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麒麟传】(第一百三十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STURMGEIST
2020年7月8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11224

  上一次的查看数目和留言真的惨不忍睹,这没肉是不是就不待见?

  如果你们要当这是手枪文,那我也没办法。小说是需要剧情推动的,不可能
全篇一路操过去。

  关注这本书的读者,有什么建议可以发在评论里,我需要你们的评论,尤其
是意见。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木墙被成群的尸人挤的「吱吱」作响,墙上的许多地方,尤其是墙根处,一
道道裂纹已经扩散开来。

  「快走开!走开!墙要塌了!」

  随着不知是荆墨竹还是苏璃雪的几声大呼,还在墙边拿着武器猛刺的人,急
忙向后退去。那高大尸人怒吼着面前的尸人踩在脚下,然后一拳打在木墙之上。

  只听「轰」的一声,就如同压垮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木墙在高大尸人的
重击之下,轰然倒塌,三四个没来得及逃走的土匪瞬时被压在木墙之下,尸人没
有痛觉,只要能吃到血肉就可以了,那些还在木墙的残骸下痛苦呻吟的土匪立刻
被蜂拥而至的尸人淹没了。

  血泊之中,那几个土匪已被尸人给撕咬殆尽,只剩下几副粘连着血肉的骨架
木墙出现了一个缺口,随即更多的尸人疯狂拥入,将木墙破开了数丈宽,如同从
渔网之中挤出的活鱼一般,成群的尸人吼叫着朝木寨中涌来。

  「杀!」

  「拼了!」

  无论是魔门还是白道,亦或是乌瑟曼手下的土匪,当即呐喊出声,持起手中
的刀枪棍棒,齐步冲锋上前,居然生生将尸群劈开一个豁口,利刃直斩尸人脖颈,
削下一颗又一颗的睁大着一双空洞眼睛的尸人脑袋。李翰林更是一马当先,径自
冲入尸人群中。剑锋所指,便有数颗人头飞起,转眼已斩退最先袭来的尸人,硬
生生将尸人挡住。

  镇中的大火越烧越旺,火头更是催逼着尸人向前,身上还带着火苗的尸人点
着了木墙,一时间火光冲天,热浪翻卷。大火中,一些被点燃的尸人发出凄厉的
嘶吼,挣扎着要往木寨中冲去,最后要么被火苗吞噬,要么做了李翰林等人的刀
下鬼。

  乌瑟曼的钢棍上都是灰白色的脑浆,显然已经不知道打碎了多少尸人的脑壳,
土匪们拿着削尖了的木棍乱哄哄的对着尸人戳刺,但幸好白道与魔门之间都有彼
此的默契,明显占了上风,例如荆墨竹与慕容封寒背靠背迎敌,只要有尸人一接
近,便会被两人手中的利剑斩去脑袋。李翰林几乎没怎么与白道有交际,几乎都
是与王紫菱她们三个一起,犀利的《麒麟剑诀》再加上几乎削铁如泥的碧海狂林
剑,周围的尸人都被劈砍的残缺不全。

  而也有例外,例如那个「蓬莱玉剑」苏璃雪,就游离在其他人的周围斩杀着
尸人,就在她将佩剑从尸人眼窝中拔出的时候,却见王紫菱突然将手中的粉色弯
刀朝着她掷了出去。这一下毫无征兆,让苏璃雪根本没有什么防备,若是这粉色
弯刀劈个正着,那自己不死也得受伤。

  就算受了伤,也不免落入尸人之口。

  「莫不是,这合欢妖女要乘机害我!」

  就在苏璃雪愣神之际,「咔嚓」一声,粉色弯刀擦着苏璃雪的耳际飞了过去,
直插入苏璃雪背后近在咫尺的一个尸人脑袋中,那尸人口中「咕哝」一声,栽倒
在地,脑袋上插着的粉色弯刀还在苏璃雪眼前左右摇晃。

  若不是王紫菱这一刀飞来,苏璃雪恐怕早就当场被咬了。

  「不用谢!」王紫菱飞身过来,不顾苏璃雪复杂的眼神,将尸人脑袋中插着
的弯刀拔出,随手斩落一个丧尸的脑袋。

  「小心,那个大个子尸人过来了!退后些!」

  一直在后方发射金针的王长老话音刚落,那个高大丧尸已经开始攻击乌瑟曼
手下的土匪,虽然它动作稍显迟缓,但是却力大无穷,将一个土匪活活踩死以后,
一口咬在另一个土匪的脑袋上,之后立刻扑向另一个方向,被它咬死咬伤的土匪
在战场上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血腥味刺激着尸群,火光映照之下,它们开始了更为猛烈的进攻。

