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征服!姬玛商团奋斗记(24)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世界征服!姬玛商团奋斗记(24)

  作者:indainoyakou
  2020/6/16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七章「强袭」#3

  帕帕亚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草莓牛奶色的天空下,地面是一张酪黄色的
超级大餐巾,右边有比房子还巨大的煮豆子淋乾酪,左边是层层相叠、发出「喀
滋!喀滋!」声的现炸肉排山。漂亮的宝蓝色眼珠眨了眨,兽化解除不全留下的
猫鼻子嘶嘶嗅着,可惜一点味道也闻不出来。

  帕帕亚默默看了眼炸肉排山与豆子乾酪塔。不会想吃那么美味的东西,表示
自己正在梦中。她再垂首看向流出糖粉的胸口。可以感觉到身体正在变成亮晶晶
的糖粉,不断地从胸口的洞唰啦啦地流出。最后她抬头看回粉红色天际,缓缓闭
起眼睛。

  最后一次做梦了吶。

  能梦到乾酪炸肉排真是太好了哦。

  不知道大莉莉姆那边有没有炸肉排……

  『帕帕亚。』

  奶油般柔滑绵密的天空降下耳熟的声音,帕帕亚的猫眼叮一声睁开。

  是师傅!

  自皮里哈休分别以来,第一次听见师傅的声音!

  死前能够再一次听见久违的声音,让帕帕亚感到非常开心。但是她也有点难
过,因为她这个弟子明明学会了超厉害的四色魔法,却还是输给弱小的人类。思
及自己让师傅脸上无光,一度竖起的猫耳朵丧气地降下。

  『帕帕亚很厉害溜。妳是被坏东西偷袭才输的唷。』

  帕帕亚是在南方受过严格训练的莉莉姆,她不像寻常莉莉姆容易因为一点小
成就而自大。即便是这样的她,能够在弥留之际听见师傅的称讚,胸口除了糖粉
外还涌现一股超越乾酪炸肉排带来的喜悦。

  没错,她是很厉害的!

  因为她是师傅的弟子,而且还很可爱!

  身手不凡加上可爱度爆表,绝对是露露西亚最厉害的莉莉姆!

  『嗯哼!帕帕亚是仅次于人家、莎姊、法法姊还有大莉莉姆的可爱溜!』

  甜腻的嗓音将粉红色天空搅拌成髮,帕帕亚双眼闪亮地看着从天空到头髮、
再整个翻过来面向大地的师傅脸庞。

  虽然有点在意师傅的两个姊姊为何能排在大莉莉姆前面,总之第五名宝座她
欣然收下了!

  『喵喵……』

  拥有一头粉红秀髮的师傅眼皮半垂,对帕帕亚兴奋起来糖粉就用喷的胸口寄
予低语,这些糖粉便在流出体外的瞬间结成一颗颗白色小星星,将破得比刚才更
大的洞口堵住。星星形状没办法很好地塞住伤口,可是糖粉流出的速度确实有变
慢。

