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之旅.

 琳琳和我已经准备好出发了。已经有三年多没有放假了。过去的几个月我俩都忙坏了,非常需要这个假期来恢复一下。琳琳在去机场的路上就已经打电话给他母亲问我们的两千金怎麽样了。我知道她很想她们,我也是。

留守女士陈丽.

 陈丽看着桌面上的统计表,心中想的却是今晚的晚饭吃什么,如何打发饭后的时间。独身的日子真

邻家姐姐

 我22岁,一年前搬来这里的新居,邂逅了一位邻居的姐姐,大家听一下我的经历吧:

白领丽人.

 “唉,六个月零十天了……”杨静翻着办公桌上的日历。

    杨静刚刚过完岁生日,丈夫便去了加拿大,他要在那里读书两年。由于既没有老人又没有孩子,工作之余,她把全部时光用来思念丈夫。这半年多来,她始终在寂寞中度过,只有和闺中密友叶黎在一起的时候,她才觉得快乐一些。杨静和叶黎既是同学又是同事,叶黎没有结婚,平时住在自己家,双休日,则和杨静做伴。但最近一个月,叶黎有事没有来,杨静更觉寂寞。

难忘的猎艳

  一切的事情都发生在那个春末的午后。   我家住在中原的一座小城市,当时是1990年,我十六岁。那年春节后,我们家搬到了一座大房子里,说是搬家,其实不过是换到了对门。我父母均是本市最大的纺织厂里的技术骨干,所以自我小时候便得以入住本厂最新式的宿舍楼里,那狭小的只能够被称作过道的客厅、还有那气味令人难以忍受的卫生间,大家可以想像,这座楼是什么样子!

妻诱子情趣

 我的老婆今年32岁了,我与她同岁,只不过比她大几个月,我们在同一间公司工作,同事们说我们这是标准的「办公室恋情」,哈哈!无所谓,反正只要我们两个人的感情好就OK了啦!

办公室的极品少妇.

 那还是去年的事了,我23岁。我应聘到了外资金融公司。上班第一天,我就发现公司里有一位天仙似的美女叫林雅馨,她经常穿一身吊带长裙,腿很修长。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高跟系带凉鞋,是那种有两个细带横过脚背的那种很性感的凉鞋,脚趾纤细白嫩。她就坐在我对面,应该说她是属于保养的很好的那种女人吧,披肩的长发,甜甜的笑容,气质显得特别高雅。

我和宋丽的一家人

 宋丽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周末她回家,看到家里的堂屋门关着,她以为家里没有人就推开门进去了。进去之后,她突然听到里面有说话声。「爹,你的屌好大啊,撑得我的嘴好涨。」宋丽听出来这是姐姐宋美的声音。「好闺女,舔得爹好舒服,等会让爹好好插你。」宋丽知道这是爸爸宋阳的声音。

女友与物业管理员.

 小真和妈妈淑惠住的是社区型的住宅,房屋在8楼,是楼中楼型式的,整个社区只有一百多户,小真的父亲是担任社区的主委,常需要处理社区内的事,但也因为常出差的关系,有时淑惠只好代替老公处理。社区由於经费的关系无法和保全公司签约,只能请几位退休的老人担任社区大门警卫和巡逻的工作,所以管理上相当困难,就算真正遇上小偷,那些老头子也未必能应付,但也无可奈何。

厂花柳含香

 这年冬天的一日,雪花纷纷,如仙女拂袖似的清灵曼舞,又似妖姬一样的魅惑妖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