——————

  木屋外已经打斗起来,利刃割开血肉的恐怖声音,外机上金属硬物撞击的
「砰砰」声,和发力的喊叫声频频传来,外面的情况不容乐观。

  而木屋之内,臭烘烘的气味虽然减少了许多,但在密闭的房间中还未有消散
在灯下闪着暗黄色的硝晶被炼制出十多斤来,很难相信这些洁净的黄色晶体在近
一个时辰前还是一堆散发着屎味的烂泥,花药仙子带着几个神农教弟子亲自操作
制造炸药的最后一步。本来应该还有硝晶研磨的工艺,由于时间紧迫只能略去了,
改成大致将由硝晶碾碎即可。唐夕瑶将由神农教弟子碾好的硝晶、硫磺和木炭三
种原料分别称取重量,用麻布包装成四斤一包的炸药包。

  「夏仙子,我们没那么多麻布了!这些麻布不过只够制作四包炸药而已。」
其中一个神农教弟子看着剩下的麻布,对夏婕曦说道。

  「没关系,用这个!」夏婕曦从角落里拎出一个铁皮水桶,让那些神农教弟
子将剩余的炸药全部倒入铁桶中,然后在表面用泥封好,并留出引线的位置,最
后让杨天锦动手将这些包装好的炸药装上引线。待这些四包连同装满炸药的铁皮
水桶全部制作完毕,夏婕曦命两个人每人捧上捧上两包,自己则拎着铁皮水桶出
了门。

  「把门关好!」

  听到花药仙子的话,杨天锦急忙与剩下几个神农教弟子将房间内唯一的一张
桌子顶在玄关上,虽然屋内很臭,但目前这里暂时是安全的。这个时候,杨天锦
终于舒了一口气,随后屋内的人都听见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身旁的唐夕瑶顿
时拍手叫好,仿佛自己做了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

  「成功了!看来花药仙子所言确实,这批」炸药「的制作是成功的!就是这
味道实在是……」

  杨天锦刚才全神贯注的制作引线,放松下来以后又感到了令人作呕的刺鼻恶
臭,可大家没等来第二声爆炸,房间角落中的一块两尺见方的地板却突然「啪」
的一声翻开了。

  「怎么回事!」杨天锦看着那翻开的地板,也没见人走出来:「这莫非是用
于逃生的暗道,看来那个大当家乌瑟曼考虑的还挺周全的。」

  其中一名神农教弟子大胆的走到翻开的地板前,往下方看去,只见下面黑洞
洞的什么都看不见。那神农教弟子刚要转头说话,「噗嗤」一声,下方突然射来
一支利箭,将那神农教弟子的太阳穴给钉穿了。

  尸体倒下,房间内只余下男人的惊呼和女人的尖叫,然后屋外响起了第二声
爆炸,彻底淹没了房间中的声音。

—————-

  「大当家,借我一臂之力!小心炸药!」

  夏婕曦对着仍在奋力砍杀的人们比划了几下,才用火折子将引线点燃,冒着
青烟的麻布包裹被丢上半空,随后乌瑟曼钢棍用力一挥,将这包东西打飞,掉入
尸人群中。

  「轰!」的一声巨响,尸群中浓烟翻腾,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如同雷鸣一般,
将附近的尸人炸成肉泥,无数碎肉、内脏还有激起的碎石雨点般溅到李翰林等人
头上,那个高大尸人更是被爆炸的冲击震退了好几步,几欲摔倒,地面更是血肉
狼藉一片。

  爆炸声接二连三,这四包东西丢出去丧尸便被炸死了一大半,周围尚未被推
到的木墙,也在爆炸冲击的中倒在地上。但轮到最后一桶炸药的时候,夏婕曦犹
豫了。

  「夏姑娘!怎么不扔炸药了!」李翰林将剑锋刺入一个只剩半截身子的尸人
脑袋,却见爆炸停止,而尸人却还有不少。尤其是那个大个子尸人,经历了四次
爆炸,全身的皮肉都被炸烂了,居然还能站起来!

