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大观园记】第十一回:黄金莺巧织绫罗兜 秦可卿细绑金丝结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后宫·大观园记】第十一回:黄金莺巧织绫罗兜  秦可卿细绑金丝结

作者:hmhjhc
2013/06/16 首发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第十一回:黄金莺巧织绫罗兜秦可卿细绑金丝结

  袭人到了蘅芜苑,只是宝钗却不在,连莺儿亦一并不在。只留了丫鬟文杏看
家,那文杏年幼,方才十三岁,还在淘气,一个人在家只是在打络子,只七零八
落绕得不成样。一问,宝钗却是找湘云作伴去了。袭人便也只说几句无味之话,
也就要回去。文杏却缠道:" 姐姐一向好活计,却教教我怎得弄这个缎子……"
袭人只得拿近眼前看看。却是一匹粉色的绸缎,看丝料质地线脚,却是上上难得
的,文杏只是在用正红色的细线,绕着缎子打络子。便问道" 这是做什么用的,
没个形体,打络子做甚么呢?" 文杏便嘟着嘴道" 也没什么用,只是莺儿姐姐教
我手艺……说要学着点针线上的活计".

  袭人便接过来,将细线捻一捻,每三股绕一个穿花结,三股并一股,再如此
三三得九,果然络子的亮泽整齐便显出来了。看得文杏直拍手道:" 果然是袭人
姐姐手巧……" 袭人笑道" 其实你要打络子,确实是你们家莺儿那小丫头打得好
……你平日只管多学就是了。" 文杏却道" 姐姐莫提了,主子来了几次,似乎是
多瞧了莺儿姐姐两眼……莺儿姐姐这会子一准已经是……嘻嘻……预备着伺候主
子,上了高台盘了,哪里还弄这些手艺活来着。" 袭人一愣,脸一红道" 那你呢
……你可预备着伺候?" 文杏啐道" 我才多大,我们小姐……哦……小主,就说
我还是小孩子,总是要教我什么形体步履,诗书歌舞……我懒得学还骂我淘气呢
……" 袭人呆呆出神想想,便叹道" 你们家小主也是一片苦心……罢了……你家
小主不在,我这也就先去了,回头你和你们家小主说就说我来过了。" 文杏应了。
袭人便也就回去了。

  那文杏便仍一人在那里嘀嘀咕咕玩耍。扎一阵子针线,仍然是不着四六。便
气闷了,扔了那绢绸缎,去小厨房里去寻吃食。却见不过是些糕点鸡蛋羹之类,
总无可吃之物。便再到厨房后门的一方小露天晒院子里,院子之旁有个小库房里
去寻觅。推后门出去,却听闻有女子哭泣之声,细眼看去,不由吃了一惊,却见
一女子在墙根角落下只管烧着纸钱,一边抹泪饮泣。再细看时,一身紫苏色赤衫
小褂,却是香菱。

  文杏年幼不思就里,只近前两步,问道" 香菱姐姐?姐姐怎么在这里?"

  香菱抬头,见人发现,也是吃了一惊。忙止了泪,要踩灭地上那小团火盆。
也知终究是被人看着了。忙拽过文杏来道:" 好妹妹……你可不可对人说起…
…"

  文杏看看地上那火盆,内里不外是些烧残了的黄表纸钱、锡箔等类。她虽年
幼,也知是祭奠之用。见香菱如此紧张,越发惊异,问道" 姐姐……你这是?烧
给谁的?" 这才猛得想起园子里的规矩:进了园子,便是终身禁脔,园子外凡是
亲朋友好故旧,皆要抛开。这纸钱无论是烧给谁个,都是犯了忌讳。便急急到:
" 姐姐……你可作死了,你这可不得了……你必得要告我……这是烧给谁的?
……不成。我得告诉小主去……" 说着便要走开。

  香菱急了,死死拽住文杏,口中急道" 好妹妹……你可万万不能告诉人去
……姐姐错了……你若告诉小主去……要惹大祸了……" 一思量已是冲口而出"
你如告诉小主去,会害死小主的。"

  文杏越听越惊,猛然思到一事,也止了脚步,低声问道" 姐姐?"

