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短暂的一生(幼女,扩张,轮姦)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Treeee
2021/10/28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901 字

——————————————————————————————————————

  喧闹的小食堂中,几十个看起来只有十岁的小孩正在吃着简单的午饭。

  吱呀……

  有些年头的食堂大门发出了一阵响声,一个看起来十分清秀的女孩出现在门
口,一只手捂着小腹,稍稍弓着腰,满脸红晕,脸上和勉强遮蔽身体的衣物上沾
着许多乳白色并且有些浑浊的液体。她默默地走到餐台前领了自己的午餐随意地
找了个座位坐下,跟其他人比起来她的餐盘裏明显丰盛一些,甚至还有一小块蛋
糕。不过最奇怪的还是明明其他孩子和工作人员在她进门是都注意到了她的样子,
却完全没有一丝惊讶,只是在女孩吃饭时有几个孩子投来了羡慕甚至有些嫉妒的
目光。女孩也只是慢慢地享用着午餐,除了眼神有些空洞和走路姿势不太自然之
外没有其他特别的地方。

  我叫吴芳草,这裏就是我一直生活的地方,越南某个小城市边缘的一家孤儿
院。从小到大我们孤儿院几乎就没有来过男孩子,但是所有的工作人员,从清洁
工到院长,全部都是男人,不过对我们来说从小接触到的环境就是这样的就也习
以爲常了。

  刚刚进来的女孩子是今天的「值日生」,而且是专门去院长办公室「值日」
的,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加餐,但是有时也会比较辛苦,因爲经常是不只要服侍
院长一个人的,还有我们孤儿院的保护伞和院长的一些朋友,而且是每天由院长
来亲自挑,挑到谁也不一定,有的人被挑到会不断地流泪,而有的就会因爲可以
吃得更好而很开心。最多的一次我遇到了四五个人,等我到食堂的时候其他人已
经全都吃完饭去午休了,我实在是太累了也随便吃了几口就去休息了。

  还有一种值日生,是过了十二岁还没有被领走的女孩子,大多是在去院长办
公室值日的时候不听话的女孩,或者是不够漂亮院长不喜欢的女孩,所以如果谁
很久都没有被院长挑中过的话就会特别害怕。她们是每天都要值日的,而且没有
加餐。要做的就是在孤儿院后院的一个角落裏服侍孤儿院所有的工作人员,有时
同时有三四个女孩,有时只有一个。如果只有一个的话就会特别惨,基本上一整
天都无法休息,一直被绳子拴住被各个大叔不停地抽插,而且比起院长和他的朋
友们来说,这些大叔可太髒了,所以绝大部分女孩都会儘量好好表现免得沦落到
被拴住玩坏的地步,希望能早日有人来将自己带走。

  做这种值日的女孩子前几天还会拼命挣扎哭泣,但被打过几次之后就完全不
敢发出声音了,最多两个星期,就会像一块没有意识的肉一样呆呆地被固定在椅
子上任由男人们在自己身上肆虐,再后来,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消失,有
人说是死掉被埋起来了,也有人说是被带到了更可怕的地方。

  马上就要到冬季了,每年冬季圣诞节前夕的时候,就会有车来带走一批女孩,
所以每到这时候我们就会比较兴奋,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地方到外面看看了,听院
长他们说出去之后只要好好表现天天都可以吃蛋糕。

  过了些日子,我们在院子裏玩的时候几辆汽车就从大门开了进来,我们也被
召集到屋子裏站好。

  来带走我们的人跟院长他们长得都不一样,更高大也更壮实,而且肤色跟我
们也不一样,或者非常白或者特别黑。走到我身边的时候真的压迫感很强,甚至
有点害怕,但想要离开这裏只能让他们喜欢。

  四五个男人围着我们十几个年龄合适的女孩转来转去,脸上挂着淫笑,不时
地捏捏脸蛋或者用手让低着脑袋的女孩抬起头,我们就像一些等待挑选的商品一
样乖乖站着。

  「嗯这批看起来还行,我们先验验货吧。」

  「嗯,都把腿分开,衣服提起来。」院长转过头命令我们。

  所有女孩都把腿向两边分开把衣服提到肚脐上面,因爲我们平常穿的衣服只
有一件勉强能盖住屁股的短袖T恤,连内裤都没有穿过,这个姿势刚好能吧小穴暴
露出来。领头的黑人蹲下身子伸出手把中指直接戳进小穴裏还用力地搅动了几下,
第一个女孩直接被痛得大叫一声哭了出来,甚至几乎站不住。但是立马那跟我们
的脸差不多大的手掌就扇了上去,巨大的力道直接把那个女孩打倒在了地上,半
边脸完全变成了红色。

