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色媚鬼】第二十七章 竹林偷欢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欢迎来到大发官网Dafabet官网,大发娱乐888(Dafabet)|大发娱乐场|dafa888|大发体育唯一备用网站(www.2dafa88.com)!
欢迎来到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体育(www.daf22.com)
大发官网Dafabet|大发国际|大发网址|大发888开户|大发备用网址——大发官网(www.d6d6d.com)
作者:沉木
2021年/4月/8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8902

             第二十七章竹林偷欢

  我惊恐万分,结结巴巴地颤声说道:「师娘……你……你把……把林紫茵给
……给杀了……」

  师娘回头望我,目露凶光,满脸血渍,浑身散发的浓郁黑雾令人压迫难当,
只怕是妖性大发,失了人性。

  但见此刻,毫发无损的芯瑶和恶童步入了屋内,恶童刚进屋,便一脚踩住了
狗妖的头颅,粗鲁骂道:「它娘的,这狗妖好狠心,连自己的夫人也下得去手,
又白白折损了一位美人儿,实在是可恶至极。」

  芯瑶见此情景,愣住片刻才缓缓说道:「鸾姐姐,你没事吧,瞧你脸上都是
污血。」她走至师娘跟前,从怀里掏出一条丝帕,帮师娘擦了擦脸上的血迹。

  师娘充满血光的双瞳,这才逐渐回复了平静,她看了看惨死的狗妖和林紫茵,
转而对我说道:「师娘一时失手,错杀了林紫茵,只怕……只怕她没救了。」

  我的心一凉,好一阵揪心的痛,可是师娘都说没救了我还能怎样,但是我的
内心就是不肯承认,又多此一举地问上一句:「真的没有别的办法救她了吗?」

  师娘摇了摇头,「若她善存一丝气息,且肉身完好,也许可以用狗妖的内丹
续命,可是她被一掌毙命,连心脏都掏空了,这……也怪师娘下手狠了些,只怕
别无他法了。」

  恶童闻言两眼冒光,兴奋地接话道:「狗妖的内丹?他夫人刚才劝架,却被
狗妖横腰斩裂,可人还未断气,肉身尚且完好,不知是否可以救她性命?」

  师娘闻言恶狠狠瞪了他一眼,恶童识趣地缩了缩脖子,转而又望向芯瑶,芯
瑶也横了他一眼,却无奈地说道:「罢了,念在你这些天前前后后帮了姐姐不少
忙,这狗妖的内丹我帮你去拿吧。」

  恶童兴奋地拱手笑道:「多谢姐姐!」

  芯瑶一边去摸索狗妖的尸体,一边叹气说道:「哎!只可惜人没了,不知如
何跟绿漪交差,我和鸾姐姐身中的咒术也不知能不能解。」

  一听绿漪二字我如梦初醒,疾声呼道:「绿漪!绿漪!对了,说不定绿漪娘
娘可以救她,她以前不就是管人寿命的仙童吗,师娘快,咋们去寻绿漪娘娘。」

  师娘凝神地望了我一眼,然后一边走出屋子一边说道:「我先去清洗一番,
这满身的血腥味怎能出门。」

  我看得出师娘似乎有些不高兴,虽说救人要紧,但我也不敢反驳她,能答应
救人便已是万幸了。「师娘说的是,你先去吧,我把林紫茵给抱马车上去。」

  死去的林紫茵倒在血泊之中,整个人浸泡成了鲜红淋漓的血人,这惊悚之状
看得我都不敢下手去抱。

  恶童见状说道:「这等事还是让我的手下来吧,你去马车上等着便是了。」

  我着实放心不下林紫茵,便未敢离开,只见芯瑶从狗妖的尸体里摸出一颗红
光闪闪的内丹。

  芯瑶将内丹捏在手中仔细端详着,感叹道:「呵呵,这狗妖的修为只怕有三
百余年了,我还真有点舍不得呢~ ,若是我将它炼化起码也能增加数十年的修为,
不过既然已答应给你了便不会反悔,喏~ 拿去给她服下吧。」

