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五十八至一百六十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xeron2002
总回数︰360回
字数︰约850000字
首发︰仅发布于春满四合院,请勿转载。

—–

第一百五十八回        肉便器

在班顿醒来之前,公主已经被我操了不知道多少遍,她的阴道已经被我完全佔领,就连她的子宫,都已经被我的精液所充斥,没有半点空间。

「嗄…我…一定会杀了你…」只见公主不停地挤压腹腔,妄想把精液压出来,又用手指插进小穴中抠挖,想将精液给挖出来。
「即管恨我吧,如果你恨我,那只代表了我在你心目中佔有很大的地位,因为只有花费你一辈子,去记住一个怨恨的人,才会这么印象深刻。」

我一边向她教些做人道理,一边肆意用肉棒去抽插她,她却因为享受着肉棒填充了她那个嚣张的小穴所带来的快感而无法把这些道理都装到脑海之中,此刻她的脑袋,相信只会留有快乐的凌辱记忆,其他的?恐怕已经记不清了。

从早上操到中午,肚子都饿了,我只好将最后一波的精液都射到公主的子宫裏后,便外出寻找些食物回来,给公主充饥。

当我拿了些果子、还有鸽子和野兔,生了火,找到小溪,鸽子和野兔去了皮毛,破开兔身,拔掉内脏,洗了一会,就用树枝架起了鸽子和野兔,在火上烧。

烧了一会,班顿醒了,我便扶了他坐起来,给了『回血剂』。

「聪将军,麻烦你了。」班顿喝下了『回血剂』后,伤势已经好转。
「看来我们要在这裏多留几天。」我一边顾着火候、一边和班顿说话︰「等你的伤势好了点再走。」
「老夫真的没用,竟然拖累了聪将军。」
「别这样,来…」我从烧好了的鸽子上扯下了腿部,给了班顿︰「先吃点东西。」
然后我当然不会忘记那个刁蛮的公主,从野兔扯下了后腿(扯后腿?)给她,她问︰「这是甚么?」
「吃吧,我不会害你。」
「不会害我吗?哼!」公主才刚把兔腿放到嘴边,却连忙把腿丢掉︰「想烫死本公主吗?」

我白了公主一眼后,心想她应该是时候要教训一下。

「班顿,你先休息一下。」我扶着班顿躺好后,便回头望向公主︰「我要和公主去商量一些事情。」
「哼!」公主依旧对我轻蔑,被我拉着她到一旁去。

拉着公主来到了屋子的后方,那边有个窗子,可以让屋内的人看到窗外,我着公主从窗把头伸过去,让班顿可以看到她。

「哼…你又不懂人情世故了!」
「是又怎么样?」公主嚣张地说︰「我是公主,本公主想要怎样都…啊!」

原来我已经拨撩起了她的裙子,不理三七廿一,随即挺起了肉棒,狠狠地往她的肉穴捣进去!引来她的失声尖叫。

「公主殿下?何事?」班顿闻得公主尖叫,于是从窗裏看出来,向公主问。
「班顿叔叔…没甚么,刚才有一只虫子,飞过…吓倒我而…已…!」为了让她引起班顿的注意,公主说到最后一个字便提高八度,皆因就在她和班顿说话时,肉棒更用力地抽插。
「公主?你…没事吧?」班顿听到公主的声调变了,关心地问。
下半身的剧烈摆动,肉棒在紧緻的肉穴中进进出出,令公主差一点就要叫出来︰「没…没甚么…嗄…叔叔先休息吧,我要和聪将军商量下一步,你且休息一…会…!」
「没事就好了,那老臣先休息了。」班顿说罢便闭目躺好。

公主马上回头过来,给了我一个兇狠的眼神,我笑了一笑,若无其事地继续抽插!公主强忍着肉棒抽插下带来的快感,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因为不能让班顿知道,高贵的公主正和我干着这种污秽的事情。

「插够了没有…啊…」一边被我干、一边睥睨我的公主,在我强力的冲击下,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
「公主?」在屋内的班顿,听到了公主的一声叫喊,马上提高警觉,开声问。
「没…没…没甚么…我正和聪将军切磋武功而已。」公主马上装作冷静地回应,可是班顿根本就不知道,我正在从公主的背后,落力地抽插她,公主的身体微微的震动,就连声音都抖震起来。
「咦?聪将军,公主有阁下的指导,功力一定会突飞猛进。」班顿笑着说,的确,现在的我,正和公主努力在『操』练呢。
我马上伸头过去︰「对呀,我正和公主练功呢。」

