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夫妻性事(二十七)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準夫妻性事

作者:facemaskdon
2009/01/09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二十七)

  下身紧紧将静顶在窗前,我双手从她两边乳侧拂过,将她的一对妙桃握了满
手。乳头由于冰冷玻璃的刺激,早已激挺如豆,乳体饱满而自然微垂,那嫩肉随
着我的把玩在指缝间满溢,尤觉肥美。

  这两天尽情嚐遍Helen浑身的新鲜,回过来和静欢好,有种既熟悉又陌
生的刺激。那阴阜位置高低和身高的略略不同,让我要稍调整一下自己的站姿。
随着抽插,静肉穴里通过阳具传递来不同但同样美妙的紧握,有难言的快感。静
的放声浪叫,尤其让这数日听惯了Helen细声娇吟的我兴动。但最让我觉得
慾念高涨的,还是相对于普通性爱显得如此倒错禁忌的绿帽情结。

  在静的层叠秘穴里猛突了百来下,我忍不住喘着气开口问道:「明天……约
了几点?」

  静双手交叉用上臂勉力撑着玻璃,垫住额头承受着我从身后的冲击,也带了
喘应道:「六点……在楼外楼吃饭……」

  「留了手机吗?」

  「留了。」

  我右手缩回用力拍打了一下她的一瓣雪臀,接着扶住她腰股间的斜坡发力顶
了几下:「骚货!说了明天怎么玩儿没?」

  静挨着肏、嗯啊着撒着娇,断续地道:「没呢……啊……等你定……」

  我一听就骨头有点发酥:「好,那我定……我说怎么玩,就怎么玩对吧?」

  「对……随你……」静含糊的话语中横淌着无言的默许和放纵。

  「我想让他把你扒光了摸遍全身行么?」光是从嘴里吐出这样的字句,就已
经让我烧得快要流鼻血。

  「行!」静毫不犹豫地回应,敏感地体会到我下身更上层楼的亢奋:「好硬
啊!老公……肏我!」

  我见静状态极佳,却故意时快时慢地挑逗着她:「想不想让他把你的奶头一
个个含在嘴里啜?」

  静听了浑身一软,上身便塌了一下,勉力撑住了,却抽了一只手抓住我的手
掌压在她的右乳上死死按住挤捏。平时我用这一半的力度揉她的乳房她就会喊痛
了,可现在她彷彿想让我捏爆她的奶子,让我感受到她强烈的需要。

  静的狂野感染了我,「想让他搞吗?」我咬牙问道。

  「想!」静毫无顾忌地喊道。

  我粗声道:「想多久了?」

  「从前也想过,这个星期……自从知道他在杭州,经常都想……干我呀!干
我!」

  我心想这个女人真他妈发情了,故意放缓了频率冷声道:「你个贱货,没我
的允许不许让他搞,知道吗?」

  静的手指难耐地「吱吱」抓着玻璃,扭动着腰肢用苦闷的语调道:「你到底
要怎么样嘛……随你……我都随你……」

  我享受着把这个女人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感觉,灵机一动,竟然把肉棒抽了出
来,静一惊,以为我不小心滑了出来,从两腿间反伸手过来摸索我的阳具,我任
她捉了将龟头直往穴里塞,却使坏只在她花瓣间磨蹭。正顶得她心慌意乱,却猛
地将她反过身来按跪了下去,紧接着将湿淋淋的肉棍往她脸上揩抹,看着她闪躲
着承受着充满焦虑饑渴地喘着喊着,瞅着机会便顶开她的双唇顶了进去,双手同
时抱住了她的头用力往下身迎过来。

  静双颊猛张,喉咙里闷着先「唔」后「呃」了一声,双手本能地推挡着我的
小腹向她进一步挺进。我胸中一股暴戾如潮,见她美丽的容颜已被我欺凌得变了
形,喉头发出濒死般的反胃声,竟觉得无比刺激,扯着她的头髮一下下干起她的
嘴来边道:「今晚我射你嘴里,不让你高潮!」

  静眼角溢泪,满腔委屈,却仍跪着任由我淫辱,听我接着道:「就让你个贱
货憋着,看你明天怎么个骚法,好不好?」

  静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只被动地用口腔承受着我狂乱的抽插,直到我最
后拔出肉棒,撸动着把白稠的浓精喷洩在她的脸庞:「妈的!明天也让他射你的
脸蛋……啊……啊……」