  若是这个高大尸人不死,这里依然随时处于危险的境地。

  「一会儿把那个铁桶给我!」

  李翰林冷哼一声,目光紧紧锁定在这个高大的尸人身上。那尸人在刚才的爆
炸中失了一只眼睛,唯一留下的那泛红的眼珠子如同黄泉恶鬼的双眼,看得人发
怵。

  闪电般斜刺出一剑,这电光火石的一击,将那高大尸人的肚腹划开一个大口,
散发着恶臭的内脏和肠子流了一地,顺带还斩杀了高大尸人身侧的两个尸人,让
苏璃雪、慕容封寒、荆墨竹等人看着发愣。

  「李翰林他要干什么!」

  神农教的三位长老倒是反应快:「三位女侠、魔道的朋友!李翰林看来是要
和那个高大尸人拼命,我们得帮他一把!」说罢,金针如雨点一般飞向那高大尸
人。

  「谁和你是朋友!」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王紫菱等人速度丝毫没减,迅速清理周围残余的尸人来。

  李翰林也已经与高大尸人打成一团,转圈般围着这高大尸人游走了几息,期
间好几次那高大尸人或用拳头或是用牙齿咬,都被他堪堪避开,有一次甚至离自
己的头皮只有毫厘之差。他的身子微微蹲下,找到一个恰好的角度,然后用力一
蹬,溅起一片尘埃。借着轻功,李翰林高高跃起,而剑锋直指着地面上的高大尸
人。

  但这个高大尸人察觉到了危机,下意识的用手一档,只听一声利刃入肉的声
音,高大尸人的左手小臂被瞬间斩落,引得众人一声叫好。可这还没完,高大尸
人一个侧身,右手成拳袭来,李翰林本能的往后一缩,只感觉胸前「撕拉」一声,
衣服已经被划开一个破口,但再一看那高大尸人手上钉了七八根金针,若是没有
神农教长老帮助,李翰林恐怕真的要受伤。

  「嗷!」

  失了一臂,怪物一边痛嚎,一边胡乱攻击,趁着这混乱,李翰林又一剑刺在
高大尸人的左肩上,借着力道攀上了尸人的肩膀,尸人的右手根本够不到李翰林
的位置,便嚎叫着想要将其甩下去。

  「铁桶!」

  花药仙子手中装满炸药的铁桶,上面长长的引线「吱吱」燃烧着,随后乌瑟
曼钢棍一勾上铁桶的拎把,借着力道的惯性,将铁桶掷出。冒着青烟的铁桶在半
空中划出一个圆弧,稳稳落在李翰林手中,他随手撕下腰间的一点布条,将快要
爆炸的水桶系在高大尸人的脖子上打了个死结,随后拔出插高大尸人肩上的碧海
狂林剑,跳落到地面。

  「要爆炸了,快趴下!」

              第一百三十二章

  「轰!」

  仿佛天雷落在地上一般,碎石乱飞,黑烟腾起。铁桶中的炸药比那四个炸药
包的量加起来都要多,而且爆炸之后破碎的铁皮如同风暴一般横扫过去,周围的
尸人非死即伤。

  虽然那一桶炸药都挂于那高大尸人的背后,但李翰林显然是低估了塞满炸药
的铁桶带来的巨大威力,这一边多多少少都受到了冲击。热浪袭来,李翰林猛地
被拍在地上,耳朵被震得嗡嗡直响,接着碎片扫过,其中夹杂着飞溅的铁片,直
接从背后命中了猝不及防的李翰林,惹得他闷哼一声。

  而在场的其他人,几乎没一个站起来的,显然都收到了刚才剧烈爆炸的波及。

  「嘶!」

  李翰林骂了一声,将钉在自己背后的两块稀碎铁片拔了出来,又感觉到耳内
似乎有什么热热的液体流淌出来,伸手一摸,全都是血,显然也是那个炸药桶造
成的。向前一看,只见刚才还与自己交战的高大尸人,它的半个脑袋带着飞溅的
黑血落在地上,刚才那一记爆炸将高大尸人的上半身炸得粉碎,死的不能再死了。