  原本唰啦啦的流失声,全都成了喀哩叩哩的结晶声。

  帕帕亚觉得非常舒服,舒服到似乎就快要睡着了。

  『帕帕亚,睡觉时间还没到唷。』

  阖起的眼皮带着浓厚倦意张开,帕帕亚在极度舒服的睡意中迸出猫鸣。

  微弱的鸣叫声乘着牛奶味空气飘至师傅的脸庞,再凉凉地吹降下来。

  『呼唤人家吧。』

  帕帕亚像被逗猫棒搔痒着,给凉爽的风吹到手舞足蹈地发出咕噜声。

  奶香味没有消散,浓度不断提升,使帕帕亚在笑声中晕了糖。

  她像操线人偶般朝空中伸出双臂,粉红色髮海宛如受到她的牵引,自天际垂
降大地。巨大的师傅从柔滑的天空朝帕帕亚攀爬而来,晕糖状态的帕帕亚对这一
幕只有无限的喜悦。

  全糖贯注的欣喜掩盖掉弥留的乏味,替帕帕亚召来了远在皮里哈休大森林的
师傅。

  『嗯──喵──』

  帕帕亚因失糖过多而幸福地昏厥时,残留在眼底的最后一抹风景即是巨大的
师傅在移动中震碎梦的空间、踏破梦境的碎片,前往自己再也无力攀登的现实。

    §

  哈坦从未对莎莉叶动过情。

  坦白说,莎莉叶那种比大部分男性来得高、又浑身肌肉的类型,一直都不是
他的菜。拥有那身筋肉却使用鞭子这种娘儿们玩具做武器,更是对能够随意操纵
巨斧的臂力最大的污辱。

  女人就该刚柔并济。

  如果生为女儿身却不想做女人,转型也该转个彻底。

  像那种不上不下的大只女……

  『喂,你是处男吧?』

  明明是自己最反感的类型。

  甚至称不上女人。

  为何这种人就是不会看脸色、硬要凑过来搭话?

  『来啦!搞不好明天就死翘翘啦,一生都没干到砲也太可怜了吧!』

  本来没将这事放在心上的他,给莎莉叶这么一说不由得在意起来。

  拉娜人的处女死后可以享尽荣华富贵,处男却什么都没记载。

  始于古典的性别差异,在现代给了他突如其来的不平衡感。

  『喂哈坦!看!奶头喔!』

  就算是这样,要他跟那种当街掀衣服露奶的白癡大只女……

  先祖到底是犯下怎样的罪孽,要不知几代后的子孙来偿还?

  若非如此,凭他怎么可能会意志衰弱到去敲那女人的门?

  『哦齁……!齁……!来……再来!呼!哼呼!哼咕哦哦……!』

  虽然初体验差点就被床上的莎莉叶吓出阴影。

  虽然他以为肿得像鎚子的老二再无用武之地。

  终究是把这笔意外的遗憾从人生清单中划去。

  这么一来,死期将至也无所畏惧。

  老天却选在这时候跟他开了玩笑。

  「嘎……!」

  匡啷!

  哈坦手中那对还用不习惯的短剑被弹飞时,他就从敌人身后看见了黄金打造
的圣地大门。那扇门差一点点就能推开,只要他咬紧牙关、使出最后的反抗力战
而亡,他那对现世毫无眷恋的灵魂将会得到救赎吧。

  自豪的战技敌不过在武器上赋予结界的邪门歪道。

  傲人的体力在三对一局势下飞快消耗。

  左耳被削掉。

  下一步就是死棋。

  哈坦‧库尔握紧渗血的拳头,大步向着先祖居住的黄金乡迈进之际──

  「──看,东边喔!」

  有个同样伤痕累累、却爱多管闲事的白癡大只女,猝不及防地推倒他,代他
冲向已布下防御阵形的青斗篷众。

  「你们这群烦人的处男和处女啊啊啊啊──!」

  敌人有被称为司祭的结界高手,也有被他砍中却马上治疗完毕的使剑能手。
三位一体的攻势,即使是身材魁梧的莎莉叶也承受不住啊。

  泛着青光的长剑与断成短鞭的鞭子即将触及彼此,哈坦避开了目光。

  并不是害怕早已预见的结果。

  仅仅是被求生本能带往传来打斗声的东方。

  「露露!颈!」

  「喵嘎啊啊!」

  距离哈坦四十步外,姬玛与露露芙正与两名拦劫她们的青斗篷剑士交手,更
远处的马车则有变身成神剑战士的玛莉露及卡兰牵制着另一组五人小队。哈坦直
到现在才发觉,自己跟敌人打着打着就跑到那么远的地方了。保护姬玛的莎莉叶
似乎是看他这边情况不妙,才搁置那两个剑士赶来。在此之前,她已撂倒一个吃
了发究极治癒术仍无法再战的女司祭。