说罢,我便更用力地,将肉棒往小穴插,插得公主憋着气,满脸通红,鄙夷地瞪了我一眼。

「公主,你要休息吗?我看你的脸都红了。」班顿的关心,成为了我的乐趣,呵…
「不…没事…我还可以…」公主用那抖震的声线答道。
「那我就不耽误你们了。」班顿躺下来,放心休息了。
「请呀…嗄!」我朝班顿揖手致谢后,双手又放回公主的大屁股上。

公主终于忍不住,在我连番抽插下,喷出了一道美丽的泉水,而我,也往她的子宫,喷射了一道白色的泉水。

乘着班顿睡着了,我继续和公主做起爱来,干了她差不多一整个下午,干到她腿都软了,软弱无力地倒头在乾稻草堆中,高高举着屁股,就连阴唇都被摩擦得红红肿肿,甚至连小穴都久久未能合上,小穴内的精液缓缓流出来,形成一串串银丝,滴到稻草上。

「嗄…我…我不会放过你!」一脸怨恨的公主,用充满杀气的眼神瞪着我,我装作若无其事。

之后我便去搜寻一些可以吃的东西,在我们吃过后,班顿休息了,而我和公主,还是走到屋后,她全程都叉着手,与我斗气而不理我。

「我有点尿急…」我对着公主奸笑了。
「尿急就撒吧!」她叉着手,没那么好气地回应我。
「但没有地方呢…」
「你不会随地吗?」她说罢便哼了一句,转身背对我。

既然山不动,那就我动吧。我一个箭步,跑到她的后面,一下子推倒她,她跌到乾草上,我拉下裤子,露出了长长直直的肉棒,在她面前摇晃。

「你想怎样呀?」她神色慌张,看来是知道我的企图了。
「我要撒尿咯!」

随着一道黄金水柱,猛然洒到公主的身上,从头到脚,无一倖免,公主不停地反抗,却无法阻止水柱不停地射到她的身上。

「噁…你好呕心呀!」从头髮到肩膀、从脸颊到酥胸,都被射得浑身湿透,散发着难闻的恶臭,就连身上的长裙,都被染得黄色一片片。

公主不停地抹去脸上和头髮的尿液,又不停地甩手,务求将沾到的尿液都甩走,可是尿液已经渗入到头髮之中,一阵阵腥臭气味,令她差一点要吐出来。

「好讨厌呀!你…」狼狈的公主一边抹去身上的尿渍,口中一边咒骂我,我却乐得清闲地看着她这副狼狈的模样。

未等到她抹净身上的尿液,我便将她随手拉起,一手便将她的长裙扯开,美妙的胴体再一次露出,惹得公主愤怒地朝我攻击,不过我却轻鬆地接下了她的攻击,再一掌将她推倒在地,屁股正好对着我,刚才我的手边,就有着一根又长又大的木棍…

「来!」我拿起了木棒,朝公主的大屁股,大力地敲下去。
「痛!」公主痛得连哭泪都要流出来,双手不停地搓着那个又红又肿的屁股。

打得几下后,我狠心地朝着那个嫩嫩的肉穴,用木棒往那捅进去,痛得让公主又羞又气,好一个兇狠的眼神,看得我心中一凉,但我是不会就此放过她的。

「给我吃!」
「不吃!」
「不吃吗?」我抡起了拳头,直接往她的肚子打了几拳︰「好,那你明天就没东西吃!」
「不要打…不要打…啊啊…痛…」
「那就来吃主人的肉棒吧!」

公主要吃甚么?不就是我挺着腰板、摆在她脸面的大肉棒了!我走到她的面前,用肉棒在她的脸上拍打,藉此羞辱她。她勉为其难地把肉棒含在口中,默默地吞吐起来。

看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我实在忍不住,突然地牢牢地按着她的头,用力地猛摇,摇得她头晕眼花,接着,我在毫无先兆下,猛然朝她的喉咙,爆烈地射去,弄得她咳嗽连连。

