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九十六)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13774

下一周是大家需要的伪结局。

啊……终于要完结了。

本文首发于东胜洲关系企业、天香华文、第一会所及禁忌书屋。

转载请保留此段。多谢。
***********************************

              (四百八十四)

  赵涛一听,赶忙冲到厨房探头从窗户往下看了一眼。

  苏湘紫真的就在院子通道对面跪着,她一眼看见赵涛,立刻大喊道:“我错
了!我什么错都认!求求你们原谅我!给我个机会!我一定好好弥补,我什么都
听你们的!”

  张星语解开袋子把早餐倒进碗里,皱眉道:“赵涛,来,吃饭。”

  余蓓在旁踮脚张望了一下,轻声道:“要不……你让我下去看看。”

  赵涛本就心烦,一摆手道:“不去,都不去,见她干什么。耽误咱们吃早饭。
吃完咱们还要忙呢。不理她,看她能跪多久。”

  余蓓只好点点头,轻轻哦了一声,“那好,咱们吃饭吧。”

  杨楠咬了一口油条,看表情,似乎有点不忍心,“她……要真跪着呢?我可
真没想到她能来跟我跪着道歉啊。这……这也太夸张了,跟演电视剧似的。这要
跪上一顿饭的时间,咱们一家子可要出名了。”

  张星语抿唇站了起来,“你们吃,我去赶走她。”

  余蓓赶忙跟过去把她一把拽住,“算了,星语,还是我去吧。”

  说着,她抓起羽绒服披在身上,叹了口气,匆匆下楼去了。

  赵涛哪里还有心情吃,呼噜了几口豆腐脑,就忍不住过去窗边看了下去。

  苏湘紫还是跪着,余蓓站在她面前,低着头看,两人相对凝视,不知道在说
什么,只能看到苏湘紫紧紧抓着余蓓的双手,用力到连虎口都泛起了白色。

  余蓓看上去很平静,而苏湘紫则激动得满脸通红,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声
音压得很低,赵涛特意偷偷打开窗户,依然听不到楼下她们在说什么。

  他觉得有点不对劲儿,转头过去抓起衣服,就也匆匆跑下了楼。

  可他走出单元口,那两个女生却已经像是谈完了,苏湘紫站了起来,正拍打
着自己的裤子。余蓓转过身,恰好看到他,皱了皱眉,轻声道:“你怎么下来了?”

  赵涛狐疑地打量了一眼苏湘紫的表情,虽说看不出什么,可跟之前每次见面
就过来抓腿拖腰哭着哀号的样子截然不同,那复杂的神情中,仿佛掺杂了哀怨、
愤恨、嫉妒、绝望和无法克制的爱意与忧伤。

  “你们说什么了?”他拉过余蓓,轻声问道。

  余蓓扭头看了一眼躬身之后往院外走去的苏湘紫,等她走远几步,才轻声回
答:“她来道歉,挺有诚意的。”

  听出余蓓口吻中的波动,赵涛楞了一下,不太敢相信地说:“所以……你打
算原谅她?”

  “条件合适的话,为什么不呢。”余蓓的眼中闪过一丝不甘,但唇角却泛起
了一丝微笑,“不然,要让她一直有机会就死死缠着你,害你变成学校里的笑柄
吗?”

  “这……你怎么原谅她的?”

  “谈了谈条件,顺便,我上去还要跟她俩商量,我自己不能做主的。”

  “不用商量,星语不会同意的。”赵涛摇了摇头,陪着她一起往上走去,
“我本来以为你也不会接受她的道歉,小蓓……你这可真让我意外。”

  余蓓的神情看上去有些恍惚,“为了大家的将来,我会跟星语好好谈谈的。”

  赵涛叹了口气,他知道最近身边的女人们固执的一面表现的格外明显,干脆
不再多说,搂着她上去后,就坐下自顾自吃了起来。

  余蓓看张星语已经吃得差不多,招招手,让她和杨楠跟自己一起去了卧室,
还特意锁上门,把赵涛关在了外面。

  他一头雾水,满腹疑窦,心想这苏湘紫到底使了什么法术,余蓓……应该是
最不可能原谅她的那个啊。

  不过有张星语在,他大致能猜到商量的结果。

  果然,没两分钟,里面就传来了张星语拔高的惊愕声音:“没门!凭什么啊!
我不答应!”

  但不知道为什么,接着,里面就安静了下来,三个女生的轻声细语,赵涛故
意凑到门板上,也一个字都听不见了。

  她们足足谈了快一个小时,赵涛如坐针毡,后背一股股凉气往上冒,忍不住
去检查了一遍家里窗户关好了没。

  之后,让他跟傻子一样忍不住自己挖了挖耳朵的场景出现了。

  张星语面若冰霜地走出来,坐到饭桌边吃了几口已经凉了的早饭,竟然缓缓
说道:“赵涛,我听小蓓的,我没意见了。”

  杨楠挠着头走出来,打量打量他,扭头看看余蓓,撇撇嘴,也坐下拿起了筷
子,叹息一样地说:“她模样还行,真什么都愿意的话也挺好,这儿冷嗖嗖的,
住大房子呗,我也高兴。”