  露露芙的闪电尾巴劈哩啪啦地打破青斗篷剑士设下的结界,被各种立即与持
续型治癒术搞得灰头土脸的姬玛不再藏招,用上她原本打算射爆两名司祭脑袋的
魔法卷轴。

  「火焰雷射!」

  极高能量收束于一点后击出,瞄準露露芙无法顺利攻破的要害,火色光柱迅
速射往其中一名剑士的脖子。

  「咯呜……!」

  被露露芙打破的结界尚未补充完毕,火焰雷射已挟着高温射抵颈前,那名倒
下又站起来好几次的剑士总算是成功地蒙主宠召。

  看着这一幕的哈坦笑了。

  眼泪从染血的眼眶内翻出,四肢不由自主地爬向胜算最高的方向。

  为什么偏偏要在这种时候……从拼命跳动的这个地方,涌现出温暖的憾意?

  「喂哈坦……别回头!」

  莎莉叶露出破绽的声音刺得他好痛,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回头。

  没有看代他赴死的女人最后一眼。

  害怕着无可避免的遗憾成真的那一刻。

  他从莎莉叶给予他的一切中逃开了。

  「哈哈……!」

  莎莉叶的笑声和他完全不同。

  那是充满遗憾、不得不以洒脱来掩饰恐惧的笑声。

  他永远也不晓得莎莉叶最后是否有对他流露出失望的表情。

  他只是不断地爬,不断地爬……

  「露露,算咱的。杀。」

  「喵喵……!」

  姬玛命令露露芙杀死势单力孤的青斗篷剑士,从袍子内一口气抽出最后三张
魔法卷轴。

  「哈坦酱继续爬。咱要认真了。」

  露露芙划破剑士脖子后立刻赶到哈坦身边。明明是杀人的一方,那双半疯狂
的猫眼却带有明显的惧色。儘管如此,露露芙还是用力拖着哈坦向后走。一人一
猫刚离开姬玛几步距离,身后就出现两枚散发寒气的冰球与一枚劈哩作响的电球
。然而杀死莎莉叶的三人组也快冲到姬玛面前了。

  经验丰富的司祭深知姬玛将行之事是不可能成功的。他与两名部下无需浪费
魔力张开结界,只管以最快速度解决苟延残喘的残兵、夺下后方的神剑战士。

  ──三重咏唱。

  说是咏唱,其实是利用精神力涂写卷轴呈现出来的纹路符号,之后就交给自
动解压缩的纹路去展开术式、构筑魔法。

  姬玛从来没做过多重咏唱的训练,也没实际见人使用过。司祭的判断是正确
的。今天就算是高阶魔法师,双重咏唱都没几个人会,三重更是前所未闻。即便
是卷轴化的简易纹路,也从来没听过有谁成功放出三重魔法。姬玛的自爆率可以
说是百分之九十九,剩下的一趴只会是纹路因故失效的无作用。

  但是,姬玛知道自己不会有事。

  她‧上‧次‧就‧知‧道‧了。

  建构中的冰霜雷射与闪电雷射并未完成,三道魔法仍停留在球体形态,就因
为术式展开不完全而出现异样膨胀。注满魔力的纹路寻不着出路,魔力反覆积蓄
于一点,光球膨胀的速度比司祭预料得快许多,没办法赶在球体炸开前解决爱逞
强的小不点。

  那也无妨。

  他已经预见这个不自量力的家伙会落得什么下场。要不是被自己搞出的爆炸
炸死,就是重伤倒地、等待他手中的利刃穿喉。无论如何,一切即将落幕。

  司祭与两名青斗篷剑士分头往姬玛两侧绕开,他们拉出一段安全距离,準备
收割得来容易的战果。

  就在这时,三枚啵啵啵地瓦解的光球掀起一阵莫名的恶寒,猛地袭上司祭背
脊。他从姬玛脸上同时看见两种表情。一种是仅次于死亡的极大恐惧感,彷彿已
知自己将失去许多贵重的东西,但将会苟延残喘地活下去的绝望。另一种是在绝
望中盼见光芒的喜悦。两股情感带来的暗示尚未被受制于寒意的大脑解析完毕,
席捲背部的恶寒就化为鲜明的痛楚,从背部中央笔直挖穿他的胸膛。