「吞下去!」如果她不将我的精液吞下去,她会没饭吃,在生存和屈辱之间,她只能选择了生存。

看到不服气的她,默默地含着泪,吞下射到她口中的精液,我心满意足地笑了。

「贱民…」公主还未说罢,我便给公主掴了几记耳光,她哭了。
「贱甚么贱,我是你主人,你只是负责受精的淫贱小母狗,是属于我的小母狗而已。」我扯住了她的头髮,把她拉到我的面前说。
「本公…」公主根本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我往她的肚子又打了几拳,打得她捂着肚子。
「是主人。」我纠正她的说法,接着我看她的下半身说︰「你是时候要受精了。」

上面的小口吃过肉棒,轮到下面的小口,我狠狠地将木棒抽出,抽出来所造成的痛,让公主怒目而视,我没有理会,只管让她躺着,张开她双腿,用肉棒插进去,继续活动,她又气又恼,却又无可奈何。

「本公主一定会赐死你。」被我操插的公主,撑着上半身,直勾勾的睥睨我。
「呵呵,要赐死我?」我用力地打她的屁股,愤怒地抽插她︰「我就是要插你,怎样呢?即管放马过来!」

口硬的公主依然口硬,我只好连日运上『高速移动』,让她高潮迭起,也无视她的拒绝,直接射到她的子宫裏。

「喜欢主人的肉棒吗?」
「不…不喜欢…」
「要受精吗?」
「不要!」

就这样,这两天,公主便成为了我的专用肉便器,我们不时背着班顿,在屋子内的各处,留下了我和她激烈结合的痕迹,她的子宫和胃部都装载着我射给她的精液,身上还沾有尿液呢。她对我的态度,依然是口中不饶人、杀气依旧,身体的反应却是十分诚实。

我的级数,也上升到Lv 49了。

第一百五十九回        邪气的蠢动

「我要杀了你。」公主忿忿不平地说。

这句话,连日来我都听了不知多少遍,公主的口头上仍然不时埋怨我、责骂我,又不时瞪我几眼,在其他人看来,这到底有多恨我才会对我骂个不停,但在我听来,她的语气却没有当初的强硬,对我的态度也变得没那么大的敌意。虽然她尚未对我千依百顺,但态度有着很明显的转变,所以我对这些骂人的话,懒得理会咯。

「你还未学乖,要叫主人!」我一边打着公主的屁股,一边抽插她。
「主人…啊啊…主人…」她勉为其难说。
「这就对了,才是我最爱的受精小母狗。」说罢,又一波射到公主的子宫裏。

过了几日,班顿的伤已经好了,而我也蓄势待发,站在我身后的公主,她的裙子之下,是一个流着精液、连日来被疯狂糟蹋的小穴。

除了去打猎、找果子、休息之外,其他时间都是调教公主,务求把她弄成一个听我话的奴隶,现在想起来,难免有点兴奋,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

「笑甚么!」公主捏了我手臂一下,痛得我怒瞪了她一眼。

我白了她一眼后,便走到班顿身旁,查看他的伤势如何。

「老夫的伤好多了。」班顿说︰「咦?那是?」

班顿发现的,是地上的一滩水渍,我看了看,那滩水渍,不就是今早我在睡着了的班顿面前,狂操公主、导致她喷了、落在地上的爱液吗?嘻嘻…我看了公主一眼,公主红着脸、别过脸去,不理我。

「没甚么,可能刚才是我洗果子时滴下的水渍吧。」我得意于我的成果,不禁在心裏笑了出来。
这个时候,班顿认真地问︰「对了,聪将军,其实你有甚么计划呢?不妨说出来,看看老夫能否助将军一臂之力?」
「其实我打算…」

于是我将打算独自追杀奥利奥一事告诉他。

「哦!原来将军有此大志!要向兽王奥利奥挑战!」班顿双眼登时亮了。
「这…算不上是挑战啦,是去暗杀啦。」我谦虚地说。
「这实在是好事!」他讚赏地说︰「将军的举动,正是替本国、国王陛下及皇后殿下报了个大仇!」
「呀…哈…」我傻傻地笑了起来。
「如果不嫌弃,请准许老夫助你一臂之力。」
「怎么可以呢?」我回头看了公主一眼,公主哼了一声︰「我打算将你们送去依高那处。」
「老夫想过了,如果贸然去找依高将军,恐怕会被当作奸细,而且回去又会耽误到聪将军的计划。虽然公主的安危重要,但权衡轻重,公主在你我身旁反而最为安全。」
「这…」我有点为难地说。
「所谓人多好办事,以将军一个人的力量,恐怕无法暗杀成功。」班顿搭着我的手说︰「一人计短、二人计长,老夫绝对能够为将军之助,请将军相信老夫。」
「前辈你客气了。」所谓惜英雄重英雄,班顿竟然如此盛意拳拳,我却之不恭了,于是答应道︰「好吧,我接受你的帮助。」

