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的修行】第一十八章 西施效颦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karma085
日期:2021/2/28
首发:sis001
字数:11012

  「大师姐回来了!」

  得知这一消息后,仙云宗上下都弥漫着喜悦的气息,翘首等待着能在傍晚的
时候听到大师姐美妙的琴声。

  只是让无数人失望的是,大师姐当天下午并没有弹奏仙琴,第二天早上也没
有,傍晚依旧没有。

  「大师姐怎么了?」

  「都怪萧远!」

  「怎么又怪萧远了?」

  「这家伙听说在京城,又一次撞见大师姐,结果现在我听说,萧远那厮已经
和九公主好上了,而我们的大师姐……」

  「可恶,该死的萧远!」

  「那大师姐现在……?」

  「住在掌门夫人那里,不过应该快要回明月居了吧……那边的老杂役,这些
话是你能听的吗?还不快走!」

  两个讨论大师姐之事的外门弟子,看到一个七老八十的老杂役居然也在旁听
后,当即恼怒的厉喝一声,命令他快滚。

  「是、是,两人师兄,我这就……」

  「滚!」

  一位外门弟子恼怒的拍出一掌,掌风拍击在这老杂役的身上,将他一巴掌拍
飞十数米远外,口中还不屑的说道:「区区一个杂役,竟敢称呼我们为师兄?谁
给你的胆子!」

  「师弟,走吧,这老家伙似乎是……」

  「哦?竟然是他,难怪不知尊卑,哼!」

  口中冷哼,但二人毕竟不敢对大师姐的仆人怎么样,连场面话都没扔下就走
人了,留下李老汉一人慢慢的爬起身,浑浊的眼神中闪过愤恨之色:「两个小东
西竟敢如此对我,有朝一日我让你们知道下谁才是师兄!」

  李老汉脸色阴沉的站立在原地,老脸上满是不甘。

  但转念一想,仙云宗上上下下数千弟子景仰的大师姐,却曾经被他用大鸡巴
捅进淫穴儿内,尽管隔着衣裙和亵裤,尽管自捅进了半粒鸡巴头,可那种强烈的
刺激和紧实感,依旧让李老汉这半个月来彻夜难眠。

  他胯下养了七十余年的凶物仿佛尝到了血味,整天整天的硬着,将裤裆顶得
老高。

  也幸好他的工作已经从外门厨房杂役换到了如今的明月居花匠一职,明月峰
上除了那一对可恶的双胞胎丫鬟外,就只有几个老婆子,他一整天挺着一根粗长
的鸡巴到处走都没事。

  「哼,你们这群弟子,又岂能知我为了仙子做了多少事?」

  从他们嘴里知道仙子的消息后,李老汉再次心急火燎的回到明月峰,在半山
腰装模作样的修剪了下花草后,就迫不及待的跑到了山顶上,继续翘首以待仙子
的回归。

  这一等就是等了两天。

  明明知道仙子已经回归,却一直不见回明月居,李老汉胯下的阳茎硬的发痛。

  特别是龟头的前半,那曾经贯入仙子美穴的部分,更是酥麻肿胀,挺着它走
路,不穿短裤让龟头摩擦粗布裤子,但依旧不能消除这种麻痒难耐,恨不得插到
什么地方,疯狂挺动一番的强烈欲望感。

  「仙子,仙子,仙子,您什么时候回来啊?老奴等得都心急死了!」

  李老汉把手伸到裤裆中,发黄起着老茧的手用力搓动着下身爆炸似的阳物,
却丝毫不能发泄出来,甚至用力抓着肿大的龟头,反复捏揉,也只能产生些许的
快感,对射出阳精根本起不到作用。

