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俠

這結果絕對出乎宮不屈和李秀英的意料,受傷坐地調的息的五大門派掌門人已激動得熱淚盈眶。當宮不屈躍到場中欲向石奇下手時,另一轎中說:「幫主別忘了,榮譽要緊。」

宮不屈打住,這時石奇已搖晃著站了起來,而宮不屈已連拍了弟弟的數大穴道,到一邊療傷去了。這時趙飛走近說:「老弟,快坐下趁機調息,我們全體的生命全握在你一個人的手中。」

石奇一想也對,宮不屈要為弟弟斷腿急救保命,不暇對付他,這段時間太寶貴了,然而這時此幫的部下卻圍攏過來,似要乘人之危,但被宮不屈斥退,這時李秀英在宮不忘身邊悲號著。

這一手使五大派掌門人暗暗佩服之外,也不禁汗顏,上一代的確做的不太光明,父債子還,宮家子弟報上一代的仇,也沒有什麼不對。

大約是半個時辰之後,宮不屈離開弟弟身邊,走向場中。石奇也站了起來,宮不屈嘿嘿冷笑說:「沒想到,數月苦練,你居然超過了掌門人數十年的成就。」

石奇冷冷地說:「若非令弟媳她化名喬裝一個家破人亡的女人前來干擾吸取在下的元陽,僅有一月時間苦練,在下的信心更為充足,即使如此,在下也並不氣餧。」

「你該相信,那並不是本人的意思。」

「在下相信,但有一事相問,尊駕為何奪人所愛?」

宮不屈冷冷地說:「柳小倩自願嫁給在下,而在下也發下誓言,要與舍弟娶武林中最美的女人,以改變宮家的醜陋,現在看來,柳小倩真正喜歡的還是你,甚至她把本門武功精華洩露了一部份給你,但在下並不責備她,反而覺得這女人很了不起。」

這時高進說:「宮幫主,昔年上一代的事,我們自知令尊理虧在先,吾等上一代有欠光明在後,你們二人之戰如能取消,吾等掌門人自願各斷一臂,了卻這一段宿仇。」

宮不屈冷冷地說:「家父含恨而終,臨死前交待,需討回一個公道,我已經破例給了你們許多機會,若依舍弟之見,恐怕早已把你們五大門派各個擊破一個不留了。」

顯然這是不能避免的博殺,二人對崎時,宮不屈說:「石奇,你力戰舍弟時,耗損不少內力,但在下為舍弟療傷,也消耗了不少真力,應該是公平而不吃虧的。」

石奇說:「即使吃點虧,也無所謂。」

他亮出鳳毛麟角筆,此筆尖如麟角,把手處有如鳳毛,以風磨銅打造,宮不屈用是點穴厥,二人的兵刃都是制穴用。

兵刃相交,嗆然大震,把拍岸的驚濤聲都淹沒了,石奇匕筆攻勢一完,宮不屈一氣呵成把他逼退五步,全場中人似乎全摒住了呼吸,不敢眨眨眼,因為這動作太快了,說不定僅是一瞬之間就分出生死勝敗。

筆、厥硬接,一溜溜的火星直冒,石奇覺得宮不屈的功力高出一成有餘,不久就陷入苦戰,體力消耗太大,有時是閉著眼掃出鳳毛麟角筆。一百五十招過去了,他的衣衫已破了數處,鮮血自內衣透出,一腿上連皮帶肉被點穴厥刮去一塊。但是,當他他看到場邊五位掌門人,以及趙飛等人時,他知道自己的責任太大了。

他亢奮著內力,支撐著潛力,全身百駭無一處不在顫抖,每一環節無一不酸痛麻木。

txtads();

甚至於腿有時像要抽筋,好像不是自己的腿一樣,他開始相信這樣打下去後果不問可知。

記得家師說過兵不厭詐的話,尤其是為了一個神聖的目標。

宮家失去祕笈,但祕笈本身還不是武功,武功要高人根據祕笈上的深奧文字苦研才能成為可用之學,像五大門派,同是昔年上一代得到一本祕笈練成的,卻因領悟力的強弱,以及苦學精神的差別,成就也就分出了高下,所以說宮家以偷藝及收買方式竊回武功,這手段也是不光明的。

基於這一點,改變了打法。由於場內情況不妙,場外驚呼連連。石奇己逞不支之象,剛中了兩腳,一膝跪地,一厥點來,倒地急滾,但人未竄起,銳嘯聲己到,石奇的頭髮被挑飛了一縷。

五大掌門人的心弦都快崩斷了,只見石奇動作稍緩,一厥閃電而至,嗤地一聲,自石奇的肩窩中穿過,他的身子向後疾仰,以鐵板橋工夫,單手在地上一撐,金鯉穿波,腳前頭後,射向宮不屈。

宮不屈絕未想到,一個遍體鱗傷的人,肩窩穿洞之下,還能作此一擊,要閃已不及,雖避過了要害,但小腹還是中了一腳,摔出一丈之外。

這一突變,五大掌門人好像又有了呼吸,甚至暗暗感到慚愧,他們不能不想,如果要是苦研這本祕笈,以二十年的時間,該有多大的成就。

二人都爬了起來,搖晃著走近,這時柳小倩說:「你們二人算是一時亮瑜,平分秋色,可以收手了,武林中需要你們這種奇才來維持,請看在我的份上…」

但二人欲罷不能,有少數人是不甘心平分秋色的。在筆、厥呼嘯震耳欲聾聲中,他們都以畢生真力作了最後一擊,一聲巨響,筆、厥雙雙脫手,虎口震裂,但又由分而合,不避不閃,一個中了一拳,一個中了一掌,二人搖晃倒地。

下面的人又要動手,卻被柳小倩阻止,李秀英大罵柳小倩吃裡扒外瘋狂撲上,竟未出十招而被砸了回去,她說:「還是趕快去照料妳的丈夫吧!別再到處賣弄風情了。」

由於五派掌門人除了救治石奇及宮不屈的重傷外,高進還在急救情況不穩的宮不忘,醒來的宮不屈看到這情景,終於當眾宣佈昔年這筆帳一筆勾銷。

但五位掌門人表示言出必行,當場自斷一臂,這使宮家的人不得不折服。人都會犯錯的,但不可原諒自己的錯誤而誇大別人的錯誤。

當宮不屈和石奇握手言歡,互道敬慕時,宮不屈悄悄地說:「我知道小倩並不喜歡我這醜八怪,只是為了救你及五大門派而已,我們之間絕對清白,而且我鄭重宣佈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