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堕之倚天泪】第五十七章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为生活写黄
是否原创:是
2020/11/29发表于SIS101/欲书房
字数:10469

               第五十七章

  (好多天忘记更新了,不好意思,倚天泪这本,接着会更新完,然后集中更
新绿茵场和星灵欲落!)

  听到殷梨亭呼喊之声,杨不悔心中一凛,生生将她从欲望深渊中拉回,看到
丈夫那凶狠如嗜人猛兽一般眼神,身心惧惊,嘴唇轻张,喏喏无声,却是一句话
也说不出,眼睁睁看着这一掌打向自身……

  破庙之中,变化莫测,而就在山庄之中,武林第一人张无忌,也是正遇到了
人生的一大考验,于他而言,最大的仇敌,并非外人,只是自己。

  清风明月,照映其身,以张无忌今时今日武功,只有他心中执念,才能动摇
他的心,而这位英雄盖世的大侠,最难过的,就是那儿女情长一关。

  与赵敏婚期在近,张无忌也是默默接受,毕竟,有这当世一等一的奇女子倾
心相许,也是足以让任何男子心动,只是回想以前,身旁红颜缠绕,那可是任何
男子的梦想,张无忌如何会不怀念。

  本以为自己会心中无挂念,可是,在知道了那老淫道西华子的所作所为,也
是给他心中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震撼,这是他从未想过,也不敢说出,但是心中却
是分外羡慕之事。

  这一念头,在张无忌看到了眼前这白衣娇媚,面容苍白,身体虚弱,曼妙聘
婷,却是又自有一种空灵之美的女子时,又是不禁的在脑中升起。

  「无忌哥哥,今晚,我来,是要与你告别的,后天,就是你成婚之日,我怕,
有些话,我再不说,就是永远没有机会了!」

  柔弱,永远是女人最好的武器,对于女子温柔贴心善解人意,这也一直都是
周芷若最为擅长,她很清楚,如何才能激起每个男人心中的保护欲。

  「告别,这,这是为何?」猛一听周芷若此言,英雄情长,儿女气短的张无
忌果然面色犹豫,表情变得有些古怪,不舍说道:「芷若妹妹,你,你是要去哪
里?」

  「去我该去之处,经过这番变故,我也是看清了许多事情,我已无资格再当
峨眉掌门,本想要了此不洁残躯,但是,既然是让我劫后余生,那我却是想要完
成一些未尽之事,达成心愿!」

  周芷若楚楚说着,绝美的面容配合着她此刻哀怨语气,真有一种让人心生怜
意,忍不住想要呵护之感,何况是张无忌这天生多情种。

  话音刚落,周芷若美丽的五官轻拧,秀眉皱起,却是小腹突有异动,让她感
觉到一些疼痛,想起腹内所怀这孽种,佳人心中又悲又苦,却又像是在提醒她,
自己已经是无法回来,只能在这深渊中沉沦。

  张无忌见周芷若身体好似有恙,下意思想要伸手搀扶,但是手臂抬起时,想
到此刻两人身份,还是弱弱将手放下。

  两人间,气氛沉默,屋内屋外,均是一片寂静,张无忌此刻犹豫,也是让周
芷若心中彻底的放下了执念,到底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他们都不再是以前,现在,
张无忌已是马上要成为赵敏的丈夫。

  「无忌哥哥,再见了,以后,你要好好的,纵使,纵使我不在你身边,但是
我心里,会永远计挂着你!」

  说出这最后一句,周芷若感觉自己已经足够示弱,心中不禁涌起一丝悲切,
她并不想要欺骗张无忌,但是形式却是又逼的她一次次的对张无忌撒谎。

  告别完毕,周芷若脚步轻移,想要离开,但是突然娇躯一软,要往地上摔去,
张无忌眼疾手快,快速伸手一捞,将她身体扶住,男女身体相贴,肌肤相触。

  感觉手中所抱的身体柔软,芳香气息,张无忌也看着近在眼前的绝美面容,
心中一荡,想起以往与她所经历种种,却是又不禁有些怀念,想起周芷若,想起
小昭,殷离,又想到了那位古墓派如仙的黄衫女……

