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凤凰】人物志之冷傲霜 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烈火凤凰人物志之冷傲霜

  莫斯科郊外格烈涅日庄园。

  庄园建在一座小山的半山腰,主楼是一座三层高,两侧带着厢房红砖尖顶小
楼,门庭有粗大的褐色柱廊支撑。庄园大门有笔直的小路直通主楼,中段有一条
河,一座古老却精致的桥横跨过平静的水面。园里种满了白桦树,错落有致地分
布着亭台、假山、喷泉和雕塑,充满着古老而浓郁的巴洛克风格。

  夜幕刚刚降临之时,一辆黑色奔驰S600从远处驶来,稳稳地停在庄园门
口。墨绿色的庄园大门边站着八个身材高大、体形彪悍的男人,他们叉手而立,
身穿黑色西装,半数以上都是光头,腰间有什么东西鼓鼓凸起,显然是枪支一类
的武器。

  在莫斯科,越古老的庄园便越贵,格烈涅日庄园至少价值三千万美金以上,
这个美丽的庄园并非是某个超级富豪或金融寡头的住所,而是俄罗斯势力最庞大
的黑手党「红色风暴」的总部。

  在当今世界的地下组织中,俄罗斯黑手党势力极为庞大、其影响力已超过美
国、意大利等国的黑手党。由于俄罗斯经济持续恶化,军方大量裁员与预算删减,
原克格勃的许多精锐为俄罗斯黑手党所吸收,成为对抗政府的中坚力量,明目张
胆地进行各种犯罪活动。累积了大量财富后,俄罗斯黑手党开始向国家政治、经
济领域渗透,或明或暗,控制俄罗斯经的济命脉;凡是威胁他们利益者,一律惨
遭报复,许多政商名流被暗杀的事件,都是黑手党所为。

  为维护国家秩序,总统普京下定决心重拳出击,打击黑手党势力,但很多政
府官员本就与黑手党有勾结,或者惧怕黑手党的报复,让政令得不到实施。但总
也有人敢于向黑势力挑战,俄罗斯最高法院院长瓦列里就是其中一个。数周前一
次大规模打黑行动中,「红色风暴」多名骨干被捕,再过两天就要开庭,因为证
据确凿,很多人必将被判以重刑。

  为了阻挠审判,「红色风暴」绑架了瓦列里院长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逼
迫他不得参加庭审。瓦列里院长是这次打黑行动的幕后策划者,也是此次庭审的
最高审判长,如果他中途退出,相信将有不少黑手党成员能侥幸脱罪而逍遥法外。

  「红色风暴」的首领康斯坦丁- 诺可夫将他的要求传递给了瓦列里院长,昨
日瓦列里院长终于有了回应,他派专人前来与诺可夫面谈,此时奔驰车上坐的正
是瓦列里院派来的代表。

  在轿车门开启时,门口站立着的黑手党党徒个个神情紧张、如临大敌,有几
个人更将手悄悄地放在腰边。

  黑色车门打开,一只穿着银白色浅口高跟鞋的脚迈了出来。刹那间,所有人
的目光都注视着那只脚。那脚非常的白,而且白得很特别,高跟鞋的后帮和扣带
上镶着细细水钻,在两侧路灯柔和光线照耀下闪闪发亮,但他们都有一种错觉,
那被鞋子细跟支撑起的脚背,竟也如水钻一般熠熠生辉,仿佛是用乌拉尔山脉最
纯净的水晶做成,而更多的人则联想到了西伯利亚最北端上扬斯克镇那从不融化
的冰晶。

  所有人屏住呼吸,看着一小段晶莹剔透如水晶、细腻水润似玉石般的小腿跟
着迈了出来,他们都是粗人,不懂得什么是艺术,但看着脚背、脚踝和小腿勾勒
出的曲线,却让他们有一种欣赏一件奇珍异宝般的体验。

