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缘劫:我无力挣扎的婚姻(三十五、三十六)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 woyewunai
2021/11/12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583 字

               第三十五章

  剧烈的疼痛让我只能深深弯下腰来,才能缓解一些。何永恆的一句句话如同
刀子深深扎在我的心中,他的目的很明显是在挑拨我们的感情,可我不得不承认,
结婚以后我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够。

  仔细回想起来,这些年妻子为了我,确实放弃了很多。包括她的爱好、她的
穿衣打扮、她的交际圈子,在和我结婚后,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可我一直
觉得这是人生到了不同阶段自然而然的转变,难道结婚了还要像学生时代一样张
扬吗?

  可如今看到妻子与何永恆的对话,才幡然醒悟,自己活的实在太自我了,甚
至已经到了自私的地步。我凭什么要妻子按照自己的好恶去生活?难道就因为她
爱着我,就要一切都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吗?!

  可我明白的还是太晚了,甚至如果没有何永恆的出现,我还会心安理得的接
受着这一切,无视妻子的付出。我为什么总是会在事情无法挽回的时刻,才后知
后觉……如果能重来一次,我一定会好好对她,不再强迫她按照我的节奏去生活。
如果……她还愿意回到我身边的话……

  就在这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再次震动起来,我已不知道这是坐在这里后,第
几次响起了。看着萤幕上,雪凝和明浩的未接来电,心里不免有些焦急,依着明
浩对我的了解,他们很快就会找来这里的。

  虽然此时心口疼痛的厉害,可我不想被在这个当口被人打断。我强作精神,
打开了下一个档。

  接下来的几天中,刚开始妻子还会自怨自艾,时不时会表露出看不到希望的
情绪。可渐渐的,在何永恆的连哄带骗下,每次话题都围绕在直播展开了。从谈
话中可以看出,如今直播间的人气蒸蒸日上,何永恆还为她换了一个更大的直播
平台。可我明白他很可能是在妻子不知情的情况下,转到了黄播平台。

  而妻子的态度也在不知不觉中有了改变,从一开始的可有可无到现在似乎从
重拾青春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晚上没事的时候,基本都会在何永恆家待上几
个小时。

  虽然文字看来很平淡,可我心中的感觉越来越不好。当猎物对猎人完全失去
防备心的时候,也就是猎人要下手的时机了!

  果然这样的交谈大约持续了一周后,妻子突然找到了何永恆。

  妻子:「你难道不该对我解释一下吗?」

  何永恆:「我现在很忙,晚上来我家里说吧。」

  妻子:「你以为我还会过去吗?我真是瞎了眼,竟然没看出你隐藏的这么深!」

  何永恆:「我隐藏什么了?对你的爱吗?」

  妻子:「昨天如果不是我醒了,你还想干什么……你真不是人!」

  何永恆:「不好意思,可是我真的太爱你了。」

  妻子:「你说出这种话,真让人噁心!」

  何永恆:「呵呵,爱一个人难道很噁心吗?」

  妻子:「你明知道我是有老公的人!」

  何永恆:「老公?算了吧,咱们别自欺欺人好吗?」

  妻子:「我们只是不得已才这样,以后还会在一起的!而且当初你明明是说
来帮我的!」

  何永恆:「当初我确实只想帮忙,可是接触下来我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就爱上
你了,我也没法控制自己!」

  妻子:「你这么卑鄙的人就不配说爱!」

  何永恆:「别嘴硬了,难道昨天你不舒服吗?」

  妻子:「完全没有!」

  何永恆:「哈哈,那你为什么清醒过来,还是捨不得走呢?当时我可没有拦
着你吧?」

  妻子:「那还不是因为……你一直在那作怪,我怎么走的了?」

  何永恆:「说到底你还是很享受这种感觉。不管你承不承认,楚哥现在对你
已经没有以前那么迷恋了,你们的见面更像是例行公事。你和我说实话,楚哥和
你在一起的时候会这么耐心的爱抚你吗?他能给你昨晚这样的高潮吗?」

  妻子:「闭嘴!你不配提他的名字。亏得他一直把你当成亲弟弟,你却干出
这种事来!你想没想过我把这件事告诉他,你会怎么样?」

  何永恆:「大不了换个公司干呗,以我现在的能力,你觉得会很难吗?而且
公司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浩哥同不同意还不一定呢!不过……楚哥知道以
后,我真不知道你们这对苦命鸳鸯还有什么理由走下去!」