  心猿意马间,缓了缓,张无忌才是注意到正事,手腕一翻,要去摸周芷若脉
门,想要给她把脉,查看她身体情况,可他并不知,怀中所抱佳人,衣衫下却是
内里真空,而且在花穴处,还正留着西华子这一天玩弄她所流下的阳精。

  以张无忌的医术,如果让他号脉,他定是会知道她现在身体情况,这一点,
周芷若心知肚明,不敢让其发现,手臂快速一转,一收,让开这一下,身体起身
站定,拒绝说道。

  「不要,无忌哥哥,不要,我已经,已经是不洁之人,我不想,不想让你为
我挂牵,就让我,能够在你心中,保持一个美好印象,成全我,这最后的心思吧!」

  将自己的柔弱恰到好处的显示,周芷若强装无事道:「我刚才只是一时岔气,
无事的,那无耻老道的折磨,我都是坚持了下来,现在,只是一点伤而已,只要
我慢慢调息,终会恢复的!」

  周芷若将话说到如此,张无忌心中纠结,自然是更不会让她这么离开,扶住
佳人柔软香肩,柔声说道:「芷若妹妹,以前,以前的事,都过去了,虽然,我
们做不成夫妻,但是,但是,仍然是好友,如今,你有难,我,我自然不能坐视
不管!」

  话语说完,张无忌情绪稍缓,似乎感觉自己所说话语太过亲昵,又是收回手
臂,目光看了看屋外,夜色已深,想着自己夜晚如此独处,还是有些不便。

  「芷若妹妹,晚上天色已晚,你先,先休息,放心在这里疗伤,其他事情,
你不用担心,我,我会帮你料理,你的伤,我会帮你调理好!」

  留下这一句,张无忌到底心中有愧,不敢与周芷若过多相处,转身走出房间,
看似,对于周芷若之前简单所说话语,心中已然选择相信?

  甚至,张无忌都并无询问,她是如何从那淫道手中脱身,那淫道在上次追杀
之后生死情况,甚至是说,这段时间来,周芷若是身处何处,也不知是有心还是
无意?

  这一夜,对许多人而言,看似都很平常,可是,在五虎山庄内外,有心人却
是已经感觉的到,这其中的暗流汹涌!

  再见张无忌,周芷若感觉自己心中再次的泛起了涟漪,曾经一颗少女芳心全
都落在张无忌身上,一度,她也以为张无忌会是自己的良人,却没想到,会走到
这一步。

  夜深露重寒气凉,却抵不过着周芷若心中凉意,对于张无忌,她有爱,也有
怨,可是,对赵敏,却是只有那深的无法化解的恨。

  先前,周芷若并没有说出西华子还活着的消息,一来,是张无忌并无过多询
问,二来,也是她想最后赌一把,看看这老淫道,到底有没有这个胆。

  她已经无法回头,如果西华子敢赌,那她就赔他搏一场,纵使,这赌注的代
价就是她自己,而如果淫道不来,那婚礼之后,就是他的死期……

  周芷若此刻心中所思,自是无人知道,但是她在这晚上,与张无忌夜会,这
事情,却瞒不过赵敏。

  五虎山庄毕竟是赵敏一直经营所在,又是出了西华子这恶心叛徒之事,对于
内外监管也是更为严格,加上周芷若前来时,并未特意的隐藏行踪,几乎是正大
光明的进入,赵敏如何会不知这变化。

  一夜平静过去,次日,作为主人,赵敏就是亲自前来探望,两位同样绝色,
犹如瑜亮,难分伯仲的佳人,却是再次相见。

  赵敏心知周芷若来者不善,而周芷若也是心知肚明,她的来意,定然瞒不过
这聪慧无双的敏敏郡主。

  所以两女的谈话,彼此客气,但是却都没有说出什么重要信息,相互客套,
赵敏并不过多询问她是如何在那湖底绝境下,从西华子手下脱身,周芷若也恬淡
祝贺她的大婚之喜。

  一切平静和谐,两女就好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相谈甚欢,其乐融融,不知
道之人,却是真会以为,她们是情深闺蜜。

  交谈一直在张无忌前来探望时才以中断,赵敏美目扫了一眼站在门口,略有
些尴尬的未婚夫,体贴道!

