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張揚

「搞什麼飛機啊!叫他在那邊等我,我現在就過去。」

一切掉電話,那男子捧著憶彩嬌嫩的臉頰香了一下,歉然道:

「抱歉有一些事,現在我……」

話還沒說完,憶彩已經冷冷的答腔:

「沒關係,你儘管去忙吧,只是你現在去了,以後就別再來找我了。」

對那男人來說,一邊是嬌艷的可人兒,另一邊,卻是跟朋友一起投資的重要生意。一道非答不可的選擇題,不管選哪邊損失都相當慘重。

張揚這時也才慢慢把注意力放在那男人身上,以他高壯的體格,跟一頭捲曲的花白頭髮看來,應該是校排的教練——葉火旺。此時器材室裡的時間彷彿凝結了一般,只有風穿過窗縫發出的咻咻聲。

「還囉嗦什麼啊!上了再說啦!」張揚內心不住地喊著。

其實葉火旺已經有了家室,只是跟學生一時的意亂情迷,才會發生今天這樣的不倫之戀。

但是最近葉火旺似乎感覺家中的太座好像有些察覺了,如果這醜事一爆發,自己免不了要身敗名裂,一想到這裡,

「不如就趁今天做個了斷吧。」葉火旺這樣想著。

接著,葉火旺用行動回答了這個問題。他慢慢穿起褲子,看著衣衫不整的憶彩歉然道:「為了你我好,以後不要再見面了」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器材室。(張揚自然先躲在一旁了。)

聽著逐漸遠去的腳步聲,一個享受歡愉的小天堂,頓時成了一間沉默死寂的囚牢,葉火旺一走,一串串珠淚終於不爭氣的從憶彩的雙頰流了下來,張揚在外面看了自然也不是很好受,不過到底是因為美人落淚難受,還是因為沒看到好戲而不舒服,連張揚自己也有搞不清楚。

突然,張揚遠遠的看到一個穿運動服的人,推著一車籃球朝器材室走了過來。

「那不是周朝滿嗎?」張揚心裡暗暗叫苦。

周朝滿可是學校一個讓女生私下公認最討厭的體育老師。40多歲未婚的他,懶散又不修邊幅,聽說總愛藉上體育課之便吃豆腐,有一次終於鬧到有家長跑到學校來理論,不過在學校息事寧人的安撫下總算是壓了下來。

如果讓他發現憶彩一個人在器材室裡,身上又衣衫不整的,可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想到這裡,為了英雄救美的張揚一個閃身溜進了器材室,只聽到一聲驚呼:

txtads();

「啊!你……你是誰……我……我……你要幹什麼?我會喊的喔!」

憶彩急忙用裙子圍住自己已經一絲不掛的下半身,用充滿著敵意的眼神瞪著張揚。

張揚冷笑道:「剛剛妳在這跟葉火旺幹的醜事也要用喊的嗎?」

憶彩一聽,頓時臉泛紅潮隨即又變的慘白,說道:「那你想怎麼樣?」

張揚「哼!」的一聲:「我不想怎麼樣,不想丟臉就跟我來。」

說完張望一下四周,急忙拉著憶彩的手,跑到放掃除用具的櫃子裡了躲起來。憶彩被硬拉進掃除用具櫃子裡,狹窄的空間僅能讓兩人站立,而且還得面對面緊密的相貼著,她不斷的掙扎大叫:

「放開我!你這個混球!滾開!」

張揚緊緊抱著憶彩,小聲的罵道:「安靜點!不想出醜就給我閉嘴。」

憶彩正待反唇相譏,只聽到籃球手推車的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大,馬上就安靜了下來,過了一會兒,「嘎」的一聲,門被拉開了。

透過門的細縫,憶彩看到了滿臉鬍渣的周朝滿,回想起剛剛只有自己獨自一人的情形,要是被這傢夥給撞見,後果真是不堪設想,不由得嚇出一身冷汗,也因此心裡對張揚的不滿漸漸轉成了感謝。

