂游戏好不好?」
「那…不要…」
由香困惑的低下头。
雅也是面向车窗,现在的位置是其他乘客看不到的角度,但由香是穿制服的女学生,任何动作都容易被人起疑。
雅也心跳加速,把手伸到由香的裙子上。
「不要…」
小姐忍不住要尿尿了
由香小声说,用拿书包的手制止雅也的手,很慌张的样子,而且一直低着头。
雅也强行把手伸入由香的裙内。由杳轻轻摇头,夹紧雅也摸到的大腿。
雅也就这样用手指在大腿如骚痒般的抚摸。如此一来,由香的大腿微微痉挛,松开夹紧的力量。
雅也的手从富弹性的大腿向光滑的内侧摸去时,由香很明显的露出狼狈的样子,想用双手推开雅也的手。
当雅也的手强迫摸到三角裤前隆起的部分时,拒绝的手立刻失去力量。
雅也的手指从三角裤上压向肉缝,轻轻滑动。
由香很快做出使雅也兴奋的反应。
由香露出惊慌的视线,脸颊立刻飞红,微张开嘴唇,呼吸开始急促。
使雅也高兴的反应还不只这些。
雅也的手指隔着三角裤在肉缝上摩擦时,手指逐渐有了湿润感觉,由香也随之开始扭动。
雅也的手指从三角裤角滑入,由香立刻露出紧张的表情,夹紧大腿,用拿书包的手推雅也的手。
「别害怕,不会放进去的。」雅也在由香的耳根说。
如此一来,不知是无力夹紧,还是听到雅也的话放心了,放松夹紧的力量。
果然,由香的那里已经湿润了。
雅也用指尖在处女的性器如探索似的滑动。
雅地想起那里的景色,使早已勃起的肉棒更加的骚痒。
雅也的手指经过探索后找到阴核,慎重的在那里揉搓。
如果这是在由香的房间就不会有问题,雅也记得在小说中看到,处女一旦有性感是难以处置的一段话。
猕也自以为很慎重,但由香的反应使他慌张。由香的脸颊红润,呼吸急促,好像不知所措似的向前后左右扭动屁股。
担心乘客的眼楮,继续揉搓阴核时,拿书包的一只手伸出来抓雅也的手。雅也以为会把他的手推开,但没有。竟然抱紧雅也的手臂,忍不住似的用力扭动屁股。
如此一来,雅也更加紧张,又想起小说中的情节。这样继续抚摸阴核,可能会使由香无法控制自己,于是停止抚摸。
由香做出惊人的反应,露出兴奋至极的表情,继续扭动屁股,主动的把肉缝向雅也的手指靠紧扭动。
「到我的住处去吧,好不好?」
由香微微点头。
成功了…雅也在内心里大叫,恨不得立刻抱紧由香。

寄养之家

寄养之家[我会的……妈……谢谢!]过了15年的寄养生涯,我已学会孤儿的生存要诀——嘴甜、勤快、笑,还有最重要的——永远不要违抗大人们的话.我把房间收拾了一下,正想下楼看看有没有要我做的事.[希望不必像上一个家一样,天天做苦工.]正打开房门,一个小女孩站在门口.[小俊哥哥吗?我是京子,妈叫我来拿你要洗的衣服……]小女孩脸上有着怯生生的表情.[喔,不用了啦,只有几件内衣裤,我自己洗就可以了.]我笑着说.[不行,妈妈交代的,我不洗的话会被她……]说到这儿,女孩的脸上露出害怕的表情.[会怎样?不过就是衣服嘛,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小俊哥哥,你别问了,把衣服拿给我吧,我还有好多事要做呢……]耸耸肩,我指着床上:[都在那边,麻烦你了,京子妹妹.][别客气……对了,妈妈说叫你帮她拿浴巾——她在浴室洗澡.]京子递了条浴巾给我,匆匆忙忙的拿了衣服跑开了.(什么呀?紧张西西的……)我拿了浴巾,往楼下走.(气氛怪怪的……算了,反正听话就没错,这个家还得呆上一年呢,少管闲事.)我记得浴室是在后面,走下楼,看见有个20出头的女孩背对着我坐在客厅沙发上,手里点着烟,长长的指甲涂得鲜红,尖利得像是《半夜鬼上床》片中那个杀手戴的手套.

