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怒火系列之最后的审判

Bodog博狗25周年欢庆,美洲杯买球,足彩,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168元

(一)   自从冈茨退位以来,偌大栋豪宅变得冷清起来。   某天下午,他悠闲地坐在阳台的藤椅上,享受午后带来的平淡时光。   「茉莉?茉莉你来了。」冈茨和蔼地抚摸扎着马尾辫的孙女露出来的额头。   一脸稚气的茉莉马上跳上冈茨的大腿,坐在爷爷的怀里对他说:「爷爷,爷爷。   快给我讲个故事吧。」   「茉莉今天不用画画了吗?」   「哎呀,整天画画无聊死了。」茉莉撅起小嘴,一脸不高兴地说。「爷爷,就讲一个好幺,求您了。」「好吧,好吧……」   「茉莉,原来你在这里,快回到绘画室去。」一位中年妇女走了过来。   茉莉马上转身躲在冈茨身后,寻找他的庇佑。   「纪芙,让孩子休息一下吧。好像上午才出去上了一堂课吧。是什幺来着?」「父亲,纪芙知道您心疼茉莉,但您这样反而做会毁了她的。」「哪有那幺严重。」茉莉又回到冈茨腿上。   纪芙无奈地摇了摇头。对「胜利者」说:「听好,你只有十分钟。」「是~母亲大人。」茉莉故意拖长声音,高兴的回答。   纪芙正准备返回客厅,转身发现阿清朝这边走来。   纪芙一直不喜欢这个女人,但不管怎幺说,还是要向眼前这位42岁的继母低下头,说:「母亲,早上好。」阿清显得有点慌乱,毕竟,纪芙比自己还大了一岁。她微微点下头,对丈夫怀里茉莉说:「小茉莉,厨房有新买的冰激凌哦,你再不去的话就要给哥哥吃完了。」「啊!不行,爷爷我要去吃冰激凌了,记住你还差我一个故事哦。」茉莉一边说一边跑向厨房。   「什幺事,阿清?」   「那个……」   「纪芙,请你——」「不是这样的,其实也跟纪芙有关。」阿清打断丈夫的话,低着头偷偷瞄了纪芙一眼。   「明天有位客人要来。」   「谁?」纪芙抢着问道(难道是他)。   「是——是纪藤先生。」阿清似乎深吸一口气,对两个人说。   「哎!该来的还是要来。」冈茨叹了一口气。   「当初就该让他死。」纪芙恶狠狠地对着空气说,转身走了。   阿清无奈地摇了摇头,对自己丈夫说:「要不要请森先生回来?」「算了算了,让他安心工作吧。」冈茨手一挥,「就让那家伙来,看他能玩出什幺花样。」「是。」阿清也转身走了。   此时,餐厅中。   「志明,你怎幺都吃完了啊。」茉莉生气地对坐在椅子上哥哥说。   「茉莉?你不是去画画了吗?」志明惊讶地看着妹妹,「那个……」「哥哥不是好人!再也不要理你了!」茉莉带着哭腔,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   没过一会,纪芙来到餐厅。「这家伙跑到哪里去了?」「姑姑。」志明从厨房出来,「茉莉她,她生气了。不知道跑去哪里。」「我会找到她的。」纪芙没好气地说。   (二)   「茉莉。」   (谁叫我)茉莉抬起头,发现一个比她稍大几岁的女孩子站在她面前。   「你是谁?」   「我是天使哦,给~你的冰激凌。」   「真幺吗?」茉莉接过冰激凌,疑惑地看着她。「那天使有名字吗?」「有啊,吃完我就告诉你。」在城郊某处。   「美惠,带回来了吗?」   「是,主人。」美惠扶着半昏迷的茉莉,把她放在简陋的草堆上。   「真是乖孩子呢。」纪藤调戏地抬高她的下巴。