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贺文】【妖年】87至92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14740

首发第一会所
作者:郡主

             第八十七章风雨杨柳

  徐云慕想也不想连忙拒绝道:「我可没那么大胆子,顶多就认她当个姐姐,
不过,我想学琴。」

  青牛居士冷不丁听这小子冒出来要说学琴的话,还以为他怎么了,伸手就摸
摸他头顶,像个江湖郎中一样,招摇撞骗的骗子一样,摆出神秘莫测的样子道:
「晤,没发烧,是怎么就想起学弹琴呢?」

  徐云慕动也不动,下了决心道:「您看我荒废这么多年,还有很多时间可以
安排,用来学琴是再好不过了,仙女姐姐说过,古筝是给别人听的,只有古琴才
是陶冶自己性情。」

  青牛居士收回手掌,正容端坐笑道:「想学琴也不难,但要是为了讨好美人
学琴,不觉得浪费时光吗?」

  徐云慕踌躇道:「那我该怎么办?」

  青牛居士坦然道:「咱们实打实的说,你可以去拜淑妃做姐姐,这娘们八成
对你有意,毕竟少年英雄,谁不喜欢?」

  徐云慕恍然大悟,点点头道:「哪黄大老爷该怎么办?」

  青牛居士浅笑道:「黄大老爷是豪侠,值得深交,具体如何,且看你如何把
握了。」

  徐云慕道:「人家古代侠士,为了义字重节轻死,美名流传,我看黄大老爷
这个人就是这样,他不爱女人,只爱结交那些粗鲁豪爽的汉子,每次出门,他胳
膊上架着老鹰,身下骑着骏马,身前身后奴仆如云,呼唤一声,仆人答应的声音
就像打雷一样,这是男人最追求的一种豪迈,看着看着血脉偾张,纵情山水游猎,
真情流露,所以我常说,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总是读书人。」

  青牛居士又探手摸摸他头,像是瞧病一样道:「怎么?看见人家打猎,带着
一堆随从威风凛凛,你也羡慕了?」

  徐云慕摇头道:「我可没说羡慕啊,只是黄大老爷本来就让人敬佩。」

  青牛居士冷笑道:「羡慕敬佩不假,可这种人真就是刀口舔血之徒,豪爽是
真,凶狠也真,侠义为怀是有的,不过侠以武犯禁,你可不要学他。」

  徐云慕探头探脑道:「不不不,我这人出身书香世家,不可能像黄老爷那样
的。」

  青牛居士道:「这样说吧,你也不用看不起人家读书人,这自古以来,从孔
夫子开始算起,以蛮荒时代茹毛饮血,人智未有开化,再到三皇五帝,礼义廉耻
要传承,靠的就是读书人以文载道,只说从前乱世礼崩乐坏,真就是天不生孔圣
人,万古如长夜。」

  徐云慕探着头,认真听教道:「我懂,我懂,礼义廉耻,孝悌忠信,全是读
书人提出来的,如果没有读书人,这世道是会大乱的。」

  青牛居士笑道:「这就是孺子可教也,这世上要是没有读书人,岂不要天下
大乱?再说了,人为万物之灵长,与野兽最不同的就是,人有学问智慧。」

  徐云慕听的很入迷道:「比起从前夫子说的,还是老前辈说的让人通俗易懂。」

  青牛居士闭着双眼,感受到阳光渐沉,忽而笑道:「未来的路很长,还需要
你慢慢走,年轻人好好学着吧,看来是要一场大雨了。」

  徐云慕抬头看看天,只见白花花的积云像棉花一样,可没有要下雨的迹象道:
「看起来也不像下雨啊,不过老前辈,您自己说过,当年您可是十里八乡有名的
俊后生,可您这眼睛,怎么就看不见了呢?」

  青牛居士闻言苦笑,仰着头对天道:「我识人不明,要这眼睛还有什么用?」

  徐云慕怅然若失道:「您也有仇人吗?」

  青牛居士摇摇头,轻描淡写道:「过去很久了,也谈不上是不是仇人,反正
年纪一大把了,懒得计较那些。」

  徐云慕道:「一下子聊天这么久,我也该回去了,等到明天如果下雨,我就
不去大理寺了,只顺道出去转转。」

  青牛居士依旧坐着道:「那好吧,老夫就不送你了,这人嘛,有时候看不见,
其实反倒把一切都看得最清楚。」

  徐云慕若有若无的能够听懂他话里意思,转过身回去的时候,真没有察觉背
后的天空山顶,渐渐乌云渐沉。

  ……

  在另一边的藏书圣地里,文渊阁里的楼是非常高的,珍藏的书也是万万数,
每一层楼都琳琅满目,举办诗会的地方,是少有的选在了文渊阁这里。

  功臣楼上一般没人去,这次来文渊阁里的新秀众多,年轻人汇集,最为人瞩
目的还是夏芷月。

  被称为北燕第一才女的夏芷月,更是声名在外,才色双绝,一般是不会去人
多诗会的,唯独这次意外驾到,着实让人大吃一惊,也瞬间就成了场上焦点,真
被人众星捧月一般,都把常文远的风头轻而易举夺去。

  常文远号为北燕新星,平时最爱抨击别人,他一出场身后就是随者众多,在
人前高谈阔论,铿锵有力,只就是诗词水平不敢让人恭维,比起萧明琅,夏芷月,
他是真的输了一大筹。

  在北燕的众多才子仰慕夏芷月不是一天两天,这次能在意料之外得见心中仙
子女神,只看她模样便倾倒一片了,再眼看心中女神举手投足之间,尽是迷人风
情,仙子圣洁高贵,又温婉可亲的模样,只把人迷的神魂颠倒。

