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母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这是多年前的事了 当时刚出社会一年了  真的是一段不能说的秘

当时的经济状况还算不错  电子业好赚  就在南部买了一间房  定居下来了

一个人住的房子总是空空蕩蕩的  三房一厅的房子 回到家 除了空气什幺都没有  

虽然经过当兵 出社会也三年多的时间  可是跟大学四年级时的指导教授还是有常常联络

也常常到北部去教授家找他聊天  毕业出社会后跟教授的关係变成了好朋友般

到了北部也都住教授家  师母也很乐意的招待我  一起吃饭聊天

这天教授打电话给我 说放暑假了 刚好有几天的空档 想跟师母来南部玩 顺便看看我

我也跟公司请了几天假  带着教授夫妻俩 几乎逛遍了南部

没几天 教授就对我说 他还有研究案要做 要先回北部了 让师母多留些时间在高雄玩

我就问教授 为什幺师母不跟教授一起回去 教授很语重心长的对我说

其实师母因为长时间一个人在家 有点忧郁症 有在吃药  所以想说让师母在高雄多待一阵子

换个环境换个心情 看能不能好一些  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了 就答应了教授  让师母多待一阵子

就让师母睡 我的房间 我的房间是套房 有卫浴设备  我去住客房  毕竟师母是女的

教授回北部后 我将车留给师母开 以便师母出门方便  我自己就骑着机车去上班了

我也连络了 在南部的同学 一起跟师母出去吃晚餐小小聚会

可是这毕竟只有1.2次的机会外出吃饭  师母就说 还是她煮饭 要我回家吃 不要再吃外面了

教授离开的第一个星期 我天天跟教授电话报告师母的状况  久了 教授就说 不用了

师母有什幺问题在跟他说就好了  不然就太麻烦我了 我也说那就这样吧

我下班回到家变成有饭可以吃  有人可以陪我聊天了

跟师母聊天的过程中 我才知 原来师母才34岁  跟教授的年纪差了整整16岁  师母一毕业就嫁给了教授

原来师母  也是教授的学生 真是让我意想不到的

这天 我如同一般的下班回到家 师母也煮好饭等我回去吃

洗好澡 吃完饭  在客厅里 我跟师母聊开了 师母问我怎没交女朋友  我就回师母 没空阿 赚钱要紧

我也问师母 那师母在嫁给教授前 有交过别的男朋友吗

师母回我说 其实他大一时有交过一个男朋友住南部 后来男朋友因为功课问题被退学了  就这样分手了

前阵子 师母心情不好 其实不是忧郁症 是最近听说 那个男的几年前结婚了 怕教授知道 才骗说是忧郁症

我就开开师母玩笑  师母不会还忘不了 那个男生吧

师母突然很严谨的对我说  女人的第一个男人 女人都会永远记住的

我就开着师母玩笑说 师母还年轻 保养的很好 教授应该很喜欢的  过去的就忘掉算了

师母就对我简单的说 教授忙 也有点年纪了 当家人一样了 他能管好自己就不错了

聊着聊着 都淩晨了 晚了 该睡了 我就跟师母说 我先去睡了 师母说 他还要看一下电视

我工作已经很累了 还硬撑着跟师母聊天 我拖着倒下就睡着的身体  脱掉外衣只穿一件内裤倒头就睡了

房间里 一盏灯也没 关了门  实在黑 真好睡 睡梦中 我感觉到  有人在摸 我的小弟弟  但实在太累了 继续睡

不一会  这种感觉更强烈了 我的小弟弟已经被摸到硬了起来了  我一时愣住  还没会意过来

就听到 有声音说  不要动 我帮你就好  瞬间 我感觉到 有张嘴吸住了我的小弟弟

虽然吸的技巧实在是有待加强 但毕竟 我也没女朋友快一年了  有的爽 也不多想了

不一会  我感觉到火山要喷发了  我将存了快一年的精力  都往那不知名的嘴中射去了

当我经过几次抖动射完后  我依旧感觉到 那张嘴还不放过我的小弟弟

还在那狂吸  好像一定要把我榨乾似的  

果然  经过一阵吸力 我那忍很久的小弟弟又重新出发了 又硬生生的被吸起来了

我突然感觉到 有只手抓住我的手  往某处移动  我的手先碰到光滑的皮肤  又摸到一团毛

我的手 摸到了 湿湿的小穴了  我用打键盘那灵活的手指头  火速的摸着小穴外面的小点

我试探性的先用一跟手指头 往小穴内插入  仅管小穴外已经是湿到我满手的淫水

但小穴好像有吸力般一样的紧  我用手指头 在小穴内抠阿抠的 只感觉到这小穴真棒

当我换用2跟手指头  插入小穴时   我突然感觉到一阵痛  那还吸着我小弟弟的嘴 硬是咬了小弟弟一下

我不甘示弱的  快速抽动我的手指头  瞬间 我也听到了 女人的呻吟声

没多久 我的手指头 已经顺利的将小穴抽动的开开了  

突然 那张含着我的小弟弟的嘴离开了  我的手指头了被迫抽离了小穴  

我感觉到  有人往我身上一坐  我的小弟弟就这样没入了 那已经湿淋淋的小穴中了

小弟弟的插入 让我觉得这感觉比用嘴吸还爽  这小穴不仅很紧 还不深  没全进去 就感觉到顶了

就维持了这个女上男下的姿势  我不断的听到 女人很忍耐的呻吟声

没撑多久的时间  我已经感觉到要喷射出来了  坐在我身上的女上 突然停了一下  好像也感觉到了

但却竟然像没有反应似的继续摇动  我终于忍不住  狂射到小穴里面了

瞬间 我感觉到 那女人 突然停了下来  站了起来  走了出去  留下我那 还没软掉的小弟弟 感觉凉凉的

睡觉虫瞬间上身 我又继续睡了

天亮了 我醒来  像是做了一场春梦一样  快速的换好衣服準备出门了  看师母房门没开

也没多想 看来今天 是没早餐吃了 我就上班去了

下了班 回到家 哇咧 师母不在家耶 只好拿出我的战备存粮~泡麵  自己泡来吃了

吃完泡麵  看着电视  可能太累了  不知不觉的在客厅睡着了

师母回到家  看到我坐在沙发上睡着  就叫醒了我  要我回房睡

我硬撑着站了起来  往房间走去  师母突然问我 吃饭 洗澡了没

我回说 吃了 还没洗澡  师母就说 洗一洗比较好睡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  直接进入浴室洗澡 洗完才发现 死了 没拿衣服进来换穿

只好 在穿髒衣服回去了  刚出浴室门 就遇到师母了

师母劈头 就说 你没换衣服喔  我就说  我忘了 拿

师母就说 我去拿  要我先进去浴室  我还呆呆的真进去了

没一会儿  师母就敲门 拿衣服给我了 哇咧 我看了有点呆住了

师母  你太神了 只拿内裤给我 害我只好换穿一件内裤 出去了

我快快回到房内  多穿了短裤跟内衣  再出来

来到客厅  师母不在客厅 我刚要开电视看 就听到师母从房里叫我了

我赶了过去  敲敲门 问师母什幺事 师母要我进去

我一进去 只见师母 身上没穿衣服 只用围巾包住

师母跟我说  昨晚有没有很高兴  我瞬间呆住了 脸真不知往那摆

师母就说  昨晚她也很高兴  我更惊讶了  原来昨晚是师母的嘴跟小穴

师母对我说  其实她很爱老师 只是她真的想离开老师一阵子 换个心情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就听师母说话  师母说着说着  就往我身上靠过来

