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君怜妾】(姐偷)第一卷:校园风云(第三十九章:一滩白色液体)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欢迎来到大发官网Dafabet官网,大发娱乐888(Dafabet)|大发娱乐场|dafa888|大发体育唯一备用网站(www.2dafa88.com)!
欢迎来到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体育(www.daf22.com)
大发官网Dafabet|大发国际|大发网址|大发888开户|大发备用网址——大发官网(www.d6d6d.com)
作者:同写
2021年5月21号发于SIS001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10653
前文链接::thread-11006340-1-1.html【卿君怜妾】(第三十八章:郑姜)

               正文内容

  ……

  长江旁,江边市,望江别墅区。

  别墅客厅中。

  穿着一身墨绿色开叉衣裙,满头酒红色秀发披散在身后的郑姜,整个人斜靠
在沙发上,裙摆下白皙匀称的玉腿叠在一起,微翘着一直赤裸的玉脚,裙子的分
叉掀开到了雪白的大腿处,让人有股探究竟的欲望,手中拿着高脚玻璃酒杯,轻
轻摇晃着,杯中猩红的酒液,一双美眸,盯着眼前脸色惨白的男子,微微皱起,
那左眸上的竖形伤疤,因为皱眉,更增添了几分狂野的风情。

  衣衫褴褛,脸色苍白,额头冒着冷汗,左臂还在不断渗着血迹的董仲颖,坐
在一旁的沙发上,双眼看着眼前这个能够号令整个北方黑道的女龙头,平日里食
色性也的他,丝毫不敢将双眼瞟向那衣裙开叉的玉腿处,一双眼睛看着眼前的郑
姜,口中缓缓的诉说着。

  郑姜看着眼前狼狈不堪的董仲颖,沉吟了许久,正准备开口说话,这是一个
老者从门外走了进来。

  「小姐」老者躬身喊道。

  「怎么了?」郑姜转头看向这个服侍了郑家两代的老者,开口问道。

  老者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董仲颖,沉吟了一会,缓缓的开口说道:「小姐,
南方的秦家,发出了江湖追杀令,追杀对象董仲颖,报酬为秦家半数家产」。

  「哦?」郑姜美眸闪过一丝诧异,紧接着玩味的看向董仲颖,缓缓的开口说
道:「董老大,似乎没说真话啊?能发出江湖追杀令的只有秦家那位老爷子秦青
了,而能让秦老如此震怒,恐怕不是董老大口中所说的被搜查到,然后死里逃生
吧?」。

  董仲颖听到郑姜的话,苍白的脸上,却扯出一丝笑意,摇了摇头沙哑着声音
说道:「郑老大,人在江湖话不说尽」。

  郑姜听到董仲颖的话,缓缓的收敛起脸上的笑意,抬起手中的高脚杯将猩红
的酒液一饮而尽,红色的酒液湿润着红唇,显得更加的妖艳,将手中的酒杯放在
茶几上,抬起手对着老者挥了挥手。

  老者看到郑姜挥手,微微的躬了个身,向着门外退去。

  郑姜美眸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董仲颖,伸手拿过茶几上的名贵的红酒,瓶口
向下倾斜,猩红的酒液,缓缓顺着玻璃杯沿,流入杯中,口中含笑的问道:「董
老大,秦家半数家产啊,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董仲颖听到郑姜的话,脸色挂着笑意的俯身上前,伸手直接取过郑姜倒好的
酒杯,摇晃摇晃了下杯中的红酒,昂头一饮而尽,然后开口说道:「这就要看郑
老大的想法了,落魄之人哪能有想法啊?」。

  郑姜被拿走酒杯,脸色却没有丝毫变化,将红酒放在沙发上,双手放在叠在
一起的玉腿上,整个身体向后斜靠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用着自己的酒杯,将红酒
一饮而尽的董仲颖,口中缓缓的开口说道:「董老大,你倒是真的不怕死啊?」。

  董仲颖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将手中的酒杯放回茶几上,沙哑着声音说道:
「不怕死?不不不,我董仲颖是最怕死」接着董仲颖抬起头看向眼前的郑姜,缓
缓的说道:「郑老大,你信不信,若是此时我没有受伤,完好无损,那么我做的
第一件事情,就是劫持你?」。