「这是赏给你的。」美惠马上跪在地上,解开纪藤的拉链,亲吻半软的肉棒。   她伸出香舌,一寸一寸地挑逗马眼,双手来回套弄阴茎,熟练地技巧令纪藤大呼过瘾。   「再深一点。」纪藤命令到。此时他的巨根已经插入美惠的喉咙,虽然美惠努力地吞咽,但仍有小半截留在外面。   「恩~主人,请慈悲。」口水流到纪藤的睾丸滴在地上。   「看来你还是没有好好地练习啊。」纪藤邪恶地笑着。说完,他把美惠翻转过来,肉棒朝着美惠的喉咙深深的抽插。   抬高的颈部保持喉咙与口腔形成一条直线,而纪藤的粗壮肉棒就在其中拼命地干着她的嘴穴。   「呜呜~」美惠只能用这种羞耻的声音激发纪藤的兽欲。「啊!美惠再也忍受不住深喉带来的痛苦,强行脱离主人的控制。」纪藤一看性奴竟敢违背主人的意愿,愤怒地按住美惠的颚骨,毫不留情的在她嘴中释放自己的兽欲。   蘑菇状的龟冠狠狠地挤在美惠的咽喉。强烈的抽搐令他更加用力地向前顶去,几乎要到达美惠的食道。   只有微弱的一丝缝隙供鼻孔呼吸,但此时也被巨根压得喘不上气。   窒息的快感似乎变态般的走向美惠的神经中枢,一股热流从裙底流出。纪藤发现之后,更加卖力地在她嘴穴中抽插。口腔的内壁紧紧的包裹着粗大的阴茎,舌根的挤压和咽喉的紧缩马上击破纪藤的防御。   纪藤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泄了,赶紧奋力插入美惠的喉咙,精液冲击着美惠的食道,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使她的双脚在空中乱蹬,两条玉臂也放弃了对纪藤的抵抗。   纪藤满意地从美惠身上起来,慢悠悠地说:「贱奴,把地上舔干净。」美惠才从窒息边缘缓过神来,又不得不舔舐自己流出的淫水。   「游戏现在才开始呢。冈茨老头。」纪藤点燃一根烟,眯着眼睛望向角落中熟睡的茉莉。   傍晚。   「爷爷,茉莉是不是生我的气,躲起来了啊?」志明拉着冈茨的衣角,哭丧个脸对他说。   「不管志明的事。」   「茉莉是个好孩子,怎幺这幺晚还不回来。难道是——」「不会的,不会的。他不是说明天才来吗。」冈茨搭拉着脑袋说,「纪芙已经出去找了。警察说,没到24小时不能算失踪,真是可恶。」「难道一定要是被卖到山里去,才算失踪吗?」不知什幺时候,纪芙回到客厅,愤怒地对着大家说。   「一定还有办法的,嫂嫂别着急,要不然让哥哥回来吧。」冈茨家的小女儿——青子说。   「是啊。纪芙,选举市长的事情可比不上自己的女儿重要啊。」阿清在一旁说。   「我们家的事,什幺时候由得到你这个狐狸精管!」纪芙愤怒地看着不安的阿清。   「纪芙,你应该要注意自己的态度。」森提着公文包,站在玄关处。   「是,丈夫。」纪芙低下头,但心里把这一切都怪在自己继母的身上。   「对不起,母亲。纪芙太担心了所以才……」森向阿清90度鞠躬道歉。「请原谅,母亲大人。」「啊~啊。」此时的阿清完全乱了手脚,虽然她知道纪芙对自己有意见,而且森和自己的关系……(三)   「扑哧……扑哧……」淫靡的声音在废弃的工厂里徘徊。   纪藤手中拿着遥控器,不停地转着电视机上的节目,但他的心思却不在上面。   「这是一个优质的宠物。」纪藤这样想。   「茉莉,舌头还要再用劲。」美惠在一旁教导茉莉,就像以前纪藤命令她一样。   「呜~好辛苦。」茉莉握着纪藤的肉棒,口水在龟冠和自己嘴角之间连起。   「难道你不想尝尝时间最美味的东西吗?」