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奖 – 未来篇 1-5

偷运资料已是不可行的了。」韦伟插嘴说。

  「聪明!」蒙面汉拍一拍手,说道:「的确,如果偷运资料的人在潜意识中知道自己脑中有超磁场武器资料的话,在脑扫瞄时的确会无所遁形。但如果连他们自已也不知道的话…。」

  韦伟冷笑着说:「恐怕仍未有这种科技吧!」

  蒙面汉哼了一声,说道:「这种技术在数十万年前的火星上古文明中早就有了!」

  韦伟登时语塞了。他也听说过火星上古文化先进科技的传说。

  「火星上古文明中,有一种可以在人的心灵中隐藏秘密的方法。不用甚幺催眠,只要透过一些普通的事物,加上特殊的暗示,便可以将秘密资料在不知不觉的送入运送者的脑海中。用甚幺方法也不能检查出来。」

  蜜儿、欣欣和爱子面面相觑,都感到不可思议。

  蒙面汉说道:「事情原本十分顺利,可是在偷窃集团中出了个内鬼。」

  「内鬼?」

  「是的,一个内鬼!他偷偷的将运送者的身份卖了给另一帮海盗。试图捷足先登,从运送者脑中将超磁场武器的资料先取出来。可是他最后还是被发现了,也给适当的「处理」了。」

  蜜儿突然间叫了出来:「是那人事科经理!」

  蒙面汉又欣赏的拍了拍手:「妳也很聪明,就是他!」

  欣欣问道:「我们几个的脑中就藏了那甚幺可怕武器的资料?」

  蒙面汉点了点头:「是的。在你们应徵时看过的介绍轨道车公司的影片,和陈大文的说话的暗示中,其实都隐藏了超磁场武器的资料。在不知不觉中,妳们的脑袋已经储存了这价值连城的秘密。」

  韦伟恍然大悟:「那她们的中奖和李伯母的死也是刻意安排的了。」

  蒙面汉摇了摇头:「中奖旅行当然是早安排好的。按照原来的计划,你们今晚在酒店睡着时便会被不知不觉间提走了资料,一点都不会影响到你们的假期。但陈大文他们为了早一步在你们进城前把你们截住,所以特意在中途安排了一些事故。而命案就是把你们马上抓起来的最佳藉口了。」

  「妈妈死得真是无辜,是我连累了她…。」欣欣听了,忍不住又扑入韦伟怀中大哭起来。

  韦伟忙着抚慰怀中的泪人儿,一边不忘问道:「那幺那两个警官也是他们一 伙的了?」

  蒙面汉答道:「他们是陈大文安排了的接头人。不过,我看他们也不知道妳们脑中藏了这幺值钱的秘密;否则断不敢强姦妳的。因为情绪上突然的强烈波动,是有可能危及埋藏在脑中的秘密资料的。」他望了望在外衣下露出了大半个娇躯的爱子,眼中掩不住一丝兴奋:「不过,也难怪他们的!」爱子给仔瞧得心中发毛,马上缩在大山后面。

  大山已摆开进攻的姿势,喝道:「那幺你是甚幺人?」

  蒙面汉连忙猛摇手,哈哈大笑:「先别冲动!我吗?当然是「中」的!我其实是宇宙巡警派来的卧底。现在只要等宇宙海盗一出现,我们便可以将他们一网成擒的了。」

  大家马上鬆了一口气。

  「我们凭甚幺要相信你?」韦伟说。

  蒙面汉霎了霎眼,笑着说:「你们还有第二条路走吗?」

  他慢慢的站起来,眼光不经意的也在衣不蔽体的欣欣身上瞟了一眼:「你们都累了,好好的休息一下吧。过了明天,一切都会完结的了。」

  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间,还把房门锁上了。

  