  恶童连忙捧着双手去接,却又恭维地回道:「姐姐若真想要,哪小弟便不拿,
全听姐姐吩咐。」

  芯瑶松开手中内丹说道:「只是你要救的是一只妖,是福是祸不得而知,你
可要想清楚了。」

  恶童不假思索便回道:「小弟自然明白,若是稍有异样定会来向姐姐求教。」

  恶童拿了内丹兴奋得一路小跑出了屋子,之后唤来两个手下,将林紫茵的尸
体裹着绢布抬去了马车上。

  我经过院子时瞧见了重伤不起的陆夫人,只见她鲜血流了一地,脸色惨白,
已断裂的腰部被她用手强行捂住衔接,看来修炼成妖的命比凡人要硬得多,这都
没死透。

  恶童正拿着狗妖的内丹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却又没喂给她吃,满脸猥琐的笑
道:「陆夫人,你瞧我这手中是何物呀~ 」

  陆夫人虽奄奄一息,却目光灼灼,颤声说道:「这,这难道是陆伯彦的内丹
……」

  恶童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笑道:「正是!」

  陆夫人正欲伸手去拿,恶童却将手中内丹收了回来,眼神肆无忌惮地打量着
陆夫人的娇躯,咽下口水缓缓说道:「想要我给你也行,只是你得做我的压寨夫
人,你可愿意?」

  闻言陆夫人没有丝毫犹豫,眼眸子一直盯着恶童手中的内丹,连连点头说道:
「愿意,我愿意,今后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愿意。」

  恶童又说道:「哪你就不再是陆夫人了,本大爷姓萧,你是——」

  未待恶童说完,陆夫人柔声疾呼:「人家今后便是萧夫人了,爷,快把它给
奴家吧~ 奴家肚子疼得厉害~ 」

  恶童也不再吊她胃口,万一谈话间她死了可就不划算了,便捏住她的下巴,
将内丹喂给她吃了。

  狗妖的内丹一入萧夫人体内,她的腰腹立即泛漾红光,逐渐肉身重塑,伤口
愈合,白皙的肌肤连一丝疤痕都没有。

  恶童望着她的娇躯嘿嘿淫笑,而脸色红润的萧夫人媚眼含羞,丹唇逐开,彼
此一副郎情妾意,你侬我侬的模样,真是好一对羡煞旁人的恩爱眷侣。

  我可是一刻也看不下去,便出了陆府,上了马车,在等了片刻之后,只见师
娘换了身干净的锦绣白纱裙,与我一同乘坐在马车内。

  这时听闻恶童在车外大声说道:「鸾姐姐,今晚我的兄弟又折损不少,我得
回去整顿一番,若日后有事可来寨中寻我,咱们就此别过。」

  师娘揭开车帘回道:「嗯,今晚辛苦你了,告辞。」

  我透过车帘往外瞧去,正巧与萧夫人的目光对视,她笑嘻嘻的说道:「申弟
弟这就走了,日后可记得来找姐姐玩啊~ 」

  我此时心情万分忐忑不安,哪有闲情回她的俏皮话,她倒是因祸得福,吃了
狗妖内丹,只怕修为又要精进不少,日后她和土匪们厮混在一起,还不知得枉送
多少人性命。

  当马车远离了陆府后,师娘问道:「若是此去救不活林紫茵,你会怪师娘吗?」

  我思索片刻才回道:「说起来林紫茵本该半月之前就已经死了,这都怨我,
不怪师娘。」

  师娘听我这么说便紧挨着我坐了过来,头倚靠在我的肩旁柔声细语说道:
「我知你心中难过,但事已至此,无法挽回,若绿漪有法子救她性命是最好不过
了,但若救不了,你也别太伤心,师娘今后可以化作林紫茵的模样,今后你便把
我当做她吧,你看可好。」