  「无忌哥哥,你来了,那正好,你来陪芷若姑娘叙叙旧,明天就是大婚之日,
一些事情,我也要先去准备,你们慢聊!」

  赵敏这温柔一句,让张无忌放心许多,值此成婚前日,他还来看望与自己有
过一段情缘的佳人,要是寻常女子,恐怕是早就与自己生气怨恨,愤而离去。

  人生能够得妻如此,他还有何所求!

  心中越是如此想着,张无忌就越觉有些羞愧,觉得孤独佳人太多,拉起赵敏
白嫩手臂,正色道:「敏敏,这一切辛苦你了,这些,本是都该我这当夫君准备,
还让你如此操心,真是不该!」

  听的心上人宽慰,赵敏嫣然一笑,绝美面容如花绽放,跟张无忌打趣道:
「你也知道,你辜负我许多啊,那你以后,可要好好表现,什么都听我的!」

  「今天,我就先放过你,明天,婚礼之时,你可要打起精神,切莫再三心二
意,误了大事,不然,我可不饶你!」

  亲昵的话语,声音温柔,就好像是在相互打趣玩笑一般,周芷若听着他们这
甜言蜜语,心中只觉更为气滞,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与张无忌交谈后,赵敏转身离去,衣裙顺风飘飞,宛如人间仙灵,美轮美奂,
一切一切,也是看的周芷若更妒!

  赵敏独自回到山庄书房,处理庄内一众琐事,以及明日婚礼事宜,时光恍过,
临近午间时,一名身材高挑,身穿一声元朝贵妇华服,面容美艳,气质温柔中又
带着妩媚的女子,来到房间,手中还盘放着大红嫁衣。

  「郡主,您明天的嫁衣,已经准备好了,您看,现在要不要先试一试!」

  赵敏放下手中信件,轻笑说道:「不用了,你办事,我放心,现在,庄内我
真正能够信任的人,也是只有你了,这些年,也是辛苦你了,只能隐身暗处,不
能露面!」

  「郡主,您可千万别这么说,当年,如不是您将我救出,我已经是死在了大
火之中,后来,您又将我带回府中,让我管理内务,您的大恩,我是绝不敢忘!」
元庭贵妇恭敬说道。

  赵敏笑道:「都是过去的事了,我说过了,我当初救你,只是因为形势需要
而已,这些年,你帮我管理内务,真欠我什么,也是已经还清,你就是自由身!」

  「再者,真要论起身份来,我还要对你道一声嫂子,你又何需跟我客气!对
了,这两日,那些庄内武林人士还有山庄外,有什么异动!」

  听赵敏如此说来,这位元廷美妇,却是并非与他就是简单的主仆身份,也是
如此,她才能真正的得到赵敏信任,参与庄内事务。

  说起此事,元廷美妇眉宇间笑意稍敛,忧心说道:「郡主,您所料果然不差,
山庄内那些前来祝贺的武林人士中,不乏心怀鬼胎者,暗中有不少小动作,但好
在,均是在掌握之中,绝不会影响到明日您的婚礼!」

  「却是庄外,根据各处的眼线,这几日,陆续有许多武林中人,其中,尤以
丐帮为众。到了山庄附近徘徊聚集,看来非是祝贺,而是有想要攻山打算,一些
人在行动间,颇为行武之风!」

