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106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106)草地上的情不自禁】

  深居山中,与世隔绝,村小人少,沟深林密。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到了雾
村就不是纸上谈兵。

  农人简单而随意,质朴而踏实。他们自给自足,与世无争,安于一隅,甘愿
被世界遗忘在一个无人问津的小角落。

  他们诸多的品性,都将指向同一种生活方式、同一个生活目标,也就是择邻
而居,择人而交,择地而耕。

  生命的繁衍生息,终将归于一理。如同涓涓溪水,顺石而下,蜿蜒曲折,不
经意间汇于大江大河。

  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的累积,阅历的加深,棒子的心从蒙昧混沌变得蠢蠢
欲动。他时常攀至山的顶端,然后久久的眺望远处。远处群山连绵,看不到山的
那一边。棒子梦想着越过这群山,走到山的那一边。

  而小娥,这位身世并不幸福、正值花雨季节的农家妇女,男人外出,杳无音
讯,独守空房,寂寞自知。加上外貌俊俏,身段曼妙,无论是老汉还是半大小子,
只要看到小娥的身影,他们就停下手中的活计,眼睛色眯眯的盯着小娥从头到脚
的打量个不停。胆儿大的会吹上一两声口哨,或者甜腻腻的打上一声招呼;胆儿
小的,眼神躲躲闪闪,一脸红晕,魂儿丢了似的偷偷的瞄上几眼小娥。

  独身的烦恼加上多人的骚扰,给小娥原本如水一般平静的日子增添了不必要
的搅扰。小娥本来是个很随心随性的女人,但随着时光的流逝,小娥不得不时时
处处在意自己的形象和言行。她出门之前总要多穿一件,为的是遮住自己的酥胸
和臂膀。夏天炎热的季节,她都得穿上带袖的衬衫。而面对许多有事没事的搭讪,
她都得在最快的时间打发掉这些不怀好心的苍蝇。

  「棒子不要!」

  当小娥看到棒子伸出舌头舔舐着自己内裤上的那团湿滑时,小娥伸手抓住棒
子的胳膊肘,急急说道。

  棒子轻轻的按住小娥的手背,浅浅的笑着说道:「嫂子,我吃的是你的,又
不是别人的……」

  「都是女人下面流出来的,有啥不一样的……不要,棒子听话。」

  小娥的坚持让棒子感到一阵莫名的悸动。也不知为何,棒子就是想舔舔,想
尝尝,那泛着点点星光的粘液,此刻变成了琼浆玉液。

  「嫂子,让我尝尝。」

  「听话棒子,嫂子不要你这样。」小娥娇娇的制止着棒子,随后把自己的内
裤从棒子手中取了过来。

  「舔一口都不行啊?」棒子有些委屈的说道。

  「不是不行,是嫂子心疼你呢!」小娥看到棒子那恋恋不舍的神态,有些爱
怜的抚了抚棒子的面颊,柔声说道。

  「那要是这样的话,我的下面也脏,比你下面脏多了。你不让我舔你流出来
的,那你是不是也暗示我,嫌弃我的下面?」

  小娥连忙翻身跪在棒子的对面,重新伸手握住棒子滚烫肿胀的物件,爱意绵
绵的上下搓揉了几把说道:「棒子你说哪儿话呢?嫂子怎会嫌弃你!嫂子要是嫌
弃你,是不会跟你那个的。」

  棒子鼓起勇气说道:「那如果我想让你唆我的下面,你会不会嫌脏呢?」

  小娥轻轻的掐了一把棒子,然后撒娇的说道:「嫂子不会的……哎呀你啥时
候变的这么讨厌!」

  「是你讨厌在先的!」棒子嘻嘻的笑着说道。

  小娥故作生气的撅起了小嘴,赌气似的转过身体说道:「不理你这个讨厌鬼
了!」

  棒子将手插进小娥右侧的胳肢窝,从身后揽住了小娥的前胸。右手掌恰如其
分的握住了小娥左面的**,而前臂压着小娥右面的**.

