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儿的足下生涯】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彼岸幽冥花
发布时间:2021.08.30
首发:sis
字数:8596

  雪儿,是一个集才华与美丽于一生的大小姐,她的父亲是一位房地产巨擘,
她的母亲则是一位曾经红极一时的女星,按理说雪儿应该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了,
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要家世有家世。

  但是,也许是老天爷不想让雪儿这个大小姐太过于完美,所以搞了一点点的
恶作剧,让我们这个幸运的大小姐从小就有一种怪癖,恋物。而在成长中,她通
过网络了解了许许多多的东西,比方说sm、恋物癖之流。

  但由于她那显赫的家世和父母的监督,从小学到高中,她的放纵的欲望从来
就没有得到满足过,因为她每天上下学都是有专车接送,出去玩也从来都是和自
己的家人一起出去玩,在家里所有的衣服,都是由保姆送到外面的洗衣房去洗的。
最多也就是用母亲换下的丝袜自慰过。

  幸运的是,如今的她,已经拿到了步入自由的大学生活的门票。

  雪儿捏着车票,努力挤进3号卧铺车厢,找到自己的2号房,走了进去。

  2号房是软卧,是标准的四人铺,有独立的室内空间。

  雪儿的位置是2B,也就是右手边的下铺。而在左侧的下铺上坐着一对母女,
看样子是出门旅行的。

  而在雪儿的上铺,则坐着一位看着挺可爱的女生,虽然不如她漂亮,但也差
不了多少。

  雪儿将自己拖着的行李箱放入铺底下,顺势扫了一眼地面。

  身前的铺下,一双小巧的白色运动鞋静悄悄地摆在地上,鞋洞里好像塞着短
袜,颜色微微有些泛黄了。

  雪儿的心不由的抽了抽。

  但理智还是占据了上风,她艰难的把视线从运动鞋上移开,开始有一搭没一
搭的和几位临时舍友搭起话来。

  对面铺子上的,确实是一对母女,但并非是雪儿之前猜测的那样,而是刚在
秋兰市游玩结束,准备乘列车回家。

  这位阿姨姓赵,女儿叫做小月,今年10岁了。刚刚为大家唱了一首《小背
篼》,还挺好听的。

  上铺的可爱女生,叫做凌允,是她的同校同学,报考的是星辰学院的舞蹈系,
别看她长得像高一学生,其实她也有18岁了。

  在互通姓名之后,她俩才发现,原来她们认识。凌允的母亲和雪儿的母亲交
情不错,小时候两人经常一起玩耍,只可惜后来不是因为什么原因,双方的家庭
逐渐疏远了,她俩也渐渐断了联系。

  而如今,二人的人生轨迹再次产生交集,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时间慢慢过去了,窗外的夜色渗进车厢内。对面铺子的母女已经入睡;重逢
的喜悦使得二人聊了许久,直到凌允倦了,她和雪儿道了晚安,将被子往身上随
意一盖,面对着墙缓缓入睡。