周朝滿將籃球推回器材室之後,也沒馬上離開,他慢條斯理的坐在體育辦公桌前,拿出一本色情雜誌,獨自笑嘻嘻的欣賞著。

這下子可苦了躲在櫃子裡的兩人,憶彩的豐乳緊緊的貼著張揚的胸膛,張揚小弟弟原已經脹的十分難受,加上悶熱而升高的溫度,使得憶彩誘人的體香直衝張揚的腦子,讓他全身的血液像是煮開了一樣。

而憶彩的鼻子裡也盡是聞到張揚滿身的男人味,花辦早就濕了大半,然後張揚翹起的弟弟又不時隔著褲子,輕輕的頂著桃源洞口,小穴裡就像有千萬隻螞蟻在爬一般,又酸又癢。

周朝滿看色情雜誌看的“性”起,索性脫下褲子,套弄著醜陋的雞巴,在櫃子裡兩人更是將自己的慾火給忍到了極限,張揚用雞巴輕輕磨著憶彩的花辦,而憶彩則是蠕動下半身配合藉以發洩,否則兩人可要憋瘋了。

好在周朝滿並不太濟事,才弄了三分多鐘,一股陽精就噴了出來,他掏出衛生紙清理乾淨後就匆匆離開了。

周朝滿才剛走,一下子張揚和憶彩都一起衝了出來,兩人全都滿身大汗氣喘噓噓的,憶彩雙頰暈紅,陰戶早已春潮泛濫,但雙眼明亮有神,張揚的弟弟雖然脹的難受,一時卻也不敢輕“舉”妄動。

兩人對看了幾秒,只見憶彩「噗嗤!」一笑,然後慢慢地輕解羅衫露出光華誘人的胴體,嗔道:「傻小子!還在那發什麼呆?」

張揚一聽,頓時像隻餓的半死的豺狼將憶彩撲倒在地上,吻像雨點般的落在憶彩的香唇、脖頸和玉峰上,嘴裡還喃喃念著:

「敢叫我傻小子,等一下讓妳看看我小是不小。」

「嗯……哼……那就證明給我看啊……喔……」憶彩挑逗般地輕輕喊著。

張揚一手握著憶彩的左乳,拇指跟食指還輕輕扭捏著粉紅色的乳頭,另一手則攻向那塊早已濕透的神秘三角禁地,中食指並用,慢慢的在陰核周圍劃圓,憶彩受到如此厲害的“攻擊”忍不住呻吟起來。