  「翰林!翰林!没事吧!」

  王紫菱的狐裘大衣被划破了好几个口子,有些狼狈,但还是急忙过来看看里
爆炸位置最近的李翰林:「让我看看,没有受伤吧!」

  「没事紫菱,小爷我命硬得很,这点东西没那么容易让我死!」

  「你还说,背上都流血了!」

  任由王紫菱检查的背后的伤口,李翰林看到不远处那个高大尸人拖着内脏和
一截血肠的下半身——连同那半个脑袋,这是那高大尸人留在这世上的唯二残迹,
李翰林不禁感叹道,要是这桶炸药在自己面前爆炸,自己恐怕也要像这高大尸人
一般。

  其余几人也慢慢站了起来,拂去身上的灰尘,将刚才爆炸袭来时掉落的武器
拾起,处理那些还没有完全死透的尸人。虽然神农教的三位长老,外加天女门和
蓬莱派的三名女侠都因为飞溅的碎石铁皮受了轻伤,但刚才爆炸产生的无人地带,
除了炸死了绝大部分尸人,也让镇中的火势没有继续往木寨蔓延,也算是因祸得
福吧。

  「多谢花药仙子,要是没这炸药,我等恐怕就要落入尸人口中了。」乌瑟曼
拂去脸上划拉出的血口子,用江湖礼节向夏婕曦拜了拜。心里也对这炸药暗暗心
惊,甚至还在想若是这东西花钱请花药仙子大规模制作,岂不美哉?

  只不过夏婕曦并不知道乌瑟曼心中的小算盘,谦虚地说道:「若非有前人的
智慧,我也造不出这威力巨大的炸药。大当家还是收拾一下此处吧,至少这次尸
人的危机表面上是解决了,就是不知道是谁放的火。」

  夏婕曦转过头去,却见王紫菱与李翰林紧紧拥抱在一起,她直接无视了那个
前合欢圣女,正想要与李翰林说两句话,却见木屋的门猛地被撞开,杨天锦浑身
臭气,跌跌撞撞的从木屋里跑出来,手中还拿着自己的手弩。

  「贤弟……公主……长公主……」

  杨天锦一个趔趄,摔在地上,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正要再爬起来,被李翰
林扶起:「大哥怎么了?唐姑娘怎么了?」

  李翰林这才看清楚,杨天锦的脸颊和嘴角都有乌青,看起来是被人打的,难
不成是里面的那些神农教弟子做的?

  「是白毛的狼人,浑身披甲!那个二当家李二黑是内鬼,他带着十几个狼人
从地道里摸进来,把在场的神农教弟子都杀光了,本来还想把我一起绑走,幸好
我身边还有手弩,射伤了那个李二黑!但长公主还是被他们掳走了!」

  「什么!」李翰林吃了一惊,急忙放下自己大哥,向木屋奔去,结果杨天锦
的后脑勺又磕在地上,心中直骂李翰林见色忘义。

  木屋之内的粪便的味道尚未散去,浓浓的血腥味夹杂其中。灶台周围,神农
教弟子的尸首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已经死去去了一段时间,而房间角落中翻开
的地板正好供一个人出入,显然那些狼人就是从这里面进来的了。

  随后进入的三位女侠和三位神农教长老闻见室内的臭味,纷纷掩住口鼻,哪
怕是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乌瑟曼也被臭气熏得直犯恶心,心想原来这炸药味道这么
那么大。不过,一部分人已经猜到了白毛狼人的身份,这么标志性的特征,想必
是金狼族的狼人过来抢人了。

  「慕容姐姐,我们要去救那公主么?」荆墨竹捏着鼻子,闷声闷气的问道。

  「不妥,现阶段天女门还不适宜卷入到草原的争斗上去,任她去吧!」慕容
封寒回道。

  「那我们还是先将身死之人的尸首收敛一下吧!」三位神农教长老听了也纷
纷点头,表示赞同,现阶段在此处不能与草原的任何一方发生冲突。

  听了慕容封寒的话,李翰林更是恼怒,指着慕容封寒的鼻子骂道:「什么叫
做『任她去吧』?你们的良心都喂狗了么!」

  慕容封寒对于李翰林的职责丝毫不生气:「李少侠,天女门不能担上与草原
任何一方发生冲突的危险,我想神农教也应该是如此的吧!」

  「我不同意!」花药仙子走上前道:「且不说唐夕瑶天丰长公主的身份,她
在这里虽然隐瞒身份,可每日研磨火药原料,制作驱寒药物,一点公主的架子都
没有。又将嫁妆中的粮食提供给我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能就这样轻描淡
写的带过?」