  “什么?住大房子?”赵涛眼睛都瞪得溜圆,这会儿杨楠就是从裤裆里掏出
个大鸡巴他都不会更惊讶了,“你们……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

  余蓓缓缓坐下,柔声道:“我们决定接受苏湘紫的道歉。她会帮星语家还清
欠债,负责我们三个今后三年的学费和生活费,不需要我们再去打工,还会让咱
们都住进她那间大房子里,她来负担房租,洗衣做饭,收拾打扫。”

  嘎的一声脆响,赵涛看过去,竟是张星语狠狠一口咬在了筷子上。

  杨楠低头不语,余蓓接着说:“她说她这次一定会痛改前非,等到咱们毕业,
也会为大家的将来着想,出一笔钱帮你创业,咱们一大家子人,一起开一家公司,
靠着她父母提供的生意人脉,至少,吃喝不愁。我想……这总比去大西北那边好
的多,比起开辅导班,也轻松得多。”

  赵涛完全傻掉了,他根本不明白这种条件为什么会让余蓓点头,“可……可
万一她要是还不老实呢?她要是再做什么呢?”

  “她不敢了。”余蓓的面颊绷了一下,咬合肌在脸上牵扯出一个细小的波动,
“如果她再找事,我就杀了她。”

              (四百八十五)

  赵涛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件事情背后一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暗流在涌动。

  余蓓去跟孟晓涵上自习,杨楠去联系房东退租,他就趁着和张星语一起收拾
行李的机会匆忙问道:“星语,我觉你不应该同意这种安排的啊。不光原谅苏湘
紫,咱们还要请假今天就搬过去,你们……你们是不是被苏湘紫给催眠了啊?”

  张星语用力把从柜子里拿出的衣服塞进行李箱,狠狠压紧,望着最上面那条
血一样的红裙子,轻声说:“不然呢,你觉得我该是什么反应?去找苏湘紫拼命,
把她捅死吗?我去坐牢,你能记得我多久?我只有在你身边才行,为此,付出什
么代价都可以。”

  她抬起头,眼中水光盈盈,“而且,我为什么不同意呢?苏湘紫已经犯到过
咱们手里一次,你现在那么讨厌她,她做这么多,你还是讨厌她。留着她,总比
留着金琳、孟晓涵要好吧?”

  赵涛心里一惊,唯恐她眼里的暴风雨真从雷云中掉落下来,连忙柔声道:
“我……我就是……怕你不开心。”

  “你才不怕。别哄我了。”张星语低下头,继续收拾着衣服,白色的风衣,
把红色裙子牢牢盖在了下面,“我之前是不是让你看过我的手?”

  赵涛点了点头。

  “我还让你看过我如今的身子,赵涛,你实话说,我还有以前那么好看吗?”

  他连忙点头道:“好看,我觉得好看。”

  “撒谎。”她把箱子用力拉上,封口,推到一边,站起来,突然掀开了自己
的上衣,露出比以前少了几分饱满弹性的乳房,和乳房下清晰可见的肋骨痕迹,
“我不是没让你看过,我自己其实也清楚,我就快瘦成排骨了,我心里烦得要命,
洗澡的时候整把整把掉头发,不敢让你看见掉的狠了的样子,一起洗的时候只能
趁着你洗头不睁眼,揪着一团一团的往马桶里冲。小蓓说得对,如果……一直这
么下去,我很快就要干枯了。你喜欢好看的花,肯定不喜欢干瘪的烂花瓣。苏湘
紫不是说她什么都愿意付出吗?那好啊,我要用她的钱还债,上学,保养,我要
变回以前的我,我不要变成又憔悴又丑的女人,等着被你嫌弃。”

  她缓缓放下衣服,咬牙道:“所以我就算恨不得杀了她,也会忍耐的。我已
经明白了,我要忍耐的事情还有很多。不过没关系,赵涛,为了你,我会忍的。
我一定能忍到……我想要的那一天到来。”

  她打开另一个衣柜,抬手擦了擦眼角,缓缓说:“好了,你要帮忙就帮,你
要还急着去问杨楠,就去问吧,别在这儿碍事了。”

  “为什么原谅她?”杨楠联系好退租的事,进门一听赵涛开口问,就笑了笑,
说,“因为她真的跪着道歉了啊。我跟你一样,我对好看的女孩子没办法嘛。看
她那么可怜,我都想上去摸摸头了。要不是小蓓说不要再计较过去的事了,我真
想好好查查看是不是有人冤枉她。”

  “她挺会演戏的,你可别上当。”赵涛皱了皱眉,压下心里拼命往上蹿的不
安,小声说道。

  “演不演的,她都承认了啊。”杨楠耸耸肩,“认罪伏法,坦白从宽,再说
……她提的条件挺有吸引力的,这么辛苦打工,咱们的日子也不好过。老这么下
去,我觉得啊……你迟早要被金琳拐跑喽。”

  怎么突然一个个都提起金琳了,难道苏湘紫拿金琳当材料说了什么吗?

  赵涛一脸纳闷,可不知道从何问起,只好讷讷道:“那……咱们就这么住过
去了?”

