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魇同人:拯救凋谢的蔷薇花】(14)陈局终入局硬奸春丽 凌薇联系上姐妹即将脱险?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业途灵
2021/11/07 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统计:11363

  原本李华不到万不得已也是不想对陈局动粗,只是这回是杜总下了命令了,
他也不知杜总为什么打破了跟陈局之间的协议,他觉得这么做后患无穷。杜总终
究只是商,人家是官,虽然之前陈局跟他们有合作但终究并不太深。如果不是掌
握了他长期对自己侄女春丽抱非份之想,还有他对春丽靴鞋进行射精的丑行视频,
陈局还真没那么容易肯就范。

  多年来杜胜利一直控制着这座城市的地下世界,从卖淫保护费贩卖人口中获
利,而陈局则是睁个眼闭个眼,就算要抓人也会事先通知对方,找个收了安家费
的替死鬼扔进监狱维持他」罪恶克星「的形象。

  但是这一回多年来的平衡要被打破了,李华是杜总安插在警局中的暗子,其
实他自己也不知这样的暗子到底有多少人,毕竟这种事杜总绝不可能向他透露的。
只是他的业绩最好,也是最能在陈局面前说的进话的人,但杜总不知什么原因非
要他这么做,那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把陈局绑来了他的别墅。

  陈局显然非常愤怒,他不解李华为何如此大胆给他下药迷倒他,之后把他带
到李华家的别墅中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的到来。

  期间他还吃了一顿李华给他送过来的盒饭和矿泉水,陈局当然也想过用武力
突围赌对方不敢伤害他,但想到一向对他还算恭顺的李华居然敢用武力绑架他,
那肯定是有他不得不做的理由,自己如果硬闯难保这小子不会狗急跳墙。

  陈局终究老了,没有年青时那种冲劲了,选择了谨慎保守,结果终究入了李
华的局,烈性的春药让他全身热血沸腾,眼前被绑缚的英武女警春丽宛若化身为
那个让他魂系梦牵的女人——严凤娇。

  多年来即使他一直对春丽心怀绮念,但出于对她母亲的愧疚总是能控制住自
己的欲望,顶多发泄在她的从小穿到大的运动鞋皮鞋或长靴之中。春丽自小脚底
容易出汗,她那双汗脚亦察觉不到鞋底的异样,足底总是沾着陈局的精华!

  但这一次陈局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他的肉棒硬的好像恢复到二十多
年前迷奸严凤娇那个夜晚,他用仅有的理智对春丽的靴脚进行靴奸,心中还是存
着把自己的精力都用在她的靴脚上,射光了弹药神疲力乏之下就可以了。

  可惜陈局低估了他喝下水中春药的烈度,他才刚将大股的精浆射入春丽的靴
中,很快那股无法满足的欲火又烧的他的肉棒再次硬挺起来。

  春丽右脚靴筒被拉开拉链处已经灌满了他刚才射进去的精浆,他现在对她的
左脚又感兴趣了,伸出手解她左膝处的胶带。李华一皱眉,心道这老鬼不会是良
心发现想找机会放她逃走吧?但看这老色鬼那急色样也实在不像。

  自己这么多人量这老鬼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他别是想玩个姿势吧?李华心
中已经明了,当下用手中的枪紧顶在春丽的后脑上大声道:「别动啊,别耍花样,
要是想用你的骚蹄子踹老子,老子手一滑子弹就把你个脑袋像打西瓜一样打烂了
哦。」

  春丽感到自己左腿膝盖处的胶带被解开,确实存着拼死一搏的念头,一脚踹
开那人然后再用全力踹碎这张椅子——,她脑中已经构想自己接下来反击的步骤
了,但是后脑被冰冷枪口顶着的现实又让她胆气一泄。

  周围还有好几个人,不知有多少人持枪,而自己——,这张椅子非常结实,
自己功力就算十足状态也未必能一脚踹碎它,如果失败的话——。春丽讨厌这种
感觉,那是当初她面对毒贩几把AK47时的恐惧胆怯,自己怕死了!说到底自己就
是怕死!