  香菱已是两腮满是泪水,便抽泣道" 也罢……既被你看见了……我就告诉你
一个……你万万不可与人言……外面角门里小太监传来消息……官人……不…
…薛蟠已经……已经……呜呜呜……殁了"

  文杏愣了半晌,竟不知说什么才好。

  香菱见她发愣,忙得说道:" 文杏妹妹,姐姐不能瞒你……我也知晓你们家
大少爷算不得什么正人,当初娶我为妾,也见不得是爱我或者怜我,不过是悦我
容貌,贪我身子。可是……可是……呜呜呜……他毕竟曾经是我男人。如今没了
下场。我不能……不能……呜呜呜,不能不哭他一场啊。可是你若告诉小主去,
他们嫡亲兄妹,连心同根,小主却又一向守礼知命。知道了你说是伤心不伤心?
便是伤心,又能如何?伤心就是怨怼主子。若说不伤心,又哪里有这份道理?再
者,我,我烧纸给前夫……是犯了何等的罪过忌讳,论起来,这是牵连一族的罪。
小主知道了,若是去妃子或是主子这里告发我,我被打发去受姘刑都是有的;小
主自己也是大罪,又何等伤小主的亲情;若是不告发我,小主就是愧对主子,将
来若是事发,有个知情不举之罪,小主性命不保。妹妹妹妹……是我不知廉耻,
做了主子性奴,还惦记前夫,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跟了小主一辈子,万万不
可陷小主到这不测之地啊。"

  文杏虽然年幼,但是自幼得宝钗教导,毕竟知道轻重,听香菱这一番议论,
也知有理。踌躇了半日道" 姐姐……你速速收拾了火盆吧……你心里苦我知道
……罢了,为了小主,我总是担待了这干系,不让小主知道便罢了……"

  于是两人只管一起收拾那火盆。却听门外人声,却是宝钗携着莺儿回来了。
香菱抹了泪去梳洗,文杏便没事人般上前去接,一并回了袭人来过的话。宝钗点
头说知道了。看见屋子里的活计,却笑道" 你个傻丫头,怎么打成个乱网子了
……" 文杏只得憨笑。宝钗也无奈,叫香菱上了茉莉花茶来,就着案边看书。

  原来这书是内务府送来的《太真旧事》,实是大内密藏的旧版珍籍,细读却
是古人托伪太真杨妃所作。凡种种记录,皆是男子家对床笫之事种种遐思,太真
记录来讨好明皇。这等书籍市面上自然是没有的。大内收藏来,不过是给得宠的
嫔妃们观赏,嫔妃们自幼也深闺大家,怎晓得这些风月中深奥之术,看此等书摘,
学些男人心思,讨好君王之用。只是一般嫔妃,又怎及得上宝钗聪慧博闻,能读
透书中之深邃意境。

  此时读来,片刻便是面红心跳,也讶异于:怎么的男人家有如此多的奇思怪
想。或说若遮若掩不裸身形,男人家反而心动;或说奸玩时哭泣挣扎,男人家就
会产生征服的快感;或说以口舌舔弄男人那里,男人更得享受;或说幼女未成形
体,亦有男子偏偏喜好;或说亲戚姐妹儿女乃至母姨,男子实有遐想;或说可两
女,三女同时伺候,男人家得之快乐;或说偶尔穿戎装、素衣乃至道姑装,男人
家喜好;或说将丝绸做成袜子来穿,凭一双脚儿便可得男子欢心;或说将自己用
绳索绑起,能得男人家奇欲;或说若是姐妹、母女同事一男,更增伦乱之快……

  真正叫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想着也不知主人弘昼爱好哪些……又翻数页,
太真记载说,两女子可互相慰藉奸玩,男人若观之,便兴奋异常,甚至不观之,
只是听说之,亦得享受。啐了一口,更印证了月姝入园子初时所言。看来主人颇
好此道。

  想到这一节,自己脸更红了。自被主人破身,也被主人奸玩了数次。每一次
奸玩,自己固然羞耻伤心,也是知道其间快乐无穷,身上舒爽泄身上天其实也是
享乐。想来自己将来也终究有年老色衰一日,不是福晋妻妾,作为性奴,玩几年,
玩腻了,扔了也是有的。想来凄苦。莫道玩几年扔了,便是玩几次,园子里那么
多姐妹都有姿色,也多有处女,怕不得主子弃自己不顾也是有的。既然如此,何
不乘着主子还热疼自己,又有园中规矩管束着,找些比自己位份低的女孩子来亵
玩一番,自己也好泻欲。按书中所言,想来也是其乐无穷的。