     ***    ***    ***    ***

  洗了澡仰天躺在被窝里,静靠在我的臂弯里,小手不时挑逗着我的下体。我
一声轻笑,却不说话。

  静嘤咛了一声,作势捣了一下我的小弟弟,说:「你自己爽了,就不管人家
了!」

  我哈哈笑道:「我故意的!」

  静重重掐了我一下,嗔道:「就知道你脑子里全是坏主意!」

  我顾不得身上疼痛,侧过身在她耳边呢喃道:「让你今晚慾火焚身,明天让
强哥好好让你爽。」

  静推开我,转身要转过去却被我一把搂住,咯吱了几下,终于绷不住脸嬉笑
出声。

  「宝贝儿,明天穿什么出去?」

  静伸出一只手指点在下唇,歪头道:「嗯……还没想好哎!」

  「我建议你穿正经点,套装好了。」

  静有些惊讶地看着我:「咦,你不想我穿性感一点吗?」

  我嘻嘻一笑:「你可以先搭搭架子,好好表现一下那种大公司白领的良家感
觉,男人征服这样的女人,才特别有满足感。」

  静脸生红晕,哼了一声也不接口。

  我憧憬道:「你想想,强哥明天也许会以为马上就可以手到擒来,我们却偏
偏吊一下他的胃口,这样他才会珍惜。其实这也是为他好,如果最后你愿意让他
搞,那种把一个矜持的女人弄上手的感觉才刺激呢!」

  静默不作声,半晌方道:「我倒是有一件白衬衫,带点弹性,配我那条一步
裙好了。」

  我「嗯」了一声,建议道:「裙子里嘛,穿今晚的吊袜带吧,如果他明天有
机会看到的话,一定会有惊喜!」

  静软软地应了一声,略带羞涩地道:「明天再说吧,说不定看见真人就没感
觉了。」

  我温言道:「嗯,到时跟着你自己的感觉走就行了。」说着在她额头上轻轻
一吻:「睡觉啦!」

  「再抱我一会儿嘛!」

  「没高潮的女人就是腻。」

  「滚,不抱拉倒。」

  感觉身边静辗转了好久,也不知我们俩谁先睡着的。

  ……

  睁开眼,大脑还没完全从纷乱的梦境中挣脱,过了几秒钟才意识到自己在酒
店的床上。天光从厚厚的两篇窗帘间缝里射进来,像是不早了。望望闹钟,快中
午了,转头看静仍呼吸悠长地睡得正香。闭上眼想再睡会儿,心里无数念头却冒
着泡一个个翻涌起来。

  再过几个小时就要和强哥见面了……

  这个人不知道到底怎么样……

  不管怎么样安全第一,行李里还有一个套子……

  不行,得另外买两个,不然怎么跟静解释为什么会有这玩意儿在我包里……

  要让他干我的未婚妻了……哦……(想到这里,不由伸手紧紧握了握自己明
显晨举的下身)

  我他妈的真变态……都是那几个网络写手害的……

  凭什么让他玩我的女人……

  静今天会不会接受……如果那个男人素质不高,到底要不要给静压力……

  让粗鄙的男人压在静雪白矜贵的肉体上发洩……哦……究竟是让我愤怒还是
兴奋……

  反正戴套的,干过又怎么样,又不少块肉……

  可还是觉得吃亏了……

  你到底怎么想的嘛……

  都让小锋干过了,这都第二个男人了……

  但是还是有点不一样噢……

  翻涌了半天,再次转头看看身边的静,她虽然未施脂粉,脸压在枕头上有些
肿,但仍然是一张美丽的面孔。悄悄掀起被子,粉红色的丝质睡衣前襟极低,露
出一道深深的乳沟,和半团挤得鼓起的丰隆圆弧。

  我目不转睛地瞧了半晌,心里的一股醋劲和性慾越来越浓,终于凑过去把静
紧紧搂住了。静迷糊地「嗯」了几声,仍闭了眼抱住了我轻声问道:「……几点
了……」

  「十二点。」

  「……醒啦……」

  我应了一声,伸手探向她两腿间。

  「……别闹……人家还没睡醒呢……」

  我却不理她,一只手指钻进她紧併的腿间轻轻抠摸。

  静嘤咛了一声,一只小手自然地握住了我硬硬的下身。

  「……这么硬了……」

  「嗯……」

  「又想要了?」

  「嗯……」

  静轻笑道:「留点力气到晚上吧!」

  我忽然很想搞她:「转过去把屁股撅起来。」

  静却忽然放开了我的肉棒:「不玩了,起来了。」说着掀开被子跳下了床。

  我无奈地看着她娇笑着在床前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走过去拉开了窗帘,大片
的阳光顷刻洒满房间:「天气不错哎……老公起床啦!」