  很快,所有人浮起失望的神情,因为白色的裙摆包裹住那半截小腿之上的部
位,虽然可以去想象,但毕竟无法亲眼目睹真容,每个人都感到无比的遗憾。失
望的情绪在车中女子下车后,飘逸轻灵地转过身的那瞬间彻底烟消云散,取而代
之的是惊愕甚至感到有些窒息。

  当他们第一眼看到那只小巧玲珑的脚,便确定车中之人是个美女,而且是个
来自东方的美女。对于战斗民族的他们,大多喜欢丰乳肥臀、前凸后翘的俄罗斯
美女,到妓院寻欢作乐时,很少会挑在他们眼里干干瘦瘦、没多少肉的东方女人。
但当他们看到眼前的女子时,却都推翻了他们已根深蒂固的喜好。

  从车上下来的女子比一般的东方女人要高,至少有一米七,再加上高跟鞋,
越发显得窈窕高挑。她穿着一套U形领、五分袖的白色裙装,有点象晚礼服,但
比晚礼服要略微随意一些,裙装以亮片银丝为装饰,似星空中的璀璨繁星,不仅
完美诠释了东方女性的曼妙身姿,而且当银丝亮片在灯光的映射下跃动起来时,
她所散发出的高贵甚至有些神秘的气质令人如痴如醉。

  她长发挽了个发髻盘在头上,至于她的容貌,在场之人除了愕然已不知该如
何去描述。如是换了一个博学的中国人,脑海之中便自然会跳出「倾城倾国、沉
鱼落雁、绝代佳人……」等等一连窜成语来,又或会长吟「借水花开自一奇,水
沉为骨玉为」之类高深诗句。而对于没学过这些的黑手党党徒来说,心中便只有
「真美、真漂亮,真他妈的美、真他妈的漂亮」的念头。

  修身合体的长裙勾勒出她婀娜多姿的体态,或许对于喜欢丰满型的人来说略
显得有那一丝丝的骨感,但却不会给人有细瘦孱弱之感,而当众人看到U字领下
胸脯隆起的高度与线条,所有人都做出了吞咽口水的动作,这个来自东方的女人
胸口峰峦之挺拨高耸令他们又一次惊愕不已。

  在那女子婷婷地走向他们之时,终于这群人中的小头目清醒过来,走上前去
问道:「是冷小姐吧。」

  「是我,我和康斯坦丁- 诺可夫生约好了见面。」冷傲霜用俄语回答道,她
俄语极为标准,声音也婉转动听,但语调却有些冷漠。

  在冷傲霜开口说话时,小头目突然感到周围的温度似乎突然低了许多。此时
正值莫斯科盛夏,在等待之时,穿着西装的他热得冒汗,但现在却一点也不感到
热,甚至有种已到秋天般的寒意。

  「诺可夫首领在等您,冷小姐,请。」小头目退后一步,做出了一个邀请的
姿势。

  墨绿色的高大铁门缓缓打开,只见在通向主楼的小路两边,每隔二十米站着
一个彪形大汉,在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持着一把AK47冲锋枪,这阵仗胆子稍小
一点的都要吓晕过去。诺可夫弄出这么一个架势,摆明是要给谈判者一个下马威。

  冷傲霜神色沉静如水,缓缓地向大门走去,仿佛在她眼里,那些拿着冲锋枪、
凶神恶煞般男人和庭院里的那些雕像没任何的分别。

  小头目看着她走过自己面前,然后眼中便只有她婀娜的背影。他感到口干舌
燥,温度一下子忽然又高了起来,一种强烈无比的渴望如潮水般在身体里翻腾,
而在这强烈的渴望之中他突然有一种无由来的刺痛。就象他还没加入黑手党的时
候,因为贫穷,因为要给母亲治病,妹妹做了一个富商的情妇,那个时候他还是
个司机,在把妹妹送到那个富商家,看着妹妹走入豪宅时的刺痛一模一样。

  小头目很清楚他们的首领诺可夫有多么好色,在主楼的地下室里关着七、八
个女孩,虽然她是瓦列里派来谈判的,但首领向来胆大包天,连刺杀总统的事都
干过,还有什么他不敢干的。面对这样一个绝色东方美女子,本已掌握谈判主动
权的他又怎会轻易放过。