  「嗯!喵!」

  声音有两段,分别是击溃肌肉而入、挖穿骨肉而出。可是两段之间过于短暂
,遇袭的司祭只听见「喵!」一声就往旁边摔落。

  ──帕帕亚还活着?

  ──不,活下来也不可能继续战斗。

  ──但这叫声确实是莉莉姆。

  ──情报有误啊。

  ──不管了,总之得先……

  在胸口开了个洞的司祭倒地前,他所在意的两名部下已捲入倏然而起的粉红
风暴,一个身首分离,一个双腿被切成三段,两人几乎同时惨遭毒手。袭击者的
速度实在太快,大量失血又导致他的脑袋深陷晕眩,运作不完全的动态视力跟不
上那只莉莉姆的动作,看起来才会像阵可视的粉色狂风。挂心的部属相继惨死,
脸色苍白的司祭终于也无力地闭上双眼。

  甫一登场便击溃司祭小队的粉色旋风并未就此停下,呆立于战场中央的姬玛
即将被风暴吞噬时,露露芙突然冲到她面前、四肢张开呈大字形,闭紧眼睛喊道

  「呜喵……!」

  风暴瞬间消散,差点一爪扫向姬玛脖子的莉莉姆以惊人力量当场来个紧急煞
车。那是只和帕帕亚极其相似的猫科毛皮种莉莉姆,浑身遍布色泽柔和的粉红色
毛髮,尾巴犹如正在倒入草莓牛奶中的牛乳,爱心形尾端为乳白色,后面整条到
身体都是粉红色。她停下来用鼻子闻捨命护主却抖个不停、小鸡鸡还迫于生存本
能挺起来的露露芙,从中闻出一股足以将两人视为友方的气味,转身便杀奔另一
处战场。

  五对二正慢慢取得优势的最后一支司祭小队见状,儘管被行动受挫的屈辱逼
出满腔怒火,该司祭仍在第一时间下令撤退。不是因为毫无胜算,而是必须保全
他们的镇队之宝。

  若说「第一殉教者」的核心为三名顶尖司祭,「第四殉教者」就是以山羊角
权杖为中心建立的部队。执掌该权杖的三名司祭被称为「投掷者」,三位投掷者
不得同时处于死亡状态,否则权杖将启动製造者设下的自毁纹路。现在一人战死
,一人无法立即救出也视为战死,仅剩的一人就有活着回去的责任。

  只要撑到隐藏于附近一带的隐密传送阵就好。

  但是……

  「咯噗!」

  「呜啊!」

  明明五秒前双方还有一段距离,逃脱準则也有明确规定各员必须放出干扰用
结界,司祭左侧的两名青斗篷剑士却一下子就被斩杀。他很快就知道为什么会变
成这样。因为他朝左侧放出的十层结界,连让对方撞墙减速都办不到,眨眼间就
换右手边的部下遇害。

  「喵吼吼吼──!」

  唰啦──

  鲜血自划破颈动脉的伤口大肆喷出,一人发出混淆不清的声音倒下,另一人
则吓得边跑边漏出尿水。漏尿的青斗篷女剑士知道自己的性别优势对莉莉姆无效
,她也想不出有什么求饶办法,最后只能在恐惧中被倏然而至的粉红旋风从眼前
一扫而过,头颅与奶子一併落地。