  想到这一节,竟不知怎么的,想起了潇湘馆中的黛玉、秋爽斋中的探春、栊
翠庵里妙玉来……不过宝钗到底娴淑文静、守拙藏惠,此时只是淫书读来入了魔
障,想归想想,自己已经失身,黛玉探春等都是大家小姐,沦为性奴,还尚未伴
驾,凄苦羞耻可知,又如何真能召唤她们来供自己淫乐,岂非也是可耻。又想着
……自己只是新得宠,若是招惹些将来也可能得宠的高位份女孩子固然不妥,但
是若是低些位份的,自己难道还幸不得?譬如那嘉荫堂中的鸳鸯,怡红院里的晴
雯,天宝楼中的金钏儿玉钏儿姐妹,个个都是绝色,又都没有主位依傍……自然
可以召来陪的。听园子里风雨言说,凤姐就召过怡红院里的茜雪来陪过;可卿更
是玩过园子里不少低位份的丫鬟。自己如今得热宠,何尝不可以呢……惊觉又思
量,古人云女子无才便是德,又云女孩家不可多读书,真真不我欺也,自己本性
贞静,止人欲守闺礼,不思男女之事,读些书文,真正是将邪魔都招入骨髓了。
真可谓魔书乱人心智。

  正想得没体统。莺儿却进来换茶。宝钗此时已经情动,实实在看了那书,动
了几分召鸳鸯晴雯等妙色丫头来陪侍的念头,只是想想也就罢了,她自幼受教,
还讲究个闺阁身份,少不得强忍邪念,只是情欲已动,未免有些烦躁难过,那莺
儿从五岁起就贴身照顾自己,在她面前倒也不用太遮掩,便道" 莺儿,这内务府
的书看了,真让人难过……,我乏了,你替我搓揉两下。"

  莺儿今年十四岁,她伺候宝钗,宝钗也已经被弘昼奸过,因见弘昼近日奸玩
宝钗之余,也瞥过自己几眼,其实已经准备好弘昼顺便要了自己的身子的。只是
她自小跟着宝钗,一颗心只在宝钗身上,一向以自家小姐为天理的。自己做大家
小姐的贴身丫鬟,长大的命运,无非是随着小姐陪嫁给哪家姑爷,让姑爷要了身
子是必然的。此时也无甚区别,虽有随时可能被奸的恐惧,但是倒也谈不上沦为
性奴的悲戚。反而是为自己那高贵典雅的小姐,自己总以为是天仙一般的人物,
一朝沦为他人性奴有些不平罢了,她年纪小,发育也较晚,其实还是个小丫头片
子,对风月不甚了了。也内心不过是责怪男人家怎么就如此喜欢玷污干净洁白的
女孩,小姐好好一个千金玉女,终究是被主人奸玩了。只是她性子顽皮,心思也
宽,不过是嘻嘻哈哈就过了。

  倒是莺儿自己十一二,宝钗十三四时,也有几次见过宝钗自我慰藉,宝钗头
一回被撞见未免羞涩,后来当着贴身丫鬟难免,也就罢了。莺儿却是也只想着服
侍好本家小姐。便习惯了替宝钗劳乏,替宝钗按摩时,偶尔揉捏一些宝钗要紧处,
让宝钗舒心。

  故此宝钗召唤,莺儿便上前道个是,跪在地上,轻揉的先是用一对粉拳敲打
宝钗的大腿。宝钗一笑,闭眼只管享受。莺儿自宝钗的大腿外侧慢慢揉捏,逐渐
至于内侧,一个不留神便触碰到了宝钗的小穴处。宝钗有些吃痒,微微一笑,睁
隽眼看看这个跟着自己的小丫头。瓜子脸蛋,丫鬟双髻,年方十四,其实尚未发
育成熟,白皙的肌肤还透着几分婴儿的娇嫩,那鸽子小胸脯只微微凸起,不显淫
色,倒是多了几分稚嫩和清纯,身上那件粉绿的紧身短褂,内衬着丝柔洁缎衫。
不由得看着也爱,示意莺儿只管继续。莺儿便顺着宝钗的大腿跟渐次入港,揉摸
起宝钗的阴户来。宝钗但觉下身受到摸弄,淫意顿升,才要闭目享受,倒是想起
一事,自需要这个小丫头帮忙,便道" 莺儿……有件事……你要替我……做一下。
"