  「叫就要挨打,都闭好嘴。」

  这种景象直接把我们剩下的人都吓坏了,再也没人敢叫出声,都只能紧紧咬
住嘴脣默默承受着。

  「这个有点鬆啊,挑出去。」

  「这个也太丑了,带走带走。」

  ……

  终于轮到我了,我用嘴紧紧咬住衣服下摆挺起腰。

  手指虽然没有平常插进小穴的阳具那么粗,但是因爲毫无準备小穴完全干着
而且手指十分粗糙,一插进来就是一阵剧痛,搅动的时候更是毫无怜悯仿佛要把
我的整个下身搅坏,但好在我一声都没有吭,成功留在了队伍裏。

  全部挑选完毕之后我们就被塞进了车裏,儘管小穴还是痛的要命,但第一次
走出孤儿院的我们都非常兴奋,睁大眼睛趴在窗户上看着外面的世界,我们还不
知道外面的生活比在孤儿院裏被大叔们没日没夜地强奸更可怕。

  不知车开了多久,可能三四个小时吧,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一眼看去这是
一个比孤儿院大上很多但是同样有些破败的建筑,四周同样被森林环绕,我的心
瞬间凉了半截,知道我们在这裏的生活也不会轻鬆。

  很快我们就像小鸡仔一样被几个黑人从车裏拽了出来驱赶着往前走。

  「啊!!!!!!!!!求你了放过我吧!」

  刚走进建筑的大门我们就被突然传来的尖叫声吓得愣在原地,但还是只能被
推着向前走。

  这个建筑内部看起来就像监狱一样,全都是一个一个的隔间,几乎每个房间
裏都响着跟我们同样稚嫩的惨叫声。

  期间我们还经过了几个没有门只有铁栅栏的囚室,带路的黑人让我们在每一
个囚室门口都停留了一会儿并且示意如果不听话的话,那就是我们的下场。裏面
的景象着实把我们所有人都吓到了。第一个囚室裏的女孩被倒着固定在一个木架
上,两腿大大分开,一个黑人正拿着手裏的皮鞭一下下地抽打在女孩满是血痕的
阴户上,每抽一下女孩就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身上也同样布满了鞭痕,不
知道被抽了多少下。

  第二个囚室裏的女孩两腿跨在一根粗糙的麻绳上,绳子两段被拉高了一段使
得麻绳紧紧地勒在她的两片大阴脣中间,而大阴脣上还被打了孔吊着两串砝码,
乳头上也被打上了乳环,身后的男人还在不断用鞭子狠狠地抽在她的后背上强迫
她往前走。整根麻绳上全都是鲜血的颜色,完全不敢想象她的小穴已经被摧残成
了什么样子。

  第三个囚室裏的女孩双手被吊起,脚尖勉强能踩在地面上支撑身体,稍稍鼓
起的乳房上被夹上了十几个凤尾夹,娇小的乳头被夹得几乎变成了薄薄的肉片,
舌头也被夹住长长地伸出来,晶莹的口水一点点从嘴裏滴下。原本只有指尖大小
的阴蒂被皮筋束住充血到黄豆大小,恐怖的是上面还插着一根针,随着女孩身体
的抖动而在灯光下微微闪耀着。旁边的黑人满意地欣赏着这幅惨状,还回头看了
我们一眼,他咧开嘴冲着我们笑的时候我几乎被吓得喘不上气。

  第四个囚室裏的女孩坐在一个凳子上,肚子鼓鼓的,脖子歪歪地靠在身后蹲
下的黑人肩膀上,嘴角不断流下口水。而那个黑人,笑嘻嘻地看着我们,双手掐
住女孩的腰,炫耀一般地抬起又放下,向我们展示着插在她小穴裏的巨物,像酒
瓶一样粗的假阳具,每次都让它完全脱出,再瞬间整根没入。女孩的穴肉随着一
下下的动作被不断地带出身体,又被塞回,已经红肿的不成样子,而且即便是这
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她也只是在每次插入时无意识地哼几声,如果是
我的话……一定会想要赶紧死掉,不过看样子她的意识也已经不在了。