  而夏芷月又同样是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舒适感,她含笑带语时,瞧在眼中是
赏心悦目,从开始到结尾,都是众人焦点,一些胆大才子,甚至已经用眼神向她
抛送爱慕之意。

  整整半个时辰,眼看天边乌云凝集,隐约有轰雷沉闷的声音,有美女相伴,
时间就过得很快,众人是觉得仿佛刹那之间,待要结束时,都是有深深的不舍之
意,便是常文远立在院里,都止不住看着她背影渐渐远去。

  作为北燕第一才女,她也早已习惯了别人的瞩目目光,是欣赏才情也好,美
色也好,都不会在她心里起到任何一丝波澜……

  天气晴朗好多天,今日却突然乌云盖顶,风声乍起,有道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雨还没来,一阵风平地卷起,呼呼吹了过来。

  小媛的懒是有目共睹的,让她多走几步路,她都要喊冤几句,嘟着嘴,板着
脸,平常还爱睡懒觉,跟在夏芷月身边也是懒的厉害,不像丫鬟,偏像大小姐。

  她这个绝色美女在文渊阁里,最常去的就是藏书楼,还总是将藏书整理摆放,
有灰的时候也会亲手擦拭,小媛第一次跟着她过来,步步撩人登上高楼,眼看天
上乌云黑沉,隐隐约约有雷声在远处山脉闷声起伏,小媛叽叽喳喳道:「呀,真
要下雨了。」

  夏芷月不理她,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一一细致的把开着的窗都给关好,怕
是被风雨灌了进来,给打湿了书籍。

  ……

  85、86章注释:青牛居士所提说文解字,原是我国古代历史上,东汉年间的
许慎,著作的一部专事研究文字的书,具体有,从象形字,会意字,指事字,解
释文字的来源,文字部首所包含的含义。

  金木水火土,是五行学说,我国文字博大精深,单独文字,也能对应五行划
分。

             第八十八章楼中会

  小媛懒的厉害,只探头探脑跟在夏芷月穿着的青衣如水后边,看她恬静关窗
摆书,楼上一切静谧,只有时而她青衣裙底,一双白色高跟鞋踩在地板上,而发
出来的哒哒声响,小媛手也不抬道:「小姐,这里离窗户远的很,外边的雨不管
下再大,也是吹不到这里来,您还不如在这里歇歇。」

  夏芷月正拿着本书放进原位,她身材修长高挑,再穿着高跟鞋的缘故,即使
有些很高的地方,她也只是轻轻掂起鞋跟,把书放了进去,语如冰雪动听道:
「也不全是害怕雨的缘故,更多是外边的湿气容易侵袭进来,日积月累的,这些
书就会被腐蚀坏了。」

  小媛像个乖宝宝一样,点着脑袋道:「噢噢,小姐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

  夏芷月和她说完话,将外边书籍都一丝不苟的摆放归位,因是乌云盖顶的缘
故,天色也暗淡的厉害,反倒是绝世美女在这里,使得房间里明亮了许多。

  小媛意味消沉,百无聊赖的蹲在地上,两手捧脸看着夏芷月背影道:「小姐,
你以后就是太子妃了,更是皇后,为什么还会做这些下人做的事情?」

  夏芷月听到她话,身影一怔间,微偏侧脸看她,美眸里全是清明道:「我没
说以后要做太子妃。」

  小媛鼓着脸来了兴趣道:「那是为什么呀?你是太子的女军师,他最信任你,
小姐是仙女,太子是龙,你们两个又是亲密无间,般配的不行了,噢,我说的不
对,小姐以后就是皇后啦!」

  夏芷月看她说话样子兴奋,俩眼可爱有光,唯独她自己没有什么值得欣喜神
情,仿佛说着与她无关的事情道:「我也没说要做皇后,与太子在一起,只是因
为他敬重我,仅此而已。」

  小媛对二人关系很了解道:「那是红颜知己对吗?」

  夏芷月低头淡淡一笑,轻语道:「随便你怎么想好了。」

  小媛很是八卦,乐此不彼道:「我到现在还记得,两年前太子刚见到小姐你
的模样时,是当时就失态了的,那时的小姐仙女高贵,让无数男人都只能仰望,
而不敢追求,就是太子他,也从来都没有那样喜欢过一个女人,所以他才不顾身
份,对小姐你展开猛烈追求,写诗论雨,下棋游玩,说是红颜知己,真不为过的。」

  小媛看她在窗外透进来的冷风里,一袭如水柔软的青衣飘舞,大捧丝丝秀发
落在香肩背后,一双美眸看着堆起两人高的万本藏书,她轻伸指尖拂过纸张,似
乎是对刚才的话没有听见道:「小媛,你把梯子搬过来。」

  小媛看了看她头顶,原来是有一本书摆放的不整齐,露出了一个角,对于夏
芷月这样一丝不苟的人来说,自然是不能容忍的,只有小媛觉得害怕道:「哎呀,
这么高的书架,可上不去啊。」