  在品尝过三界唯一的曦月仙子玉足和肉穴后,靠自渎已经无法让李老汉感到
刺激。

  一道洁白的倩影从天边出现在李老汉的视野中,他立时激动的站起来,冲着
天上从天人殿飞回来的仙子挺起了那根粗长的阳物,用特殊的方式欢迎着仙子的
回归。

  「仙子,您终于回来了!」

  李老汉可以十分肯定,曦月仙子一定已经发现了位于半山腰的他,现在只等
晚上,他就能再次和仙子去花园中幽会,谁也不知道。

  「晚上?不,老奴一刻都等不了了!」

  李老汉狂奔上山,可左等右等,仙子还是没出现,一直待在了房间里。

  不出来散步,也不出来弹琴,让包括李老汉在内的许多仙云宗弟子大失所望。

  李老汉又度过了一个难熬的夜晚。

  第二天清晨,他迫不及待的跑上山,苦等一个时辰,终于看到仙子绝美的身
影款款的从寝殿内走出,来到了那张玉石雕刻成的宽大椅子前,斜倚着看书。

  仙子并未弹琴。

  但李老汉已经等不及了,他挺着一根硬了半个多月的硕大肉棒,以一个相当
滑稽的走路姿势冲了出去,来到仙子面前。

  扑通一声,李老汉直接跪在地上,那根粗长的肉茎犹如一把剑鞘似的藏在他
裤裆里,直直的指着地面,老杂役磕头就拜:「仙子,老奴死罪!!」

  萧曦月的心仿佛被一粒小石子打破了的平静湖面,泛起了一圈圈的波纹,在
师父的安慰下被压下的千愁万绪,又一次因为这个无耻下流,丝毫不要脸面的出
现在她面前的老杂役给唤醒。

  「仙子,老奴那日不该莽撞,不该没有得到仙子您的准许,就、就玷污了仙
子!」

  李老汉鼓起勇气抬头,发现仙子依旧冷冷清清,似乎对半月前那次被龟头刺
入下体的事并不在乎。

  「仙子,老奴罪该万死,死不足惜!」

  老杂役使劲磕头,只要仙子没有动手赶人,或者弹琴镇下他体内旺盛的欲望,
就证明仙子没有生气。

  所以在砰砰砰的磕了上百下头后,李老汉就尝试的站起身,抬头看到仙子没
生气后,老脸上露出狂喜的表情,伸出颤抖的双手,再一次在仙子面前褪下了他
的粗布杂役裤子。

  那裤裆上沾满了黄斑,从龟头马眼渗出的黏液凝结成块,似乎好几天都没有
换洗的样子。

  这裤子实在不雅观,老杂役有些羞愧,蜡黄的老脸上涨红,「仙子,老奴实
在太想您了,想得茶不思饭不想,连、连裤子都忘记洗了!」

  萧曦月没有看他,手中的书却许久没有翻页。

  「仙子,老奴憋不住了!」

  恶蛟得到释放,狰狞的龙头又一次直指纯洁清冷的仙子,酝酿了足足有半个
多月的男性气息疯狂弥漫开来,冲散了原本属于仙子身上的清幽体香。

  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仙子,仙子!老奴太想你了!」

  李老汉兴奋的用满是老茧的手撸动粗大的肉棒,这根长达二十七八厘米的凶
悍肉虫,终于带给了他强烈的快感,每一次撸动,都能刺激得老杂役瘦削的身体
一直在颤抖,嘴里发出荷荷的兴奋怪叫声,双眼更是死死的看着仙子。

  那高耸圆润的酥胸,那纤柔曼妙的腰肢,那绝美的面容,还有仙子斜躺在宽
大的玉石椅子上,用手肘撑着一边脸蛋,慵懒的姿势与曼妙的女子曲线,无一不
刺激到老杂役疯狂的欲望。

  更美妙的是,仙子似乎有些在意他,在老杂役难以置信的注视下,终于缓缓
抬眸,清冷的视线落在了他那根赤红黝黑的棒子上。

  「射、射了!!」

  被仙子注视,李老汉狂喜乱舞,全身颤抖,下半身犹如被刺激到的毒蛇般扭
动,不断一挺一挺的戳刺着空气,同时,龟头喷出了大股大股的腥臭白浊精液,
本就浓郁的男人气味变得越加浑厚,简直就是把这处仙子弹琴的清幽之地变成精
液的海洋一般。

  好在李老汉才被仙子用半个月「别离」的方式惩罚过,因此他在最后关头,
用手拨弄吐出浓精的蛟龙,让它将白浊液体喷射到了一旁,不敢对着仙子纯洁的
身躯射去。

  「呼……」

  憋了半个月,一朝得以释放,李老汉爽得长舒了口气,双手握着胯下鸡巴,
正想将管子里面的东西全部挤压出来,好进行下一轮的撸动,可就在这时,不远
处传来了侍女小青的声音:「小姐。」

  李老汉吓得魂飞魄散,脑海中浮现自己被侍女小青一掌击毙的画面,更糟糕
的是,仙子没有一点为他遮掩的想法,依旧出神的看着他。

  「仙子,老奴得罪了!」

  也不管外边的精液怎么样,李老汉猛地一窜来到了宽大的石桌后面,矮小时
削瘦的身子借着石桌的遮挡,完全隐藏在了仙子脚下。

  让李老汉惊喜的是,这石桌并非凉亭下的那种桌子,而是放置于书房内,那
些有着三面遮挡的书桌。

  只要他不走出去,或者两位侍女来到仙子的身边,只站在仙子面前的话,是
绝无可能发现他的!