  「参观」完毕之后我们被领到了过道儘头的一间屋子裏,十几个人挤在一起
瑟瑟发抖,脑袋裏不断回想着刚才看到的悽惨景象,所有人都在不断地哭泣,我
这时也只能想着,那应该只是对不听话的女孩的惩罚吧,只要我乖乖听话的话应
该没事的……

  心惊胆战地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期间我们除了吃饭和上厕所一直被关在这
个房间裏,几乎每晚都被外面传来的惨叫声折磨得睡不着。但是这天,突然听到
外面又传来了车辆的声音,没一会儿就是沉重的脚步声一直从走廊的另一边不断
靠近。

  随着老旧的铁门被推开,门外赫然站着一羣男人,有黑人也有白人,「管理
员」命令我们靠墙站好,随后这羣男人便走进屋子开始打量着我们,看中了就直
接拎着胳膊带出去,期间有几个女孩子或许是太害怕了也或许是太痛了哭出了声,
马上硕大的手掌就扇了上去,我只能强行忍住配合地跟着一个黑人走出房间。

  出来之后我一直被带到了一间装着铁门的空房间,黑人随手一甩就把我丢到
了床上,自顾自地脱光了衣服。我稍微揉了一下被掐得剧痛的胳膊,一抬头就看
到铁塔一般的黑人站在我面前,胯下是一根比我胳膊还要粗的黑色肉棒,几乎要
贴到我的脸上来,浓烈的气味不断地刺激着我的神经。之前服侍院长的经历告诉
我这时候要乖乖地把它吃进嘴裏,但这实在是太大了……

  我努力地张开嘴把龟头含住,用舌头轻轻在上面扫过,没几下就感觉肉棒在
嘴裏拼命地膨胀,即使把嘴巴长到最大也只能堪堪含住。我还在苦恼下一步该怎
么做的时候,黑人明显没有什么耐心,两只手抓住我的头发就开始把肉棒拼命地
往我嘴裏捅,即使是已经顶到了喉咙也只吃进了不到一半,但他还是在我的嘴裏
用力冲撞着。眼泪立马从眼角涌出,强烈的窒息感使我奋力在他身上拍打着,但
我的感受从来就不是他要考虑的内容。过了一阵子,我几乎都要昏过去的时候,
肉棒终于被拔了出来,剧烈的咳嗽过后我抬头看到了他认真欣赏的眼神,或许这
种口交他爽不爽并不重要,只是想要折磨我罢了。

  接下来又反复了几次之后我已经被折磨得浑身没了力气,一动不动地大字型
瘫在床上,反正反抗也没有用,就随他玩弄吧,能不能活下来不是我来决定的。

  我刚躺在床上缓了两口气,黑人就一把将我拉起揽在腰间然后坐在床上,双
手掐住腿弯把我放在他的身前,让我骑在他又粗又长的黑色阳具上。我又惊又怕
地感受着小穴处传来的灼热,不知道怎么想的用双手扶住肉棒贴近我的身体,龟
头几乎到了我肋骨下缘的位置。

  接着他嘿嘿一下,示意我站在床上蹲下身子,龟头紧紧地抵在我的穴口。听
着其他房间不断传出的惨叫声,现在想来,留在孤儿院被大叔们每天轮奸应该也
比这要好一些吧……

  黑人用力地向上顶了几下,我又惊又怕地靠在他身上,几乎脱力的双腿勉强
撑住身体,黏糊糊的前列腺液涂抹在穴口上稍微润滑了一点。

  过了一小会儿,黑人扶了一下肉棒让龟头分开阴脣对在穴口,双手放在我分
开的大腿根上开始向下用力。

  随着他不断地加大手上的力度,几乎赶得上我拳头大小的龟头不断地向我体
内侵入,撕裂的剧痛持续不断地从下体传来,相比之下当初第一次被院长强奸的
疼痛实在是不值一提。不知道过了多久,对我来说相当漫长了,但也许只有几十
秒,随着男人的一声低吼,龟头整个进入了我的小穴。我急促的喘着气,感觉到
黑人手上的力度减小了许多,双腿用力想要把身体抬高一点远离这种痛苦。但黑
人只是因爲我的「处女小穴」太紧了有点受不了刺激稍微缓了一下,下一秒那双
大手就紧紧地掐在我的大腿上一瞬间甚至让我忽略了小穴裏的疼痛。