公主听到后,都默不作声,只有在我们身边,听着我们讨论前往维克斯的计划。

在和班顿商量好之后,公主便走到屋外去,我也找了点藉口跟了上去。

「诗诗…」我突然出现在诗诗的后方,抱着她并轻轻在她耳边,柔声地唤起她的名字。
「你…」她被我的突如其来吓了一下,马上推开了我︰「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当然是我查了查公主的资料,哦!原来公主叫做诗诗…嘻,挺好听的名字。

「哦…」哎呀,到底要怎样解释,她都是不会相信的,于是我随便胡乱找个理由推搪过去。
「你这个贱民,本公主的高贵身体就这样被你糟蹋了!」委屈的诗诗又气又泪,一副冤屈却又得势不饶人的样子,看得我的心都有点不舒服。

这时我才记起,当日我是如何对待阿莲?莫非今天我又要如此炮制诗诗吗?不,我不能再多令一个女人伤心,而且,这几天我都对诗诗做了许多禽兽才会做的事,我真的很过份…不,一点也不过份,嘿嘿嘿,记住,你!要操尽天下女人,哇哈哈哈…

慢着,我怎会这样想?停停停…

我不停地拍打自己、捂头后退,这时在旁看到我这样失常的诗诗,都没有理会我,逕自走去。现在头痛欲裂的我,只好马上冲往溪边,往自己的脸泼水,希望让自己清醒一点。

「阿聪…」

水中的倒影,似乎向我挥着手,呼唤我。不,一定是幻觉,一定是幻觉,明明Becky已经将我体内的邪气抽走了,至少能够抑压邪气的增长,但…

「你…到底是…」我好奇地对着水影中的倒影问。
「我是你,嘿嘿嘿…」『我』回答,笑得很猥琐。
「不…你不是我…」我摇头否认。
「不,我是你,你是我,你是一头只懂性爱的怪物,将要用你的阳具,佔领世界上所有女人的阴道。」
「不,我不会这样做的!」我否决『我』的提议。
「既然你不想,那么就让我取代你,替你去插尽天下女人,哇哈哈哈…」『我』大笑道。
「妄想!」愤怒的我,一脚踢向水面,溅起水花,洒得我浑身皆湿。
「你别以为你可以逃避!哇哈哈…」

『魔之阳具』的副作用开始出现了吗?体内的邪气难道已经成精了?想控制我?简直妄想!呀…

「放心,我会好好的用你那条又大又长的阳具,你知道吧,你的女人们,每一个都令我食指大动呢!她们的肉穴,一定很美味,对吧!」
「住口!」我一拳往水中倒影打去,可是打到的只不过是残影水月。
「哎哟…生气了?放心,我取代你后,我会代你,好好的操她们,不会让她们守生寡的,而且,我还要她们怀孕,为我诞下邪恶之子,将全世界,笼罩于黑暗的性爱领域内,哇哈哈!」
「可恶!」又一脚踢向水面,但偏偏踢不散那水中的倒影,那张狰狞卑鄙的脸,深深地印在我脑海中。

现在的我需要冷静,不能让邪气鹊巢鸠占,一定要好好控制自己的思想。我捂着耳朵,但是幻听仍然环绕着我,我只好哼起歌来抗衡,又把自己的头浸到水中。

「嘿嘿嘿…」不行,奸笑声在我脑海中徘徊…我不能被他控制…我要冷静…冷静…

良久。

「哈哈哈…我等你哦!」幻听终于停了下来,我颓然坐在地上,鬆了一口气。

我记得Becky说过,如果任何邪气在体内不理,最终我会成为一个只懂性爱的淫兽,现在的情况,恐怕只是先兆矣。

我查了查『混乱值』,才发现已经到达90,难怪邪气竟然可以入侵我的意思…

看来我得多加小心,在未找到大魔导士或其他解决办法前,尽量不要做爱,以免产生更多邪气,随时被邪气佔领身体,届时就大件事了。

我用水清醒了一下自己后,便回去了。

一夕无话。

第一百六十回        暗杀奥利奥

从屋内看出去,天朗气清,最适合去野外「交游」,我当然希望可以带上全部女朋友,来一次难忘且疯狂的野外露出大作战了,只不过,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暗杀奥利奥。

