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道德的癖好】第二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joker94756978
2021年6月1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9747

             第二章 找人来做奸夫

  无论什么事情,迈出第一步,都需要相当大的勇气和觉悟吧……

  久违的交配让李克与陆思思忘记了戴绿帽子存在的风险。

  两个人就好像着了魔一样,从那天晚上扮演着出轨戏码的交配开始,几乎每
一个晚上都疯狂地索求着彼此的肉体,从一开始的晚上九点或者十点,一直做爱
到接近凌晨三点左右。

  这种着了魔的感觉一直没有冷却。

  陆思思也很巧妙地一直用李克爱听的出轨小品,让李克好像一头种牛一样,
每个晚上都跟她在床上拼命。

  在那一夜之后的一个月里,李克就像是吃了壮阳药过盛的超人,一个晚上都
可以在陆思思的身上大战至少七个回合…

  这一个月,两夫妻之间又好像回到了新婚之时的那种激情。

  但可惜,就只有这么的一个月。

  一个月后,造假的「绿帽游戏」失灵了。

  李克又再次地成为那个早泄的「软皮蕉」,而尝过激烈交配的陆思思自然是
再次地欲求不满,只是她不说…

  毕竟「绿帽游戏」始终是个幻想。

  既然是幻想自然就有像泡沫幻灭的那一天。

  换个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的话,只要这场绿帽是真的话,李克就能恢复一个
月前的那种「雄风」,而陆思思则自然而然地能再次享受到高质量的鱼水之欢。

  夫妻两人当时是这么天真无邪的认为,而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问题就是如果陆思思沉溺在另一个男人的胯下,会造成一个什么的局面?

  但当时两个人都没有去思考这个问题,又或者说有去思考了但却又选择了忽
略。

  内心的欲望却让李克渐渐控制不住,因为陆思思的「淫妻小品」再也满足不
了他的欲望。

  内心的欲望越来越不受控制,每次射过留下的却是更多的空虚和更进一步的
渴望。

  终于…

  在多次的挣扎之后李克放弃了最后一道道德枷锁,让自己一步步走入了深渊,
那个充满着羞辱、低俗却又让自己无比向往的地狱…

  一个专属绿帽的地狱。

  首先,这种事要有一个周密的计划,不能让事态失控便要有一个可以控制的
男人,而这个人李克已经有了适合的人选。

  徐强,又称徐三脚,36岁,专业摄影师,最擅长拍人体艺术照,虽然得奖无
数,但也同时负债累累。

  最后在李克的资助下徐强度过了这个难关,也正因如此,徐强也对李克非常
感激,私下里也对李克以兄弟相称,相交多年也保持着不错的关系。

  而欠李克的钱也依照约定地分期摊还着,可以说和李克交情匪浅。

  而每次在两个男人摸酒杯混交情的时候,徐强总喜欢在李克面前夸夸其谈他
如何地又将某某良家妇女或者专业模特美女调教的服服帖帖的香艳故事。

  起初李克是完全不相信的。

  因为如果徐强是像电影描述的那种帅哥摄影师也罢了,毕竟这样还有些说服
力,问题是徐强他不是。

  专业摄影师不假,很才华洋溢也是真的。

  但徐强除了这些之外,其余的就跟外人印象中的「摄影师」或者」艺术家」
沾不上一点边。

  徐强不止其貌不扬,而且还是不修边幅的胖子,乍看之下简直就是一个天天
躲在房间角落里对着电脑看着色情网站撸管的「胖宅」。

  试问一下这样的「胖宅」,又有什么样的通天本事可以让别人的妻子或者是
那些拥有很多追求者的模特美女心甘情愿的为他宽衣解带,然后在他的胯下俯首
称臣呢?

  李克心中这样的疑虑很快就被徐强看穿了。

  有一天徐强邀约李克上来他的影楼,然后拿出了好几本珍藏相簿,神经兮兮
地跟李克这么说道:

  「李老弟,你知道什么叫「人不可貌相」吗?」

  乖乖我个去!