  「停,停停停停!!」

  我知道他要做什么,如果现在继续插进来的话,我一定会被撕开的……但就
像之前想到的一样,就算我叫的再大声,眼泪流的再多,对他来说也只会更加兴
奋,所以我就像个飞机杯一样被他抓在手裏将我根本容纳不下的肉棒直接捅到了
底。

  接下来,接下来我就昏死过去了。

  等我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最开始被关押的房间裏,躺在冰冷的地
面上几乎不能控制身体。胳膊和腿上全都是被抓出来的淤青,乳头和阴蒂因爲被
反复地用力捏住而充血红肿着,比平常大了一倍,下体滑腻腻的一阵阵传来钝痛,
身体裏面被冲撞了无数次感觉所有内髒都被撞击得乱七八糟。几乎用儘全身力气
坐起身子向下看去,身下全都是精液和血液的混合物,忍不住伸手摸去猛地发现
小穴已经被完全撑开即使没有东西插进来也开着一个能容纳两根手指的洞口。

  房间裏其他的女孩情况也跟我差不多,甚至更差,鞭痕,蜡油,针扎的印记
随处可见。门外还在不断地传来惨叫,屋裏的我们倒是出奇的安静,都只是精疲
力儘地呆坐在地上,或者在疼痛中陷入沉睡。

  过了一阵子我们又听到了沉重的脚步声,等到开门的时候所有人都惊恐地蜷
缩在墙边,不过这次并不是要带我们去「工作」,一个白人走进来给我们每个人
打了一针,发了一卷浸过药水的纱布盯着我们塞进小穴裏后就离开了,大概是爲
了能让我们更快地恢复吧。不得不说这个动作,本来肉壁已经被撕裂了,伤口还
流着血,这时把粗糙的纱布塞进去无疑是另一次刑罚,但所有人都只是默默流泪
不敢发出声音,直到男人离开才传出一些啜泣声。

  休养了大概一个星期,期间纱布更换了两次,食物也比之前丰盛很多,伤算
是全好了,小穴也稍稍收紧了一点,但还是开着一个小口。

  接着就到了圣诞节,我们也开始正式接客了,因爲圣诞节假期的缘故从各个
国家「慕名而来」的客人非常多,我们每人被分配到了二楼的一间固定的房间裏,
几乎是从早到晚不停地服侍着客人们,不过服侍也只不过是单方面地被强奸和被
折磨罢了。

  来的比较早的客人稍微有些好处,我会因爲他们的力度太大而不断地惨叫,
进一步刺激他们的兽欲,喜欢后背位的男人也能得到满足。到了晚上基本就已经
快要神志不清了,只是瘫软在床上,身体也因爲一天的虐待而到处都是伤痕,变
成了破破烂烂的娃娃,他们就也只是把我当个幼女形状的飞机杯胡乱地抽插一顿,
反正我也完全不会反抗。但每个客人都会做的一件事就是在肉棒完全没入小穴的
时候把手放到肉棒在我肚子上顶出的凸起上,几乎每一个都能插到我的肚脐以上,
有好几次我都以爲肚子裏要被捅穿掉了。

  最惨的一次是来了三个黑人兄弟,其中一个之前好像来「用」过我,这次就
硬要带着两个兄弟一起来玩,管理员收了他们五倍价钱还有一笔钱作爲万一我被
折磨死的押金才放他们进来。而且那天他们是我的第一波客人,使得他们在折磨
我的过程中更加兴奋。

  第一轮就是三个人轮流坐在床上,掐住我的腰在粗长的肉棒上套弄,另外两
个人站在两侧轮流把肉棒插进我的喉咙裏。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因爲深喉太过激烈
吐了出来被打了几巴掌,但后面就变成了想吐肚子裏都没东西了。