  棒子凑近小娥的耳边柔声细语的说道:「嫂子,问你一个问题。」

  小娥将她那曼妙如蛇的身体轻轻的扭了扭,表示她肯定的回应。

  「如果我想让你唆我的下面,你愿意不?」

  小娥又装模作样的挣扎了几下,娇声说道:「讨厌!讨厌讨厌讨厌……」

  「嫂子,你说嘛,愿意不愿意?」

  「我不说。你讨厌。」

  「这有啥难的,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不愿意。」

  「不说不说就不说!」

  「我明白了。你嫌我下面脏,你不愿意。」

  棒子说完,抽出自己的手臂,独自一人低下头来,起身坐在了距离小娥两步
远的位置。

  小娥见此,连忙爬到棒子旁边,轻轻的抱住棒子的脑袋,用自己温热的胸脯
贴着棒子的脸蛋。

  「咋,生嫂子气了?」

  棒子摇了摇头,说道:「没有。」

  「还嘴硬呢,看把你给伤心的……」

  小娥充满柔情的轻抚着棒子的头发,然后偷偷的说道:「嫂子告诉你实话,
好不?」

  棒子点了点头。

  「嫂子从来没有嫌弃过你的下面脏呢!」

  棒子抬头问道:「真的?你没有骗我?」

  小娥笑着说道:「骗你是小狗。嫂子……很想唆你的下面。」

  「可是你不让我舔你下面……」

  「嫂子三四天都没洗澡了,下面有味儿。」

  「我不怕你下面有味儿。我也不会觉得脏。我就是想舔,想吃。」

  「棒子,等嫂子回头好好洗洗,然后……」

  「不。我就现在想要。」

  「棒子!你听嫂子的话,嫂子不想让你受委屈。」

  「我不这么想,你不让我舔,恰恰是让我受委屈。」

  小娥不解的看着棒子。

  棒子接着说:「嫂子你想想看,我舔你下面是我心甘情愿的,是我现在就想
干的事。可是你反对我这么做。你阻拦我做自己想做的事,嫂子是不是让我受委
屈了?」

  小娥伸手摸着棒子的脸蛋,只好悄悄的分开了自己的双腿,将一片泥泞裸露
在了棒子的面前。

  「那……你就舔呗。」

  小娥害羞的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棒子顺势抱住小娥的双肩,将她缓缓的平放在草地上,然后附身下去。

  棒子的双膝是跪在小娥的脑袋两旁的,而棒子的整个身体,压在了小娥的身
上。

  一正一反,一倒一竖。

  棒子的物件,贴着小娥的面颊。

  而小娥的芳草,恰好长在了棒子的脖子位置,那道窄窄的润门,热烈的质问
着棒子的嘴唇。

  聪明的棒子为了不让小娥感到愧疚,无师自通地想出了同时亲吻对方的下面。

  这样,谁也不用感到亏欠谁。

  银河一片,箫声滋滋。

  双唇像个圆圈,裹紧烫热如斯;

  两嘴紧紧相贴,滑舌刮擦不止。

  一个鼓胀的下体火热,一个麻酥的浑身舒服。

  一个边唆边喘,一个边舔边吸。

  完全的投入,放荡的彻底。

          ****** ****** ****** ******

  小娥的小腹不停的向上挺起,似乎是嫌棒子的嘴巴贴的不够紧凑,不够用力;
而小娥的嘴巴,同时在不停的吞吐的棒子的粗物。柔舌在紫头上不停的翻滚逗弄,
双唇被憋成了o型。至于泥泞的沼泽地就更不用说了。棒子的鼻子上、嘴巴上、
下巴上,也就是除了眼睛以上是干爽的,棒子面部的整个下部全都被小娥那鸡蛋
清的滑液给沾的到处都是。

  当棒子感到舌根发酸、有些累的支撑不住的时候,他就用自己的鼻尖扫过柳
叶中间,一遍又一遍的将两片肥肥的柳叶撑开。滑是最直接的感受,除此之外还
有温润与湿热。

  一股不淡不浓的异香,让棒子激动的不知道该怎么弄才好。那股和别人不一
样的异香是小娥特有的味道,任何人都没有这种味道。

  相比之下,张霞是一股骚哄哄的味道;张娟有一股淡淡的咸涩。而二娘和四
娘,除了骚还是个骚,只是二娘和四娘的骚是正宗的骚,不是邪气毕露的骚。

  是女人的骚,不是动物的骚。

  「嫂子……」

  当棒子被小娥的小嘴给逗弄的无比膨胀时,他就有了一种强烈的**. 他盯着
小娥泥泞一片、汩汩流水的沼泽,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

  「嗯?」

  「我想了。」

  「嗯。」

  小娥吐出了棒子的物件,张着红红的小嘴喘了几口气,这才一脸红晕的呻吟
了一声:

  「快来,嫂子好想。」

  棒子急不可耐的转了一个身,然后附身贴在小娥的一双**上。小娥睁着一双
醉眼,双唇焦急的寻找着添堵。

  当棒子的双唇贴近了小娥的红唇,小娥这才满足的咛了一声。

  下面的物件,压在了小娥的芳草上面。

  尽管沼泽泛水,滑的如同冰霜地面,可是物件太涨太大,棒子和小娥同时扭
着屁股对了半天,也没有顺利的合二为一,萝卜进坑。

  努力了一阵,小娥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节奏了。她将一只手伸了下去,摸索
着抓住棒子的尘根,然后引领着大大的物件。

  当光头终于找到了滑泽,唯一的选择就是一头把自己载进去。

  那种电击全身般的震颤让小娥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犹如一声叹息,无以复加的满足。

  棒子双手撑在小娥的胸脯两侧,两腿紧紧的夹在一起。而小娥的双腿,不知
何时缠在了棒子的腰际。

          【(107)一浪胜一浪的激荡】

  树林茂密,草地碧绿。

  夜色浓,月色白。

  婆娑月影,潭中浅荡;微风轻抚,万物静谧。

  有些伴侣,无论是夫妻还是情人,维系他们关系的唯一纽带是感觉:男的专
注于和她激荡时那根东西带给自己的感觉;而女的专注于和他交缠时被征服的感
觉。一旦喘着分开,二人形同陌路,甚至翻脸不认人。当彼此之间有了身体上的
需求,这对仇人似的冤家又会莫名其妙的脱掉对方的衣服,从对方的身体上索取
自己所真正需要的东西。一旦获得满足,转身就会离去。

  有些伴侣,不管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他们完全能够做到灵魂的交融。在一
起缠绵时,双方的感情得到了进一步的肯定和加深;当相隔两地、无缘相见时,
心里空出一片洁净的处所,把对方装在凡尘不沾的屋里。相见时欢喜,离开时思
念,知道对方会牵挂自己,一如自己思念着对方的样子;相见时无语,知道语言
在爱情面前不过是多余的点缀,真正的情意是神魂的高度统一,何须多余的话语
来搅扰彼此的感觉。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真正爱过,才会知道爱情的伟大。其之所以伟大,在
于爱情的甜蜜和爱情的苦涩。

  其甜蜜,会让人产生最为荒唐的幻觉:你会觉得对方是你的唯一,你根本不
可想象当自己离开对方时怎样才能活下去,尽管你在遇见他之前已经活了十几二
十年;你也会觉得对方完美无缺,丝毫没有任何的缺点和瑕疵,就算有缺点,也
平白无故的增添了他的光辉,让原本完美的他变得更加完美,更加富有魅力;你
甚至举觉得对方不是人,是神!是上帝专门为你捏造的天使,突然降临人间,为
的是给你幸福,拯救你于暗淡无味的尘世生活,让你体验到唯有神仙才能体验到
的快乐和幸福。

  真正爱过,才能知道爱情这伟大的魔力,你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可是
你甘愿飞蛾扑火,粉身碎骨,为对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爱情的苦涩啊,那真是苦!

  苦不堪言,黄莲在它面前都会黯然失色。

  当你深爱的人决绝的离你而去,你会丧失活下去的勇气,你会觉得世界在瞬
间没有了颜色,一切都变得灰暗无光,你甚至还会有世界末日的感觉,你会觉得
活着不如死去,死去甚于活着。

        你24小时醒着;你24小时不吃不喝;

  你哭着哭着不哭了,可是当你不小心看到一对恋人从你眼前经过的时候,你
又莫名其妙的泪如雨下。

  或者,你24小时睡不醒,睡的昏天地暗,睡得日月无光。

  或者,你忘记了饥饱,你就是个吃,你的嘴一直都在咀嚼,你一直在给自己
的嘴里填着东西。

  小娥和棒子,是灵与肉的高度融合。

  当棒子在小娥的体内开始了缓缓的抽动时,小娥的殷桃小嘴里,就会情不自
禁的发出宛如叹息般的呻吟。

  酒不醉人人自醉。

  身体是灵魂的载体,是灵魂赋予了它活力。

  那阵阵震颤全身每一处的酥麻之感,因为是棒子带来的,于是显得更加的珍
贵,更加的激烈。

  小娥的双腿紧紧的裹着棒子,棒子的一进一出,她都能体会的更加深刻。如
同一曲大钢琴的独奏,起式舒缓而随性,音符徐徐从两人的身体内飘出,静谧的
空气顿时开始变成无声的流水。