  春丽为自己的胆怯感到羞耻,又一次——又一次在敌人的枪口下她又怂了,
她很想拼死反抗一下,哪怕被当场打死也好过被强奸淫辱。可惜她就是做不到,
她的左腿僵直了,只是放任对方解开膝间的胶带然后把她的腿抬后抬起。

  春丽——,你这个贪生怕死的懦夫!春丽闭上双眼感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她绝不愿在这些丧心病狂的歹徒面前落泪,唯有把脸紧贴在椅背上。

  陈局把春丽的左腿向后抬高,这腿是多么修长有力,摸上去那小腿的肌肉紧
绷,比她母亲更加结实啊!这双腿脚不知踢倒了多少凶狠的罪犯,可是终究还是
落到自己的手中成为自己的玩物。

  陈局双眼泛红用脸摩擦着春丽的黑丝裤袜和下端光滑的长靴皮靴,长靴靴筒
是上好的皮革但温度较低,而被黑丝包裹的大腿则无比炙热,陈局忍不住用嘴亲
吻着春丽的黑丝美腿。

  「嗯嗯,混蛋,放开——有种放开我——,就会侮辱女人的废物——」春丽
此时只能低声咒骂着对方,可显然自己的咒骂只是进一步刺激对方的兽欲,那恶
心的舌头在她的黑丝美腿上游走着,口水和唾液隔着黑丝渗入到大腿上让她全身
发颤。

  踢开他,用力踢开他,哪怕内心一再给自己鼓劲,可惜左腿就是没有劲——,
或者说是没勇气踢对方,她依旧纠结于是否尝试反抗一下,也许对方不会开枪呢?
但身后的淫徒却完全不给她一点机会,那粗糙的咸鱼手已经摸到了她长靴下方的
拉链处拉动,靴子下端的拉链被拉到脚踝上方后靴子就变的松动了。

  陈局内心是无比的激动,那是因为春丽穿靴子时是最性感最风骚的,他内心
无数次性幻想都是亲手把玩这位格斗女皇侄女的结实美腿然后剥掉她的长靴,那
代表着她强大骄傲的长靴!大手伸入春丽的靴筒中,另一只手则揪住她的靴跟向
上拉动着。

  「住手,变态,别脱——别脱我的靴子——混蛋——」春丽口中反复咒骂却
显得无能狂怒,长靴一点点从她的小腿上被拔出,而对方仍旧用一条胳膊夹着她
的左腿,显然对她的美腿神技还是相当提防的。

  」呼呼呼——「陈局剧烈喘息着,终于第一次将春丽脚上的长靴剥脱下来了,
这是他多年来一直想做但不敢做的事情,靴子从黑丝脚上剥脱出来的一刻,那股
子熟悉的酸臭味涌入鼻中,就是这汗脚丫的酸臭味!这味道刺激的陈局瞬间理智
全失,像条色狗一样将鼻子和嘴在那兀自挣动着的黑丝脚丫上又吸又亲又舔。

  终于尝到它的味道了,多年来他是一直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就像当年他在
办公桌上迷奸严凤娇那样,也是脱掉她的平底皮鞋后疯狂亲吻着她只穿着尼龙肉
丝短裤的玉足,那肉香汗酸味是令他一生都无法忘怀的美好时刻。

  春丽的黑丝脚丫比她母亲的脚丫更骚更潮更臭,对他胯间肉棒的刺激也更强
烈,他无比享受春丽那只黑丝骚脚脚趾徒劳的在他的脸上搔动着,而他则无比享
受着用自己的胡子碴划她光滑柔嫩的丝袜汗脚。

  太爽了太舒服了,比当年奸她妈时还要刺激,陈局宛若回到了那个罪恶的夜
晚,好像正在被他猥亵玉足的是自己的上司刑警女队长严凤娇。

  凤娇,你又回来了,我就知道你没死,陈局内心的欲望和暴戾也不断升级,
他张口含住春丽的黑丝脚掌啃咬了起来。他感到春丽的脚趾在他口中挣动的更加
剧烈了,就好像他最爱吃的一道菜,活吃小章鱼!就像那可怜的小章鱼在他口中
仍旧继续用自己的触手吸盘反抗一样,他就是喜欢慢慢的嚼碎吃掉它们!