  三个人都射过一次后他们觉得刚才的姿势深喉插得不够深,让我自己趴在床
上,一个人从后面不断地撞击我的子宫,另一个人扯住头发让我的口腔跟食道在
同一条线上,直接一插到底,慢慢拔出来,再全部插入,好几次我都差点因爲窒
息昏过去。第三个人则用鞭子一下下地抽打在我的后背上,每打一下我的身体就
会抽搐一下,小穴和嘴巴就会收紧一下,前后两个人哈哈大笑十分享受这种感觉。

  过了一会儿我实在是支撑不住身体了,他们便让我平躺在床上把头从床边伸
出方便肉棒插入,依旧是一个人插嘴巴一个人插小穴,而第三个人拿出了一把凤
尾夹,先是夹在两个乳头上,然后用力掐住我刚刚发育的胸部一个个地夹在上面。
最恐怖的是一边夹了将近十个之后他用一根绳子穿过每个夹子,让前后两个人拿
在手裏,最后在他们射精的时候猛地将绳子扯起,死死咬在乳肉上的凤尾夹噼裏
啪啦地全部被扯了下来。这一下实在是太痛了我的乳头仿佛都要被拽掉了,没能
忍住双腿胡乱蹬了几下,牙齿也不由自主地想要咬紧弄痛了他们,接着便是一顿
毒打,鞭子,巴掌,拳头不断地落在我的脸上,胸上,肚子上。当硕大的拳头砸
在我的小腹上的时候,小穴裏残留的精液瞬间喷涌而出,身体也直接蜷缩了起来。
他们好像感觉很有趣,一个人用力压住我的身体使我动弹不得,轮流上来打着,
「嘭嘭」的闷响不断在房间裏响起,后来发现我完全没了反应才停手。管理员进
来看到我浑身几乎全是淤青,乳房上夹子的印记血红一片,以我第二天没法工作
爲由扣了他们不少押金,但当然不可能给我放假的,只是让之前给我们打针的白
人来稍微处理了一下就算结束了。

  圣诞节假期过后就稍微清闲了一些,每天只有两三个客人,但是偶尔要承受
管理员们的轮奸和折磨,好在我一直表现的比较听话还没有被带去过囚室裏。迷
迷糊糊地过了半年之后,我已经能承受绝大多数客人的冲撞了,甚至还慢慢地能
从裏面获得很多快感,有时没有客人就会觉得很空虚,毕竟小穴已经被撑大到了
我的手都能随便放进去的程度了,颜色也从一开始的粉嫩变成了现在黑黑的样子,
洞口一直都敞开着,淫水也总是不自觉地流下来。

  慢慢地我也接受了这样的生活,除了没有自由之外没什么不好的,况且我从
小就一直被关着,早就习惯了。下半年的生活也很快过去了,期间管理员给我的
两个乳头和阴蒂都穿了环,虽然当时特别痛流了很多泪但恢复之后我还挺喜欢的,
照镜子的时候总是忍不住盯着看。

  就在我以爲我的生活大概就要在轮奸中度过的时候,十二月份我跟另外四五
个姑娘又被一辆车接走了,这次我们的目的地是一栋看起来十分豪华的建筑,我
猜想大概是被卖到了一个有钱人家?那以后的生活是不是就会好很多。

  刚开始的十几天我们一直被关在另一栋楼的病房裏,有专门的医生来给我们
打针和送药,把我们身上层层叠叠的伤痕治了个七七八八,但是完全没有碰过已
经变黑的小穴,难道有钱人不喜欢粉嫩的小穴吗?