  「行武之风,终于还是来了,这场戏,也是如此,才能唱的下去!至于丐帮,
那看来,那个人,应该也是要来了!」赵敏嘴里呢喃分析说道。

  见面前美妇汇报后,还未离开,赵敏问道:「怎么?还有什么事吗?一起说
吧!」

  「是,郡主,还有一件事,武当杨不悔,今天来了庄内,直言想要见您,明
日就是您大喜日子,所以,怕会叨扰,所以特来请示您!」元廷美妇继续恭敬说
道。

  「杨不悔,好,见,当然要见!」赵敏修长的身体站起,英气绝美的面容上
露出一丝若有深意的笑意,淡淡说道:「等了这许久,终于,有鱼要咬钩了,又
怎能不见!」

  就在这成婚前一日,武林第一人的张无忌和赵敏,却是对这场婚礼,分别有
自己的一番行动与思虑。

  山庄内,为了迎接这一场喜事,处处张灯结彩,红喜高挂,不过,一家之喜,
看在另外人眼中,却就并非那简单喜事了。

  殷离居住在山庄内,已有多日,但是对于之前的那一番遭遇,她却是仍难以
接受,现在想来,仍有一种恍然隔世之感。

  西华子死了,那个无耻夺走自己身体,后来又想要霸占自己身体的猥琐淫道,
终究丧命,落得一尸骨无存的下场,也算罪有应得。

  可是,殷离对这消息,却是并不感觉如何欣喜,甚至有些茫然若失,老淫道
虽然行为可恶,但是,他却是唯一在意自己,愿意娶自己的人!

  童年的遭遇以及江湖上的连番苦难磨砺,殷离一直在艰难生存,她习惯了一
个人,也是害怕再继续一个人,或者说,她将自己看的太轻,太过轻贱。

  认为自己无人可依,所以,当有人对她施以一分的关爱,她都想要牢牢抓住,
不舍的放开,以前,她以为阿牛哥会是那个自己依靠的人。

  但可惜,他不会一直是自己的阿牛哥,他更是明教教主,万人崇敬的大英雄,
而在殷离心情最为失落无助时,西华子以另外一种强硬蛮横的方式,进入到她的
生命中。

  这个年纪比她爷爷相当的老淫道,却许给了她婚礼,名分,承诺,让她感觉
到了被重视,被需要,尽管,这只是需要的是她的身体而已。

  看着小昭,杨不悔,甚至那昔日独步武林的师父,都要在自己的面前低头,
尊敬称呼自己为夫人,殷离心中的成就与满足,也是达到了顶峰。

  或许,殷离自己也知道,她这是走上了一条乖张邪道,但是,她性格本就叛
逆,对于这些,对于所谓的正邪善恶,也是并不顾忌,只有自己的一套行事风格。

  对她好的人,在乎她的人,她就可以为之付出自己的全部,而其他人,想要
阻止她,破坏她幸福的人,都是她的敌人。

  单纯就以自身来确定,善恶对于殷离来说,太过遥远,她只是想要简单的顾
住自己,现在想开,反而跟在老淫道身边的那些日子,反而是她觉得过的最纯粹
的时候。

  有人在意,有人需要,而不是现在,在这山庄内的一处偏院内,独自一人,
无人挂牵,之前还对她屈迎的黛绮丝几女,却是对她态度大变。

  回想往事,殷不禁又想起了当初黛绮丝对自己的态度,在得知西华子沉身湖
底的消息时,这位阴狠干练的紫衫龙王没有一丝犹豫,直接抬手一掌打向自己。

  丝毫不顾念曾经的师徒情谊,好像,她们母女所禁受的一切折磨,都是自己
所造成一般,如非有杨不悔相拦,恐怕她真的就要丧命在黛绮丝的手中。

  在山庄这些时日,殷离就是这么慵懒度过,除了开始数日,张无忌来看过她
几次,后来也是再鲜问禁,只余下那峨眉丁敏君还曾出现过。

  对于山庄内处处喜庆布置,庄内下人的兴奋相传,殷离自然也知明日是什么
日子,但是于她而言,却也是并无关系,不想理会,可是一道身影,却在此刻,
突然的从窗外跃进了她的房中。