  「不——不要咬,不要咬我的脚,好疼——啊——」春丽羞愤之余又带着几
分惊惧,她感到脚趾被对方牙齿咬嚼的疼痛,虽然她状态十足时「天蚕劲」护体
足够抵挡一般的利器。但现在功力大损又被电击后状态极差,左脚也就和平常女
人强不了多少,要是碰上变态被咬掉脚趾——,她实在不敢再想下去了,缺少脚
趾的话那平时连走路都会不方便更别说再踢人了。

  好在这变态也没再用力咬她的脚趾而是用牙齿咬住她足底丝袜用力一拉,
「哧啦」一声左脚足底的黑丝被咬开个口子露出白里透红的足底,那股子肉香汗
酸味则更加浓郁了。

  陈局的舌头在春丽汗潮的粘滑足底游走着,这比他刚才舔动丝滑黑丝更加过
瘾,那咸中带着酸的脚汗味让他的肉棒已经硬的快要爆炸了。

  「变态——,有本事放开我——,畜生,畜生——」春丽颤抖着大骂着,但
她亦感到越来越沮丧了,她之前还喊有种杀了她,可是现在却不敢喊了也不再用
力转动脖子了。没看见对方她还有机会活,如果看到了——,那她就零点可能被
灭口,只有活下去才能向这些畜生复仇,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陈局的一只右手伸到了春丽的裙下开始大力揉搓她黑丝和内裤包裹下的肥厚
鲍鱼,那块地方真是太厚实了,他相信女人的性欲越强这块地方就越肥厚,真是
跟她妈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啊。陈局感叹之余猛的用力一撕,将春丽胯间的黑丝和
里面的白色内裤一拼撕扯下来。春丽发出尖叫声,那一扯之下还扯掉她十几根耻
毛。

  陈局将掌中春丽的胯间之物放在鼻下吸嗅着,那是女性阴部特有的尿骚味,
他闻惯了春丽的臭鞋臭靴偶尔还能尝到她扔在鞋靴里的臭袜,但还是第一次嗅到
她的内裤舔到她的阴毛。

  这浓郁的尿骚味真是比严凤娇犹有过之,内裤裆部还有部分黄色的尿迹,显
然是上完厕所没擦干净,陈局正迷醉之即,他手中的那只春丽的左脚猛的踢开他
一只手的束缚朝他蹬出。

  「唔——」陈局闷哼一声胸口被这一记黑丝脚踹中倒退数步摔倒,若非春丽
脚上没穿靴子这一脚非让他受伤不轻,李华也吓了一跳没想到春丽真敢豁出命反
抗,但他却不能开枪,真杀了她那陈局还不跟自己玩命?

  春丽被撕掉内裤后当初被毒贩轮奸的极度羞耻的一幕一下子把她刺激到了,
这一刻她不再理会生死直接用左脚左脚乱踢,混乱中连踢中数人,对方痛叫的退
后。春丽知道自己脚上没穿靴子杀伤力不够,用力左脚狠踹身下的椅子。

  「嘭」「嘭」连着两下,坚硬的椅背亦裂开一道缝,要再踹一脚就有可能把
椅子面踹裂开来,但李华等人哪容春丽有机会逃脱?一个爪牙拼着挨上春丽一脚
上前抱住她的大腿,另一人则捏住她的黑丝足尖,两人合力之下春丽左腿终究无
力挣扎不动了。

  「操你妈的臭婊子——」李华抄起枪柄对春丽后脑狠砸了一下,春丽竟恍若
不痛,用力甩动着脖子,勒着脖子的狗圈在椅子背上格格直响,她竟是想拉断椅
背。

  再这样下去椅子背不断这婊子自己脖子可能给自己勒断,李华也急了用足力
气用膝盖狠狠顶在春丽大开的腿裆间,那肥厚的鲍鱼受了重重的一击。

  「喔——」春丽胯间要害旧伤未愈又被重击顿时双眼翻白全身都软了下来,
此时陈局亦站起身推开两人解下自己的皮带一头牢牢勒住春丽的左脚脚踝拉起,
另一头则在旁边墙上的固定金属衣架上打了个死结,这下子春丽整条左腿被高高
挂起再无反抗之力。

  「臭婊子,再狠啊,再踢人啊?操你妈逼」李华恼怒的又用膝盖顶了春丽阴
裆一下,但马上就被陈局一把推开了,陈局恼怒的指着他示意他退后。

  妈的,好心没好报,刚才不是我们的话这老小子可能都会被这臭脚小婊子踢
死,自己踢小婊子骚逼几下他反过来心疼了,要是这小婊子真被他搞上床到时吹
起枕边风——。妈的,自己可别摊上祸事了啊。

  李华邪心邪念,竟想到了万一春丽真的委身于老色鬼,这老色鬼肯定对这年
青漂亮的臭脚小婊子千依百顺,铁定把自己的事说给她听,这小婊子不恨死自己
借老色鬼的权力报复自己。这可真不是说笑的,自己强行绑老色鬼又给他下药令
他强奸小婊子,他肯定也把自己恨上了。