  人性是复杂的,极致的美丽有时能唤醒人性善的一面,但却绝对消灭不了人
性的恶。那小头目在隐隐心痛时,却又渴望首领真的对她下手,如果真的下手了,
他或许有那一丝丝的机会品尝到时这个东方绝色美女的滋味,即使没有那个机会,
总也能饱览那被衣衫包裹遮掩住的绝色风景。

  他痴痴地望着越走越远的白色背影,在他身边其他人也如他一般,有些魂不
守舍的样子,就连那个开奔驰车的司机也不知什么时候下了车,他一手扶着车门,
一眨不眨地望着大门,眼神中充盈着渴望也有些许的惋惜。

  在庄园的主楼的三楼上,体型魁梧诺可夫拿着双筒望远镜望着刚刚走上小桥
的冷傲霜,他金色长发,满脸络腮胡,如雄狮般威严凶猛。当望远镜中的她越走
越近,他身体慢慢低伏下来,肩背肌肉缓缓绷紧,眼中露出饥渴的凶芒,就象一
只蛰伏草丛里的野兽,只要时机一到,便会高高跃起,咬断猎物的喉咙,将猎物
撕得粉碎。

  在持冲锋枪的男人们注视之下,冷傲霜走进主楼,楼梯口、转角处也站着持
枪的黑手党党徒,如果在他们手臂上套上个印着「卐」型的袖章,感觉就象穿越
时空,回上世纪,走进了纳粹党的党部。

  冷傲霜面无表情、目不斜视地走到三楼,通往最里面的房间过道上铺着产自
爱沙尼亚穆胡岛的羊毛地毯,这是虽然是黑手党的据点,但奢华程度绝不亚于一
些超级豪富的住所。冷傲霜走到门口时,两个身高近两米、鼓涨隆起肌肉象要把
西装撑破一般的光头男子伸手拦住了她。

  「我们要检查你是否携带了武器。」其中一个头顶纹着骷髅头图案的黑手党
党徒瓮声瓮气地道。

  冷傲霜虽身材高佻,但在两个身高近二米、体重超过一百二十公斤男人面前,
看上便有些娇小玲珑。她平静地望着两人道:「我没有携带武器。」她这一身裙
装轻薄合体,根本无法藏匿什么东西,手上更是连个手包都没有。

  「要见到首领,必须要通过检查。」头顶有纹身的党徒不容置疑地道。

  冷傲霜犹豫了片刻道:「好。」说着双手垂在腰间,平静地等待他们对自己
进行搜身。

  纹身党徒跨前一步,凶狠地说道:「靠墙站好!」说着蒲扇似的手掌抓向她
的肩膀,明明已经抓到,对方不知怎么动一下,竟抓在空处。望着好象根本没有
动过的对方,他心中隐隐泛起一阵寒意。刚才她走来的时候,走廊里的温度好象
突然低了几度,现在靠得她更近,感觉似乎又更冷了一些。

  「举起手,面对墙站。」或许是那莫名其妙的寒意,纹身党徒没有继续动手,
而是指着墙壁大声叫道。

  在冷傲霜来之前,诺可夫知道今天代表瓦列里来谈判的是一个女人,他并没
有小瞧女人,敢孤身前来的必然不是等闲之辈。所以,这两人守在门口,要对她
强行搜身,目的和外面那些持枪党徒一样,是要营造出强烈压迫感,在气势上压
倒对方。

  冷傲霜面无表情地盯着那纹身党徒看了三秒钟,在他遍体生寒、心跳加速时
终于默默转过了身,面对着墙壁高举起双手扶在墙上。

  纹身党徒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冷傲霜,心跳又一次地加快,连呼吸都变得急促
起来。他奉命在这里对谈判者进行搜身,本没有太多的非份之想,虽然知道来的
是个女人,但并不知道年纪长相,不过想来能担负这个重任,年纪肯定不会太轻。
所以当冷傲霜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时,她的年轻、美貌远远出乎他的预料,他要比
门口的那些人还要惊愕万分。