  她话是这样说,终归是不情不愿搬过来了小梯子。

  夏芷月摆好梯子靠在书架上,轻抬穿着高跟鞋的玉足踩在梯子上要上去,小
媛在后边急忙叫道:「别别别,小姐还穿着这种漂亮的高跟鞋,要真是摔着了,
我可负担不起!」

  小媛说着两手揪着自己衣袖,撇撇嘴,像小女孩撒娇一样可爱,难得是这幅
模样……

  夏芷月看着她样子,自己站在梯子上,轻声笑道:「那你来吗?」

  小媛吓的退后几步,急忙伸手退辞,满脸通红道:「不不不,我从小怕高…
…」

  夏芷月好笑道:「你就跟大总管一样,平生只想着太子一人,我还是自己上
去吧。」

  小媛看着夏芷月裙底白色高跟鞋踩在梯子上,心里害怕道:「那,那还是让
我来吧……」

  夏芷月也不会真的难为她,在上边摇头道:「开个玩笑,我也不会真的让你
上去的,毕竟连太子都不舍得使唤你。」

  小媛不止是东宫里的丫鬟,而且还是太子奶娘的养女,有了这一层关系,所
以小媛对太子忠心耿耿,堪称东宫心腹,正是这样,小媛才像个大小姐一样,不
止懒的厉害,平常在东宫也是别人伺候她,这次来徐家,她也是跟着过来,其是
何用意,也不言也明。

  夏芷月扶着梯子,穿着的一袭青衣裙底的雪白色高跟鞋站的高了,才见她一
双鞋底是玫瑰般的红色,高贵典雅,美而艳媚,就轻抬玉手握紧梯子,开始往上
踩去,梯子架被她高跟鞋一踩,也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小媛瞧的无比紧张,把犯困的瞌睡虫都给驱散,急的又怕又担心,虽然她是
东宫里的小主子,太子对她信任有加,可眼前夏芷月毕竟是北燕第一才女,不仅
在朝廷文人里有很大名望,连民间百姓都听说过她的大名,邻国也有慕名青睐者,
尚且她是东宫里的贵客,与太子关系匪浅,如果真有什么闪失,小媛真的承受不
起。

  而夏芷月则表现的平常如水,想必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修长高挑的美
女玉体人站在梯子上,不止绝色雅观,而且颇有几分别样滋味。

  小媛吓的胸口乱跳,就差哭出来道:「呜,小姐要是摔下来,我也没脸活了!」

  她这里正欲哭无泪时候,外边风也很大,所谓山雨欲来风满楼,风是先刮来
的,呼呼作响,吹的夏芷月裙衣都摇摆起来。

  也在这时候楼外过道里一阵轻稳的步伐声走了过来,声音爽朗带笑道:「忽
来骤雨凝风袭满,惊见天仙青衣子。

  故客烟华柳千尺,凭高望栏,谁识此中秋?「

  小媛听这声音熟悉,她急急忙忙扭头一瞧,门口一人挡在门槛处,穿着布衣
的身影瘦长高大,模样英俊潇洒,手里拿着一把折扇,看样子是春风得意。

  他眉目星辰明亮里,先是看了看夏芷月,后是看了看一脸焦急的小媛,抬头
看着梯子上的仙女笑道:「惊见美人登高处,花湖玉临。」

  夏芷月站在梯子上,居高临下看着新晋的文渊阁大学士,状元爷萧明琅,仙
女红唇笑道:「状元爷看笑吗?」

  萧明琅握着折扇,大步一跨,走过门槛笑道:「岂敢,岂敢……」

  把明亮目光投在她仙子倩影,脸上充满欣赏的意味,几分陶醉的闻着清风从
她身边吹来的香气,更加沉醉的深深闻进胸中道:「小姐一笑兰花香,丫鬟问是
几时休?」

  小媛把最后这一句诗听的清清楚楚,小姐自然是夏芷月了,她笑的时候,兰
香扑面,而这丫鬟就是自己了,打趣她刚才一直问什么时候下来。

  纵是如夏芷月从来举止文雅,她也不禁美眸一笑,而小媛就更加是羞红脸了,
急声道:「状元爷,您看我家小姐上梯子那么高,她也不下来,我可就怕摔着了,
您也不要取笑我。」

  小媛说话时候,嘟着嘴,鼓着脸,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像生气?不是,像
撒娇?也不是,冷冰冰的脸都有了几分小孩子的脾性,毕竟是从小就被宠到大的。

  萧明琅站在底下,伸手笑着把个扇子递给小媛道:「你不说我也知道,我不
在还好,既然来了,如何能让高贵仙女上到梯子上冒险?」

  他这人长得英俊,说起话来也动听,小媛近距离对着被他一笑,连心都砰砰
乱跳,仿佛就是被人撞到了胸口一般。

  更没来由的啪的一声接过扇子,只觉脸红心跳,也不敢去看萧明琅的脸,只
急声掩饰道:「那是肯定的啦,现在有状元爷在这里,小姐她就不用冒险了。」

  萧明琅转过目光,笑着来到梯子底下,恰到好处的把距离保持的很好道:
「这像上梯子的事情,芷月小姐还是交给男人来做吧。」

             第八十九章同美对雨

  他说话的同时,也打量了一番在上边的夏芷月,毕竟美女谁都爱看。

  当目光不由自主落到她如花绽放的青莲裙底中,花边镂空的薄丝纱裙覆盖在
她仙子玉足穿着的高跟鞋上时,她穿的这双雪白色的高跟鞋更加诠释流露了一种
曲线之美,青裙,白鞋,两者之间融合在一起,尽是朦胧之美,也忍不住多看了
几眼。

  站在上边的夏芷月,正好把他不经意的目光落在眼中,绝美容颜一笑时,美
女玉手轻提青衣纱裙,正好露出整双高跟鞋的诱人风景,轻抬鞋尖踩着梯架,便
风姿无数的走了下来,当鞋底落地的刹那,她玉手提着的纱裙才松了开来,一袭
青衣同样坠落,拂在如冰雪滑的高跟鞋上……