  身形修长高挑,面容英气,美丽中又带着一丝很辣,却是丁敏君,在之前,
她也是来看过殷离几次,可算是西华子收服几女中,现在仍然坚持者。

  虽然,殷离心中也清楚,不是丁敏君还想要坚持,而是她没有其他的退路,
她勾结邪徒,陷害掌门,设计同门,哪一条,都是重罪,只不过是现在峨眉派暂
时群龙无首,才是暂时放过她。

  但是她的日子也不好过,只能在山庄内寻求一个自保,一旦离开,就会有峨
眉弟子监视,随时准备进行清理门户,所以丁敏君也是不敢随意离开山庄。

  对于丁敏君前来,殷离也不意外,「夫人,我有事汇报,跟主人有关,此事,
需要您相助!」

  听着丁敏君口中所说的主人,殷离心头急跳,不禁想到了那个人,那个丑陋
而又无耻的身影,难道,是他还活着!

  惊讶中,殷离静静地听着丁敏君说出的计划,绕是她那犹如死灰般内心,听
的她这计划,也是不禁惊讶,这其中布置,竟如此大胆,而自己所要做的事情,
又是如此重要!

  但是,殷离那犹如死灰的心里,却是不禁的涌起了一股火,既然,事已至此,
那她为何,不就再搏一把,纵然败了,也好过这被人无视,漫不在意的人生……

  大婚之喜,本就热闹,更何况今日成婚的,是天下第一人,打遍江湖无敌手
的前明教教主张无忌,而他与大元第一美女,敏敏郡主婚事,虽不刻意张扬,但
以两人之声名,也是早已传开。

  有与张无忌所交好的门派弟子,也有想要与他巴结拉上几分关系的钻营之图,
也有徒为看场热闹的好事之人,更有暗藏心思,欲行不轨者。

  一场婚礼,可说是鱼龙混杂,各怀心思,想要看看这婚礼如何进行,期待,
或者是想要这场婚礼出事!