  妻子:「我是被你骗的!」

  何永恆:「我骗你什么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又不是第一天在我家里过
夜了,你别说不知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发生点什么吧?况且你本来就是我的女
朋友!」

  妻子:「你从头开始就在骗我!你死了心吧!就算一凡知道了这一切,我宁
可身败名裂,也不会跟你在一起!」

  何永恆:「你还有脸提楚哥?真当自己是纯洁女神呢!你自己做过什么,不
知道吗?」

  妻子:「别想诬陷我!我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一凡的事!」

  何永恆:「哈哈哈~太可笑了!我真替楚哥悲哀,他头顶上的绿帽子估计早
就数以万计了!」

  妻子:「你胡扯什么?」

  何永恆:「本来我还不想告诉你,可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说了。给你看个
好东西吧!」

  说完,他给妻子发来一个连结,我複製下来,在流览器打开后,发现是李伟
之前发布过的妻子在沙滩被人偷拍裸体的合集。瞬间我明白过来,原来这些视频
不是仅仅是何永恆用来羞辱我的,更大的作用竟是威胁妻子。

  何永恆:「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想起些什么了?」

  妻子:「这些照片是从哪来的?你不是说不会有危险的吗!难道这些是你发
的?」

  何永恆:「你怎么这么天真啊!现在早就是网路时代了,在你还在三亚的时
候,这些照片已经在网路上满天飞了。当时我担心你,怕你做出傻事才瞒着你的。」

  妻子:「怎么会这样……」

  何永恆:「没错,事实就是这样,而且只会比你想的更残酷!你看看网页浏
览量,仅这一个帖子就有2万多的人看过。而且这还不算那些摄影师的微博,朋友
圈,还有那些数之不尽的色情网站上!你的身体早就被成千上万的人看过了!我
说的有错吗?!」

  何永恆:「不说话了是吗?你是不是觉得全天下人都知道,只要楚哥不知道,
你就还可以做那个纯洁女神,继续过你们的地下夫妻生活?」

  妻子:「我从没想过瞒着他,如果当初你没拦着我……他知道了也一定会体
谅我的!」

  何永恆:「他确实可能会原谅你,可哪个男人能愿意自己的老婆被全天下男
人都看光了身子呢?咱们都了解楚哥的性格,他那么爱面子的一个人受得了那种
侮辱吗?」

  妻子:「够了!我不想听……」

  何永恆:「还记得当时从三亚回来,你那魂不守舍的样子吗?如果没有我陪
着你,能熬过楚哥一次次的试探吗?我可以告诉你,楚哥一定是看到了什么,才
会那么做的!」

  妻子:「不会的……一定不会的。我了解一凡,他不会看那些不三不四的网
站的。」

  何永恆:「我也是心疼你,才一直安慰你。换了别人,谁还会搭理你!妓女
都比你清白!到现在你还说我噁心、说我卑鄙?」

  妻子:「我就算再髒也不会和你在一起!一凡会原谅我的,他一定会的!」

  何永恆:「哈哈,我真替楚哥感到悲哀!」

  妻子:「从头到尾都是我的错,如果一凡不要我了,我也不会怪他,放他去
寻找新的幸福,我只会默默祝福他……」

  何永恆:「我真受不了你们女人的逻辑,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真那么做了,会
很伟大啊?狗屁不是!楚哥只会一辈子生活在你带给他的伤害里!」

  妻子:「我再也不会相信你的鬼话!」

  何永恆:「其实你想想,你现在的生活多幸福啊!每天可以和楚哥说说情话,
一周还能打上一炮。而且想舒服的时候,身后永远有我这个小男友当备胎,简直
是神仙般的享受啊!」

  妻子:「你死了这条心吧,是我自己傻,没早看穿你的真面目!可如今知道
了,我绝不可能继续做对不起一凡的事情!」

  何永恆:「呵呵,你也真是够倔的,本来我不想撕破脸的,看来不给你点颜
色瞧瞧不行了!」

  妻子:「我既然都打算告诉一凡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何永恆:「如果说在三亚你是被无意之下被人陷害了,那直播呢?」

