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大侠】 第五十九章 误会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10923

不太需要助威的样子,那么就算是答谢更吧。

感谢大家对韩小贼的支持~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都市偷香贼》最新集正于阿米巴星球销售中,其他作品看得开心合口味,有兴
趣打赏鼓励作者的前往购买此书即可。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袁忠义耐着性子听贺仙澄讲完,一直仔细留意着她的目光神情,到最后,总
算是有了八成把握,她先前所说并无虚假,的确没有投靠到唐飞凤一侧。

  既然如此,先前诈她的话自然也可找个由头收回。他微微一笑,将她拉到身
边,附耳低声讲出了之前刻意隐瞒的内容。

  贺仙澄先是一惊,跟着神情一黯,凄然道:“原来……你要后路,不过是在
验我的真心么?我……若不是全心全意为你谋划,你是不是就要拿我,当作献给
唐飞凤的厚礼了?”

  袁忠义摇头道:“错了,你全心全意为我谋划,我才要将你献给唐飞凤,作
为厚礼。你要是还有什么我觉得不安的企图,我便不如将你杀了,独个去找她。”

  贺仙澄唇角微颤,朱瓣紧抿,蹙眉思索片刻,颇为惊愕道:“你……打算跟
她办事了?”

  “她许了我不能告诉你的好处。”袁忠义淡淡道,“为了那好处,莫说是跟
她办事,就是跪下捧起她的脚舔几口,我也心甘情愿。”

  贺仙澄大惊失色,身子都晃了几晃,颤声道:“这世上……哪里还能有这般
好处?她是要扶你做天子么?”

  袁忠义哈哈大笑,伸手在她酥胸上拧了一把,“澄儿啊澄儿,到了如今,你
还是摸不清我的脾性。龙椅根本不适合我,她真要扶我做天子,我反而要啐她一
脸唾沫。我一身惊世骇俗的好内功,为何要把自己关在金銮殿里?这辽阔江湖,
才是我心之所属。”

  她秀目半眯,心神稍定,试探道:“难道她……许了你什么绝世武学?可唐
门当下最有名的武功,是得配合大搜魂针才能发挥真正威力的大搜魂手。她娘虽
然素有传言是魔教中人,却并不会武功。智信,你该不会被她……骗了吧?”

  袁忠义挑了挑眉,道:“她娘不懂武功?”

  “智信,她娘背着魔教后人的风言风语,在唐家做小妾,若真有功夫,早被
正道之士联手逼死了。”

  “那也无妨。”他满不在乎一笑,俗话说的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唐飞
凤咱们两个加起来也打不过,她又何必搞什么阴谋诡计。”

  贺仙澄苦涩一笑,轻声道:“十个我加起来也打不过你,你……不也没少算
计我么。”

  他伸手捧起她脸颊,拇指按着她柔软唇珠,淡淡道:“我为何不算计藤花,
而算计云霞?我为何不算计含蕊,而算计你?你不妨好好想想。”

  贺仙澄凝望他片刻,莞尔一笑,道:“不必想。我性情如此,这辈子,必定
是要受你猜疑的。你要真说打心里信我,我怕还不敢信。鱼找鱼,虾找虾,乌龟
找王八,兴许,我就合该有个这样的男人。”

  “不错。”袁忠义轻笑两声,将她才穿好的衣衫忽而一扯,俯身按回床上,
“我也合该有个你这样的女人。”

  临近傍晚,贺仙澄从房里出来,迈过门槛的时候,双膝一软,禁不住扶了下
墙。她赶忙用力站起,双股一绷,当中那肿起的蜜丘凹裂之中,便无声无息挤出
一大片黏乎乎的温热浊流,顺着玉滑光洁的大腿内侧缓缓流下。

