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張揚

張揚果然被她搞的雞巴好像爬滿了小蟲,又麻又癢的,急忙將她的頭給按了下去,念道:「偷人的婊子,先幫我吹一吹吧!」

趙姨內心直笑,心想:「少爺還嫩的很嘛!」表面上卻一副婉約宜人的模樣。

她掠掠頭髮,先用舌尖舔了舔龜頭,手指輕輕搔著睪丸,只聽張揚“哼”了一下,趙姨才慢慢含住那根充血發脹的大肉棒。

她不停的擺頭,櫻桃小嘴就這麼上上下下的套弄著大雞巴,舌尖偶爾磨一磨馬眼,雙手還不時的搔一下睪丸、摸一下小腹,弄的張揚龜頭麻癢難當,忍不住叫了出來。

「啊……你好會吹喔……嗯……啊……」

張揚雙手玩弄著趙姨的秀髮,一邊享受從下體所傳來的快感。

「嗯……喔……滋……嗯……」

趙姨像一隻飢渴的餓狼,櫻桃小嘴含著大肉棒進進出出的,張揚被弄的慾火高升,雙手抓著趙姨的頭,屁股直往前頂,幹著她的小嘴,嘴裡直喊:

「喔……好淫婦……啊……真會吹啊……嗯……啊……快受不了啦……唔……喔……技巧真好啊……」

趙姨想先解除張揚的武裝,於是套弄的越來越快,張揚威猛的雞巴就被趙姨這麼吞進吐出的,像一根油亮的巨棒。

不知不覺,張揚居然感到一股要射精的快感衝向雞巴,急忙扶起趙姨的頭來,上膛的砲彈才退了下去,看到趙姨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由得一陣困窘,訕訕說道:「好……好了,玩點別的。」

趙姨紅著臉,點點頭忍笑道:「請問少爺想玩什麼?」

張揚自然把一切看在眼裡,心想:「媽的!今天非好好搞你一番不可。」

他“哼”了一聲,讓趙姨躺在床上,打開她的雙腿,仔細的端詳著她的私處。

肥厚的陰唇躲在茂盛的陰毛下面,粉嫩的肉縫之間夾著一顆早已充血發脹的陰核,桃源洞口春潮氾濫,美麗的倒三角形早就濕成一片了。

而女性總是不喜歡將私處讓人這樣赤裸的觀賞,趙姨也不例外,只聽她嬌羞的說:「少爺,別……別看了……好丟人喔……」

張揚並不答話,心想:「妳剛才敢玩我,看我玩妳回來。」

txtads();

經過姊姊調教的他,決心要好好整整這隻發浪的母狗。

他伸出手指輕輕的磨著花瓣間的突起,時慢時快,搞得趙姨唉聲連連。

「喔……哎喲……好舒服喔……啊……」

張揚見趙姨浪了起來,便抬起她的雙腿,低下頭去,來回舔舐著那對飽滿的陰唇。趙姨感覺一根濕暖的異物在自己的下體游移,只覺得又酥又麻,小穴就像是要融化一般。

趙姨被搞得放聲浪叫,但張揚毫不放鬆,繼續上下左右磨著趙姨的陰戶,甚至用舌尖淺淺的插進趙姨又濕又黏的陰道口,吸吮花蒂周圍的蜜汁。

「嗯……喔……要融化了……啊……啊……好……好癢啊……唔……喔……啊……啊……喔……好哥哥……快……快……搞我吧……美死了……啊……巨炮少爺快幹……幹我……喔……」

趙姨肥美的小穴被挑逗的又酸又麻,陰道裡就像爬滿了小蟲,蜜汁一陣陣的洩了出來,她不由自主的扭動豐臀,將陰戶向上高挺,希望能有巨棒來填補自己的蜜穴,張揚也知道趙姨已經慾火焚身,已經要插穴來消火了,但為了報仇,他決定再多玩一下。