  “对啊。换大房子啦,你高兴点嘛。”杨楠笑嘻嘻拍了拍他的脸,跟着半是
认真地说,“赵涛,为了你,我们都已经没有父母家人可依靠了,你身边还有一
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小蓓说得对,大家现在就是在水里漂,不想沉下去,就要抓
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呐,那个苏湘紫长得还挺漂亮的,她既然说什么都愿意,
等过去安顿好,我可就要夜袭她了啊。喂,你悄悄告诉我,她后门你干过了没有?”

  “我现在没心情说这个……我去找小蓓。”他烦躁地挥了挥手,匆匆穿上衣
服,蹬着新买的破二手车子,往学校匆匆赶了过去。

  可去平常她们固定自习的教室瞄了一眼,却没找到人,只看到占座的书还留
在桌上。

  他去看了看,有些奇怪,孟晓涵竟然没有在看外语,桌上摊开的是资治通鉴
中的一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兴趣变成历史了。

  犹豫了一下,他探头跟旁边一个戴眼镜的女生说:“同学,麻烦你,我问一
下,在这儿上自习的两个女生去哪儿了?”

  “不知道。”

  很标准的,不相干的陌生人给出的回答。

  赵涛走出门口,雾气弥漫的脑海中,隐约浮现出一些让他感到恐惧的轮廓。

  他知道余蓓不是来上自习的,她连课都请好了假,准备下午就要搬家,上午
专门跑来一趟,分明就是为了见孟晓涵。

  她俩什么时候变成关系如此紧密的联盟了?按道理,余蓓最排斥的除了苏湘
紫,不就该是这个已经确定没办法出国的孟晓涵了吗?

  给余蓓打了个电话,对方却已经关机,再打给孟晓涵,则是无人接听,赵涛
心烦意乱地握着手机走来走去,却突然接到了金琳的电话,让他尽快到团委那一
层角落的小教室来一趟。

  反正这会儿也找不到余蓓和孟晓涵,赵涛只好先赶去了金琳约他的地方。

  那里面有几个自习的学生,他等了会儿,金琳大步走了进来,把门一关,在
黑板上写下团委开会,请让出教室。

  不一会儿,学生们就收拾东西走了个干净,金琳把后门也跟着关上,把赵涛
一抓,拽到远离门口的角落里,面色凝重地问:“苏湘紫是不是去找过你们了?”

  赵涛心里一震,忙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她也来找过我了。就我给你打电话之前。”金琳的表情看上去并不像
是生气,倒像是在担心害怕什么,一副在草丛里走路随时能踩到蛇的样子。

  “她找你干什么?”

  “道歉。”金琳眉头紧锁,手指在胳膊肘上不断地轻轻敲打,“她诚心诚意,
给我跪下磕头道歉,说举报害我丢了学生会的工作,非常对不起,愿意尽一切力
量弥补我。我……只好说不跟她计较了。”

  “这……不是好事么?”赵涛心虚的笑了笑,因为他看得出,金琳的脸上可
没有半点高兴的样子。

  “好事个屁。”金琳最近对屁这个词的使用频率有了明显上升,“你傻我又
不傻,我一直在打量阿紫的表情,她分明就特别委屈,特别愤怒,可她还是把什
么都认了,专门找我道歉,这说明什么?”

  她瞪着眼睛,一把揪住了赵涛的领子,“这说明,她在忍辱负重。这种性子
的女生,忍辱负重要干什么?就为了挽回你吗?我才不信,你最近最好小心点,
留意留意她到底要干什么,要是暴风雨来了,别带着我一起翻船!”

              (四百八十六)

  赵涛挠了挠头,说完自己那边的情况后,很困惑地问:“我搞不懂,金琳,
苏湘紫……那么讨厌你,这件事上你又是损失最小的一个,为什么她还要特地来
找你道歉啊?”

  金琳双手撑着窗台,想了想,说:“这说明,她可能去找每一个人都道歉了
一遍。”

  她的话音未落,于钿秋就给赵涛打来了电话。

  “喂,小秋,怎么了?”

  “赵涛,你那边……到底出什么事儿了?为什么苏湘紫专门跑来找我,又是
哭又是磕头的,说自己鬼迷了心巧雇人举报我,因为吃醋不想让我好过,还一下
子赔了我一万块钱,她……是被雷劈中脑子坏掉了吗?”

  赵涛哪里知道为什么,只好随口安抚几句,说了一堆可能是她心里有愧过意
不去巴拉巴拉的屁话,接着挂掉手机,满头问号地看向金琳,“她……她真去找
于钿秋跪地磕头了。看这时间,估计从你这儿一走,就打车去了。这是要干什么?
凑神龙许愿吗?求你们原谅干什么?为什么不来求我?”

  金琳望着窗外灰蒙蒙的云层,思考了一会儿,说:“因为求你没用。苏湘紫
……可能是开窍了。”

  “开窍了?”