  她扶着墙靠了一会儿,一直等到那道热流垂过膝弯,流下小腿,变得凉透,
在绣鞋边上润出一点湿痕,才自嘲似的无声一笑,轻轻揉着小腹,踉踉跄跄回房
休息去了。

  袁忠义躺在床上,目中神采闪耀,情欲充分满足之后的慵懒,正适合用来制
造思考所需的平静。

  其实贺仙澄搞错了一件事。

  她始终认为自己还不够能干,不够精明,不够忠诚,所以才得不到袁忠义的
信任。

  但他信任的前提,其实很简单。

  那就是不会对他造成一丝一毫威胁。

  他下山后就已经是个谨慎多疑的性子,能叫他如此放心的,只有死前的包含
蕊,和分别前的藤花。

  她贺仙澄若是肯自废四肢做个人彘躺在床上就供他泄欲,顺便生个头脑精明
的娃娃,那他绝对敢给她百分之百的信任。

  而这,恐怕也是唐飞凤不怕泄露自己秘密给他的原因。

  如果他有什么不应有的想法,例如搜集证据上唐门检举之类,后果不言自明。

  袁忠义想要变强的欲望,由此而越发膨胀。

  他如今的强,只能让他择弱而噬,乖乖披着人皮隐藏真我。

  他向往的强虽说并不是那种可以肆无忌惮的随心所欲,但至少要让他不需要
因为实力差距而产生各种不甘心的顾虑。

  不要紧,不用急,他这次已经知道,《不仁经》就像是个黑色的漩涡,只要
到了合适的地方,遇到正确的人,就会自然而然聚集围绕着它旋转的力量。

  他还年轻,他等得起。

  林红娇母女在唐门住了一夜,隔天晌午,才颇为疲倦地返回。张红菱宿醉未
消,头痛欲裂,窝在袁忠义怀里撒娇叫他按摩,说什么也不肯起来。

  这让送她们回来的唐甜儿神情有些尴尬。

  照说三江仙姑算个不大不小的人物,女儿就算不是什么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
总该要点脸面。

  哪想到一起进屋,她还没想好该坐在哪张椅子上说话,张红菱那么大一个姑
娘家就直接蹦进了袁忠义怀里,手勾脖子腿搭肘,一连声嚷嚷头疼,还指着满脸
尴尬的她说他们唐门的酒不好。

  风流不羁不拘小节的侠少形象总比一板一眼的道学先生好伪装,袁忠义坐下
叫张红菱靠着,一边给她按摩脑袋,一边看向唐甜儿,朗声道:“有劳唐姑娘相
送,袁某谢过。”

  唐甜儿双手捋着垂在肩前那两条乌油油的大辫子,一如既往饶有兴致地侧目
打量着他,道:“有啥子好谢的,自家地头,哪儿能不送客。还是贵客哩。山上
山下也近得很,我腿脚利索,吧嗒吧嗒就跑回去咯。”

  看她没有起身告辞的意思,袁忠义微笑道:“唐姑娘还有什么嘱咐么?”

  唐甜儿笑眯眯道:“嘱咐可不敢,就是有事想问问。门主大哥觉得你们到了
唐家堡,还住驿馆不好。这地方小吏早跑了个干净,都没得人给收拾打扫,听说
你们饭都要自己做,不如上山住咯?”

  他一怔,道:“这……不是该问张夫人么?”

  张红菱有气无力道:“我娘说咱们一起来的,就该一起住,没你和仙澄在旁
边守着,她也不安心。就说……看你俩怎么决定。”

  袁忠义哦了一声,沉吟道:“唐姑娘,唐门好意……我心领了。可实不相瞒,
我们此行还带着一个疯了的女子,一到男人多的地方就会发病。去唐门,只怕会
多有麻烦。”

  “霍鹰可是住下了,她那些亲兵今天就都上山,几十号人呢。我们唐家地方
不小,没啥子麻烦的哟。”

  要是唐门只有个唐甜儿,袁忠义肯定就答应了。

  但只要一想到他们去山上住,每晚都缠着贺仙澄的唐飞凤就会一起回去,他
便打心底不情不愿。

  这女人在驿馆陪着他们就已经能带来足够可怕的压力,真到了本家地头,还
不得将他摆弄在股掌之上。

  更何况,霍家大队人马不会上山,霍四方的回信也要寄到这边,这番谋划干
系蜀州大权将要落入谁手,他可不敢有丝毫怠慢。

  “既然霍鹰已经上去,我们就不必了。”袁忠义抚摸着张红菱的发鬓,柔声
道,“红菱和她娘不是武林中人,江湖人太多的地方,她们紧张。”

  张红菱马上点头附和道:“嗯,我不自在。”

  唐甜儿倒也不多纠缠,起身一拱手,道:“那好,我回去给门主大哥通报一
声。完了我再下来,袁大哥可别嫌烦哟。”

  “唐姑娘要来驿馆住?”

