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張揚

王秀琪一邊配合張揚的動作搖著白玉般的大屁股,使陽具能插到最深,一邊淫叫:

「啊……啊……親兒子好會插穴啊……啊……再用力一點……啊……啊……小穴好美……幹我……幹我……」

張揚每一下都重重的頂到深處,雙手則握著王秀琪的雙乳,不停的玩弄椒紅的乳頭。

「騷貨!要人幹才爽,是吧?幹死你這隻母狗!」

「對……啊……我是母狗!……要大雞巴……」

張揚畢竟是新手,插了50幾下,就臉紅氣喘,越插越快……

王秀琪知道這是洩精的前兆,雖然自己都還沒高潮,但也不忍折磨剛破童子身的兒子。她雙腳盤住張揚的腰,浪叫道:「洩到媽媽身子裡吧!」

張揚心裡本來還擔心射精到媽媽身體裡的問題,結果聽王秀琪這麼一叫,屁股一緊,陽精通通射入王秀琪子宮深處。

(二)

朦朦朧朧中,張揚慢慢張開了雙眼,射入窗戶的陽光讓他覺的有點刺眼。

「我睡覺時怎麼沒穿衣服?」張揚對於赤裸的自己有點納悶。對於昨晚發生的事,他還有點不相信。

「是夢吧!?」張揚心中想著,但他這個想法馬上被睡在身旁一絲不掛的媽媽給推翻了。

王秀琪身上僅蓋著一匹薄被,朱唇微張,吹彈可破的臉頰透著紅暈,性感的豐乳在陽光的照耀下更顯白嫩,而昨晚插穴的痕跡依舊,雜亂的陰毛濕潤的貼著暗紅的花瓣,胴體完美的曲線在薄被的覆蓋下,更是誘人。

一看到裸睡的媽媽,張揚的小弟弟馬上又雄壯威武起來。他情不自禁的伸手愛撫著王秀琪的乳房,輕輕捏著她可愛的乳蒂,這一舉動讓王秀琪醒了過來。

「小揚!一早就想要啊!?」王秀琪溫柔問道。

張揚點點頭,然後一頭湊了過去開始吸吮她的乳尖。

王秀琪輕輕撫摸張揚的頭髮,道:「小揚!你昨晚太過魯莽,只顧自己舒服,卻沒想到媽媽的感覺,你知道嗎?」

txtads();

張揚一聽,回想昨晚的情形,心中對於美麗溫柔的媽媽有些過意不去,他歉然道:「放心!媽媽,現在就讓兒子用身體來補償你。」

王秀琪一聽,笑罵道:「你這……」話未說完,早已被張揚溫熱的雙唇給封住了。

王秀琪也伸出舌頭回應張揚的熱吻,兩人的舌頭交纏在一起,交換著濕黏的唾液。

「嗯……哼……」張揚一路從嘴巴、豐胸,然後小腹親了下去。刺激的電流弄的王秀琪全身酥麻,只是瘋狂的浪叫:

「喔……嗯……親兒子這次好厲害啊……」

其實張揚也不過是拿A片裡的招數來挑逗她而已。

到了那暗紅的肉縫,張揚先慢慢的欣賞媽媽俏麗的花瓣,用手輕輕的撫摸著。王秀琪微微合起大腿,羞道:「小揚別看了,好羞人喔!」

嘴裡雖然這麼說,蜜穴卻又流出了淫水。

張揚笑道:「小穴可是不害羞喔!」

說完便用舌頭舔著淫水,來回摩擦著那兩片肥厚的陰唇。王秀琪只覺得私處一陣陣的電流傳遍全身,不斷扭動著肥臀呻吟:

「哦……太會弄了……親兒子……小穴好美……嗯……啊……好…好爽……」

張揚接著將王秀琪擁在懷裡,左手依然不斷摩擦著她的陰唇,右手則揉著大奶子,手指輕輕捏著突起的乳尖,慢慢轉動著。

「嗯……哼……要……要弄死媽媽了……啊……啊……小穴好麻……嗯……」

王秀琪情慾被挑了起來,現在只想被插穴,誰知張揚卻慢條斯理的挑逗著她。

張揚輕輕扣著陰核,不時用中指插入王秀琪的穴裡,一下子她的花心便充血變硬了,而張揚發脹的肉棒則頂在她的屁股上,不斷摩擦著。

「親兒子……好兒子啊……快……嗯……快給媽媽……哦……哦……媽媽想要肉棒……」

王秀琪已完全像一隻發情的母狗,只想用肉棒來止她肉穴的癢。

張揚也覺得差不多了,讓王秀琪仰躺在床上,打開她的雙腿,小腹下的黑草叢早就濕成一片了,美麗的乳房隨著呼吸上下擺動著,煞是好看,滿臉暈紅的王秀琪嬌羞的說:

「別只是看嘛!媽媽的胴體不只是用來看的……是……嗯……」

說到這裡,王秀琪更是害羞的轉過頭去,張揚笑問:

「是幹麼的啊?你不說今天就到此為止喔!」

王秀琪一聽,直用粉拳輕輕搥著張揚的胸膛,嗔道:

「你好壞喔……真要人家說出來……好丟人喔……」

「你不說,我又怎麼知道要幹麼呢?」,張揚一心想捉弄這淫蕩的媽媽。

王秀琪又急又氣,只好說道:「是……是用來幹的……親兒子快通通媽媽的小穴吧!」

王秀琪真是浪壞了,張揚知道再玩下去定會弄巧成拙,於是摸了摸王秀琪的小穴,然後用龜頭頂著陰道口,慢慢推了進去。

「嗯……哼……小穴好充實喔……」,王秀琪已沈醉在插穴的快感中。

張揚開始慢慢的擺動腰部,對著他成熟美麗的媽媽做活塞運動。

「喔……嗯……小揚好會插啊……嗯……啊……好厲害……喔……」

在淫水的滋潤下,張揚的肉棒在王秀琪的陰道內進出的很平順,陰戶緊緊的包著肉棒發出“卜滋、卜滋”的聲音。王秀琪不斷挺著屁股,想使陰道與陽具更能密合,張揚卻只是淺淺的插入一半逗她。

「喔……小揚……進來一點……再插深一點……媽媽淫蕩的肉體……要被幹深一點……啊……啊……」

說到最後已經完全沒有尊嚴,張揚便整個雞巴幹到深處,每次都直頂花心。

「喔……好……嗯……就是這樣…………幹我這個淫蕩的媽媽……喔……」

「媽!沒想到你的穴還那麼緊啊?……嗯……」

「嗯……這樣好緊緊的包住大雞巴呀!……喔……哼……親兒子好會幹喔……啊……」

張揚慢慢加快了插穴的速度,只見王秀琪豐滿的乳房劇烈的搖晃,雙腳纏住了張揚的腰,口中更是無意識的呻吟:

「喔……美死了……哼……喔…………嗯……快洩身了……喔……」

張揚更是賣力的幹著美艷的媽媽,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滴了下來,整個床因劇烈的運動而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音。

「嗯……哼……啊……不…不行……喔……不行了……啊……媽媽要死了……喔……」

在瘋狂的浪叫中,一股陰精淋向張揚的龜頭,王秀琪已到達高潮了。張揚拔出雞巴,上面的淫水一滴滴的落在床單上,王秀琪雙腿微曲,濕潤的蜜穴上陰毛雜亂的貼著,還有插穴時的餘溫留在上面,口中粗重的喘息,豐胸也微微跟著上下擺動著。

張揚看著高潮後的媽媽,真是又愛又憐,他將王秀琪抱在懷裡,在她耳邊呢喃著:「媽!這次你只顧自己的舒服,不管兒子啦?」

王秀琪看到張揚依然挺立的肉棒,知道兒子還不滿足,非得再插穴不可,而自己又可再享受被幹的高潮,嬌羞的說:

「那我們換個姿勢再……再插穴吧!」

她撫摸著張揚的結實的胸膛,說道:「小揚你躺好,這次換媽媽來動就好。」

張揚知道王秀琪要用“男下女上”那招,便靜靜的躺著讓她服侍。

王秀琪慢慢的跨坐在張揚腰際,右手套弄著雞巴,左手輕輕的愛撫著卵蛋,弄的張揚好不舒服。

「啊……嗯……媽!你好會弄啊!哼……」,張揚忍不住叫道。

「你這迷死人的雞巴,如果不會玩,那多糟蹋啊……」王秀琪淫笑道,說著慢慢起身,將自己的陰道口對準張揚的龜頭,一口氣坐了下去。

這個姿勢使得張揚的雞巴跟陰戶更為密合,張揚看著自己的雞巴插入媽媽迷人的陰戶,視覺與觸覺的雙重刺激讓他血脈噴張。

王秀琪籲了口氣,慢慢上下擺動像水蛇般的蠻腰。

這樣的插穴更讓張揚心跳加速,看著王秀琪隨著身體上下亂搖的奶子,乳蒂畫出了美麗的弧線,汗濕的秀髮貼著臉頰,重重的喘氣著。

張揚一把抓住王秀琪擺動的雙峰,隨著上下的節奏用力的捏著。

「喔……太舒服了……小穴要融化了……啊……嗯……好厲害的雞巴啊……」

就這樣插了100多下,幹的王秀琪香汗淋漓,而張揚已到爆發邊緣。

「媽媽的緊穴真不錯啊……喔……哼……喔……好棒……快忍不住啦!……」

王秀琪知道張揚快要射精,加快了上下套弄的速度,一邊浪叫:

「喔……全都給媽媽吧,嗯……喔……」

「淫蕩的媽媽……我……我就給你啦……」說完,一股滾燙的陽精射入王秀琪的體內……

過了一會兒,張揚將王秀琪摟在懷裡,溫柔的問道:

「媽,為何你……你要給我呢?」

「我的親親大雞巴兒子有需要,我當然要為他解決啊!」王秀琪嬌笑道。

「那……」,張揚正待再問,王秀琪用食指按住了張揚的嘴微笑道:

「好啦!今天就到此為止,快去上課!等一下趙姨就要來啦!」

張揚看了看時鐘,已經9:30了,索性說道:

「反正那麼晚了,今天我請假在家好了!」

王秀琪一聽,扳起臉孔說:「小揚,你怎麼這麼不聽話,這樣,以後媽媽就不幫你解決了。」

話一說完,張揚馬上下床穿起衣服,親了王秀琪的臉頰一下,正正經經的說道:「媽,我上學去啦!再見!」說完,一溜煙的跑出房門。

王秀琪微笑著目送兒子離開,然後閉上雙眼,回味著剛才做愛的餘韻。

……

從此,每天晚上在趙姨走後,母子倆便陷入情慾的世界,直到一個禮拜之後…

今天,張揚依然在放學之後便匆忙的趕回家,一進客廳,只見一個50出頭,下巴留了一撮小鬍子,穿著休閒服的男子,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正在看電視。

張揚心中頓時涼了一截,那男子轉頭看到了張揚,熱情喊道:「嗨!小揚!」

張揚點點頭,說:「嗯,爸!你回來啦!」

這男子便是張遠,由於張遠回家的緣故,張揚與王秀琪的關係便得打上休止符了。一想到這裡,張揚不由得一臉菜色。

「怎麼啦!?爸爸回來,你不高興嗎?」張遠問道。

張揚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道:「沒有啊!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結果,張揚在爸爸回家之後,又回復了平常的生活。

在張遠回家之後,一個星期有4天不在家的張柔也乖乖的回家了,只是每天晚上依舊晚歸,不到9點是看不到人影的。

而王秀琪又恢復成為一個慈祥、體貼的媽媽,媽媽與爸爸在日常的一些親蜜舉動,張揚看在眼裡,心中竟有一股說不出的妒意。

「但媽媽不是本來就是爸爸的嗎?」一想到這裡,張揚不禁啞然失笑,也就不那麼在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