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俠

石奇樂得以逸待勞,摒住呼吸,靜靜地體會那裡面摩擦的快樂舒適,耳朵卻靜靜地聽著這曲人間少有的樂章。

不過一杯熱茶時間,她已累得嬌喘吁吁,口中如蘭的香氣,隨著嬌喘吐了出來。

石奇本來已是夠享受的了,現在鼻子聞到她吐出來如蘭似麝香氣,渾身都酥軟了。

驀地...只見她的粉臉微微一抬,兩片櫻唇一張,抱住他親了一個熱吻。

石奇在邪幫武功記載中看過吸取天庭水補陽,他那肯把這個機會錯過,猛然含她的舌頭,吸了一口津液嚥下肚中。

這一陣熱吻過後,她感覺精疲力盡,兩腿兩手一鬆,採取守勢。

石奇望著仰臥的她,微微一笑,說:「我壓在妳身上感覺難受麼?」

「我身子倒沒有什麼感覺?只是...只是...」

石奇是一個絕頂聰明的人,已知她仍未盡意,於是緩緩的抽動起來。

再道:「妳舒服嗎?妳的裡面緊緊的,和我的磨擦得很快樂。」「加快一點,不是更快樂嗎?」她說完之後,把一雙秀目閉上,盡情享受這消魂的個中滋味。

石奇立即提起精神,猛烈的抽動,那花房又傳出來吱吱的淫聲。

她的嬌軀緩緩的移動,口裡哼嬌聲:「哎唷...哎唷...好哥哥...我樂死了...唷...好啊...」

她那初開的桃源洞,很小很緊,石奇的劍又長又大,一抽一送都有一種吱吱的聲音傳出來。尤其李秀英是練過氣功的,她待石奇的劍送進去之後,猛然一吸氣,子宮猛然收緊起來,將他含住。

他向外一抽,劍尖和劍鞘磨擦得更緊,他抽送了約有二百多下,又覺一陣快感襲上心頭,猛然抽出半截,即速抬頭仰視。說也奇怪,他按照邪幫記載實行不洩的方法,果然有效,他一抬頭,心神立即安靜下來。

石奇待心情平定之後,緩緩提一口罡氣,於是又重整旗鼓,肉博起來。他吞下李秀英的丸藥,不但精神百倍,而且慾念也特別強烈。

這時石奇正覺快感來臨,較前兩次更緊張。他立即按照邪幫的記述,作緊急的措施,猛然抬頭左右斜視,右手食指緊緊抵住肛門口下方玉莖根旁,並且停住呼吸。這樣一作措施,動搖的心神又平復了。

她見他三次突然抽了出來,心中很感不樂,不知道他在弄什麼鬼,帶著埋怨的口氣說:「你這是幹嗎?」

txtads();

「我在練功。」

「你怎麼也會這種事情?」

「很有效啊,是不是?」

「哼,我就不信你有這種本領。」

「妳等著瞧吧!」

「嗯!」

在這洞內,蔽不見天日,他們一進洞,就開始肉搏,玩了有多少時間,彼此都不知道。驀地...石奇見她垂下眼臉,知道她已支持不住了。

他隨即明白,於是說道:「妳累了吧!我們就這樣抱住休息吧!」

她把右腿一抬,搭在他的臀上勾住,左手摟住他的頸子,嬌軀一側,將石奇翻了下來。石奇也同時張臂,把她的纖腰抱住兩腿微曲,從她的胯下伸了過去。兩人面對面抱緊側臥著,那劍仍然插在劍鞘裡,不久都已沉沉的睡熟。

一陣高潮與興奮過去,又一陣沉默...很久,兩人方在夢中醒過來。

她一睜眼,向石奇說了第一句話:「我是你的人了,你是不能抵賴的!」

石奇一怔道:「妳,妳剛才給我吃的是什麼?」

「那是一種特別的藥!」

「妳是從那裡得來的?」

「喲!瞧你,急什麼?那是我們幫主配的仙丹。」

「原來妳也是邪幫的黨徒。」

「講得那麼難聽幹什麼?我是那點待你不好?」

石奇霍然坐起來:「哼!」

李秀英也坐起來,道:「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天涯海角我都跟著你,你不能甩掉了我說走就走。」

「妳怎麼可以拿那種藥給我吃?」

「那有什麼不好,有人想吃還吃不到呢?」

他感覺頭腦轟轟在響,揮揮手道:「妳少說一句罷,煩死人了。」

李秀英陡然跳起來,道:「你要是不肯要我,我只有死路一條,就算我死後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猛轉身,向洞外奔去...