  “是啊,门主大哥叮嘱我好好保护张夫人,莫要在唐家的地方出什么漏子。”

  “这是不是有些多虑了?”

  “不多不多,霍勇死啦。”唐甜儿撇撇嘴,连珠炮一样飞快道,“脑袋都被
人摘走咯,他看天气不好,去检查粮草是不是能防住雨,好几个硬岔子护着他,
结果哩,死了一地。门主大哥说可能有蜀州心向朝廷的高手在暗中行动,张夫人
如今也算是自己人,该护着,该护着。飞凤姐姐得领命,她还要真正贴身护着呢,
门主大哥说叫她之后跟张夫人同吃同睡,走哪儿也不能离,不到巴遗郡,不能放
松。”

  有此一句,袁忠义倒是能断定,唐飞凤欲杀霍四方的事情,门主唐天擎九成
九知情。

  唐门不肯亲自下手,倒是能隐约暗示出雁山派的态度。

  雁山派恰好位于巴遗郡,是霍四方为害最小的起兵之地,要说从霍家军一路
征伐中得了最大好处的武林门派,首要便是他们。

  他们明面上始终不曾公开表态支持霍家军,除了忌惮将来有个万一朝廷追责
之外,恐怕也有霍四方那喜欢布疑阵自保的性子作祟。

  看着霍家人跑来跑去都有唐门高手跟着充场面,但霍勇死的时候,身边陪葬
的三个保镖,并没一个姓唐。

  袁忠义暗想,也许这才是唐飞凤要扶林红娇上位……或者说唐家意图如此的
根本原因。

  这些坐高位子的人斗起心眼来,的确不是他喜欢的路数,也没有什么他喜欢
的好处。

  不过,林红娇这个女人,他算是歪打正着收对了。

  柳钟隐的产业都在蜀州地界,唐飞凤的野心想必也不会离开西南太远,三江
仙姑一旦控制此地,对他袁忠义来说,毫无疑问是个平地立起的巨大靠山。

  等此筹码真正到手,他跟唐飞凤再谈,起码能多三分底气,不至于再攥着两
把冷汗冒险。

  在他的猜测中,唐飞凤目前对他的友善态度,很可能来自于一个要命的误会。

  她是魔教中人的后代,算年纪,她出生时魔教正是祸害武林兴风作浪的时候,
还远不到覆灭之日。她能认得《不仁经》,并一语道破来路,可见母亲的确是魔
教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她亲哥哥执掌唐门,她与其争斗纯属内耗,那么野心勃勃打算开宗立派,意
欲何为简直显而易见。

  袁忠义推断,她对自己的拉拢之意,应当是把他错认成了某个魔教长老的弟
子。如此一来,他说自己要当大侠的时候,她的诧异便勉强情有可原。

  可他并不是魔教的弟子。

  魔教,或者说那个什么圣龙光明教,对他而言,就是一段江湖传奇,只是这
传奇的尾巴,给他带来了人生翻天覆地的改变,让他从方仁礼变成了狗子,从狗
子变成了袁忠义。

  他心中不可能把孙断当作师父,对魔教自然也不会有半点好感。

  不管唐飞凤的打算最后落到实处是什么,他在意的只有一样,那便是他能从
中拿到多少好处。

  她之前许的那句足够诱人,但也就到让他愿意暂时忍耐一下的程度。更长远
的合作,她还得拿出更值得的东西才行。

  心里转了无数念头,嘴上随口敷衍着唐甜儿,等张红菱进去里间躺下养头疼,
他送客完毕,顺道去了一趟林红娇那边。

  三江仙姑地位在上,唐飞凤就成了卷铺盖搬过来的那个,外间原本供丫鬟夜
里伺候的陪床,收拾出来给了不得不留下的唐甜儿,贺仙澄总算脱身,跟袁忠义
商量两句,先搬去了鹿灵宝那屋。

  驿馆先前只有霍家跟来的亲兵照料,如今霍鹰离去,还带走了唯一一个丫鬟,
林红娇嫌那些粗人出入女子居处不妥,便下令设了门禁,最里这重院子,就只剩
下袁忠义一个男子可以自如出入。