  我搂住师娘的腰说道:「不好,若救不了便不救了,师娘不必委屈自己,我
也并非那种薄情寡义之人。」

  「你能这么说,师娘很高兴,若有一天我也遭遇陆伯彦一样的劫难,你可不
能像林紫茵那般傻,这人外有人,妖外有妖,世事难料。」

  「若真有那么一天,我也不知道会怎样,不如回去之后师娘教我些法术吧,
不说能不能保护你,至少我可以用来防身。」

  「可惜我的妖术你学不了,凡人只能去修道,这修道又是一条艰辛万难的路,
没个三年五载只怕难成气候。」

  「那还是算了吧,我如今还不想离开师娘。」

  师娘握着我的手温柔地说道:「不如等林紫茵这件事过后,咋们去寻个人迹
罕至的地方,过过平静的生活。」

  「好呀,我也想去外面走走,这些日子耳濡目染太多杀戮,能找个地方静静
心是最好不过了。」

  「嗯,那就这么说定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们再没了言语,这一路上十分难熬,虽有师娘陪在身边,
可林紫茵的尸体就在眼前,我只得闭上眼睛,搂着师娘的腰肢,静静地等待时光
流逝。

  当马车到了绿漪娘娘所处之地的山脚下时,天色已经大亮,空气中充满着朦
胧雾气,两位驾车的土匪也随之远去,我横抱着林紫茵的尸体,师娘和芯瑶陪我
一同走上了崎岖的山路。

  只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当来到悬崖峭壁之处,远远便瞧见半空中缥缈着数
缕霓虹丝巾,正是身着翠绿霓裳羽裙的绿漪娘娘,她早已在此地等着我们,难道
她早已知晓一切,以往都必须等到夜间子时方才会现身相见。

  我收起诸多疑惑,连忙将林紫茵的尸体放在悬崖边上,还未等我开口说话,
在空中俯视我的绿漪娘娘说道:「徒儿怎么一脸垂头丧气的样子。」

  「林紫茵她……她死了,我知大仙有起死回生的本领,不知能不能救救她。」

  「起死回生?本仙可从没说过此话。」

  「难道连大仙也救不了她吗?我愿意用我的寿命交换,十年,或是二十年,
可以吗?」

  绿漪娘娘似乎有些烦了,斩钉截铁地说道:「今日就算太白金星下凡也无法
救治死去之人。」

  我无助地说道:「这,这可怎办。」

  「徒儿有什么可恼的,本仙并没有说要抓活的,只要人来了便好。」

  「什么?大仙此话何意?」

  「本仙已攒足万年阴寿阳寿,只需借助一具虚阴之体,便可突破禄存星君设
下的禁制,而这林紫茵便是难得一见的虚阴之体,这都要归功于徒儿的帮助,日
后本仙定会好好赏你。」

  猛然间我神情错愕,不曾想这绿漪娘娘竟如此歹毒,也就是说不管林紫茵是
死是活,都会被她借助身体破除禁锢她的法术,到头来林紫茵还是免不了一死。

  芯瑶说道:「既然事已办妥,我们的咒术是否可以解除了?」

  绿漪娘娘回道:「莫急,待本仙破除这峡谷间阵法,咒术自然消散。」

  我脑海思绪飞转万千,越想越不对劲,自从林紫茵掉下山崖的那天起,便已
经被她给盯上了,又故意给我下咒,牵制我给她跑腿,后来哪三百名土匪只怕让
她集齐了所需的阴寿阳寿,如今又引我们寻回林紫茵,一步一步让她奸计得逞,
往深里想愈发觉得她可怕,若那日林紫茵并非失足跌落悬崖,而是被她施法故意
为之,想到这里我头皮阵阵发麻,心中怒火难以压抑,随即破口大骂:「你这个
大魔头,万般算计陷害我和林紫茵,只是为了让你脱离这山间谷地的禁制,即便
你不出来不也活得好好的,为何当人命如草芥,实在是伤天害理,灭绝人性,连
哪狗妖都不如!」

  绿漪娘娘闻言勃然大怒,手中鬼火熊熊燃烧,厉声呵斥:「放肆!本仙岂轮
得到你这个毛头小子教训!」

  师娘和芯瑶诧异地望着我,见我辱骂绿漪却并未劝阻,反而见机护在我身前
左右。

  绿漪娘娘恶狠狠地瞪着我,也许是顾忌师娘和芯瑶,并未施展杀招,释然地
说道:「罢了,今日乃本仙破禁之日,便不与你计较,往日功劳一并抵消,若敢
再犯定不饶你!」

  没曾想,师娘和芯瑶即便身中咒术还愿舍身护我周全,仔细一想,若真打起
来只怕又会连累她们,我也只能逞一时口舌之快,又不能拿她怎么样,只怪自己
太过弱小,即便气愤难,当也只能闭口不在言语。