师母拉掉身上的围巾 我眼睛都亮了 想睡觉的心情都没了  可是小弟弟却一点反应也没  

我迅速的看了一下  奶很大  奶头算中等  不黑  可是  小穴外的毛 可就多了 黑黑一大片

师母见我不发一语  就对我说 我现在是女人 不要多想 他只想做爱 不要别的

我还是呆住站在那  师母很主动的  伸出手  轻轻的在我的裤裆上下移动  抚摸着

师母见我没有拒绝她   就伸进我的裤子内 摸着我的小弟弟

不一会 师母拉起我的短裤   直接从裤管旁  让小弟弟跑出来 这姿势真是让小弟弟卡卡的

换师母没说话了  她蹲了下来  把我的短裤拉下来  嘴就含下去了  

我实在想开口拒绝  可是小弟弟不争气的  慢慢硬起来了  

师母用嘴含着我的小弟弟  一直前后移动  让我忍不住的用双手  握住师母的头

本想用手  阻挡一下 师母含着移动的速度   可是欺负的心态 瞬间上升

变成我双手 压着 师母的头  让我的热棒  直顶师母的喉咙  真是有种痛快的感觉

师母的喉咙被我的热棒顶的有点 喘不过气的样子  但还是很卖力的移动

师母好像累了  停了下来  改用舌头  狂舔我的龟头  让我感觉更上一层实在有够爽

师母蹲累了 站了起来   看到师母的脸 我的理志瞬间上来  

师母好像知道我的脑袋想什幺一样  把灯关成小夜灯  微微的灯色下 我才放鬆了

师母牵着 我的手 往床上走去  我躺了下来  闭上眼睛  师母突然出声了

你真会享受耶  就脱掉我的上衣 裤子  屁股对着我  嘴巴往我的热棒吸下去了

我享受着被吸的快感  手往师母那白晢的屁股摸下去  师母的屁股好有肉  不是乾乾扁扁的

我的手在师母的大腿内侧不断的抚摸   师母的屁股越摸翘的越高  小穴跟菊花都暴露在我眼前了

我将手 不断的往小穴外面磨擦  手指头 轻轻的抚摸那2片外露的阴唇   

昏暗的灯光下 看不出颜色的深浅  只感觉到师母的淫水一直在流

我的手 沾湿了师母的淫水  往菊花抹去  慢慢的 我将手指头往小穴插入

小穴还是依然保持着紧实的吸附力  把我的手指头 紧紧的吸住

当2跟手指头 在小穴内狂抠一番时  我看到了师母的小菊花 微微的张开了

此时师母 已经停止了 吸热棒  但热棒还是停留在师母的嘴里

我轻轻的将另一跟手指头 抹了师母的淫水  往菊花探去  这感觉真神奇了

2跟手指头在小穴里  一跟手指头在菊花洞里 三跟手指头同时间的抽插

还隐约的可以感觉到2个洞的手指头只隔了一层薄壁  可以互相碰触

经过我努力的开发 抽动 师母也轻轻的发出呻淫声  但师母的呻吟声 越来越大声

师母的嘴此时已离开  我的热棒  换她尽情的享受了

此时 我发现  怎幺师母的菊花 好像比小穴鬆  不知是小穴是极品 天生紧 还是菊花开过头了

我坐了起来 手指头还是没离开小穴  还是让师母跪趴在床上 高高的翘起屁股

我仔细的看着师母淫蕩的样子  我开口问了师母  怎幺菊花 越高越大了

师母低着头说  因为老师不是常常照顾她  她都会用情趣用品  插自己的菊花

以免小穴的洞变鬆变大  我一听 还有这样的喔 那我当然不用客气了

我慢慢的将1跟手指变成2跟手指插入菊花内  师母很享受的不断抽蓄

菊花玩够了  我将已经撑很久 硬很久的热棒  往师母的小淫穴插了下去  一次就插到底

师母瞬间叫了出来  要我慢点 有被撑开的痛  我吓了一跳 赶紧拔了出来   

然后往师母的菊花  插了下去  一插进去  师母说  菊花没被热棒插过  好痛  先插小穴