  原本他可以在霍四方的回信过来之前享受几日,不料鹿灵宝的身子颇怪,有
孕至今快要三个月,害喜的情况却不见轻,比渡江之前又瘦了一圈,唯有小腹略
略生了一点赘肉。

  好歹也是自己的骨血,袁忠义安排贺仙澄悉心照料,抽空过去为她运功疏通
经络。有次鹿灵宝浑浑噩噩疯劲儿上来,将他当作师兄搂着不放,鼻息促促眼红
耳热,发了春似的。他只好耐着性子凑在床边小心翼翼浅抽轻送,不伤胎宫弄得
她丢了两次,安抚她睡着,才将剩余发不出的邪火回房射了张红菱一嘴。

  如此数日,到了十月廿一,天气转寒,袁忠义跟着贺仙澄去唐家堡找裁缝做
了几身衣裳,心中暗暗烦躁,不明白为何霍四方的回信还不到。

  这唐家堡名字叫得虽然响亮,单论规模不过是靠江设港的渔村,精壮汉子大
都上山成了唐门弟子,找个裁缝都已年过四十,在售成衣谈不上漂亮,只得姑且
当作御寒手段,先买回去抵抵日益冷冽的深秋凉风。

  他手上闲钱还多,顺路买了些小件首饰,旁人吃不吃这套无妨,反正拿来哄
哄张红菱,绰绰有余。

  这几天他有意避着林红娇,就是在为之后的乐子铺垫。明面上的理由好找得
很,唐家双姝形影不离贴身护着,他这个有实无名的女婿只能避嫌。至于实际,
当然是要给那正欲火如炽的骚仙姑吊吊胃口。

  不到淫性上头冲得失去理智,指望她乖乖躺下跟女儿一起叉开大腿,可是痴
心妄想。

  而哄好张红菱,就是以防万一,免得真半推半就来了娘俩齐上阵的淫戏后,
她怒不可遏把事情闹大。

  借着贺仙澄照顾孕妇抽不开身,他闲来无事,拿出浑身解数,和张红菱好得
蜜里调油,恰好她心里还惦记着袁家香火,晚晚缠着硬撑,总叫他天亮起床掀起
被角一望,大腿根那红肿蜜洞的白浆子,都还尚未流干。

  回去路上,袁忠义忍不住寻思,要是霍四方那家伙的回信还不到,他是不是
该做点什么打发时间。

  这三、四天里,贺仙澄去找唐飞凤的次数,还没唐甜儿来找他的多。

  原因不难猜。

  寒掌仁心袁忠义在西南已经小有名望,他明面上是个不知出身来历的孤儿,
有过一段奇遇的落魄书童,又生得风流俊美,举手投足极招女人爱怜。唐甜儿样
貌虽还有三分稚气,那小胸脯却已经鼓鼓囊囊,腰细臀翘,已到了该寻夫家的时
候。

  他在这里呆了一阵,多少也知道了些唐门的情况。

  唐门的年轻女子,只要不是习武极为出挑的,那最后在家里是什么地位,就
全看能找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若能招赘一个青年才俊到家,那在家里说话都能大声几分。

  听贺仙澄说,唐门在此事上有个与一般武林家族不同的地方。对姓唐的年轻
女子来说,假如不去婚配,能设法弄到资质根骨过人的男子精血,产下私生后代,
都好过嫁个糟糕伴侣。

  按这思路考量,唐甜儿如果盯上了他,自然是要百般主动的。最好结果,当
然是把他迷得神魂颠倒,心甘情愿上山入赘,从此为唐家效命。不过她只要看看
贺仙澄的容貌、张红菱的身段,再稍微有点自知之明,就不会打这个主意。

  那嫁出来当妾,应该是不如偷个种回家。

  所以袁忠义一路思忖,盘算的就是把种送给唐甜儿。这玩意他每天都要出上
好几股,着实不缺。

  快回到住处的时候,这些天变得颇为沉默的贺仙澄难得主动开口叫住了他,
驻足在高处恰好可见江景的地方,轻声道:“智信,昨日唐飞凤来找我,又说了
件事。”

  袁忠义望着滚滚江水,没有应声。

  既然贺仙澄提起,必定是觉得此事值得说给他听。

  他又何必浪费唇舌。

  “她说她母亲有些亲戚朋友,隐居在武林各地,她需要找些可靠的人,去把
他们都请回来,成为她开宗立派的助力。”贺仙澄略一停顿,轻声道,“她想让
我帮她这个忙,还说,我若肯答应,她……便传我一门适合我的武功。”

  袁忠义目中精光一闪,道:“唐门有什么可传你的武功么?”