  养好伤之后我们终于被带进了那栋豪华的建筑裏,但是一进门我就完全被吓
傻了,大厅的楼梯左右两侧各有两根柱子,每根柱子的顶端都有一个跟我差不多
大的女孩,而她们本应平坦的小腹处全都有一个巨大的圆形凸起,眼睛被蒙住嘴
巴裏塞着口球,乳环和阴蒂环上都吊着铁链和铃铛,双手双脚被镣铐锁在身后的
另一根更高些的柱子上,全身的重量几乎都要由小穴来承担。我经历过最粗大的
一根肉棒也不过是把我的肚子顶起了跟手掌差不多高,这么夸张的程度我几乎无
法想象是怎么把那么大的球状物吞进体内的,而她们仿佛早已适应了一般,小穴
跟柱子的交合处还不断地流下淫水。不过说实话已经快半个月没有被男人插过了,
自慰也被禁止,现在我看到这么淫靡的场景不禁开始想象如果是我被放在上面的
话,那么大的东西在身体裏一定非常充实吧……

  接着我被带到了楼上的一个类似休息室的房间中,虽然不大但是装修很好,
而且房间裏到处都摆着比我两只胳膊还要粗的假阳具,形状也是千奇百怪,人的,
马的,狗的,甚至还有表面布满倒钩的,看来我之后的生活就是要跟它们作伴了。

  正当我想要挑一根合适的来释放一下这么多天的欲望时,房门被打开了,一
个女孩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一头栽在了我对面的床上。她身上盖满了精液,精液
下是惨不忍睹的鞭痕和烟头的烫伤,最使我震惊的是她的下体垂着一块已经,我
有点形容不出,本来应该是红色但现在有些发白,上面还被烙了一个M的肉,难道
是子宫吗,我实在是不敢相信,就连子宫都要被扯出身体虐待成这个样子吗……

  没过多久有人来把我带到了一个会场,台下全都是眼中闪着兽欲的男人,死
死地盯住跟我一起站在台上的女孩们。接着主持人开始主持拍卖,我们一个个地
走到舞台中央像货物一样被各种目光打量着,还要按照要求摆出各种姿势,最后
甚至要用扩阴器把小穴完全打开来展示子宫的样子,也让我再次体会到了穴肉被
撕扯的痛楚。

  最后我们都被以或低或高的价格买了下来,从他们的话中了解到一旦被买下
我们就变成了主人的私人物品,再交一笔钱就可以租下这边的房间和设施,如果
女孩出了什么问题这边也可以善后,至于是自己享受还是喊上朋友一起就都随意
了。

  很快我就被带到了主人所在的房间,不过我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房间裏居
然有十几个浑身赤裸的黑人在等着我,屋裏满满的都是雄性的气息。我害怕地走
到房间中央主人的椅子面前,他的胯下正竖立着一根极其狰狞的阳具,不只是粗
长,上面还有着很多圆形的凸起,但是儘管害怕,已经禁欲十几天的我就是无法
将视线从这根肉棒上移开,小穴也开始不争气地流下淫水。

  在主人的示意下我慢慢走过去跨坐在他身上把紫红充血的龟头对準已经淫水
泛滥的肉洞慢慢坐下去。刚开始还算比较顺利,但当龟头下那些凸起组成的环进
入小穴的时候直径陡然提升,并且它们刮过穴肉的快感使我的腿立马就使不上力
气了,想要让肉棒慢慢进入的想法直接变成了脚下一滑而瞬间整根没入的情况。
但还没等我眼角涌出的泪水落下,他就把我的手放在了他的脖子上随即站起身来,
我只能紧紧揽住他的脖子靠着胳膊和下体裏的巨物支撑身体。接着还没等我适应
体内插着这么粗壮的物体,屁股被主人用力抓住开始毫无怜悯的疯狂抽插,每次
都退出到只有龟头插在小穴裏再全部插入,还没等我惨叫几声就因爲这种子宫和
内髒被狠狠冲撞的感觉而昏了过去,只是小穴中的淫水还是在不断地涌出,毕竟
身体被填满和穴肉被不断刮过的快感是实实在在的。

  等我彻底醒过来的时候正泡在浴缸裏,中间醒过几次但是记忆有些模糊了。
一次是在其余十几个黑人轮奸我的时候;第二次是背靠着墙下体朝上的姿势,小
穴被扩阴器大大地撑开,有一个黑人正对着我盛着十几人份精液而且还完全张着
口的小穴拍照;第三次睁开眼睛时主人正饶有兴致地盯着我,而他的拳头甚至半
根小臂正塞在我的小穴裏,甚至还在不断耸动着胳膊,手掌也在我的身体裏胡乱
变化着动作,没有好好修剪的指甲不断刮过肉壁,又痛又痒又满足的感觉使我有
些混乱,脸上的表情应该也十分精彩。