  「我信」郑姜听到董仲颖说劫持自己,脸色依旧到这淡淡的笑意,没有丝毫
的变化,点了点头接着脸色一变肃穆的问道:「董老大,那现在南方还有是你可
控的呢?」。

  董仲颖却没有马上回答郑姜的话,而是用仅存的右臂,捏着高脚杯的在茶几
上轻轻的研磨着,看着眼前的郑姜口中淡淡的开口问道:「郑老大,那你是如何
选择呢?」。

  郑姜一昂身,坐直了身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转身向着别墅的二楼走去,
同时口中说道:「福伯,给他找个医者,然后安排一下住处」。

  「是,小姐」名为福伯的老者,从门外走了进来躬身说道。

  郑姜摆了摆手,直径顺着楼梯向着二楼走去。

  待到郑姜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后,福伯转身看向董仲颖,开口道:「请跟我
来」说完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董仲颖将手中的高脚杯放好,起身跟在福伯身后向着门外走去,临出门前,
转过头,看了一眼那楼梯处。

  郑姜,果然名不虚传。

  想罢转头跟在福伯身后,走出别墅,心中暗暗苦笑,此处谈判,这个女子气
势可是胜自己一筹,果然厉害。

  ……

  回到二楼的郑姜,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经过门口的时,从酒柜中取出一瓶
红酒,一个高脚杯,徒步走到房间的沙发处,将红酒放在茶几上,伸手打开挂在
墙上的电视,点开音乐,坐在沙发上,打开红酒,给自己到了一杯。

  拿着酒杯,整个人斜靠在沙发上,墨绿色睡裙下的玉腿,搭在茶几上,轻轻
的摇晃着酒杯中的红酒,听着耳边传来的柔美的音乐声,缓缓的闭上了双眸,脑
海中思索着。

  南方秦家,龙盟,林家,赵家,董仲颖………

  许久之后。

  「小姐」门外老者的声音响起。

  「嗯?」郑姜闭着双眼,轻轻的嗯了一声。

  「小姐,已经安排好了」福伯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嗯」郑姜依旧闭着双眸,抬起手中的红酒饮了一口应道。

  「小姐,董仲颖此人如豺狼……」福伯的声音继续传了进来,然而话还未说,
便被郑姜打断。

  「福伯,时候不早了,早些歇息吧」郑姜轻启红唇,缓缓的开口说道。

  「是,小姐」门外的老者也知道郑姜的秉性,没有在多说,微微躬身,向着
楼下走去。

  「豺狼?也许吧……」郑姜闭着美眸,饮了一口红酒,仿佛梦呓一般,口中
喃喃自语。

  ……

  沿海市,果园林,别墅区。

  一辆劳斯莱斯轿车,顺着山道,行驶到了半山腰的别墅门口。

  站在门口等待的秦达,连忙迎上前去。

  车门打开。

  鬓角霜白的林半天和穿着一身西装的林爽,从车上走了下来,秦达领着二人
向着别墅内走去。

  许久之后。

  林半天和林爽父子二人,面沉试水的,在福伯的引路下向着从别墅内走了出
来,坐上车,向着山下开去。

  ……

  别墅内。

  「老爷子,送走了」秦达回到客厅,看到坐在沙发上不知道想着什么的秦老
爷子,躬身开口说道。

  「嗯」秦老爷子点了点头,对着秦达招了招手,说道:「扶我上去吧」。

  秦达走上前,伸手搀扶着老爷子向着二楼走去。

  来到二楼,秦老爷子,转头看了看一旁紧闭着房门的房间,轻轻的叹了口气,
缓缓的走上前。

  「嘟嘟嘟」抬起手轻轻的敲动了几下房门。

  「咔~ 」房门打开。

  穿着一身常服,脸色苍白,双目红肿的秦茹,站在房门旁,看着眼前拄着拐
杖的秦老爷子,开口喊道:「爸」。

  「小珊怎么样了?」秦老爷子,叹了口气,开口问道。

  秦茹缓缓的摇了摇头,眼泪随之滑落。

  「还是不吃不喝不说话吗?」秦老爷子看到女儿摇头,脸色更加的忧愁了几
分。

  秦茹没有说话,只是流着眼泪。

  秦老爷子叹了口气,看着眼前流着泪水的女儿,摇了摇头,转身向着自己的
房间走去,口中不断的念叨着:「造孽啊,造孽啊……」。

  秦茹看着父亲弯着腰,在秦达的搀扶下进入房间,转身放回房间,关上房门,
伸手擦拭了一下,眼角泪水,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红唇失色,双眸无神看
着上方的女儿,心中轻叹了口气,缓缓的走上前。