  妻子:「直播也是被你蛊惑的,而且我从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何永恆:「是吗?那你看看这个!」

  何永恆发来一段视频,可惜学长的程式无法打开,我盯着缩略图,模模糊糊
可以看出是一个直播的介面,而画面里只有白花花的一片,中间似乎有一个阴影。

  这会是什么呢?我又努力看了许久,忽然间我想到了什么,难道……

  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画面虽然模糊,可在辨认下,我还是看出了那片白花
花的是两条岔开的长腿,而正中的黑影是一个男人的大手。

  这段视频我本有机会正大光明的看到,可是在李伟将U盘送给我后,只是快进
着看了几眼,就随意丢在口袋里。没想到,妻子被何永恆胁迫的秘密就在里面。

  何永恆:「对了,那一场直播咱们赚了5W多的打赏,咱俩平分!你可别怪我
贪心,毕竟那天我的手指都快累的抽筋了……」

  妻子:「不可能,你这视频一定是假造的!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
道?」

  何永恆:「哈哈,别装了,你第二天不是还问我来着吗?!」

  妻子:「无耻!你是故意把我灌醉的!我真是瞎了眼,怎么会信你这个混蛋!」

  何永恆:「我也是看你太伤心了,才陪你多喝了两杯,醉了就不会再痛苦了。」

  妻子:「你……无耻!」妻子被气的语无伦次了,可她这个从小被人呵护长
大的小公主,根本不懂得该怎么骂人,翻过来调过去只会这几个词。

  何永恆:「这段视频我可是看了几十遍了,虽然看不见你的表情,可你下麵
的小妹妹可要比你诚实哦!水嫩嫩的,被哥哥摸几下就敏感的一颤一颤的,还故
意挺着凑过来。哈哈,每次看到都恨不得撸上一发!」

  妻子:「混蛋!我要报警抓你!」

  何永恆:「告我什么?强姦吗?别忘了你是我名正言顺的女朋友,阿姨都可
以做我的证人。」

  何永恆:「没话说了吗?对了,这只是一段精华。你当时睡着了,错过了我
和小妹妹的春宵一刻。不过为了不让你遗憾,我可是全程录影的,晚上你来我家,
咱们一起欣赏!」

  妻子:「我只问你一句,你有没有……对我做那种事?」

  何永恆:「我有没有做你还不知道吗?」

  何永恆:「好了,我不逗你。我可以发誓只有我和小妹妹玩了一会儿,下麵
的小弟弟可没有参加。而且我可以保证在你同意之前,绝不会强迫你!」

  妻子:「别说的那么道貌岸然!我还不明白你?不就是怕我报警留下证据吗?!

  何永恆:「随你怎么想吧,昨天那场直播有几万粉丝看着呢。有几个老闆还
加了我的微信,他们都可以当我的证人,哈哈哈~」

  妻子:「你这个混蛋!我被你毁了……」

  何永恆:「哈哈,我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毁了你呢?!而且我可是一直
护着你的,粉丝们一直让我扯掉你的眼罩,看看咱们St女神的真容,可我还记得
当初的约法三章,一直在力保你的清誉。」

  何永恆:「其实昨天也不能完全怪我,之前咱们也不是没做过,第二天你只
是随便问了几句就没再提过,我还以为是你默认了呢。」

  妻子:「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猥琐吗?我那天只是醒来觉得……那里有些别
扭,没想到你会干出那种事来!」

  何永恆:「彆扭?不应该啊!你那天可是叫的比那些女优都投入!」

  妻子:「你别嚣张!我不信法律治不了你这种人渣!」

  何永恆:「别再摆出那高高在上的姿态了,你以为我天生就是你的舔狗吗?!
如果你不自甘堕落的话,也许我会一直那样下去,可现在你不配!」

  妻子:「我是被你陷害的!」

  何永恆:「到现在你还觉得自己没错吗?就算没有我的出现你就乾净了?任
由你在沙滩上,被几百个人轮奸你就高兴了?」

  何永恆:「其实我也不想刺激你。说实话,当初在那种情况下救了你,可我
并没有因此没对你看低,还是把你当作心中的女神,因为我知道那不是你自愿的。
能在你需要的时候帮到你,能听你说说心里话,对于我这个小屌丝来说,已经是
天大的幸福了。我只想把对你的爱藏在心里,从不敢想像亵渎你的身体,因为你
是我的女神姐姐。」