  「小姐,我和姐姐有个修炼上的问题。」

  小青和小蓝两位侍女走到近前,李老汉匍匐在仙子足下,缩着身子,一动不
敢动。

  「嗯。」

  萧曦月从玉石椅子上直起身子,穿着绣鞋的玉足落在了地面上,出现在距离
李老汉不到十公分距离的面前,瞬间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尽管看过,玩过许多次,但仙子的玉足怎么看都不够。

  裙子被仙子的玉臀坐着一些,裙摆上提,纤细的脚踝裸露出来,其上是一抹
雪白的滑腻小腿,晶莹圆润的肌肤在清晨的阳光中熠熠生辉。

  往下,则是一双小巧精致的锦鞋,花纹精美,被套在罗袜中的玉足散发出淡
淡的馨香,仿佛仙子的玉足被罗袜熏陶包裹后混合所形成的,带着仙子体香的味
道,闻一闻,嗅一嗅,李老汉胯下鸡巴就抖上一抖,龟头马眼上又一次吐出腥臭
的黏液。

  「啊,是什么味道?」正在请教修行上问题的小蓝仔细嗅了嗅周围的气味,
弯弯的柳眉皱了起来。

  这味道可不怎么好闻。

  跪在仙子足下的李老汉再次吓得不轻,他这才想到,刚才射出的一发精液还
没弄走,但两位侍女却没发现。

  难道是仙子又一次替他隐藏起来了?

  她的妹妹小青也跟着嗅了嗅,很快捂上了小鼻子,瓮声瓮气的说道:「大概
是花园里的石楠花花香飘到这里的,真讨厌,小姐,等下我们去把气味给弄走吧!」

  「不必。」

  萧曦月岂能不知道这是什么味道?因此轻轻摇头,示意她们不必麻烦。

  两位侍女对视一眼,乖乖点头,又开始坐在小姐的对面,请教她一些修行上
的问题。

  「小姐,这『微风无起,波澜不惊。幽篁独坐,长啸鸣琴』怎么理解啊?」

  「……动则生有,有则有念,有念则有欲,神转为情。」

  匍匐在桌子底下的李老汉慢慢平复心情,看着近在眼前的仙子玉足,一颗躁
动的心再次蠢蠢欲动。

  「口中乾涩身烦热,量疾深浅以呵……啊。」

  正在给两位侍女讲解修行的萧曦月突然惊叫了一声,下意识的低头看去,与
李老汉那双浑浊的,色眯眯的眼睛对视在了一块。

  这下流无耻不要脸也不要命的老杂役,一双发黄的手已经探到了她的脚踝处,
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抚弄她的玉足。

  「小姐,怎么了?」

  两位侍女好奇的想要探头过去看一看,却被萧曦月用眼神制止了。

  两人也不便用神识去查探小姐的裙下到底有什么,这太失礼了,也只能作罢。

  任小青和小蓝想破脑袋都不会想到,那位又老又丑的杂役,居然敢躲到小姐
的桌子下,还大胆的伸出双手,去爱抚小姐的一双秀美小脚。

  甚至老杂役在欲望的驱使下,用布满皱纹的老脸,贴着仙子的光洁如玉的圆
润小腿,喘着气摩擦,用脸颊感受仙子肌肤的美妙,鼻子疯狂嗅着,脑袋完全钻
到了仙子的裙下,反复上下的磨蹭仙子的小腿肌肤。