  「珊珊」秦茹开口带着哭腔的柔声喊道。

  然而躺在床上的秦珊珊仿佛没有了听觉一般,没有任何反应,双眼依旧无神
的看着上方。

  秦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母女就这样,一个无神的看着上方,一个留着
泪水,看着床上的女儿。

  房间中显得十分的安静。

  ……

  沿海市,沿海大学。

  君惜卿将铜简放回宿舍,刚一走到办公楼前的舞台处,就听到伴随着歌声中
的一声熟悉的喊声。

  「老大这里」一声大嗓门响起,只见冯胖子站在不远处一个视野正对着舞台
的位置,对着君惜卿招手。

  而坐在冯胖子身边的则是双手抱胸斜靠在墙壁上的林逸尘。

  「这视野够好啊,舞台一览无余」君惜卿走上前转头看了一眼正前方的舞台,
看向自己的两个舍友,笑着开口问道。

  「那是,也不看看谁找的」冯胖子哈哈一笑,得意的说道。

  「是,我和你就像两个傻逼一样,在这里站了快两个小时了」林逸尘听到冯
尘的话,有气无力的开口说道。

  「那还不是为了找个好点的视野吗?孙梦曦的演唱可不能错过呢,你不是她
从小认识的朋友吗?这点时间都等不了啊?」冯胖子转头撇了一眼林逸尘开口说
道。

  「是是是,胖哥你说的都对」林逸尘撇了撇嘴,作为从小到大一起的玩伴,
孙梦曦弹钢琴唱歌,都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了,也懒得和冯胖子辩解,挥挥手敷衍
的说道。

  「梦曦也有上台啊?」君惜卿听到冯胖子转头看向舞台上,正在表演着小品
的同学,开口问道,自从上次救下孙梦曦之后,因为忙的原因,就没再见到她了,
回想起,那天晚上的场景,君惜卿不禁晃了晃神。

  「是啊,这些人,可都等在等着孙梦曦上台呢」冯胖子伸手一指旁边乌泱泱
的人群,开口说道。

  「哦。那……」君惜卿点了点正想说话。

  这时,台上的小品也表演完了,两个身穿着礼服的男女主持人手把手的走上
台。

  「好,谢谢财经系三班的同学门为我们表演这么精彩的小品,谢谢」男主持
持着麦克风,站在舞台上笑吟吟的对着台下的众人说道。

  「那么,我们接下来,来有请下一位,畜牧系一班磊郎茂,为我们演唱一曲,
群主万岁」女主持接着男主持的话,憋着嘴角的笑意开口说道。

  「啪啪啪啪啪」一阵掌声响起。

  随着主持同学的退场,一个男生持着麦克风走上舞台,随着伴奏的想起,手
舞足蹈的跳起了怪异的舞蹈。

  「我有一个群,名叫好孩子,我是管理员,群主是帅哥,群主真的俊,群主,
群主真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一曲雷人的歌曲,在舞台中响起。

