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兰《二》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二》
  
  「老爷的…通房丫鬟…」兰儿额上冒出一片薄薄汗珠,服侍老爷,自然是比
少爷高了一级,韩夫人没有说错,这是一种「擢升」。
  
  「没错,我会另找丫鬟服侍清儿。从今晚开始,你过来老爷房间。」
  
  「知道,韩夫人…」
  
  夫人之命没有人可以违抗,兰儿心情忐忑,也只有无奈接受下来。
  
  成为通房丫鬟,兰儿自此住在与主子卧室相当的专门房间,每晚负起服侍韩
老爷及夫人房事之责。
  
  傍晚韩清从前院书房学习回来,亦是首次听到这个安排,母令难违,身为少
爷的他也无话可说。这晚韩清没要其他丫鬟暖床,而是独睡一房。到入夜时分,
偷偷溜到老爷夫人房前,涂一口唾液湿指头把白纸窗捅破,窃看里面情况。
  
  韩清对自己爹娘房间的布局很清楚,他找了可以直望睡榻的方向,房内情况
尽收眼底。昏暗的房间点燃了朱雀铜灯,把里面的情景照得通明,只父亲全身赤
裸坐在睡榻,母亲和兰姐身上只穿亵衣。丫鬟跪在地上,一张俏脸正对着韩老爷
那粗壮的阳物。
  
  韩老爷年轻时和其儿子一样是个俊美青年,如今年纪大了,加上久无运动,
中年发福下不怎么好看。可胯下之物不减当年威风,不但又粗又长,前端隆起之
物特别吓人,粗犷的毛髮浓密,和少主那一根幼嫩之物不可相比,看得兰儿心惊
胆战。

  韩夫人命令丫鬟替老爷洞萧,女孩不敢违抗,伸出丁香小舌舔弄赤红色的阳
头,动作笨拙。韩夫人在旁边看了一会,提起兰儿的下颚问道:「怎么你一点不
懂,清儿没有要你给他洞萧吗?」

  兰儿无辜摇头,韩清年纪尚幼,未识小鸟置入女子口中妙不可言,韩夫人在
房外窥听了一段时间,亦知道两人未去到真正交欢的一步,这娃儿仍是处子。

  「洞萧不可只用舌头,要整根含进去。」

  韩夫人着兰儿道,丫鬟对夫人的说话不敢不从,张嘴把玉茎含住,一般浓烈
男人气味从口腔里扩散,几乎想要呕吐,强行忍耐,学着韩夫人指导,缓慢地把
阳物吞吐。
 
  「嗦嗦…嗦嗦……」

  「不错,是这样,精囊也要给老爷吃。」
  
  丫鬟伺候老爷对韩夫人来说不是稀奇事,她从不介意丈夫和其他女人交欢,
满足男人那尝鲜的心态之余,自己也乐在这种荒淫的游戏中。
  
  兰儿首次吞吃男根,苦不堪言之余也惊讶其雄伟。韩老爷在丫鬟的服务下阳
物坚刚不倒,把女孩那小小的嘴巴塞得透不过气来,兰儿此时方知过往每天替少
主清洗那可爱小鸟,长大后原来是会如斯折磨人。
  
  「那差不多了,让老爷替兰儿变成女人吧。」到了韩老爷的金枪完全硬直,
夫人把兰儿那幼小身躯掀起来,替其解开薄如蝉翼的亵衣,一身少女独有的馨香
四溢,晶凝通透的肌肤吹弹可破,白如美玉。韩夫人心里暗叹,不愧是冯玉女儿,
承受了母亲的得天独厚。
  
  如果这娃儿不是出身寒微,如果她不是昔日情敌之女,也许她和孩儿是天生
一对,可惜她只是一个卖身韩府的丫鬟,而冯玉,你也永远别妄想可以凭女儿,
再次走到老爷身边。
  
  兰儿被褪尽衣衫,奴婢命如草芥,在主人面前赤身露体也不作回事,反正自
进韩府以来,她便早知道会有此一天。只是心想如果对手可以是少爷,那会有多
好。
  
  「来,给老爷享用你。」
  
  在韩夫人命下,兰儿颤颤巍巍地攀上睡榻,双腿向两边张开,暴露那未经人
道的粉嫩金沟,等待受刑一刻。
  
  「不错的娃儿,我来了。」
  
  韩老爷淫笑两声,把勃起的阳物对準丫鬟入口,以顶端好好滋润肉瓣,韩府
稍有姿色的丫鬟大抵都被韩老爷夺去贞操,可谓经历老到。可对处子之身的兰儿
而言这个过程便使心房猛跳。虽然从其他丫鬟口中听过破身之痛,唯即使作好心
理準备,当那巨大阳物撑进来时,仍禁不住使女孩失声呼痛。
  