  妻子:「我不会再信你说的任何话!」

  何永恆:「这些都是我的心里话,你信不信无所谓。也许你想不到,我对你
态度的转变,是在你拿到检查结果那晚。咱们喝着酒聊了很多,你含泪对我诉说
出当年的实情。你注意过我的反应吗?那在一瞬间,我心中曾经女神崩塌了,我
不敢相信我曾经仰慕的女孩,竟然怀过别人的孩子,还为此付出了做母亲的权利!」

  何永恆:「当时我整个人都蒙了,我心中的女神一辈子只能爱着一个人,我
不能接受你有骯髒的过去。看着你醉倒在我怀里,那张我曾经迷恋的俏脸上还带
着泪痕。一股从没有过的恨意突然燃起,既然你那么不自爱,别人都可以上你,
我为什么还要一直哄着你?我就像被心魔控制了,几下扒光了你的衣服,看着你
那如羊脂白玉般的肌肤,我真的被欲望沖昏了头脑。」

  妻子:「你是个畜生!别说了!」

  何永恆:「你知道我一直把你和楚哥当成金童玉女,你们是我心中完美的夫
妻。虽然被拆散了,可感情一直那么深厚,所以我也愿意帮你们度过这个难关。
我受不了你身上有任何的不完美,你知道精神支柱崩塌后的感觉吗……」

  妻子:「我也不想的……我真的很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那么傻。我永远忘
不了一凡在结婚那晚失落的样子,可事情发生了,一切都无法回头。」

  何永恆:「你不想?当初有人逼着你吗?说到底还是自己下贱,明明有了楚
哥还要跟别人上床,这能怪得了谁?」

  妻子:「可我那时候还没有和一凡确定关係啊!」

  何永恆:「呵呵,你可是和我承认过,当时已经对楚哥有了好感。难道就因
为还没挑明,你就可以随意找人干炮吗?!哼!女人永远可以为自己的下贱找借
口!」

  何永恆:「无话可说了吧?」

  妻子:「我不想再和你废话!」

  何永恆:「看来我在你心里真的是一点地位也没有,我这个舔狗还真是不如
一条狗!」

  妻子:「你确实还不如一只畜生!」

  何永恆:「哈哈,无所谓!我继续当我的单身狗,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只
是可怜了楚哥,绿帽子只会越来越多,还要天天想着你这个绿茶婊妻子!」

  妻子:「没了你,我不会再做任何对不起一凡的事!」

  何永恆:「可能吗?我来帮你算个账,咱们看的那一个帖子就是2W流览量,
全国其他类似的网站不下百个,咱们就算是20W人。再加上微博,朋友圈,虽然很
快就被删掉了,也至少有10W吧。还有这两晚直播间里的色狼们,你的身体至少已
经被40W男人看过了,除去老人和孩子,全国每1000个男人,就有一个人看过你的
裸体。你还有人么脸面留在楚哥身边。」

  妻子:「别说了……」

  何永恆:「你既然敢做,我为什么不能说?你想想你在街上走的时候,遇到
的扫地大叔;你走进商场时候,遇见的门口保安;甚至是你在教室上课的时候,
讲台下的学生们都无一例外欣赏过你的身体。他们可能早已对着你的大乳兔撸过,
甚至你的视频早已在学生间疯狂传播,他们一边猥亵你,一边还在猜测着女主角
的身份,你猜猜他们会不会想到那个女人就是你啊?」

  妻子:「不要……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何永恆:「我可以不说,那你觉得自己对得起楚哥吗?!」

  妻子:「没错!我对不起一凡……也许放手才是最好的分别……」

  何永恆:「傻女人!你是不是觉得这么做很伟大?到头来受伤的只有你自己!
你希望看到楚哥拉着别的女人走上红毯,给她带上结婚戒指,和她生下爱情的结
晶,一家三口在路上遇见你,还要骂你一声渣女!这就是你希望的吗?!」

  妻子:「可我还有什么办法……难道真要我去死吗?」

  何永恆:「你的死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想想楚哥。他会好受吗?他会一辈
子都生活在自责痛苦之中!」