  「噗,哈哈哈哈哈」一时间场中爆发出一阵哄笑声,随着雷人的歌曲响起,
场中的气氛,一下子被调节了起来。

  此时,舞台的后台。

  一间更衣间门口。

  君怜妾手持着轮椅的把手,与坐在轮椅上的齐情在门外,静静的等待着。

  「嘟嘟嘟……」几声敲门声。

  「梦梦姐,好了吗?快到你了」齐情看了一下手中的手机,伸手在门上轻轻
敲动了几下,开口喊道。

  「好了好了」孙梦曦的声音,从门内传了出来。

  过了一会。

  「咔~ 」一声轻响,更衣间的房门被打开。

  在更衣间外等候的君怜妾与齐情,看着穿着一声淡蓝色晚礼服的不由的愣住
了。

  「梦梦这套淡蓝色的,真的很适合你」君怜妾眼中闪过一丝艳羡的开口说道。

  「是啊,梦梦姐,你好美啊,和紫阿姨一样美」齐情也呆呆的点了点脑袋笑
吟吟的说道。

  只见眼前的孙梦曦,穿着的不在是下午时分的那套淡紫色晚礼服,而是一套
淡蓝色的露背晚礼服,而有着异国血统身材妖娆的她,更将着晚礼服衬托的淋漓
尽致。

  礼服上镶嵌着几颗闪闪发光的晶钻,衣襟一抹诱人的雪白高高隆起,一颗闪
闪发亮的晶钻顺着两团露出稍许的酥胸,陷入在沟壑中,光滑洁白的玉背,裸露
在空气中,挺得笔直,下身盈盈一握的腰肢,被修身的裙子展现的淋漓尽致,裙
摆顺着笔直修长的玉腿拉拢在身后,玉腿的两侧,两条裙摆的开叉直到大腿的中
部,随着走动两条雪白细腻的长腿,不断若隐若现,让人有着一探究竟的欲望,
小巧的玉足上,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凉鞋的表面镶嵌着几颗淡蓝色的晶钻,
随着脚步的摇摆,不断的闪烁着淡雅的光芒。

  而但看向孙梦曦的俏颜之时,这章除了美眸尽显东方女子柔美的俏脸上画了
淡淡的妆容,让原本素颜就迷人至极的俏脸显得更加的绝美了几分,诱人的红唇
上涂着晶莹的口红,微微的弧起一丝笑意,一双湛蓝色的美眸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眨动着,修长的睫毛随着眨动的美眸微微的颤抖着,一头乌黑的秀发随意的披散
着,发梢微卷,阵阵微风吹过,浮动满头青丝,一股淡淡的幽香漂浮在空气中。

  「我可没我妈妈漂亮,中午那条淡紫色的就是我妈妈的,我妈妈穿起来那才
是没得不要不要的」孙梦曦走上前,看着眼前的两个闺中好友,听到齐情的话,
响起自己母亲孙紫穿上淡紫色的礼服,那个美艳的瞬间,开口笑吟吟的说道。

  「我又不是没看过紫阿姨穿晚礼服,你们两个都好美」齐情笑嘻嘻抬起手在
孙梦曦的晚礼服上摸了摸,笑吟吟的说道。

  「梦梦,你这么漂亮,你妈妈一定也非常漂亮」君怜妾看着眼前的孙梦曦,
听到齐情的话,开口轻笑着说道。

  「好啦好啦,我怎么感觉,我在这和你们夸我妈妈了」孙梦曦笑吟吟的摆摆
手,然后转头看向不远的舞台开口说道:「好啦,快到了,你们也出外面找一下
惜卿逸尘他们,一会我表演完了去找你们哈」。

  「行,那我们先走了,梦梦姐,加油」齐情抬起手握成小拳头,对着孙梦曦
说道。

  「嗯,梦梦那我们先出去了,加油」君怜妾对着眼前的孙梦曦轻笑着点点头
说道。

  「嗯嗯,加油」孙梦曦看着两个舍友,抬起手握成小拳头对着两人笑吟吟的
娇笑道。

  君怜妾轻笑着推着轮椅上笑吟吟的齐情,向着舞台外走去。

  孙梦曦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才转头看向舞台处,抬起
玉手,轻遮着裸露着少许雪白乳肉的酥胸,莲步轻移动,向着舞台走去。