  其中,有如此想法的,并不都是外人,甚至,还有一些明教弟子,可说是张
无忌心腹嫡系一些人,也都默默希望,这场婚礼,无法完成,其中,也是包括了
杨逍与韦一笑等人。

  一旦张无忌成婚,以赵敏元廷郡主身份,绝难以被以反元为目标的明教弟子
接受,到时,这位武功高绝,声望如日中天的明教教主,退教就成必然。

  这对于整个明教大业,都是一场妨碍,所以,许多的明教弟子,都是希望有
人能够破坏这场婚礼,张无忌可以成婚,但是他所娶之人,却绝对不能是赵敏。

  因为这想法,许多明教弟子都是有着一个共识,对婚礼上这混杂情况,恍若
未闻,甚至,乐见其成,而除此之外,武林六大派以及一众世家门派代表,也是
明哲保身,作壁上观。

  这人数最众的两方人员,都是保持看戏姿态,剩下的就是一些独行人士,严
阵以待的丐帮,以及那心思复杂,看着张无忌成婚,迎娶娇妻的一众红颜。

  身着一身大红嫁衣,精心打扮下,赵敏本就艳丽绝代的芳容显得更为美艳,
冰肌玉骨,绝色倾城,身姿曼妙,长袍嫁衣仍难遮挡赵敏凹凸有致的窈窕身躯。

  佳人倾城,一笑倾心,即使是看惯了红颜绝色的张无忌,在看到赵敏对他展
颜一笑间的风情,心中却也是不禁一荡,迷恋动心,只觉,这笑颜,自己看一辈
子,也不会腻。

  心中自责,暗想自己先前怎么会产生不想与她成亲之念,如此绝色佳人钟情
于自己,这是多大的福气,定要好好珍惜,才不负老天的一番心意。

  看着张无忌这么痴痴看着自己,赵敏也是心中一喜,哪有女子不想在心上人
面前展示最好一面,他的惊艳,也是对佳人最好的鼓励与赞叹。

  「呆子,看够没?拜堂了?」以往面对江湖朝堂各种诡谲全无惧意的赵敏,
此刻,看着张无忌痴痴的眼神,心中却觉有些害羞,一拉他的衣袖,示意张大教
主该要进行拜堂之礼。

  即使张赵两人,均不是一般拘泥之人,但是这婚礼拜堂之事,却还是依足礼
数,只是在拜祭高堂这一环节上,却有一些小变化。

  张无忌父母早已离世,而赵敏父亲身份特殊,更未现身,而张无忌其他长辈,
鹰王已逝,狮王皈依,张三丰远在武当,并未前来。

  一一算来,只有作为武当代表的殷梨亭最为合适,但是殷六叔此刻于婚礼上
却并未现身,如此一来,却是只能由他的发妻,杨不悔,也即是张无忌名义上的
六嫂来承接这高堂之礼。

  杨不悔虽为人妻,却仍是清丽美艳的少妇,年纪比张无忌还要小,此刻要让
她坐在长辈椅上,接受夫妻的叩礼,却是显得有一些荒诞尴尬。

  不过好在,婚礼仪式还是顺利进行,并没有什么变故,张赵两人顺利拜完天
地,结成夫妻,好像,一切都很平静,无事发生。

  礼毕之后,张无忌就是招呼宾客落座入席,虽不管真假,但是此刻气氛却是
一阵融洽,而就在此刻,一人匆匆从厅外走来,长身修立,面容俊郎,但是却面
色铁青,煞气分明。

  来客穿过满堂宾客,走到主桌,拉起落座的杨不悔手臂,就将她往外拉去,
杨不悔娇美的面容变得苍白,但是却并不挣扎,就跟他拉着往外走去。

  来人,却是殷梨亭,他这匆匆前来,显然是有事发生,张无忌看出两人间气
氛不对,想要相劝,却是被殷梨亭一声喝开。

  「无忌,今天是你大婚之喜,六叔并非想要扰乱你的婚礼,只是,实在有些
事情,我现在,要,要先带不悔,去处理!」

  张无忌虽然行事纠结,但天性聪慧,如何会听不出殷梨亭这话语中,分别是
有难言之隐,强压怒火,其中定是有事,只是,出于身份立场,此刻他却是不便
多说。

  不过,他不开口,现在场上却是还有一人有资格,那就是杨逍,见殷梨亭如
此对待杨不悔,他一向对杨不悔疼爱有加,当即就是看不过去。

  张无忌不阻拦,杨逍却无这顾忌,一下出手,就要将殷梨亭拉开,随着年岁
渐大,杨逍比之方年少了几分桀骜,出手也是更有分寸,再者,殷梨亭现在毕竟
是自己女儿的夫婿,所以出手间,也是留了余地。

  在杨逍想来,殷梨亭觉不敢跟自己这个岳丈出手,先让他冷静下来,有什么
事情也等婚礼结束后再说,现在在这里闹开,那就是更丢颜面。

  可没想到,此刻殷梨亭却是犹如失了智一般,杨逍一招刚扣在他手腕上,他
却立刻发起反击,手腕一翻一回,回手一掌对杨逍胸口打去。

  突然间受了这一掌,杨逍虽然有内力护身,却是仍然伤的不轻,身体踉跄后
退开数步,而殷梨亭却已拉起吓呆的杨不悔往外而去。

  满堂宾客一阵骚动,杨逍与殷梨亭两人在江湖上名气不小,知道他们间那比
春闺艳事还要刺激的关系的武林人士也是大有人在。

  此刻见殷梨亭动手打伤杨逍,众人皆惊,杨逍被这一掌打退,眼看杨不悔就
要被带走,当即身形施展轻功,连忙跟上,继续阻止。

  杨逍这一动,厅上众多明教子弟也是纷纷随从跟上,眼见就要有一番闹剧,
六大派弟子以及厅上其他也是随后跟上,看看这纠结两人,到底要如何收场。

  眼看人群散去大半,纷乱中,人员来往不定,张无忌眉头暗皱,心中似有不
满,而赵敏却在此刻,轻轻的拉住她的手掌,轻轻的摇了摇头。

  殷梨亭并未走远,到的山庄外,就被杨逍拦住,随后,就是一声声围观人士
的欢呼,却是两人就此动上了手,这一番变故,又不禁的引起了厅中许多人注意!