  随着棒子越来越急促、越来越粗暴的深入浅出,小娥的呻吟便从叹息般的咏
叹调转变成了肆意挥洒的摇滚乐。

  而棒子,当他全身心的在小娥的身上、体内汗流浃背的耕耘时,他静默的像
只潜伏在丛林密处的雄性狮子。他将浑身的力量,都倾注给了小娥。

  身下的这个女人,是他的全部,是他的世界。

  完完全全的属于他,给他无与伦比的至乐。

  用力的深入,总会迎来肉和肉的撞击,「啪啪啪」的声音终于撕裂了故作矜
持的夜,浓浓的夜色也被两个深爱的人儿给骚动的不知所以,似乎连潭水都在为
他们泛起了涟漪,茂密的树林也开始因他们而发出窸窸窣窣的哀怜之声。

  那求爱的青蛙叫的更欢了。

  「呱、呱、呱」,蛙声一片;

  「泠泠、泠泠、泠泠」蟋蟀也开始摇起了银铃。

  「哦,我的棒子!」小娥意乱情迷,双手乱摸。她摸着棒子的头发,摸着棒
子的面颊,摸了棒子的脖颈,然后又不停的抚摸着棒子冒着热汗的背部。她唯有
紧紧的夹住棒子的腰肌,感受着棒子的激烈,然后又放肆的叫着,欢快的喊着—
—这一切,都让棒子从舒缓到紧绷,从紧绷到爆发,从爆发到狂热。

  噼里啪啦的深插,飞溅出来的白色米汁,都是无比疯狂的见证,都是死去活
来的证明。

  小娥呻吟着叫了一声棒子的名字,然后将双手放在了棒子上下翻飞的屁股上
面。

  「我的棒子……」

  这销魂蚀骨的一声呼唤,让棒子停下了疯狂的冲击。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汗
水从下巴滴落,恰好砸在了小娥那迷人的乳沟。

  「嫂子,舒坦不?」

  棒子边喘边问。

  「舒坦!我的棒子,你不要停下来,日我!干我!操我!」

  「咱们换个姿势,行不嫂子?」

  「你想咋弄都行!不要停下来!」

  棒子吻了一下微微张着殷桃小嘴的小娥,说道:「嫂子你知道的,我喜欢…
…」

  「我知道,」小娥娇娇地说道,「你喜欢从后面来,对不?」

  棒子满足的点了点头。

  小娥什么都没有说,迅速的爬起来跪在地上,她将自己的整个前臂都贴在草
地上,这样好让自己的屁股高高的翘起来。

  小娥知道,翘的越高,棒子就越能深入。而她此刻需要的是深入。

  再深一些,再快一些!

  「来吧,亲爱的棒子!」

  在小娥深情款款的呼唤之下,棒子跪在了小娥的身后。他贪婪的捏了几把小
娥的大臀,感受着小娥的弹性和温润,然后又伸手朝芳草凌乱之处摸了几把,让
滑腻的米浆沾满自己的四根指头。

  【(108)不是不放心,是不好意思】

  是时候了,棒子端起自己的阴茎,顺利的埋进了沼泽地。

  小娥快意的叫了一声,脑袋深深的埋进了自己的双臂之间。她虽然看不到棒
子的表情,但她能够感受到棒子的热情。

  身后的每次深入,都是探入谷底的落床。

  每次的砥砺,都是浑身的渴望。

  颤抖着,喘息着,激烈的撞击着。

  汗水让皮肤泛着月光,热量让两人越来越浪。

  棒子卖力的耕耘,小娥尽情的享用。

  一进一出,一唱一和。

  或跌落云端,或升入天堂。

  那种不可言说的摩擦,让小娥快乐的胡言乱语,让棒子爽快的失去理智。

  棒子对女人越来越了解。小娥功不可没。

  想当初的棒子,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样子,羞涩而胆怯,不敢抬眼看上小娥一
眼。而如今,他紧紧的盯着小娥的身体,侧头看着胸前剧烈震荡的两团绵软,双
手卡着小娥的腰腹,不停的在撞击中聆听着小娥那既痛苦又满足的呻吟。