  “她应该是终于意识到,你并不一定是有什么确凿证据,你就是害怕身边的
我们持续不断地找事做乱,所以把最新来的,最没感情的她,杀鸡儆猴了。”

  赵涛抖了一下,心虚地说:“我……没有那个意思。”

  “有没有那个意思,这都成了事实。”金琳轻声道,“所以,不管苏湘紫是
不是这一系列事件的真正犯人,她要还想回到你身边,就必须先解决其他人不能
容她的问题。而如果包括你身边三个女友在内的女人都原谅了她,你的人再搬过
去,她放低姿态好好伺候你们几个,不出半个月,你就会搂着她躺在床上唱鸳鸯
蝴蝶梦。”

  “我现在没那么缺乏定力了。”赵涛板着脸,不悦地说。

  “这不是定力的问题,而是你会觉得没有后顾之忧了。大家都不反对,你为
什么放着一个爱你爱到发疯的漂亮姑娘不上呢?你的老二有那么听话吗?”金琳
讽刺了一句,跟着说,“这事儿背后,可能还有个理由。如果苏湘紫不是真正的
犯人,那她说不定还要借着这个机会,把陷害了她的人揪出来,给自己找一个公
道。”

  她扭过头,视线终于从乌云转到了他的脸上,但眸中灰蒙蒙的阴影却依旧还
在,“阿紫是什么性格,我可能比你还要了解。别以为只有张星语那样憋久了火
山爆炸的威力才大,有些人,不憋就是天生的火山。只是冒冒烟,你可能觉得挺
热情挺温暖,喷发出来,能烧得你连渣都不剩。”

  她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轻声道:“你啊……杀鸡儆猴,却挑
了只火凤凰下刀。真是顾头不顾腚。”

  赵涛烦躁地说:“我就没想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今天她这么一跪,大家
就突然纷纷原谅她了!这到底是都怎么了?被灌了迷魂汤吗?金琳,你先告诉我,
你为什么不计较?”

  金琳望着他,看了一会儿,像是在忍耐什么一样叹了口气,轻声道:“赵涛,
在你心里我不就是个只知道算计的坏女人么。你不如先告诉我,你觉得我为什么
说不跟她计较了?”

  赵涛和她对视了一会儿,心里的答案翻腾上来,轱辘下去,犹豫再三,还是
只说:“反正……不会是因为宽宏大量。”

  金琳笑了笑,“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肯定觉得,我动摇不了你女朋友们的
位置,但说不定苏湘紫可以啊,所以我就借刀杀人,等着苏湘紫搅乱局面,让我
也能站在起跑线上重新竞争一下。你之前怀疑过我在这一系列事件里搞鬼,估计
还怀疑过,我借机卖人情博取你信任吧?”

  “我……没那么想。”他撇了撇嘴角,可惜话里实在是没什么底气。

  “我的理由很简单。”金琳淡淡道,“她是咱们未来最好的依靠,你舍得不
要她,我可不太舍得。换了我是你,你身边的女人,我说不定会只要她。别说只
是原谅她这么简单,就是需要我巴结讨好她,我也一样做得来。这种时候对她示
好,事半功倍。不是么?”

  “那……那别人呢?为什么……为什么她们三个也能原谅她啊?”赵涛一脸
不解,皱着眉问道。

  “杨楠是个见到漂亮女人就腿发软心也发软的色胚,苏湘紫模样那么标致,
她能有什么不乐意的。”金琳哼了一声,接着轻声道,“至于剩下两个……我倒
确实没有想到。张星语还勉强能猜测出一点原因,她最近日子过得太辛苦,一直
这么下去,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拢住你的心?她要是真的还想争一争,那已经对
她不构成威胁的苏湘紫,当然就是个可以利用的帮手。”

  “她那么爱吃醋,应该不会这么想吧。”赵涛不信地摇了摇头,至少直到目
前,他还是敢拍胸脯认定,杨楠和张星语不是那种城府特别深的女生。

  当然,余蓓最早也不是……

  “吃醋,也是要分轻重缓急的。”金琳淡淡道,“有些人不能放,比如我,
有些人暂时惹不起,比如余蓓,苏湘紫这样已经被你甩过一次,还低三下四来求
饶的,没看出她危险性的张星语会同意,也不奇怪。”

  “那小蓓呢。你能帮我想想,到底发生什么事,她才会同意吗?”赵涛用力
挠着头,几根头发都连着皮屑一起掉了下来,“我脑袋都快想破了,也想不通。
要知道最不想让阿紫留在我身边的就是她了啊。”

  金琳陷入了漫长的沉默中,她认认真真地思考了足足有十多分钟,才轻声道
:“我只能想到两种可能性。”

  “你说。我他妈的一种也想不出来,头都要炸了。”

  “一个是,余蓓有把柄被苏湘紫调查了出来,她不得不妥协,并帮着说服其
他人。你不是说她急匆匆去找孟晓涵了么,说不定,那俩正在商量对策呢。”

  “那……另一个呢?”

  “另一个可能性,就是……余蓓发现苏湘紫特别能纠缠,怎么也不可能彻底
摆脱,而她又非常忌惮这个和你初恋情人颇为相似的女生,所以……她说不定准
备找机会一劳永逸了。”

  金琳观察着赵涛的表情,缓缓道:“也可能,这两个答案其实都对。”

              (四百八十七)

  “我不信,我才不信,金琳……你这是挑拨。你这是蓄意挑拨。绝对是!”