  「仙子,您居然还帮老奴屏蔽声音,真是太善良了,老奴我太感动了!」

  激动过度的李老汉反复说着同样的几句话,抱着仙子的双腿,脸颊磨蹭过小
腿全部后,终于按耐不住,朝着仙子肉乎乎,香喷喷的雪白小腿肚,伸出了自己
腥臭的舌头。

  萧曦月正襟危坐,一双修长笔直的美腿自然垂放在地上——本来是这样的,
但老杂役强行让她把锦鞋踩在了他下身处,那火热的男人阳物仿佛能透过鞋子,
灼烧到她的肌肤般。

  朱唇轻启,美妙的声音从她嘴里传出:「人多嗜欲丧形躯,谁肯消……嗯哼!」

  突然,小青看到小姐又闷哼了一声,黛眉紧蹙,视线垂下,似乎承受了很大
的痛苦一般。

  「小姐!」

  两位侍女惊讶的站起身,想要上前去搀扶小姐,萧曦月却有些吃力的伸出手,
拒绝了她们过来:「我,没事,只是……有只可恶的虫子,在、在乱弄。」

  「啊?」

  小青和小蓝又对视了一眼,均感觉今早的小姐好奇怪,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虫子?是说花园里有异虫乱飞吗?

  「无妨。」

  萧曦月很快恢复清冷的面容,玉足微微用力往下踩去,唇瓣抿了抿,道:
「继续听我讲解修行注解。」

  「……是!」

  两位侍女乖乖坐好,小姐没事就好。

  她们不知道的是,在她们小姐的一双玉足锦鞋下,镇压着一根赤红火热的棒
状物,一个头发稀疏的老杂役,正嘶声连连,倒抽冷气的承受仙子的踩踏。

  他原本已经开始舔吻仙子晶莹玉润的小腿肚,下半身挺动连连,用胯下肉茎
磨蹭仙子的鞋子,顶戳仙子纤美的脚踝,爽得不能不能自制的时候,一口轻咬在
了仙子的腿肚上,像一条匍匐在主人裙下的老狗一般,用牙齿啃咬仙子的美味。

  可就在这时,本以为默默承受他亵渎的仙子,却突然一脚踹翻了他,紧接着,
仙子玉足踏下,正正好的踩在他胯下大鸡巴上,将这根躁动的玩意儿彻底镇压住。

  「仙子!!」

  李老汉哀求起来,他现在变成躺在地上,挣扎的想要起来,就好像一只翻了
身的老王八一般滑稽。

  哀求出声,但仙子的玉足却稳稳的踩住他,让他这个只是炼气期七八层,且
已经三十年未进一步的人动弹不得。

  「……以舌掠上唇,外九遍,次掠下唇外九遍,又掠上唇裹九遍。」

  萧曦月玉足踩踏老奴的火热阳物,红润的唇瓣开开合合,给她的两位贴身侍
女讲述修行时候呼吸吐纳之法。

  只是这唇舌抵、掠、触的技法,让被她锦鞋踩着肉棒的李老汉兴奋难耐,虽
年轻时候因为绝阳咒的缘故未插入过女子的下身处,可他也曾不死心的偷偷去过
一次妓院内,花了一点银两请了一位最下等的妓女帮他含弄。

  那妓女舔吻搓吸半天,他的胯下依旧软绵绵的没有勃起,以致于嘴酸的妓女
吐出他软趴趴的玩意后,嘲笑了一句他的鸡巴是宫里太监的。

  「哼!」

  回忆过往,李老汉还有些恼火,但看着绝美的仙子坐在玉石椅子上,一双修
长优美的玉足踩在他的鸡巴上,将他的粗大鸡巴压下,贴在小腹上一跳一跳的,
就忍不住得意:「那该死的妓女肯定不会想到,老奴我现在的大鸡巴不但雄壮威
武,宛若婴儿的手臂般粗大,而且还品尝到了仙子玉足!」

  「这大鸡巴几十年的等待,莫不就是为了仙子吧?」

  在萧曦月为侍女讲解的时候,李老汉就这样躺在地上,火热而贪婪的看着仙
子绝美的娇颜,看着仙子那张红润的小嘴一开一合的说出天籁般的声音,幻想将
来能一品仙子朱唇,要是能如那个妓女一般,匍匐在他身下……