  然而向着舞台莲步轻移的孙梦曦,却没发现,一个鬼鬼祟祟的男生躲在一旁,
待到孙梦曦的身影消失在后台之后,一个健步快速的闪入到孙梦曦刚才更换衣物
的更衣间中。

  ……

  晚会场中。

  君怜妾推着齐情,刚出现在晚会场中,两个俏立的少女,一瞬间便吸引住了
周边同学的目光。

  「这里,这里……」这是一声大嗓门响了起来。

  君怜妾和齐情,转头望去,只见冯胖子站在一处,对着自己两人招手喊道。

  而站在冯胖子身边的君惜卿和林逸尘两人也同时迎了上来。

  「姐,大小姐」来到君怜妾的身边,君惜卿走到君怜妾的身旁,将起护在身
边,转头对着君怜妾和齐情叫道。

  「嗯」君怜妾点了点头,推着齐情,向着冯胖子的方向走去。

  「惜卿,麻烦啦」齐情笑吟吟的叫道。

  「君同学,情情」林逸尘看着推着轮椅脸色默然的君怜妾,有些尴尬的摸了
摸鼻子,护在两人另一侧开口叫道。

  君怜妾仿佛没有听到一半,推着轮椅继续前行。

  齐情看了看君怜妾,又看了看,自己的表哥,微微的摊了摊手,耸了耸肩膀,
露出爱莫能助的表情。

  君惜卿和林逸尘两人护着君怜妾齐情,缓缓的来到了冯胖子所在的位置。

  还未等众人说话,这是,舞台上,两个男女主持同学,走上舞台。

  「谢谢,谢谢畜牧系一班磊茂给我们带来的歌曲,接下来我们有请下一位出
场,各位同学,你们猜一猜知道下一位出场的是哪位吗?」男主持拿着晃动笑着
对着台下的众人说道。

  「孙梦曦,孙梦曦,孙梦曦……」台下的同学大声的回答道。

  「恭喜你们答对了,接下来,我们有请外语系一班孙梦曦,孙校花登场,为
大家演唱一曲《海底》,大家欢迎」女主持拿着话筒笑吟吟的开口说道。

  「啪啪啪啪啪……」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

  「嗷呜嗷呜嗷呜……」一些搞怪的同学怪叫着。

  「……」。

  随着两个主持同学的退下,

  身穿一身淡蓝色晚礼服的孙梦曦,缓缓的从幕后走了出来。

  「啪啪啪啪啪」又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居然是晚礼服,孙梦曦好漂亮啊……」。

  「孙梦曦,孙梦曦……」。

  「女神女神我爱你,爱你爱你我女神……」。

  「异国风情孙梦曦,寒冰冷艳君怜妾,娇柔可人俏齐情,性格火辣戚文静,
要问女神在哪里?自是C 栋520 ……」。

  「……」。

  随着孙梦曦的登场,场中一时间气氛达到了顶峰,呼喊声,求爱声,甚至有
人现场做起了打油诗,由此可见,孙梦曦在沿海大学的人气何其之高,毕竟美女
都有加持的更何况,还是如此美艳的少女。

  ……

  「我去……」站在一旁看着舞台的君惜卿,也被孙梦曦惊艳到了,忍不住诧
异的轻呼了一声。

  「孙美女,真漂亮哈」冯胖子看着舞台中央的孙梦曦口中忍不住赞美道,紧
接着突然脸色一正肃穆的说道:「我宣布,从现在开始,孙梦曦就是我的女神,
我是她忠实的粉丝了」。

  站在一旁的林逸尘听到冯尘的话脑门闪过一丝黑线,转过头看向表情虔诚的
冯胖子,忍不出吐槽道:「今天下午,似乎某人还说过,要成为谁的粉丝呢?」
说着眼睛微微的瞟向君怜妾。

  「额……」冯胖子听到林逸尘的话,却丝毫不尴尬,笑哈哈哈的说道:「两
个都是,从今以后,老大的姐姐君怜妾,和孙梦曦,都是我的女神哈哈哈哈」。

  「冯胖子,你的女神不是天天换吗,我记得上次好像是哪个女明星来着的?」
君惜卿听到冯胖子的话,转头看向冯胖子笑着说道。

  站在齐情身后的君怜妾,听到冯胖子的话,转头看了一眼冯胖子,微微的皱
了皱没有,没有说话,转头看向舞台。

  「为什么没有我啊」坐在轮椅上的齐情相比于君怜妾和冯胖子更加的熟悉一
些,转头看向冯胖子,笑吟吟的问道。

  「有有有有,怎么能没有呢?齐情以后也是,我冯胖子的三大女神就是你们
了,我是你们忠实的小粉丝」冯胖子听到齐情的话,连忙开口拍着胸脯说道。

  「行了行,梦梦要开始唱歌了」林逸尘看着舞台上的孙梦曦开口说道。

  众人皆停下交谈,转头看向舞台。

  此时舞台,孙梦曦站在舞台的正中央,看着台下欢呼的同学,嘴角挂着一丝
淡淡的笑意,伸手轻轻的在空中压了压。

  一时间场中的欢呼声,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双眼看着台上这个湛蓝色美眸,
黑色秀发,一身晚礼服,惊艳全场的少女。