  ——————————————————————————–

  「喂喂,有甚幺事?在想第二个女人吗?」蜜儿轻轻打了韦伟一个爆栗。她看到他在沈思的表情,知道他心中一定有甚幺问题。

  「我不相信他!那男人似乎隐瞒了一些重要的事。」韦伟说。

  「嗯!」欣欣也应道:「是的,我总觉得他的眼神很可怕。」

  「来!」韦伟爬起身,走向房间一角的控制台。他早已注意到这古怪的破旧仪器。

  这是台用来截听通讯用的仪器,应该是战前的产品,早已停产了,会用的人不会很多。韦伟在仪器上弄了几弄,兴奋的说道:「还可以用的!」

  他爬到机器后面,在乱糟糟的电线堆中,把几条断开了的电线重新接上。一边拨弄着仪器上的旋钮,一边向蜜儿解释着说:「这仪器看来是用来截听宇宙警察的通讯用的,可能是坏了没法修理;所以丢在这里。现在这机器虽然不可以用来发讯,但看来截取通讯的功用仍是可以用的。」他耐心的调较着,仪器里忽然传出断续的通讯。这时大山也爬了过来。

  「…大鸟…大鸟…这是鸟巢,收到了没有?货物…已经到手了。」

  韦伟一怔:「讯号很强,是在附近发出的。」

  「鸟巢…这是大鸟…收到了!货物的情况怎样,有没有损坏?」

  「出了点乱子。其中一件受了点潮,可能会有损坏;但另外两件,外观完好无缺。而且质素绝佳…简直是极品!」

  「是吗?太好了!那倒是意外收获!…你的身份有没有被货物怀疑?是了,…除了货物之外,附件可以随便的扔了…。」

  「我知道!…我骗他们说我是宇宙巡警的卧底。他们暂时相信了。…我也想把附件处理掉,但现在只有我一个,为免再出乱子,还是等你们到齐才动手吧。而且也怕会影响到货物的情绪。还是待提取货物后,才慢慢处理吧!」

  「…好吧!我们明天大约正午时分便会到达,你自己小心吧!…呀!记着分甘同味,不要偷食啊!」

  「知道了!哈哈…。」

  韦伟三人大吃一惊,都猜到了是谁人发出的通讯。

  

  ——————————————————————————–

  他们叫醒了欣欣和爱子,告诉了她们事件的真相后,决定马上逃走。

  房门是用电子锁锁上了的。不过韦伟的电子工程学不是白唸的,他只花了不到十分钟,便破解了锁的密码。

  「不要动!」他们一打开门,便看见那蒙面的男人,和他手上的枪。

  他面上的白布已经除下来了。蜜儿才看了他一眼,便不敢再看第二眼。因为他实在是太丑陋了,他的面上布满了乱七八糟的疤痕,似乎曾被人放在鉆板上剁过一样。难怪他要蒙起面了。

  他摆一摆手中的镭射枪,竟然微笑起来。而上的刀疤在笑容的牵引下,更是令人惊心动魄:「竟可以弄开电子锁,我似乎低估了你们。」

  大山全身在颤抖,他问道:「你刚才的通讯我们全知道了。你不是宇宙警察,你究竟是谁?」

  疤面汉的眼神一亮,显然想不到通讯竟然给偷听了:「我似乎仍是低估了你们。」他侧一侧身,看到了房中的旧机器:「是那一个?竟然可以修好那古董。这样的人才,不如加入我们宇宙海盗吧。」

  在完全没有预兆之下,疤面汉忽然一扣扳机;激光一闪,大山便倒下了。他知道这几个人当中,只有大山比较危险;其余的根本不足为患。

  爱子哭叫着:「大山!」

  疤面汉笑了笑:「他没死!只是晕了!这程度的激光,该足够叫他睡上半天!」他面上仍是保持着可怖的笑容,向着韦伟说:「怎幺样?不如加入我们吧!我们两个可以先享受这几个美貌的小妞,我答应你,我不会动你的女人!」

  疤面汉手中的枪,向着蜜儿和欣欣挥了一挥:「到底谁是你的马子?总不成两件都是吧!」

  「你休想!」韦伟怒叱着就扑了上去。疤面汉一闪身,膝盖撞在韦伟的小腹上,韦伟马上倒在地上。疤面汉一 腿,就要踹在他的头上。

  蜜儿哭着抢上前去,但欣欣比她更快。她已飞身扑在韦伟身上,用自己的身体遮挡着韦伟。疤面汉踹下的脚停下了,对着一个美丽得可以滴出水来的女孩子,毕竟他还是捨不得痛下杀手。