  车厢陷入一片黑暗,雪儿缩在下铺的床位上,她手机屏幕的亮光照着她亮晶
晶的眼睛。

  半小时后,已经是夜里一点了。

  她悄悄探头,看着床下摆着的那一双运动鞋。

  雪儿轻轻地掀开被子,穿着袜子就下了床铺。猫步走到凌允的运动鞋边,膝
盖一软就跪了下来。

  我是在找自己的行李箱,她自欺道。

  她把凌允的一只鞋子移到自己两腿之间,跪着用双腿内侧摩擦,虽然隔着裤
子,但是一种直达心灵的触感还是让她近乎忍不住想要呻吟出来。

  我现在是跪在允儿的鞋子前,用她的鞋子来玩弄自己身体啊,她心想。

  她把头慢慢伏低,她的呼吸已经很粗重了,胸口也跟着微微起伏。

  忽然间,她已初具规模的胸触及地上凌允的鞋口。

  「啊~ 」雪儿忍不住呻吟出声,跟着她迅速捂住自己的嘴巴。

  在这种极致的快感驱动下,她感觉自己的理智正慢慢被蚕食,一片黑暗中只
遵循着抖m的内心在行动。

  凌允的鞋口里塞着一只泛黄的白袜。

  本就是夏天,穿着运动鞋就很容易出汗,加上火车车厢这种密不透风的小空
间,哪怕是凌允这种漂亮的女孩子,袜子也微微有些味道了。

  但这味道怎么这么好闻,雪儿心想。

  她想要伸手去取出凌允鞋洞里的袜子,但手刚伸出一半,就迅速停下了。

  她恭恭敬敬地把膝盖并拢,居然对着凌允的鞋子磕了一个头。然后她把头伸
过去,用嘴巴叼起一只白袜。

  我吃到允儿的袜子了吗?雪儿心想。

  她感觉嘴巴里裹着一团柔软的布料,一股酸酸的又香香的味道在口腔里弥漫
开来,生理上的快感和心理上的快感相互冲击,让她再也忍受不了。

  雪儿抓起凌允的一只鞋子,用鞋底使劲地辗磨自己的乳房,嘴巴里用力咀嚼
着凌允的袜子,她只觉得一滴滴液体从那双被儿时闺蜜穿过的袜子里涌出来,被
她如饥似渴地吞进肚子里。

  常年压抑自己的欲望,一经解放,便已难以控制;而用闺蜜的鞋袜来发泄欲
望,更令她在愧疚与满足之间来回挣扎。

  黑暗的空间里,这个柔美的少女疯狂地蹂躏着自己的身体,她粗重呼吸着,
叩拜着。

  这时,一只娇嫩的脚丫踩在雪儿的头顶,令原本就在高潮边缘的雪儿不禁一
颤,随后身体剧烈颤抖了几下。

  被发现了吗?雪儿有些惊慌,又有几分期待。惊慌的是,今天才刚和儿时的
好闺蜜相认,就做出这样让允儿蒙羞的事情;期待则是,允儿会怎么发落自己这
样的变态,是公之于众还是永远把她踩于脚下?

  令她失望的是,头顶传来的并非凌允的声音,而是小月的。

  「对不起,雪儿姐姐,我不知道你趴在地上。我不是故意踩你的。」小月有
些慌乱的解释道。

  雪儿缓缓坐直身子,望向眼前的小女孩。

  「没关系的,姐姐不疼。」

  「雪儿姐姐,你怎么趴在地上啊?」

  「因为姐姐是坏孩子,所以要接受处罚,给允儿擦鞋子呢。小月要做一个好
孩子,不要学我哦。」不知道为什么,雪儿这样说道。

  「小月是好孩子,才不要被处罚呢。」

  「小月可以帮允儿姐姐处罚我吗?」

  「可以啊,妈妈说过,要乐于助人。」小月自豪的说道。

  「我现在还要给允儿磕头道歉,等我抬起头的时候,小月你可以像刚刚那样
把我的头踩下去,直到你累了为止,好吗?」

  深夜里,无人知道,有位美丽的女孩正在一个小学女生的脚下起起落落。

  第二天早上,当雪儿睡醒的时候,小月和她母亲已经不在了,应该是已经下
车了。

  允儿还在与周公约会,看着可爱极了。

  想起昨晚的荒唐,雪儿不禁有些羞耻,用允儿的鞋袜自亵也就算了,居然还
让一个小女孩踩自己。所幸小月遵守了约定,并没有和她母亲说。

  与允儿交换了联系方式,二人在新生接待处分开,跟着各自的学姐学长办理
新生入学手续。

  出乎意料的,在登记完新生入学以后,雪儿在女生公寓306号房又见到了
凌允。

  走进宿舍,与凌允打了个招呼。

  「允儿,没想到咱们居然是舍友呢,真是太好了。」雪儿一脸欣喜。

  「是啊,雪儿姐。对了,她是应佳彤,也是咱们寝的。」

  雪儿顺势望去,只见那女孩的肌肤白皙,俏脸水嫩,虽称不上倾国倾城,但
却美艳到令人叹为观止,与甜美可爱的允儿相比,她似乎更多了一份典雅的气质,
加上那165cm的身高,婀娜多姿的好身材,还有那双细白长腿,更让人想入
非非。