  孙梦曦看到众人安静了下来后,抬起手中的话筒,柔声说道:「大家好,我
是外语系的孙梦曦」。

  「我们知道,孙大校花,论坛天天见,已经见两年了,哈哈哈哈哈」孙梦曦
的自我介绍刚说完,台下的同学笑着回道。

  「嗯,谢谢你们的喜欢,谢谢」孙梦曦抬起手轻捂着胸前的衣襟微微的躬身
行礼一礼,然后笑吟吟的说道:「我今天用钢琴伴奏,给大家献上一首我很喜欢
的哥,海底,喜欢大家喜欢」。

  「我们喜欢,你不管唱什么我们都喜欢」台下的同学起哄的叫道。

  「谢谢」孙梦曦轻笑着说了一声,转身向着舞台侧边的三角钢琴走去。

  来到三角钢琴前,孙梦曦将手中的话筒固定在钢琴加上,窈窕的身姿笔直的
坐在钢琴前,双手放在琴键上,轻轻的抚动着,一曲优美的前奏,缓缓的想起。

  「散落着的月光,穿过了云,躲着人群,铺成大海的鳞……」就在众人静声
聆听着钢琴弹奏出来的前奏之时,一声婉转优美的歌声,响了起来。

  只见孙梦曦挺直着腰肢坐立在钢琴凳上,一双玉手灵巧的浮动在琴键上,美
眸微闭,轻启红唇,优美的歌声从口中飘出,一竖聚光灯,打在了孙梦曦的身上,
水蓝色的晚礼服上镶嵌的晶钻在灯光下闪烁着点点光芒,身后裸露的玉背,洁白
的肌肤,更是与聚光灯将相呼应,裙摆下的两腿玉腿微微浮动着,穿着一双白色
的高跟凉鞋露出十指豆蔻脚趾的双脚,有节奏的轻踩着钢琴的踏板,晚风轻轻拂
过场中,吹动着满头乌黑的秀发在空中缕缕飘荡。

  这一刻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个有着蓝色美眸的少女身上,安静的聆
听着她的演唱,灯光下,晚风中,宛如仙入凡尘一般,让人感到自惭形秽。

  「你喜欢海风咸咸的气息,踩着湿湿的沙砾,你说人们的骨灰应该洒进海里,
你问我死后会去哪里,有没有人爱你,世界能否,不再抛弃你……」随着歌曲进
入高潮,坐在钢琴前的孙梦曦,双手轻抚在钢琴上,随着弹键的双手,娇躯微微
起伏着节奏,场中没有了言语声,只有那动人的歌声。

  坐在场下的众人,双目紧盯着舞台上那束灯光之下的晚礼服少女,看着那美
丽动人的少女,聆听着那优美的歌声,享受着视觉与听觉的盛宴。

  「来不及,来不及,你明明讨厌窒息,散落的月光穿过了云,躲着人群,溜
进海底,那里有你……」随着最后的尾音落下,一曲优美的歌声缓缓停止。

  坐在琴凳上的孙梦曦也缓缓的松开了琴键,慢慢的张开美眸,转过头,一双
湛蓝色的美眸,看向场下的众人,站起身,莲步轻摇,走到舞台中央,抬起一只
玉手捂住胸前的春光,对着台下安静的众人微微躬身,开口柔声说道:「谢谢」,
然后向着幕后缓缓的退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随着孙梦曦的话音落下,场下爆发出一阵雷鸣
般的掌声。