  何永恆:「我知道你此时很迷茫,要不要听听我的建议?」

  妻子:「我不会再相信你!你是个恶魔!」

  何永恆:「呵呵,或许我对你的爱没有楚哥那么纯粹,我更看重的是你的身
体,我想得到你。可这是爱情最原始的根源,你要明白我是爱你的,我也不希望
看到你天天痛苦的生活着。」

  何永恆:「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和楚哥的人!如今这个局面看似是你们
夫妻的问题,实际上问题的关键在于楚哥和阿姨,无论你自己怎么努力也不会有
任何改变的。」

  妻子:「你以为我不明白吗?可我妈根本不听我的。」

  何永恆:「你看看,我和你说过这不是一个人的事。你处处都在维护着楚哥,
这种事情怎么只能让阿姨一个人做出让步,至少楚哥也得做出姿态,给阿姨一个
台阶啊。」

  妻子:「依着我的了解,一凡那性格很难……」

  何永恆:「所以说你只能依靠我,只有我能在楚哥和阿姨两边能说上话,而
且我和你不同,阿姨到现在还把你当做孩子,不会认真去思考你说的话。而从我
的嘴里,旁敲侧击的说出来,说不定可以慢慢转变阿姨的固执思想。」

  妻子:「可你现在的身份怎么说那些话?」

  何永恆:「我都说了是旁敲侧击,你还不相信我的能力吗?到时候阿姨对楚
哥不再抵触,你随便编造个理由,给我弄个人渣的形象,阿姨就会发现楚哥的好
处了。」

  妻子:「你会那么好心?」

  何永恆:「你还有别的选择吗?不管你如何恨我,你应该明白我是真的爱着
你的,我不会让你身败名裂的。」

  何永恆:「好吧,我知道昨天是我过分了,我向你道歉。」

  妻子:「这种事我没法原谅你!」

  何永恆:「好了好了,咱们都不提了好吗?我知道你肯定是觉得我只想占你
便宜。那我给你个期限,一个月。如果在这段时间里,你还是看不到任何希望,
可以随时离开我。而且我会尽全力帮你销毁所有的照片和录影。对了,这不是一
个交换,即使你不答应的话,我也不会把这些东西交给楚哥。我给你一天的时间
考虑,记住我要你心甘情愿的答应我,而不是觉得被我胁迫才同意。」

  妻子:「你的意思是我拒绝你,也会把你手上的视频删掉?」

  何永恆:「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不过一想到你离开我,到时候我又回到了孤
家寡人的生活,还真是捨不得啊。我可能会多留一段时间,回味一下咱们当初的
美好回忆。」

  妻子:「人渣!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

  何永恆:「不说了,你老情人又叫我了!晚上还是老时间,我在家等你。」

               第三十六章

  妻子没有再说什么,可我知道此刻的默认已经标誌着她彻底进入了何永恆的
圈套。看着她的再次妥协,我心中竟有了一丝恨意。

  我恨她为什么在明知道自己被何永恆淫辱后,不第一时间告诉我,反而要去
质问他。而且何永恆最后的空头支票明显是在拖延时间,也是给了妻子一个妥协
的理由,她为什么就如此轻而易举的接受了邀请呢?!

  难道她在那晚见识过何永恆的高超淫技之后,就什么都不顾了,离不开他了
吗?我不相信自己的这个设想。这么多年共同生活,妻子为人我还是相信的。

  等等,妻子发消息的时间是早上8点,那个时间她还没有上班,也许在监控里
能看到一些端倪。

  我找到那天的重播,快速的拉扯着。妻子是淩晨4点多回到的家里,在没有开
灯的黑暗房间里,妻子孤零零的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

  我不停地拖拽着进度条,妻子却像个雕塑似的,一直坐在那里。直到朝阳升
起,妻子摸索起手机,看她的样子很犹豫,一会儿敲击着萤幕,像是在写着什么,
可很快又把手机仍在一旁。就这样反复几次后,她似乎是终于发出去了,开始不
停地敲打着。

  随着阳光撒入房间,我渐渐看清了妻子的表情。随着对话的深入,她眉头紧
锁的越来越深,甚至到了后来直接扔掉了手机。可过了片刻,她又捡了起来,像
个木头人似的,蹲在地上一动不动,看着萤幕。