  「呜!好…好痛…」
  
  韩老爷没有留情,发力把下身向金沟一顶,两片密不透风的嫩壁顿时被强行
撞开,几乎要夺去其性命的痛楚从下体直窜脑门,痛得兰儿紧蹙的眉头一鬆,无
法压抑地放声大哭。
  
  「好痛…好痛…老爷…夫人…奴婢…好痛…呜呜…呜呜呜……」
  
  「痛好啊,痛即是代表兰儿是女人了。」韩夫人笑道,对此情此景她也是耳
熟能详。韩夫人一面逗弄着女孩在刺激下勃起的乳头,一面欣赏她的破处之痛,
心里竟有种莫名快感。
  
  『冯玉你有没看见,你的女儿,现在正张腿被爱过你的男人破身。』
  
  旁观者看得快慰,当事人自然更为享受,韩老爷但觉重重叠缠的嫩壁死紧紧
绞缠玉茎,使其寸步难行,阳头顶端更有强大锁力挡住去路,知道那是处子玉门。
被刺激起男人兽性,韩老爷抽动粗腰把插入半根的阳物用力撞前,一口气把兰儿
的玉门贯穿。
  
  「呜!!」
  
  这一下剧痛使兰儿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汗液眼泪和鼻水混在一起,在扭曲
的脸上爬行,至鬓边再滴在床上。可是娃儿叫痛从来是男人破瓜的最大乐趣,韩
老爷没有怜香惜玉,全根尽没后开始连连抽动,直把小丫鬟插过死去活来。
  
  「啊!好痛!老爷!奴婢好痛!啊!啊!夫人!求您放过奴婢!要死了!
奴婢要痛死了!」
  
  韩清在窗户外目睹兰儿初尝交合,年少的他尚未懂妒忌之心,只身同感受地
替兰姐叫痛,终于没法忍受,垂着头离开,不想面对这残忍一幕。
  
  心神恍惚,韩清没有回去寝室,通过层峦叠翠的石山,来到初识兰儿的偏院
厨房,当日丫鬟便是在此洗澡,两人追闹,最后冤枉她的事都历历在目。
  
  继而走向柴房,倚在乾柴旁边,时正秋凉,韩清在里面躲上半时辰已经枯燥
难耐,难以想像当日天寒地冻,兰儿那几个时辰是怎样煞过去?
  
  兰姐做错什么?不就命生得不好,要卖身为奴,但她很坚强,从没在我面前
洩过气。我是堂堂韩家少爷,但我很清楚,自己是远远比不上韩府任何一个家丁
或丫鬟。
  
  韩清抬头,透过柴房屋隙,望着当日和兰儿望过的同一个皎洁弦月。
  
  「兰姐…」
  
  那一边厢,兰儿受的酷刑仍在继续,韩夫人在旁边看着,阴门也有感觉,玉
唇微颤,滑液流出。她主动褪去亵衣,把熟如紫葡萄的乳尖递向韩老爷嘴边。韩
夫人养尊处优,保养极好,虽然育有一儿,体态仍如未婚女子般纤细,乳房丰满
坚挺,楚腰纤细,臀翘圆润,不比年轻生涩的丫鬟逊色。
  