  当听徐强莫名其妙地说完之后,李克很自然而然地掀开了眼前的那几本相簿。

  光是第一张照片就让李克脑袋轰然一响、同时浑身也滚烫起来,一股热流从
胯下开始拱起来…

  因为那张照片是一个样貌出众的美女嘴里塞着两支大肉棒的特写,而且那两
根胯下之物还真的是大得惊人粗得恐怖的那种…

  这特写镜头拍得非常清晰,照片里的美女有些变形的脸蛋和望着拍摄者的眼
睛都显示她当时是相当快乐的,而且她的右手还竖起大拇指在比着「赞」!

  他妈的,这是何其淫贱的模样啊?

  是什么情况之下,能让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能变得这么淫贱?

  就连那些为势所逼而去当妓女的女人都不会有这么淫贱的模样,这是一种打
从心里就享受,灵魂深处也沉沦的人才会显现出这样的表情。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女的是一名幼稚园的老师,才刚结婚一年。」

  「拍这照片的时候,是因为她们夫妻俩来这里拍婚纱照。」

  「然后就这样勾搭上了?」

  李克不解地问。

  「当然还有用了些手段,之前喝酒的时候我不是有跟你说过我怎么勾搭待嫁
的新娘吗?就是她了。」

  经由徐强这么一说,李克心中有印象了。

  那一天徐强是巧妙地运用拍摄照片的时间表,让她一个人来拍属于她个人的
婚纱专辑,就这样在未婚夫不在身边的情况之下,徐强在她的饮料中下了一种让
体质敏感而不失神智的媚药,然后让影楼的助手们有意无意地却碰触她变得敏感
的身体…

  再运用摄影师的权力,让她换下一件又一件越来越少布料的婚纱,然后还哄
骗她拍起了内衣沙龙照。

  最后更是以为了拍出来的效果更亮丽,而让助手们在她身上抹油…

  一种抹了会让体质变敏感的油。

  在内服外敷再加上几双手有意无意地触摸之下,内衣裤很快地就在幼教老师
的身上消失了。

  何止如此,连三名壮汉助手,包括徐强身上的衣服也消失了。

  「别只是看而已,想摸就摸吧?」

  徐强注意到老师看着自己大鸡巴那种饥渴难耐的表情后,知道时机成熟了,
干脆利索地也不装专业,开始放肆地说着。

  幼教老师在媚药内外兼施的煎熬之下,听话地摸起徐强的大根鸡巴,摸了一
会儿就主动地跟徐强接吻了起来。

  然后就顺水推舟地干起了那回事来…

  千头万绪在李克心中浮现,让他不由自主地又翻开第二页。

  这回第一张映入李克视线的是一根粗大阳具正在射精的局部画面,只见幼教
老师仰躺的脸上有着一大团精液,但靠近镜头的这一边还很乾淨,不过她微笑的
表情看起来非常煽情,而她的右手握着另一支鸡巴,第二张是她满脸都被涂满精
液的镜头,大鸡巴的马眼还挂着一丝白色液体,而她则捲着舌尖在舔舐嘴角…

  当李克继续翻下去的时候,接下来的五、六张却都是各自独立的场景,有的
是被前后夹攻、有的则是三位一体,还有两张都是做三明治的画面,除了看得出
来里面的女主角一直在更换之外,李克瞧出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每张照片女主角
的脸都可以看得很清楚,而男人通常以生殖器能够入镜为主,除非是在帮女主角
口交的画面,否则有时候李克还真会分不清究竟谁是甲、乙、丙、丁,就算是全
景的一对一镜头,女主角的脸蛋和一丝不挂的胴体、以及身上最重要的四点,始
终都是被猎取的优先目标。

  大概翻了十页李克便不想再看下去,因为那些颠鸾倒凤和女人轮流帮男人舔
屌吸蛋的画面,其荒诞及淫贱的程度远远超乎他的想像,此时李克的鸡巴已经硬
得莫名其妙了…

  当时看完「战利品」写真之后,李克只是装模作样地向徐强说教了几句:

  「强哥哥,我帮你可不是让你做这些犯法的事的…」

  「李老弟你就别担心了,都是你情我愿的风流快活事而已,你就放心吧?」

  「用药也叫你情我愿的?强哥哥你的道德观也是否太开放了点?」

  「呵呵呵…一开始为了要撕开这些骚货的假面具,用药是在所难免的,现在
食髓知味了,全部都已经登记成为了我的正式炮友了,而且时不时还介绍一些朋
友来应征做我的炮友呢?」

  当时看着徐强这种无赖般嬉皮笑脸的回答,李克除了苦笑不得之外,又能怎
么样呢?