  「没错,我觉得你们实在是太自私了,自私的令人发指!既然你们不愿意去
救,那小爷我一个人去,你们就在这里收拾死人吧!夏姑娘你不会武功,就不要
与我一同去了!」

  苏璃雪和荆墨竹真想要出言驳斥,都被慕容封寒给拦住了:「他要去,就随
他去吧!我们不要去掺和。」

  不管那个几个女侠怎么样,李翰林纵身跳下那翻开的木板,只见地道内可用
一人直立通过,其中有原木的支撑,还挂有照明用的油灯。其中的各种设施,显
然不是几日就能挖通的粗糙货色。

  刚走两步,上面又跳下来一人,李翰林转头一看,正是手持钢棍的乌瑟曼。

  「乌瑟曼,你也要去?」

  「你连金狼一族的营帐位置都不知道就敢乱闯,就不怕迷失在茫茫草原中?」

  李翰林听了一拍脑袋,自己居然把这个事情给忘了,若是就这样如无头苍蝇
一般乱闯,恐怕永远都找不到唐夕瑶的踪影了。

  「到时候老娘给你带路,只要你轻功好不怕走丢就行!」

  乌瑟曼冷笑一声:「更何况那个李二黑枉费老娘对他的照顾,一手将他提到
二当家的位置,不料居然是金狼族的内鬼!想必三羊镇的那把火应该也是金狼族
放的了,就是声东击西想让我们疲于奔命,乘防守空虚之际将公主抢走!这个瘪
犊子东西,害得我从寨子里带出来的兄弟全都折了,老娘一定要把他宰了!」

———————-

  遥遥望去,百丈之外的灰暗之中,一群人在广阔的草原上疾行着。只不过这
些人并不是日常看到的直立行走,而是如野兽一般四足着地的奔跑。这些都是生
着白毛的披甲狼人,兽足落下,草地上激起的雪花四处飞溅。

  而稍远的后方,一个裹着冬衣的人提着长刀,捂着屁股,在雪地中一浅一深
的跑着,想要追赶上这些狼人,可无奈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的,这些狼人越跑越
远,将这人拉在了后面。

  「你们……老子……老子……快跑不动了……我还要……面见金狼王呢!停
下!……停下!」

  这一次将天丰公主虏去,李二黑可算是立了带路的功劳。在尸人没有爆发之
前,李二黑就收了金狼族不少钱财,向金狼族贩运各种违禁物资换大钱。这一次
更是借着上厕所的由头,一鼓作气将天丰公主给虏来,本来那些金狼步军打算放
了火以后强闯进去,经过李二黑的提点找到了这个原来是属于镇上一家当铺所属
的地道,秘密通往镇外,将那些碍事的神农教弟子杀了,这才将公主给拿下。

  本来李二黑还要将那家里有钱的杨天锦给一起弄走,岂料那杨天锦居然掏出
一把手弩,那飞出的弩箭好巧不巧,正射在他的屁股上……

  趁这愣神的机会,杨天锦跑出了房间,那些金狼步军看事情有可能暴露,只
得先把公主给送走。

  虽然后来拔了弩箭,可一路奔跑,时不时牵动伤口,渐渐的那些金狼步军越
跑越远,眼瞅着是赶不上了,李二黑喘着粗气,一头栽倒在雪地里。

  「你妈的!……你们这些四条腿的牲口……就不能等等老子……操……」李
二黑躺在地上破口大骂,可这些狼兵什么都没有听到,只剩下身后溅起的雪泥和
枯草。

  「队长!队长!那个中州人好像丢了!」

  其中一个快速奔跑的狼兵,稍稍加速赶到在队伍最前方的头狼侧边。与其他
狼兵不同的是,头狼的身上还捆扎这一个不断扭动的人型麻袋。

  「谁丢了?」

  「那个中州人!就是经常与我们做生意的李姓土匪!这次也是他将我们带进
去的!」那个狼兵回答道。

  「那个中州人屁股受了创伤,自然是跑不了多远!不要管他,让他自己走来
我金狼族营寨吧!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将天丰公主完好无损的送到大王手中,不
要被其他的因素所干扰!兄弟们,再跑快点!」