  继续被轮奸了三四天之后主人似乎玩腻了,只留了两个在一边辅助的男人,
但我承受的折磨却越来越重,每天都要被他的大手揉捏拉扯子宫,每次我都忍受
不了最柔嫩的地方被这样粗暴对待的感觉而蜷起身子,但立马就会被强行拉开,
次数多了之后他似乎有点恼火,语气狠戾地对着我骂了两句后让另外两人将我绑
在一个可以转动的轮盘上倒吊起来撑开小穴,儘管我不断哭着求饶说着我再也不
敢了一定好好听话,但明显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反而被抽了几鞭。

  我只能默默闭上眼睛承受即将到来的惩罚,但它真正到来的时候真的是让我
痛不欲生。在我大大张开的肉洞上方固定着一根蜡烛,滚烫的蜡油直直地滴在子
宫口上,那种从身体深处传来的剧痛使我发出了悽厉的惨叫,我甚至难以相信那
是从我嘴裏发出的声音,即便是用儘全身力气挣扎也不过是将鲜血涂抹在了捆绑
手脚的麻绳上,而主人只是沉着脸在一旁欣赏着我的惨状。每当蜡油在子宫口覆
盖满一层旁边的帮手就会用手伸进我的身体将它揭下来,保证我的子宫一直都在
承受蜡油的洗礼。

  这样被折磨了不知多久后主人站起身走到我面前拍了拍我的脸,我赶紧不停
地求饶说着绝对不会再违抗他的话,他大概是明白了我的意思让帮手将我放了下
来丢在床上,因爲终于获得赦免和长时间的挣扎使我的身体和精神都极度疲惫,
一分锺不到就陷入了沉睡。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刚进主人的房间我就被趴着绑在了一个顶端只有
几根金属管的架子上,主人的手裏握着一根麻绳伸进我大开的小穴裏死死地绑在
了子宫上,粗粝的绳子不断地在柔嫩无比的子宫上摩擦,既痛苦又刺激。但很快
强烈的疼痛就冲进了大脑,两个帮手正一个一个地在我的乳环和阴蒂环上挂着砝
码,直到我感觉阴蒂和乳头马上就要被拽掉才停手,这时砝码已经串成了长长的
一串。我被紧紧地束缚住完全动弹不得,但是这时候即使是非常痛苦我也不敢乱
动,只要我稍微一挣扎成串的砝码就会随之摆动,我完全不知道乳头和阴蒂什么
时候会被拽掉。看前面的工作完成了之后主人开始一下下越来越用力地拽着手裏
的麻绳,随着他用的力气越来越大,每一下我都感觉灵魂仿佛要被从身体裏扯出。
按照主人的体型,想要把子宫拉出我的体内只是一个念头的问题,但他只是不断
地折磨着我。

  「求求你了就直接把它拽出去吧!」

  终于因爲一下下的拉扯,麻绳的摩擦和子宫被死死勒住的痛苦,我还是叫出
了声。

  话音刚落我就感觉好像身体裏有什么东西断掉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剧烈的疼
痛和小腹处控制不了的痉挛,没错,我的子宫被从身体深处扯了出去。我还没从
子宫上的疼痛中反应过来,下一瞬间由于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乳头和阴蒂终于
不堪重负,几十个砝码叮叮当当地掉在地上,没几秒锺鲜血就滴满了地面,我也
在这种常人根本无法想像的疼痛中陷入了昏厥,不过这时昏过去对我来说也是种
好事。

  但是主人完全不想让我享受这种通过昏厥来逃离痛苦的恩赐,随着一阵嗤嗤
啦啦的声音,我重新苏醒了过来,惊恐地抬起头向身下看去,主人正带着在我看
来极其恐怖的微笑将雪茄用力地摁在我的子宫上,剧烈的疼痛和肉类被灼烧的味
道一同传来。接下来的几分锺裏主人依旧完全无视我的哀嚎和求饶,一次又一次
地将雪茄点燃再摁灭,很快我刚刚还柔嫩无比的子宫就布满了圆形的灼烧伤痕。
接着主人饶有兴致地看了我一眼后喝了一口烈酒全部喷到了我的子宫上,我也终
于在酒精的烧灼感中再次晕了过去。