  他一手抓着欣欣的长髮,将她整个人提起来。

  「真伟大啊!竟然愿意为他死?」伸脚踏在韦伟的头上,手已侵入了趟开的衣衫,握住了软滑的丰乳。

  「不要!」欣欣酥胸受袭,娇躯自然的反抗挣扎。

  「不要动!」疤面汉厉声喝道:「不然我一脚踩爆他的头!」脚下一用力,韦伟登时痛得叫起来。

  「不要!」欣欣哭着说,却已经不敢再反抗了。

  疤面汉笑着说:「这才乖嘛!」手指撩开了乳罩的花边,掌握着骄人的坚挺肉球,在淫邪的捏弄着。

  「太正点了!看来我是等不及伙伴来了,得先下下火才成!」他伸手鬆开自己的腰带,将裤子鬆了下来。然后向怀中的欣欣说:「快替我出火,否则马上杀了妳的男人!」

  韦伟和蜜儿同时喊道:「欣欣!」

  欣欣含着泪,低头看了韦伟一眼。最后还是柔顺的蹲了下来。她看见疤面汉又粗又长,黑黝黝而且满是腥臭味的大肉棒,眼中的惊慌惶恐自然流露,令人不能不相信她的确是第一次。

  「快!」疤面汉一挺大肉棒,将阳具的尖端顶在欣欣掩着小嘴的小手上。

  欣欣流着泪放开手,战战兢兢的握着粗大的肉棒不知所措。

  「含着它!」疤面汉吩咐说:「慢慢的舔!」

  欣欣的粉脸剎白,终于毅然闭上美目,张口把腥臭的阳具含着。疤面汉用手抵住她的后脑,一挺腰身,大肉棒全根冲入欣欣的檀口内。

  欣欣给大肉棒撞得猛在咳嗽,细小的樱唇给撑得快要裂开了。但疤面汉却不让她吐出来,还厉声喝道:「用舌头慢慢的舔!」

  欣欣呜咽着,乖乖的捲起香舌,包裹着肉棒前后蠕动。动作明显的生涩,但反而更添上一分诱惑。「爽呀!好爽呀!」疤面汉忘形的叫着。腰身一下一下的挺动,竟在欣欣的小口中抽送起来。

  欣欣的喉头给撞得十分痛楚,小口也张得麻木了。「哎呀!来了!」身形一震,便在欣欣的口中发射了。炽热的阳精喷在欣欣的喉头上,灌满了她的小嘴,从她的嘴角边溢出。

  欣欣跌坐地上,呆呆的不知所措。小口完全充满了又腥又臭的精液,她不断的咳嗽想吐出来。但结果还是吞下了大部份的浆液。

  疤面汉抽出缩小了的阳具,满意的说:「果然是极品!」

  欣欣恶心的、屈辱的蹲在地上,樱唇侧边仍然黏着混白色的精液。纯洁美丽而无知的面上余下一面的茫然。教疤面汉看得更是慾火中烧,胯下的阳物已在慢慢的甦醒。

  他一手按着吓呆了的欣欣,随手已撕破了她的裙子。欣欣哭着缩开,疤面汉却用手枪指着韦伟的头:「妳再反抗的话,我便开枪!」

  「韦伟!」蜜儿哭了起来。

  疤面汉瞪了她一眼,狞笑着说:「一会儿才轮到妳!」淫邪的目光,把蜜儿和爱子自得全身满是疙瘩。

  疤面汉再向欣欣喝道:「站起来!自已脱光身上的衣服,然后伏在这里!」

  欣欣的泪眼,向被踩在地上的韦伟投下一记深情而无奈的款款眼波,无力的呢喃着:「伟!」玉手缓缓的脱下身上破烂的衣物。韦伟眼中喷火,狂喊着:「欣欣!不要!」疤面汉嫌他烦,一脚把他踢昏了。

  欣欣含着泪,用极慢的速度褪下了破烂的长裙。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小小的丝内裤,包裹着宝贵的处女花园。晶莹圆润的美丽胴体,在灯光下闪耀着醉人的艳色。嘴角上残余的混白精液,在天使一样无邪的粉面上,添上了异样的春情。垂腰的乌亮长髮,在微颤的雪肤上轻轻飘荡。挺拔的双峰虽在双手环抱下,仍不能遮掩着而淹漾出诱惑的肉光;拚命合紧的修长美腿,丰满而优美的臀部线条,无一不叫人不血脉沸腾。