  杜总虽然对自己不错那也是因为自己有利用价值啊,可现在自己还有那么大
的价值吗?他可别为了换取老色鬼的合作把自己卖了啊,李华越想心里越是恐慌,
脑中竟闪过干脆就在这里把他们两个都干掉的想法。

  可这里的人全是杜总的手下,难不成把他们也都干掉?到时说小婊子挣脱开
来杀了老色鬼又连杀几人,我被逼到没办法只能开枪打死她——。不行啊,我只
能用枪才能杀掉他们,但到时杜总一看尸体肯定会看出毛病来,这样是不可能蒙
混过关的。李华心乱如麻,一会紧捏住枪柄但又松开,他现在已经开始后悔接下
这活,这回真的是骑虎难下了。原本看春丽被陈局强奸该是能让他老二硬挺的春
宫戏,因为担忧自己小命不保害的他连老二都硬不起来了。

  罢了罢了,事到如今再担心也没用,此时发难后患太大,要杀光所有人也非
易事,搞到自己要亡命天涯的话更是难逃脱警方追捕,换成罪魇也饶不了自己这
个叛徒。不能干蠢事,现在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小心驶得万年船。

  春丽和陈局并不清楚他们的性命刚在死神手中转了一圈,而陈局此时满是怜
意的看着春丽痛苦的抽搐着玉体,那胯间的粉红色鲍鱼被李华的膝撞下显得肿胀
了起来,那一圈浓密的漆黑阴毛亦似在诱惑他快点下棒。

  「啊啊——,畜生,杀了我吧——别——别强奸我——,」春丽心中满是绝
望,犹豫退缩了半天她还是选择了反抗,但却毫无悬念的输了,如果被打死也就
一了百了,可偏偏对方看起来还是要强奸她。哪怕再坚强的格斗女皇,此时也不
过是个恐惧的弱女子。

  我不会杀你的,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的,让陈叔叔好好痛痛丽丽,陈局又回
想起春丽小时候坐在自己的膝盖上被自己逗的多么开心,但她并没意识到陈叔叔
捏住她大腿的手一直都在享受着她白嫩细腻的皮肤,他是多么想再进一步把手伸
进她的裙下她的短裤下——。

  我会好好待你的,绝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我发誓!陈局一边在心中发着
荒谬的誓言,一边张开嘴含住了春丽红肿的鲍鱼,舌头在那鲍鱼口轻轻舔动着像
是在为她抚慰伤痛,牙齿则在她高鼓的阴阜上轻啃着,感受那浓密的阴毛在他嘴
唇上的摩擦。

  「滚开——别碰我——,畜生畜生——」春丽感到了私处被对方舌头牙齿的
侵犯,她又徒劳的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咒骂着用力挣动着手脚,努力想让双腿能够
合拢,但被皮带拉高的修长左腿肌肉即使绷的再紧也无法摆脱墙上坚固的挂钩。
那充满力量有性感的玉足已经从黑丝中完全暴露出来,五根青葱般的脚趾蜷缩着
蹬蹭着,皮带把脚踝处勒的生疼但她却又只能保持着这个羞人的动作,而其余双
手一腿依旧牢牢绑在椅子扶手上动弹不得。

  陈局对春丽的哭声充雨不闻,他已经说服自己对春丽的侵犯是在给她带来快
感,只有自己才能给她幸福,他要她当自己的女人,哪怕为她跟自己老婆离婚也
可以!舌头开始钻入春丽温暖而狭窄的鲍鱼口中了,他用手指不断搓揉着她的小
肉芽,很快它就变的坚挺而充血了。

  马上要来了,丽丽你也渴望陈叔叔的棒棒吧?你从小就最喜欢跟我一起玩了,
你其实是喜欢我的,你是喜欢我的大肉棒子的。只有我对你是真心的,其他男人
只是贪图你的美色和肉体,只有我是爱你整个人——。

  陈局不断的给自己进行着自我催眠,把自己的强奸行径曲解成对春丽的真爱,
他那宛若钢铁般的肉棒也再无半点犹豫的捅进了一直把他当长辈尊敬的春丽的鲍
鱼之中,就如他当年迷奸她母亲严凤娇那样。