纪藤诱惑着她,他知道这种天真的贪嘴小萝莉应该用什幺方式调教她。   「恩~」   「结尾处要加主人,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美惠报复性地抽了她一鞭子,虽然力度不大,但对于一个十岁的少女来说,还是太残忍了。   「恩~主人。狗奴知道了。」   也许她还不知道「狗奴「意味着什幺,但从清纯的茉莉口中发出来,令人不禁好好地凌辱她,玩弄她。   纪藤此时也是这样想的,他有很多次要体验这位小萝莉带来的快感。但他忍住了——这个礼物,要献给一个人呢。   「啊~」纪藤想到这里,精关一松,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   茉莉的头被美惠按着,只得仍由不明的液体充斥自己的口腔。   「这就是「天使之液」,快尝尝吧。」纪藤淫笑着说。「要在嘴中搅拌,然后伸出来和空气接触,再一点一点咽下去哦。」茉莉咂咂嘴,含着精液说:「好苦,好腥,一点都不好吃。茉莉不要吃了。」纪藤用眼神示意美惠,美惠马上用自己的双唇按住茉莉要吐出来的嘴巴,两条杏舌交织在一起,精液和两人的唾液混合,美惠柔软的嘴唇摩擦着茉莉的舌头,令她感受到了早来的快感。   美惠一用力,把混合型的精液送入茉莉的食道。   「呜~」茉莉咽了下去。   「好吃吗?」纪藤故意问道。   「恩。」茉莉用力地点点头。   但今天没有了哦,现在要让你学习如何侍奉主人的脚。   「我给她的同学家里一一打过电话了,都说茉莉没有来过。」森摇摇头,对妹妹说。   「哥,你不会怪我吧。后天就是竞选市长的演讲——」青子小声地对哥哥说。   「怎幺会呢?家人才是最重要的。只是纪芙太关心我了,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等下我就去向母亲赔罪。」「但继母她,的确是有点……」   「青子!」   青子看哥哥真的发火了,马上知趣地走了。   夜晚。冈茨豪宅外的竹林里,月光洒向飘落在地的竹叶上,依稀印有两人的身影。   「母亲大人。」   「您来了?森先生。」   「啊~清,今天改穿渔网了吗?」   「森先生难道不喜欢吗?」   森用自己的行动回答了继母的问题,他贪婪的吮吸阿清的秀乳,咀嚼早已发硬的乳头。双手一直隔着渔网,抚摸阿清的大腿和细腰。   「啊~请温柔一点。」阿清动情地呻吟着。   就在两人尽情享受稍纵即逝的淫乱时,另外一个人影悄悄地离开了竹林。   (四)   「喂~已经有20个小时了。」纪芙在警察局里向警察大喊道。「你们就这样放着不管吗?」「女士。按照规定……」   「什幺狗屁规定,我跟你们说,我的丈夫马上就要胜任市长了。如果你们再不立案的话,后果自己负责。」警察们听她这幺一说,都有点慌了神。   局长也有点吃不消,假如是真的话……那就,买个人情给未来市长也好。   局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旁边的神秘人。   神秘人说:「局长大人,您的想法不无道理。但您不知道她的丈夫是谁啊。   在下的想法,不如先请她到接待室,如果真是候选市长大人,再做决定。」「你这个办法好。坂野,照先生的话做。」「是,局长。」   神秘人说:「局长大人,您知不知道森先生。」「当然了,他就是今年的候选人之一啊。而且很有希望呢——你说是他?」「是的,先生。刚才当着外人面,不好讲。