  若没有先遇上允儿,她或许会……

  此刻她脚下踏着的是一双白色休闲鞋,配上一身素装,显得格外诱人。

  与不谙世事的允儿以及不愁生计的雪儿不同,应佳彤很懂人情世故,在同龄
人面前,她思想成熟得更像是个姐姐。

  虽然这并非她所愿,但她知道如果不逼着让自己独立起来,以后的路将会变
得渺茫。

  她常常会幻想,如果两年前没有那场不知真相的意外,自己的父亲就不会死,
母亲也不会一病不起,自己也不会变得孤苦伶仃……

  好不容易考上星辰学院,她不惜一切,也要成为人上人,她要查清楚当年的
真相!

  星辰学院的女生宿舍,是两室一厅一卫的结构,一个卧室住两个人,四个人
共用一厅一卫。

  雪儿和凌允一间,应佳彤目前一个人一间。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雪儿起初很是安分,直到逐渐熟悉两位舍友的课程时间
以及生活习惯,她才重新开始冒险。

  这天,「跳一下午舞可累死宝宝了。」

  一回到宿舍,凌允就急不可耐地脱下鞋子,把袜子也脱下胡乱盖在鞋子上,
光脚换上宿舍里穿的拖鞋。她把舞蹈服脱下胡乱一扔,找来换洗衣服就急冲冲的
进了卫生间。

  「雪儿,我先洗澡了哦~ 」她说。

  雪儿坐在沙发上,轻轻地嗯了一声。

  浴室里的水哗啦啦地放下,凌允在里面哼着歌,看样子心情不错。

  雪儿把目光投向凌允刚脱下的鞋袜上。

  凌允的脚不大,大约36码,但肌肤很白,趾节分明,有一种娇俏可爱的感
觉。

  今天下午应佳彤有四课时的英语课,想来不会回来,但为了保险起见,她还
是锁上了门。

  随后,雪儿膝盖一弯就跪在了地上。

  凌允的那一双舞鞋看起来也很诱人,湿透的舞蹈袜,静静地躺在地上。

  雪儿脱下内裤,只穿着睡裙,四肢伏地,朝着凌允的鞋袜爬过去,她粉嫩的
皮肤摩擦地面,粗糙的触感让她浑身颤抖。

  她终于爬到那一双鞋袜前。

  雪儿把头埋低,几乎都埋进了凌允的鞋洞里,鼻子触及鞋巢内壁,俏丽贴上
舞蹈袜,嘴巴亲到舞鞋内侧的鞋跟。

  一股悠远深沉的味道沿着雪儿的鼻腔涌进她的全身。

  凌允跳了一下午的舞,舞蹈袜都被汗水浸湿,但又混合着青春少女的体香,
混合在一起,成为鞋袜上那股难以言说却又淫诱动人的气味。

  雪儿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

  她披肩的长直黑发全部散在地上,笼着凌允刚脱下的舞鞋棉袜,她的嘴巴亲
在鞋子上,鼻子深深埋进鞋洞里,拼力呼吸着凌允鞋袜的气息。

  「啊~ 」这个娇美动人的女孩忍不住呻吟出声。

  她伸出娇软的香舌,这条舌头在无数男孩子的梦里出现过,多少人欲求一吻
而不得,现在这条粉红的小舌头轻轻舔着凌允的舞蹈袜的袜沿,幅度越来越大,
终于她又伸出贝齿,把凌允的棉袜咬进嘴巴里,舌头一卷含在嘴里。