  「仙子……曦月仙子!」

  李老汉仗着自己的声音被屏蔽,痴痴的喊着仙子,忍不住伸出脏手,抚摸着
仙子踩踏在他胯下鸡巴上的玉足。

  在仙子轻皱黛眉的时候,李老汉又慌忙松开。

  但往往过不到片刻,就马上又抚摸上去,下半身也一挺一挺的,用青筋环绕
的粗大肉棒,去磨蹭仙子的锦鞋,火热的棒身触碰仙子干净的鞋底,虽然不如上
次摩擦仙子赤裸的小腿来得刺激,也不如仙子亲自用玉足侍奉来得舒爽,可旺盛
的欲望再加上绝阳咒反向打造的凶器的强悍,肉茎摩擦仙子硬实的脚底板却也别
有一番风味。

  「小姐,我们回去修炼了?」

  半刻钟后,两位侍女起身告别,萧曦月犹豫了一会,才点头应下。

  她知道,一旦她的两个侍女离开,脚下的这个无耻老杂役一定会得寸进尺的
要求她做更多的事情。

  果然,侍女才刚离开,被她踩住阳物的老杂役就急吼吼的加重挺动下半身,
嘴里更是仙子仙子的疯狂的喊着。

  不知该如何处理眼前局面的萧曦月,本能的加重了几分踩踏的力气,疼得老
杂役嗷嗷直叫,萧曦月看了一眼他脸上的涨红后,才抬起了双脚,让老杂役抽出
阳物。

  「仙子,老奴,嘶,老奴……这根东西,差点被仙子您踩断!」

  李老汉疼得嘶声连连,萧曦月有些愧疚,伸出素白的手指,凌空点出一道纯
白色的光华,落到他胯下肉棒上,顷刻间消除了疼痛感。

  李老汉大喜过望,也不站起来,又扑过去抱住了萧曦月的双脚,祈求道:
「仙子,老奴的这根鸡巴差点不能用,您就可怜可怜老奴,帮老奴泄出阳火吧!」

  萧曦月皱起柳眉,早已熟知她性格的李老汉已经急忙去脱她的鞋子,又心急
火燎的将自己的裤子全部蹬掉,露出蜡黄色的结实大腿肉。

  他虽然因为年事已高的缘故身材有些萎缩,但长久干体力活还是让他在七十
余岁的时候还保持强健的肌肉,如果不看脸只看身材的话,李老汉也就五十来岁,
一身黝黑蜡黄的肌肉相当结实。

  「你!」

  萧曦月恼怒于他的擅做主张,可转眼之间,这老杂役就已经把她双鞋全都脱
下,锦鞋被他放在鼻子间,深深的嗅闻,呼吸着她刚穿过的鞋子的气味。

  莫名的羞耻感,让萧曦月一时说不出话来。

  紧接着,李老汉就放下了鞋子,匍匐在她脚下,狂热的舔吻她的玉足。

  「啊!」

  异样的火热和湿润感从被舔舐的地方传来,萧曦月发出一声急促的惊呼,燥
热感很快蔓延全身,洁白的贝齿咬着红唇,低头看着老杂役舔吻她的玉足。

  「如果,他换成是远哥哥,又会是何种感觉呢?」

  感受到老杂役将她秀美的脚趾头都含在了嘴里,萧曦月的玉足难耐的弯曲伸
直,娇躯越发火热,脑海中不禁回忆起了数日前,在九公主府邸后花园中,看到
远哥哥与公主交缠欢爱的一幕。

  与如今她被一个老男人舔吻玉足,有着些许相同之处,却又有着许多的不同。

  至少这个匍匐在她脚下,带给她男女之欲的男人,不是她所喜欢的人。

  除开身份,长相,年龄,经历等等差别之外,含弄、舔舐、摩挲她小脚的男
人,在性格上却是萧曦月最为厌恶的一类人之一。

  这老杂役为人粗鲁下流,脑海中除了欲望没有别的事情,而且更重要的是言
而无信,数次违背誓言,说出的话几乎没有多少句能遵守的。

  这种人,实在不值得她去喜欢。

  「叮!」

  萧曦月屈指一弹,手指在半空中凌空迸发出一道清脆悦耳的琴声,清冷的意
境扑灭了脚下欲望强烈的老杂役,令他停下了如发情野狗般的动作,抬起头愣愣
的看着她。

  「到此为止。」

  运转心法,萧曦月恢复平和的心境,一双秀美白皙的玉足已经重新变得洁白
无瑕,地上一双锦鞋飞起套入其中,清冷圣洁的仙子再次回归。

  「仙子!!」李老汉意识到不对,又一次痛哭流涕的跪倒在地,哭诉说自己
人生无望,就只剩下仙子一人可以依赖,要是没了仙子的话,还不如去死云云。

  「不必说了。」

  萧曦月罕见的出言喝止别人,她此刻心烦意乱,有心断绝这种不正常的关系,
情愿一辈子待在仙云宗不出去,也不愿再沾染半分这些令她心乱的事情。

  「仙子……」

  李老汉跪在地上,呆呆的看着她半晌,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说道:「仙子
您是不是因为萧远与九公主的缘故……」