  绿漪娘娘怒哼一声,手结莲花,绿火乍现,林紫茵的尸体浮空升腾,万道周
身鬼火荧光尽数涌入林紫茵的体内,强烈的光芒照耀得谷间山石树木绿光斑斓,
即便用手遮住眼睛也会感觉到刺眼夺目。

  在好一阵之后,但听一声黄莺般少女清脆的呼唤,「申哥哥!」

  闻言我这才敢睁开双眼,只是刺眼的光晕犹在,但少女的嗓音让我怦然心动,
逐渐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个充满青春明媚气息的少女,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扑闪扑
闪地望着我,我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再次揉了揉眼睛,没想到林紫茵不仅活
了,而且又重回到了十四岁的模样,若不是师娘和芯瑶在我身旁,我还以为自己
是在做梦。

  「茵儿!太好了,你又活过来了。」

  我激动得快步上前将她紧紧抱入怀中,她丝毫没有躲闪,似乎之前发生的一
切都不记得了。我又看了看四周,再也不见绿漪娘娘的身影,难道她大发慈悲救
了林紫茵就走了吗?

  师娘和芯瑶也在诧异地打量着林紫茵,似乎也有诸多不解。

  芯瑶说道:「怪哉,咋们中的咒术无缘无故便消失了。」

  师娘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林紫茵的身体,说道:「何止,我竟是一点都察觉
不到绿漪的气息了,难道是我们道行太浅的缘故?」

  芯瑶也仔细端详着林紫茵,「呵呵,不好说,这绿漪不是要占据林紫茵的身
体破除禁制么,难道反被林紫茵给占据了元神?不可能吧……」

  一听这话吓得我连忙松开了林紫茵,按着她的肩膀,再次仔细地打量了她一
番,除了一脸的天真无邪,实在看不出什么异样,算了,管他那么多呢,反正还
了一个完完整整的林紫茵给我就行了,我也可以向林家交代了,笑着说道:「走
吧,我带你回家去。」

  一路上林紫茵有说有笑,活波可爱的神情,让人怎么也联想不到绿漪娘娘的
身上去。而芯瑶独自一人回镇上去了,师娘陪我一同去了林紫茵家中。

  看到林紫茵与父母团聚后,我的心结总算是解开了,当我要与师娘回家,林
伯母却盛情挽留。

  林伯母说道:「申伢子,你师傅也不知去何处仙游了,外出好些日子都没回
来,不如就在伯母家里住上些时日,待你师傅回来后再回去也好呀。」

  「不了,林紫茵刚回来,你们一家人好好团聚就好,我和师娘在这儿只怕多
有不便。」

  「咦,说的什么话,你自打小就常来我家玩,住上几天又怎么了,反正家里
还有空的卧房,你师娘一同住下便是了。」

  说话间,林伯母也不管我同不同意,拉着我的胳膊就往屋里拽,我望了师娘
一眼,见她只是微微笑,也没说话,只好回道:「那好吧,今天住上一宿,明日
我们再回去。」

  「这就对了,来来,今儿让林伯父宰头羊,给你们做顿好吃的,可得好好谢
谢你把林紫茵寻回来,不然我可得快哭成个泪人了。」

  就这般我便与师娘住下了,林伯母家其实也就三间卧房,伯母伯父住一间,
我和师娘的悖论是不能让外人知晓的,便只好师娘单独住一间,而我和林紫茵兄
妹一同睡一张床上,平时来他家玩也是这么睡的。

  林子清倒是老实不少,瞧见师娘便躲得远远的,看来那晚吓得不轻,估计再
也不敢打师娘的注意了。

  到了深夜,我怎么都睡不着,也许是突然和师娘分开睡的缘故。我正欲偷偷
起床爬到师娘的房间里去,怎料睡在我旁边的林子清一阵异动,我聚精会神地偷
瞄一眼,他竟然伸手在林紫茵的身体上抚摸,难不成他性欲难泄,又想对自己的
亲妹妹下手了么。