  萧明琅把她一举一动看的清清楚楚,一瞬间便饱览各种惊艳美色,感受到她
目光时,这仙子美眸深处含着笑意,清晰告诉他刚才的瞬间,他在看什么,她都
全部知道,而且是心照不宣,

  夏芷月也就像刚才什么都没事一样,神情动人的轻笑,伸出指尖一拂胸前秀
发,似有细微暧昧道:「那,便有劳状元爷了。」

  萧明琅闻着她身上香气如在瑶池仙宫,门外风声也大,吹的人长发乱舞,以
至于她发香都飘了过来,也点头一笑,爽快道:「谈不上有劳无劳,我这等大男
人站在这里,要还让仙女爬梯子,岂不是白长这么高了?」

  小媛在后边关心叫道:「状元爷,这竹梯子滑的很,你可小心点。」

  萧明琅更不多言,直接伸手捋袖,回头笑道:「小媛姑娘不用担心,我爹是
征战沙场的将军,我自己也是懂些文武之道的,这小小梯子,何足道哉?」

  说说完这句话,便直接顺手扶住梯子,攀爬上去,将两人多高的最上边露出
一角的书推了进去,这一下子就全部摆设陈列好,外边的雨滴也开始落了下来。

  萧明琅摆好了这本书,顺着梯子走下来道:「我看咱们北燕里边,是太傅当
年为文人之首,如今德高望重不说,但芷月小姐这般新起之秀,又是第一才女,
绝色仙子,若论爱护书籍,一定是芷月小姐为先了。」

  夏芷月即使声名再大,徐太傅也是从前名扬各国的文人之首,也是她的前辈,
听萧明琅如此一说,她微微摇头,神情谦虚道:「太傅为人犹如神仙,不似尘世
人那般拘束,虽然都说太傅傲娇,不拘一格,小女也是不敢与太傅相提并论。」

  萧明琅坦然笑道:「我看是芷月小姐太客气了,我只说论爱护书籍,您一定
是第一。」

  夏芷月听到楼外的细碎雨滴,从开着的一扇窗户洒溅进来,很快就湿了一层
地板,背负玉手婀娜多姿的走将过去道:「芷月不过是做事情喜欢一丝不苟罢了,
刚才只要看到那本书露出来一角,与其他书罗列不齐,格格不入,便非是要把它
纠正才好。」

  萧明琅跟着她身影,步步紧追的跟了过来站在她身后,立在楼上高处,俯瞰
整座皇城景象,众生模样,乌云盖顶里,豆大雨滴砰砰乱溅的击打在头顶屋瓦上,
听起来悦耳,而且心情静谧,近身闻着美人幽香道:「那,徐家公子也会如此吗?」

  夏芷月何等聪明,但还是轻笑道:「他怎么了?」

  萧明琅看了看后边的小媛,小媛不知道犯了什么风,从来都是紧紧跟着夏芷
月,这次居然破天荒的自己出去了。

  等小媛走了以后,他才有话直说道:「其实芷月小姐是聪明人,我想问的是,
以小姐这般尊贵身份,去做徐家公子的私人老师,你对这个学生,也会看到不好
的事情,从而一丝不苟的要求他改正吗?」

  夏芷月玉手扶着窗口,美眸远望大雨飘飘的哗哗暗淡雨景,许多人家都已经
点起了灯笼,天色也暗淡的厉害,她气质圣洁,随意流露道:「那就要看是什么
事情了,只要小女这个做老师的看的下去,徐家公子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去多管
他的。」

  萧明琅不再继续站她身后,而是选择并肩和她站在窗口,脸对脸的看她道:
「就拿这次来说吧,别人都以为徐家公子这个脑袋有问题的花花纨绔,去了大理
寺之后会被宋寺丞吃的渣都不剩,可万万没有想到,最后却是他把宋寺丞给扳倒
了,用的手段也是简单粗暴,甚至不考虑后果,就这一份胆量,我从来谨小慎微,
自问是没有的。」

  夏芷月玉手梳理着自己胸前秀发,仙子美眸好笑的看着他道:「那是因为很
多人一开始,都把云慕看做是不值一提的小狗,所以才印象很震撼,对吗?」

  萧明琅道:「我看,更多还是他无路可走了,才出险招。」

  夏芷月摇头笑着,眼神冰雪聪慧道:「如果我说他是稳操胜券,一开始就算
定太子监国,他必然有赢不败呢?」

  萧明琅眼看远景,轻出一口气道:「还是小看他了。」

  夏芷月又看着大雨,话语轻描淡写,说着似乎与她无关的事情道:「而且,
云慕也绝不是世人眼里的倒霉孩子,他从小经历磨难,能在困境装疯卖傻活了下
来,有侥幸,也有智慧,你想想,他那时候才多小?」

  萧明琅恍然笑道:「听芷月小姐这般一说,的确如此,太傅两位如花似玉的
夫人早去,确实是怪事,就拿徐文乾说吧,芷月小姐可知道,这满天下的人,谁
不知道将来能掌断乾坤,扭转阴阳的狠人,就是这个徐文乾?」

  夏芷月轻转美女玉体,眼前萧明琅男子当中风流倜傥,仪表堂堂的身高体长,
而这绝美仙子站在他身前时,更显得青衣纱裙包裹的婀娜玉体曲线窈窕,修长曼
妙,再是穿着高跟鞋的缘故,不止她仙容近在男人咫尺,说话之时,红唇兰香也
扑到他脸上道:「那以状元爷来说,您这等文武双全的当代新秀,比起徐文乾如
何?」