虽然奥利奥和瓦特都被我们打得落荒而逃,可惜中途有人出手,否则我们必定能杀死牠们…不,难保早几天出现的捕后黄雀,也是影武者而已,真不知道奥利奥和瓦特有多少影武者替牠们卖命。话说回来,到底是谁会出手阻挠呢?难怪是哥罗的手下?和上次救走瓦特的是否同一个人?如果是的话,恐怕不会容易应付。

「聪将军,老夫已经好多了,可以起程了。」班顿站了起来,真不愧是身经百战的战士,身体仍然壮健,身手依然灵活,若不是岁月渐去,他一定能够保卫泰铁国千秋万载。
「叔叔,你真的没事吧?」诗诗温柔地向班顿问。

诗诗在班顿的面前,竟然纯良得如淑女般,与对我的态度可谓天壤之别,我不禁白了她一眼,她却装作没看到。班顿的话,令我不得不去想,现在我要怎样做呢?这么多日,相信奥利奥已经进入维克斯了,要杀牠不是那么容易,但是我已经独自走了出来,又岂会回头?

「班顿将军,你们真的不介意吗?前面是九死一生的路。」我偷偷地看了诗诗一眼后向班顿问。
「聪将军,我们当然不会介意,放心,老夫这条命是将军救的,老夫定要还恩。」
说得如此凝重,又不是万死不辞,不用那么可怕吧?我连忙说︰「别这样说。既然将军和公主不介意,那么我们出发。」

于是我们出发,往维克斯前进,不知道依高他们现在是否正领军往维克斯呢?我应该比他们领先了两日的路程,届时在维克斯等他们吗?让我想想…

走了一段路,沿路上都见不到难民,也不见佛罗伦斯的身影,不知道那四个女人下场如何呢?良久,已经是黄昏了,我们在树林裏休息,生了个火,我抓了果子给大家吃,总算让『饥饿值』稳定下来,只可惜附近没有河流,否则可以看看有没有鱼。入夜后倚在树旁睡一觉,明天继续上路。

翌日。

我被一声吵杂声吵醒,两眼惺忪,看一看,天还未亮,却发现我的不远处,一道纯白的背影,在微薄的晨光照射下显得美丽,不禁让我整个人都醒过来。

「看甚么看!」那人回头,原来是诗诗,她发现我醒了,便喝斥我。

看到诗诗,我当然不会放过任何机会,一下子便扑上去,掀起她的裙子、脱下我的裤子,肉棒直接入洞,来一场晨操。诗诗愤怒地瞪着我,我却没有理会,直接开干…幸好我们躲在草丛裏,否则让班顿看到就不好了。

班顿醒了,我也射了,整理好衣服后,又再继续上路。一路上无话,直到我们临近维克斯。

「班顿,前面便是兽人的大本营维克斯,我估计奥利奥就在皇宫,你和公主都要小心点。」
「嗯,聪将军,你也是。」班顿紧握着手中的剑。

诗诗没有答话,紧紧地跟着班顿。她看我的眼神极为複杂,又要爱上我(精液的影响),又要讨厌我(被我凌辱调教),真不知道她甚么时候才能放下对我的成见。

「班顿、公主,你们先在这裏等着,我先去看看皇宫的情形,看看奥利奥和瓦特的所在位置,然后等到今晚再行动。」我们在草丛躲着,我向班顿和诗诗说。
「聪将军,小心点。」班顿叮嘱说。