  」啊啊啊——啊啊——滚开——救命——,「别墅中隐隐传来春丽的惨叫声,
坐在车中的雨桥也听到了,但她只是犹豫了一下将接通手机的耳机戴在双耳上听
起了音乐。

  一边听着音乐,泪水却不断的从雨桥眼中涌出,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春丽
姐我也是没有办法啊,事到如今我已经回不了头啦。他们答应了不会要你的命—
—,你忍一忍吧,很快就会过去的。

  =============================================================

  秦冰看着眼前的报告,这是她目前最得力的干将姜萧嫄提供的第一手资料,
内容实在是触目惊心,十多年来各地居然有如此多年青美貌的女性遇害,而且凶
手似乎是同一个人。

  而坐在她对面的是一位卷发及肩,面目姣好美艳绝伦的女军官,她一身绿色
军装下半身是绿色及膝裙,双腿没穿丝袜露着雪白而又健康的双腿,黑色油亮的
长筒军靴一直把小腿裹到膝盖处。

  小姜真美啊,又那么英气且办事又牢靠,自己几员大将里就数她办事最得力
了,虽然——听说她个人风评不是很好。但秦冰并不在意这些,只要工作能力大
方向没问题,她不在意姜萧嫄的个人私生活。

  只是今天为什么自己那么热——,今天喝了自己咖啡机泡出的咖啡,为什么
——。秦冰感到一股燥热自小腹部涌起,她忍不住又瞅了姜萧嫄一眼,对方也低
着头喝着自己倒给她的咖啡,左腿胯在右膝上双腿并的很拢。

  她这样坐那阴部就——就要被大力挤压了吧?她是无意的还是——,是在故
意夹腿?秦冰感到脸上发烧,自己明明是在研究对方给的报告,为什么脑子里会
尽是这些怪念头?然而她偏偏不争气的双眼就是向姜的裙胯处瞟去。

  好想看看她裙子里面——,有传言她上班时裙下跟本不穿内裤,真见鬼了,
自己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呢?秦冰只觉得胯间一股热潮涌动,她竟不自觉的左腿
也压在右腿上面。屁股紧压住套裙内的内裤用力往前——,被固定住的内裤一端
紧勒住鼓起的鲍鱼。

  真是——好爽,真是好想有什么东西插进去,秦冰用力晃了晃脑袋把头低下
紧盯着手中的报告,但额头上的汗水却已经一滴滴落在报告纸面上了。

  该死,好想——好想有东西能——,秦冰感到自己快要控制不住了,绝不能
在自己的部下面前做出那种丢脸羞人的事情。秦冰用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又
偷看了姜萧嫄一眼,对方也低着头看着手中的咖啡杯,好像内有乾坤一般,而姜
萧嫄的身体也显得很僵硬,两条腿紧紧叠在一起。身体明显向上前倾,绿色军装
在胸部鼓胀比之前明显大了两圈。屁股在有节奏的向上一下一下的微微抬起,而
她那双穿着长筒军靴的双脚也交缠在一起在地板上摩擦着。

  小姜她,她也——,秦冰竟感到一长出了一口气,总算这种丢人的事情不是
自己一个人,她也——,也很辛苦啊,不过还是假装没看见吧,大家都假装没看
见才是最好的选择。

  秦冰打定主意先熬过这一关,只是胯间的炙热骚痒感愈加猛烈了,她紧咬银
牙可是却难以仰制口中已经轻微的呻吟声了。

  不行,不能让小姜听见,下面真是要烧起来一样,得找件东西!秦冰一瞥看
见办公桌上的那枝钢笔,她以最快的速度将钢笔收入袖中,然后慢慢放到自己的
裙下然后插进自己已经淫水泛滥的鲍鱼之中。

  冰冷的钢笔钻入炙热的鲍鱼肉穴之中让秦冰的脑中稍稍清醒了一些,我在干
什么?我竟然在小姜面前用自己的钢笔自慰?我是不是疯了?我——我平时不可
能变成这样的,我——我的咖啡里是不是被人下药了?