  而就在这纷乱中,却是没有人注意到,有人悄悄的接近了那坐在厅堂一侧的
小昭母女,连着辉月使,来人突然动手,出手急点三女。

  小昭与辉月使一时不查,先被点中,黛绮丝武功高强,一下防备,可是不等
她出手反击,当看到了那人面貌时,却是心中恐惧,一下出手的招式变缓,还未
打出,对方已是抓住机会,连点她上身几处穴道。

  庄外,闹声不停,一会后,却是变成了一声声的凄厉惨叫,好像争斗有所升
级,声声叫喊隐隐传来,好像是丐帮的一些弟子,对明教和六派弟子出手偷袭!

  事情有变,此刻张无忌却是再不能不管,他轻拉赵敏白嫩手臂,温柔说道:
「敏敏,看来你是对的,我们这场婚礼,有些人,确实不想让我们顺利办下去!」

  「嗯,无忌哥哥,你去吧,我在后厢房等你,这些人,不过就是一些分散注
意力的饵而已,你速去速回!」

  以赵敏之聪慧,今天会有事发生,早就在其预料之中,温柔一笑,让张无忌
去应对庄外那明显有意为之的骚动,赵敏整理嫁衣,转身走向后院,却是开始下
一步准备。

  对方已经出招,她自也是不能怯战,聪慧高傲,无论智谋武功,赵敏都是不
弱于人,除了张无忌外,她也是再没有输过,既然对方精心布了一个局,赵敏又
岂会不赴约。

  心中无惧,只觉有趣,因为赵敏确信,自己不会输,这是她的自信,也是她
的骄傲。

  后厢院内,赵敏静坐等待,精致绝美的面容平静从容,不动声色,如同威严
女王,让人不敢直视,秀眉轻皱,心中,似已有万千谋划。

  元廷贵妇带着一名老仆来到后院,点亮屋檐下灯笼,在赵敏面前石桌前放上
茶水糕点,恭敬说道:「郡主,山庄外那些闹事的丐帮弟子,已被压制,不过他
们却有不少支援,后续还要应对,而且众门派许多弟子受伤,却也需要医治,恐
怕会耽搁一点时间!」

  「耽搁时间,确实,死人的话,直接就地掩埋即可,但是这些受伤的弟子,
却需要时间安排准备,这个时间,也是足够,做点事情了。」

  大红嫁衣下,赵敏白嫩如玉的手臂抬起,轻轻碰敲着杯盏,肃冷说道:「韩
姬,你一直说我对你不薄,对你有救命之恩,那你,为何要背叛我!」

  原来这华丽美少妇,却就是当初小王爷宠姬韩姬,自当年万安寺一场大火,
她被赵敏所救,之后就一直跟在赵敏身边,也可说是忠心耿耿,但是,她到底还
是存了背叛之心。

  韩姬娇躯一颤,当即跪下叩首道:「郡主,我,我并非背叛,只是,只是…
…」

  赵敏接着韩姬的话说道:「只是,这是我父兄的命令,对吗?所以,你就还
是选择了背叛,茶里幻气散,你点在灯笼内的融骨香加上你身上所抹的这三虫粉,
三种混毒,这可都是毒经上记载的药物,你有何解释。」