  萧明琅本来是被美女姿色吸引,看着她红唇就有一股想要占有,含进自己嘴
里的征服感,可被这样一问,顿时皱眉泄气,低声叹道道:「实不相瞒,我怕是
真不如他。」

  夏芷月美眸善睐用好奇眼神看他,轻轻笑道:「哪里不如他?」

  萧明琅是新科状元,还是新晋文渊阁大学士,足以让人可望而不可及了,确
有几分心高气傲,但在此时还是不得不说道:「这明眼人都知道,天下将大乱,
皇帝圣体违和,二位皇子成割据之势,藩镇尾大不掉,五位将军兵权在握,要说
谁人最是狂龙乱舞?自是徐文乾了,这个人小时候就心狠手辣,我在凉州都有听
闻过他的事情,他的亲娘在病床上死掉,半滴眼泪都没流,只把血恨往胸中咽,
这份隐忍,我自问不能比他。」

  夏芷月闻言美眸低垂,浅浅轻语道:「这个确有其实,不仅民间在传,朝廷
里也有人知道,邢荣无儿无女,只有徐文乾这个亲侄儿,将来兵权必然在徐文乾
手里。」

  萧明琅心直口快道:「所以,芷月小姐这般聪明人,你说徐文乾现在执掌六
万虎狼大军,与二皇子亲如兄弟,将来太子能赢吗?」

  夏芷月摇头笑道:「不对,按小女来说,自古以来,成事在人,谋事在天,
徐文乾确实被人忌惮,为二皇子最强武力打手,但太子难道是等闲?」

  萧明琅不太乐观道:「这里都是近人,我也实话实说吧,太子是文人城府,
礼贤下士,讲究仁义,他目前除了靠着拉拢淑妃撑腰,这五家藩镇,他可有一家
在手?」

  夏芷月美眸望他,轻抬玉足莲鞋往前一步,仙子诱惑压迫道:「如果状元爷
支持太子,不就有一家了吗?」

  萧明琅看着眼前美人诱惑,闻到她吐气如兰的红唇香气,让任何男人都无法
拒绝的仙女美色,他英俊脸上也多了些红润,但还是强自镇定道:「我父子自身
难保,皇上本来就最是猜忌我们,还敢参与其中吗?」

             第九十章绝顶诱惑

  夏芷月此时掌握形势主动,将一具修长高挑的婀娜玉体贴近,美眸看着他躲
闪不敢看自己的眼睛,轻启红唇吐露魅惑兰香道:「正因为皇上猜忌,所以你父
子二人若投靠了太子,不就有了自保的理由?」

  萧明琅很想将这迷死人不偿命的高贵仙子拥进怀里,可还是身不由己的往后
退去,摇头苦笑道:「芷月小姐说笑了,实不相瞒,我父子犹如火锅上的蚂蚁,
不说太子胜算太小,若真能保命要紧,那真是不用小姐着急,我明琅自己就去主
动办了。」

  夏芷月站在他身前,她似觉得好笑道:「不过,我就是没有见过风流倜傥的
状元爷,也会有在美女面前后退的样子,难道是害怕芷月吗?」

  萧明琅背靠墙壁,听了笑道:「怎么会呢?」

  夏芷月打量着他道:「是真的吗?」

  萧明琅不动声色的往前一步,面对美女近身,他也退让道:「你看看,这像
芷月小姐的大美人,我只有往前的道理,可不会有后退的道理,就更别说会害怕
了。」

  夏芷月轻抬美眸看着他这样子也不说话,却是轻轻抬起一只雪白玉手落在他
左边胸口,隔着衣物停顿刹那,吐气如兰笑道:「只是这里,却跳的很快。」

  萧明琅正正实实的站着,目光低垂看他玉手停在自己胸口,觉得把持不住,
几分邪魅道:「不是我不君子,倘若芷月小姐再不收手,我怕是要化为野兽了。」

  夏芷月轻抬美眸看他一眼,眼神娇媚,也似有挑衅道:「我怕你吗?」

  话虽这样说,还是缩回了玉手。

  两人重新保持距离,闻听她话语道:「二皇子有徐文乾帮他,所以有恃无恐,
而你父名为兵家之神,又何惧别人?如果真的帮助太子,还怕太子登基,有人对
你们不利?」

  萧明琅道:「芷月小姐怕是对皇上不太了解,若没有皇上点头,我父子真不
敢有丝毫举动,也不是怕,家父毕竟年老有病,又有忠心,如果是表态太子,既
等于挑战皇上的底线。」

  夏芷月好奇道:「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萧明琅也不隐晦道:「皇上只要我父子镇守边关,不许参与朝政,何况是帝
位争斗了?我这次来皇城,其实就是一个人质罢了。」

  夏芷月静静看着他,似想读出一些他内心里的东西道:「所以,你在等一个
时机对吗?」

  萧明琅点头道:「可以这样说吧,如果大局可以由我们凉州军抉择之间,便
能扭转乾坤的话,谁会坐以待毙?只是徐文乾那等不世狂人,战场相见之后,又
有几人能够敌他?」

  夏芷月道:「也不尽全是这样吧,徐文乾似鹰狼虎顾,被人害怕忌惮,邢荣
的家底,早晚都是他的,若有你父,或者李道济,或者郭凤翎这种人,难道也会
怕他?」

  萧明琅笑道:「这话就对了,我们谁也猜不透皇上的心思,他立太子为储君,
却坐视二皇子势力强大,别人都被皇上压的死死,唯独邢荣,丞相,皇后,独孤
威,公然与二皇子结为一派,皇上对此一语不发,甚至还在纵容,难道真是想看
戏吗?」