  韩老爷不假思索把髮妻的乳尖一口含住,胯间动作一直没有停下仍在兰儿身
上驰骋,可怜丫鬟初经人事的门户肿了半边,还是未有给予喘息机会。
  
  「啊…啊啊…好痛…老爷…奴婢好痛…好像被火烧一样…老爷…求求您放过
奴婢……」
  
  这一折磨整整半刻才完事,兰儿痛得瘫如雪泥,鬓髮凌乱,下体流着血丝,
连泪儿也哭乾,待抽出玉茎,韩夫人马上骑在老爷身上,丰臀猛摇,享受熟年女
子那交合之欢。
  
  「啊…啊啊…相公…相公…啊啊……」
  
  同样是呻吟,音调可是天渊之别,韩夫人平日正言厉色,大方高贵,在床上
却是如鱼得水,判若两人。有和主子通过房的丫鬟都不敢向外人透露半句,免自
招祸。
  
  自始兰儿每个晚上都跟主人欢好,女孩儿长得跟母亲有七分相似,是韩老爷
喜欢的相貌,当年没纳得冯玉为妾,今日与她女儿一尽淫兴,总算是人生快事。
  
  「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
  
  旦旦而伐,兰儿亦逐渐懂得鱼水之欢,有时候三个人一起交合,小嘴儿替韩
夫人舔阴吹笙,小洞儿承受老爷那粗长硬杵,感觉不可言喻。
  
  「唷!唷!老爷!受不了!夫人!奴婢受不了!」
  
  高潮迭起,酣畅过后兰儿连身子也拉不直。韩老爷有财有势,早年阅女无数,
到三十岁才纳郭咏梅为妻,今年四十有五,可精力旺盛,一晚三次也视为闲事,
加上技巧卓绝,把兰儿这个年方十二的小娃儿折磨得死去活来。而韩夫人正藉狼
虎之年,也是精通各种闺房之术,兰儿一个无知少女,试问又如何抵挡?

  到兰儿学会享受男女之欢,韩夫人更让宠爱的家丁加入,这个叫韦荣的下人
自幼家贫被卖到韩府,出身寒微却天生一张潘安之貌,更有过人之长,深得韩夫
人喜爱,不待十五已经被夫人夺去童贞,更收为入幕之宾。老爷有淫慾丫鬟的权
力,夫人亦有宠倖家丁的自由。韩府体面堂堂,然愈是有财有势的人,背着人所
做的事便愈下流。

  「是荣哥?」兰儿首次知道要与家丁一起通房羞臊不己,可看到韦荣那一根
比韩老爷更坚壮的男根健硕雄伟,铃口茁壮威武,已懂男人胯下之物妙用的她不
自觉地爱液横流。毕竟和已届中年的老爷相比,年纪相若的家丁不但年轻力壮,
又长得俊俏非凡,和其交欢自然是更感快慰。

  而兰儿在一众丫鬟中算是鹤立鸡群,长得标致可爱,能够和她共赴云雨,对
韦荣来说亦是喜出望外。

  「兰妹,我来了。」戴上羊肠子,韦荣预备把阳物插入兰儿金沟,除了开苞
之夜,每次韩夫人均要老爷做好避孕措施方可交欢,她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怀上
韩家骨肉,来威胁自己的地位。

  「嗯…」家丁和丫鬟早晚共事,两人相识多时,也没想到有张腿给他捅沟的
一天,兰儿一面安慰自己夫人之命难违,一面也默默承受,应该是享受家丁那傲
人之物。

  能够得到夫人赏识,韦荣的功夫自然有一手,兰儿金沟甫给炙热阳物插进,
已经顿觉快感连绵不绝,齐根没入,那被塞满的感觉更是异常舒爽,禁不住淫叫
连连。

  「啊…啊啊啊……」

  「看你嘴巴张这么大,有那么舒服吗?」韩夫人看在眼里,也不齿这小小娃
儿有这般淫蕩。

  「不、不是啊夫人,这根真的很舒服!」兰儿透气也无力,被大阳物一捅,
几乎连心眼儿也给捅出来。

  「斗胆奴婢,你即说家丁比老爷好?」韩夫人教训道。

  「奴、奴婢不是这个意思!求老爷原谅!」兰儿连声赔不是,倒是韩老爷不
计较:「嘿,姜是老的辣,待会让你好好见识老子利害!」

  「谢谢老爷,噢,荣哥你别进那么深,你的头儿太大了。」

  韩夫人语带不屑道:「别偷懒,快替老爷洞箫。」

  「哦、哦。」兰儿被粗长男根插得慾仙慾死,也不忘替韩老爷服务,张开小
嘴把阳物吐吞,金沟插一根,嘴里含一根,享尽男女间交合的快乐。

  「啊…啊啊啊…好舒服…兰儿…好舒服…!!」

  享受过青年人的坚硬阳物,韩老爷那经验老到的铁枪又是有另一种痛快。在
互相比拼下男人们卖力抽插,兰儿连续被两根肉棍狠干得胯间一片狼藉,滔滔不
绝的淫水流至菊门滑落股沟,陶醉在汹涌澎湃的潮浪之中。