張揚伸出中指慢慢的插進趙姨迷人的肉縫,在蜜穴裡輕輕的轉著、磨著,趙姨被張揚這種忽快忽慢的前戲,折磨的快要崩潰,她搓揉著自己豐滿的雙峰,吸吮自己的手指,忘情的呻吟:

「喔……少爺……別玩了……好癢啊……喔……我要雞巴幹穴啊……喔……求求……求求你啊……哎喲……快幹啊……啊……」

張揚淫笑道:「哼!剛剛你敢玩我!?現在不好好搞你怎麼可以!」

說著,繼續玩弄著趙姨濕潤的花心,另外一隻手抓著白玉般的乳房,又捏又揉的,並用牙齒輕咬著挺立的乳蒂。

飽受煎熬的趙姨就好比熱鍋上的螞蟻,粗壯的雞巴就近在眼前,卻遲遲不進入自己體內,感官的快感弄的全身又癢又酥,除了後悔剛剛整張揚之外,只能不斷的扭動豐腴的身軀來發洩想幹穴的衝動了。

「啊……拜託親哥哥……別……別再逗我了……哎喲……想要……請幹我……我這……這個淫蕩的女人……嗯……啊……」

趙姨忍不住向張揚討饒,但張揚絲毫不理會,反而加快了手指研磨的速度,硬直的雞巴從背後頂著趙姨的屁股,就是遲遲不肯插入。

張揚搞得趙姨銀牙暗咬,瘋狂的用屁股去摩擦陽具,但這好比隔靴搔癢,整的趙姨欲仙欲死,突然她驚覺自己敏感的肉體竟然快要高潮了,最後趙姨終於咬著下唇,緊閉秀目,一股陰精從淫水氾濫的洞口急洩而出。

……

趙姨被張揚整的躺在床上痠軟無力,嬌喘連連。全身香汗淋漓的她,嗔道:

「好少爺,人……人家都認錯了,你怎麼還……還不肯跟人家……?」

雖然洩了身子,淫蕩的趙姨仍然感到嫩穴並不滿足。

張揚輕輕撫摸著她的花瓣,笑道:「如果隨便就原諒妳,妳不就記不起這個教訓了!?」

趙姨媚眼如絲,望著張揚幽幽說道:

「現在人家……人家記住了,可不可以……」說到這裡,蜜穴又流出了一大片淫水。

張揚看看沾滿蜜汁的手指,哈哈大笑,道:

「喔!真的嗎?那讓妳主動的來餵飽我的雞巴吧!」

說完,便躺了下來,未發洩的巨炮朝天高聳。

趙姨乖巧的跨站在張揚腰際,一手扶著雞巴,一手微微張開粉紅的肉縫,將龜頭對著陰道口,然後慢慢的坐了下去。

趙姨輕輕籲了一口氣:「嗯……好大……好充實喔……」

充滿成熟氣息的美妙陰戶緊緊的包著火熱的雞巴,弄的張揚通體舒暢。接著,趙姨開始慢慢擺動柳腰,享受雞巴直頂花心的快感。

趙姨的玉手壓著張揚厚實的胸膛,每次都重重的坐到最底,讓張揚威猛的巨炮能幹到最深,張揚手扶著趙姨纖細的蠻腰,也配合的輕輕挺腰,插穴的“卜滋、卜滋”聲音,伴隨趙姨浪蕩的呻吟,搞的趙姨欲仙欲死,流出的淫水弄濕了一大片床單。

「嗯……喔……親哥哥的好大……好美啊……喔……舒服……啊……啊……唔……喔……幹死我了……親哥哥……好哥哥……哎喲……再來……啊………」

「那以後是不是要時常幹你的騷穴啊?」張揚挑逗的問道。

「嗯……對……喔……少爺好厲害……啊……少爺……可……可要時常滿足玉娟喔……啊……喔……好美……好舒服喔……」

「哈哈!這當然!」說完,張揚迎合著趙姨坐下的節奏,狠狠挺腰頂了上去。

「用力啊……再來……啊……嗯……好……喔……啊……太棒了……我要死了……全身……要……要散了……啊……」

趙姨被激烈的插穴搞的有些迷糊,瞇著春情盪漾的雙眼,撥弄著散亂飛舞的秀髮,額頭冒出一粒粒豆大的香汗,一對豐滿的奶子上下劇烈的在張揚眼前搖晃,粗大的玉莖衝過黑草叢,在兩片肥厚的陰唇中進進出出的,趙姨雖然正值狼虎之年,卻也不太禁的起張揚這樣瘋狂的插穴。