  棒子的征服欲是小娥勾引出来的,而被征服的感觉,恰恰是小娥所希望棒子
给她的。

  干的越狠,小娥越开心。

  「我的……好棒子!」

  当小娥**着喊出最后一句话语,她的整个身体开始了剧烈的抽搐。棒子感到
自己的肿胀似乎被一只有力的小手紧紧的握住又松开,反复不下十次。那顺着小
娥光洁大腿内侧流淌出一道道乳白色的汁液,预告着小娥彻底的癫狂和惬意。

  棒子称火打劫,拼尽全力,做了最后的冲刺。当一股股浓热喷薄而出,棒子
和小娥两人双双倒地。

  只剩下喘息,没有任何多余的言语。

  犹如暴雨戛然而止;犹如狂风停止呼吸。

  所有的渴望,瞬间化为疲惫的满足。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消逝。

  「棒子?」小娥的脸上挂着汗珠,乌黑的头发湿湿的。

  「嗯?」

  「想叫你老公……」小娥羞涩的说完,将脸贴在了棒子的胸膛。

  棒子挽着小娥光滑的肩部,微微笑着低语:「想叫你就叫吧!怕我没有这个
福分,娶个像你这么漂亮的媳妇……」

  小娥幽幽说道:「谢谢你棒子……可是我比你大,老的快……人老了就不漂
亮了,你就开始嫌弃了。」

  棒子笑道:「老有老的好处。人家七八十岁的人还干那事呢,我们这才几岁
呀!」

  「你就懂得哄我开心。七八十岁了,咋可能呢。」

  「我亲眼见过的。」

  「我不信。」

  棒子本来想说说自己上山大柴时看到的一幕,可是想想还是算了。他担心这
样的故事会破坏他和小娥之间的气氛。

  「嫂子,村长那边的事,你不要怕。有我在呢。」

  棒子爱怜的摸着小娥的背脊,悄悄的说道。

  「棒子,你就别担心我了。我没事的。你也别招惹村长了,别让我替你担心,
好不好?」

  「嫂子你多虑了。我有法子收拾他。」

  「你有什么法子呀?民不跟官斗,胳膊拧不过大腿的。」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棒子笑着说道。

  「我才不要呢!你这身体,是我的心疼疙瘩。」小娥摸着棒子的脸,痴痴的
说道。

  「嫂子你听我说。他村长能骚扰你,咱就不能骚扰村长的老婆?」

  小娥惊讶的抬头问道:「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从他老婆身上下手。既要让他老婆知道村长是个啥样的人,又要让
村长知道他老婆是个啥样的人。」

  小娥撒娇的拧了一把棒子的胳膊,不情愿的嚷嚷:「不要不要!我不要你去
招惹那个女人!」

  「为啥呀?」

  「那个女人不好!」

  「和你比呢?」

  「没我好!」小娥羞的把脸藏了起来。

  「当然没你好了,人老,是非多,而且还虚荣。」

  「你倒是观察的挺仔细嘛!老实说,是不是早就打上人家的主意了?」

  「没有呢。平时接触就能感觉的到的。」

  「这倒也是,」小娥说道,「那个女人总让我怕怕的,跟村长一样一样的…
…」

  棒子不经意间摸到了小娥的双腿之间,他将沾满米浆的手举到小娥的面前说
道:「嫂子你看。」

  小娥捂着鼻子,红着脸儿说道:「羞死了羞死了!你咋这么讨厌呢!」

  棒子在小娥的乳房上擦了几下,那绵软鼓胀的胸脯顿时呈现出亮晶晶的一片。

  棒子满足的舔了舔自己的手指,说道:「那个*** ,说不定还在门外等着欺
负你呢。他万万没有想到,你会和我在雨潭……」

  「被你干着……」小娥说完,笑着捂住了自己的脸。

  「没错。你说他是不是有病!听说雾村的许多女人都被他欺负过,难道他还
不满足?」棒子说道。

  「唉。仗着自己是村长,看见女人就上……他媳妇居然有脸逢人便说她男人
的好:」我那男人,炕头上热乎着呢!爽快着呢!舒坦着呢!『我都怀疑他们从
来没干过那事。「小娥笑着说道。

  「是啊。老女人了都,而且还一脸的不知足。看起来想老妖精。」

  「嗯呢。」

  棒子想了想,然后说道:「嫂子,我们回吧,去看看他到底还在不在你家。」

  「嗯呢。万一还在咋办?」

  「没事,如果还在,你就到我家来。」

  「不行的,你妈妈在呢,会发觉的。」

  「她睡的早,睡的实。早上咱早些起来,她也发现不了。」

  「嗯。」

  两人一脸幸福、磨磨蹭蹭的穿好衣衫,然后手挽着手,轻快的离开雨潭,朝
雾村的方向走去。

          ****** ****** ****** ******

  村长在门口焦渴的等着。

  他时不时的侧耳倾听,探头观望,但屋内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日你妈的屄,说个悄悄话都说半个小时,操!什么几把棒子,耽误老子的
好事!」