  「啊…啊啊啊…老爷…夫人…洩了…奴婢又要洩了!!」

  多一个人加入,淫戏的玩法便多了,轮流入洞自然是必须的事,双手握棍同
时吞吐,左右开弓舔吃马眼,天资聪敏的丫鬟很快便上手,把两根阳物玩得头头
是道。吃完玉茎,以绳索吊在横梁凌空挨捅更是销魂之极。兰儿一双成长中的挺
翘嫩乳分别被两个男人同时掌握,搓揉奶头,挑逗淫豆,身上敏感之处没一刻得
到喘息机会。年纪小小,已经沉沦在跟男人的交欢之乐。

  「啊…啊啊…奴婢还要…好哥哥…奴婢还要…还要…」
  
  而这段期间除了没有和兰儿同床,韩清跟丫鬟的关係并无太大改变,一样是
兰姐称呼,有时闹笑,有时聊聊心事,每天晚上教兰儿读书写字。只是对兰儿伺
候爹娘一事,韩清是从没过问,偶尔聊得晚了兰儿忘记时间,也只旁敲侧击提点
婢女,弄得兰儿好生尴尬地羞着回去老爷房间,继续那荒诞淫戏。
  
  在兰儿的心里是完全没有想过和韩清一起,也从来没想过少爷会爱上自己,
对一个丫鬟来说,可以老老实实活好每一天已经是求之不得,非份之事是不敢去
想。但韩清对兰儿的每一刻都有留意,她是一个有点胡涂的女孩,遴迍事也不少,
可当喜欢上一个人后,一切傻事都是那么可爱。
  
  这样的日子没有维持很久,再美味食物也有吃腻的一天,何况韩府每年新招
的丫鬟不在少数,更多更嫩的女孩等待韩老爷享用。而经过冯玉一事,韩夫人更
不会让同一位婢女服侍老爷太长时间以免日久生情。没到一年,韩夫人便没有再
要兰儿伺候,只偶尔兴致起才让她陪寝。
  
  而兰儿在由通房丫鬟回复自由身后,韩清也没要他暖床,亦没有像往年要他
服侍自己沐浴更衣。韩夫人看在眼里,明白儿子是嫌弃兰儿已不是清白之身,不
再对她有遐想。对韩夫人来说这是达到目的,她不在乎韩清玩弄府里任何一个丫
鬟,只要不投放感情,他要怎样玩也不会管他。
  
  只是韩夫人没料到儿子是一个如此深情的男子,韩清没有嫌弃兰儿,更一心
要娶其为妻,思想日渐成熟的他知道继续和这个丫鬟走得太近,只会令心爱女孩
的日子不好过,加上兰儿曾是父亲的通房丫鬟,如果自己现时跟他一起,只怕闲
话更多。于是韩清收起情感,待自己可以有话语权时再作打算。
  
  然后五年过去,韩清长成十五岁的俊美男儿,而十七岁的李兰儿亦变成如花
似玉、楚楚动人的俏姑娘。
  
  韩清认为时机成熟,这一年的春节正日,爆竹声后,碎红满地,灿若云锦,
做过各种祭祀俗礼,韩清乘着众人不觉,领起兰儿的手往大宅后山一路的走。
  
  「少…少爷…你带奴婢去哪里…」兰儿给捉着跑得气来气喘,韩清没有答话,
只牵着丫鬟的手朝着山上去,终于来到一处可以望到大宅的高处,韩清着兰儿俯
瞰韩府,丫鬟不禁发出惊叹之息。
  