  莺儿一愣,自己小姐一向大度,怎么今日要自己这个贴身丫鬟做事却吞吐起
来,便道" 小主……您只管吩咐啊。"

  宝钗呢呶了一下,忍着羞道" 你手巧,针线上的活计旁人及不来,我见那书
上所言想起来,要你替我做一件……恩……一件内衣肚兜" 莺儿见是正事,便问
道" 是,小主想要什么样式的呢?"

  宝钗已经是羞红了脸,只是当着莺儿也不必太避讳,便强忍着羞耻道道" 用
紫色的细纱来做,样式要松,极松的那种,但是要长一些,一直到膝盖,用一根
细绳带挂脖子上,一根细绳带系在腰后,材料要紧,合着我的身子做,不能松垮
那种,胸要略高,腰要紧收,脖子带儿系起来要紧紧贴着身子,最要紧的……是
要……纱料子要极其稀疏那种,接近透明即是。"

  莺儿呆到" 这般样式,又是完全透明,不就全……嘻嘻……奴儿明白了…
…赶明就替小主做……小主……小主肌肤丰腴,乳肉白皙,透着透明的肚兜紧紧
裹着身子看着……主子一定喜欢"

  宝钗也是幽幽一笑道" 做的机密些,让人知道要死了……哎……我们在这园
子里充主子的性奴,不得不动些脑筋诱惑主子,女子知命,要好好伺候主人是本
分,我心中又有一件大事要计较,其实也是万般无奈的。"

  莺儿见宝钗哀怨起来,她知道宝钗心思,两只手不停,渐渐在宝钗臀肉上捏
巴,口中只安慰道" 小主不要伤心……我看主子对小主还是挺疼爱的……"

  宝钗哀哀一叹,也不言语了。只闭眼继续享受莺儿的按摩……

  次日起来,洗漱完毕,文杏端来早点,却是一小碗雪糯粳米粥,和两小块腐
乳,宝钗也胡乱用了几口。门外却又是执事的嬷嬷来传话,说是弘昼下午要来园
子里歇午觉,只是晚上就要出城去办差。这混头混脑一句,倒叫人有点听不懂。
原来那弘昼现在进园子,从来只是随意找地方去淫乐。并无各房去请安搅扰之礼。
既要进园子歇午觉,说是歇午觉,其实必然是要出远门,临行前来奸玩哪房的姑
娘一乐罢了。怎么得又要通知各房。

  宝钗正自揣摩,不一时,却是凤姐跟前的丫鬟送来几匹贡缎,却也没什么说
得就出去了,一时,却又是天香楼的小奴儿瑞珠来拜,宝钗揣度身份,便亲自接
了出去。那瑞珠只嬉笑道" 主子下午来歇午觉,我们妃子备了安息香,只是听闻
前日小主这里有一盒茉莉蜜,据说调在安息香里最好用,巴巴的派我来求小主赏
一点子,淑小主体谅我们……必是不驳回的,也当疼我们了……" 宝钗一晒,便
吩咐文杏取一些茉莉蜜给到瑞珠,并说道" 我身上有些不爽,就不过去请安了。
" 看着那瑞珠远去,香菱不忿道" 这情妃是什么意思?打量着主子必然去她屋里
么?特特跑来分明是示威……" 宝钗淡淡道" 知道她是示威,就不要说了。我是
小主,她是妃子,主子定的位份有尊卑,难道也忘了?更何况,我得主子热宠,
其实也太扎眼,她既然忌讳,我干脆就回避了这次就是了。左右……左右也不过
给主子奸一次罢了……有什么可争竞的。"

  那瑞珠年幼,其实不知情妃心机,只管取了茉莉蜜回天香楼去。进得楼内,
却见宝珠拿了一大卷金丝绳线站在门口,便上去回说茉莉蜜的事,又说了宝钗推
说身上不舒服。宝珠一笑,道" 你只管去吧……今儿我们妃子大胆了,给了二门
外的宫女几百两银子,说无论主子从哪一处入园子,都要主动和主子说一声,就
说妃子在这里候着主子……"

  瑞珠吐了吐舌头道" 妃子的情义是没得说,只是这样么做难道不僭越么?"