  村长愤愤的骂着,急的在门口不停的踱着步子。

  大概过了近一个小时,村长终于忍无可忍,一脚蹬开院门,边走边喊:「我
说你们到底在说个啥球东西咧,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说完!」

  可是当村长跨进屋子,发觉空空如也后,他才觉得哪里好像不对头了。

  「怪不得一点儿声音都没有,这人上哪儿去了呢?」

  村长疑神疑鬼的跑到上屋,然后又钻进厨房,后来到后院转了一圈,依旧没
有找到小娥。

  他皱着眉头想:「咋平白无故的就……」

  村长越想越气,越想越不对头。

  「我是不是被棒子给骗了?他们能上哪儿去呢?还有,他们是从哪儿走的?
我一直就在院门外,没看到他们出来啊。」

  村长在后院转了两圈,这才注意到后院院门虚掩着。

  「操它大爷!原来如此!」

  愤怒的村长在院子里转了几圈,然后跑进小娥的屋子,一把将枕头摔在地上,
然后就掏出自己的物件,冲着小娥的枕头撸了起来。

  当一团团百色的肮脏射向小娥绣着牡丹的枕头面子时,他才像个泄了气的皮
球,喘着气提起裤子,然后出门而去。

  「你个骚逼,给脸不要脸!还有这个棒子,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贼!」

          ****** ****** ****** ******

  棒子牵着小娥蹑手蹑脚地走到前门,然后又绕到后面,看到屋内灯还亮着,
院内寂静无声,棒子凑近小娥的耳朵,悄悄说道:「走了。」

  「我们进去在看看。」小娥不放心的说道。

  「好。」

  走进屋内,小娥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枕头。

  「奇怪,枕头咋在地上呢?」

  小娥说着捡了起来。

  「哎呀,上面湿的!」小娥将枕头拿到鼻子上闻了闻,然后做出一副恶心的
表情说道,「棒子你闻!」

  棒子闻过之后很快明白了。

  「这个*** ,欺负不上你,就欺负你的枕头!」

  「好恶心。」小娥皱着眉头说道。

  「今晚就枕着自己的衣服睡了。」

  「嗯。你也赶紧回家啦,嫂子会想你的。」小娥说着,回头紧紧的抱着棒子,
「记得经常来,嫂子给你做好吃的。」

  棒子笑着说道:「不用那么麻烦的。你下面就够我吃的。」

  「讨厌鬼!下面都被你干的疼呢。」小娥红着脸吻了吻棒子的面颊,然后自
顾自的爬上炕躺了下来。

  她疲惫的摇了摇手,说道:「再见吧棒子,替我关灯。」

          ****** ****** ****** ******

  第二天一到学校,棒子就注意到张熊低着头,满腹心事的坐在后面发呆。

  「哥们,如何?」棒子走进前去,拍了拍张熊的肩膀。

  「没事了。」

  「什么叫没事了?不开除了?」

  「说不上,暂时不开除了。」

  「怎么回事?」

  「不方便说。」张熊有些慌张的扫了一眼教室。

  同学们有的在做作业,有的在闲聊,有的在睡觉。

  张娟双手拄着自己的脑袋,闭着眼睛打盹。

  「那我们找个地儿?」棒子建议道。

  「唉……走吧。」张熊垂头丧气的离开滋味,丧魂落魄的朝操场走去。

  「到底是咋回事?」一走到篮球架下,棒子披头就问。

  「你不知道,我他娘的……」张熊欲言又止,一脸委屈。

  「到底怎么回事,你就直说嘛,我这人你还放心不过?」

  「不是不放心,主要是不好意思,都他娘的是啥吗。操。」张熊闷声说道。

           【(109)神奇的对话】

  棒子看到张熊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猜测着昨天下午放学后的事情恐怕不妙。

  「有啥不好意思的!无非分以下几种情况:

              一、你干校长;

              二、校长干你;

            三、你和校长互相干;

  四、校长想干你,结果没成功;