  萧曦月两片薄薄的嘴唇动了动,欲说,还休。

  李老汉立马明白过来:「仙子,您仙子心情肯定很矛盾吧?萧远与您……但
他又与那位九公主不清不楚……

  您,是不是……缺少一位倾述心事的人?

  如果仙子不嫌弃的话,老奴愿意当仙子倾述的对象,老奴保证,绝对不说出
一句!」

  萧曦月沉默着。

  如果这老杂役唯一还有什么优点的话,那就只有他身份底下,说出去的话无
人相信,外加他对自己很是迷恋,与……与远哥哥不同。

  「仙子?」

  「晚上再来找我。」

  萧曦月说完,便重新斜倚在玉石椅子上,静静的看书。

  李老汉自知又得罪了仙子,不敢再多说什么,讪讪的提起裤子就走,胯下那
根阳物走着走着又硬了起来,不得不弓着身子离开。

  「男人的欲望都是如此吗?」

  神念散出,将老杂役下身变化察觉在心,萧曦月不禁将他与当时在后花园中,
光着身子耸动的萧远联系在一起,男人的欲念如此强烈吗?

  心法的影响逐渐消失,脸颊浮现一抹晕红,萧曦月伸出手抚摩触碰,发现自
己的脸上变得有些滚烫起来。

  「原来我和九公主也是一样,与那个杂役,与远哥哥都是相同的样子。」

  「人多嗜欲丧形躯,原来指的是这个。」

  萧曦月想通后,本以为自己能很快安定下来,可不知为何,脑海中总是浮现
远哥哥与九公主,那两人在后花园中,在月光底下爱抚缠绵的一幕。

  还掺夹着一些,老杂役跪在地上亲吻抚摩她的玉足,以狂热的欲望勾起她的
情欲,以及,上一次被他扑上身,那根粗长的,比远哥哥大上一倍的凶悍阳物刺
入双腿之间……

  萧曦月第一次期待夜晚的降临。

  半山腰处的李老汉也有着相同的期待。

  一整个白天,他的胯下都没有消肿过,一想到仙子主动说晚上再来找我,他
就兴奋得直喘气,目光屡屡看向山顶,一到下午就忍不住兴冲冲的打了两桶水,
烧开后泡在热水里,将全身上下洗了个干净,又仔细的用树枝刷了一遍牙齿,换
上新衣服,打扮得犹如新郎一般,太阳还没开始西斜就溜到了山顶,耐心的等待
着仙子的出现。

  月亮从东边升起时,穿着宽松白色长裙,身姿曼妙高挑,犹如九天仙子般的
萧曦月,终于出现在了躲藏在一株大树后的李老汉眼中。

  而且在他狂热的期待眼神注视下,仙子莲步轻移,走进了奇花异草盛开,占
地宽广的花园内。

  仙子的身后,没有跟着那两位侍女!

  「仙子!!!」

  饥饿了一天的老狼狂喜的奔出,直冲仙子跑去。

  但李老汉的满腔奔涌的欲望,被仙子一个冷清的眼神瞬间熄灭。

  「仙子。」

  李老汉讪讪的站在原地,赔笑着,连胯下高高凸起的地方都萎缩了不少。

  仙子今晚似乎并不想被他舔玩玉足,只是单纯的想要在花园内走一走,在月
光下,养一养她身上清冷如仙的气质。

  更简单的说,今晚的仙子,并不想被尘泥所污。

  李老汉跟在仙子身后,嗅着原本奉为圭臬的仙子体香,贪婪的欲望却没有得
到缓解,反而越加抓耳挠腮,想着怎么让仙子坐下来,伸出玉足给他把玩。

  看着仙子被月光覆盖的绝美面容,感受到仙子身上莫名的忧伤心情,李老汉
突然灵机一动,连忙问道:「仙子,您可是为了萧远的事感到烦心?!」

  萧曦月的脚步顿住片刻,用眼神瞥了他一眼。

  李老汉大喜,又慌忙说道:「仙子,老奴残躯只能在仙云宗苟延残喘,自然
不知仙子您在京城与那位萧公子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仙子回来后就去了掌门夫
人那里,所以老奴斗胆猜一猜,仙子您在京城,是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