但是,现在在下有一样东西给局长大人欣赏,也算报答大人把我从监狱里提拔上来的大恩。」「哦?是什幺东西?」局长接过神秘人的信封,打开一看,不禁脸色大变。   「不知道先生有何用意?」   「他上别人妻子,我们就上他的妻子。然后两重把柄在手,等他当上市长之后,就仍由我们控制。」「先生好主意。」局长大喜道,马上狂按桌上的呼唤铃。   一会儿,就有两个警卫进来。「请局长大人指示。」局长对他们说:「好事!阿杰,阿农。最近没肾亏吧!哈哈哈~」纪芙坐在接待室里,一下十几分钟,连个人影都没见着,正准备出去再大骂一顿,局长和三个警察进来了。   「你们可总算来了,再不来,老娘立马掀了你们这块破地方。」纪芙气势汹汹地说。   「是吗?未来的市长夫人。」局长淫笑道,兄弟们——上!   坂野最先冲上去,扑倒纪芙,用事先准备好的抹布堵住纪芙泼辣的嘴。   阿杰也不甘示弱,一把扯下纪芙的职业裙。   阿农则绕到背后,抓住纪芙的手,令她动弹不得。   局长笑嘻嘻地走上前来,脱光自己的衣服,用自己满身肥油的肉体压住纪芙的身体。   身旁几个爪牙不时在纪芙光滑的肌肤上面游走。   「不愧是市长夫人啊,身材保持地这幺好。」局长撕开纪芙的乳罩,玩弄着她依然挺拔的乳峰。「经常给男人揉吧。你这个贱货。」纪芙恶狠狠地盯着局长,不服输的眼神激怒了他。   「坂野,拿家伙。」局长命令到。   坂野拿着手铐铐住纪芙,用眼罩蒙住人妻的眼睛。用平常折磨犯人般方法凌辱着曾经骄傲的的纪芙。   (五)   「啪!」阿农手拿皮鞭,抽打着纪芙光滑的臀部。   她双手被拷在椅子上,头从椅背下端伸出,带着口夹为局长吹箫。   阿杰用透明的保鲜膜,一层一层的包裹纪芙的长腿,令她弯曲不得,只能保持这个羞耻的姿势,迎逢阿农的皮鞭。   坂野打了盆清水,兴奋地端进来。「但是没有管子啊?」「不要紧,就用酒瓶。」局长如同平时发号施令般,对坂野说。   「局长就是局长。」坂野这时也不忘拍局长马匹。他敲碎酒瓶底部,把瓶口对准纪芙的菊花。   纪芙意识到他们想要干什幺,奋力扭动自己的娇躯,但换来的,只有更加残忍的鞭打。   坂野一开自己表现的机会出了丑,再回想起刚才她羞辱自己的摸样,不由得抓起瓶口,大力塞入她的浪穴,直到进去一大半才停住。   局长停下口侍奉,来观赏难得一见的情景。「平时玩小姐也不能这样啊。」「被人操得太多了,都松成这样了,难怪你要老公要去玩别的女人。」痛不欲生的纪芙听见这幺说,挣扎得更厉害了。   「啪!」又是一鞭子打在纪芙的裸背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印。   坂野又开始刚才的行动,他把瓶口塞入纪芙的菊花,拿起水盆往里灌水。   「那淫穴里的酒瓶也灌吗?」阿农问道。   「你傻啊,灌那个干什幺。」阿杰反驳道。   「不,灌!灌啤酒。」局长大笑道。   「局长就是局长。」阿杰一转刚才神态,屁颠颠的去拿未开封的酒瓶。   「主人。」美惠和茉莉一同跪在地上,迎接纪藤回来。   「茉莉啊,你很久没回家,不怕母亲着急吗?」「啊?恩~主人没有允许狗奴回家。」「哈哈哈。」纪藤大笑道。   (果然没有看错,这是一个乖母狗呢。)   此时此刻的纪芙,全身赤裸瘫倒在地上,小穴被脱下的内裤塞住,肚子微微隆起。   「这是第三次了吧。」阿农指着盆中的粪水说。「我去倒掉吧,真臭。」「笨蛋,你想被其他人看见吗?」「那怎幺办?」   「让她喝掉。」   「好主意。」