  舞蹈袜毕竟是连体的,仅仅不到一半,就把雪儿的小嘴塞的鼓鼓囊囊的,她
眨巴着大眼睛,嘴巴鼓起,神情说不出的楚楚可怜,可惜这一幕无人得见。

  雪儿见实在塞不进去,索性把剩下的袜身绕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她没有起身,只是挪动膝盖,把凌允的一只舞鞋夹在自己两腿之间。然后她
夹着这只鞋子,一路膝行,爬到浴室门口。

  水声哗哗,纤瘦高挑的人影印在玻璃上,里面凌允一边洗澡,一边哼着《栀
子花开》。

  雪儿含着凌允刚脱下的袜子,任由口水不断分泌出,又裹着袜子里的脚汗被
她吞下。她跪在地上,双腿间夹着凌允的舞鞋,面对着美女舍友相隔一面玻璃洗
澡的倩影,居然把头伏低,一遍又一遍地磕着头。

  一股极致的羞耻感沿着雪儿身体的每个角落细密涌出,让她沉浸在无法言说
的快感之中。

  浴室里的水雾潮湿,浴室外雪儿的下体也一片潮湿。

  水声停下,浴室门被打开了。

  这时候雪儿已经坐回沙发上安静地玩着手机,一切都被她恢复如常。

  凌允披着浴巾,完美的足弓尽显魅力。她的头发湿漉漉的,双腿笔直修长,
脚上踩着拖鞋走了出来。

  「雪儿,雪儿!我去和同学吃饭了哦~ 今晚可能会晚点回来,记得给我开门
哦~ 」

  洗完澡后的凌允一扫疲惫,尽显青春活力。她换上干净的袜子,换了一双鞋
子,又穿上日常穿的衣裤,瞬间就从舞台C位变回了那个娇小可人的美少女。

  「雪儿!~ 我走啦!」她跑出宿舍,转身给了雪儿一个飞吻。

  雪儿红着脸目送着凌允合上门。

  她的胸口微微起伏,趁着凌允洗澡的事让脸上掩盖不了得娇羞。她的情欲刚
刚平复下来,又被现在独自一人的宿舍给燃起。

  她吐了吐舌头,把手机随手一放,又跪了下来。

  她爬到凌允床下,把凌允洗澡时候穿的拖鞋拿了出来。用鼻子嗅了嗅,刚洗
完澡,拖鞋上只有沐浴露的香味,但鞋面上却还有没擦干的水滴,一滴一滴,晶
莹动人。雪儿的舌头舔了上去。

  她先是舔了舔凌允拖鞋的前沿,那是脚趾踩着的地方,然后她开始用舌头刷
洗着鞋面,顺着鞋面一遍一遍地舔舐。

  拖鞋很软,舌头舔上去也很舒服。而且拖鞋舔起来也很方便,原先鞋面上的
水珠都被雪儿舔到了肚子里,到最后拖鞋本身的味道都没有了,倒是散发着雪儿
唾液的味道。

  到晚上应该就干了吧……她在心里想。

  她又重新爬到凌允脱下的舞鞋棉袜那里,凌允换了一双鞋子,所以舞鞋还在
宿舍。

  雪儿犹豫了一会儿,双脸羞得血红,终于她下了决心。

  她脱下睡衣,把凌允的舞蹈袜套在头上,躺在浴室的地板上,一只手揉着胸
部,另一只手抓着凌允的舞鞋摩擦着下体。全然忘了已经到晚饭时间了。

  当应佳彤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禁有些呆住了,但很快,她便反应过来了,她
知道,她的机会来了。她默默的打开了手机摄影,现场录制起来。

  等雪儿泄身以后,应佳彤便跨过雪儿,扯下了她头上的舞蹈袜,给她的俏脸
做了一个特写。

  雪儿有心阻止,但一方面是被发现秘密的慌乱,一方面则是刚刚达到高潮,
四肢无力,最后便听之任之。

  十几分钟后,雪儿终于有了力气爬起来,爬到坐在沙发上的应佳彤脚边。

  应佳彤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对雪儿说:「雪儿啊,你为什么要用允儿的鞋袜
自慰,你难道不嫌脏吗?嘻嘻。」