  萧曦月默然不语,脚步缓慢的往前走。

  丑陋的老杂役紧跟在美丽的仙子身后,鼓起勇气道:「老奴斗胆自称一句师
兄,曦月师妹您要是信得过的话,就把这些烦心事告诉李师兄我,我保证不说出
半句!」

  就他这筑基境都不是的修为,以及七老八十的年纪,在外面弟子前面敢称一
句师兄,非得被打个半死不可!

  也就仙子心肠好,能容忍他的无礼,嘿嘿。

  「仙子?」老杂役再问。

  萧曦月终于停下脚步,目光幽幽的看向夜空中的明月,声音缥缈的说道:
「我在京城,见到了远哥哥。」

  「哦,原来是这样!」

  李老汉兴奋异常,这是仙子第一次不是在「情欲修炼」的时候与他对话,这
种舒爽感觉丝毫不亚于射出阳精。

  「见到了萧公子……那他是否是与九公主,在仙子您的面前做出什么…事情?」

  萧曦月犹豫了一会,摇摇头道:「我不能说出。」

  李老汉说道:「既然仙子不能说出,那肯定是萧远他与九公主发生了十分親
密的事情,而且是在仙子您的面前,对吧?」

  萧曦月沉默。

  李老汉趁胜追击:「萧远和九公主发生关系,老奴觉得这也很正常。」

  「为何?」萧曦月忍不住问道。

  「很简单啊,仙子你想啊。」老杂役扳着指甲枯黄的手指头说道:「萧远什
么出身?区区一个清州城小家族身份,据说还父母双亡,家族中并无能支撑的人,
整个萧家都摇摇欲坠,身份地位卑微到了极致!」

  萧曦月皱起柳眉,对他的说辞并不以为然,出身,不是唯一。

  「而九公主呢?」

  老杂役口若悬河:「贵为帝胄,又是当今在位五百年的皇帝的最小的女儿,
从小受到的宠爱不知多少,出身高贵的九公主本就对男人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嘿嘿,当然,老奴心目中只有仙子,仙子您的身份,也不比九公主差多少!」

  萧曦月不置可否。

  老杂役又道:「况且九公主花容月貌——还是比仙子您差许多,我是说,萧
远作为年少气盛的年轻人,对女人当然是充满了欲望,漂亮又高贵的公主倾心他,
试问萧远如何能挡得住公主的诱惑?」

  萧曦月说道:「他不是那种人。」

  老杂役急了:「仙子你是不知道这男人啊,一旦欲望起来后,什么青梅竹马
什么父母血仇都能抛在脑后,萧远出身低微,又经历父母双亡的剧变,最近却春
风得意,不但修为暴增,还勾搭上了当朝公主!

  这不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少年风流不足惜,就差洞房花烛夜了吗?!」

  萧曦月看着夜空的明月,许久后才说道:「是一日看尽长安花。」

  李老汉昔年也是小家族出身,可惜早就把几十年前学的诗词全都给忘了,说
话粗俗中硬要夹着文雅,说不出的别扭。

  但他混不在意,从仙子那张美妙的小嘴里说出「日」字,仿佛就是点燃他体
内欲火的引线,一下子爆了起来。

  「仙子!」老杂役厚着脸皮上前一步,胯下大鸡巴将裤子高高顶起,双手不
安的搓动,讪讪笑道:「您要是不介意的话,老奴愿意与您重现一次萧远与九公
主当时的事,这样……」

  萧曦月清冷的双眸转向他,老杂役心中一跳,但狂热的欲望还是让他硬着头
皮把话说完——不管怎么说,死就死,起码让他把话说完!