  「韩府很大吧?」韩清笑问。
  
  兰儿没有回答,只傻傻点头,眸儿被那壮丽的景色所吸引。
  
  韩清感慨道:「有时候我也不相信,这么宏伟的大宅,相等寻常百姓的几十
伙人家,但其实就只属一户,我觉得好像佔了别人太多。」
  
  兰儿微笑说:「韩府是属于老爷和夫人,也是属于少爷你的。」
  
  「对呢,这是属于我爹和娘亲,也是属于我的。」韩清望向兰儿道:「到有
一天,这里也是属于你的。」
  
  兰儿摇头道:「不会的,奴婢是丫鬟,丫鬟属于韩府,但韩府永远不会属于
丫鬟。」
  
  韩清问道:「如果有一天,你不再是韩府丫鬟呢?」
  
  兰儿听这话大惊,退后一步说:「少爷你要赶我走?奴婢做了什么错事?奴
婢会改的,求少爷你不要赶我出韩府。」
  
  韩清看到丫鬟这个惊慌表情心里和睦,赶前一步,牢牢把兰儿抱住:「傻丫
头,我不是要赶你走,我是要你留在韩府,永远留在我身边。」
  
  兰儿被搞乱了,脑瓜儿转不过来:「少爷,奴婢不明白你的意思,你说奴婢
不再是韩府丫鬟,但又要我留在韩府,那奴婢有何事可干了?」
  
  「你有没这么笨,韩府除了丫鬟外,还有什么女人?」韩清没好气道,兰儿
数数指头说:「老爷没有千金,管家也是男人,韩府的女人除了丫鬟待婢,便只
有夫人。」
  
  「对,是夫人,兰姐,我想你成为我的妻子,是另一个韩夫人!」韩清握着
兰儿的手道,听到此话兰儿还没意识什么,回过神来,才更惊慌道:「少、少爷
你别开这种玩笑!奴、奴婢担当不起!」
  
  「你担当得起!除了你,没有人可以担当此位置,除了李兰儿,我韩清不会
娶别个女子为妻!」韩清坚定的道。
  
  「少爷你真的别捉弄奴婢,奴婢都要尿出来了!」
  
  「你尿啊,好好泡一顿尿,让自己知道我没捉弄你!」韩清诚恳说:「从今
开始我叫你兰儿,兰儿,我喜欢你,我爱你,韩清今世只会娶李兰儿一个。」
  
  「少爷你别这样,今天是新正头,乱开玩笑不吉利的!」
  
  「就是新正头,我才要在这天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你。」
  
  兰儿困窘不已,没法子下向韩清问道:「少爷你到底知不知道,通房丫鬟的
工作是做什么?」
  
  韩清没料到兰儿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怔了一怔,答道:「当然知道,就是伺
候我爹和娘亲。」
  
  「所谓伺候,不只是舖床拨扇,我…」兰儿犹豫了好一会,咬一咬牙道:
「我和他们有做夫妻之事。」

  韩清没好气说:「我不是当年你认识那个小屁孩,身为韩府少爷,难道连这
等事情也不知道吗?」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戏弄奴婢?奴婢已不是清白之躯,跟老爷夫人做
过那种事,又怎可以和少爷你一起?」兰儿语带激动,反倒韩清态度冷静:「兰
儿,你是丫鬟,伺候爹娘是你的职责,那何髒之有?」
  
  「少爷…」
  
  「杀人有罪,但在战场上杀敌便有功,这不是谁都明白的道理?兰儿你当日
教我好好跟先生学习,自己却不懂?」
  
  「奴婢是不懂,奴婢没有少爷聪明,说不过少爷,但此事万万不可,奴婢亦
无福消受。」
  
  韩清不在乎地耸耸肩:「好吧,我今天只是告诉你,没打算徵求你同意,反
正你卖身韩家,就是我的人,我要你剥光也要剥,要你嫁我,你也只能嫁我!」
  
  「讨厌…」
  
  「喂,你这个丫鬟,算是以下犯上了吗?」
  
  「就是少爷你要惩罚奴婢,奴婢也要说,奴婢真的觉得少爷你…好讨厌!」
  
  「哈哈,那么这个讨厌的少爷,今晚就要兰儿给我做更讨厌的事。」韩清伸
手把兰儿抱起,丫鬟惊慌道:「少爷你、你要奴婢做什么?」
  
  「没什么,我有几年没丫鬟给我暖床了,今天天气冷,想找个人暖暖身。」
  
  暖床对两人来说不陌生,兰儿鬆一口气,韩清续道:「你从爹娘身上学了不
少吧?今晚就全部给本少爷玩一遍。」
  
  「奴、奴婢不要!」
  
  回到韩府已经是日落西斜之时,这三年韩清刻意与兰儿保持距离,跟寻常少
主和丫鬟无异,故此今天看到韩清牵着兰儿的手,家丁丫鬟无不啧啧称奇,韩清
全无顾忌,直接把兰儿牵进睡榻,进房后脚跟向后一扣,把门户掩上,兰儿惊怕
的道:「少爷,你要…做什么…」
  