  极致的美丽可以让某些良知未泯的人心生善念,但对于象他这般心中唯有暴
力与邪恶的人,便成为恶的催化剂。纹身党徒是诺可夫的亲信,当然更了解这个
无法无天的黑手党党魁,眼前这个来自东方的美人穿着衣服直的走进这扇门,最
终的结果必然是赤身裸体被横着抬出来。他望着眼前曲线玲珑、婀娜迷人的背影,
想象着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情景,热血开始沸腾起来。

  「站好!」纹身党徒大声道,巨大的双掌又一次伸向冷傲霜的肩膀,在手触
她身体的瞬间,犹如刀削般的香肩不易察觉的轻颤了一下,然后便被那巨掌象鹰
爪般紧紧攫住。纹身党徒用力一推,将她人往墙壁上推去。在冷傲霜额头快要触
到墙壁时,纹身党徒突然发现自己再怎么用力也推不动她分毫。几乎同时,一股
凛冽的寒气从掌心传来,他感到自己抓着的不是一个女人削瘦的肩膀,而是一块
万古不化的寒冰。他倒吸一口凉气,将手缩了回来。

  纹身党徒虽然松开了手,但冷傲霜依然保持身体前倾的姿势,弯曲的腰、挺
起的臀呈现出充满无穷无尽诱惑的迷人弧线。纹身党徒望着那翘起的部位,吞咽
着口水,心中涌起的强烈饥渴冲淡了疑惑。看她苗条紧致的体形,眼前的这个东
方美女很有可能还是个处女,当然口头水必然轮不到自己,但在踏进那道门之前,
可是由他说了算。

  纹身党徒的手掌又一次向冷傲霜伸去,这一次不是肩膀,而是似柳枝一般的
盈盈细腰。张开的虎口象两把巨大的铁钳从两侧夹住了只堪一握的纤细腰肢,虽
然感到阵阵寒意,但却也感受到她身体的柔软,这种美妙到极点的触觉更如火上
浇油一般,令他亢奋莫名。

  人打了鸡血总是需要发泄,纹身党徒猛地收拢虎口,本就极致的腰细徒然被
束紧,钳在细腰两侧的指尖都快要碰到一起,但这样他还嫌不够,大声道:「把
腿分开。」话音未落,他一脚向着冷傲霜的小腿踢去。

  「啊哟!」一声痛呼,叫的不是被踢到之人,反到是那纹身党徒,他这一脚
象是踢在石头上,而冷傲霜身体竟连晃都没晃一下。

  当纹身党徒退了一步,身体靠在墙上抬脚去揉时,仍保持着原来姿势一动没
动的冷傲霜道:「要搜身可以,但别借着搜身名义搞花样。」说罢,穿着银白色
高跟鞋的双足向左右各跨了一步,双腿差不多以四十五度角向两侧分开。

  「这妞看起来有功夫。」另一个党徒在他耳边轻轻道,他的地位没纹身党徒
高,所以即便心痒难忍,但却只能边上当个观众。

  「这还用你说。」纹身党徒揉着脚道。揉了几下,感觉稍好一些,虽然已察
觉到她并不简单,但这里自己的地盘,外面还有好几十号人,难道真还怕她不成。

  纹身党徒又一次走到冷傲霜的身后,这一次他蹲了下来,手掌伸向了她的脚
踝,在快要触碰到纤细足踝时,纹身党徒精神高度集中,她脚露在裙摆之下,不
用摸也知道根本不可能藏东西,自己这么做其实已如她所说的,是借搜身之名行
猥亵之举。他生怕这看上去又漂亮又精致,但踢着却比石头还硬的腿会向自己踹
来。但幸好并没有,双掌终于紧紧握住了那纤细的足踝,看上去就象是被一对巨
大的镣铐给锁住一般。