  只听「啪」地一声脆响,林子清被狠狠扇了一耳光。

  林紫茵骂道:「不知廉耻的东西!」

  林子清捂着脸,蚊声细语说道:「你,你干嘛打人,以前……」

  「以前是以前,你若敢在碰我一下,我不但打人,我还要杀人。」

  「姐姐,你,你别吓唬我,我不碰你就是了,怪可怕的。」

  之后良久没了动静,听着他俩均匀的呼吸声,怕是都熟睡了吧,看这淡淡的
夜色,应该已是深夜子时,难以入眠的我正想再次下床,望着床榻间透过窗户洒
下的月光,竟映现出一双修长性感的裸足玉腿,温润白皙,俏丽秀美,实在不是
十四岁年纪该有的姿色,我诧异地再细细偷瞄玉足主人的身体,这袅袅婷婷的柔
美仙姿,大片裸露在外的白脂玉肌,半透明的薄纱霓裳,窈窕纤细的柳腰,丰满
鼓胀的酥胸,美艳动人的俏脸,不是绿漪娘娘又能是谁。

  见她闭目沉睡,并未发觉我在看她,我便不敢下床,免得再生事端,卧在床
上思来想去,良久后才昏昏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见到林紫茵又成了十四岁的模样,我这才松了口气,虽然已
心知此人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林紫茵了,可我更愿意自欺欺人,不想揭穿她,就
让这一切埋藏在心里,当做从未发生过吧。

  我和师娘吃过早饭后便与林家兄妹辞别,在回去的路上心情从未这般舒坦过。

  「师娘,林紫茵这桩心事算是圆满结束了,你说咋们去哪儿找个地方过日子
好呢?」

  「你想去哪儿都可以,师娘都陪着你,只不过日后你可不许再唤我为师娘了。」

  「哪难道要唤你为娘子不成。」

  「哼,你是觉得我老了么,看着不像你娘子。」

  「不不,你一点都不老,若是有外人问起来,我便说你是我的童养媳,他们
又能如何,嘿嘿。」

  「再过个几年,待你身体壮实一些,长高一些,便不必如此隐晦我们之间的
事了。」

  「嗯,娘子说的是,咱们这便回去收拾收拾行礼,去外面好生游玩一番,若
是遇着了中意的地方再定居也不迟。」

  「咯咯~ ,好的,睿儿~ 」

  「这,你还是唤我相公吧。」

  「怎么,不高兴了?」

  「虽然我知道你总是把我当成你的睿儿,不过我李二申毕竟是李二申呀,娘
子你说是也不是?」

  「嗯,相公说得有理~ 」

  山间林道一路无人,我便肆无忌惮地搂着师娘的柳腰,时不时揉捏她的肉臀,
只怪自己青春年少,正当性欲旺盛时,才隔了一晚没与她缠绵,便想念她诱人的
身体了。

  我淫笑着说道:「今天太阳这么烈,此处竹林如此茂盛,正是个乘凉的好地
方呀,不如咋们在这儿偷偷逍遥一番,娘子你看可好~ 」

  娘子羞红着脸嗔道:「别闹~ 马上就到家了~ 」

  抚摸娘子后臀的手不老实地往她的臀股间滑去,指尖隔着薄纱裙,触到了女
人的私处,她娇躯微微一颤,后臀勒出一道迷人的臀沟,两瓣浑圆丰腴的臀肉轮
廓浮现在裙布上,格外诱人。

  娘子媚目如丝,投来深情的眼波,默许了我的猥琐行径,我四下瞧了瞧,没
人,便大胆地牵着她的手往竹林深处走去,寻着一处没人踏足的地方,地面落满
了厚厚的枯叶,四面绿竹重重环绕,满天枝叶层层遮阴,真是个绝佳的隐匿之处。