  此时此刻夜色已经黑暗,高楼底下的万家灯火也已经点燃起来,如同星海一
般,大雨漂泊而下,把个细雨粉珠洒了进来,扑打在二人身上。

  夏芷月青衣飘舞,美丽笑道:「你也知道这是皇上的江山,人家想怎么玩就
怎么玩,看戏也并不过分,只是从云慕扳倒宋寺丞的开始,皇上不就已经开始打
压二皇子的势力了吗?」

  萧明琅对此赞同道:「也确实如此,太子如今势单力薄,皇甫嵩和邢荣有积
怨,就不知道太子以后,有没有拉拢皇甫嵩的心思了。」

  夏芷月听的分明,淡淡轻语道:「宁得一豪杰,不得一猪狗。」

  萧明琅点头道:「此话甚好。」

  他说着又笑道:「不过那个小媛不是太子用来保护芷月小姐的吗?她怎么出
去了?」

  萧明琅的话里有话,是她这种聪明人一听就懂的,夏芷月被问的微怔时,他
已然把此说开道:「世人都知道芷月小姐是仙子女神,从来都可望不可及。」

  对于美女的赞赏,她从来是听的最多的,什么倾城倾国,瑶池仙子,惊为天
人,不食人间烟火,听来都显得对她没有什么触动,唯独徐云慕称呼她仙女姐姐
时,夏芷月确实感觉到一丝触动。

  当然了,她这个仙子老师来到徐家后,也是愿意和自己学生偶尔暧昧,约束
他一番听话的。

  人要有赏有罚,如果单以美貌获得男人的迷恋,是绝不足以体现仙子之美,
她不止在人眼里圣洁,高高在上不容侵犯,有时也会主动像个美女姐姐一样,和
徐云慕说笑,不用打,不用骂,就能轻而易举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

  而眼前人则不同,他是兵神萧承宗的独子,别人敬他,也忌惮他,就像一把
双刃剑,简简单单的对话,她也不会像面对徐云慕一样,可以没有戒心,而是萧
明琅与她之间始终都有一层隔阂,两人也都非常清楚。

  萧明琅也在试探着她对自己话语的态度,这绝美高贵的北燕第一才女,无数
人眼里的女神,任是谁都有一种想要强烈要征服她的快感。

  ……

  夜色漆黑,风雨漂泊……

  此处是天下读书人的圣地,皇城文渊阁的一座高楼上,聆听雨声狂猛,哗哗
坠落洒下无数水滴,形成了一层雨幕。

  万家灯火清晰落入眼中,犹如星辰大海,站在高处也看的远。

  而不为人知的是,就在夜色笼罩里边,新晋的文渊阁大学士,风流倜傥的新
科状元,正与北燕第一才女仙子独处密室。

  男女之间本来就有一种吸引,更何况还是有一方,男人欲望流露正浓,夏芷
月就是处在他本能欲望笼罩里边,而且感受的出来……

  外边风雨涌过,在房间里吹的她一袭青衣长裙幽香四溢,丝滑雪颈边秀发轻
舞,一张绝美仙容迎着他脸,眼眸一笑道:「然后呢?」

  萧明琅摇头一笑,也实话实说道:「也正是因为此,越是得不到的仙子,也
越让男人都梦想着想亲近一二。」

  她也少有露出仙子娇媚,背负玉手道:「就是不知,状元爷说的是那种亲近?」

  萧明琅再无掩饰的看她,不再躲闪道:「你明知故问。」

  这美女仙子站在他面前,却从自己水青薄袖里边探出玉手,用指尖停留在他
胸膛缓缓划着圆圈游移,她抬起来的眼神儿望着面前这个风流英俊的状元郎,连
说的话都无形带着一丝娇媚如水,勾魂至极道:「你所说的,就是这种亲近吗?」

             第九十一章一欲问卿

  萧明琅在她指尖划过的地方,触及到的胸口是香艳刺激,眼看高贵不容侵犯
的仙子美女平常是站在顶端的心中女神,此时此刻就在眼前展现她的妩媚,他不
紧张暧昧都是假的……

  于是禁不住想要更近一步,说话直接道:「能在芷月小姐玉手抚摸里边,任
何男人都会感觉到荣幸,但我却不会满足于此。」

  夜晚大雨在窗外哗哗直下,屋瓦都被击打的啪啪直响,冷风也透着吹了进来,

  她的指尖每一划过地方,都使男人浑身颤栗,也不是因为冷的缘故,只不过
她本就修长高挑的仙子玉体,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压迫感,脸上含笑带着几分挑衅
道:「那不知状元爷,想要什么亲近?」

  萧明琅几乎要把自己贴到她身上,他说的话语带有强烈的男人气息,口中渐
渐粗喘的呼吸吹进夏芷月的雪颈里边,似乎是他一低头,就能将她吐气如兰的诱
惑红唇含进嘴里,肆意蹂躏一番。

  而夏芷月看样子并不允许他这样做,所以他的喘息很粗道:「作为男人来说,
如有机缘能与芷月小姐这等仙子美人合为一体,那是三生有幸修来的福分,也自
然是我这等凡夫俗子梦寐以求的事。」