「喔……好爽……大雞巴幹的我好爽啊……嗯……哎喲……哥哥太強了……嗯……啊……啊……妹妹快……快丟了……哥哥……喔……」

趙姨雙手抓著豐滿的乳房用力向內擠壓,香舌舔著上唇,套弄雞巴的節奏越來越快,張揚知道這是女性高潮的前兆,更是賣力的幹穴。

就這樣又插了幾十下,趙姨雪白的肥臀一陣悸動,從子宮深處一股陰精射向張揚的龜頭,這股溫暖的刺激差點也讓張揚繳械投降,還好趙姨在丟精之後,精疲力盡的趴在張揚身上喘氣,沒有繼續套弄,只是溫暖濕熱的陰戶依然緊緊的包著大雞巴。

張揚想要徹底讓趙姨臣服在自己的雞巴下,於是讓趙姨躺了下來,抽出陽具,讓上膛的砲彈又退了下去,他輕輕的吻著趙姨的臉頰,溫柔道:

「怎麼?娟妹妹,這樣就累了嗎?」

趙姨緊閉雙眼,雙頰暈紅,輕搥張揚的胸膛嬌喘道:

「親哥哥……好厲害,搞得人家魂都飛了。」

張揚輕輕在趙姨耳邊呵氣,道:「淫蕩阿姨,我還想再搞一回呢!」

趙姨發嗔道:「少……少爺你……你還要?」

張揚並不給趙姨有休息的機會,將她柔軟的嬌軀扶了起來,雙腳跪著,雙手則撐在床上,像一隻發情的母狗,給人觀賞臀縫間粉紅的陰戶。張揚用手指摸了摸流滿淫水的陰戶,手扶著依舊剛硬的雞巴一口氣插了進去,盡根沒入。這種像狗般的插穴,使得趙姨本來就緊密的陰戶更形狹窄,陰道跟雞巴也更是密合。同樣也讓本性淫蕩的趙姨更是放浪,貪婪的舔著嘴唇呻吟著。

「唉……哎喲……這……這樣好緊啊……」

張揚淫笑道:「婊子!精彩的在後頭。」

說完,便擺動腰身幹起穴來,張揚先是慢慢幹著小穴,每一下都重重的直頂花心,再慢慢加快插穴速度,發出了“卜滋、卜滋”的聲音。隨著插穴搖擺肥臀的趙姨也忍不住浪出聲來。

「啊……頂死我了……哎喲……唔……少……少爺,你真行啊……啊……再來……喔……」

張揚扶著趙姨的柳腰,玉柱無情的猛幹著趙姨紅嫩的花瓣,劇烈的插穴使得兩片陰唇跟著翻進翻出的,胸前兩個雪白的大奶子,像成熟的木瓜晃來晃去,淫水也泊泊流出。趙姨瞇著媚眼,雪白的粉頸高高仰起,瘋狂的浪叫呻吟,享受先生及公公所遠遠不及的插穴快感。

「啊……再幹……唔……好舒服啊……啊……親哥哥……雞巴哥哥……喔……嗯……」

「以後只要……你聽話,就可以天天享受插穴的滋味。」

「嗯……好……那……以後親哥哥……可要…可要天天滿足妹妹喔……喔……唔……」

趙姨的花瓣又被快速的活塞運動插了好幾十下,敏感的玉體不禁一陣顫動,溫熱的陰戶吸吮著插穴的大雞巴,她歡愉的淫叫:

「喔……要高潮了……啊……要……又要洩身了……」

「好妹妹……我也要洩了……唔……」

全力衝刺的張揚更是賣力的幹著趙姨嬌柔的蜜穴,迎合雞巴的陰戶終於洩出一股滾燙的淫水,全部淋在龜頭上面,受到刺激的巨炮一下把持不住,濃烈的精液也全數射進趙姨子宮的深處……

沒想到夏日午後的停電,就這樣讓張揚多了一個發洩的對象。從那之後,只要父母還沒回家,張揚便會跟趙姨大搞特搞一番。哪裡知道有一次恰巧被提早回家的張柔撞見了,但張柔不但沒有“報馬子”,反而跟他們玩起3人遊戲,這恐怕也是張揚始料未及的吧。

(五、最終回)

某個星期天,為了避免家中種種“誘惑”的張揚一早就到學校報到,想要好好的來用功一下。

他還特地挑了一間還算偏僻的空教室來念書,至於學校提供的閱覽室,依照以往的經驗,要是碰到了認識的熟人,那麼今天一天就算是毀了,所以張揚決定一個人好好的“練功”。

一整個早上,張揚火力全開,除了喝水跟上廁所外,他幾乎沒有離開位置過,到了中午,才到學校附近的自助餐廳去填飽自己的五臟廟。

在回學校的路上,張揚心中暗自盤算著下午的念書進度,到了教室一看時間還早,便打算先補個眠再說。

豈料,才剛趴下去沒多久,就聽到一陣腳步聲從走廊的彼端傳來,中間還夾雜著輕微的說話聲。

「唉呦……今天不要啦……今天……」一個女生輕聲說道。

接著一個男子答道:「沒關係啦,在那裡沒人會發現的啦。」話聲中顯得有些興奮。

「可是……」

就這樣話聲越來越遠……

這一男一女並沒發現剛好趴在靠窗戶桌上睡覺的張揚。

「再過去可就是體育器材室了。」張揚心想。

果然,不一會兒就聽見器材室笨重的木門被拉開的聲音。

雖然說,張揚是為了遠離家裡的“誘惑”才來學校念書的,沒想到,到了學校“誘惑”還是讓他給碰上了。張揚自然是不由自主的朝器材室走去,透過門縫往裡一看,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嗯……喔……不要……別……」那女孩子雖然一直拒絕,櫻桃小嘴卻不停的索著吻。

「嘿嘿……你這心口不一的小騷貨……喔……」那男子單手抱著玉體,一邊吸吮著她的香滑的舌頭,另一隻手也沒閒著,隔著衣服不停的揉著柔軟的乳房。

張揚看了看那女人的長相,更是讓他high了起來,那不正是學校女子排球隊的隊長-劉憶彩嗎?

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瓜子臉蛋,明眸皓齒,標準的美人胚子。高挑的身材,約168公分,纖細的蠻腰襯托出俏挺的臀部,加上雙腿修長的曲線,更是讓人呼吸加速。

不過最讓人注目的,還是那至少有37E左右的胸脯,每次有排球比賽時,排球場都擠滿了男生,與其說是關心比賽,不如說是用眼睛大啖冰淇淋,兩座聖母峰就這樣隨著身體晃呀晃的,晃的男人的眼睛都快掉下來了。

繼續器材室內的戰況,兩人火熱的舌頭就這樣緊緊的交纏著,那男子粗壯的手也慢慢的伸到憶彩的裙下。

「嗯……哼……好熱……喔……」那男子僅隔著一層蕾絲內褲,輕輕的搔著憶彩敏感的花瓣。

「好舒服……嗯……要溼了……哼……」果然一下子白色蕾絲的內褲就給分泌的愛液給弄濕了。

「哼!」的一聲,那男子才剛脫掉她的內褲時,忽然腰際的大哥大響了起來。

此時被挑起淫慾的憶彩嚶嚀著:「別理它……快……再來……」說著,香唇一噘就吻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