我点点头后,便分出『分身』保护诗诗和班顿,然后脱下一身衣服,再次变身成兽人,巨大的阳具又粗又壮,看得诗诗都呆了。

「想不到聪将军竟然有如此利害的能力,老夫佩服。」班顿敬佩地说。
「别夸奖,只不过雕虫小技矣。我走了,小心。」我便转头要走。

变成兽人的我,大摇大摆地走进维克斯,可是下身巨大的阳具,仍然惹来不少兽人的妒忌和羡慕。

「哗,好大哦!」几头女兽人在一旁议论纷纷,一双双雀雀欲试的淫秽之眼,盯着我的阳具不放,我只好加快脚步,赶紧走向皇宫,以免在闹市就弄出点事来。

终于来到皇宫,没想到有几头兽人正在做爱,看来淫乱的风气仍然持续。门外的守卫都在打瞌睡,乘着牠们不为意便偷偷翻墙、窜进皇宫。

不知道奥利奥和瓦特培训了多少影武者,恐怕在这种情况下,杀牠们的难度提高了。我走着走着,都没有看到兽人士兵,看来上次一战,让牠们元气大伤。

我逐处搜索奥利奥和瓦特,如果这行能够顺道解决牠们,那就是好运,否则此行只能当作踩点而已。

我查看了一间又一间的房,却没有发现甚么人,正当我觉得奇怪之际,却发现…

「你是…」我看到一个女人,正在房间裏自慰,床上那张湿透的床铺,可以看出到底有多激烈,看到如此香艳的场面,我脱口说︰「菲女王。」

我推开了门,偷偷闯进去,菲女王的身材真不是盖的,甜美动人的脸庞,浑圆的双峰,在细腻的呼吸中微微蕩漾,吹弹可破的肌肤,缓缓起伏,充满魔性的屁股,如果能够摸上一把,于愿足矣,难怪奥利奥始终对她爱不释手…不,那是计策而已!

菲女王见到我,却一脸骚劲地看着我,拉着我的手坐到床边,急不及待地伸出手往我的肉棒,搓弄起来,吓得我马上一缩,她登时露出失望的表情,连忙逃了出去。

「她怎么了?」我走了不几步,自言自语说︰「我是不是要救她呢?」

正当我还在犹豫之际,我发现自己已经走了到大殿,偷偷探头看,只见三个身影!在中央的正是瓦特和奥利奥,只见牠们比往日虚弱了许多,站在中间一人,身穿黑袍、样子十分苍老,眼内没有生气,散发着诡异的气息。看来一定有古怪,于是我偷偷躲在一旁,听听牠们说些甚么。

「摩根大人。」奥利奥喘着气说。
「哥罗大人已经说过,『影武者』是从你们身体直接分裂出来,虽然可以拥有和你们相同的实力和独立思想,但由于与你们是共享生命,万一『影武者』死亡,就会出现反噬,对身体造成极大伤害,削减你们的寿命和能力。」那个叫做摩根的人说︰「虽然短时间内仍可以保持身体的能力,但时间一过,身体就会崩溃。」
「我知道…咳咳咳…」奥利奥咳嗽了,只见牠突然吐出许多血来,胯下已经软掉的阳具,也渗出血水来,然后牠颓然跌在皇座,牠的身体已经出现突变。瓦特也支持不住,呕出一大口血。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影武者』是培训出来,这刻才知道是分裂出来。如此听来,『影武者』的副作用太大,还是我的『分身』安全得多。

摩根摇摇头离开,没有理会奥利奥和瓦特,看来此刻牠们虚弱不已,绝对是暗杀牠们的大好时机,可是,现在是早上,大光天下杀死两个兽人一族的重要人物,我自然不好脱身,而且我也要救出菲女王。于是我马上『遁地』,退到维克斯外面去会合班顿和诗诗。

「聪将军,如何?」我从地下跃起,班顿见到便问。
我把奥利奥和瓦特的情况讲出来,班顿大喜︰「就等今晚动手。」
「这真是大好机会。」
「我们先吃点东西吧。」在离开皇宫的时候,我偷偷地从民居中偷了些食物,分给班顿和诗诗,诗诗不忿地从我手上夺去食物,自顾自地吃起来。

等了很久,终于来到夜晚。

「是时候了,我们先偷偷进城吧。」我向班顿说后,转头向诗诗说︰「公主,你留在这裏,有我的分身保护你,应该没事的。」
「不行,我要跟着你们。」诗诗耍起公主脾气来。
「公主殿下,为免殿下身陷险境,只好委屈殿下。」班顿说罢,便提起剑和我一起走。