  丢下这么一句话后,看着金琳淡定自若的表情,赵涛有几分狼狈地逃离了那
个教室。

  再次回到之前的自习室,这次,他见到了孟晓涵。

  她坐在占好的位子上,安静地看书,身边却并没有余蓓,也少了一套东西,
看来,余蓓说完话就已经回去了。

  他从侧面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孟晓涵的表情,他突然觉得,她的神情看起来竟
然有些可怕。

  五分钟,她都没有翻页,看来,与其说是在看书,不如说是借着看书的姿势
在思考着什么。

  他想去问问苏湘紫是不是也来找她道歉过,想问问她跟余蓓都聊了什么,想
问更多多半得不到答案的问题……所以他没去。

  他静静地看了一会儿,转过身,走了。

  回到出租房那边,搬家公司的车已经到了,余蓓刚刚指挥着工人把最后一箱
行李放上去,毕竟没有什么家具,车厢看起来空荡荡的,显得有点小题大做。

  苏湘紫站在张星语的身后,半低着头,抬眼看着对面的杨楠和余蓓。她神情
恭谨,看上去似乎并不像是金琳说得那么夸张,好像对大家搬过去和她一起住这
件事感到颇为雀跃。

  想想也是,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把他挽回的手段嘛,住到一个屋檐下,有了
让他回心转意的机会,她应该高兴才对。

  他轻轻吁了口气,跨上自行车,最后望了一眼住了很久的房子,准备出发。

  余蓓过来坐到了后座上,“我不坐车,你带我。”

  赵涛楞了一下,但余蓓已经侧坐上来,揽住了他的腰。

  苏湘紫讨好地笑着,细声细气地说:“那咱们坐车吧,早点到了,还能先收
拾收拾。”

  张星语盯着余蓓,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往苏湘紫那边挪了半步,抿了抿嘴,
扭头道:“好吧,咱们走。”

  杨楠显得有些忧虑,她看看余蓓,看看苏湘紫,走到另一辆二手车旁边,
“那我也骑车子吧。”

  苏湘紫马上扭脸招呼道:“楠姐,走吧,那辆车子不要了,我买了三辆新的
等着你们用呢。咱们坐车过去。快快,走啦。”

  “我这车子还……”

  杨楠挺不舍得,但余蓓微笑着打断了她,“小楠,既然她说不要,那就不要
了。辛苦这么久,用点好的吧。”

  出了院门,看着那三个女生上了出租车,赵涛这才蹬动车子,带着余蓓往那
边赶去。骑出一个路口,他考虑了一下,问:“小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
会原谅阿紫?”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么。”

  “可你并没说你的理由,我不觉得只是生活问题和她缠着不放就能让你心软。”
赵涛咬了咬牙,“当初……咱们可是一起害死过人的。”

  “我并没有心软啊。”余蓓轻声说道,“我还是很讨厌苏湘紫,每分每秒都
恨不得她死。可是……赵涛,我不能不想你的将来啊。咱们一家子,这个月能给
你凑出过生日的钱不到三百块,而苏湘紫轻轻松松就说要拿出三千在家给你办生
日会。赵涛,我也希望你活得更好。反正,苏湘紫犯了这么大的错,这也算是有
把柄落在咱们手里了,她这次道歉这么有诚意,我想,就再相信她一次吧。”

  “你不觉得她哪里不对劲吗?”

  余蓓反问道:“我没觉得啊,那你说,她哪里不对劲?”

  赵涛犹豫了一下,把心一横,说:“我怎么觉得……她显得挺委屈的,好像
还窝着火儿压着气儿呢。”

  余蓓淡淡道:“她?她有什么资格委屈?你身边最委屈的,排几个人才能轮
到她?”

  “我……就是那么个感觉。”赵涛叹了口气,拦住话头,绕着弯子说,“小
蓓,可这么看你心里带着疙瘩,我也不高兴啊。”

  “有物质弥补,没关系的。”余蓓轻声道,“我们三个都不用打工的话,就
可以多不少时间来陪你,我也可以更勤奋地上自习,努力学外语,万一……将来
国内不适合咱们这样的人一起生活,还可以另有一个奔头,你说对不对?”

  赵涛心里一颤,总觉得自己被余蓓含蓄地警告了一下。

  她这话,是不是在暗示,其实她已经知道自己打算出国的计划里没有她了?
可如果那样的话,她不是该大发雷霆吗?

  会叫的狗不咬人……这句话又莫名浮现在脑海里,赵涛赶忙定了定神,郑重
其事地说:“小蓓,咱们一起最久,经历的事情最多,你要是心里有什么想法,
一定要告诉我,咱俩好好商量,没有过不去的坎,好吗?”

  余蓓柔声道:“我会的,你放心,我最近什么也没想,我就是在盘算怎么给
你把生日过好。之前没办法,这次,有苏湘紫出钱出力,起码……可以买些拉花,
订个大蛋糕,你要是愿意,咱们再把你想邀请的人都叫来。苏湘紫说她的房子大,
只一个晚上的话……装得下。这样送你当生日礼物,高兴吗?”

  这言下之意,是要把所有人女人召集到一起狂欢一晚上当作他的生日礼物?