  机警的露露芙啪答啪答地跑向解除武装后瘫软在地的玛莉露与卡兰。最后一
名司祭的脑袋翩然起舞时,露露芙再次摆出人形看板的姿势,以防粉色风暴接着
宰了友军。粉红毛皮的猫系莉莉姆在露露芙面前二度煞车。这次好不容易没吓到
挺起小鸡鸡的露露芙依旧绷紧神经,双手仍伸直挡住两人,只敢试探性地睁开一
只眼。

  「喵喵……喵呜喵喵……」

  「嗯喵!呜喵嗯喵喵溜!嘶溜、嘶溜!」

  双方初步沟通成功,粉红莉莉姆突然一把抱住露露芙,对着露露芙肩膀上的
伤口舔舔止血。紧绷之弦一放鬆,露露芙的小鸡鸡最后还是不争气地竖起来,还
稍微漏了一点点尿。

  全员挂彩的一行人集合到无力走动的姬玛与哈坦身边,粉红莉莉姆顺手宰了
还想爬离战场的女司祭。山羊角权杖化为灰烬,令交战双方损失惨重的突袭战正
式落幕。

  还能动的露露芙帮忙回收莎莉叶与两名车伕的遗体。粉红莉莉姆透露帕帕亚
正在远方高地上,即将回归大莉莉姆身边。露露芙的眉毛皱到让人一眼就明白她
从没这么伤心过。

  姬玛的魔法卷轴全部用光了,玛莉露和卡兰受到严重的内伤,哈坦的伤势也
必须儘早处理。只有露露芙还有力气掉几滴斗大的泪珠,让体毛与猫耳朵正在消
退的粉红莉莉姆舔舐她的眼泪。

  毛茸茸的粉红莉莉姆变回来之后,成了皮肤白皙到像刚搾出来的牛乳、一头
粉红短髮搭黑色尾巴的寻常莉莉姆。玛莉露疲惫的双眼忽然瞪大。

  「咪咪卡!」

  「喵喵!」

  名唤咪咪卡的莉莉姆迅速对知道自己名字的人类释出善意的猫鸣。她正欲了
不起地扠起腰、用鼻孔喷个气,却想起某件重要的事情,临时掀起一阵没那么可
怕的风──以只比露露芙全力冲刺快一些的速度,冲向帕帕亚倒地之处。不过她
并不是带回帕帕亚,而是戴着缝上南瓜髮饰的紫色女巫帽、嘴里咬住挂着铃铛的
木杖,眼神闪亮地奔回来。一就定位,立刻摆出连串姿势。

  「可爱动伦!」

  晶铃!

  「法腻无边!」

  晶铃铃!

  「敲可爱魔法莉莉姆☆Q☆咪咪卡登场溜──!」

  登愣──登登登!

  虽然特地打扮一番,众人却没那个心情陪君一笑,只有露露芙深受感动拍起
手。

  「是魔法莉莉姆吶……!」

  「嗯喵!」

  「危险的时候会拯救大家的魔法莉莉姆吶……!」

  「嗯喵溜!」

  鼓掌的是尾巴会放电的莉莉姆,接受掌声的是只施展过超高速攻击的莉莉姆
。大概是看露露芙拍手拍到好像没看见魔法就不罢休,咪咪卡便抓起铃铛木杖朝
远方一挥,然后表情凝重地对露露芙说道:

  「就在刚刚,又有一个恶党死翘翘溜!」

  「魔法都是真的吶啊啊……!」

  给露露芙发自内心地捧着,咪咪卡都有股自己真的用魔法解决坏蛋的错觉,
忍不住骄傲地挺起AAA级洗衣板「喵哼!」地用鼻子喷气。听完露露芙的讚美
,她对胸前有异常脂肪堆积的玛莉露与卡兰仍没什么印象,也不打算想太多,说
着要带帕帕亚回家,扔给姬玛一枚圆环状的金色尾饰就跑掉了。