  就在这时那个狼兵队长背上的人型麻袋,突然闷声大骂起来:「你们这些畜
生,放我下来!」

  「老子就不放!我看你这娇滴滴的身子能把老子怎么样,有本事就来强奸老
子啊!」狼兵队长的这一番话,惹得众狼哈哈大笑。

  唐夕瑶再怎么扭动,也没法挣脱已经被麻绳捆的结结实实的麻袋,甚至狼兵
队长为了防止天丰公主掉落,特意还加固了三根麻绳。

  至少表面上看,唐夕瑶已经没法摆脱被金狼王强娶的命运了。

              第一百三十三章

  金狼族营寨。

  此时虽然已经是子夜时分,可金狼族营地内还是人声鼎沸,丝毫不像是夜晚
中营地的状态。

  几乎所有的狼人都聚集在营寨门前,似乎是在翘首等待什么。

  「大王来了!」

  几个凶神恶煞的白毛狼人将营寨门前的狼人赶到一边,随后,披着金甲、比
其他狼人还要高出半个头的金狼王依然出现在众狼人面前。

  「大王万岁!大王万岁!」

  人群顿时欢呼起来。

  若是对某件事情没有足够的把握,金狼王是不会轻易现身的,除非他已经十
拿九稳,不然就会在金狼族中失去应有的威信。先前,金狼王已经向全族的狼人
宣布了自己将那与黑狼族和亲的天丰公主抢来的事情,此言一出金狼族士气大振,
金狼王也对此十分满意。

  现在要做的,只有翘首期待了。

  「大王!看那边!那好像是重步军的弟兄!他们好像回来了!」也不知道是
谁说了一句,金狼王忍不住朝远处看去,果然在雪原之上,数十个狼人正以四足
奔跑的方式前进,距离营寨的距离越来越短。

  「是重步军的兄弟!看来是得手了!」

  「金狼族万胜!」

  「万胜!万胜!」

  一切都汇成「万胜」两字,在场的狼人全部挥起双手吼叫起来,甚至还兴奋
的狼嚎了几声。

  「是金狼王!」

  那金狼重步军的什长接近寨门,立刻直立起来,对金狼王表示尊敬,而麾下
的重步军士兵也照做。金狼王居然在门口亲自等候,这是多么大的荣耀!

  金狼重步军的什长,慢慢走到金狼王身前,在同族狼人同胞的见证下,跪在
地上,将自己背上还在拼命扭动着的人型麻袋放在金狼王面前,带着因为激动而
颤抖的声音吼道:「金狼重步军什长阿林保,不辱使命!全队三十人全身而退,
并将天丰王朝长公主唐夕瑶带给大王!请大王检验!」

  「放我出去,你们这些畜生!混蛋!不是人!」

  话音刚落,那麻袋中立刻传来一个女人的骂声,那狼人什长听见里面的骂声,
急忙陪笑道:「大王,这公主虽然是天丰皇家出身,可如同泼妇一般骂了末将一
路,大王可不要介意。」

  金狼王轻轻踢了踢那个人型麻袋,那麻袋扭动了几下,继续骂道:「你们这
些白毛畜生,有本事就把我杀了!」

  「本王听着这公主不像公主啊!倒是像个中州乡下的野姑娘,就不知道进了
本王的大帐,让本王的巨根戳上几百下,还能不能那么野?」

  「哈哈哈哈哈哈!」周围狼人听到金狼王戏谑的话语,纷纷哄笑。

  「来人,给本王开封,本王到是要看看,这天丰朝的长公主是如何让黑狼王
看得上眼的!」

  两旁的狼人卫兵随即掏出匕首,将人型麻袋上捆扎的麻绳割断,随即将麻袋
解开。露出了一张在中州算是倾国倾城的脸,只不过现在的唐夕瑶脸上都是汗渍
和污垢,而且麻袋解开以后,一股刺鼻的恶臭弥漫开来,在场的狼人包括金狼王
在内纷纷掩住口鼻。

  「操!这公主身上怎么那么臭!」

  「就是就是,不会是掉进茅坑里了吧!」

  站在金狼王身旁的萨孤将军不禁出言质问:「阿林保,这是怎么回事,为什
么天丰长公主身上有大便的味道!这臭气污了大王的鼻子,你该当何罪!」

  「回将军,末将也没办法啊!」阿林保几乎将自己狼头塞入地面:「末将进
入那房间的时候,也不知那房间里正在烧制什么古怪的东西,臭气熏天!就连公
主身上都是臭的!实在没办法,末将只能让部下把她塞到麻袋里运回来。」