  五、你想干校长,结果没干上。

  六、你和校长一见如故,互为知己,把酒言欢,言无不尽。从此以后,你们
成为忘年之交。

  你们到底属于第几种?「

  张熊骂道:「操!你还总结的挺全!问题是整个过程及其混乱,根本就无法
用一二三这样的干条条总结个所以然。」

  棒子道:「那你说说看吗,到底是凶多吉少还是逢凶化吉还是虚惊一场还是
惊喜不断还是……」

  「停停停!」张熊叫道,「别在说了,我的心伤成破锣烂铜了都,你他娘的
还在这里给我上语文课!」

  「唉。」棒子拍了拍张熊的肩膀,有些不怀好意的说道,「想说就说,不想
说就算了。老女人自有老女人的魅力,也许你把简单的问题弄复杂了,也许你把
美好的事物给丑化了。」

  张熊咬了咬牙,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

  「一开始我很成功。基本上按照预定的计划进行着。老女人最后把裤子脱了,
把**露了。」

  「然后呢?」

  「然后她让我学狗叫。」

  「你学了没有?」

  「老女人口味独特,我不得不满足,你说是不是?」

  「这么说你学狗叫了?」

  「我象征性的叫了几声。」

  「然后呢?」

  「然后她让我学狗爬,还让我摇尾巴。」

  棒子笑着问:「你难道还有根尾巴?」

  「操你大爷!我哪有尾巴!」

  「没有尾巴,你拿什么摇给她看?」

  张熊苦不堪言的说道:「是啊,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啊!哎呀日*** 不能
说了都!」

  棒子拍了拍张熊的肩膀,嬉笑着说道:「没关系没关系,放轻松一些,都***
过去了,一切的创伤和痛苦都随风而逝了,只剩下回忆了……」

  「操!这回忆来的太猛烈了!」张熊咆哮着吼道,「我趴在地上给老女人摇
了半天的屁股……」

  「哇靠!你这是赤裸裸的创新!没尾巴就摇屁股!高,实在是高!」

  「别打岔!我摇着,她笑着,啧啧!那笑简直就是夜叉的笑……」

  棒子打趣道:「你还听过夜叉的笑?」

  「操,」张熊愤愤的说道,「夜叉比她都笑的好听!淫荡,邪恶,下流,狠
毒!笑的我都快要尿了!」

  「扯犊子!恐怕是笑的你都要硬了!」

  张熊指着棒子吼:「你他娘的能不能少说两句?」

  棒子摊了摊手,只好让张熊接着说下去。

  「我还以为事情到此为止了,结果老女人笑完,说是要给我做一条尾巴!」

  「真的假的?」

  「当然!老变态!老畜生!操!」

  「到底咋回事?」

  「她找了一根橡胶鸡巴,说是插进我的菊花,权当长了尾巴!」

  「我擦,老女人真会耍,菊花里面插几把!」棒子笑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是啊!你说说……简直畜生到家了!」

  「最后你从了她还是没从她?」

  「我……」张熊欲言又止,紧张兮兮的探视了一周,然后才面红耳赤的对棒
子小声说道:「你觉得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不从的话开除我。从了的话就有希
望……」

  「这么说你从了?」

  「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棒子对张熊的遭遇深表同情。

  这家伙,被人爆了后庭花,那得受多大的委屈!

  都说苏武牧羊,隐忍十载,回来的时候头发胡子都白了,大家认为这是隐忍
的典范。可是和爆了后庭花相比,苏武的遭遇顿时显得无足轻重。

  张熊的后庭花被校长所爆,大家想想看,张熊忍受了多大的委屈!无论是身
体还是心灵,都要遭受巨大的打击!

  双重的委屈让张熊变得面色晦暗,言语带刺,情绪失常,激动异常。

  「为了不让我爸我妈绝望,我他娘的都把自己的后庭花贡献给校长了!」张
熊说着说着,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别太难过了,节哀顺变吧。后来呢?」棒子问道。

  「这个老逼……」

  「老女人变老逼了!」棒子惊叫道。

  「她就是一老逼!操!这个老逼把一根橡胶几把插进了我的后庭花,外面还
露出来一大截子!你想想看那棒子!你说这老逼的逼该有多深!」

  「你别多想,不见得全部戳进去……」

  张熊不屑的看了看棒子,哼了一声,接着说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你见过老逼拿橡胶几把戳过自己吗?」