我才不管  师母怎说  快速的抽插菊花  师母好像 有点生气了

我就赶紧在抽出来    师母对我说 要干就先干前面的洞啦(感觉好粗鲁的话)

我就对师母说  那我干前面啰  师母说  那快点

我将插过菊花  我感觉髒髒的热棒  往小穴插入  用力的前后冲撞 双手还不停的摸圆润的屁股

换了几个姿势后  只见师母 不断的抽蓄 不停的发出呻吟声

师母见我 还没有想射的感觉  就说 她不行了 太久没做了  没力了

我就说 那我插菊花啰  见师母不说一句话  我就往菊花再插进去了

当我插入菊花 动没几下 突然见师母整个人 缩紧 好像在忍住什幺一样

我见状  将姿势换成  师母躺着张开双腿  更用力的抽插菊花  师母瞬间忍不住  我就看到有喷一点点的尿出来

看来师母高潮了  可是我还没有想射的感觉  师母瘫软似的躺在床上  任由我抽插

师母见我 也是满头汗了 就说 插阴道  那比较紧  再插屁眼 就破皮了

我将热棒  抽出 感觉髒髒的  用手擦了一下  就往小穴洞 用力的插下去了

当我用力插下去 那瞬间 师母 大声的说  干死了啦  小力点  

我感觉到师母 有收紧屁股  让小穴更紧  我快射了  我终于忍不住狂射在师母的小穴里

一阵肉体磨擦运动后  我躺在师母旁边 理志告诉我 我内射了 要是师母怀孕了 怎办

我轻声的问师母  现在是安全期吗  师母回说我  你都射进去了 再问有用吗

我真的呆住了  就说 那怎办  师母说 没关係 今天晚回来 就是去买避免药 她有先吃了

我当下 真觉得 我陷入师母的性引诱了   兽性还是战胜理性的小后悔

2个人躺在床上 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早上醒来  师母还在睡  我很仔细的端看了师母的身材  我用手轻轻的张开师母的大腿

我仔细的端详着 师母的小穴  师母的小穴 有点红肿  有点外翻

原来师母的阴毛  在小穴上面长了一大片  可是小穴旁边却是很乾净的  

我翻看着师母的阴唇 小穴  撑开一下看看里面  一团白色液体流出来了

心中斜恶的想法又出现了  我将流出的液体  用手指抹了一些起来  往师母的嘴巴抹去

师母吓了一跳  问我做什幺  我就说 我射的东西  给你吃  师母真张口吸吮我的手指

师母问我 要不要再做一次  我就说我没力了  要休息 师母竟像小女生一样 说不管啦

就伸手摸了 软趴趴的肉棒下去了  不一会  肉棒又变热硬棒了  

师母还潮笑我 不是累了 还这样有精神 年轻人真好

我就说 那我干下去了喔  师母说 换地方  换我愣住了

师母起身 拉开窗帘  好大的阳光透了进来  师母就双手撑在落地窗上  对我说 在这里做

还好我住在顶楼  外面有是一大遍空地  不然 我还真不敢脱光 在那做

我从师母背后 双手揉捏着师母雪白的大奶  热棒从屁股后面 抽插着小穴

这姿势真是难做  可是刺激性真高  没一会 我就想射了  

师母问我 想射了吗 我就回说 想了 快撑不住了  

师母屁股往前移  热棒掉了出来   师母转身蹲了下来  用嘴帮我吸

我就全射入师母的嘴巴了  师母一个吞嚥  就吞了下去  我也吓了一跳

师母对我说  她累了 还要再睡一下  早餐 刚刚我已经吃了  要我快去上班

当我在上班的路上  我一直在想  我被吃的真澈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