  我静静地看着她,微笑着没有说话。

     ***    ***    ***    ***

  起床吃了饭,白天在西湖边转悠了一阵,逛了逛街,回酒店洗了个澡,静就
躲在浴室里打扮开了。我穿戴完都坐在沙发上等半天了,静还没有化完妆。

  「喂,又不是选美,走啦!要迟到啦!」

  「快了快了,别催我嘛!」静还在那儿不紧不慢地画着眉毛。

  我无奈地摇摇头,嘟囔了几声。

  心神本来就不定,坐立不安地也不知又等了多久,才见静娉婷地站在我面前
摆了个姿势道:「好看吗?」

  虽然都快老夫老妻了,还是觉得眼前一亮。

  洗了头吹直的长髮披肩垂坠,一抹浏海遮住半边额头,将将在眉眼间掠过。
浓淡适中的睫毛刷得微翘,连同浅浅眼影的衬托,给两只杏眼平添了几分魅惑风
流。双颊扑了极薄的一层粉底,只觉娇嫩白皙尤甚。琼鼻下两片红唇略抿了些无
色的唇彩,便自然地红润动人。

  身着一件白色棉质衬衫,应该是混纺了弹性纤维,将身材紧裹。外罩开司米
开衫,没有繫钮扣,前襟下那丰满的斜坡便尤为养眼。衬衫束在一条黑色铅笔裙
里,那裙下襬收紧,更显得体态妖娆,一边开衩,虽然没有春光乍洩,我却知道
已几乎要露出里面丝袜的蕾丝边。足蹬一双黑色半高跟鞋,将小腿的视觉效果又
拉长了些。

  这一身打扮大方得体,十足一个精緻的白领美女,我不禁点了点头:「嗯,
不错!」

  虽然没有夸得天花乱坠,但静显然看得出我由衷的欣赏,嘴上却道:「就仅
仅是不错吗?」

  「好了好了,出发了。」我不由她多摆谱,牵起她的手就往外走。

  坐在车里,静反常地一路无话,和我一样默默看着窗外。到了楼外楼,下车
她就紧紧地挎住了我的胳膊。我感觉到她的僵硬,看着她笑道:「紧张吗?」

  她被我识破心事,有些侷促地笑应道:「有点。」

  其实我心里又何尝不是如此,此时却尽量从容地笑着拍拍她道:「我们是面
试官,该紧张的是他。」

  静「噗哧」笑了出声:「面试什么呀?」

  「通过了就可以跟女考官上床。」我一本正经地道。

  「去你的!」静笑骂道,神情却自然了些。

  走进餐厅,一眼看去也不知那人到了没有,便掏出手机準备打个电话给他:
「把他的手机给我。」

  「噢!」静应声从包里摸出手机:「嗯……他好像发了个短信给我……」

  「哦?」

  「十分钟前发的,说他已经到了,在二楼等我们……」正说着,静的手机忽
然响了,吓了她一跳。我见她表情略显尴尬,有些僵硬地接起电话:「喂?……
诶,对……嗯,我们也到了……好……我们就上来。」说完挂了电话,朝我看看
轻声道:「是他!」脸蛋已经红了一片。

  我心里也怦怦直跳,乾着嗓子道:「那我们上去吧!」

  刚上二楼,就见不远处坐着的一个中年人笑容满面地跟我们挥手打招呼。扶
着静走过去的当儿粗看了看,跟摄像头里见过的样子差不多,之前墨镜遮盖的眼
睛是细长型,看上去有中年人的世故。

  说时迟、那时快,此时双方已经面对面,我见他看到静的表情,颇有几分惊
艳,站起来跟我们握了握手,热情地打了招呼,我感觉他的手掌厚实粗糙,见他
接着握了握静的小手,心中不由想着静此时的触觉和第一印象,隐隐有些酸意。

  双方坐定寒暄了几句,我将他细细打量,见他四十出头,整齐地梳了个三七
开的头髮,方方正正的脸型,微微有些发福。鹰勾鼻和薄嘴唇,令人印象深刻。
身着V领衫,外罩一件灯芯绒西装,也算中规中举。

  我看他边说话边目光在静的方向流连,言语间对静多加讚美,感觉应该对静
非常满意。

               (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