  「真好听,孙梦曦你最棒……」。

  「女神女神,你最棒……」。

  「第一,第一,第一……」。

  「再来一首,女神再唱一首,我要拿你唱的做手机铃声……」。

  「来一首,来一首……」。

  台下的众人一边鼓掌一边呼喊着。

  「同学们,孙梦曦同学的歌好听吗?」这是男女主持同学,走上舞台,男主
持对着台下的众人开口喊道。

  「好听……」。

  「滚蛋,你快下,我要看女神,不是看你……」。

  「让孙美女再来一首……」。

  站在舞台上的男主持同学,看着台下起哄的众人一时脸上有些尴尬,持着话
筒苦笑着。

  「各位同学,孙同学只报了一首歌曲哦,没办法在上来了,不过吗,没事,
明年的毕业季,孙同学还会在上台的,让我们一起期待,接下来,我们请下一组
上台,怎么样?」女主持同学看到同伴有些尴尬,开口轻笑着解围。

  ……

  「真好听,梦梦姐要是想出道当明星,我敢保证,绝对爆红」坐在轮椅上的
齐情,缓缓的回过神,转头看了一眼场内起哄的众人感慨的说道。

  站在冯胖子身边的林逸尘听到齐情的话,轻笑着摇摇头说道:「梦梦如果要
去做明星,估计紫姨会气死,毕竟咱们国内的娱乐圈,脏的要命」。

  「没错」站在一旁的冯胖子听到两人的对话,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让女神
出道做明星,简直是玷污我的女神,毕竟,那圈子太脏了」。

  坐在轮椅上的齐情,自然知道他们所说的脏是什么意思,微红着脸,耸耸肩,
轻笑着说道:「我只是随便说说」。

  「情情,小卿,我们过去找梦梦?」站在齐情伸手把着轮椅的君怜妾,看着
喧扰的场中,微微皱了皱眉,转头看向自己的弟弟和舍友开口淡淡的问道。

  「嗯,行」齐情抬起双手整了整双腿前的白色毛毯,点了点头应道。

  「好啊」君惜卿点了点头应道。

  君怜妾间两人同意,推着齐情,转身向着舞台的后台走去。

  君惜卿徒步跟上,守在两女身边,向着舞台后走去。

  「逸哥?」冯尘冯胖子看了三人缓缓的向着舞台后台走去,转头看向林逸尘
开口说道:「他们走了」。

  「嗯,我知道啊」林逸尘点了点头,站直了身体,抬步向着三人走去。

  「老大的姐姐没叫我们」冯尘跟上脚步,走在林逸尘身边,开口有些郁闷的
说道。

  「我知道啊」林逸尘苦笑了一声,点点头说道。

  「都怪你」冯胖子转头看向林逸尘有些嫌弃的开口说道:「都是你,不然老
大的姐姐,怎么不会叫我呢,都怪你,让我和女神的距离有拉开了好远」。

  「滚蛋」林逸尘自然知道其中原因,听着冯胖子那犹如怨妇般的嫌弃语气,
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快步向着三人走去。

  「唉,等等我啊」冯尘看着林逸尘快步向着三人小跑去,连忙抬起脚步快步
跟上,口中嚷嚷道。

  ……

  舞台后台。

  更衣室前。

  林逸尘双手抱拳,斜靠在墙边,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而一旁的冯胖子,站在
林逸尘身边,叭叭叭的不断的说着话。

  君怜妾把着齐情的轮椅,俏立在一旁,看着紧闭的房门静静的等待着。

  齐情坐在轮椅上笑吟吟的看着前方,冯胖子和林逸尘两人,美眸中透露出一
丝好笑。

  而君惜卿看着自己两个活宝舍友,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转头看向自己的姐
姐,走上前,开口小声的叫道:「姐」。

  「嗯?」君怜妾转头有些疑惑的看向自己的弟弟。

  「姐,你和逸尘有什么矛盾吗?」君惜卿看了看林逸尘有回头看向自己的姐
姐,开口小声的问道,毕竟一个是舍友一个是姐姐。

  「没事」君怜妾板着脸口中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毕竟那些事情让她这么说出
口。

  「哦」君惜卿看着自己姐姐板着脸也不好多问,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低
头看向齐情,双眼露出询问的神色。

  坐在轮椅上的齐情,微微的摇摇头,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也
曾问过君怜妾,可惜啥都没问道,每次只是淡淡的两个字,没事。