沒想到,竟又招來這份麻煩,世上的確有好人作不得的事,現在就被他遇上了。

石奇不由跟她後面出去瞧一瞧。那知到了洞附近,不由大驚,眼見她在樹上結了個繩子扣,已把頭伸了進去。

他大叫著:「李姑娘,不可以...」

但這一工夫她已上了吊,身子懸空,雙眼直瞪,喉中發出喀喀聲,他奔上抱起她,把繩子扯斷。說:「李姑娘,妳這是和誰過不去?」

「你即然不要我,就別管我。」

「李姑娘,世上什麼事都可以遷就勉強,唯有這件事不可以,須知妳也有責任,那什麼仙丹是妳給我吃的。」

「不要管我的事呀!」

她在他的懷中掙扎著,只感覺她雖然不胖,卻摸不到一絲骨痕,混身軟綿綿的,使他混身燥熱。還有,他和柳小倩有接觸,而且她還是處子,但抱起來,不像李秀英這麼豐滿大腴。

麻煩來了,他必須隨時提防她再尋短見,這麼一來那還有時間集中思緒去精研武學呢?他本來想一走了之,但是,他又不是那種人。

時間過去很久。他一事無成,急得他團團轉,這天晚上,他不得不向她攤牌了,他說:「李姑娘,我只能告訴妳,我負有拯救武林生死存亡的責任,我希望妳能另找個安身之所,或者我為妳找個地...」

「你想甩了我,門都沒有。」

「這根本談不下甩不甩的問題,除了你給我吃仙丹之外,根本沒有什呀。」

「那樣你已不清白了。」

「妳要憑良心。」

「哼!良心是看不見也摸不到的,當你抱起我以後,我知道你心裡有良心麼?」

石奇一掌打去,她居然沒有閃避,但他及時收了手,他現在只有濕手插在麵罐中的感覺。就當她是塊木頭好了!我可以不聞不問她的一切...。下了決心以後,他不再理她,埋頭苦研。

一個人只要下定決心去作一件事,總是有點成就,但不出三天,她忽然叫著說是肚子痛,而且痛得滿地打滾。石奇學過岐黃,知道女人月事來時會有經痛,就開了個方子叫她去抓藥服用。

「我又沒錢,怎麼去抓藥?」

「我給妳錢。」

「我又不知道藥舖在什麼地方?」

「我告訴妳。」

「不,我要你陪我一道去。」

纏她不過,只好和她一道去,而他要自己去也不成,她怕他走了。他不能不想:我真是倒了八輩子霉。

到了小鎮上,又要上館子,又要去看戲。一直折騰到天黑才回洞,他隱隱猜到,肚子痛可能也是假的。

「我可要警告你,你要是偷偷撇下我走了,我就會到處宣揚你始亂終棄,玩弄女人。」

石奇懶得理她,自去練功,她在煎藥。在他聚精會神時,她在洞外竟唱起了歌來。竟是坊間的風流小調。石奇幾乎要揍她一頓。也許我越是怕她干擾,她越要干擾,還是不要理她為妙。

她吃了藥,又要去洗澡,他正好有一點清閒的時刻,終於他靈機一通,研出了一招,大喜而起,暗運罡勁練了幾遍,向洞外掃出一掌,卡查一聲,一株如碗粗的樹齊腰折斷。

他驚得楞在洞口,就在這時,忽見她奔了回來,還悲泣著說:「快點,我若是不練功夫,毒火就會攻心。」

她下身沒有穿褲,雖然上衣遮住了緊要部位,大腿以下卻全裸裎的。

「我現在沒有時間。」

「求你,救救我,救救我...」

「我求求妳,讓我清閒一陣子好嗎?」

「不行,我的陰火發作就會焚身而死。」

「妳自己去想辦法吧!」

她已經一把勾住石奇的頸子。石奇的心裡一陣迷糊,她立即送上櫻唇,嘴對嘴渡來兩顆藥丸,即所謂邪幫幫主精製的仙丹。只見她撲上身來,石奇即失去抗拒之力,那兩顆邪幫藥丸順流而下,衝過咽喉。他的慾火又再度燃起...

他突然心頭發熱,五臟如焚,忍不住衝動,底下的寶劍挺然豎起,急於要找劍鞘。只得抱住她的嬌軀走進山洞裡,脫掉衣服,自己坐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