  贺仙澄摇了摇头,“自然是她母亲那边的。我想,应该是什么厉害的魔教功
夫吧。我还旁敲侧击,问她需不需要担心被母亲的旧相识认出,结果她说……她
娘虽然没有练过武功,对武学的道理却研习得极为透彻,还有一身过目不忘的本
领,所以……”

  他转身望着她,道:“所以什么?”

  “所以她敢传我的武功,就不可能再有人认得出来。连名字,都是她从母亲
那里学来之后,随口起的。”贺仙澄的语调颇为不甘,想来是在恼火投胎好坏之
间的差别,“她……也有些过目不忘的本事,虽说比她母亲差些,但多看几遍,
一样能牢记心间。我瞧她的意思,魔教有不少功法已经被她娘改头换面,如今…
…都掌握在她的手里。”

  她向着江水幽幽叹了口气,“我先前还颇有几分自负,心想……至少我在布
局谋划上,能胜过她半筹。如今才知道,那不过是个笑话。有她那样的实力,还
何须殚精竭虑谋划?”

  “还是要的。”袁忠义微笑道,“否则,她又何必费心拉拢你。建立一方势
力可以靠她的本事,但维持经营下去,还是需要些你这样的人才。别的不说,当
年圣龙光明教若是有你出主意,可不会招惹来武林围剿吧?”

  “那种高手如云的地方,才不会有人听我的主意。”

  “我和唐飞凤肯听。”他缓缓道,“澄儿,只管答应她吧。她要做的事,我
也很感兴趣。你不是一直想在这乱世做出一番功业么?这正是个绝佳的机会。”

  贺仙澄蹙眉道:“可……唐飞凤心底邪气逼人,还不似你这么擅长掩饰,若
去追随她,只怕……就再也难以回到武林正道之中了。”

  “澄儿,贺伯玉侠名远扬,算不算武林正道?”

  她轻叹道:“可柳钟隐并不需要为谁效力,供谁驱策。这便是我能追随你,
却不敢贸然选择唐飞凤的理由。两边的风险,有本质不同。”

  袁忠义笑道:“那你就告诉她,你愿意帮她,但平时主要还是跟着我,四处
行侠仗义。我这少侠风流好色,不肯放你。”

  贺仙澄默默望着他,早已知道他和唐飞凤之间必定有了什么默契,可始终摸
不清细节,不免有些忐忑。

  “你只管如此跟她说就好。她虽看重你,却不至于非要跟我抢人。再说……”
他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丝杀气,“她打算拜托你的事儿,我跟你一起去,定能
办得更好。”

  “你、你肯跟我一起去?”贺仙澄一惊,跟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唇角微微一
勾,喜色渐渐挂上眉梢,轻声道,“这便是你将来的打算么?”

  “不错。澄儿,做大侠,最应该办的事,不就是惩恶扬善,除魔卫道么。”
袁忠义并不忌惮说出一部分打算,“和你去找那些人,可是一箭双雕的好事。”

  “我就这么跟她说么?”

  “你自己思量。我相信你能说得很好。”袁忠义拍了拍她的肩,笑道,“不
然,你还是回飞仙门做你的大师姐,比较安全。”

  贺仙澄莞尔一笑,随他一起往住处走去,“我迈出第一步,就没再想过回头。”

  “对了,”走出几步,袁忠义挑眉问道,“那个唐甜儿,明显对我有点意思,
你说,我日了她,应该不会开罪唐门吧?”

  “唐甜儿……”贺仙澄略一犹豫,轻声道,“唐飞凤曾提过一句,说她是个
毒蜘蛛。不过之后又说,毒蜘蛛都捏不碎的,死也就死了。我看,你还是小心一
些的好。”

  袁忠义心里顿时有了底,笑道:“别的蜘蛛我可能还怕怕大牙,毒蜘蛛……
难道毒得过蛊师么?”