  雪儿听了佳彤的话,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够低着头红着脸不说话。

  「平日里允儿还说你是纯洁的化身呢。」佳彤抱起酥胸,轻蔑的看着惊惶不
已的雪儿,「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喜欢用允儿的臭鞋袜自慰的变态!」

  「呜呜呜……我错了~!求求您能别说出去吗~?呜呜~!」雪儿跪在地上
哭泣哀求着,她知道一旦这件事情被曝光出来,她的下场有多惨。

  「咯咯咯~!不说出去吗~?那就要看你能不能哄我开心了呢!」佳彤惬意
的坐到沙发上,翘着穿着白色及膝袜的美腿戏谑的说道。

  佳彤对SM一类的恋足只是一知半解的水准,属于无意中从网上获知的知识,
并没有真正实践过,而她现在的表现,便是根据她所掌握的那些知识,对雪儿进
行引导。

  每个m的奴性都是有限的,尤其是雪儿这种还未经过开发的m。

  对于佳彤而言,当务之急是摸清雪儿的底线,只要在不触及雪儿的底线的前
提下,用刚到手的把柄,就可以轻松的拿捏住雪儿这个千金大小姐,进而从她手
中拿到供自己成长的资粮!

  还真是一条通往成功的捷径呢!佳彤不由的翘起嘴角。

  「那……我要怎么做,你才会开心?」雪儿紧张的问道。

  佳彤脱下帆布鞋,棉袜内脚趾翘起,脚趾抬着雪儿的白嫩的下巴,戏谑的说
道:「我刚刚在操场跑步回来,现在脚有酸有累,你知道该怎么做啦?」说完后
还动了动脚趾。

  白色的棉袜脚,大脚趾头的骨节位置的棉袜磨得有点光滑,贴着雪儿的嘴巴
滑过,伸到她的眼前。

  雪儿也知道,现在的她,只能顺着佳彤的意思来,毫不犹豫的托起佳彤的脚
跟,仔细的闻了起来。

  「贱货,香吗?」看着雪儿这般顺从,佳彤倒是更自然了。?「香…」雪儿
轻声道。?「哈哈,大口闻,快点,不许躲。」佳彤欢快用脚丫顶着雪儿的琼鼻。?
「对了,咱们再来立个规矩,以后服侍我,只能用你除了四肢以外的部位,哈哈。
毕竟像你这样的变态,太脏了!」佳彤肆意的贬低着脚下的少女,「好了,给我
把袜子脱下来,不准用手哦!」

  ??………羞辱感充斥着雪儿的胸腔,颇具规模的胸部上下起伏,她的呼吸
再次变得急促起来。

  这一幕,她意淫过很多次了,只是,现在面前的是佳彤而非允儿……

  ??没有让佳彤等太久,雪儿终究将嘴伸向了白色棉袜的袜口,然后在咬住
往下拉,脱到脚背时,鼻子和嘴难免会碰到玉足上,羞耻感又一次占据了整个心
扉!??终于脱下了袜子,一双美丽的玉足呈现雪儿面前,纤秀的足弓,丰润的
足跟,整齐的脚趾,虽然不如她,但也很不错了。??佳彤活动了一下脚趾,开
口问道:「雪儿,你说是我的脚丫漂亮还是你的脸蛋漂亮呀?」??「……您的
玉足更漂亮。」雪儿不自觉的用了个您字。

  如果有人在旁,一定会震惊不已吧,贴吧公认的大一校花竟然说自己的容貌
还比不上其他女孩的脚丫!

