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俠

他吐氣開聲,那支劍立即翹起,馬眼裡含著一滴一滴亮晶晶的白色液體稜跳腦紫臉青筋!一挺一跳,就像一個瘋了的和尚。

她趕緊用手握住,這才雙眉一縐,乍舌說道:「我的天!你真的被那女人弄傷了!」

她低垂臻首,微閉星目,用舌尖舔去馬眼中那滴白液體,直覺得鹹澀澀的,不是味道,他寶劍實在可愛,手裡顫顫,不住的用舌尖舔舔那龜稜和蛙口。

他抱著她的脖子和大腿,把她平放在床中央,分開她的兩條粉腿,自己抓住寶劍根部,在她的穴口一陣磨擦,「吱!」的一聲插進去一半還多。

「啊...啊...」

她的身子一抽,兩條白生生的大腿一挾,好像挨不住他的一劍。

「妳痛嗎?」「吱」一挺腰板,又插進一半。

「不...不痛...我...我只是...來吧...我頂...親哥...太好啦...哎唷...。」她喘噓噓的在下邊納情。

「妳不痛,我就開始抽送啦!」

「叭唧!叭唧!」

「好,好...親哥...真丈夫...你開始吧...哎唷...我好受死啦...哎唷...哎唷...你...你...我的親哥...我上天啦...啊...啊...哎唷...」

「叭唧!叭唧!」

她真是浪極了,她柳腰款擺,就像一條小蛇,豐滿的屁股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搖晃,真是山搖地動。

石奇一上一下的連根抽送、煽打,每一下都是抽到龜稜再猛力頂進去,這樣足足有六七十下,她的小花房中,淫水就像缺堤的長河,泊泊的流出,順著屁股溝流到床上了,濕滑滑的一大片。

石奇氣唬唬說:「妳又出水啦?這是第四次?」

「三...三次...哎...快...快點...用力...吸...」她嬌喘著回答。

「妳不是已經過癮了?」

txtads();

她慌忙的用雙臂摟著他的腰,混身只是不停的扭動,不停的迎合,不停的轉悠,口裡并不停的哼哼!

石奇一面扭動腰力,一面運用罡氣,狠命的向她的小穴頂撞,抽和磨研。

柳小倩扭著豐臀,一個勁的浪呼:「親哥...你太好了...哎哎...你為什麼...把...這樣好的功夫...哎唷...用在賤女人...哎唷...身上...哎...哎唷...我的親...真丈夫...」

「我要死在你手裡了...哎唷...你趕緊使功吸吧...我又要流了...親哥...來吧...親哥...我要流...哎哎...親哥...不要再動...頂住它...啊...啊...不能...不能再動...哎唷...我的天...啊...」

她嬌噓喘喘的,柳腰一刻沒有停過,那圓圓的豐臀更是晃動的厲害,由於她瘋狂的扭動,故嘴裡也不住呻吟,不住的呻吟。

你不細心,便聽不出她的哼哼和呻吟的兩種聲音。她這是第二次跟石奇做這種事,那還不哆嗦成一塊,只見她混身上下都露出了盈盈的汗珠,就曉得她使勁的程度。僅管她哆嗦成一塊,哼哼成一塊,呻吟成一塊,可是機會難找,她肌白似雪的身子,仍在沒命的搖擺,仍在沒命的迎湊。

「我的媽...哎唷...」她又在呼叫了。

「親哥...好丈夫...哎唷...我的親哥哥...你頂住那地...方嗯嗯...對了對了...我來揉...你不要動...太...太好了...我要上天...我快要上天...親哥哥...頂吧...狠勁的頂吧...哎哎...我的天...」

石奇沒命的抽送,足足有一百二、三十下,銳利的攻勢,仍然非常凌厲,再經她淫聲浪語的陣陣呼叫,他感到心竅搖蕩。

石奇覺得身子骨透過一道涼氣,全身感到一陣暢酥,他才驚覺納氣,已竟為時太晚,只見他雙眼瞪的和銅鈐一樣,牙齒咬的格格作響,整個身子像泰山倒榻一般,每一下抽到劍尖,然後吐氣狠命入頂進去,這一起一落,發出叭唧叭唧的聲音。

他迅速的改抱住她的豐臀,嘴裡哼哼的說道:「親妹妹...我也要出了...妳抱我緊一點...用口咬我的肩頭...哎呀...咬住...用力...用力...我嗯...」

石奇簡直就像牛喘,兩腿一挺,屁股往下緊壓,全身一陣抽答,脊樑骨一陣酥麻,精液像冰雹一樣,一滴滴的全打在她的花心上。

柳小倩覺得小穴心一陣奇熱,身子也是一陣哆嗦,她拼命的咬著他的肩頭,差一點沒有流出血,她迎著他壓下的屁股,膠合著不使它離開一點縫隙,她的淫水竟像泉源一樣,泊泊的流出...。

兩個人緊緊的摟抱著,他哼哼,她就呻吟,呻吟和哼哼最後攪合成一起,分不出誰的聲音,他們都癱瘓,誰也不願輕易的移動一下,那怕就是眨一眨眼皮,他們都覺得吃力,但他們仍緊緊的抱在一起,哼哼著,呻吟著,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一陣顫抖,如同他兩的末日到來...。一陣沉默,他兩緊緊的摟抱著,好像已經死了,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