  这么直白流露的话,不说寻常女子听了如何,便是对她也是一种亵渎,她也
并不生气,预料之中的轻笑道:「状元爷也想和芷月合为一体吗?」

  萧明琅毫不掩饰对美人青睐道:「我看这里没有外人,芷月小姐不需问,我
一个正常男人当然想,不过就是如此美女,也亏得太子能舍出来了。」

  仿佛是在印证他的话,小媛出去以后,就再没上来,一直都专门留给二人独
处时间。

  作为太子派来的近侍,小媛起到什么作用,不用多说。

  夏芷月却是轻笑道:「能与公子交心,小女荣幸,不过,我看萧兄今晚,未
必是有心想与芷月亲近一二吧?」

  萧明琅果然不一样,惊讶于她对人的智慧,洞若观火道:「聪明人不说两家
话,在芷月小姐面前,我是丝毫没有任何隐秘而言的。」

  夏芷月本来身材高挑,在美女当中是数一数二的国中绝色,为人气质冰雪圣
洁里,裙底穿着白色高跟鞋更增几分端庄优雅,她轻抬仙子玉足便往门外走去。

  步步莲鞋踩在地板,两根坚硬细长的鞋跟哒哒作响。

  玫瑰红色的鞋底是妖艳诱惑之美,与雪白的鞋身融合,圣洁优雅,惹火诱惑,
都存在于一个人的身上。

  萧明琅欣赏着她莲步轻移的模样,每一步,都是那样的赏心悦目,倩影迷人,
只看着她走路,都有无数对于美的解释。

  太子是何人,他是有过一番听闻的,礼贤下士,温文尔雅就是太子给世人的
所有直接印象,也正因此深受文人喜欢,作为北燕第一才女的夏芷月,也是被太
子所招揽,隐隐约约有几分美谈。

  外人不知道,他却清楚的很,整日跟着仙女的小媛离去,若无太子点头,绝
非敢如此。

  也就是说,这今晚才色仙女能与他这般,更多也是拉拢之意,若是真的应允,
说不得真能在这独处楼中,一亲芳泽。

  在他心局外的夏芷月背对倩影,美女玉手扶着栏杆,欣赏大雨,万家灯火道:
「萧公子,你做人质可开心吗?」

  萧明琅在后边跟了过来,与她并肩而站,扶着栏杆。

  对于此问并没有难为情,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笑道:「我对这些事情并不太觉
得开心不开心,如果天天愁的厉害,也要困苦死了。」

  夏芷月回忆着过往,拨弄着自己秀发道:「上次我和云慕去功臣楼看你,你
一个人对着皇帝画像,不知道在寒风里看了多久,从那个时候起,我就知道你的
心境,与同船出游时变换了很多。」

  萧明琅感受着冷风大雨,目中投射着万家灯火道:「你知道,我第一次看见
芷月小姐时,心里是何感受?」

  夏芷月微偏笑脸,圣洁文静道:「嗯,但说无妨?」

  萧明琅重重呼吸了一下,仿佛要释怀尽胸中郁气,话语声音带着低沉男人的
魅力道:「芷月小姐应该知道,我从小出身在冰天雪地的凉州贫瘠之地,那里人
烟罕至,被几被称为不毛之地。」

  夏芷月听他答非所问,也不着急,反而优雅笑道:「萧兄先从源头开始说观
点,一个人的出生环境,的确可以改变他对许多事物的看法,也包括美女,就是
不知,萧兄这般,对于美女会是怎么看?」

  萧明琅对她的聪慧很是喜欢,轻轻点头笑道:「就从家父说起吧,旁人都很
怕他,因为他是兵道之神,还获得了萧十万的称号,打遍天下无敌手,也因为打
仗的缘故,半生都是在战场厮杀,一是平订前朝,二是要抵抗野蛮,三是要抵挡
梁国。」

  夏芷月很赞许道:「人都说,有尊父镇守的地方,都是最安全的,外敌躲避,
盗贼绝迹,只是凉州太过苦寒,尊父的身子也是有伤的人,最怕受寒冷之苦吧?」

  萧明琅目光中隐约映射着远处灯火,平静语气说着话语道:「是这样的,他
年轻时候风餐露宿,征战疆场,身受箭伤刀创无算,每到天气变天,这伤痕之苦
就要发作,又痛又冷,非是常人可以忍受。」

  夏芷月轻轻点头道:「我对尊父的敬仰,仅次于太傅。」

  萧明琅难得开怀一笑,摇着头道:「这个当然,毕竟芷月小姐身为第一才女,
自然要重视文人,武人其次了。」

  夏芷月对此淑女恬静,轻声笑问道:「难过吗?」

  萧明琅握着栏杆,整个人无谓眼前风雨道:「也谈不上难过吧,只是我为家
父深感不平,你想这乱世天下,又是靠谁人来平定?」

  夏芷月美眸望着他,几许柔和道:「这个不用说,也是战场厮杀得来的吧。」

  萧明琅沉声道:「当年乱世烽烟,人间真是遍地刀戈肆虐,于万军之中纵横
开合,谋士固然能神机妙算,但两军阵前,真正上场的岂不是武人奋血厮杀得来,
才有的太平?

             第九十二章阔谈人生

  夏芷月听他这样说,依稀能感受到当年乱世,千军万马纵横,人间一片地狱
般的景象,她只一想,便涌现出一一悲剧,美女红唇轻轻低叹道:「这可真是尸
山血海换来的。」

  萧明琅道:「可是现在,当今圣上尊文重道,却忘了我父那般武人厮杀,如
今还将我当做人质,表面关爱,实际上还不是忌惮我父?」

  夏芷月轻声道:「那如果你是皇上,每到夜深人静时,就想起边关还有一个
天下无敌的大将军,如藏龙卧虎一般,你会安心吗?」

  萧明琅半响沉默,只苦笑道:「换做是我,怕是我也不会安心吧,只是可怜
家父,明明一片忠心,也应了那句狡兔死,走狗烹的话。」

  夏芷月道:「如芷月说的话,萧兄,其实你的处境远胜徐家公子百倍,你父
为无敌世间的将军,敌国畏惧,手握一方铁甲锐士,像你这般只惆怅于伤感旧事,
怎么会出人头地?」

  萧明琅道:「所以我父常说,教我认真读书,他自己其实是文人儒士模样,
并非世人讹传那般凶神恶煞,他打了半辈子仗,最关注的还是我发奋读书,可以
这样说吧,今年新科状元这个功名,我明琅是一点也不亏心。」