  「方才不是说了?今晚要你替我暖床,和做那讨厌的事。」韩清嘴角上扬,
臂一伸,把兰儿抱紧,怀内温香软玉,杏脸桃腮漾起娇豔羞涩,韩清但觉丹田扬
起一阵热气,慾念似火焚烧,忍不住想要一口吃掉这迷人的小妖精。
  
  「少爷…你还是在捉弄奴婢吗?」兰儿心头撞鹿,韩清今天的表现着实过于
出格,使得丫鬟心慌意乱,韩清拨一拨兰儿垂在耳边的鬓髮,柔声道:「我没有
捉弄兰儿,今天说的每句都是真心诚意,无半点虚言。」
  
  兰儿心更乱了,慌张得不懂回话,韩清问道:「怎么了?还是你真的很讨厌
我这个少爷,不愿嫁我为妻?」

  兰儿垂下头道:「兰儿得少爷爱护,是高兴也来不及,但此事未免来得太突
然,自从奴婢与老爷夫人通房,少爷便疏远奴婢,也没要奴婢暖床,奴婢以为…
少爷讨厌奴婢了…」
  
  「哪里讨厌,是喜欢得要命,兰儿你好比心肝宝贝,我不知多想每天抱你,
但之前我羽翼未丰,如果和你太亲近,会让你受其他下人排挤,娘亲更可能用其
他方法拆散我俩,所以才无可奈何地埋藏思念。」韩清把兰儿身躯抱得更紧,诚
挚道:「终于时机到了,我今已届束髮之年,可以迎娶兰儿。」
  
  「少爷…」兰儿听后感动不已,韩清问道:「那你愿意不?」
  
  兰儿耳根泛红,头再次垂下,不敢望一眼韩清道:「有一件事我要告诉少爷,
那时候和老爷夫人通房,除了他们…还有…荣哥…」

  这话可出了韩清意外,他瞪大眼说:「荣哥?是那个家丁韦荣?」

  兰儿羞极点头,韩清以为母亲性格严谨,没想到她会找家丁通房,韦荣相貌
俊俏,年纪也和兰儿相近,韩清担心问道:「于是…兰儿你喜欢韦荣?」

  兰儿拼命摇头道:「没有!虽然荣哥长得俊俏,夫妻之事也做得很好,但奴
婢真是对他一点意思也没有的!」

  「长得俊俏,夫妻之事也做得很好,看来兰儿你对他评价很高呢。」韩清托
着颏道,兰儿又羞又窘,半刻答不出话来,韩清续问道:「那你们没通房后,你
和韦荣还有没有好过?」

  兰儿抢着答道:「当然没有!荣哥和老爷夫人通房之事是天大秘密,万万不
可洩露。我们之后碰到也只是点一点头,绝不敢做出非份之事。」

  老爷找丫鬟通房视作等闲,夫人邀家丁淫乐却始终招人话柄,兰儿和韦荣要
保守秘密亦是应当,韩清想一想道:「既然你对韦荣无意那便好办,过往的事我
不予计较,再问你一次,兰儿你愿意嫁我不?」

  兰儿退无可退,羞无满脸答道:「奴婢…愿意…」
  
  韩清大喜,牢牢把兰儿抱紧不愿放开,两情相悦,韩清向兰儿问道:「那你
想留待洞房花烛夜,还是…」
  
  兰儿但觉紧贴的下腹被一根硬杵顶着,知道韩清慾望已到沸点,羞人答答
道:「奴婢是少爷的人,少爷要什么时候跟奴婢好…奴婢便什么时候…跟少爷
好。」
  
  这一声妩媚动人,韩清当然不可再忍,手搂在胸前那浑圆之上,从外面那弧
线早知道今非昔比,可摸在手里才顿觉比想像更丰盈饱满,内心慾念霎时间如火
旺盛,大把大把地揉了几遍,禁不住拉开繫在腰间的丝滑幼带,把衣襟向两旁敞
开,一袭大红色的抹胸展现眼前,两个挺起的圆点在衣襟耸立,韩清知道是往年
爱吃的香酥玉芽,指背轻轻抚过,玉芽又硬了几分,心浮气躁地把抹胸解开,两
只春盎双峰弹跳而出。
  
