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的仪式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十八岁的仪式

真美主演的连续剧,果然造成极大的轰动。

  当然,电视机前的观众是看不到真美被淩辱的真相,只看到她那张惊惶失措的脸。

  要说在经过这一切后,对真美的身体经验会毫无影响,也是骗人的。现在当她回想被强暴的情景时,竟然也有丝丝的快感,三个年轻健壮的男体与自己相纠缠…

真美感到身下又已经湿成一团了。

  在结束繁忙的日夜颠倒的拍摄工作后,真美终于有了几天休息的时间。

  「真美,今天我带妳逛逛街,选择一些比较轻便的衣服吧!」

  一大早沙夜就催促真美,她们逛遍东京精品店,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

  就在逛完calvinklein专卖店出来时,迎面一个戴着墨镜、满脸花白胡须的男人撞了上来。

  「真对不起,让我来帮妳捡吧!」

  趁着这个机会,男人附耳对真美低声说道。

  「真美小姐,请你千万要支持下去。」

  「呃?」

  真美不解地望着他,眼前这个年近四十岁、温文的中年男人绝对不会是优二。

  「真是走路不长眼睛,真美、快点,我们晚上还有活动。」

  沙夜的话,真美一句也没听进去,她还在想着「妳千万要支持下去」…

  这男人会是谁?真美的心中再度燃起新的希望。

  这天晚上,cross大楼的地下停车场里涌进许多黑色benz、bmw的高级轿车。

  西装笔挺的男人下了车后,就挤进那个像房门的暧昧电梯,往黑暗中更下一层。

  走过两旁镶着铁栏杆小窗的长廊,大家来到尽头的一个小房间。

  「这是年轻有劲的豪放美少女结城舞,各位仔细看看,她结实匀称的身体玩起来不得了的。来、开始喊价,我们的起价是一千万元。」

  「一千五百万。」

  「二千五。」

  小小的舞台上,全裸的小舞被关在笼子里,任人恣意地品头论足。

  「三千万,还有没有愿意出更高的价,没有?一、二、三,我们成交。」

  出价的男人露出满意的神情,在未来的二天一夜里,笼子里娇美的身躯就属于他了。

     *           *           *

  舞台突然降下去,一阵白色的烟雾升起。

  「现在是今晚的压轴,我们新生代美少女的代表,渡獭真美小姐。」

  穿着水手服的真美出现在舞台上,她的双手被铁链紧紧捆绑。

  「让我们从她身上的水手服开始吧!各位成熟的男人,谁不想抱着这身衣服,重温少年时初恋的滋味。」

  「一百万。」

  「一百二十万。」

  「一百二十万,初恋甜美的回忆,各位,还有没有人要出更高的价格。一、二、三,成交。请这位先生来亲自脱下真美身上的水手服吧!」

  一位肥胖的中年男子吃力地走上舞台。

  「嘿嘿…真美小姐,我最崇拜妳了,我每天都按时收看连续剧,而现在就能拥有妳穿的水手服。」

  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线,肥肿的手伸向真美的胸前…

  「讨厌,不要。」

  「哈哈哈…我最喜欢有个性的小妞了,妳尽量扭啊!这样才有味道呢!」

  他的手粗鲁地抓弄起来。

  「爽、爽,真美小姐的奶奶好有弹性,真恨不得能咬上一口。」

  「啊啊…不要、不要。」

  男人的手尝试从各个角度品尝弹跳的快感,真美的身子左躲右闪,两股波浪荡得更厉害了。

  「帮我把铁链拿掉。」

  男人熟练地脱下真美的上衣,她两朵含苞的茉莉花露了出来。

  「哦哦…夭寿,在电视上都看没到。」

  台下响起一阵赞叹声。

  真美的手再度被套上铁链,男人蹲下身,脱下真美的裙子。

  「真美小姐的毛好少哟?嘿嘿嘿…」

  他还在真美的下身处嗅了嗅,然后才满意地站起来。