  赵涛差点一句高兴喊出口来,幸好,他及时刹车,小心翼翼地问:“小蓓,
这……是不是太夸张了?不需要吧?”

  余蓓却还是柔声道:“要的。这可是我来之后给你张罗的第一个生日。我恨
不得你这一辈子都记得。”

              (四百八十八)

  直到晚上身边的张星语香甜入睡,赵涛看着卧室里熟悉又陌生的摆设,依然
觉得缺乏真实感。

  这房子虽然是套大四室,可有一间是书房,卧室其实只有三间,一主两副。

  赵涛睡了主卧,和今晚轮到陪他的张星语一起,一开始她心里大概还有点别
扭,左顾右盼没法专心投入进来,但他动动舌头勾勾手,她就很快缠在他身上娇
喘吁吁扭成了一团。

  余蓓和杨楠却没有睡在一起,而是分别占了一个副卧。

  苏湘紫这个出房租的主人,却搬了一张躺椅,睡去了书房。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赵涛蹑手蹑脚下床,悄悄开门出去。

  从客厅看,杨楠早就已经睡了,可余蓓门缝还亮着光,也不知道这么晚了在
看什么。

  他走到书房门口,悄悄拧开门,探头看进去。

  屋里挺黑,他打开手机屏幕照了一下,才看清里面的情景。

  苏湘紫盖着被子,蜷缩在放倒的躺椅上,也许是被子太厚,也许是椅子太大,
她看起来娇小瘦弱了许多,看熟睡后脸上的表情,也隐隐约约令人心疼。

  难道真的不是她吗?

  他皱起眉,苦思冥想,可如果这件事真的完全和她无关,那她现在这么做是
为了什么?以她的性格,不应该是全力查出真正的犯人,给自己一个交代吗?

  他实在想不通,也搞不懂,这段时间过来,苏湘紫、余蓓和孟晓涵仿佛变成
了三个谜团,站在三个不同的地方对他开黑洞,拉扯着他,仿佛要把他本就不太
好用的脑细胞撕成碎片。

  他甚至觉得,要是金琳也能住进来就好了。

  有她冷眼旁观帮忙提醒,也许,他就不会如此迷茫,步步惊心。

  之后的半个月里,他们就这样持续着明明十分异常却没有人说什么的生活。

  苏湘紫负责起了一日三餐,家务杂活,日常开销,在家里对其他人的态度也
是卑躬屈膝,好到让张星语都不忍心再板着脸,对她和颜悦色了很多。

  第一周的七天,其他三个女友一人两晚,苏湘紫则只吃一口剩饭,那唯一的
一晚,也表现的很拘束收敛,连声音都不敢叫出来,被玩弄到最高潮的时候,也
只是咬着手指,面红耳赤地细声哼哼,倒是下体那紧缩的蜜壶,诚实地死死勒着
他,一环一环地收缩。

  而第二周,杨楠就把苏湘紫弄进了她那间卧室里。

  美其名曰不忍心看掏钱的睡书房,但当晚,赵涛就在门口听到里面杨楠兴奋
的娇喘和苏湘紫依旧克制的腻声呻吟。

  他悄悄把门开了个缝,里面只开着一盏昏暗的台灯,杨楠侧躺着,双腿张开,
夹着苏湘紫的胯,咬紧下唇亢奋地扭动。

  苏湘紫则双手攥着床单,迎凑着杨楠的动作转腰摆胯,两片湿淋淋的耻丘,
紧贴在一起摩擦,四条结实的大腿,一同在性欲的火花中战栗,颤抖。

  一个礼拜没怎么辛苦过的赵涛已经恢复了六成精力,这样香艳的画面,他最
后还是没能抵挡住,一边脱衣服,一边喘息着走了进去。

  有阵子没三人行的缘故,杨楠的情绪格外高亢,骑着赵涛从他勃起的老二里
套了一发出来后,就跟他默契配合着,轮流折腾起了苏湘紫。

  当她带着双头龙在后面猛插苏湘紫的屁眼,赵涛也自下而上猛顶冲刺的时候,
被夹在中间摩擦蹂躏的嫩肉终于把性欲膨胀到了极限,让苏湘紫昂头哀鸣着,就
在赵涛的身上喷出了一片亮晶晶的阴津。

  这一周,杨楠和苏湘紫成了床伴,她们跟赵涛在一起的时间,也就成了三晚。

  余蓓和张星语依旧如故,从搬进这套大房子后,原本三个颇为亲密的女生,
就好像有了一层隐隐约约的隔阂。

  不再需要打工之后,家里的几个都有空闲忙起了自己的事。

  余蓓依旧跟孟晓涵频繁一起上自习,中间在家把人叫到一起,商量了几次赵
涛生日要怎么庆祝的问题。

  张星语没表态,苏湘紫和杨楠则都表示要在家庆祝,买一堆好吃的,弄点酒,
吃吃喝喝好好热闹一晚,就是谈到都邀请谁的时候,几个人都没了声音,只看着
余蓓,等她拿主意。

  赵涛没太关注这个,一个是因为余蓓和苏湘紫都说打算生日那天给他一个惊
喜,很多细节都没让他知道,另一个,则是他依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生日前一天,这种感觉到达到了顶峰,因为金琳把他叫了过去,在校外的饭
店里,皱着眉说:“你家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庆祝生日,苏湘紫会跟余
蓓一起来邀请我?”