「嗯……你好會弄喔……唉呦……先別這樣……喔……好美喔……嗯……等一……等一下啦……」

憶彩雖然不停的求饒,身體卻在慢慢的迎合著張揚的動作,輕擺細腰讓張揚的手指能更深入花辦,每一次的觸感都像一股暖流從玉穴直通全身。

張揚這麼弄了一陣子,想玩玩新花樣,靈活的舌頭慢慢地一路從玉頸、豐乳、小腹給舔了下去,接下來便要進攻那塊肥美的禁地。

憶彩給張揚這麼搞著,淫水不覺又濕了一片,張揚發覺之後存心要逗逗她。

他雙手輕輕打開憶彩雪白的大腿,憶彩不禁紅著臉,緊閉秀目,害羞的等著張揚的“臨幸”。

過了一會兒,居然什麼動靜也沒有,憶彩微感奇怪,睜開雙眼,只見張揚面帶淫笑,賊溜溜的雙眼直盯著她瞧。

「嗯……人家……人家的身子都給你了……還……還……這樣耍我!」憶彩微發嬌怒。

「沒想到不打排球的妳另有一番美麗。」張揚稱讚著。

「哼!美的還在後面呢!你……你倒是快動一動啊!」被挑起情慾的憶彩現在小穴麻癢難止,要是張揚就這麼停手可要把她給整瘋了。

「喔~~是要這樣嗎?」

調皮的張揚故做不懂,搖頭晃腦的看著憶彩的嫩穴。

茂盛的陰毛因為氾濫的淫水而顯得凌亂,花心與花辦呈現出銷魂的暗紅色,接著,張揚兩隻大拇指開始慢慢撫摸著那對已經充血的大陰唇。

「喔……嗯……好小子……敢調戲本姑娘……等一下……等一下要……你……喔……」

「等一下要怎麼樣啊?」說著張揚的舌頭已經舔上那個充血發紅的陰蒂了。

「喔……你……嗯……好熱……哼……真美……你…你這個壞蛋……啊……」

「美的還在後面ㄌㄟ!」張揚的舌頭時快時慢的舔著陰核,還不時把舌頭伸進陰道裡,兩手則輕輕撫摸著她大腿內側,這招弄的敏感的憶彩忘情浪叫,腦子裡只想趕快有根貨真價實的雞巴通通自己的嫩血。

「喔……親哥……哥……死冤家……啊……快把人弄死了……喔……好麻好酸喔……人……人家快……快洩身了……喔……啊……」

張揚心中暗爽,接著一輪猛攻,憶彩終於棄械投降,一陣陣浪水洩了出來。

高潮之後,憶彩整個人無力的攤在地上,臉紅氣喘的享受著高潮的餘味。

張揚笑嘻嘻的說:「喂!怎麼啦?我可還沒爽到喔!」說完脫下褲子,露出那根怒氣沖沖的巨棒。

憶彩一看到張揚的傢夥,嚇了一跳,因為以往她只看過葉火旺的,而張揚粗黑的弟弟至少比葉火旺要粗長一半。

張揚看了憶彩吃驚的表情,得意洋洋的說:「跟葉火旺比,我的“槍”可雄偉多了。」

憶彩看著初次見面的巨棒,兀自嘴硬的說:

「哼!是不是外強中乾,還不知道呢?」心裡卻暗暗渴望著等一下插穴時的快感。

張揚也不說廢話將憶彩給扶了起來,讓她雙手趴在跳箱上翹高著屁股,露出春潮氾濫的陰戶,然後扶正陰莖用龜頭慢慢磨著花辦。

「唉呦……別逗我了……嗯……嗯……快插進來啊……喔……你……你再這樣……我可要走了……嗯……」

憶彩被逗的直搖美臀,渴望插穴的雄雄慾火不停燒著全身。

「什麼?你……你要走了啊?這樣不行喔!」張揚佯裝驚訝,腰部微微使力,龜頭對準陰戶便給插了進去。

「喔……好硬好大……嗯……啊……」

憶彩雖然剛剛已經看過了張揚的size,但實際進入後還是發出驚喜的讚嘆。

而張揚卻馬上又拔出玉莖,然後再慢慢的插了進去,每種淺插慢入的搞法讓憶彩好像在隔靴搔癢般的浪叫連連。

「喔……再進去一點啊……喔……嗯……再來啊……好舒服……再來……嗯哼……用力啊……喔……」

張揚就這樣插了幾十下,然後慢慢加快了速度跟進入的深度,最後終於整根巨炮幹了進去。

由於憶彩少有性交經驗,張揚只覺一股比以往要緊密的觸感溫暖的包著自己的傢夥,每次的幹穴都好像是憶彩的美穴吸著自己的雞巴幹進去,而且伴隨著憶彩放浪的淫叫,張揚抓著憶彩纖細的蠻腰忍不住越幹越快。