  因为她背对着镜头,我只能看到她的背影,渐渐的我发现她的身体有些晃动,
整个人似乎是在抽泣。随着一声凄厉嘶喊,妻子痛苦的跪在地上。我从没见过她
这个模样,看着她那纤弱的背影不停地颤抖着,我多想能出现在她的身后,可一
切终究是过去……

  何永恆最后说出的那些嘲讽之词无疑像是一个个炸弹,掉落在妻子的内心。
在那一刻,妻子长久以来的高傲自尊被彻底击溃了。我从没想过毁掉一个人还可
以用这种手段,何永恆明明可以在刚开始的时候就用强硬手段拿下妻子。后来在
三亚,他的英雄救美更是让妻子对他放下所有防备,甘愿与他共处一室,可以说
他当时已经是是唾手可得。

  可显然他的胃口不止于此,如今看来,他一直在扮演着柳下惠,为的就是可
以将猎物一击致命!他不满足于仅仅拥有妻子的身体,他的目标是彻底击溃妻子
的自尊心。这根本是另一种形式的Pua,从慢慢接近到获得信任,直至布下一个个
的陷阱完全摧毁了妻子的自尊。

  更让我感觉不可思议的是他似乎有用不完的后手,妻子明明已经努力了,面
对何永恆的一次次轰炸式袭击,她还在苦苦坚持。无论是裸照风波还是被直播猥
亵,妻子宁可被我抛弃也不想再被何永恆要胁。可在他抛出最后一招杀手鐧的时
候,妻子还是妥协了。

  对于如此可怕的敌人,我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也许恨一个人到了极致,自
己也变得麻木了。看着他所说的一句句话,我有时候都会恍惚,觉得他是不是早
就拿到了剧本,已经提前获悉了妻子接下来的回答。

  可转头一想,这本就是一场不公平的战争。何永恆在发消息的时候,一定也
像我一样,监视着妻子对他每一句话的反应。他完全的掌握了妻子的内心变化,
早已立于不败之地。

  对于妻子这种从小在城市长大的孩子,加之拥有出众的外表,让她一直被大
家众星捧月,从没受过什么挫折。如今在何永恆的密谋之下,一个接着一个的打
击让她曾经作为师大校花,作为大学教师的尊严在这一刻全部破碎了。在对话的
最后,可能连妻子都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残花败柳,一个比公车还骯髒的妓女……

  可何永恆的厉害不只在于他的攻击力,更在于他对火候的掌握!就在妻子的
内心完全被击溃,甚至有了轻生想法的时候,何永恆的语气突然软下来,又给了
妻子一丝希望。

  当时我还在震惊于妻子为何像是失去了辨别是非的能力,难道她不明白这一
个月里,她将要面对的将是何永恆的无尽羞辱吗?

  可细想之下,一个人的内心被彻底击溃后,面对重新燃起的丝丝希望是毫无
抵抗力的。就像一个死刑犯,面对别人交给他的必死任务,也会狠心一试的。

  虽然我可以理解妻子,但是这不代表我能接受她所做的选择。妻子与前男友
的事是我在结婚前就知道的。为何她连沙滩裸照与直播间被淫辱都不怕我知道,
偏偏就不敢让我知道她曾经堕胎失去了生育能力?她就那么不相信我对她的感情
吗?!

  想通一切后,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本以为自己在面对这个局面的时候,身
体会承受不来。可也许心中是早就知道了结局,此时除了有些压抑之外,并没有
太多的痛苦。

  我打开时间看了眼手机,已经快到中午了,我加快了流览的速度。接下来的
日子里,两人在微信上的联繫几乎完全断了,只是到了晚上何永恆总会催促妻子
过去。往日那副舔狗模样再也见不到了,两人的身份在这一刻已经完全调换。

  这样的日子虽然看似平静,可我心里清楚妻子每天晚上都在承受着非人的虐
待。曾经在李伟电脑上看到的一幕幕不停冲击着我的大脑。我知道妻子不会完全
的任他摆布,可依照何永恆所展示出来的算计之深,拿下妻子对他来说并不是难
事。

  我快速的翻阅着,同时心中也在计算着时间,距离那一天越来越近了。虽然
我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可我相信妻子还在努力抵抗着。

  半个月后,一段对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何永恆:「怎么还没到?几个老闆都等着你呢。」