  好吧,看着这结怨挺深啊,就是不知道林逸尘啥事能惹姐姐不高兴?君惜卿
自然了解自己的姐姐,那板着俏脸,语气冷冰冰的,明显不是她口中的没事,只
是问不出来,只能无奈的苦笑。

  「小卿,不能学坏,不然我揍你」君怜妾转头冷冷的看了一眼,一旁的林逸
尘,转头对着自己的弟弟,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

  「啥?」君惜卿愣了一下,抬起头看向君怜妾,有些疑惑。

  「没事,反正你敢学坏,我就揍你」君怜妾没有多少,板着俏脸重复了一句。

  只是那冷冰冰的样子,很难让人想象,君怜妾揍人是什么情形,让坐在轮椅
上的齐情露出好奇的神色,美眸在君惜卿和君怜妾两人身上徘徊,脑海中幻想着
冷冰冰的君怜妾揍弟弟的场景,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

  「对了,姐,大小姐,后天我要北上去京都一趟,情情明天我在帮你治疗一
下,后天我去了京都可能要去几天」君惜卿想到今天在车上夏诗雨说的话,看着
两女开口说道。

  「去京都,你去京都干嘛?」君怜妾看着自己的弟弟疑惑的问道。

  「你这么突然要去京都?」齐情抬起头看着君惜卿有些疑惑的问道。

  「有些事情,姐,大小姐,现在还不能说」君惜卿想起美人师傅和自己说的,
关于身份的保密,微微摇了摇头开口说道。

  「不能说?小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家里?」君怜妾看着弟弟,脸
色瞬间变的严肃了起来,担心君惜卿误入什么歧途,开口问道。

  而坐在轮椅上的齐情看着君惜卿,微微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紧接着美眸一
亮,看着眼前的君惜卿,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姐,我有点事情,只是现在还不能说,弟弟我的人品你还不相信吗?」君
惜卿看着自己的姐姐,嘴角苦笑着说到,自从来沿海市上大学,最近才挂在自己
姐姐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你不能学坏,不然揍你,君惜卿对此表示好无语,但也
知道是姐姐关心自己。

  「哪有什么不能……」君怜妾皱着美眸看着自己弟弟,冷声问道,然而话还
未说完,便被齐情打断。

  「小妾」齐情看着一脸囧像的君惜卿,轻笑着转头看向自己身后的君怜妾开
口说道:「他去京都确实有事,放心是好事」。

  君惜卿听到齐情这么说,不由的愣了一下,她知道我去京都干嘛?

  「我怎么放心」君怜妾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弟弟开口说道。

  「姐,我……」君惜卿还想在说些什么,这是,更衣间的门打开。

  只见依旧身穿一声淡蓝色晚礼服的孙梦曦从更衣间内走了出来。

  「梦梦姐,你不是去换衣服吗?这么没换啊?」齐情看着眼前依旧穿着淡蓝
色晚礼服的孙梦曦开口问道。

  只见孙梦曦脸色微红,美眸中闪烁着怒意,提着一个黑色袋子,口中含怒的
说道:「不换了」。

  「怎么了?」众人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进去之前还和大家说说笑笑,出来之
后就一脸怒意的孙梦曦。

  孙梦曦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没事,走吧」,说着抬步走到一个
垃圾桶处,将手中的黑色袋子,丢到了垃圾桶中。

  众人一脸疑惑的看着孙梦曦,见其抬步向着场外走去,只能快步跟上。

  众人走上前,又询问了数遍,孙梦曦依旧没有明说,然后神色如常的和众人
开起了玩笑,几人说说笑笑的向着宿舍楼走去。

  天空一朵云朵,轻轻的飘走,将遮挡的月亮露了出来。

  清冷的月光照射在大地上。

  一阵晚风拂过。

  垃圾桶中,黑色的塑料袋被吹散了袋口,一抹淡紫色的布料,露了出来,在
清冷的月光照射下,淡紫色的布料上,有着一滩白色的液体,闪烁着晶莹。

  ……

  PS:更新频率:暂为一周一章,无特殊情况,一周手中存稿几张章,现有三
四十章存稿,章章万字,已有完本作品《我的妹妹被偷奸》,放心食用!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