街上没甚么人,城门都没有甚么卫兵,因为根本没有足够的兵力,我们轻鬆到翻过栏栅,直奔皇宫,来到大殿。

「这是?」我和班顿看到面前一幕,都同时惊讶起来。
「你们迟了,牠们已经死了。」站在我们面前的,竟然是摩根,在他手上的是瓦特的头,至于在他脚边的,是瓦特的身躯。

第一百六十一回        心酸

看到大殿四处血渍斑斑,地上的瓦特尸体,摩根手上的瓦特头颅,令我大为疑惑。

「到底是甚么一回事?」我不禁要向摩根问。
「其实我早就发现了你。」摩根指着我说︰「你以为你变成兽人,其他人就不知道你是人类了吗?」
「你…」我没想到我的『易容』,竟然会有人识穿,到底是…
「是『读心术』。」摩根的话,竟然回答了我心中所想︰「不用猜了,牠们死了。」
「牠们死了?」班顿狐疑地问。
「是。」摩根随手把瓦特的头颅掷到一边。
「但…兽人一族不是哥罗的先锋吗?」他的话令我更觉奇怪。
「要知道,哥罗大人不喜欢不听话的手下。」摩根神态自若地说︰「我们要捧另一个奥利奥出来,又有何难?」

摩根的话顿时令我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做,奥利奥和瓦特都死在他的手上,那么我到维克斯来,又有甚么意义?

「看来,你就是哥罗大人所说的那个人。」摩根一边说着,嘴角一边向上掀。
「甚么意思?」我扯着班顿往后退。
摩根突然双眼一睁,飞身而上︰「你,不死不行!」

与Lv 62的摩根正接交锋,要是有命离开,我已经要焚香还神了。

我扯着班顿往后便退,看样子,虽然奥利奥和瓦特都解决了,但又惹来了另一个麻烦,而且菲女王都救不到,这趟行程,简直毫无意义。

面对Lv 62的摩根,实力上我和他之间有点差距,加上不知道他有甚么利害的技能和武器,所以实在不宜硬碰,只好拉着班顿逃走。

很快便来到了皇宫的出口,可是…

「想跑?」大批兽人士兵和兵长突然涌出来,将门口重重守住,原来是陷阱!
「镭射死光!」我只是伸出两只指头,便将两只兽士士兵轰开!
「大人提过,你将会是我们称霸世界的障碍之一,所以…」摩根从我们的后面走来︰「你非死不可。」

我和班顿奋力地砍杀面前数之不尽的兽人,本来级数不高的牠们,对我和班顿来说可谓小菜一碟,但是敌人有点多,加上班顿的活动能力及不上我,所以打了没多久,班顿的身上已经挂彩。

「你没事吧?」我挡下兽人士兵正劈向班顿的剑,然后反手一剑将其反杀,扶住差点失去重心的他。
「老夫没事!唏!」班顿再接再厉。
「你的死,是必然的!」摩根随手一挥,一道强劲的气旋瞬间而至,吓得我马上闪避!
「哼,谁死都不知道。」虽然说出了这些话,但我知道这只不过是气话,因为我和摩根的级数有点差距,搞不好随时就在这裏被他弄死,那就Game Over了。

看到摩根如此可怕,没办法了,只好用这一招,「轰隆」一声,一道雷电从天而降,一下子劈死了十数头兽人士兵,打出了一个缺口,我连忙拉着班顿走。

「别走!」摩根大喝,可是我们没有理会,只顾一支箭般往外逃。

正当我们跑向维克斯城的出口时,才发现一道很熟悉的身影,竟然在那个地方,不停地残杀守在门口的兽人士兵和兵长,那人不是谁,正是那个刁蛮的公主—诗诗。

「快走!」兽人们虽然完全不是诗诗的对手,可是诗诗却愿意身入险境来救我们,看来她是不放心,但她这样做,我们更不放心。

这时,脑后生风,我回头一看,原来一道光球直奔过来,可是我已经来不及反应,快要击中我…「轰隆」,班顿竟然飞扑过来,把光球挡下来,却发生猛烈爆炸,他被飞弹了开去。
「班顿!」「叔叔!」我和诗诗都赶紧扶起班顿,只见他吐出一口鲜血。
「我没事!」班顿站了起来,拉着我们走︰「走!」

当我们走到大门时,摩根竟然挡在我们面前,没想到他竟然那么快就赶到,只见他从容不逼地走过来,脸上展露出自信的笑容,就像毕业礼上的学生,在取得毕业证书时那刻的笑容,非常灿烂。