  握了大约一、两秒,纹身党徒松开了手,这是他第一次没有间隔地与她肌肤
触碰,虽然感到莫名的亢奋,但刺骨的寒意却更加的强烈。手掌悬在足边停了一、
二秒,望着近在咫尺的一截白嫩细滑、闪着玉石般光泽的小腿,他继续吞咽着口
水,箕张的虎口从两侧钳住了小腿下端,触手依然冰冷,但绝非如刚才石头一般
坚硬,虽然很结实,但他不过用了两、三分力气,虎口仍然陷进小腿肚的嫩肉里。
忍着寒意,纹身党徒用手掌包裹住了小腿肚,在这瞬间,他察觉在自己掌的小腿
突然轻颤一下,他心中一悚,连忙松开了手。

  就是这么腿颤了一下,没有言语的斥喝,更没有想象中的攻击,纹身党徒胆
气壮了一些,手掌上提,握住了再往上一些的小腿肚,二、三秒松手后,他犹豫
起来。她穿的是长裙,两下抓握之后,手掌已抵裙摆下沿,按着搜身的规矩,要
继续往上摸索,那么是将手伸入裙子里去摸,还是隔着裙子摸。

  纹身党徒思忖良久,最后还是没敢把手伸进裙子里,刚才已领教过她的厉害,
如果真惹恼了她,那细细的高跟鞋向自己踹来,可不是闹着玩的,无论最后结果
是如何,眼前亏是吃定了。无奈之下,他只能隔着裙子向上摸索,一般搜身只需
轻轻摸过即可,但他却无比的「认真仔细」,一寸寸用抓捏的方式进行着他所谓
的检查。

  手掌终于又回到了冷傲霜纤细的腰肢,按理说,搜身可以结束,她穿的上衣
是贴身的,根本藏不了东西,但欲火焚身纹身党徒却仍不满足,他朝边上同伴道:
「你再去查一遍,从下面开始。」然后拚命地向他打眼色,要让他抓着她的腿,
令她无法突然进行攻击。

  同伴领会了他的意图,走了过去,蹲下身用手掌抓住冷傲霜的脚踝。脚被同
伴抓住后,纹身党徒胆气大壮,双掌快速绕过柔软的腰肢,箕张十指向着傲然挺
立的巍巍山峰抓去。

  刹那间,纹身党徒兽血已经沸腾,在指尖距高耸山峰不足一公分时,突然他
眼前一黑,什么东西重重撞击在他脑门上,顿时一百多公斤的身体向后倒去。

  冷傲霜已经出言警告过他,但他依然置若罔闻,而且得寸进尽,令她忍无可
忍。她反手一肘,将纹身党徒击倒在地,然后双腿一振,摆脱了他同伴的束缚。
那人并没有对自己做太过份之事,冷傲霜并没打算对他出手。但那人看到纹身党
徒被击倒,大惊之下向冷傲霜扑去。

  冷傲霜冷冷地看着他,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他的攻击。要击倒他,只要轻轻
一指便可,为不暴露自己真正实力,冷傲霜和他周旋了几个回合,才一记重重的
膝撞将击倒。

  突然,紧闭的房门大开,七、八个黑手党党徒手持长短枪支对准了她。冷傲
霜毫无惧色,冲着门里面喊道:「诺可夫,这难道是你的待客之道!」

                待续

  答应连续三天发文的,但发这个意外吗?曾经说过,不会写冷傲霜人物志,
但世间不变是变化,想写,便写了。感觉一直在追本文的,喜欢冷傲霜的还真不
少,眼看正文暂时没她太多戏份,只有通过外传了。

  本来计划是分上下两篇、或者上、中、下三篇就结束的,重头戏当然是西伯
利亚之战,在这之前,有三个小故事,但现在看来,第一个小故事,只有一个搜
身,就写了那么长,看来还是以1、2、3这样排序比较好,如果写得都这么细
的,不知到10会不会写完。

  我有点忘记,在正文中有没有说过冷傲霜在被阿难陀抓住之前,从没男人看
过她身体或碰过她身体之类的话,如果有,就当说错了,一切以现在的为准吧。

  对于冷傲霜今天穿的衣服大致是这个样子的,天猫上找的,颜色不一样,还
有要稍微短一些。

               幻想即日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