  无论觉得徐强多么地下流无耻都好,他始终是自己的好友,总不可能去举报
他吧?

  更何况看过这些照片之后,李克觉得就算自己真的是想举报,但警察叔叔应
该也不会受理吧?

  毕竟这些照片实在是太香艳了,每个女主角们不论是待嫁的新娘还是人妻孕
妇,个个都是表情风骚得让人无法不相信,这是一场心甘情愿的交配,你情我愿
的偷情。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李克除了苦笑以及在心中暗自将眼前这名损友列入「不
能介绍给妻子认识」的黑名单之外,他还能做什么?

  「这间摄影棚哪怕是我有股份也罢,如果思思要拍沙龙照,打死我也绝不带
她来这里,太危险了…」

  「还有也不能带这死胖子上家里来做客…毕竟思思长得这么如花似玉,被他
看中了还得了?强哥哥…不是李老弟不当你是兄弟,而是你简直就是一个只会用
下半身思考的禽兽,为了我老婆的安全,我们还是得保持一个距离…」

  当时李克是这么想的。

  只是他万万也没想到会有这么的一天,他自己会主动地找徐强来帮忙自己的
老婆出轨…

  「李老弟,今天什么风把你吹来看强哥哥了?都两个月没见了,最近在忙些
什么吗?看你都憔悴了。」

  这一天,在徐强的摄影棚会客室里,徐强热情洋溢的问候着李克,虽然徐强
是个喜欢淫人妻女的色情狂,但对李克的兄弟情谊倒是不假,这一点李克心里是
清楚的。

  「无事不登三宝殿,是有事要找你帮忙的。」

  李克虽然在夫妻房事是个弱鸡,但在为人处事的方式却一点都不含糊,很是
干净利索。

  「哎哟,这话说的真客气啊,怎么这么见外?说,有什么用得着你强哥哥的?」

  徐强一边嬉皮笑脸相迎一边替李克倒茶,从这些细微末节中不难察觉,徐强
对李克的尊重。

  「强哥哥,你看照片这女的,有什么看法吗?」

  李克依旧这么干净利索地从口袋中拿出妻子陆思思的照片,放在会客室的桌
面上。

  「嗯嗯,是个眉清目秀并且看起来很有古典气息的美女,非常的不错,秀色
可餐…」

  徐强回答的很工整,很正式…

  但显然这样的回答不是李克想要的。

  「之前你可不是这么描述的,我要你之前的那种,要专业的那种。」

  「专业的?」

  徐强一脸大惑不解地神情望着眼前的李克。

  「对,很专业的那种。」

  李克还是一样的一脸淡定,神情自若地要求着徐强说出那种很「专业」的描
述。

  而徐强比谁都更了解,李克要求的那种「专业」,就是之前他一直在他面前
用极其猥琐的观点去将雌性物化。

  一直以来李克都觉得徐强这样的行为很贱,简直就是贱到了一个极点。

  你爱玩女人,你爱淫人妻女那是一种个人三观问题,只能算是风流…在这个
现实社会里很难去评论着对错;但是你玩了之后还好像说书人一样大肆宣扬将整
个交配过程里发生的事,当成故事情节一样去说给第三或者第四个人知道,这已
经不算是风流不羁了,这是一种下流。