  “还是不要太大意。大搜魂针的毒性,至少不逊色于妇心蛊。唐门三绝,哪
一样都能让唐门的未来不可限量。”

  “百毒不侵农皇珠,一步追命搜魂针……还有一样是什么?我没听唐家人提
过。”

  贺仙澄轻声道:“还有一样是周天奇宝神关锁,应该是辅佐修行内功所用。
更多我也打听不出了。”

  “不管那些了。霍四方反应太慢,我闲着无聊。左右无事,我还是陪唐甜儿
玩玩吧。”

  她跟出几步后,小声道:“智信,关于这次的计划,我另外做了一些安排。”

  “哦?”

  “霍鹰颇宠的那个小丫鬟,之前已被我弄上了飞仙丹的瘾。她只当那是我巴
结霍鹰的手段,我额外给了她些,如果一切顺利,霍鹰……应该逃不出你的掌握
了。”

  袁忠义扭头望着她,竟没想出她是何时找出空闲把此事办了的。

  但不得不承认,这一手安排,极可能将林红娇事成之后最大的阻碍消弭于无
形。

  霍鹰武功平平,想凭定力抵御飞仙丹那么可怕的药瘾,几无可能。

  “好,好极了。”他哈哈一笑,拉住她手迈开大步,“看来霍四方这当儿子
养的继承人,今后只能乖乖做女郎了。”

  两人携手转过坡道,就看到驿馆门前,竟站满了全副武装的精兵。

  霍四方起兵之后顺风顺水,多场胜仗下来,打得兵强马壮,甲胄充盈,单论
武装,的确不是被蛮子抢去许多肥肉的张道安可比。

  门前那些兵士都穿着环锁铠,领头小将更是披挂着上好山文甲,盔亮如银,
缨红似血,一看便是霍四方手下心腹。

  袁忠义略感惋惜,心知,回信大概是到了。

  不过也好,等大展拳脚将一切收拾妥当,蜀州兵马落入林红娇掌控,他再想
做什么,都是如鱼得水。

  两人过去,还被守门将士拦了一下,不过一直跟着霍鹰的那个娇小丫鬟不知
从何处冒出了头,帮忙陈清袁忠义身份,领他们进去。

  看那丫鬟望着贺仙澄时激动不已连唇角都在微微颤抖的模样,也知道她已深
陷飞仙丹的药性不可自拔。

  可没想到,霍鹰这边十拿九稳,霍四方那边却出了岔子。

  那位明明早先一次次催着成婚的霍疯子,这次竟然没有直接答应林红娇结仙
缘的提议。只说在东川郡北部盐渠县扎营等待,叫他们整顿行装,两日内启程,
过去再做商议。

  “霍四方那边,会不会有什么变故?雁山派的高手提醒他情况不对劲了么?”
见唐甜儿贴身侍女一样跟着林红娇在房里收拾行囊,袁忠义趁机凑近门外置身事
外的唐飞凤,低声问道。

  “这人多疑谨慎,张夫人主动修书求亲,他会有这反应也正常得很。”唐飞
凤盯着园中荒草,“有墨十一,不必多虑。”

  “动身过去,可就离了唐门地界。计划不必变动么?”

  “不必。离开前我会跟墨十一见一面,略作调整即可。”唐飞凤冷眼一瞥,
轻声道,“倒是你那贺仙澄,真是好手段,不声不响,就给霍鹰下了药。”

  袁忠义笑道:“我也是才知道的,不过,并非坏事。”

  “也好,霍鹰能被你弄到变回霍文莺,事成之后,能少很多麻烦。”唐飞凤
的口吻微微一变,似乎略带嘲弄,“这本事,想必你是极擅长的。”

  “霍文莺是她本名?”

  “嗯。不过听说打她七岁就没再用过了。霍四方待女人如此残暴,八成也有
生不出儿子的缘由。”唐飞凤眼中闪过一丝厌弃,“可惜他不懂,女人不需要当
儿子养,也一样可以不比儿子差。”

  “我听澄儿说,你告诉她,唐甜儿其实是个毒蜘蛛?”