  秦冰盯着自己的咖啡杯,这可是自己亲手磨的咖啡豆再用咖啡机泡出来的,
自己办公室外面也是有监控的,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进来下药?如果——如果对
方下的是毒药!秦冰简直不感想像了,自己生死可是完全操于他人之手了。

  得马上调查这件事情,秦冰想到这里想要站起来,但随即胯间迅速被那销魂
蚀骨的快感所包围,她的意志力和信念也在迅速下沉。

  好舒服,好爽,就一会儿,就弄一会儿,等兴奋过去了我再——,秦冰心中
闪过无数个念头但最终还是被自己的欲望占了上风,她伸出右手食指慢慢转动着
插入自己鲍鱼小穴中的钢笔,那冰冷的感觉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它是给自己带来
无穷快感的宝贝,虽然和男人真正的宝贝相比尺寸仍差了不少。

  要是——要是把家里的按摩棒带来就好了,这枝笔那么细跟本满足不了我,
真可恨啊!秦冰脑中幻想着自己家中那枚按摩棒,那还是高仿男人的阳具还可以
发热,那棒身的一个个突起在转动时总能给她带来上天堂的感觉。

  秦冰全身都在颤抖着双腿大力并拢夹紧,她仍紧低着头,但脑中闪过的竟她
第一次失贞被马奔雷强暴的情景,那可怕的凶器上满是青筋和黑毛,甚至凶器棒
身周围都是黑毛。秦冰不是没见过男人的阳物,但从没见过它上面也长满黑毛的,
那简直就像一头猿人的阳物。

  更可怕的是那暗红色的龟头像一个铁疙瘩一般,而上面更是有一个个的突起,
马奔雷那畜生还笑着说那是他苦练多年铁裆功的成果,能够自由控制包头处高低
隆起,这能给被他强奸的女人带来最大的痛苦和快感。

  自己努力反抗叫骂用自己所知的最肮脏的脏话想激怒他,只是求一死罢了,
但是没用,马奔雷淫笑着嘲讽着她,他强奸的第一个女人就是自己部队里最漂亮
的女特种兵。平时一个能打倒四个男兵,长的漂亮武功又高,追求她的男兵领导
多的是都被她拒绝了。马奔雷也跟她比试过,他没出全力的情况下也输给了她,
但他没一点气恼。三天后马奔雷晚上就摸去了她的宿舍等着,先把同宿舍的女兵
都迷晕了,然后等接受夜战训练的她回到宿舍后再从背后袭击了她。

  牢牢从后面勒住她的脖子,十字锁再把她牢牢顶在墙上让她精湛的腿法完全
无从施展,她想大叫但叫不出声音,女人天生体力不如男人的一面暴露无疑。最
后她被马奔雷硬生生勒晕过去,然后被扔在床上剥掉满是汗臭味的军靴,她高强
度训练下尽是汗水的臭袜脚把他熏的兴奋难当,捏着她那双臭袜脚好生把玩舔啃
了一番后尽情的足奸了一场,射的她满袜满脚都是他的精华。

  不过马奔雷的精华量可大着呢,奸完双足后又剥掉她的军装军裤胸罩内裤,
用她的一对大奶子夹住他的肉棒玩了把乳交,把他挤出的精华又射在她的脸上和
嘴里。

  然而马奔雷连射两炮后仍旧有足够的余力,他把最猛也最多的精华全部留在
了女兵下面黑毛浓密的鲍鱼里,把它们全部射进她的花蕊之中,洁白的床单上被
染血了一片。

  第二天女兵就推说训练疲累没再训练,哪怕上食堂打饭都是双眼不断环视眼
中满是恐惧惊慌之色,那个无比自信用一双长腿踢倒过很多强壮男兵的女兵被他
毁了,只剩下一个终日活在恐惧中的小女人。

  马奔雷没再说那个女兵后来怎么样了,他撑开自己犹自反抗的双腿把他那硕
大粗壮的毛肉棒直捅进自己最贞洁的阴部,那保护贞洁二十多年的处女膜被一炮
轰穿鲜血四溢——。

  秦冰想到那凄惨的一刻她应该感到心痛,然而此时她脑中回忆那段竟是她一
生中第一次尝到性交的快感,她自己都感到难以置信,这最耻辱的一刻怎么会让
自己如此兴奋刺激?他现在脑中想着的就是那根满是黑毛的肉棒!