– 爱玲的生日

转眼和学弟分手两个月了,孩子气的男人有时真让人受不了。醋劲大,控制欲又强,吵了几次也谈了几次,最后还是忍痛分手。

女友被骗的有够彻底

内容:
【成人文学】女友被骗的有够彻底开了门,小力很快朝迎上来的大力眨了眨眼,大力会心地一笑愿悭悫慒,漪溆滫渍却又故意问道:「哟,小力朢榰榗槎,蝁蜳蜧蜡你蝏礞@个人回来了,阿阳呢?」在他身后嶈嵿嵽嶆,緀綡绾綷丽丽也目光急切地望着小力。

王子与三姐妹

从前有一个名字叫瓦德纳森林的地方,在那里住着三个小女孩,大姊十二岁,名字叫朵拉,负责每天的三餐,二姊十一岁,名字叫蜜莉,负责每天的清洁洗衣,小妹十岁,名字叫琼安,负责每天的畜牧工作。
本来森林是很平静的,可是有一天,森林里来了一个邪恶的巫师,当他看到正在牧羊的琼安,那个十一岁大的女孩已隆起两个面包般可爱乳房的身体,便想占有她。
于是他把自己变成一只大公羊,并且在空气中散布了催淫剂及阳萎剂;母羊开始不断追逐公羊,而其它公羊却没有反应,母羊们难过得在地上翻滚,这时巫师变的大公羊肚子下突起了一根红的像香肠一样的东西,母羊们看到纷纷向前并且开始用舌头去舔那红色的家伙,而大公羊却头也不回地走向琼安,并把头伸进琼安的裙子里,用它的舌头在琼安那个呈现粉红色的柔软裂缝里头一个小红豆来回地舔,这时的琼安被这只大公羊突然的行爲吓坏了,傻傻地站在那里,随着催淫剂的效力发作,只是隐约地感觉到自己的小肉洞里慢慢地热起来,开始有一种又痒又酸又麻的感觉。琼安在大公羊不停地舔小红豆之后,渐渐觉得有些站不住了,一个不注意便整个人往地上躺了下去。
这时,大公羊将它肚子下红热的大家伙顶进琼安红润微张的小嘴里,开始缓慢的上下抽动,琼安觉得想吐,但是大公羊实在太强壮粗大了,琼安没办法,只好忍着眼泪含着它。
就在大公羊做动作时,萨尔达城里的卡尔王子出现了,他看见大公羊的动作之后十分着迷,他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小男孩,但是当他发现女孩和宫殿里的侍女们的身体有些不同后,就看得更入迷了。
此时大公羊的肉棒对准粉红色的小洞穴慢慢插进去,琼安感觉到自己小肉洞如同被撕裂开一般的痛楚,于是忍不住大声叫着∶「啊…好痛呀…救命呀!」
王子听见以后,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冲上去对着大公羊的肉棒猛敲,巫师痛得受不了,化成一股黑烟逃走了,琼安紧紧地抱住卡尔王子,喘了喘气之后对王子说∶「谢谢你!不然我就要痛死了。」
王子说∶「那里!你还好吧!我是萨尔达城的卡尔王子,你叫什麽名字?」
「我叫琼安。」
巫师逃走以后,公羊们的肚子底下都渐渐地膨胀起来,母羊们则重拾先前的心情和公羊们玩起游戏,轮流让公羊们玩插穴的动作。
「啊!那些羊儿在作什麽?」王子假装不懂地问。
面对卡尔王子的问题,琼安回答说∶「我不大清楚,不过好像是一种游戏。」
「既然如此,你刚才爲什麽要叫痛呢?」
「大概是人和羊不同吧!」
「那你也和我玩好不好?」
「这不太好吧!」
「有什麽关系呢?我是王子耶!说不定可以求我父王让你住到皇宫里来。」
琼安一听到可以住皇宫便马上就答应了,于是王子就动手开始解开琼安衣服上的蝴蝶结了,可是琼安突然阻止了王子的行动。
「怎麽了,不是说好了吗?你反悔了?」
「没有呀,只是你要做什麽呀?」
「不是要一起玩吗?」
「那你干嘛要解开人家衣服上的蝴蝶结呢?」
「我长这麽大还没看过女孩子的身体嘛!」王子又撒了个谎。
「真的吗?」琼安问。
「当然是真的罗!」
「好嘛!给你看就是了。」
于是王子继续解开琼安的蝴蝶结,琼安的胸部便露了出来,王子目不转睛地盯着琼安胸部的小山丘,然后问琼安∶「你这里怎麽凸出来两个圆圆的东西?」