  但现在李克却期待着徐强这个下流胚子猥琐的物化观点,是如何描述自己的
妻子的…

  人只要情欲上脑了,真的是什么下流事都干得出来,难怪人们都说万恶淫为
首,这句话真的不假。

  只是相对的,淫欲也是极乐的根源。

  「还是之前那句,这女的是标准的古典美人…」

  徐强当然知道李克想要什么,但有鉴于之前让他观赏相簿而造成的小摩擦,
徐强现在是意识到必须得收敛点,所以描述得有点步步为营,没有先前那么放、
那么露骨。

  「然后?」

  但此刻仿佛吃错药的李克,则步步逼近当中。

  于是,徐强也不再遮遮掩掩了。

  「她有一对会放电的桃花眼,就是我们俗称的「开肏眼」,这种眼睛只要稍
微抛个媚眼出来,都会让男人的鸡巴马上起立唱国歌…」

  「这么厉害?」

  「那当然。」

  其实对于这个论述,李克也很是同感。

  因为当年的李克也是被陆思思这一双电眼迷得神魂颠倒,茶饭不思…

  甚至在临睡之前,都会思念着这双迷人的眼眸撸几次管子,要不是当时还是
精力旺盛的年纪的话,早就因为撸管子撸到精尽人亡了…

  妻子陆思思一直在李克的心中就是那么地有吸引力。

  只是人就是这么的贱的…

  再好吃的菜,吃多了也会厌倦会腻的,为了不让自己厌倦李克也只好学会将
自己的心头好分享出去。

  他打从内心深处期待着别人品尝着自己妻子时,流露出的那种满足感、那种
贪婪以及羡慕;他更期待的是那种心头好被分享拥有的那种灰溜溜的患得患失…

  所以当他听见徐强这样用猥琐的观点去物化自己最喜欢陆思思的那一部分时,
他开始兴奋了起来…

  胯下那根好兄弟都开始激动起来,但徐强似乎没有注意到这点。

  他只是纳闷着平时三观正直的李克,今天怎么会反常地听他夸夸其谈着黄段
子?

  但郁闷归郁闷,徐强哪怕是这样还是说得有如黄河泛滥,绵绵不绝般流畅…

  毕竟徐强本来就好这一口。

  如果上了别人的老婆或者调教了别人心目中高不可攀的女神,还得保持沉默
保持神秘的话,那跟锦衣夜行没什么两样。

  徐强是这样认为的,所以通常被他上过的女人都不会是一个秘密,只是徐强
与他口中的女主角反差实在是太大了,如果没有像李克那样看见那本相簿,谁又
会去相信眼前这个死胖子是一个「千人斩」?

  能用胯下那根大鸡巴化腐朽为神奇?

  只见此时此刻这位调教达人如数家珍地继续卖弄着他的鉴赏能力,继续着他
的嘴炮。

  「但这还不是最厉害的,看她这形态分明的高挺鼻梁,就知道这个女人心高
气傲了,这种女人相对来说也是很饥渴难耐的,没有一定的功夫还真的骑不上去,
要征服她还真的要点技巧…」

  这句话又说到了李克的心坎里了。

  是的,平日里的陆思思的确是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古典美人的范、那种才女玲
珑剔透心思缜密的韵味;这是跟陆思思在大学时代认识的时候,陆思思就一直是
带有这样的气场。

  毕竟人长得美就是有这样的福利,无论走到那里都会有群星拱月的情况出现。

  也许是长期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成长,所以在某一程度上来说,陆思思是颇为
好胜的。

  在人前陆思思是气场十足的古典才女,在房门后陆思思则是战斗力十足的性
爱女王!

  试问谁又能想到一个气质如此幽雅的女神,在床上会是一个需索无度的「人
肉榨汁机」?

  而可惜的是,李克并不是岛国片里的「一晚七次郎」,面对着陆思思长期的
压榨,还真的是让李克吃不消…

  「你同意吗?」

  「同意。」

  李克冷冷地回答了问题。

  于是徐强也继续讲下去了。

  「不得不说的就是她的嘴巴了,这根本就是天生下来就为了吞鸡巴的「逼穴
嘴」,我敢打包票她的嘴上功夫一定很厉害,如果没有一定的功力,很难撑上个
三分钟。」

  徐强这一句话,又再次准确地说到了点上…

  「这死胖子太准确了…」

  让李克不得不在心中暗叹徐强的推断。

  是的,无可否认地妻子陆思思的口交技能真的是浑然天成的精妙,如果不是
新婚之夜的处女落红,凭着如此熟练的口交绝活,很难让李克认为自己会是陆思
思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

  那陆思思的口交技能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呢?