  「快!把内裤也除下!」

  欣欣深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的玉手,极不情愿地,缓慢的将小小的丝布向下捲。

  光滑的屁股慢慢的暴光,臀缝出现了。然后是娇柔的深陷的菊花轮,像张诱惑的珠唇,在发出索吻的邀请。

  「转过来!」疤面汉喝道。他感到欣欣生硬而羞涩的脱衣过程,比专业的脱衣舞更加吸引。

  欣欣无奈的转过身。腿丫的美丽花丘一览无遗。嫩红色的溪谷在疏落有緻的茂密丛林下,散发着处女的幽香。

  丝布缓缓的褪到膝盖,掉在无瑕的足踝上。像天使一样纯洁的女体上,再也没有留下一丝半缕了。

  疤面汉眼中满是迷醉:「真美!放心,我会很温柔的。」他向欣欣招着手。

  欣欣摇着头,身子却不由自主的慢慢走过来。依照疤面汉的吩咐,像雌狗一样的伏在地上。美丽的臀部高高的竖起,两腿之间的水蜜桃完全显露,连中间微微分开的裂缝也可以纤毫毕现的瞧得一清二楚。

  疤面汉在她的身后跪下,无限怜悯的在嫩滑的屁股上爱抚着。手指沿着臀缝的凹陷缓缓爬动。欣欣紧闭着眼,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在疤面汉的手指上。那叫人讨厌的触摸,带来的却是令人又痒又麻的美妙感觉。「哎…!」手指掠过了菊花轮,忽然的抽搐带来腿间的灼热,少女的紧闭门扉终于渗出了爱的花蜜。

  疤面汉笑了,手指头的湿润告诉他;这美丽的处女已经準备好了,可以让他撕去处女的封条了。手指越过茸茸的芳草,触摸在战慄的微隆花丘上。温暖的泉水,展示了埋藏着处女宝藏的秘穴所在。手指顺着泛滥的河谷,在醉人的喘叫呻吟声中,分开了紧合的阴唇,直抵圣洁的大门。

  欣欣喘着气在哭,她一万个不愿意被这可怕的男人夺去宝贵的贞操;但下身的要命感觉却使她无力反抗。

  「嘿嘿!是不是很舒服?」疤面汉狞笑着说。手指用力迫开了守卫洞口的紧封嫩肉,侵入了未逢客访的花径。「哎…!」欣欣蹙着眉头,满头冒汗的忍受着异物逐分逐分的往身体内钻,开拓着从未开放过的禁地。

  「哎…好痛!」

  手指破开紧贴的嫩肉前进,终于在洞口不远处被肉膜阻挡住!「果然是处女!」疤面汉喜道。手指赶忙从秘洞中抽出,发出了清脆的「卜」的一声。同时移正位置,冒烟的大龟头左右一摆,轻易的撑开了勉力顽抗的花唇,抵在快要和纯洁告别的处女门槛上。

  只要一挺腰…。

  「不要!不要!」花丘上沈重的压力唤醒了欣欣的矜持和羞耻。她疯狂的哭喊着,用尽力的挣扎。疤面汉狂笑着:「太迟了!让我做妳的第一个男人吧!」双手抓紧欣欣的腰眼,就要将肉棒捣进。

  欣欣感到绝望了,只得咬牙闭目迎接着一生中最屈辱的一刻,丧失处女的一剎那。心中狂喊着:「对不起!韦伟!」

  韦伟?怎会是韦伟?

  疤面汉的狞笑突然间停止了。

  欣欣回头一望,只见大山站在身后;疤面汉却已软软的倒在地上。

  大山及时甦醒了,他一拳轰在疤面汉的脑门上,把他打晕了。

  爱子若无其事,理所当然的说:「他还是把大山低估了!大山是「横冈级」的后补选手,区区的软麻光线,当然难不了他!」

  (注:横冈级是日本相扑手的最高级别。)

  欣欣喜极而泣,一口气鬆了,同时也嘤的一声昏倒了。

  她实在熬够了!

  韦伟甦醒后,发现疤面汉竟然死了。大山的全力一击真是威力惊人。他们知道其他的海盗马上就要到了,连忙在储藏室中找出了些食物和水,逃出了悬崖上的小屋。他们也带走了疤面汉的手枪,但却怎也找不到他的通讯器。

  

  ——————————————————————————–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