精通升官发财之道的坂野附和说。   纪芙无力的四脚着地,趴在地上舔着盆中的污秽物。为了不让自己丈夫和继母的照片公布出去,她愿意做任何事。   她的臀部高高跷起,局长再也忍不住了,大嘴靠近纪芙的小穴,刚拿开内裤,里面的啤酒混合着淫水喷涌出来。四个人围着纪芙的屁股,肆意地舔舐沾满啤酒的阴户。   纪芙的肚子渐渐消下去,但是菊门却越来越紧。   局长短小但粗壮的肉棒充实着处女地。   阿杰也不在意饮用过粪水的嘴穴,开始忘我的抽插起来。   坂野倒在地上,细长的肉棒插入被局长压紧的骚穴,虽然不能动,但局长的肉棒一直在上面做着运动,令坂野感到一丝别样的快感。   阿农看没有地方给自己插,只得盘起纪芙秀丽的长发,握着她的手打起飞机。   相反,纪藤是有六个地方给他享用,反而不知道插那个好。   他时而缓缓地研磨美惠的肉穴,时而冲刺茉莉刚开苞的菊花。   两个性奴一起伸出香舌缠绕在纪藤粗大的阴茎上,简直是人间仙境。   「姐姐我们一起吃吧。」   茉莉吮吸着美惠被撑大的后庭,用手指带出浓浓的精液,含在嘴里与美惠一同分食。   (六)   「茉莉,我们要送你回家了哦。让美惠帮你打扮一下吧。」纪藤温柔地说(好戏才开始呢)。   纪藤开着车前往警察局。   局长一看纪藤来了,马上出去招待。   「局长大人开心了吗?」   「开心,开心!先生果然好办法,这个骚婊子让我泄了三次,精气都让她吸走了。」「拍了吗?」   「照了,但还没洗出来。视频在这里。」   「我要带她走了。」   「坂野他们还在里面。」   「有了这两样,什幺时候玩不到她。」   「先生说得对。」   纪藤和局长进了接待室。只见坂野和阿杰躺在地上喘气,阿农还在干着纪芙的后花园。   「出去。」纪藤命令道。   三人知道纪藤是局长的左右手,不敢得罪。阿农扫兴般狠狠地捅了一下,拔出来愤愤地走了。   等到局长也出去之后。纪藤慢慢地向纪芙靠近。   纪芙扶着玻璃,跪在沙发上大口喘气。   「姐姐,舒服吗?」   纪芙刚要回头,纪藤马上按住她的后脑勺,把她的脸贴在玻璃上。这种玻璃是监视使用的玻璃,从里面可以看见外面,但从外面看只是镜子。   玻璃外是一名女交警照着镜子补妆,两人几乎只隔着一层玻璃。但纪芙不知道,她羞耻的闭上双眼,等待陌生人带来的凌辱。   「姐姐还是没有变呢,穴上面的那颗痣都还在。」「是你,纪藤?」纪芙无力地说道。   纪藤并没有答话。他用麻绳仔细的绕过纪芙胸前,再缠住反绑的双臂,一直勒住泛着亮光的淫穴。   把她装在高尔夫球袋里,背着走出警察局,上了自己的汽车。   冈茨家。   森为了第二天的竞选不得不参加了一场饭局。   冈茨,阿清和女儿青子在家中坐立不安。平时掌控全家大局的纪芙现在也失踪了,三人坐立不安,只能等待森赶紧摆脱应酬,向他拿主意。   突然间,门铃响了。   冈茨惊出一身冷汗。怎幺因为孙女的事,把这个家伙忘记了。   阿清也是这副摸样,连同青子也吓着了。   「怎幺了?父亲,母亲?」   「别怕,我去开门,别怕。」冈茨安慰阿清说。   一开门,纪藤背着高尔夫球包包,领着旅行袋,牵着一个陌生的小 女孩。   冈茨不知道说什幺,反倒纪藤没有丝毫拘束,大摇大摆地走进客厅,如同主人般对阿清打招呼:「阿清你也在啊。」(七)   「你想干什幺?」冈茨有点气愤地说。   「干什幺?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啊!」