  接下来的几天主人好像离开了,我也被允许能休养一下,每天都有面无表情
的医生来观察情况和进行治疗,只不过子宫还是绝对不允许被放回体内,只能垂
在双腿间,每次走路都会被大腿不断摩擦,在身后留下星星点点的淫水。

  过了大概一个周,主人再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当他出现的时候我的泪水就
因爲害怕而用眼角涌出,但主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表情,随便吩咐了几句将
我大字型绑在了一个木架上,身下架着一个机器,前端装着一根又粗又长还布满
硬质尖刺的「玩具」。调整好高度后随着主人按动手裏的遥控,机器立马高速运
转了起来,瞬间垂在下的子宫就被推回了体内,一股温暖的感觉从子宫上传来,
接着就是早已鬆垮的小穴被填满的充实感和尖刺不断刮过穴肉的疼痛,痛不欲生
用来形容这种感觉都有些苍白无力。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主人让这种痛苦持续了
一整天,即便是我的小穴已经算是身经百战,肉壁比之前厚了很多,也抵抗不了
这么长时间的抽插,最终鲜血淋漓。子宫口的防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攻破了,
每一次抽插都是子宫被完全扯出身体再狠狠地推进来,而整个过程中主人只是坐
在桌前面对着一堆文件批批改改,仿佛我的惨叫只是工作所需的背景音。

  接下来我又接受了一段时间的治疗,等到再次被带到主人房间前,医生给我
打了满满一针管的媚药,走路时子宫被摩擦流下的淫水甚至在地上连成了一条线。

  这次屋裏多了几个跟主人差不多的男人,大概是生意伙伴之类的吧。房间的
中央竖着主人最常用的木架,我顺从地走到旁边被吊了起来,已经破破烂烂布满
伤疤的子宫从黑色的大阴脣间垂下,展现在男人们的面前。

  其中一个男人饶有兴致地用手裏的拐杖戳了几下我的子宫,看到喷涌而出的
淫水笑嘻嘻地跟主人说了几句话,不知道是在夸主人会玩还是在说他玩的太狠,
但接下来我面对的绝对比之前遭受的折磨要恐怖得多。

  首先就是子宫被鱼钩穿过再钓上重物,尖锐的倒钩毫不留情地扎在子宫上,
直击灵魂的疼痛此时对我来说还意味着无儘的快感。接着他们个人都用雪茄不断
地在我的敏感部位烫着,但现在对我来说这种程度的疼痛只是更多的高潮。另一
个内容就是轮流用鞭子抽打我的子宫,看谁打下去的时候我叫的最大声很快我的
整个下体全都布满了血痕,嘴裏的求饶声听起来更像是淫叫。

  玩的差不多了他们便开始谈生意,两个帮手则用长长的铁釺一根根地扎在我
的身上,舌头,乳头,乳房,阴蒂,阴脣,子宫,全部被扎得满是孔洞,每刺一
根,我的喉咙裏就发出一声混杂着媚声的惨叫,引得所有男人一阵大笑,等到谈
的差不多了我的身上早已被扎的千疮百孔,意识也从身体中飞走了。

  再次醒来是因爲他们正在一根根地拔出我身上的铁釺,身下的灼烧感让我勉
强打起精神低头看去,那是一根比我胳膊还粗的铁棍,此时已经被烧得通体泛红,
儘管高潮的余韵还没消去我的嘴边还一直在滴落口水,但这时从灼热的铁棍中我
却感受到了一股寒意,不断地挣扎,摇头,求饶,儘管一直都生活在痛苦中,但
在死亡面前我还是从心底感到恐惧,更别说是这种极其可怕的死法。

  但主人一行人只是在自顾自地交谈着,在他们握手敲定了生意后,主人对着
我这边点了点头,帮手立刻用匕首切断了吊着我的绳子。

  「啊啊啊啊啊……!」

  惨叫声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我闻到了烤肉的味道,感觉小穴和子宫都消失
了,铁棍捅穿身体的疼痛和从身体内部被灼烧的疼痛不知道是谁先来的,但已经
不重要了,全都结束了,眼中最后的景象是主人一行人在碰杯豪饮,我的生命对
他们来说只是生意成功的助兴节目罢了……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