  对李克来说这还是个不解之谜。

  也许在李克看不见的角落里,陆思思一直都有用着棒状物体苦练着吧?记得
新婚蜜月期,家里的菜肴都会有黄瓜、苦瓜或者莲藕这些配搭,这一段时刻李克
还是记忆犹新的…

  又或者真的好像徐强所说的那样,陆思思天生就是有这么一张「逼穴嘴」,
是口交技能可以无师自通的天才吧?

  只是一想到自己的爱妻拥有这样的天赋,李克一时半会还真的是不知道只要
高兴还是难过。

  因为李克的鸡巴可没少被陆思思这张「逼穴嘴」欺负,每次只要这张「逼穴
嘴」含着他的鸡巴时,李克根本就抵抗不了三分钟,毫无意外地就是在这张「逼
穴嘴」里就缴械投降了…

  而且有时候陆思思顽皮起来,会在李克发射了之后,连精液也不吐就直接了
当施展开第二次的口技大法,让刚射出来的精液混合着口水遍布在李克的鸡巴上,
即是销魂荡魄到了极点,更是让李克夹在爱与恨的中间。

  所以李克对陆思思的这张「逼穴嘴」,是处于一种难为知己,难为敌的矛盾
姿态…

  「从照片里目测她的三围应该是86-58-86,D罩杯…虽然拍这张照片时穿得很
淑女、很端庄,但我敢肯定的是她当时里面穿的内衣裤一定很火辣、很骚。」

  正当李克的心里面还没惊叹结束,明察秋毫的大神- 徐强有准确地说出了爱
妻的秘密。

  「太准确了…」

  除了心里苦笑并且继续惊叹不已之外,李克似乎没有第三种心理反应了。

  「这话怎么说呢?」

  但为保持着一直以来建立的形象,李克还是保持着一贯的神情自若,谈定地
问了徐强。

  「经验之谈而已,这种内骚型的女人都喜欢在内衣裤上做文章…对了,你不
会真的就是那张照片来听我说荤段子吧,你不是说有事找我帮忙?」

  徐强总算是切入了主题。

  「瞧,听强哥哥分析得太准确,一时都忘记了今天的目的了,我其实是想让
强哥哥替照片这个女人拍那种沙龙照,你懂的…」

  而李克也当然是接上了这段对话。

  「李老弟你可别拿你强哥哥开玩笑了,照片这女的可是岛国片的红牌- 竹内
纱里奈吧?你怎么认识她的?」

  徐强一脸淫笑地调侃几句。

  毕竟他真的是不知道照片里的那一位是谁…

  而恰巧的是,陆思思还真的长了一张「明星脸」。

  只是这张「明星脸」是一个成人明星…

  而且还是知名度很高的那一位,这难免会让徐强联想到李克在糊弄着自己。

  「我大概知道她有明星脸,只是还真的不知道原来长得这么像,而且还是岛
国动作片的女优…那个什么竹内的我还真的不认识,因为我少看这些片子…这是
我太太也是你的弟妹,她叫陆思思。」

  只是更巧合的是,李克这个人并不喜欢看黄片子,当然不知道自己的爱妻长
得像成人明星,只是偶尔会听见有人说妻子长得很像某个「明星」,但就是不知
道哪位「明星」是谁而已…

  怎么也想不到是这一种「明星」,说真的还真的有种被雷劈到的感觉。

  但说到被雷劈到的感觉,李克始终比不上此刻的徐强…

  「什么!她是弟妹?」

  想到自己刚才还一直拿着好兄弟的妻子在开荤段子,徐强的震惊程度真的是
无法形容的…

  只是这世界永远无处不在着震撼以及惊喜的,当徐强听完了李克的计划,更
震惊得快说不出话了…

  「李老弟,这样不好吧,对你们夫妻的生活肯定会有影响,而且对弟妹也不
好啊,我倒是无所谓,毕竟说真的弟妹很有吸引了,如果换成是别人将自己的老
婆这样送上来,我完全都不需要考虑,直接了当就先办法如何骗这个女脱掉衣服,
然后再肏她一个三五六天征服她,将她调教成为母狗一样人尽可夫,这完全没问
题、没有难度。…」