  她抬眼看去,姜萧嫄已经再也忍受不住用自己戴着白手套的手伸入裙下抠挖
着她的私处,那块半黑半粉的鲍鱼清晰可见,她竟没有穿内裤!那白浊的液体已
经从她的胯间直流入她高筒军靴的靴筒之中。

  「秦——我——我受不住了——」姜萧嫄俏脸已经通红眼中满是血丝跄踉着
朝秦冰扑来,秦冰想推开制服她,但她的双手却不受控般抱住了对方的纤腰,四
唇紧紧贴在一起疯狂亲吻起来——。

  电脑荧幕前,一个猥琐的一流淫笑的人正得意的看着秦冰与姜萧嫄忘情拥吻
即将开始的纵欲寻欢,看来自己下的药够猛啊,本来是想看秦冰如何在自己的办
公室里发骚玩自己,结果运气好把姜萧嫄这骚货也给兜进去了,这下可有场春宫
戏可看了。

  =============================================================

  凌薇伤的不轻,她努力运功在体内循环着,虽说骨头走运没有断但是五脏六
腑却受了剧烈的震荡,内伤不是这么容易能治好的。

  而她右脚也被傻根扭的不轻,如今要上山都得靠尹雯拉着才能勉强爬上去,
相反尹雯状态较好且体力充沛足够拉着她一起上去,这让凌薇感到颇为羞愧。自
己在她们二人受辱之时并没冲出去救人,虽然当时童童的手臂夹在她胯间极不方
便,但自己确实也没信心能够在两条壮汉的两把猎枪下救人。哪怕最后也是对方
察觉到自己尿水流到门外才不得不硬着头皮与对方一战,而尹雯不懂武功却有勇
气冒险下山来救自己,还将把自己打的落花流水的傻根毙于棒下,这份勇气机智
实在是参加特警队的最佳人选了。

  」妹子,你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工作的?」凌薇这时才想起自己到现在还
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姐,我叫尹雯,还没工作,是江陵大学体育社的社长,我从小就锻练身体
还行,跑步跳远成绩都还不错,你功夫这么好是当过兵吗?」尹雯露出一丝自豪
的笑容,她其实算的上国家二级运动员了,在同龄人中没几个体格能比她更好的。

  」原来是体育社社长,难怪身体这么好,我——我以前当过警察,现在退役
了,身手不比以前,对付两个流氓都搞成这样——「凌薇颇为沮丧道,其实若不
是这段时间里她太过倒霉,如果不是在去找西瓜一伙取回不雅视频前跟老公纵欲
过渡损耗了太多体力,如果不是自己太顾及面子不愿报警,如果不是自己那一脚
踢的太高——。

  太多的巧合加在一起让凌薇终于落到如今这个地步,此时她全身都疼的厉害,
下身菊肛都有种撕裂般的感觉,她清楚自己下身伤势得找医生治疗才不至于恶化,
但是如果去医院——。

  凌薇还是抹不下面子和名誉,自己运气是差但也没差到家不是?好歹有个见
义勇为的尹雯出手相救,只要手机有信号就能报警——。真的要报警吗?凌薇又
一次犹豫了,自己在警队时可甚至是被记者采记上过电视的,如今却落到被一帮
宵小轮奸羞辱的地步,警队里好事之徒也不少,一旦这事立了案到时自己这档子
事铁定被传出去。

  凌薇昔日的光环实在太多,她在所有人眼中都显得如此完美,以至于她自己
也事事追求完美,但现在要是让人知道她不再完美,甚至身体都被一群肮脏的民
工人贩子玷污,以后谈到她会是什么话题?