  「今天真是不虚此行,真美小姐幸会了。」

  他慎重地捧着真美的水手服走下台去。

  「各位看到真美身上这件粉红色的玫瑰底裤,在拍戏期间,她都穿同样的款式。还记得她被强暴的场景吗?想想看,只有它最幸运,能无时无刻地与我们真美小

姐的秘唇作着耳鬓厮摩的亲热。好了,现在开始喊价,从二百万开始。」

  「二百三十万。」

  「二百七十五万。」

  「看我的,三百一十万。」

  台下响起此起彼落的喊价声,五、六十个男人色眯眯的目光,都集中在那挑逗的三角地带上。

  为了躲避那些视线,真美把腿交叉着擡高。但是,这反而让底裤的两侧卷进她的秘处,露出花瓣肿胀的边缘。

  「三百一十万,还有没有人要叫价的?那么成交。」

  年近七十的老人眼睛一亮,他得意地笑开了。

  「总算让我等到今天。」

  「好爷爷,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我要好好教训妳们这些不知羞耻的小妖女。」

  老人抓住底裤的两端,猛地一提,绵质的布紧紧陷入真美的狭道。

  「啊…好痛!」

  「对妳们这种坏女孩还得好好管教。」

  说着,就猛力地前后拉扯起来。

  「饶…饶了我吧!」

  刺痛的感觉传来,真美的那里,就像穿了过小的鞋子而被磨破的脚。

  「少装了,别想骗得过妳老爷爷。瞧瞧,开始湿了吧?真是不要脸,来,给大家看清楚了。」

  老人猛地剥下真美的底裤,她的芳草和身下的神秘地带全露了出来。

  「嗯…唔唔…?」

  强烈的羞辱感让真美流下了泪水。

  「哭什么哭?坏女孩就是要被处罚,再哭,就用这个擦干净。」

  老人用脱下来的底裤在真美的脸上乱擦,底裤很快就湿透了。

  「呵呵…我今天总算重振雄风了,看妳们这些贱女生还敢不敢嫌我老、嫌我不行了?」

  像年轻了几十岁般,老人神采奕奕地走下台去。

  「现在是我们拍卖会里的压轴品-渡懒真美小姐。」

  「咚咚咚…」

  随着小鼓越来越快的节奏,真美的一只脚被突起的透明支架撑高,最后被顶到跟头一样的高度。

  「不…不要看我…」

  真美粉红色的秘穴,是被垃扯开,扭曲的小嘴;后花园的通道也一览无遗。

  「想必不用我多说什么,识货的人心里自然有数。让我们开始吧!三千万。」

  「三千五。」

  「四千万。」

  喊价的声音如连珠炮般一个接着一个,有些男人的声音还因兴奋而颤抖。

  真美强忍着金鸡独立所带来的不舒服,她垂下头,半闭的眼角里浮现一个身影。

  『是…是今天把我撞倒的男人…』

  『…请妳千万要支持下去。』

  『难道、难道他也是来买我的?』

  真美并不清楚被买以后,究竟会发生什么事,只是墨镜下男人温和关怀的眼神,让真美觉得很踏实。

  不过男人并没出声,他只是静静地观察一切。

  「一亿元,有没有人愿意出更高的价钱,来和我们的真美小姐共度春宵?没有?一、二、三,成交。今天的拍卖会进行到现在,就圆满结束了。」

  真美看着那个把她和小舞同时买去的男人,他的脸上有着暴发户典型的骄傲得意的笑。

  下了舞台的真美被注射大量的安眼药水,很快就失去意识了。

    *           *           *

  『这…这是哪里?』

  真美的身子缩成一团,被挤在一个漆黑、空气极差的小箱子里。好像是在车上,箱子还不断地晃动。

  「真美,妳醒了,还好吗?」

  耳旁传来小舞熟悉的声音。

  「小舞,这是哪里?」

  「纸箱啊,我们正在被送住客户的途中。」

  「哦…」

  真美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全身被捆在大型的塑胶袋里,只露出头来呼吸。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我就被送过一次。」