「你们谁都跑不了!」摩根伸手一拦。
「你们走吧!」班顿挡在我们面前说︰「待会老夫拖着他,你们乘机离开。」
「班顿叔叔,我们一起上。」诗诗上前,但都被班顿拦住。
「可是…」我知道班顿想牺牲自己,所以阻止他。
「老夫这副老骨头,只有这个用途了。」班顿欣慰地笑着说︰「一条命,换来你们的安全,值得。」
「班顿,单靠你一个是打不赢他的,集合我们的力量,或者尚有机会。」我架起了姿势,準备攻向摩根,但都被班顿拦下。
「傻小子,你以为老夫不知道你对公主做了些甚么吗?」班顿摇了摇头,平心静气地对我说︰「老夫视公主如己出,只是…你要好好对待公主,老夫这条老命,又算得上甚么?」
闻得班顿的话,我才知道他早已得悉我欺负他的公主,但是我已经不会再这样做,所以我答应他︰「放心,班顿,既然她已经成为我的女人,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她。」
「班顿叔叔。」一滴眼泪,从诗诗的眼角,滴到我的手背上,我知道,她对班顿的感觉,已经超越一般君臣的关係,是父女、是家人。

这时,系统音响起了,『同伴』出现了新项目︰
「诗诗︰Lv 40,乳房级数︰E,好感度︰10(厌恶),身高︰162cm,体重︰57kg,年龄︰22,状态︰正常」

「别挡着我,我不想杀你和那个女的,我要的是他。」摩根指着我说。
「哦,你要他…」班顿一掌将我推开,淡然地说︰「你要他,就必须从老夫的尸体上跨过去。」
「看来,我不把你杀掉,你仍会继续阻止我。」胸有成竹的摩根笑着说。
「那就来试试吧,让老夫看看你有多强了。」班顿握着手中剑,与摩根对峙着。

突然间,班顿直扑向摩根,把摩根拖延住,诗诗见状便拉着我走,我不停地挣扎,想挣开她的手,但她坚决地拉着我离开。

「放手!」
「不放!」倔强的诗诗很用力地拖着我,逃出维克斯,往远方走去,但我并不想留下班顿一个人、要与比他高出接近20级的敌人单打独斗。
「让我回去!」我不捨地回头。
「班顿叔叔已经打算捨身成仁,别浪费他的苦心!」我愕然,原来诗诗早已知道班顿的打算。
「别走!」摩根飞身一跃,抡杖而来,可是被班顿举剑挡住。
「你要先过我这一关。」班顿的话,令我感到此刻的他是视死如归。

诗诗头也不回地拖着我走,眼角不停地滴出滚烫的泪水,抿着双唇,强忍内心的激动,坚持地拉着我,从她的神情和语气中,我明白她有多么的不捨。

我不情不愿地跟着诗诗走,回头看到班顿被摩根压着来打,但他仍然坚持,不让摩根越雷池半步。这是一场必死的战斗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被诗诗硬要拉着走了。

我想回去,但诗诗不准,我们走了一段很长的路后,直至听到一声巨响,她才肯鬆开了捉住我的手。

「叔叔死了…呜…」诗诗蹲了下来,倚在树边,痛哭起来。

看到她如此伤心,可是我又甚么都做不到,只好拥着她,让她伏在我肩膀上,任由她哭,她却不停地挣扎、把我推开,我只好任由她哭。

良久,情绪波动的诗诗,终于平静下来。

我走近了诗诗,打算安抚着情绪激动的她,她突然抬起头看着我,两行热泪划过脸上所造成的泪痕,渐渐被风吹乾了,但我知道,她的内心依然是滴着泪,哀伤依然佔住了她的心扉,久久不能平息。

「我已经失去了在世上最后一位亲人了…呜…」她的话让我怔着了。

因为这刻让我记起,当日玛丽婆婆都是以自己的性命,去换取我们的安全,而且我也是无能为力,甚么都做不到,只得眼白白看着自己熟悉的人为自己牺牲,小丽从此失去了最亲的人。

所以我绝对明白,那一份不捨和伤痛,到底有多强烈,我唯有把她抱住,紧紧地抱住。

这一刻,我觉得很心酸,特别的心酸。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