  听了雪儿的回答,佳彤先是莞尔一笑,然后在雪儿错愕的目光下,用脚丫扇
了雪儿一耳光,娇声道:「贱货,还真是给你点颜色就想开染坊,也不想想你的
狗脸有资格和我的脚丫比美吗?」

  ?雪儿顿时有些懵了,她配吗?应该配吧?她可是新生公认的校花啊!可是
……??「喂,发什么呆啊?给我舔脚,贱母狗!」佳彤对着雪儿的鼻子就是一
脚。??雪儿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佳彤也没有催促的意思,毕竟今天的目的,就是要让雪儿主动的臣服在她的
脚下。??雪儿伸出香舌在佳彤的脚背上舔着,粉色的小舌头顺着白嫩的脚背,
顺着脚背上青色的静脉,舔到了脚趾,然后是脚底,最后是指缝。?「母狗,张
开嘴!」

  ?佳彤把脚趾伸进雪儿的嘴巴里,手里拿着手机认真的拍摄雪儿那痛苦的表
情。??「哈哈,小母狗你好贱啊。我的脚好吃吗?」佳彤说道。??「回主人
的话,好吃。」雪儿说道。

  ?」好了,接下来是奖励时间。」

  在佳彤的指导下,雪儿两腿岔开,呈鸭子坐对着佳彤。双手背在身后,被佳
彤用袜子固定住。

  「你想不想……」佳彤抬起玉足伸在雪儿的胯下,用脚背轻柔的摩挲着早已
湿透的下体,「想不想被它玩弄呢?嗯?小母狗!」

  脚趾滑过不停颤抖的荫穴,大脚趾轻轻的点在荫唇上摩擦着,一股强烈的酥
麻感瞬间侵袭雪儿的全身,荫穴拼命的亲吻着黑丝脚趾,已经不能更加亢奋!

  「啪!」在佳彤的媚笑之下,粉嫩的脚趾对着荫唇突的用力一插!

  「啊~!~!」

  「哧哧哧哧哧~!」

  「咯咯咯~!」

  在雪儿的浪叫声中,一股股淫液激喷而出,佳彤娇笑的看着雪儿在她脚下发
浪发贱。

  「呼~!呼~!呼~!」高潮整整持续了二三十秒才渐渐停息,雪儿颓然的
跪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原本精致的长发变的有些凌乱,面前是一片撒在地上的
白色粘液,以及再次伸过来的美脚!

  「呜~!」雪儿被一脚踩在脸上,令得她浑身莫名的燥热。

  「呜~!」雪儿感到一只柔软的脚丫踩在了荫穴上,正在一上一下的踩弄着,
把她踩的极为愉悦!

  「咯咯咯~!刚踩了几下就兴奋了呢!你这个贱货!贱货!贱货!」佳彤用
力的碾踩着雪儿的脸,还一下下的抬起踩在荫穴的天足,又凶狠的踩下去,把雪
儿的荫穴踩的水花四溅。

  「呜呜呜~!」荫穴被佳彤无情的践踏,污秽的辱骂声在头顶响起,雪儿的
受虐欲望被彻底激发出来!

  她伸长了舌头舔在脚后跟上,滑滑腻腻的酸臭气息被雪儿舔在舌头上,臭臭
的脚汗化成浓浓的口水流淌进肚子,刺鼻的臭气熏的雪儿无比兴奋!

  「哼!你可真是贱啊!」佳彤践踏着雪儿的荫穴的黑丝脚开始不停的搓弄,
玩弄的荫穴被踩的亢奋激荡,已经要忍不住喷泄出来了!

  ?」呜呜呜呜~!」黑丝脚搓动的越来越快,雪儿嘴里的脚汗臭味越来越重,
她的哀嚎声连成一片,在对黑丝臭脚的无限迷恋中达到了亢奋的顶峰!

  「哧哧哧哧哧~!」雪儿又一次高潮了。

  「咯咯咯咯咯~!贱货!贱货!小贱货!」佳彤肆虐的笑着狠踩揉搓脚下的
荫穴,而每一次的揉搓都能让荫穴狂吐不止!