  唐飞凤淡淡道:“那是对寻常男人。对你,也就是个小蚂蚁。”

  “那这蚂蚁,我玩玩呢?”

  “随你高兴。”她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淡淡道,“莫要直接玩死就好。仙
澄设计了霍鹰,唐甜儿对我,就已没有半点用处。”

  “她不是你堂妹么?”袁忠义侧目望着她的眼睛,盯着那其中透出的一抹天
青,笑道。

  “我有很多堂姐妹。”她挥了挥手,将眼前一只飞舞小虫震死,淡淡道,
“凡是没用的,都与我无关。”

  “不过此次出发,唐天童会作为唐门这边的代表,他很疼爱这个妹妹,你自
行斟酌。”她望着那只轻盈小虫飘摇坠地,道,“今晚饭后,随我走一趟。我带
你去见个人。”

  “什么人?”

  “到了你就知道。放心,对你绝无坏处。只是,见她前后的事情,是不得告
诉他人的秘密。否则,对你就没什么好处了。”

  袁忠义微笑道:“好,我知道了。”

  这种时候要去见谁,他猜也猜得到。

  他也相信,正如唐飞凤所说,那对他绝不会有什么坏处。

  在蜀州易主这样的大事即将发生之前,见见那人,确定他此前的猜想,至少
能让他心中安定许多,不必留一分担心,防着唐飞凤忽然变脸,杀他一个措手不
及。

  至于之后,反正如何行动有唐飞凤负责,他只要领命照办就好,与其浪费心
思,不如多想想怎么将唐甜儿搞到手,给自己解个闷。

  那小丫头生得颇为饱满,奶脯子屁股蛋涨鼓鼓的,走起路来婀娜多姿,一步
三晃。到时候骑在后面,抓着她那两条乌油油的长辫子一牵,乳波臀浪胭脂马,
多少能找几分乐子。

  万一真给唐家留个种,他也没什么意见。

  原本他是打算这段时间先将霍鹰彻底制服,以绝后患。但一番思虑之后,为
了顺利,决定还是将前半段交给贺仙澄,免得那把不喜男人的俊女郎心下排斥,
惹出事端。

  等收拾妥当,林红娇自然要找袁忠义好好谈谈,如今这个心腹,在她心中已
与女儿不相上下。

  知道她即将深入霍四方军营,做一件可能掉脑袋的事,难免紧张不安,袁忠
义便柔声劝说,分析利弊,想叫她定下心来。

  林红娇并不是蠢人,她知道霍四方没有一口答应,还是因为疑心病重,而如
果计划顺利,墨十一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婚约,其实大局已定。

  “不是我这把年纪了还硬要矫情,也不是我不知轻重,可……”说到最后,
林红娇微微低头,神情黯然道,“再怎么说,这也是要我又嫁一次,又……守一
次新寡。我从张林氏,变作霍林氏,即使能拿下蜀州,将来……”

  “红娇,”袁忠义柔声打断,左右四下无人,唐甜儿也去了外面,索性轻轻
抚摸着她的脸颊,劝说道,“霍四方已经在打你的主意,你得知道,被这么个疯
子盯着,今后便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从了他,要么……便是咱们如今要做的。
你肯真嫁他么?他好歹是一方枭雄,你是想考虑考虑?”

  “没、没有。”不知想到了什么,林红娇一个激灵,急忙表态,看神情竟有
些慌张似的。

  袁忠义弯腰与她对望,略一沉吟,没有多说,只笑道:“好,收拾收拾,咱
们去找红菱,一起用饭吧。今夜好好休息,没什么大事,咱们明日便上路。”

  “嗯。”林红娇似乎恢复了镇定,点了点头。

  袁忠义缓缓站起,忽然道:“红娇,怎么这几日,我觉得你有些怕我了呢?”

  林红娇抬眸望着他,片刻之后,扭开看向旁边地上,轻声道:“我只是一直
在想,我与你……将来到底会如何。我越想,心里就越是怕。”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他笑着吟了一首《自遣》,俯身搂住她的后脑,在她唇上轻轻一吮,“唐家人在,
我就先出去了。等到了安稳地方,再找机会为你解忧。”

  林红娇面色绯红,目光朦胧,轻声道:“智信,我们这样……究竟要到什么
时候?”

