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隔壁的年輕人妻玩肛交

我注意觀察她有很長時間了,平時只是見面打個招呼,我習慣的稱她為「姐姐。」

換妻——淫蕩的旅途

我們一共三對,我和小莜,阿易和小豔,阿松和小雲等,我們在網絡上互相認識之後,相約來到這個偏僻的度假酒店,開啓我們充滿激情的旅程。小莜上次讓陌生人弄到差點殘廢之後,我決定選擇這種全程都能跟著看的。

灌醉朋友,玩他的老婆

被她子一瞪,我真是心跳加快。一不小心筷子掉落桌椅下,身去,看到他老婆的大腿微微,我望她的私,真是人受。或待得太久的系,起看她泛,又心不甘情不願的去準。幾回的敬酒后,大家也差不多了。

江姐夫妻

進入家門,妻子在看電視,擡眼看了我一下,接著看電視,我放下背包,進入廚房,妻子又沒做飯,我皺眉說:媛媛,又沒做飯啊,都幾點了,你不餓呀?

心甘情願被包養的淫婦

賀良勇?我心裡一驚!顫抖著雙手打開了鏈接,哇擦,真相圖文並茂,等我個字都不漏的看完了裡面的內容後,整個人都不對了。

勾引有夫之婦

十年前我剛到一家公司報到上班,在實習培訓期我被分配到公司屬下一家商場當臨時見習。商場已經開了多年,新的營業員很少,大多是三十多歲的中年婦女。我被分配到一個賣五金的櫃檯,櫃檯裡共三個婦女,一個已經五十多歲,快要退休;另外兩個都剛剛三十開外,雖然徐娘半老,依舊風韻猶存。

四個老頭一騷女

我又羞又急道:「那怎麼行?」趙大爺一聽,撲通一下跪在了我面前,老淚縱橫道:「姑娘你就當可憐我們幾個吧」黃大爺和陳大爺也都苦著臉看著我,我忽然覺的這三個老頭確實很可憐,我連忙扶起趙大爺,說道:「趙大爺,您別這樣,您快起來啊」趙大爺哭著道:「姑娘就當我求你了行麼?」

淫婦勾引年輕家教

閱讀報章人事欄刊載──‘誠征家教:須大學畢業,家教一位,指導高中學生英、數兩門功課,意者請於明天上午十至十二時,駕臨路號胡太太洽談.’林宏偉一看征請家教的路,乃是本市高級的黃金地段,若非大商富貴、有錢的人仕,哪裡買得起這個地段的房子。

會口交的老婆

后來天快亮時我想跟女友做愛,女友怕那男生聽到聲音,不肯。我只好按著她的頭,強行讓她用嘴幫我含,她也怕反抗的聲音被別的男人聽到,只好張開嘴。

蕩婦夾著別人精液回來

她回答說:「是被老公大雞雞插的。」「喜不喜歡老公的大雞雞啊?」喜歡被老公的大雞雞插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