  妻子:「今天有点不舒服,要不算了吧。」

  何永恆:「你逗我玩呢?昨天榜一金主给你寄过来的道具,等着晚上看呢!」

  妻子:「你别逼我了好吗?明天我要见一凡,用了那些东西会有痕迹的。」

  何永恆:「我这次轻点好不好?保证他看不出来,再说你们一个星期才见一
次,楚哥都憋疯了,他玩的肯定比我狠多了。到时候你再来一次倒打一耙,他还
得给你赔不是呢,哈哈~」

  妻子:「你别这么说他,我已经很对不起他了。」

  何永恆:「好好,都听你的。」

  妻子:「这么久了那件事你到底有没有在办?我看你现在来我家越来越少了。
一个月可马上就到了,这段时间我给你赚了很多钱了,到时候你要记得信守承诺。」

  何永恆:「看你说的,咱们之间还谈什么钱,你要是需要的话,这里永远有
你的一半。」

  妻子:「谁在乎那些髒钱!」

  何永恆:「呵呵,明白明白,你高尚着呢!不过你可是冤枉我了!我一直没
忘了帮楚哥说话,只是阿姨那边确实是有些棘手,再给我些时间吧,一定能帮你
搞定。不过也不算是没有收穫,上次阿姨出去买菜的时候,我和叔叔谈了谈,我
觉得他对楚哥的态度没有那么反感。这是一个突破口,如果能联合叔叔一起做阿
姨工作的话,咱们还是有希望的。」

  妻子:「我爸那人在家里说话没有分量的,估计指望不上他。」

  何永恆:「可他是整件事情的起因啊,当初不是他被气病了,也不至于闹成
这样。如果他原谅了楚哥,一切就都好办了。」

  妻子:「也只能如此了,一凡那里你和他说了吗?」

  何永恆:「唉,前天下午趁着彙报工作的时候,和他聊了好久,不过他这个
人比较好面子,我也不能说的太过,还是循序渐进吧。我操!榜一大哥生气了,
你快过来吧!」

  妻子:「这次他又寄来的什么古怪东西,我都怕了他了。」

  何永恆:「你怕什么,再厉害的道具,不也是我在操控吗?我哪捨得让你难
受啊!」

  妻子:「那些人变态的,上次寄过来的蜡烛说是低温的,回家后好几天都有
烫痕,搞得我都没敢见一凡。」

  何永恆:「嘿嘿,我看你当时也没反抗啊,是不是爽过头了?哈哈~」

  妻子:「你给我嘴里放了口塞,怎么说话啊!而且我一直在推你,你也没停
下。」

  何永恆:「哈哈,我还以为那是你高潮抽搐了呢!记得来的时候别洗澡啊,
原味的内裤,已经预售出去了!」

  妻子:「变态!你记住咱们说过的一个月,不管到时候怎么样,我也绝不会
再去了。」

  何永恆:「好好好,一直播间的兄弟都等着你呢!」

  我回想起那段时间妻子确实经常爽约,当时我还以为是她学校太忙,也没多
问。想不到是因为身上全都是被何永恆折磨的印记,而不敢见我!

  虽然妻子一边嘴上说着拒绝,可何永恆的几句话就让她立刻放弃了所有抵抗。
我真的分不清她究竟是沉迷于身体的欲望,还是在遵守那狗屁的承诺!何永恆的
话明显是在敷衍,一边能亵渎佳人的身体,一边还有诱人的打赏,天底下还有比
这更好的差事吗?!

  没想到第二天,一个更致命的打击接踵而来。早晨不到5点钟,妻子的消息就
发了过去。

  妻子:「何永恆!我真是信错了你,也怪我自己,被骗了那么多次,还会信
你这个人渣!我再也不会相信你的鬼话!」

  妻子:「我要和一凡坦白,我会有什么报应都无所谓。可是你一定不会有好
下场!昨天你的所作所为,直播间那么多人都看见了,我不信法律还不能惩罚你
这混蛋!」

  过了足有两个多小时,萤幕上的下一句话竟是「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
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

  这是怎么回事?妻子再次删掉了何永恆,却过了两个小时又添加了他。昨天
究竟发生了什么?会让妻子有如此大的反应。可她为什么在短短两个小时里发生
了如此大的转变,再次原谅了何永恆。或者是说,他用了什么卑劣的手段让妻子
不得不再次屈服?