  我抱住娘子深情地激吻,她热切地张嘴回应,互相吸吮着彼此的唇舌,在忘
我痴迷之际,一条紫色貂尾毫不掩饰地在钻出裙外,在她身后如蛇舞动,显得她
妖媚横生,头顶一对毛茸尖耳软塌塌的,偶尔可人的抖擞,直惹人想要摸她的头,
抱入怀里好好疼爱一番。我咽下吐哺入唇的香津,浑身充满难以言喻的渴望,急
切地脱去自身衣物。

  娘子笑颜,善解人意地解开腰间系带,褪去贴身渎裤,一具光溜溜丰腴熟妇
的胴体呈现在我眼前,只见她嫣然转身,双手扶住旁边的竹子,纤细的柳腰婀娜
弯曲,修长白皙的美腿笔直俏立,肥硕的肉臀对着我高高撅起。

  两片饱胀红润的阴唇淫水涓涓,周围覆盖的浓密阴毛湿卷油亮,一股淫糜的
气味如浪潮涌来,闻之令人垂涎欲滴。

  一条紫色长尾捆住了我的脖颈,我被迫双手扶住了她酥滑的美腿,脸埋在了
她淫糜的臀股间,嘴巴被多汁的阴唇挤压。

  娘子媚声说道:「相公~ 对不起,人家一路被你摸得好生难受,腿心儿早就
湿了,快帮忙舔舔吧~ 」

  我张大嘴巴,用舌头去爱抚她的阴唇,我舔得越快,娘子便越兴奋,双腿轻
微紧夹,肉臀不住扭捏,两根翠竹被她摇曳得飒飒作响,绿叶飘零洒落,鸟儿四
下飞散。

  我伸长舌尖,破开湿滑软弹的嫩穴,往她的肉腔里挑逗,皱褶与我的舌苔摩
擦,肉壁微颤收缩,我的舌头被腔道挤压得密不透缝,阵阵缠磨,淫汁溢流在我
的脸上,下巴上,甚至溅到了我的胸口。

  娘子轻轻呻咛,只发出呜呜之声,不像平日里浪荡淫啼,我问娘子为何这般,
她答道:「北面不远处有位樵夫在砍柴,若是被他发现可怎么得了。」

  我调侃道:「娘子,你是不是早知哪儿有人,光天化日之下,竟不知羞耻勾
引本公子,还真是不害臊哩~ 」

  「啊~ ,相公你好坏,分明是你强拽人家来到这竹林之中,反倒来取笑我。」

  娘子扭头回首翘望,胸前两团沉甸甸的乳房随之摇摇晃晃,原本软塌的尖耳
此时已高高耸立,两侧脸颊红彤彤的,双瞳含情痴痴注视,貂尾松开了我的脖颈,
徘徊在我两肩温柔扫抚,修长白皙美腿交错俏立,一缕淫汁顺着腿间悄悄滑落,
蜜桃肉臀一直高高撅起,玉蛤淫水泛滥不堪,两片阴唇微微的翕开,绽露膣腔粉
红肉壁,浑身散发着一种无节制的欲望,只待人前去采撷享用。

  我迫不及待抓住她的臀部,将肉根压在她两片湿漉漉的阴唇间反复摩擦,淫
水很快便将肉根涂擦得油光滑亮,当我缓缓插入蜜穴时,便感觉她的肉腔有股吸
力,将我的肉棒吸得越来越深。

  破开层层叠叠皱褶,酥麻快感令我销魂轻哼,牙关咬紧,十指扎入她软绵肥
硕的臀肉里。当我的肉根不断挺进时,她又迎臀用力顶我,让我的每一寸阴茎都
深深戳入她的膣腔内。

  「喔~ 不过一日未得相公肉棒,又显粗壮了些。」

  「嘿嘿,娘子竟会说笑~ 」

  「骗你作甚,莫不是相公白天里性欲更为强烈的缘故~ 」

  白天里,娘子娇艳的胴体看得改格外清楚,每每撞击臀肉的瞬间,软绵绵的
臀肉就会被压出两团肉饼,紧密贴在我的腹间,松开之后随即又软软地弹回原状,
若是我大力一些,凶猛一些,便会撞得臀肉波涛汹涌。浑身性感玲珑的曲线此起
彼伏,惊艳四溢。俯身垂吊的乳球摇曳不已,三千乌黑青丝随之飘舞,发髻尖耳
前后摇摆,紫色貂尾无序抚扫,唯有修长美腿亭亭玉立,但若仔细瞧去,便会发
现在插入蜜穴之际,浑圆白腻的腿肉随之颤抖内卷,肉棒抽离之时,又会微微外
翻,当真是每一寸肌肤尽显淫糜姿色。