  “她们……一起来邀请你?”赵涛惊讶地瞪圆了眼,在他的猜测中,这次生
日会的“外”客应该最多就有个孟晓涵才对。

  “嗯,余蓓说得还比较委婉,苏湘紫就直白多了,明确跟我说……明晚就在
你家过夜。”金琳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红,“这什么情况?你给她们吃什么药了?”

  不自觉就忍不住想到了各种花样百出的香艳场景,难怪昨天开始家里的女人
就不约而同不给他碰了,他心里顿时雀跃无比,笑道:“看来……这就是她们准
备给我的惊喜生日礼物吧。”

  金琳有些羞恼地别开脸,“你想的美,我可不去。我才不跟你那些女朋友一
起脱光了躺下让你作践……你家余蓓,这是被苏湘紫洗脑了吗?”

  “可能就像你说的,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吧,上周末苏湘紫带着大家出去,
一口气买了六千多块钱的衣服,过年的份都买好了。”

  金琳托着腮沉吟片刻,轻声道:“我知道你最需要的就是苏湘紫这样的女孩,
可我没想到……你们闹成这样,她竟然还能进入状态。还有,余蓓的态度也太诡
异了吧?她是不是跟我一样现实的女生,你自己心里应该最清楚。”

  赵涛有些心烦,摆了摆手,“没关系,反正……小蓓肯定不舍得害我。”

  “你倒是有恃无恐。”金琳柳眉微竖,“她要是存心联合上苏湘紫,排挤我
们外头的呢?变成两拨人对上,你就高兴了?”

  “哪里来的两拨啊。我跟你说,这俩礼拜家里的情况莫名其妙的,杨楠整晚
上折腾阿紫,星语跟小蓓几乎不怎么说话,过生日的事情,最后竟然是小蓓跟阿
紫商量。”

  “一个拿主意,一个拿钱,剩下两个发现没优势,心里不平衡了呗。”金琳
哼了一声,“看来你这生日会,去了也没好果子吃。连我都邀请了,保准于钿秋
和孟晓涵也要到,我要去了,你可真成韦小宝了,七个女人欢聚一堂,好大的排
场……”

  赵涛过了半个月舒坦日子,心里正美滋滋,当即笑呵呵一伸手,轻轻摸着她
的大腿,柔声道:“我过生日啊,这小半年乱七八糟大家都烦得要命,一起来开
心一下嘛。”

  “我还觉得是鸿门宴呢。”金琳还是有点犹豫,懒得拿开他的手,一跷二郎
腿,用另一条腿把他的巴掌压在中间,想了半天,还是只说,“再说吧,我考虑
考虑。”

              (四百八十九)

  赵涛很确定,苏湘紫打算张罗的可不是吃吃饭喝喝酒一起说说话乐呵乐呵这
么简单。

  一大早起来,她就换上不怕脏的衣服,里里外外收拾起了赵涛住的那间宽敞
主卧,把整整一箱情趣道具,放进了床底下靠近边缘的地方。

  其他人出门张罗晚上要用的饭菜,赵涛帮忙打了打下手,趁机问:“阿紫,
你也别搞惊喜那一套了,你跟我说说,晚上你打算张罗大家干什么啊?该不会…
…要开个淫乱派对吧?”

  “哪里乱?”苏湘紫挑了挑眉,“不就你一个男的么。”

  “你跟她们商量好了么?这她们能答应?”他扶着凳子,看她踮起脚往屋顶
粘气球,浑圆的臀部在裤子里上提出一个优美的弧度。

  “随便咯,谁答应,谁就进这个屋一起快乐,谁不答应……就吃完喝完走人。”

  赵涛眉头一皱,“听你这意思,好象小蓓他们都答应了啊。”

  “对啊,蓓姐不答应,我哪儿敢擅自做主啊。”苏湘紫拍了拍气球,确认已
经粘好,娇笑一声,直接往后倒了下来。

  赵涛连忙张开双臂把她抱了个满怀,向后退了两步放在地上,“你小心点,
我要抱不住怎么办。”

  “抱不住就摔一跤呗,我活该啊。”她扭屁股在他胯下蹭了蹭,抄起凳子就
往另一个角走了过去。

  “我发现,从你上次道歉后,小蓓在你面前就格外好说话啊。”他装作不经
意的样子,微笑道,“为什么啊?”

  “因为道歉得有诚意啊。”她转过身,笑眯眯地指着自己额头上那一片还有
点泛白的印子,“呐,你看我磕头磕得多卖力,回老家给我姥姥拜年为了上万压
岁钱都没这么狠过。她忍心不原谅我吗?再说了……你看我现在,不争不抢,一
心付出,这她还有什么可不高兴的?你没发现我现在连马尾辫都不敢梳了吗?”