  在这之后,姬玛亲自驾驶一号车载玛莉露与卡兰,哈坦默默坐上二号车的前
座,载着不幸阵亡的三名同伴。伤势较轻的露露芙在一号车与二号车之间跳来跳
去,最后在一号车的车顶蜷起身子睡着了。

  车队抵达斯洛尼姆,西方教会已派人在城门前等候。做为护送玛莉露及卡兰
的谢礼,一位服丧般用黑纱遮住脸的黑袍司祭替姬玛、哈坦与露露芙进行治疗。
哈坦不愿被身穿圣袍的家伙碰触,但是他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桑莫一派郑重
地向姬玛一行致谢,随后便消失在人群里。

  莎莉叶与两名车伕在斯洛尼姆北方的墓园入土为安,哈坦向临时买来的简易
墓石立誓,之后要将莎莉叶带回她在南方的家乡。

  姬玛在斯洛尼姆待了三天,才等到本家战士长卡西娜率领的冒险团。冒险团
原先在西边的伊拉瓦遗迹活动中,获得不少看起来有价值的战利品。姬玛就跟他
们一路走人口数较多的城镇返回王都,路上顺便想办法用高价卖掉其实没啥用的
破铜烂铁。

  至于教会方面,由于接连失去两个精英小队与潜力无穷的魔法武器,加诸目
标对象已转移阵地,涉外局决定暂时解除对姬玛商团的监视。露露西亚地方的受
洗者、讚颂者和殉教者集结于奥得河以西,準备全面猎捕神剑战士。

  《第七章 完》

  玛莉莲遗迹地下洞窟,河底遗迹侵入点。

  接近无限的黑暗笼罩着侵入点位置,已经中招的人大概不晓得这玩意从外头
看来根本诡异到不行,一副就是此地危险生人勿近的氛围。话虽如此,要吸引穿
着蛋糕裙礼服的幼女倒是轻而易举。慎重起见,她先在蠢动的黑暗旁垫起脚尖、
来段优雅的转身,然后神气巴拉地挺起平坦的胸口。黑暗依旧待在原地散发讨人
厌气息,没有突然伸出色色的触手或长满眼睛的怪手袭击她。她只好自行朝黑暗
处转着圈圈进场。

  目不可视、闻起来像奶油炖菜的迷雾散去,她来到月色优美的皮里哈休大森
林,或该说是类似的东西。总之在这片周遭由迷雾挡住、看似宽广实则很小气的
模拟场景中,此行目标之一正在发出淡光的毒池旁歇息。

  而且还是脱光光的交配场合。

  她对发出喘息声的两人眨了眨色泽不安定地在金色与金红渐变色间飘动的大
眼睛,用手指戳戳无声地「嗯──」了下的嘴唇,脑袋浮现出相当了不起的点子
。牺牲完美髮色换来的蛋糕裙礼服唰地一声脱光光,滑不溜丢的洗衣板与三年起
跳的无敌小嫩苞就位,她旋即张开双臂朝两人奔去。

  「勇──者──桐……啊噗!」

  然后跌了个狗吃屎。

  被突如其来的全裸幼女吓到的那人──桐真抱紧了伏在他身上的蕾拉,与湿
热肉穴紧密结合的肉棒一时鬆懈,二十分钟的耐久挑战顿时被轰隆隆的精柱瓦解

  「呜喔喔……!」

  「嗯……!」

  肉棒乒乒颤挺,爆射不由分说。累积快二十分钟的干劲一股脑地涌出,就连
反应只比死鱼好一点的蕾拉也不禁皱眉轻叫。浓热精液自两人交合处汩汩流出,
吃了口泥巴的幼女灰头土脸地起身,肥短小手神气地扠上腰。

  「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在旁边跌倒,你们居然一点都不关心……」

  桐真正因为蕾拉私密处的刺激反应而进入大宇宙奥秘模式,留在意识中的智
商不足以撑起一般对话,于是他以爽成智障的憨脸朝声音来源处无力道:

  「妳……哪位……」

  大概是为成功建立对话感到开心,一脸泥巴的全裸幼女扬起下巴,了不起地
「哼哼!」了声。

  「MY NAME IS PEPIN!」

  「HELLO PEPIN……HOW OLD YOU……」

  「FIVE!AND YOU?」

  「FINE……THANK YOU……」

  蕾拉看了眼不晓得在得意什么的幼女,以及茫到快颜面神经失调的桐真,她
觉得由她代为解说比较省事。但是幼女身上没有出现乌咪与茉莉这两股较愿意亲
近她的气味,她也就安静骑着带来轻微酥麻感的肉棒。明明已经是幼女却伸长五
指、理直气壮地谎报年龄,还真是够呛啊。

  裸男与全裸幼女又进行了几段英语课本级的鸡同鸭讲,待大宇宙之门逐渐关
上,桐真才和他半软的小兄弟一同回归地球。

  「……臭矮子?」

  「唷!」

  幼女抬起右掌应了声,解除神气态势走向两人。桐真还想调整一个没全硬也
容易卡在里面的体位,蕾拉已识相地起身让肉棒滑出,转身穿上黑袍。他只好坐
到围绕池塘的岩石上,身体往前驼着背,肘在大腿上的双手交握后置于嘴前。蕾
拉无声地巴了下他的脑袋。

  根据桐真说法,两人在黑暗迷宫里持续不断地东奔西跑,最后终于打倒名为
卡卡迪雷的死灵法师,让这一带重回和平,两人便回到皮里哈休的夜光池。蕾拉
以颔首动作为桐真的说词添上一层真实的光辉。怎知幼女听完就爬上桐真旁边的
岩石,举起手刀连敲他的脑袋。

  「你是笨蛋吗!果然是笨蛋吗!这么明显的陷阱都分不出来,根本是举世无
双大笨蛋!」

  咚咚咚咚。

  刚推完砲就被全裸幼女手刀连击感觉实在很奇怪,虽然一点都不会痛就是了
。桐真挨打兼挨骂的时候被对方平坦的胸口所吸引,他不明白为何自己对这种发
育不良的洗衣板感兴趣,但就是忍不住盯着看,脑袋好像也跟着浮现出陈旧到模
糊难辨的画面。

  「你有在听吗!你这个恋洗衣板癖!」

  「我才不喜欢连珍奶都放不了的洗衣板好吗!」

  「那就是恋小奶癖!」

  「小奶……?」

  又一个奇怪的、痒痒的感觉从脑袋里绽开,彷彿刚睡醒时的轻盈感。一旦注
意到这点,环绕于痒感四周的记忆又迅速褪色消散。桐真盘起双臂,一脸认真地
望着幼女的裸胸。

  「我是喜欢巨乳啦,但是小奶这个名词齁,不知为啥很有亲切感啊……」

  「你对着可爱的五岁幼女ㄋㄟㄋㄟ讲这什么话!」

  咚咚咚咚。

  蕾拉嘴角抽了下。手刀再开的幼女似乎很满意五岁的设定,陷入小奶迷思的
桐真没加以反驳,年龄之谜与小奶问题也就不了了之。

  「你们在这里瞎搅和的时候,外头已经过了六十天啦!」

  「六十天?」

  桐真与蕾拉互看一眼。两人从讨伐死灵法师以来的体感约莫只有五天。收起
手刀的幼女嘿咻一声跳到地上,转了个圈圈后伸直双臂立定解释道:

  「这里是巫妖造出来的结界,和我的境界是相似产物。差别在于,境界里的
东西是真正存在的,这里则是参考你们的记忆构筑而成的舞台。也就是赝品!」

  总是形影不离的两人,记忆从某段时期开始几乎是共同编织的,因此他们难
以察觉建构假舞台时留下的错误痕迹。无论是在黑暗迷宫血战拼装怪物、打倒根
本就不存在的死灵法师,还是慵懒地待在夜光池畔,这之间的场景与过场事件都
伪装得维妙维肖,连蕾拉都没有产生质疑。幼女不以为然地说,这是两人精神力
被大幅削弱后的结果。