  夏芷月这才赞许笑道:「我也是只见过少年老成的萧兄,现在这般,能与二
人之间倾吐心事的,还是另一番模样,恐怕芷月以后是见不到了。」

  萧明琅道:「云慕公子的处境如何暂且不论,但我的处境,远非眼前这般风
光,不瞒芷月小姐说,凶险的很。」

  夏芷月转过侧脸,看着大雨道:「你父手下皆是精兵强将,都是亲信多年,
这就是威震一方的凉州军,如此这般武人集团为你撑腰,你父子莫非,真的没有
动过谋反的心吗?」

  萧明琅立在她旁边都觉冷风袭来,遍体冰冷,连声叹道:「我父子实无反叛
之心,这都是不太可能的,皇上猜忌我们是应该的,作为臣子,只需要问心无愧,
守好边关就行了。」

  夏芷月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但还是道:「那你这次来文渊阁,最大的原
因是什么?」

  萧明琅看着她样子道:「我不能投靠别人,也没有什么可以放心的职位,说
实话,是为了与芷月小姐同窗共事,才想办法来到这里的,我在凉州荒地,就已
经听说过芷月小姐的大名了,你自也是天下文人心中,遥不可及,而又最为梦寐
以求的女神。」

  夏芷月玉手掩嘴,摇头笑道:「我能猜的出来你是为了美女,不过没有想到
是这样,不过大学士没有什么实权,你这样也好。」

  萧明琅对着她言无不尽,更说心事道:「自古以来,读书不就是为了封妻荫
子,光宗耀祖吗?我这人读书太多,状元是到手了,也给家父赚足了面子,要是
再能把第一才女的芷月仙子娶到家中,那才是羡慕都要羡慕死别人了。」

  夏芷月呵呵笑道:「可以理解你心情,不开这个玩笑,俗话说,近水楼台先
得月,能不能获得小女青睐,就看公子如何了。」

  萧明琅道:「我就是这样想的,也希望芷月小姐这个前辈,今后可以在文渊
阁多多指点我了。」

  夏芷月和他打趣道:「不过,你还没说,你第一次见到我是何感觉?」

  萧明琅并没有把这件事给忘掉,兴趣十足道:「我从小就羡慕凉州之外的锦
绣世界,我们那边真是荒僻的地方,民风也彪悍的多,正因为如此,当听到咱们
北燕有一个闻名天下,绝色貌美的女大学士时,真的是兴趣很浓,这也是我两年
前苦读的动力。」

  夏芷月认真听着,红唇温柔道:「然后呢?」

  萧明琅又续道:「之后就是从凉州来到这里了,考上状元后,当真眼见到芷
月小姐真人时候,我真是相信自己遇到了瑶池仙子,万没想到,这世上竟然会有
如此这般美丽的女人,满目看去高贵圣洁,举止文雅,一身白衣雪白的走过来时,
连人的目光都想要看花了。」

  夏芷月听到这般吐露心迹,清澈美目带笑道:「所以,我和你同船共游时,
会觉得幸福吗?」

  萧明琅闭上眼睛深深一回目过往,看去满是沉醉道:「真是幸福的如在天上,
可后来得知,我心中这般圣洁的仙子女神,可能有机会与我一亲芳泽时,那种感
觉是兴奋,又有几分怅然。」

  夏芷月轻轻点头笑道:「或许在你们男人眼里,如果女人的美,是不能得到,
也就是一种残缺遗憾的美。」

  萧明琅道:「但我还是很羡慕徐家公子的,他可随性的多,有什么都可以对
你说,看的出来,芷月小姐是很喜欢当他老师的。」

  夏芷月噗嗤可爱道:「这个当然,我自己的学生,我当然爱。」

  萧明琅问她道:「就是不知道,芷月小姐费劲心思培养他,究竟是为了什么?
或者说,在我和他之间做一个选择,你会选择谁?」

  夏芷月扶着栏杆笑问道:「莫非对一个人好,也总需要想获得什么吗?」

  萧明琅道:「那是当然,不管是什么,都是如此吧,人性这般。」

  夏芷月站在高处,迎着大雨道:「如果要在你和他之间做一个选择,出于利
益,我会选择你,出于情感,我会选择他。」

  萧明琅已然懂得他意思道:「没有感情的欢爱,也会有感觉吗?」

  夏芷月脸上对着他轻笑,红唇一丝娇媚道:「你试试?」

  萧明琅摇摇头道:「我最好奇的是,你和太子是怎么认识的……」

  夏芷月知道他肯定会有此一问,并不意外道:「我当初并不是在东宫,在还
没有来到文渊阁之前,便已经是众人追捧的仙子了,除去美貌,更多是才情吧,
而你也知道,太子是最爱惜人才,礼贤下士的人,平常人尚且如此,何况是我?」

  萧明琅道:「后来如何?」

  夏芷月想了一想,话语好听道:「在那时候,刚开始也是并不知道,那样一
个温文尔雅的人,就是当朝监国的太子,他在众人里边,是不太喜欢表露他的身
份,或者是尊贵,所有给人的,只有与生俱来的高贵不凡,两个月之后,才知道
他是太子,也在那天,他提起了他所希望的理想抱负,希望我能帮助他,辅佐他。」

  萧明琅道:「所以芷月小姐,就去了东宫?」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