  宝珠叹道" 自然是越礼的,只是主子要远行,妃子在园子里其实和凤妃处的
一般,颇想着能在主子远行前再见一面主子……我们做奴婢的,千方百计讨好主
子,是顾不得的……"

  瑞珠说道" 姐姐说的也是,只是就这么候着主子来,主子来了要问为什么特
地候着,妃子可说什么呢?"

  宝珠脸红啐道" 小蹄子,这你就别管了……你只管去办你的差事吧。"

  瑞珠退下去,宝珠便仍抱着那圈金丝绳到了二楼可卿卧室。敲门踏步进去。
却见可卿一身嫩黄色夏衫,不施脂粉,淡然懒坐在桌前,对着那面穿花水银玻璃
镜,正在卸去满头钗环,模样儿家常慵懒,竟是越发可人意了。

  宝珠便笑道" 妃子,怎么卸了妆?既然要迎着主子,该妆扮起来才好。"

  可卿也不回头,只淡淡道" 小丫头你且懂什么……我看那《太真旧事》上说
得就甚是,男人家喜欢新鲜,园子里也罢,王府里也罢,哪个女子不是脂香粉白
……今日我偏必要素素的,主子才欢喜。"

  宝珠笑着称是,说道" 妃子,这金丝绳取来了,只是妃子……您真的要…
…?"

  可卿默然半晌,苦笑道:" 自然是要的……我今日这么差人拦截主子,是犯
了大忌的。若是主子来了,没个动主子心的新鲜玩意,只是平常般相待,我死无
葬身之地呢……一荣一辱全在这一分一寸。说不得必然要用奇计的。哎……既然
进了园子失身于主子。这受辱也不值得什么了……"

  说着,可卿却起身,竟然将那领夏衫上的搭扣解开,顺着肩膀褪下衣衫,又
摘下内里小褂袄,褪下下身洒花衬裤,径直干脆将那一条嫩黄色小内裤也从臀边
褪下,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月白色绣云纹的双扣胸兜。半遮半露,连下身风流都
隐约可见其黑密。真正是风光无限韵味无穷。宝珠在一旁直看得都心惊肉跳。

  可卿却站起身子来,走到了绣房一旁的一座金丝楠挂大衣服之木架旁,就身
子在木架上倚靠着,一闭眼道" 绑吧".

  宝珠应个是字。便抱着那圈绳子先过来,把可卿一对玉藕一般之双臂举高,
两支藕臂并在一起直至头顶高处,用金丝绳在虎口处绕几个圈子扎在一处,就手
紧紧打了一个蝴蝶结,只痛得可卿凝眉一声娇呼,宝珠又是听着燥热,又是不免
露出不忍之色,可卿却只道" 没关系,只管绑,一定要按我说的,绑得我丝毫挣
扎不动才是好的。"

  宝珠一狠心,便继续将绑着可卿的双手那绳子拉高,攀上木架去直拴在顶上,
用后面拉紧。那木架顶子极其高,可卿双手顿时被拉高拉伸,直至头顶。双脚都
堪堪要惦着脚尖才能着地。金丝绳线勒着可卿娇嫩的手腕儿,绑紧处几乎勒出血
痕来,果然生了奇妙淫耻之感。

  可卿身上只有一件肚兜,一对俏皮乳儿顶着出来,此时双手被绑高,顿时乳
儿更是呼之欲出,这且不谈,两个腋窝是就高高露着,一丝不见毛发,也是娇嫩
如婴儿一般。顺着腋窝向前,因为双手被绑得关系,那乳房的边缘都露了出来。
虽然还不能看见乳头,但是乳肉饱满粉嫩,乳头就这么激凸坚挺顶在薄薄的肚兜
上,更加显得惹人情热意满。