  「站在虚假舞台上的你们,比起演员,更倾向于剧中人。」

  演员知道自己置身舞台,表演给观众看,能够看清现实与虚拟的界线。剧中
人的世界就是整个舞台,他们不能理解舞台以外存在着更大的世界。置身此处的
桐真与蕾拉,因为巫妖的法术而处于意识不全状态,他们把这里当成真正的世界
,在无意识间吸取黑暗中的维生液,就这么似梦非梦地活了整整六十天。

  桐真接受了自己正在意识不全状态中,他觉得放弃思考是个不错的决定。蕾
拉一把推开想遁入乳沟逃避动脑的桐真,语气平淡地说:

  「那么,我们该怎么离开这里?」

  幼女等候已久般扬起大大的嘴角。

  「已‧经‧攻‧破‧了。」

  夜光池发出未曾有过的红光,森林自内部燃烧开来,火光冲天的夜幕出现了
可怕的裂痕。强震从与地面相连的龟裂夜空震出,蕾拉拔剑守在全裸迎敌的桐真
身边。可是对于两人身边的幼女来说,剧中人还是想办法不要死掉比较好。

  「洁曼伊妲。」

  轰轰轰轰──

  幼女的言语化为八张比人高上三倍的巨大盾牌,抢在强震震垮立足点前先一
步敲碎偷工减料的地面,八面巨盾在飘浮着的两人身边搭成正八面体的全方位装
甲。紧接着,独自在外飘啊飘的幼女伸手指向天空中的裂痕。

  「裘玛。」

  轰隆隆隆!

  幼女的火焰直接将整个黑暗空间捲入火海。

  透过单向透视的盾牌,桐真与蕾拉对全面燃烧起来的黑暗空间倒抽一口气。
要不是正处于飘浮状态,桐真还真想揉个奶子压压惊。

  盛大燃烧的夜幕全都变成灰烬,某个巨大物体从灰烬之中现身了。

  那是黑暗空间容纳不下的庞然大物,伴随明亮光线进到空间中的,只有急速
增生的肉块与一个钉在十字架上的女人。

  「卡娜莉亚……!救救我……卡娜莉亚亚亚亚啊啊啊啊──!」

  幼女仰首凝望向她求救的女人。

  脸部全是高速蠕动的黑影。

  偶尔瞥见的五官恶趣味地放大与扭曲。

  身体像拼图,各部位不断在完好、坏死、残肉、枯骨间随机变换。

  声音不是从断开的喉咙传来,而是虫子般蠕动的黑影发出。

  一度想回应的冲动没有开花结果,幼女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勇者桐真,还有蕾拉,我……记起来了,一直都很讨厌的那个名字。」

  屈辱的。

  恶意的。

  被丑陋之人冠上的名字。

  但是,因为有人肯用温柔的嗓音呼唤她,所以无法在忆起后割捨。

  哪怕这道名字带来的苦痛多于喜悦。

  哪怕苦痛在长久岁月中扭曲成亡灵。

  讽刺的是,当过去的亡灵追赶上来时,自己也成了与亡灵无异的存在。

  「你们不用记住也没关係。」

  火焰与铁块在幼女身旁结出一朵朵卖相不佳的野花,面朝虚伪的黎明绽放。

  幼女低头看了眼下意识摊开的手掌,再抬头望向哭喊求救的亡灵。

  小小的拳头悄然握紧。

  「我的名字叫卡娜莉亚。」

  卡娜莉亚(Lv70)。

  「那个躲在尸体后面的渣滓是克洛斯拉夫。」

  克洛斯拉夫(Lv75)。

  「曾经把黑之海变成人间炼狱并以此为乐的,发疯的勇者。」

  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