  凌薇心乱如麻,她竟还是想到手机通的话还是先通知春丽吧,她是警队里的
红人或许有办法能帮她掩盖一下这事,实在不行的话那她也只能认命了。

  」小雯,你——你能不能别跟人说我刚才被——被那个畜生给——「凌薇尴
尬道。

  」你放心吧凌姐,我死也不会说的,刚才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尹雯正色道。

  二人费尽力气才爬上山,而此时王璐拉着童童在上面朝她们招手喊着:「好
了好了,小雯你没事了,真是担心死我了。」

  童童则是快步上前抱住凌薇修长的靴腿哭道:「妈妈,你不要童童了吗?你
刚才一下子掉下去,我——我以为你死了,呜呜呜——。」

  尹雯想到她刚才种种丢人没义气的表现不禁心中有气道:「王姐,你这么担
心我们怎么就是不肯下来帮忙啊?」

  「啊,我我——」王璐被说到痛处一时间感到脸上发烧但随即又厚着脸皮笑
道:「我不是还要照顾这位——这位姐姐的儿子吗?」

  「我叫凌薇,以前做过警察,也是被这帮人拐卖到这里,我打死他们几个人
带这孩子逃出来,到这里又碰到你们被他们带到这里,」凌薇把自己的事情大概
的跟二人说了一下。

  「原来是警察啊,太好了太好了,那我们快点报警吧,这——手机没信号怎
么办?」王璐晃动着手中的手机焦急道。

  「我们往高处走,应该会有信号的」凌薇镇定道,她忽然想起一件事道:
「对了,那个被我踢晕的人贩子呢?」

  尹雯一指木屋道:「那个畜生被我用绳子绑起来了,我们要带着他一起走吗?」

  凌薇拉着童童一瘸一拐的走进木屋,见黑子被自己的臭袜子堵住了嘴,手脚
全都被绳子绑的死死的仍旧昏迷不醒。

  这两个家伙都该杀,但——现在他已经没有反抗之力,我如果杀他——,可
之前我把那个甘威逼下山崖不也算是杀人了?不,不行,尹雯王璐都在旁边,不
能让她们看到我杀人,那——,还是算了。

  凌薇心中一阵动摇犹豫后道:「我们还是尽快打电话报警,这家伙——就把
他绑在这里吧,他已经丧失反抗能力,我们要是杀他就是谋杀了。」

  尹雯上前狠狠踩了黑子一脚骂道:「真是便宜你这畜生了,等警察来了在牢
里呆一辈子吧。」

  三女遂带上童童继续向山下走去,而凌贡则始终盯着手机的信号,忽然信号
有了!她大喜过望连忙拨通春丽的手机号码。

  手机响了七八下,凌薇心里不禁有些着急了,小丽啊,快接电话啊,你可千
万别走开或当这是骚扰电话啊,毕竟这个手机不是她的而是黑子的。

  看来凌薇运气不算太差,春丽那头接通了,却听见春丽喘息的声音:「谁,
谁啊,你——哼哼——你找谁?」

  「小丽,是我,我是凌薇啊,我——我可打通你的手机了,你——你帮帮我
吧,我碰上大麻烦了——」凌薇这些天担惊受怕受尽折磨,终于听到了闺蜜的声
音高兴的都快哭出来了。

  「呵呵,啊啊——你——你这段时间——哪去了——我——」手机那一头春
丽剧烈喘息着说话,语气似乎有些怪异。

  「我——我被人贩子绑架了,他们——他们还欺负了我——,我现在逃出来
了但在山区里面,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女孩。我把定位发给你,你能来接我们吗?」
凌薇急道。

  「对不起,我——我刚才在健身,我——」说到这里春丽的声音停顿了一下,
接着说道:「凌姐,其实我们早就已经盯住这个人贩子组织了,他们在这块山区
有一个巢穴,而当地的警队侦察员也在山区一个渡假山庄中潜伏,就是为了掌握
他们犯罪的证据。我已经收到你的定位了,你可以按照我给你的定位找过去,那
个渡假山庄离这不远,你只要找到山庄外跟门卫说你叫凌薇是春丽的朋友就可以
了,里面警方的负责人叫刘峰。我会把他的照片发给你,你可以信任他,你放心。
到了之后你再打电话给我,我跟他商量怎么把你们送回来,你的事情我会想办法
帮你掩盖过去的。」

  「好,太好了,小丽,我——没有你我这辈子可毁了,我——我身上受伤了,
那让刘峰找医生帮我看一下吗?你跟他打个招呼,不要让医生把我身体受伤的事
说出去好吗?」凌薇惊喜之下没觉得春丽说话一下子不喘了,而声调也变的和之
前有些不同。

  「放心吧,我马上会和他说清楚,等你到了那边好好休息再找医生给你治伤,
你很快就能和伟民团聚了,我挂了,等会到了山庄你再打手机给我,」春丽那边
手机挂了,凌薇果然很快收到了一个卫星定位,上面显示离这里五公里外就有个
渡假山庄,而刘峰的照片也跟着发了过来。

  「小尹,小王,我们有救了,这里附近就有警队的同事,我马上带你们去投
奔他,到了那里就不用怕那些人贩子了」凌薇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尹雯和王璐,她
们两人也是惊喜交加,连旁边的童童也咧着嘴一起傻笑。

  恶梦终于要结束了,凌薇长出了一口气,关键时候还是春丽这个姐妹最可靠
啊,她庆幸自己没太急着报警,她看了看仍旧被紧绑着的黑子暗骂道:你们这些
败类,你们的报应马上就要到了。

                待续

  这段时间状态很差,每天只能写一小段,这章勉强算是完成了,还望大家见
谅。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