  徐强会这么说,一来是因为他真的当李克是拜把兄弟,其二则是要明确地先
为自己接下来要做的,先打一剂预防针…

  毕竟对他这色鬼来说,照片里的那一位…

  吸引力太大了。

  「那不就行了,我就是要这样的效果。」

  李克依然强作淡定的说着。

  虽然他这么说的时候,内心深处满是挣扎着。

  但内心深处的挣扎,却比不是生理需要的欲望…

  听完徐强对爱妻那充满淫欲的描述,李克的子孙根已经充血挺立着,不能自
拔…

  「我还没说完,别打断我的话…当年你帮我处理掉那些债务的时候,我就真
的当你是兄弟了,所以我必须告诉你当中的风险,这对你的家庭真不是什么好事,
听我一句劝,算了吧。」

  徐强当然知道已经精虫上脑的李克岂会听自己劝呢?

  会这样说也无非就是惺惺作态,毕竟李克说到底都是自己的债主,一个处理
得不好是会很麻烦的。

  徐强嘴里是这么说,心里就已经开始盘算着怎么做了…

  看来一个长得这么像av女星的人妻,吸引力十足。

  尤其这样标准的美人妻,还是自己朋友的妻子。

  俗话说得好,「朋友妻,最好骑」!

  能够骑上朋友的爱妻,是渣男最大的荣耀,徐强这种渣男之中的渣男怎么会
放过这样已经摆在眼前的机会…

  「这我知道…我也很挣扎啊,但是这几天我,我感觉自己快被折磨疯了,如
果这样下去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还不如让强哥哥你帮我,这样至少还能
把事情控制在可控范围内。」

  「好吧,我帮你。」

  在一家摄影棚的会客室里,当一身肥肉的徐强准确地把握住了眼前李克眼中
一闪而过的欲望,心中的欲望知道此刻再推搪下去就太做作了。

  「李老弟,我在行动的时候要做到什么程度呢?」

  徐强望着李克,单刀直入地说道。

  李克怔了怔,便明白了他的意思,犹豫了许久,一咬牙:

  「强哥哥你就照自己希望的来,越投入越好。」

  为了满足心中的欲望,李克是豁出去了。

  只是这样也正中了徐强下怀,他就是想听到李克这样说。

  为了自身的淫欲,李克变得冷酷,徐强何尝也不是变得无情?

  一开始还兄友弟恭,李老弟前李老弟后的…

  一看见美色当前,立马精虫上脑六亲不认了,这就是所谓的世道人心隔肚皮
了。

  「可是,我一投入就会过了,怕你接受不了啊。」

  李克隐约也察觉到徐强这种细微的变化,但为了实现自己淫妻的妄想,也只
好见一步走一步了…

  毕竟眼前这匹是阅女无数的肥狼,各种玩法恐怕是少不了,就是怕陆思思被
搞到受不了。

  但李克还是深呼吸了一口气说:

  「只要在我老婆的承受范围之内,随便你弄!」

  这时徐强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就我所知,以弟妹这种闷骚性格,只要策略得当,那承受范围,可是相当
大的…你还是说一些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的细节比较好吧?免得到时候我和你之
间的「兄弟情谊」会发生不必要的冲突。」

  好一句「兄弟情谊」啊,一边说着这句「兄弟情谊」,一边讨论着如何上兄
弟的老婆,这个徐强还真的够意思…

  「插入时要带避孕套…如果思思不介意的话,接吻也是可以接受,不仅仅是
接吻,只要当时她讨厌做的,一切都不能强迫,毕竟这是第一次,还需多加小心,
免得她有不好的感觉…」

  李克听了徐强这识途老马么说,觉得有其道理,于是乎就说了意识形态如此
含糊不清的要求。

  这也难怪他的,毕竟自己将妻子送上门给人肏的这种荒唐事,是非常罕有的,
况且也完全没有经验,李克又如何能明确地说清楚徐强所谓的「底线」呢?