  「那他们有没有对妳怎样?」

  「公司把我们卖出去,当然就是要赚钱。别想太多,乖乖听他们的话,照着做就不会有事的。」

  这大概就是小舞能够支持到现在的方法了。

     *           *           *

  小货车驶进两旁种满白桦树的山间小路,看样子这里应该是轻井泽,也就是东京近郊贵族富豪聚集的渡假别墅区。

  货车在一间爬满常春藤的巨宅前停了下来。

  「好爽,爸爸送我的生日礼物来了。」

  一个十六、七岁的胖小子跑了出来。

  「来、快点给我搬进来。放这里就好,你们快滚吧!」

  纸箱被送进少年的房间里,房间的墙壁漆成暗黑色,上面挂满各种性虐的道具和人体被肢解的器官血淋淋的模型。

  他迫不及待地用美工刀割开纸箱。

  「真美,真的是真美,老爸实在是帅呆了!咦、旁边这个头是谁?小舞?那个风骚的泼辣妇,我最讨厌了。」

  「乱叫什么?小鬼,自己也不撒泡尿看看。」

  「小…小舞…」

  「真美说话了,声音好好听哟!」

  少年用刀粗鲁地划开包着小舞的塑胶袋。

  「轻一点,臭小子,你弄伤我了。」

  「谁叫你说我是小鬼,把妳弄死了也没什么,反正我爸有的是钱。」

  「…」

  鲜血在小舞的背上划出一道道抓痕。

  「真美,别害怕,我是妳最忠实的歌迷,不会对妳怎样的。对了,我叫和彦,来、叫我一声。」

  「…和彦…」

  「真甜!我的真美真是太可爱了。现在让我看看在电视上看不到的…」

  他一刀割开真美的塑胶袋。

  「咪咪,真美的咪咪好漂亮,我要吸吸。」

  「啊…」

  和彦的嘴吸盘般贴上真美的大红箭靶。

  「好咸,真美,妳一定是刚才流太多汗了。呸、秽气,小舞,妳来把真美舔干净。」

  「咦?」

  「咦什么咦,谁叫妳嘴贱,快给我像拘一样舔。」

  少年拿着刀,在小舞的眼前乱晃。小舞想他这一刀下来,恐怕就不是落在背上了。

  「我…我舔就是了。」

  「这还差不多。」

  少年嚼起口香糖,他喜欢把口香糖拉出来,用手指在上面乱按一通,说着「嗯、够软,这里还硬了点。」然后又放回嘴里津津有味地嚼着。

  小舞爬上真美的身子,从她的嘴唇开始舔起。

  「小舞,真对不起。」

  真美歉疚地在小舞的耳边低语。

  「别放在心上,真美,好好享受吧!」

  小舞柔软的舌头像一片水草,经轻滑过真美细腻的肌肤,最后落在她如触手伸展的乳尖上。

  「啊啊…」

  小舞含起粉红色的小鼓棒,小鼓棒在她丰厚的唇上敲出美妙的旋律。

  「好极了,再往下舔。」

  和彦的眼珠子跳动得像是五线谱上的音符。

  小舞与真美相交叠的身躯,是一座完美的双人裸体雕像。与真美丰满圆润的身躯相比,小舞显得更为细瘦,除了微微晃动的双乳外,她看来像是一个纤弱的小男生。

  「真美,快乐吗?」

  「小舞,妳真好。」

  如果不是和彦在旁边看着,真美的感觉可能会更强烈。小舞埋进她那朵绽放的淫花,舌尖在饱满的花瓣间左右振动起来。

  「啊…啊啊…」

  「妳们这两个淫妇、贱女人,自己在乱搞。」

  像舔牛奶的小猫,小舞的舌头起劲舔弄着,一面还用手指在真美的洞口划着圈圈。

  「小舞,不…不要…」

  真美还是很难克服她的阳具恐惧症。

  「真美,交给我,我会让妳很舒服的。妳看,妳都已经湿成这样。来、别怕,妳的里面在叫我赶快进去了。」

  小舞慢慢旋入真美的内径,像有一张温热黏湿的小嘴紧紧吸住她的手指。

  「我…好奇妙的感觉喔!」

  和彦猛地抓起小舞扎着马尾的长发。