「我也不知道呀!」
「好可爱!」
琼安虽然害羞,听到王子称赞倒也觉得高兴。王子接着动手脱去琼安的上衣及裙子,不久,琼安便一丝不挂地站在王子面前了。
「哇!这是什麽?」王子明明知道却故意指着琼安的裂缝问。
「这是人家的肉洞嘛!」琼安脸红地说。
「好可爱!你把腿张开让我瞧瞧看好吗?」
琼安听话地张开双腿来,露出了两片粉红柔嫩的小阴唇及一颗小红豆,王子被眼前的美景迷住一直盯着小肉洞看。
「讨厌啦!你一直盯着人家看,把人家都看光了,人家也没有看过男孩子的身体,我也想要知道你们男孩子身体长什麽样子?」
「好哇!」王子听了便迅速脱下自己的衣服和裤子,第一次见到男孩身体的琼安不由得叫了起来。
王子问∶「怎麽了?」
「没有啦!只是你肚子下有好多毛,好可怕!」
「哦!本来没有这些毛的,但它们不停地长出来。你别怕,摸摸看,它会变魔术哦!」说着便挽着琼安的小手去触摸那个软绵绵的肉虫,在琼安双手轻轻握着抚摸后,果然如同王子所言,那条肉虫很快就变成一根又挺又热又硬又长的肉棒,肉棒顶上那层包皮也翻开了,并露出一颗硬硬红红的小球。
「真奇怪!一下子就从那麽小变这麽大,而且又红红的,好可爱,这叫做什麽东西?」琼安问道。
「这叫肉棒,就和你那些公羊肚子下那根一样呀,刚才母羊们的舌头舔着那根肉棒时,公羊们好像很舒服,我也想试试看肉棒被舔的滋味,你舔舔看好吗?」
「不要!」
「爲什麽?」
「公羊肚子下的那东西可是在溺尿用的,一定臭死了!」
「不会啦!我又不是羊,我每天都洗澡,怎麽会臭呢?快啦!我的皇宫可是很大的。」
「好吧!」琼安说完后便张开柔软的双唇,吸吮着王子硬挺的肉棒.琼安的舌头舔过王子棒头上的小孔时,王子告诉琼安说:「就是那个小洞口最舒服了,你多舔一舔吧!」
琼安听了便将灵巧的舌头对准王子的肉棒,使劲地来回舔。王子觉得琼安的舌头很温暖,舔得王子觉的肉棒顶端十分酥麻,于是肉棒便自然地抽插起来,弄得琼安嘴里不停发出「呜!呜!」的声音来。
过了一会儿,王子的肉棒忽然颤抖了几下,而且从火红的棒棒顶上的小洞喷出一阵一阵的白色黏稠液体,弄得琼安满脸都是。
「哎呀!这是什麽呀?」琼安问。
「你吃下去看看。」王子说。
琼安吃下之后说:「咸咸的,真好吃,这是什麽东西呀?」
「这叫精液,不过我都叫这东西咸牛奶稀饭。」
「好好玩的名字,你还真有趣。啊!肉棒缩小了!」
「没关系!换我玩玩你的肉洞了。」说着就扶着琼安躺下,并且移开琼安的双腿,琼安的肉洞再度毫无遮掩地呈现再王子面前,王子接着又用食指及中指在肉洞周围轻轻摸弄。
「嘻!好痒!」
接着又慢慢地移动双手去爬琼安胸前那两座乳头还未完全长成的小山丘。并且伸出舌头来舔那两颗硬硬的小葡萄干,有时又含在嘴里用力吸吮,过没多久,琼安在王子不停抚摸下觉得自己打了个颤抖,并且下面彷佛小便后一样凉凉地,肉洞里像有许多蚂蚁在爬。这时琼安着急了,便对王子说∶「王子!快帮我看看!我那里好痒!」
「那里?快告诉我。」王子假装不解地问。
琼安却不好意思说出来。
「你不说,我怎麽帮你?」
「就是在人家的小肉洞里嘛!」
「好!我来好好地帮你瞧瞧。」说完王子便用舌尖舔着琼安不断泛着蜜汁的小山泉,同时喝掉它说∶「你的肉洞里流出来的水酸酸甜甜的真好喝。」
「啊!不是这样。」但是王子这时候只顾玩弄小红豆,却不理她,「求求你快一点!我快受不了了呀!」
「可是我不晓得怎麽做呀。」
「我现在觉得想插些什麽进去嘛!」
「可是这里没有东西可以插呀!」王子又故意装傻地说。
琼安懊恼地寻找时,忽然眼睛一亮,瞧着王子下半身,微笑地说:「有啊!」
「哦!在那里呢?」王子笑着问。
「就是你的肉棒呀!」
「对呀!我都忘了,你真聪明,不过它还没硬起来呢!你再舔一舔它吧!」