  “到你不再想我的时候。”他自负一笑,“难道,你还怕我硬缠着你不成?”

  她口唇微颤,似乎还想再说什么,但此时门外已传来了张红菱脆生生的催促,
叫他们赶紧出来吃饭,紧接着,门就被她那走路带风的女儿一把推开。

  林红娇的脸,也跟着转瞬间变回了温柔慈母的模样。

  可她拉起女儿的手,准备起身的时候,看着两人掌背肌肤纹路,看着那紧凑
细腻程度上不可避免的差距,一股隐隐的嫉妒,还是从眸子中一闪而过。

  袁忠义看在眼里,唇角微翘,大感有趣。

  明日清晨就要上路,匆匆吃罢粗茶淡饭,诸人纷纷回房休息。

  袁忠义等了片刻,贺仙澄敲门进来,向外打了个手势。

  张红菱刚刚洗净了脚,见状一愣,小声道:“你要出去?”

  看她眼角漏出来的那股子失望劲儿,看来刚才洗脚时候靠着身子说情话,就
叫她发了性。

  “嗯,出去办点事。你先歇了吧,我回来叫你。”

  “哦。”张红菱如今在他面前乖得像只小绵羊,半点不见领兵打仗时候的威
风,轻轻应了一声,就宽衣解带上床躺下,叮嘱道,“不怕晚,多会儿回来,也
可以叫我。”

  袁忠义隔着被子拍了一把她的屁股,笑道:“好,叫不醒你,我就肏醒你。”

  她吃吃一笑,拉起被角,腻声道:“那你可得用力些。”

  呵,有其母必有其女。

  他肚里嘲弄一句,出门拿下一盏灯笼,匆匆离去。

  唐飞凤早已等在门外,见他出来,也不言语,径直走在前面领路。

  走出一段,袁忠义才发现她似乎有意考校自己轻功,没见步子迈得多快,赶
路的速度却越来越急。

  他暗暗运起《不仁经》,施展醉仙步法中比较不那么刻意的轻身要诀,紧紧
跟在后面。

  “把灯笼扔了吧。”唐飞凤忽然丢下一句,跟着倩影一晃,带起一阵轻风,
转眼就到了数丈之外!

  月色昏暗,再远一点,怕是就没了踪影。

  袁忠义急忙丢下灯笼,全力施展轻功,足不点地。

  他在身法上下过苦功,加上《不仁经》内力浑厚至极,生生不息,闪转腾挪
兴许还有不足,长途奔走,他自信不会输给绝顶高手几分。

  果然,唐飞凤初时还能较为省力地甩开他十余丈,转眼奔走数里之后,那距
离便渐渐拉近。

  但袁忠义心中暗暗奇怪,为何向的并不是唐门所在的山头,而是出了唐家堡,
往临江郊外野地去了。

  难道他先前猜测要见的人,竟猜错了么?

  不多时,两人先后停在一处竹林包围的僻静小筑外,院子用竹篱圈起,内垦
一块薄田,种了些许植蔬,四角长着野花,似乎懒于打理。

  袁忠义暗暗估量,若是唐飞凤不曾留力的话,再有二里,他便能赶上。

  可见两人轻功的差距,还不算太大。

  唐飞凤轻轻推开门扇,转身道:“这里,便是我娘的住处。”

  袁忠义颇感意外,要见的人被他猜对了,只是没想到,唐门门主的姨娘,竟
住在这么远的郊外。

  她盯着他的表情,缓缓道:“旁人都以为我娘闺名福曦,是唐狄氏。”

  他皱眉不解,怎么这女人忽然交代起自己母亲家底了?

  “但实际那是假名。我娘姓风,名叫风青溪。青,是青出于蓝的青,溪,是
溪水的溪。”她眼中精光闪动,一字一顿道,“风,便是风太昊的那个风。”

  袁忠义心中巨震,跟着略一思忖,顿时恍然大悟。

  风太昊,是圣龙光明教那位奇才教祖的姓名。

  唐飞凤的娘亲隐姓埋名嫁在唐门,原来是魔教教祖的直系后人。

  如此说来,眼下她这般试探,竟是因《不仁经》而将他误会成了魔教复兴的
接班人么?

  这……可真是有趣极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