  「兰儿…好美…」韩清最后一次欣赏这对乳房时还是隐约兰胸,如今已长成
雪腻香酥的雄伟玉峰,两颗葡萄垂涎欲滴,也便不客气地大快朵颐,含住乳头放
肆吸吮。

  兰儿往年跟主子通房,早懂得男女欢好之乐。小淫穴好一阵子没被玉茎滋润,
也是久逢甘雨。何况相好的更是欢爱的少爷,心情自然不言而喻。待韩清饱尝了
自己的软温新剥鸡头肉,丫鬟服侍少主宽衣解带,看到那年少气盛的白玉男根,
兰儿爱不释手,熟练地握起细意把弄。
  
  「有没比爹差多了?」韩清曾目睹其父阳物,印象中雄伟无比,担心自愧不
如。兰儿不想对情郎相欺,如实答道:「少爷你的东西是没有老爷粗,也没老爷
长,但你今年才十五岁,来日方长,相信以后一定不输老爷。」

  「那韦荣呢?和韦荣相比又怎样?」韩清续问。

  兰儿早知道韩清会问此问题,抱怨答道:「少爷你刚说不会跟奴婢计较,此
刻却是一分一寸的去计较。」
  
  「我是答应过你不计较,但人总是有好奇嘛。」韩清搔着头颅,所谓阳道壮
伟,兰儿尝过男女之事,明白每个男人都希望以阳物为荣,在不想打击其信心下
唯有撒个谎话:「荣哥不但没有老爷强壮,也比少爷差远了。」

  「是吗?但你方才不是说他夫妻之事做得很好?」韩清怀疑道,兰儿想也不
想答说:「夫妻之事做得好,不一定东西利害,荣哥是僕,总不会胜过主人。」

  「对,我堂堂一家少爷,又怎会输给家丁。」韩清听后放心下来,全没怀疑
道:「那我们开始吧,我什么不懂,你教我好吗?」

  兰儿粉脸一红,犹豫了一下,嘟着嘴道:「少爷你要奴婢服待当然可以,但
你要答应奴婢,我今天替你做的事,今后不得拿来取笑奴婢。」
  
  「我韩清会是这种人吗?姐教弟天经地义,以后在外面你是我兰儿,在床上
便是我兰姐。」韩清向天立誓。这使兰儿放下心头大石,她替爱郎脱光衫裤,着
韩清道:「少爷你闭上眼,奴婢替你洞箫。」

  「洞箫?」韩清不明道,兰儿羞涩地张起小嘴道:「就是用奴婢的嘴巴,来
替少爷服务。」

  韩清听了,立刻想起当年在窗前看过的事,蠢蠢欲试,于是依言闭起双眼,
蓦地阳头敏感之处被一股和暖包围,湿湿润润,酥酥麻麻,滋味无比,爽极下不
禁张眼。兰儿察觉韩清望着自己,急忙吐出阳物,娇嗔道:「少爷你不守诺言!
快闭上眼!」

  韩清坚决道:「我不闭,我今晚要好好欣赏你,欣赏兰儿的美。」

  「少爷你真的…好讨厌!」兰儿没有办法,唯有拨起髮鬓,羞人答答地再次
替情郎把玉茎含住。韩清曾见识过兰儿替父亲洞箫,如今自己尝到,方知是如此
美妙。
  
  「兰儿…我好舒服……」
  
  「嘻嘻,更舒服的还多着呢,少爷你别要急,让奴婢好好服侍你。」

  这个晚上韩清尽享温柔,在兰儿口中洩出一次后,又给一双丰盈乳房的夹起
阳物,享受细嫩无比的乳沟推拿,兼欣赏那美不胜收的怡人幽谷。

  兰儿的阴户不但饱满洁白,肉唇色泽通透,萋萋芳草柔顺茂密,和当年那生
涩的幼嫩胴体不可相比,韩清看得痴了,讚叹不已:「兰儿,你变得好美。」

  兰儿芳心暗喜,反倒责怪道:「奴婢早长成这样,是少爷你都不来欣赏。」

  「都说我是为了你,过往浪费了日子,以后要好好补偿。」韩清深情道:
「用我的一生一世,来补偿。」

  「那少爷你…要得到奴婢吗?」兰儿温婉问道。

  「要!当然要!立刻便要!」韩清急不及待,兰儿也没吊其胃口,躺在睡榻
上张开双腿,好让情郎宠爱自己,可男孩挺着阳头,埋头苦干了好一会儿也未能
成事,兰儿无奈下唯有放下女子矜持作主动,握起玉茎引导韩清进入自己身体。