  「这样,老奴才能替仙子您分析分析,出一出馊主意!」

  「仙子您不必说话,只需要做当初的事即可,仙子您说呢?」

  李老汉快速的说完一席话,忐忑不安的等待,打算等仙子拒绝后,再扑到她
脚下,祈求仙子给他舔一舔亲一亲玉足。

  可令他都没想到的是,曦月仙子却是很快的点头,道了一句:「好。」

  「仙子,您说什么?!」

  李老汉大喜过望,用灼热的视线死死的看着她。

  萧曦月的双颊缓缓浮现一抹淡淡的红晕,襒过头去,声音微颤道:「你,坐
于草地上。」

  那一夜,远哥哥和九公主在草地上翻滚缠绵,四瓣白花花的屁股耸动挤压,
呻吟喘气的一幕,至今还深深留在她脑海中。

  她在师父身边的三天里,一直都在思考:当时的远哥哥,与九公主究竟是何
种感受?

  「好好好,仙子,仙子,老奴,老奴这就……仙子,跟我来!」

  李老汉因狂喜而哆嗦着身体,看了看四周,一个猛蹿就在附近找到了一块平
整的草地——明月居的花园是他打理的,出乎对仙子的狂热,他完全将整个花园
记在了心上,哪里有石凳,哪里有鲜花,哪里有草地全都记得一清二楚!

  仿佛就是为了这一刻,李老汉一刻也忍不住,三两下就想要脱掉裤子,将胯
下凶器露出来。

  「不。」

  萧曦月咬着朱唇,清冷的双眸被羞意染上。

  李老汉以为仙子又要返回,却听她说道:「远哥哥并未脱,是……我。」

  「仙子…您是说,您脱!?」

  李老汉惊喜万分,但萧曦月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摇摇头,走到了他跟前。

  「仙子……」

  坐在草地上的李老汉抬头看着身材窈窕曼妙的仙子,一时间竟是不知该说什
么,半晌后,才颤抖的说道:「老奴明白了,当时的萧远,必然是和九公主一起
坐在草地上谈情说爱。而且,公主还是坐在了……萧远的腿上!

  仙子,既然您不脱,那老奴还是脱了吧?!」

  萧曦月没有回答。

  月光悠悠,花园中一片寂静,唯有鸟兽虫鸣在躁动。

  不知过了多久,萧曦月才微不可查的呼出一口气,咬着的朱唇也松了开来,
似乎下定了决心。

  「仙子。」

  脱光了裤子的老杂役瞳孔一分一分的睁大,看着美丽的仙子曲下身子,迈开
双腿,玉臀一点一点的落下,终于触碰到他的大腿,缓缓坐在了他伸直了的双腿
上。

  「啊……!」

  老杂役皱纹遍布的老脸上露出舒爽至极的表情,呻吟出声,清幽的香气扑面
而来,仙子的玉臀与他的大腿接触,黝黑的大腿肉被仙子的衣裙压着,他可以十
分清晰的感受到,仙子正在缓缓坐下。

  弹性绝佳的仙子臀肉,逐渐压在了他的大腿上,丰盈浑圆,挺翘紧实的臀肉,
挤压着他精瘦的黝黑大腿肉,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美妙感受,让李老汉仿佛再次体
验到第一次见到仙子,第一次颜射仙子,第一次舔舐仙子玉足的那一刻。

  仙子紧致的臀肉带来强烈无比的快感!

  「仙子,仙子!!!」

  李老汉疯狂了,双眼变得血红,急促的呼唤着仙子快些坐下。

  终于,在他的注视下,美丽高贵,清冷如仙的曦月仙子完全坐下,两瓣仙子
玉臀结结实实的压着他的大腿,浑圆的臀部被压扁,李老汉能非常清晰的感受到
仙子那包裹在雪白裙子中的紧致臀肉,压迫他大腿后,臀肉与大腿相互挤压,所
带来的美妙快感。

  「仙子,老奴好爽!!!」

  李老汉猛地挺起下半身,矮小瘦削的身躯犹如煮熟的虾米般弓起,竟是将坐
在他腿上的萧曦月顶上了半空,让仙子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

  在萧曦月惊呼出声的时候,那根近乎贴着她小腹,二十七八厘米的赤红色肉
棒猛然睁开马眼,腥臭浑浊的精液狂喷而出,一下下的射遍了她的全身。

  柔软的小腹,挺拔的酥胸,修长白皙的脖颈,绝美的容颜上,全都是老杂役
喷射而出的精液。

  射出的力道之大,精液甚至飞跃到了萧曦月的头顶,白浊粘稠的阳精将她的
青丝秀发尽数覆盖。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