  “阿紫……”赵涛心里有些不忍,他毕竟还是个心软的男生,“你这又是何
苦呢。”

  “不这样又能怎么办……”她扭开头,不给他看自己的表情,“难道真让你
按你说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爱我吗?不行的……我不能接受那个结果,绝对不能,
可你怕我得罪她们,你怕她们生气,我想通了,她们只要还生我的气,你就不会
回到我身边。所以……我就只好费尽心思来巴结她们咯。呐,有没有稍微爱上我
一丢丢?”

  “阿紫,我……可能根本不懂爱。”赵涛坐在床上,低头望着自己打开的膝
盖之间冰冷坚硬的地砖,“我一直在犯错,像头整天发情的猪,我这次不是在生
你的气,阿紫,我是很认真地想让你知道,我多半不会再爱上谁了。我这一生…
…大概就是这个德性了。耽误了你……对不起。”

  啪。

  苏湘紫正往墙上粘的气球破了。

  她愣了一下,笑着说:“真是的……我也太不小心了。赵涛,帮我再拿一个
好么?”

  “阿紫,你没听见我说的话吗?”赵涛递给她一个新的气球,柔声说,“别
对不可能的事情再抱那么大的期望了,你这样,我很内疚。”

  苏湘紫小心翼翼地把这个气球粘好,轻声道:“你终于相信,我是无辜的了
么?”

  这下,换赵涛愣住,“啊?你……说什么?”

  “你的心思太好猜了。”她笑着摇了摇头,“如果你还坚定认为我就是举报
事件的犯人,是不会这么跟我说话的。”

  赵涛有点慌乱地摆了摆手,“不不,我是觉得……事情已经过去了,你……
弥补得也很足够了,总不能一直计较下去。既然现在咱们重新在一起了,就别再
提那个了。”

  “好。”她很干脆地说,“那就不提。今天你生日,你最大。”

  她走到赵涛面前,捧住他的脸颊,轻柔地搓了搓,“明年这一天,你就二十
二岁了。你说,我能陪你过多少个生日呢?”

  “我不知道。”赵涛觉得有些心悸,现在,面对这样情深不见底的眼睛,他
只想下意识地逃避,“人生……那么多意外,谁说得好呢。”

  “没关系啊,赵涛,我是运气很好的女生哦,我不会有事的。”她微笑着把
手放下,弯腰开始换上大红色的床罩,“我会想尽办法,赖你一辈子哦。”

  赵涛有点紧张地说:“那也要你不犯错才行。”

  “嗯,”她点点头,“我以后,都不会再犯错了。”

  到了下午,几个女生一起翘课在家做饭炒菜,摆设东西,却把赵涛赶去上课,
说是这样才有惊喜的感觉。

  这赵涛哪里还有上课的心思,去自习室找孟晓涵没找到,自己那本外语书看
了一下午,看天边的夕阳差不多已经快要沉下去,就踩着苏湘紫给买的新车子,
慢悠悠晃了回去。

  这会儿已经是深冬,天寒地冻,呵气成霜,可他到家一开门,却险些被热浪
冲一个跟头。

  本来就有暖气的屋里,竟然还开了两台空调吹热风。

  “赶紧关门啊,别让凉风进来,好冷的。”张星语扭头就说了一句。

  赵涛呆呆地把门关上,望着屋内的情景。

  四个女生,有三个精心打扮,描眉画目,唇红齿白,还……都穿得非常清凉。
杨楠一身运动风的短裤背心,余蓓穿了百褶裙和小凉鞋,张星语套上了最爱的那
条红裙子,只有苏湘紫,简单画了画眼妆,穿的也依旧是朴素的薄睡衣。

  看赵涛疑惑地望过来,苏湘紫腼腆一笑,低头轻声道:“今晚她们是主角,
我就是凑热闹的,不能喧宾夺主,免得大家不高兴。”

  而这,竟然还只是惊喜的一半而已。

  等到六点半,第一个客人到了。

  进门后的于钿秋,脱下厚大衣,露出了一身缎面精绣的手工旗袍,修身合体,
曲线玲珑,发髻上还难得一见地插了一根钗子,摇曳生姿。

  不过十分钟后,孟晓涵也来了。

  她还是很学生风的朴素打扮,但以赵涛如今的经验,已经能分辨出,她还是
上了淡妆的,尤其那双柔弹而有光泽的唇瓣,一看就知道精心涂抹了很久。

  觉得已经到齐,赵涛就准备张罗开吃。

  没想到苏湘紫摇了摇头,轻声说:“再等等,应该会来的。”

  七点十分,全仗着杨楠和于钿秋才没有冷场的桌上,终于等到了金琳。

  她拎着一盒礼物,颇为谨慎地望了一眼屋内,似乎对这温度有点无语,一边
解下围巾,一边皱了皱眉,但看赵涛过来,还是只能展颜一笑,柔声说:“生日
快乐。”

  苏湘紫起身从后面拿来了一个巨大的蛋糕,从桌下拎出两瓶红酒,笑着说:
“对啊,今天是赵涛的生日,咱们都希望他快乐,今晚,就好好帮他庆祝一下吧。”

  余蓓的手轻轻摩挲着那把用来切蛋糕的塑料刀,轻声道:“嗯,好好帮他庆
祝一下吧。”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