  「我进去了…好舒服!兰儿!原来夫妻之事,是如此快慰!」白玉般的少年
阳物缓缓进入粉嫩少女的金沟,那是比洞箫更要温暖紧緻,更要舒爽百倍的飘飘
欲仙。韩清初次感受人世间美好,禁不住呻吟起来。兰儿春色迷离地望着情郎眸
儿,论阳物也许是与过往两个男人有所不及,却是兰儿最感触的一次。

  爱啊,大慨,这便是爱。

  「我也很舒服…少爷…奴婢爱你…」

  「我也爱你…兰儿…」

  童男的初夜不会很持久,韩清在兰儿的金沟没抽动几下已经洩精,但短短一
刻,足够缱绻两人一生。

  「兰儿…我要洩了!」

  「你洩啊,都洩在奴婢身上。奴婢今晚是属于少爷的,今生今世,也是属于
少爷的。」
  
  郎情妾意,对兰儿来说那是好比做梦的日子,她当然不相信自己可以飞上枝
头,由丫鬟变成夫人,但得到少主宠爱,滋味还是十分好受,如果这是梦,便请
不要让我醒来吧。
  
  而韩清奠定心意,这阵子亦是志气昂扬。少年人没尝过什么苦头,从生下来
一天已经是天之骄子,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只要他想的大抵垂手可得,更
何况家里一个丫鬟。
  
  只是世界上很多事情不是有财有势便可得到,正当韩清自觉可以踏入婚嫁之
年,打算向爹娘提出迎娶兰儿之际,韩老爷却突然染上一种怪病,久治不愈,寻
遍百地名医也不得要领,拖了两个来月,更撒手人寰,结束其风流倜傥的一生。
  
  「老爷…老爷…」
  
  家有白事,自然不能提红事,韩清为尽孝道,在父亲灵前立誓守孝三年。

  「对不起兰儿,要你等我。」

  「没事,韩府的事也是奴婢的事,奴婢应该一起守孝。」

  然而三年过去,在守孝期快要届满的日子,韩清找个机会和韩夫人提及打算
在期满后迎娶兰儿,却被韩夫人一口拒绝。
  
  「不可以!你不可以娶兰儿!」
  
  「为什么不可以?娘亲。」
  
  「兰儿是一介丫鬟,凭什么当我韩家夫人,说出来也被人笑柄。」
  
  「迎娶婢女,古来有之,何况这是我俩的事,不须在乎旁人目光。」
  
  「这不是你俩的事,你是韩家独子,背负着家族声望,娘亲不可以让你胡作
妄为!」
  
  「娘亲,我和兰儿是真心相爱,望娘亲成全。」
  
  「真心相爱?你是韩家少爷,那丫头当然爱你,试试没有了韩府撑腰,看看
她还会否与你海誓山盟。」
  
  「兰儿一定会的,她不是那种女子。」
  
  「嘿,不是那种女子?一个愿意卖身为奴的女子,你认为她会有什么高尚品
格?」韩夫人冷笑道:「娘亲知道你被那丫头的美色迷住。你要我成全你俩嘛?
可以,你先明媒正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子,再立那丫头为妾,娘亲就当诈看不
见。」
  
  「没可能,孩儿只爱兰儿一个,是不会娶其他女子!」韩清想也不想断然拒
绝,韩夫人皱起杏眉道:「你即是为了一个丫鬟叛逆娘亲了吗?老爷在天有灵,
知道韩家你有这种逆子,一定死不瞑目!」
  
  「娘亲…」
  
  韩清持着是家中独子,母亲疼爱自己,没料遭到反对,消沉了好一段日子,
在兰儿面前更不敢提起此事。而为了彻底断绝韩清对婢女的爱意,韩夫人更下杀
着,任令兰儿为陪客丫鬟。

  《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