  当然,阿林保主动将「没抓到杨天锦」的事情给忽略了。

  「算了,就算是臭的,只要给本王剥洗干净就没有问题!来人!去女奴营找
找会梳妆打扮的女奴服侍天丰公主!一会儿本王就摆下大宴,娶了这公主!今日
再杀牛三十头、杀羊三十头,都给本王做成烤肉和杂碎汤!白天没吃舒服的,敞
开来吃!」

  「吼!」

  「大王万岁!」

  狼人们又是一阵欢呼,虽然现在是半夜时分,并不是饭点,但如果有好东西
吃,尤其是金狼王赐下的肉食,大家还是会很高兴的。

  很快,便有两个女奴穿着勉强裹住身子的羊皮袄,在几名狼兵的监视下,将
还散发着臭味的天丰公主带走洗澡。

  「你会后悔的!」唐夕瑶恶狠狠的说道,换来的只有金狼王龇牙咧嘴的凶恶
表情。

  「本王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后悔?」

  看了两眼被带走的天丰公主,金狼王又将视野转到跪在地上的什长,点了点
头:「金狼重步军什长阿林保听封!」

  让这个阿林保最兴奋的时刻终于到来:「阿林保在此!」

  「金狼重步军什长阿林保,处置果断,行动迅速!本王非常欣喜。即日起阿
林保官升一级,封重步军百人长,赏黄金一百两,牲口五十头,女奴两名!其他
跟随的重步军士兵赏黄金三十两,牲口二十头!」

  「多谢大王,末将本当如此,能得大王如此的赞赏和信任,小人今后定会为
金狼族与金狼王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嗯!不错,起来吧!来人啊,给我们的阿林保勇士送上百人长的盔甲!再
将本王给的奖赏弄来!」

  「是!」

  在众狼人或是羡慕或是嫉妒的眼神注视下,不消一会儿,两名狼兵递上一套
百人长的专属盔甲,相比起来,可要比阿林保原来的盔甲要华丽不少,一小摞金
砖也被递到新晋的百夫长面前。最后一阵女人微弱的啼哭声传来,两名身上带着
羊膻味、略有姿色的中州女奴被牵了过来。为了防止逃跑,她们的手脚都套上了
沉重的铁链。这两名女奴一边哭一边看着金狼王与面前阿林保的脸色,虽然猜到
了自己可能的命运就是送给面前还穿着什长盔甲的狼人,但还是在心里乞求这个
新主人能对自己好一些,不要让自己再回到肮脏淫乱的女奴营中。

  在金狼族,如果虏来的女子非处子,就调入女奴营。女奴有公用和私有之分,
公用女奴除了不许穿衣服,还要干杂活,并且用身体服侍有需求的狼人们。而私
有女奴则是由金狼王下令,从女奴营中抽调给个人使用,一旦给予某个狼人,那
这个狼人便有女奴的生杀大权,他人不得使用。如果有人胆敢使用他人的私有女
奴,便会被当众割去卵蛋以示惩戒。

  不过金狼王则是个例外,因为虏来的处子女奴都是有金狼王开苞,如果没有
给金狼王诞下狼孩,也会被丢入女奴营给其他狼人奸淫。而生完狼孩的,也会被
丢入女奴营,充作其他狼人的生育工具,就因为如此,大量生产的人口的金狼族
才能有对于黑狼族的数量优势。

  负责牵着女奴的狼兵将铁链末端交给阿林保,谄媚的说道:「阿林保大人,
牲口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清点,这两位女奴是前段时间刚刚虏获的,现在便属
于大人您了,小的真是羡慕大人!」

  「呵呵,一会儿我就去清点牲口,多谢了!」

  阿林保谢过狼兵,看向两名女奴,她们几乎浑身赤裸,除了手脚上的铁镣铐,
脖子上还套着项圈,皮肤上油光发亮,显然是特意抹了防冻的羊油,女奴身上的
布料仅剩下脚上的羊皮短靴。阿林保看着这两个楚楚可怜的女奴,忍不住伸出狼
爪,在两名女奴的乳房与下体中肆意动作,惹得两名女奴娇叫不已。