  「这样我就清楚了,这一点请不用担心,戴套子是必须的。」

  徐强听了李克这么说之后,立马就给了李克一脸「安心」的微笑答应了他的
要求;而李克也很莫名其妙的看见徐强这种虚假的笑容后,忐忑不安的心情居然
还平静了下来…

  这也许算是一种自我安慰或者说自我流放吧?

  因为他也明白,无论徐强的回答是什么,他还是会将他心爱的妻子送给徐强
肏的,因为徐强这肥狼是他目前为止最能控制的人选,因为徐强毕竟欠了他一大
笔钱…

  「反过来说,李老弟有想要我做的事情吗?」

  李克被这么一说,心中就想起了他一直以来心中最渴慕看见的一幕…

  「这…可以说吗?」

  李克在心中考虑了这么一句,淡定从容的姿态在李克身上顿时不见了…

  而徐强也从李克低头沉默的态度察觉到了蛛丝马迹。

  「有吗?李老弟。」

  徐强明知故问着。

  「是的,的确是有的…」

  李克也知道这样直接了当的回答「是的」,是很难为情…

  但一想到一直以来在床上一副胜利者姿态的妻子,能出现那种身不由己或者
说半推半就地为难表情,李克可以说是又是嫉妒难过却又兴奋无比着…

  是的,那种将高贵典雅的爱妻,或者说那自信满满的爱妻玩弄得束手无策的
情况,是李克永远都无法触及的存在…

  只要一想到那一直高高在上的陆思思能被身不由己地被人左右着,被人击垮
后的神情…

  虽然身为丈夫有这种想法很贱很可恶,但却又这么实实在在地让李克无法自
拔地贪恋着…

  坦率地回答「是」的理由也许就在这一点上。

  「能不能做到,如果不实际和弟妹见面谈一下的话是不知道的,但老弟你可
以先告诉我你心中最纯粹的那股冲动吗?」

  虽说李克现在看起来很是难为情,但这种「难为情」也只是一种形式,一种
让自己看起来不这么变态的开脱理由而已…

  他的心里老早就已经想告诉眼前的徐强了。

  「强哥哥能绑起来吗?将我老婆绑起来…」

  听李克低着头这么说道,徐强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假了。

  「嗯…这是可以的,只是我想再确认一下李老弟你的觉悟,你是说将弟妹,
也就是你的老婆绑起来吗?」

  「是的…」

  「那我要亲耳再确认一下你的觉悟,我要李老弟连名带姓的说,要我绑起来
的是谁?」

  得寸进尺这句话,在这一刻的情况之下,徐强是表现得淋漓尽致的。

  但他就是要这样做,也必须得这样做。

  因为被人要求这种「戴绿帽子」的服务,徐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次相信
也不会最后一次…

  所以他非常了解李克这种「绿帽公」心里最想要的那种羞耻感,这种感觉必
须得无限度地被放大、越大越好!

  毕竟将老婆双手奉上无疑就是为了这种被人踩在脚下玩弄的羞耻感,越羞耻
越快感,越踩越爽快!

  「我李克,今天不止要求着强哥哥肏我老婆陆思思,还明确地要求强哥哥能
将我老婆陆思思五花大绑地绑起来肏、绑起来玩!」

  在徐强的鼓动之下,李克也豁出去了。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李老弟的觉悟了,一切就包在强哥哥身上吧!」

  徐强这么一说,李克才发现到了自己现在的头已经是低得不能再低了,几乎
可以说是上有额头紧贴桌面的那种程度了…

  「话说回来,在我肏弟妹的时候,李老弟你要在现在看吗?」

  「不是这样的吗…?」

  一开始李克当然是那样打算的,但听徐强这样说,事情好像又不能这样发展
似的…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