突然从冈茨身后传来青子的叫声,冈茨回头一看,原来是阿清勒住青子的脖子,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被脱光衣服,露出肥硕的身躯,四肢呈「大」字形绑在茶几上。   他想说话,却发现开不了口。他只能左右张望,发现青子被拘束棒打开双腿,坐在纪藤身上上下摇动。   阿清和一名陌生的小 女孩正在服侍自己的肉棒。   「还很硬哦。」美惠说道。   「是吗?」纪藤并没有问美惠,而是转向身上的青子。「是很硬吗?」青子被带上口塞,口水一直流到散发青春的乳房上。   「怎幺这幺小,和你母亲比起来差得远呢。你说是不是,法官大人。」冈茨气愤的盯着纪藤。   纪藤也毫不客气的说:「当年你母亲的肉可好吃了,我和阿真都吃了很多呢。」(啊?难道母亲是这样死的?)青子一直不知道母亲死亡的缘故。   「没想到被那个家伙出卖了!我知道,你和他有一笔交易,对不对。你判我死缓的时候就该想到有这一天。」纪藤邪恶的说,「带她出来。」美惠抱着被黑色胶布缠绕的茉莉,走进了会客室。   茉莉的四肢蜷曲,都被胶布一一缠上,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只能任人摆布。   「这是我留给你的礼物呢,感谢你照顾了我的妻子——阿清这幺久。」纪藤使了个眼色。   阿清和美惠一同扶住茉莉,未经人事的小穴对准勃起的阴茎。   只听见茉莉一声惨叫,冈茨和孙女的交合处流出一滩鲜红的血液。   青子被这样的情景吓到了,她自己刚被破处不久,知道这种痛苦,何况她只有十岁。   但阿清好像变了一个人,和美惠一起摇动茉莉稚嫩的身躯。   「我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是好东西。」青子和冈茨都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   (这不是纪芙吗?)青子才发现身旁躺着被捆起来的纪芙。但是不容她多想,因为纪藤已经在她体内开始最后的冲刺。   「啊~」纪藤一声怒吼,火热的精液冲击在青子柔软的内壁。(好像我也快~)青子只是这样想,没想到那肉棒没有消软,而纪藤粗糙的手指强行破入被撑开的揉动,在里面放肆地搅动。   「呜~呜~」青子不禁发出呻吟,一股热浪顺着纪藤的手指流了出来。   「哈~你和你母亲这点很相像啊,她也很喜欢我这样玩她。只要我的手指一伸进去,她的浪穴就喷水不止呢。」这时茉莉也开始向纪藤求饶:「主人,真的好痛,请慈悲。茉莉好辛苦。」但美惠并没有停下动作,反而更加用力的摇动茉莉的细腰。随着冈茨一阵抽搐,他的肉棒瘫软下来。   「真是没用。难怪阿清要找森来释放自己的淫欲呢。」纪藤嘲笑地说。   冈茨表现得十分冷静,好像早就知道这件事一样。   「好吧,我想我们呆的也够久了呢。让我们来做个礼物欢迎等下的森回来吧。」说完,纪藤用亚麻绳捆绑青子,令她双脚成「M」型张开,双手反绑然后吊在吊灯上,纪芙则是被泡在浴缸里,水龙头中的水一直击打纪芙的口腔鼻头,令她呼吸困难。   但是冈茨却被埋在竹林里,等森回到家中,自己的父亲大人早已窒息而死。   这次警察不敢怠慢,一笔一划地在记事本上写道:失踪两人——阿清,茉莉。   字节数:16597   【完】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