  「噗噗噗~!」被蹂躏了二十多秒后,荫穴迅速的萎靡了下去,但随着丝足
的碾压践踏还是在挣扎着吐着淫液,卑贱的为女神清洗黑丝脚。

  「啊哈哈哈哈~!」佳彤狂笑不止,而雪儿的精神状态则是萎靡了许多,身
体明显的瘫软下来。

  「继续高潮!不准停!」佳彤狠狠的踩碾着雪儿的俏脸和荫穴命令道。

  「呜呜呜呜~!」雪儿惊恐的摇着头,她真的已经累坏了。

  「呜呜呜呜呜~!」荫穴再一次被佳彤的脚丫光顾,随着脚底粗鲁的摩擦,
雪儿叫的越来越快,到后来直接连成一片,嘴里的黑丝脚不停的抽插着,娇嫩的
脚趾夹着她的舌头疯狂肆虐。

  「哈哈哈哈~!快吸呀~!吸我的脚汗,用你的嘴巴给我洗脚呀~!」佳彤
玩性大起,脚趾紧紧的拧着雪儿的舌头,抽插的越来越狠,看得出来能用脚玩弄
的雪儿神魂颠倒也让她非常开心。

  「呜嗷嗷嗷~!」雪儿被玩弄的兴奋颤动,享受着佳彤的丝足戏虐被催情到
了最极致的高潮!

  「哧哧哧哧哧~!」淫液贴着脚背疯狂喷射,将黑色的丝袜脚涂上了一片浑
浊的白色。

  「嘤~!」当雪儿射完之后,佳彤轻轻的发出一声娇吟,似乎是还没有得到
满足,她嗔怪的用丝袜脚在雪儿的下体又踩又碾,埋怨雪儿为什么高潮时间这么
短。

  这次的高潮持续了将近二十秒,也真不算短了,但是面对女神的责难,雪儿
除了默默忍受之外又能怎样呢,只好老老实实的跪在她的脚下任凭发泄。

  「咯咯咯~!被我羞辱又虐待,却像个乖顺的小狗一样不敢反抗,你怎么这
么贱呢!」佳彤发泄之后,心情明显好多了,她将雪儿嘴里的黑丝脚抽出来,两
只脚左右夹住雪儿的脑袋,饶有兴致的欣赏着,「还想不想再射一次?」

  「我不……呜~!」雪儿刚说了两个字,嘴巴里便插进来一只黑丝脚,而这
一次佳彤没有丝毫顾及雪儿的感受,她将五只脚趾并起来深插进来,一直插到脚
趾踩在了喉咙上,难受的雪儿眼泪不停的流淌出来。

  「呜呜呜~!」雪儿的脑袋被佳彤用双手抱住,恶狠狠的往脚上套着,仿佛
要将整只脚都要插进雪儿的嘴里似的!

  另一只黑丝脚再次踩着雪儿的荫穴上,而这一次也不再是爱抚摩擦,而是凶
狠的踢踹!

  「快射出来!你这个贱货!本美女还没玩够呢!你要么射出来,要么被我踢
烂荫穴,听到了没有!」佳彤散发出傲慢的女王气场,吓的雪儿呜呜的哭泣,酸
熏的脚汗已经不用雪儿主动去舔便挤压着灌进喉咙,胯下的荫穴被疯狂的踢踹蹂
躏,亢奋的感受着被践踏的快感,无比卑贱的迎合着女神的虐待。

  「哧哧哧哧哧~!」荫穴再一次射了。

  「啊啊啊啊啊~!」女神兴奋的叫声在耳边响起,雪儿的嘴里塞满了丝足,
竭尽全力的挤出一个微笑,大脑一片茫然,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这里是……客厅啊……雪儿清醒过来……

  佳彤呢?

  她,她人呢?

  雪儿急忙四处看着,不仅没有看到佳彤,甚至连女神的衣裙鞋袜也不见了!

  那我之前……是做了个梦吗……

  雪儿摸向自己的下体,火辣辣的触感让她清醒的知道那并不是经历了一场梦。

  嗯?这里有张字条……

  字迹很潦草,但雪儿能从上面闻到女神的芳香。

  「小母狗!我玩的很开心奥~!你愿意做我的母狗吗?如果愿意的话,就去
成人店里买好调教用品,今晚十二点后,把自己拴到宿舍天台去!」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