  在我奋力抽耸之时,突闻不远处一个老头大声唤道:「有人在哪儿吗?怎么
这么大动静。」

  我顿时止住了动作,而娘子一只手扶着竹身,另一只手捂着嘴唇,不让自己
发出丁点响声,只是后臀不依不饶地微微扭动,磨得我的肉根子阵阵酥麻,双腿
发软,险些站不平稳。

  我寻着来声远远瞧去,幸亏重重竹林密实遮掩,看不到老头的身影,只听他
喃喃自语说道:「咦!没人吗,难道是我听错了?算了,这儿的柴火也不错,再
砍几根就回家吧。」

  之后便听到「咚咚咚」砍木头的声音,而我是一动都不敢动了,生怕被哪老
头发现,压低嗓音轻声说道:「娘子,这可怎么办?」

  娘子细声嗔道:「什么怎么办,还不快些肏我的穴儿,人家正舒服着呢~ 」

  「可若是被他听到又该如何应对?」

  「那便杀了他呗~ 」

  「啊~ 不要这般扭来扭去的,这好歹是条人命呀,娘子还是少做些恶事。」

  「唔嗯~ 可是人家就快要泄身了~ 怕是忍不住会失口叫唤喔~ 」

  「咦!有了。」我一手抓住在我胸前游移不定的毛绒长尾,朝着娘子眼前伸
去。

  「快,娘子,叼住自己的尾巴。」

  娘子媚目斜瞪,檀嘴一嘟,别过头去,娇嗔一声:「不要!」

  我便轻轻掐了掐她的肉臀,「娘子听话,快些含着~ 」

  娘子这才不情愿地回过头来,咬住自己的尾巴末端。

  见她此刻娇羞的媚态,心里无比兴奋,激动得肉根狠狠在她骚穴里搅动一番。

  「呜,呜呜呜……」

  看来肏得娘子太过舒爽,她只得用鼻子轻微哼声。

  「哦,娘子的穴儿夹得我太紧了,穴儿一颤一颤地,这是要泄了么~ 」

  娘子不能答,只得反手抱住我的屁股,美腿抖颤紧夹,后臀一撅再撅,柳腰
已弯成半月,兽耳可爱地抖动,螓首仰天高昂,红唇叼着紫尾,蜜穴死死绞缠我
的肉根,一股热乎乎的淫液沐浴着我敏感的龟头。

  热潮来势汹汹,烫得肉根白浆迸射,不禁与娘子一同飘飘欲仙,共享极乐高
潮。

  我就这般抱着娘子的身子良久不放,直到哪老头砍完了木柴,走得远了些,
这才抽出蜜穴内软绵的肉根。

  我们穿妥了衣服,四下张望过后,才敢从竹林里匆匆走出,身体遗留的精液
无法擦去,浑身散发着浓郁的腥糜味儿,若旁人闻了定知其中缘由。

  我与娘子会心一笑,彼此牵着手便踏上了回家的小路。

  怎知,在远远看到归处之时,两条人影竖立在家门小道前,一白一黑,黑袍
是多日不见的师傅,白袍不知是何许人也。

  只见他相貌不凡,眉宇间透露着一股浩然正气,身着白袍有八卦加身,身后
背着一卷书画,手持一柄血红木剑,英姿飒爽的发髻却插着一株梅花,此人看起
来好生怪异。

  师傅快步上前相迎,拉着我的手疾呼:「快,快来拜见你爹!」

  「爹!」我惊讶万分地望向白袍之人。

  而娘子止步不前,她也凝神地望着白袍之人,满脸泪水却止不住地往下流,
对着白袍之人颤颤巍巍地唤道:「睿……儿!」

  白袍之人将手中血红木剑朝娘子一横,怒叱一声:「妖孽!」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