  宝珠继续下来,又取一段金丝绳,开始绕着可卿的双脚扯开,这次却是一边
一只,分在两侧绑在木架的两只支架脚上。可卿双脚便被扯开三尺有余,顿时下
身那片阴毛耻处,肚兜就有点遮掩不住了,只要略低头,就可以看得真切黑丛密
布,甚至可以看清那已经开始充血的阴户缝隙。

  如此绑定。宝珠见可卿被生生拉成一个" 人" 字型,因为被绑得疼痛,也因
为拉扯得厉害,可怜这可卿已经是满头香汗淋漓,娇喘栩栩,胸脯一起一伏,连
脸色都开始泛出青来。汗水上了秀发,秀发越发贴着脸庞,苍白脸蛋上挂着几缕
青丝,说不尽这春意浓浓。

  宝珠便忍耐不住抽泣道:" 妃子……您这又是何苦……主子也未必马上就能
进来。"

  可卿摇头只是喘息道:" 就是这样才好……我知道的……其实绑我,就是要
我受罪,我受罪俞是多一份苦痛,主子必然一定多一份享受,难为我今儿糟蹋自
己就要做到十分,我也算是尽了这份心了……"

  宝珠无奈,用一旁白毛巾替可卿擦擦汗……擦过可卿那动人脸庞,雪白胸乳,
葱花藕臂,也不由得自己喘息起来。

  可卿本来凄苦,见了倒也好笑道" 小蹄子,你且喘什么……"

  宝珠脸一红,嘴角动动,不知该说什么。可卿只管笑道" 主子下午来过,晚
上就要出去的,晚上你来我房里来陪我睡就是了……"

  宝珠其实已经被可卿女女奸玩过多次,便只得应了个是。听到外面有人声,
便道:" 想是主子来了……我……我出去看看".

  可卿恩了一声,闭目养着身上扯痛。只管候着……过一阵,门外传来声音,
果然是弘昼到了,却听宝珠在门外娇笑引导:" 主子进去看便知了,妃子现在迎
不出来了……"

  弘昼推门进来,定睛一看,当真是立刻血往上涌,但见可卿如此手脚绑定,
不穿衣衫,不理妆容,不梳秀发,只半裸着,再看那雪白肌肤,丰满乳房,这且
都罢了,居然双手双足,配着金丝绑绳,绑得拉扯开身子,已是痛苦得香汗滴下,
两目弥蒙。弘昼虽然最近已经奸多了美女,也着实忍耐不住这一幕美景,喉头涌
动,再也不愿说什么,只笑骂道" 好个知趣的骚蹄子".

  说着风风火火合上门扇,急急上前,一把就搂住可卿,手儿绕过背后直接抓
上了两瓣被两侧绳子扯开的屁股,因那两侧双腿被绳子扯开,屁股也自然尽力拉
开。那可卿的屁股上肉儿本来紧实,此时,却张得浑圆,显得淫靡异常,内里那
肛门菊花,用手顺着自肛门至阴户的那条下体勾缝就直接就抚摸抠玩起来。另一
只手用力隔着肚兜直直抓捏可卿的胸乳,搓揉成扭曲形状。嘴巴也不闲着,直接
便咬上了可卿那已经是挂满汗珠的俏丽鼻子,在那挺拔滑腻的鼻梁上几乎要咬出
牙印来。口中含糊只道" 好风骚,让本王……啊……且好好搞搞你……"

  可卿吃痛,又遭如此粗暴之辱,虽说是自己曲意奉承本意所致,却不免本能
得挣扎扭动,用力前后挺动身子,奈何绳子绑紧,挣扎扭动,只是整个腰胯前后
左右扭动罢了。身子被弘昼紧紧制住正在淫玩。这一扭动,竟好似只管用胸乳尖
儿和阴户去蹭弘昼的身子,果然更另弘昼愉悦。嘴巴里也忍耐不住艳语连连:"
痛……是……不……不要……"