  「妳给我听好,我的真美是天上的仙子,她是不会随便的,所以我现在命令妳去舔她的屁眼。」

  看着两个美少女自淫自乐的样子,和彦全身燃起熊熊的、暗藏嫉妒的欲火,他用力把小舞的头压下去,让她的嘴正好贴着真美股间的小洞洞。

  「快,真美的屁眼可是比她的大洞还要美味。」

  小舞闭上眼睛,舌头试探地在绷得像面小鼓的洞眼上舔了舔。

  「小舞…」

  真美感到洞眼的肌肉像含羞草般缩了起来,但又有着排便时舒畅的快感。

  「怎样,是不是非常好吃?真美的屁眼绝对不会是臭的吧?」

  「是一点怪味都没有,好好吃。」

  「是吗?那就再进去一点,看看里面是不是更够味。」

  和彦蛮横地拉开真美的双腿,让她如上架的鸭子般躺着;小舞眼前的山洞向左右裂开,露出里面暗黑蠕动的岩壁。

  「不要,和彦…」

  真美不敢顽强地抗拒,深怕如此小舞会再度受到伤害。

  「真美,我不要紧,妳放轻松点。」

  小舞把舌头卷成一圈住里面塞。

  「啊啊啊…」

  真美感到自己的菊花像被千万只针刺着,她的肌肉忍不住抽搐起来,大肠像被拉出来上下甩着。

  「怎样,有尝到真美的便便了吧?多吃点,是软的还是硬的啊?」

  「不,真美全身都很干净。」

  小舞故意跟唱反调,也算是对他一种小小的反抗了。

  「好,不脏不臭,这可是妳自己说的,那妳就给我吃下去。」

  和彦拿出一打医院用的灌肠剂。

  「真美,告诉妳一个秘密,我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用这个把自己的便便清干净。真的很舒服,好像身子由里到外都被洗过一遍呢。」

  「小舞…」

  「我们只有照他的意思做了。」

  真美支起身子趴着,她优美的臀部翘得高高的,但受淩辱虚脱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挑逗的风情;她的双腿抖个不停。

  「小舞,我准备好了。」

  小舞咬了咬牙,她下定决心,撕开第一只…

  「啊啊…」

  冰冷的液体冲进体内,真美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真美,妳还好吗?」

  「别停下来,快给我继续灌,我要让真美也尝尝便便的美妙滋味。」

  「呜呜…好难过,我的肚子要涨破了。」

  第五只、第六只…小舞的脚边堆积了一座塑胶管的小山。

  「唉唉…不要,我受不了。」

  真美的小泉洞里,逐渐渗出稀蛋黄水的液体。

  「流出来了,我的小仙女终于要便便了。快用嘴把它接住,小舞,妳要有一滴落在地毯上,就有妳好看的。」

  小舞张大嘴迎接真美的喷泉,她的泉水还不臭,只是苦得要命。小舞的脸不禁皱成一团。

  「小舞,我…我要出来了,真是对不起。」

  「噗噗…」

  像是崩了堤的洪流,真美的洞口喷涌出夹杂软便的臭水,小舞把嘴巴整个贴上去,以免漏下任何一滴。

  「呜呜呜…」

  『小舞,妳要忍耐啊!』

  小舞在心中对自己喊着,但这一次她再也无法想像这是什么有趣的事。

  软便像是动物的尸体,在小舞嘴里的臭水飘浮着。

  好几次小舞差点没「哇」的一声,整个吐出来。

  「呵呵呵…太好玩了,真美便便小舞吃,真是爽死了。」

  少年在一旁拍着地,捧腹大笑起来;真美抽搐,布满大滴汗水的身躯和小舞鼓涨变形的脸颊退到黑色的背景,成了另一具怪诞恐怖的人体标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