  看着阿林保将两名女奴揽在怀中肆意玩弄,金狼王毫不介意,锤了阿林保两
下:「以后,这两名中州女奴便是你的私有物了!百人长阿林保,你给本王好好
干,说不定几年以后金狼族又能出一个战功卓著的狼将!」随即他又大声道:
「阿林保,便是你们的榜样!只要为本王立过功,流过血,自然有丰厚的赏赐!
好了!今日就这样了,等会本王由专人会来传话,请金狼同袍们来吃本王的婚宴!」

  众狼人纷纷叫好,山呼万岁。

—————

  坐在金狼王帐中的唐夕瑶,周围的陈设是如此粗糙,总觉得不那么自然。

  就在一刻钟前,她在狼兵的威胁与两名女奴的哀求下,不得不当众脱去了自
己身上那套臭烘烘的猎装,并跨入道预先准备好的木桶中,由女奴用皂豆洗去自
己身上的臭味。

  随后她被羊皮包覆起来,由六名狼兵抬到金狼王帐中,随后又夺去了她身上
用来遮羞的羊皮。临走前其中一个狼兵还作恶一般的揉捏了一下她胸前的乳房。
他们没有给唐夕瑶锁上镣铐,显然是自信金狼族的严密防卫。

  就在她坐在地上不知所措的时候,嘈杂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两名仅仅用羊
皮袄遮体的女奴走了进来。

  「公主殿下。」两名女奴手举托盘,按照中州礼节屈身行了个礼:「金狼王
让我等给您装扮,我们也是被逼的,对不起啊……不然我们恐怕……」

  唐夕瑶刚刚洗完澡,发髻散乱,看着这两个女奴,微微一颤。

  唉,都是可怜人。

  「我不怪你们,你们开始吧,我不会妨碍你们。」

  「多谢公主开恩!」

  唐夕瑶一丝不挂,坐在王帐的绒毯之上,两名女奴围前围后为她装扮着。两
个托盘,一个放首饰,一个放衣服与鞋子,连亵衣都没有。

  其中一名女奴从托盘中取出一件红色的、绣着金狼图案七分袖套裙,将其自
上到下套在唐夕瑶身上。但直到穿上这嫁衣,唐夕瑶才发现这件衣服根本遮不住
自己的身体,除了肩上大部分地方都是半透明的,随后另一名女奴拿出一条造型
奇特的亵裤,这条亵裤从正面看没什么问题,但到了后裆,布料越来越细,还变
成了一串粗大的珠子。

  「这是……别……唉……」

  女奴掀起嫁衣的裙摆,将那串粗大的珠子,一颗一颗硬生生的塞入唐夕瑶的
后庭中,然后才将亵裤系在唐夕瑶的腰上。有段时间没有被玩弄后庭的天丰公主,
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充实感。没想到这亵裤,也是如此恶毒的东西。接着一双中筒
的红色皮靴被套在自己足上,一件有狼头标志的金冠,被戴在唐夕瑶已经梳好凤
髻的头顶上。

  「还有最后一样东西,请公主跪下来吧。」

  「什么东西?」唐夕瑶只见两名女奴一左一右,手中拿着由两圈一大一小皮
带环连在一起的物体,正要出言询问,其中一名女奴说道:「这皮带是锁住大小
腿的,请公主务必配合。」

  「罢了……反正现在看来是逃不出去了。」

  唐夕瑶优雅的跪在地上,两名女奴将她的左右大小腿用两圈皮带固定折叠在
一起,这样她就只能保持跪下的姿势。一个皮质项圈也被套在唐夕瑶的脖子上,
又在她双手上套上皮质镣铐,最后再将双手的镣铐用细铁链连在项圈上。就算是
仰面交媾,自己的手脚也会被牢牢的收束在一起,无法动弹。

  等两名女奴走后,王帐中只剩跪在地上,身披「盛装」的唐夕瑶。王帐之外,
狼人们喝酒划拳聊天的声音此起彼伏,一旦外面的宴会结束,那自己的清白身子
恐怕就会被金狼王毁去。

  不知道为什么,李翰林的影子总是在他的脑中挥之不去。也不知道木寨中情
况如何了,李翰林等人是否安全脱出了?

  「希望有个从天而降的勇士,帮我从这里逃出去吧!」

  跪在地上的唐夕瑶,心中默念道。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