  弘昼嘴上,手上更加用力,一把怒扯掉可卿的肚兜,却使那对挺拔耸动的雪
白乳房立刻弹了出来。而可卿未着内裤,整个身子就完全赤裸出来。一身白肉,
乳腻臀圆,阴部的阴毛和阴唇已经挂有几颗露珠。只是双手双足,却被那金丝绳
绑定,丝毫挣扎不动。想想这少妇,其实也是大家闺秀,几个月前,也是安静闺
中,只是侍奉夫君,孝敬公婆,恐怕守着礼法不涉淫事罢了。如今,却一副痴淫
至此的摸样儿,用心如此细致,只是仍凭自己奸污凌辱、轻贱糟蹋,卖弄奉上自
家种种色色,以欢愉主子一分一毫。即是快意刺激,又是得意非凡。

  弘昼想到此节,兴致更浓烈,那正在抠摸其肛门的手儿,直接挖进了她的阴
户;那捏弄其胸乳的手儿,直接扭转其乳头直至鲜红。嘴里更是怒喝" 不要?绑
成这样还说不要?……倒懂得伺候,像个性奴样儿……".

  弘昼越说越是起了虐心。就本性,他倒亦非嗜虐之人。只是心中亦暗想:难
怪人言男人喜欢绑定女子奸污。这女子绑定之后不能挣动,又微微扭动之形体,
不能挣扎之苦痛无奈,确实能让男子越发享受征服和绝对控制之乐趣。而绑定时
的虐待之感。竟实在能刺激得人心胸丹田处淫意滚滚而来。

  想着,干脆更是虐心横生、肆意妄为,就伸手,骂着" 骚货!" ,挥手打了
可卿一记耳光。一声" 啪" 的脆响,将可卿的俏脸儿打得扭到一边,满头瀑布秀
发乱舞。虽谈不上多么真心要打坏可卿,只是也是用力,那俏丽少妇的嘴角脸庞
也红肿起来。眼眶立刻泪花四溅,一副委屈忍辱摸样。

  弘昼见状更是兴奋,口中只说道" 操你,你个骚货,你可有话说?"

  说着,急急解下裤带,露出那狰狞凶器,见此等淫荡场景,阴茎已经暴涨几
寸,刚硬火烫如铁。直挺挺也不戳玩。只找那可卿的肉缝就插了进去。

  可卿只得含泪哭答" 是……奴家没话说。可卿……可卿是个性奴……性奴就
是风骚不知羞耻,绑定自己勾引主子。自然由得主子操玩。主子……啊……啊
……啊……痛……痛啊……不……主子只管……只管……奸……奸可卿,只管
……啊……舒坦,玩坏可卿也是应当的就是了。"

  原来虽然此情景淫靡泛滥,只是那可卿到底也只是为了争宠所做的情景,又
加上被绑痛苦难过,毕竟未曾彻底情热,外面虽有淫水,里面却也还干燥。只是
那弘昼这番冲动,已经无心再多调情,直挺挺便插了进来抽动,可卿直痛的一声
惨叫。偏偏是这等惨叫,更增加了弘昼的情趣,此时已经不管不顾,一手抓上了
可卿的乳房,便前后只管硬挺挺努动起来。

  每一下,可卿便要惨叫,越是惨叫,便忍耐不住挣动手臂脚步,却绳绑定,
挣扎不动,便越是扭动身子,这般等于增加弘昼快活。渐渐便只能是昏沉沉得求
饶。弘昼又如何肯饶,啪啪体肉交股只管奸淫泄欲,嘴里只是骚货,小贱人,荡
妇的乱叫,凡五六十下,可卿已经被奸得几乎要昏死过去……

  门外廊下,宝珠只管静静候着,等待妃子主人事毕进去伺候清理,听着自己
主子妃子惨叫,当真是又是心疼,又是恐慌,也不由几分痴热。也不由替可卿伤
心:可卿虽然风流却本不淫荡,本是大家闺秀,嫁入名门,侍奉夫君,爱养身子,
举动间透着雍容华贵,本事宁府后继当家不二人选。如今沦落为他人之玩物,竟
要如此作践自己,主动行此等淫荡之形状,说来也只为稳固自己的妃子位置,说
是妃子,其实到底也不过是性奴罢了。人生如此境遇,女孩儿家一生真是耻辱悲
惨,可哭可泣。

  欲知可卿此举可能获得弘昼何等赞赏,且看下文书分解。

                这真是

              红菱尚悲昨日孽

              金丝已绑小楼斜

              妾用种种奉君意

              换得痴生一段劫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