于是琼安再度用她的双手搓动抚摸着王子的小肉虫,并将肉虫含在嘴里用力吸吮,很快地,王子的肉棒又胀大了。
「现在可以插了!」琼安兴奋地握着王子翘起而抖动的肉棒说。
「好吧!
我可要插进去了哦!」说完马上握住肉棒对准琼安湿滑的肉洞门口,轻轻地滑进去,温暖的肉洞把肉棒紧紧包住;琼安此时只觉得肉洞内非但不痛,而且有种前所未有的饱胀满足的充实感。但是王子从和已往在宫中的女侍插肉洞得来的经验,就只插在琼安的小肉洞里一下也不动。
琼安说∶「不是这样吧!肉洞里还是好痒呀!」
「那我该怎麽作呢?」王子故意问。
「我也不知道呀!」
「那你的羊儿们是怎麽玩的呢?」
「啊!刚才公羊们好像是用它们的肉棒在母羊们的肉洞里面抽插着,你也一样试着抽插几下动动看嘛!」
「真的可以吗?」
「嗯!」琼安脸红地点了点头。
王子这才进进出出的动几下,只感觉到肉棒顶端有着更异常酥麻的快感,和宫里的侍女是完全不同的舒服,忍不住就愈插愈快,只见琼安那两片粉嫩的小阴唇随着肉棒翻进翻出,被王子插得红红的。
过了一会儿,琼安开始小声地叫着∶「啊…啊…哎…呀…好王子…你…好棒…好厉害…插得…人家的…肉洞里…头舒服…极了!」
王子忽然间停下来问:「你的肉洞里现在还会痒吗?」
「啊…不要停啊!」琼安发现王子停住不动说道。
「你刚刚被大公羊插的时候,不是会痛吗?」王子笑着说。
「刚才是人家太小,而大公羊太大了嘛!」
「你的什麽太小呢?大公羊又是什麽太大了呢?」
琼安不好意思说。
「你不说的话,我就不再插了。」
琼安只好说∶「是肉洞太小了,大公羊的肉棒太大了嘛!」
「那我的肉棒大不大呢?」王子问。
「你的肉棒也很大呀!」
「那你爲什麽还要我再插你的肉洞呢?」
「我那知道肉棒插进肉洞里面会这麽舒服呀?」琼安小声地说。
「你说什麽?」王子假装没听到。
「人家是说没想到肉棒插起来会这麽舒服啦!」
王子听了还是一动也不动。
「你怎麽还不动呀?你到底还要不要插吗?」
「那你喜欢我的肉棒吗?」
「不告诉你!」
「真的不说?那我要拔出来了哦!」
「不要拔出来嘛!好啦!我说啦!人家最喜欢你的大肉棒了!」
「那以后我每天都要来插你的小肉洞,可以吗?」
「这个嘛!」
「你不说那我拔出来了。」
「好嘛!人家答应你就是了。」琼安答应王子,接着问:「现在可以再插了吧?」
「好呀!」王子知道琼安已经深深地喜欢上了插肉洞的游戏,决定改变插肉洞的姿势,于是便忽然拔出肉棒来。
琼安忽然觉得肉洞里变得空空的,就问王子:「你骗人,你刚才还说你不会把肉棒拔出去的!」
「我那里有骗你?我是要和你玩更舒服的动作罢了。」
「还有更舒服的动作呀?」
「当然有!」说完便要琼安跪在地上。改从后面慢慢地将肉棒插进肉洞里,之后才开始抽动,并且毫无顾忌的用力将肉棒顶进去。
「真是…没想到…从…后面插…进肉洞…真的…更…舒服呢!」
「没骗你吧!你觉得怎样啊?」
「啊…啊…再…用力点…还要啊!」
王子听到琼安淫荡的呓语,就更加兴奋,因此不断加快抽插,棒头不停地摩擦着柔软的肉洞内壁,全身都感到舒爽。
琼安也因爲肉洞口那颗硬硬的小红豆受到王子那装着两颗球的小袋子不停地撞击,感觉到肉洞里愈来愈热,骚浪的小屁股也用力往着王子的肉棒猛压.并且不时地用手指头去揉搓自己肉洞口的小红豆,小肉洞口也愈来愈潮湿了。
没多久,两人的身体都发生激烈的颤动,琼安的肉洞里不断地
出一道既浓密又黏稠的汁液,而王子也将硬挺的大肉棒从肉洞里拔出来,大肉棒顶射出一阵又一阵的咸牛奶稀饭,射在琼安的小屁股上,王子又用双手将精液涂满整个小屁股,把琼安那个可爱的小屁股弄得湿湿黏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