「喔……好美喔……好舒服……嗯……好充實喔……啊……啊……你太會插了……嗯……」

憶彩挺著豐臀迎合著張揚的抽送,忘情的淫叫。而張揚每次都重重的頂到去花心,幹的憶彩的魂都快飛了。

「嗯……幹死人家了……喔……啊…啊……要出來了……要死了……啊……」

張揚知道這是洩身的前兆,他整個人伏在憶彩雪白光滑的背上,雙手由後揉搓著憶彩那37E富有彈性的大奶子,下半身更是賣力的抽送。

「啊……好……好爽……浪死妹妹了……啊……哼……妹妹要死了……啊……啊……」

憶彩哪裡受得了這種前後夾擊,身子一顫,一股溫熱的陰精,洩向了張揚的龜頭,張揚只覺一股溫暖的感覺緊緊的包著玉柱,接著龜頭受到一陣溫熱的刺激,精關一鬆,積蓄多日的陽精全數射入憶彩的子宮內。

完事後,兩人累的癱坐在地上,憶彩滿心歡喜的依偎在張揚懷裡,美女坐懷的張揚則是輕吻了憶彩的嫩臉

「妳真的好美。」張揚說。

「嗯……人……人家都給你了,你可不能辜負人家。」憶彩撒嬌道。

「當然不會。」張揚信心十足的說著。

忽地,憶彩一瞥看到張揚剛射精完垂頭喪氣的小弟弟,嬌笑道:

「你的兄弟好像沒什麼精神喔!」

張揚賊賊的笑道:「他能不能打起精神就看妳的表現啦!」

憶彩白了張揚一眼,心裡卻是甜蜜蜜的。

她先用手沾了沾自己桃源洞的淫水,然後俯身下去,用靈巧的十指輕輕的逗弄著洩了氣的陽具,一下揉一下套的,一下子,張揚的小弟弟一受刺激,自然馬上向憶彩立正致敬

「哇!好大喔!」憶彩看著眼前的巨棒稱讚著。

接著憶彩用香舌先舔舐著火紅的龜頭,然後張開小嘴一口氣含了下去。

「嗯……好長……好粗喔……嗯……」

沒想到憶彩盡含到底,也才到張揚長度的一半而已。

「嗯……喔……嗯……」憶彩撥開秀髮,櫻桃小嘴不停的吞吐著張揚挺立的雞巴,手也沒有閒著,輕輕的撫摸著張揚的陰囊,還出其不意的摳了摳張揚的後庭。

雖然才剛爆發一次,但面對憶彩這樣的攻勢,還是有點吃不消,張揚一手撫摸著憶彩柔順的長髮,一手玩著堅挺的乳房,嘴裡小聲喊著:

「嗯……親妹妹這麼會弄……啊……喔……好舒服……」

「誰叫你剛剛欺負我,看我玩你回來!」憶彩心中這麼想著。

她心裡暗笑,更是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張揚下半身只覺一陣悸動,憶彩也感到嘴裡的雞巴又有脹大的趨勢,急忙想抬起頭來,誰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張揚摸著憶彩秀髮的手略略使勁,憶彩一時之間,頭竟然抬不起來。

「卜!卜!」一下子,張揚濃烈的陽精盡數進了憶彩嘴裡,而且張揚射的又濃又多,憶彩只好照單全收吃了下去。

回合結束後,憶彩看見張揚似笑非笑的表情,大發嬌怒:

「你還說不會欺負人家,馬上就……就……」

張揚馬上笑著喊冤:

「俗話說一精九血,妳剛可是喝了我不少血喔,還說我欺負妳。」

憶彩一聽一時也找不到什麼辨駁的話,只是一張俏臉脹的通紅。

「你……你……」

*** *** *** *** ***

隔日中午

張揚正打算跟同學一起去吃飯,只聽見教室外有人故意嗲聲嗲氣地喊著:「張揚外找!」張揚到教室外一看,只見憶彩站在門外,手上還提著兩個便當笑著說:

「阿揚!我幫你準備了便當喔!」

後來,張揚就這麼被憶彩給綁住了,雖然張揚愛好自由的心是老大不願意,不過看著美貌的女朋友也沒那麼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