  看着萤幕上孤零零的三句话,但背后发生的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我心里
不得不往坏的方面去想,可我记得自己在公司看到直播中,妻子被何永恆欺辱的
时间应该还没到啊。那妻子是为了什么生气呢?

  就在我努力回忆的时候,李伟的一句话闪过脑海,他说过那天不是何永恆第
一次彻底霸佔了妻子,早在几天之前他就成功得手了。也就是说,妻子之所以如
此生气,很有可能是被何永恆真正的佔有了。

  虽然我早就是到了结果,可真正到了那本属于我的娇嫩玉穴被另一个男人的
肉棒插入的时候,我还是承受不来。

  「蒋梦琪!」我狠狠的嘶喊着妻子的名字。你到底要伤害我多深才会满意!

  我不相信何永恆可以在她的剧烈反抗下成功插入,虽然妻子说的义正言辞,
可她当时一定是妥协了,甚至在她心里肯定是期待着那根骯髒东西的进入。其实
在她答应一个月的约定时,她会想不到会有这样一天吗?还是她觉得自己有多么
惊人的毅力,可以在天天的强烈刺激下还能守身如玉。

  在你劈开腿的时候,插入早就成了必然!

  此刻我的心里满是愤恨,我痛恨妻子不知廉耻!我知道自己这么想很自私,
可没有一个男人在面对妻子被人干了的时候,还能保持冷静。就在这时,手机有
一次的响起,我抓起来恨不得摔在地上,可扫过萤幕,发现这次打来的是发科实
业的广告部主管。按着平时来说,我肯定会当大爷似的捧着那几个色胚,可此刻
我哪有心情搭理他们,直接扔到一旁,无视此刻听来无比嘈杂的铃声。

  可就在这时,我忽然想起了什么。我连忙打开手机备忘录,果然在那天早上
有一场在发科实业举办的设计审查会。那天原本何永恆是要来接我一起去的,却
因为闹肚子没能去成,我只好挤着地铁赶过去的。

  也许是因为地铁里噪音很大,在赶到发科实业的时候,我看到手机有几个妻
子的未接来电,可眼看会议就要开始了,就把这件事放下了。等到散会后我再拨
回去的时候,妻子只是说想我了,当时我还傻乎乎的心里美呢,没想到我错过的
竟是挽救妻子的最后机会。

  想起何永恆那天给我打电话时还装着虚弱无力的模样,可心里一定是在嘲笑
我是个傻逼。他前一天刚刚用那比我粗大百倍的鸡巴插进了妻子的蜜穴,尝尽了
原本只属于我的美好。而此时他要做的就是赶在我的前面见到妻子,可我还拼了
命的挤着地铁去帮他应付工作。

  如今想来,这是妻子用她的坚贞为我们这对苦命夫妻争取到的最后一次机会。

  那个时候的局面已经脱离了何永恆的掌控,他低估了妻子的抵抗。只要我当
时接到了妻子的电话,他的一切阴谋就全部失算了。可一切都因为我,我为什么
不能多看一眼手机?在到达会场的时候,我为什么宁可与那些老色痞虚伪的客套
也不给妻子回一个电话?

  这难道都是天意吗?不……都是因为我的自负,以为有了妻子对我的爱,就
可以无忧无虑的享受一切,却忘了自己是个男人,付出更多的本应是我!

  被人愚弄的羞辱感与对自己后知后觉的悔恨不停地冲击着我。脑袋疼得像有
千万颗钢针刺入,心口也不停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我无力的趴在桌上,可丝毫
无法减缓自己的痛楚。我想站起来,才身体已经完全不受控制。

  可我还没有看完,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努力抬起手,握向桌上的鼠
标,原本天天做的事情,此时却比登天还难。眼看我就要拿到了,身体却忽然失
去了平衡,重重摔倒在地上。

  只感觉喉头一甜,鲜血再次从口腔涌出,此时我已经感觉不到摔倒传来的疼
痛,意识不知不觉再次模糊起来。又要晕过去了吗?不行,我还没有看完,我还
要知道妻子到底为什么会离我而去……

  可此时的意识已经完全不受我的控制,在我昏睡的瞬间,隐约听到了房门打
开的声音。是她……是她回来了吗……

    (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