  冷语一声,赵敏白嫩右手一挥,灌注内力下,眼前的茶盏侧飞而出,正泼在
了身旁那老奴身上。

  看似普通的茶水,飞溅洒在那老奴身上,老奴身体如遭火烧,脸上迷泛起白
烟,双手乱挥,痛苦挣扎,嘴里还不停叫喊,持续了十几息才停下,中毒晕厥。

  「还要狡辩吗?幻气散之毒,无色无味,单独使用只是会积蓄体内,隐而不
发,毒素强烈,一旦接触到幻气散和三虫粉,药效发作,内功人士使用,功力全
失,而普通人接触,则会气竭而亡。」

  「这毒,并不是你能拥有的,是那老道给你的吧,他是怎么给你下达的命令,
又是用什么手段,让我父兄同意,让你来办这事!」

  短短几句,赵敏却是说出了整个过程,韩姬心中明了,自己已是无法辩驳,
想要瞒过赵敏,谈何容易,更何况,计划失败,她也是再无隐瞒价值。

  轻抿红唇,韩姬如实说道:「郡主,这原因,我实在知之不多,只是在数日
前,有人给我带来了这讯息,并且还给了我这些药,交给了我使用方法,专门叮
嘱,要在您大婚时下下,一种,混在香烛内,让您不知觉中吸入!」

  「还有一种,就是喷洒在我身上,与您接触,最后,就是那下在茶水中的药
物,如此,只要得手之后,他们,他们就会接应行动!」

  「至于,至于王爷如何会答应,我隐隐听到一二,却是对方用那传说中与大
元宝库开启的双戒,与老王爷进行了交易!」

  「原来如此,这下,总算是都清楚了,父王到底还是看不透,还不能放下,
大元国势已去,他纵使再不甘,也无法逆改这天下大势,成吉思汗所留下的宝藏,
到底只是传说,将国运寄托于此虚无缥缈之事上,到底,只能是执念了!」

  叹息一声,赵敏随后就是平复心情,自她选择与张无忌归隐时,与汝阳王府
就是已经断了情谊,现在,王府会为此而来对付自己,也并不意外。

  「杨不悔只是一个幌子而已,真正的计划,还是要以你来进行,真难得,为
了要对付我,布下了这样的一个局,只可惜,这个局,布的太急,其中留有许多
破绽!」

  赵敏淡淡说道:「以杨不悔来接近我,是个好招,给你争取了更多机会,但
是她来的太急,如此难免会让人以怀疑,另外,为了要引开无忌哥哥,用了太多
的丐帮人士,甚至,还有现在不少义军中人,目标却又太过明显……」

  「哈哈哈,不亏是敏敏郡主,看来,这个计划,在您,在您眼中,是如此破
绽百出!」

  一声大笑,几道身影却是分别从院墙各处窜出,首当其冲的却就是一个面容
丑陋苍老的老道,皮肤干皱如树皮,脸上没有着一丝血色,话语声音尖锐,却就
是西华子。

  只是,此次现身,西华子与先前却好似有一些不同,在他落身时,身旁又有
几道倩影落下,却是杨夜昔,周芷若几女,分立在他左右,众女簇拥。

  仔细看去,除了黄衫女与周芷若外,武青婴,丁敏君,辉月使以及杨夜昔全
都在场,不过却是不见殷离与小昭母女,却不知是已经另外离开,还是另外藏于
暗处。

  「虽然,很想继续听听郡主您的高见,但是时间有限,在张大教主回来之前,
我们这边,却是要先做个了断!」

  西华子尖声说道:「虽然,郡主您看穿了,看穿老道的布局,但是,我也不
差,在您刚才讲述时,老道也做了一点事情!」

  脸上肌肉抽动两下,西华子抬手扔出了一把弓弩,这却是赵敏在暗中进行的
准备,左右一共二十几名弓手,如果占据地形,确实非常有威胁,可却都被他带
着黄衫女与周芷若预先排除,去掉这隐患。

  「不错,这也算是还了我一手,能够清楚我的布置!」后手被破,赵敏面容
依然平静,语气柔和说道:「这点,应该是夜昔看破的吧,毕竟是跟在我身边多
年,这些,也瞒不过你!」

  「那么,你们是想何时动手呢?」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