  「没啊。」棒子如实交代。

  「那就是了。没见过瞎猜个几把!操!」

  「ok,我的错。你接着说。」

  「大半截子露在外面,老逼还让我接着摇尾巴!我他娘的不敢用力摇,要是
一用力,我就产生一种异常强烈的想要大便的感觉!」

  「那就就拉给老逼看。怕他娘的甚!」

  「操!他娘的你自己试试看能不能拉的出来,你以为我不想拉一坨出来!」

  「拉不出来?」

  「当然拉不出来!就是个憋!」张熊吼道。

  「哦。明白了。后来呢?」

  「我没办法啊,我就是再憋,还得摇啊!我一边摇,她一边尿……」

  「尿?」棒子不解的问,「啥意思?谁尿?」

  「老逼啊!她就蹲在我的面前,叉开着两条粗的不能再粗的腿!操!」

  棒子笑道:「按理说看女人尿尿是欣赏一道独特的风景,你怎么就操了?」

  「欣赏个几把!你没见过,你不知道老逼的逼有多么的凶险!」

  「凶险?」

  「简直没法看!太他娘的黑了,太他娘的皱了!像他娘的黑木耳!」

  「真的假的?」棒子有些羡慕的问道。

  棒子迅速的想象了黑木耳的模样,然后和女人腿间的粉嫩联系了一下。他怎
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棒子见过的,要么是红如血,或者粉如桃,或者紫如襄,就是没有黑的像木
耳的。倘若真的黑成那个样子,不知道真正看起来是啥样子。

  「那还有假?」

  「可惜我们那天没有看到,老逼太肥……」

  「没看到是你的福分!」张熊不屑的说道,「看你怂样,是不是想亲眼目睹
一下老逼的老逼?」

  棒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说道:「哪儿话!既然这么凶险,我犯得着
自讨苦吃?」

  「就是!当时她把自己的水杯放在地上,就是瞄准了水杯尿的。」

  「尿完之后呢?」

  「尿完后她端起水杯,自己边闻边说:」得累蛇死『!「

  「是delicious(真香)吧?」

  「对对对!你学的像!就是这个……对了,得累蛇死是啥意思?」

  「意思是真他娘的香!」棒子嬉笑着说道。

  「啊呀!」张熊恶心的说道,「原来如此!她先是自己泯了一小口,好让溢
满的尿不要洒在地上。然后这老逼把满满的一杯尿端到了我的面前,让我,让我
……」

  棒子眼看着张熊快要崩溃了,他连忙补充道:「是不是让你喝下去?」

  「是啊!还说这是她亲手烹制的琼浆玉液,喝了之后能够延年益寿,能够雄
风不倒,还说喝了她的尿,一生无烦恼!」

  「如果她的话是真的,我他娘就喝了!」棒子说道。

  「我也,我也他娘的……」

  「你真喝了?」棒子惊叫道。

  张熊惭愧的低下头来,不停的唉声叹气。

  「我当时不知道自己咋滴了,老逼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我恨老逼!」

  棒子连忙说道:「你千万别恨她!你如果恨她,那么恨着恨着就爱上她了。」

  「咋可能?」张熊瞪着眼睛吼。

  「怎么不可能?」棒子胸有成竹的说道,「不信你看看咱班的张秋水!因为
你丢沙包的时候把人家的脸砸肿了,她就天天恨你。」

  「这倒是真的。」张熊想了想,说道。

  「她逢人便说你的坏话,你所有难听的外号都是她给你取的。」

  「怪不得呢!」张熊恍然大悟的说道,「常常有同学喊我熊鳖,喊我粗货,
喊我肥鸡,有的甚至喊我无脑大力士。」

  「可是后来呢?」棒子问道。

  「后来……后来她变了。」

  「不是变了,是爱上你了。」棒子说道。

  「咋可能?」

  「咋不可能?张秋水一看到你就脸红低头,玩自己的头发,或者搓自己的衣
襟,上课的时候看你千百眼。」

  「这倒是真的。」

  「她爱上你了啊。」棒子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真的假的……」张熊突然一脸幸福的陶醉了。他仰头看着天上漂浮的白云,
有些不确定的问道:「真的她爱上我了?」

  「那还有假。」

  「我日!居然还有人爱我!」

  「所以说由恨生爱,你不能恨老逼,你如果恨她,迟早你会爱上她。」

  「我不恨她,难道我还要感激她?」张熊喝问道。

  「你想感激的话我也不反对,反正你不能恨她。」

  「操他娘的,到底要我咋了她!我的后庭花,插了根鸡巴!让我学狗爬,还
让摇尾巴!边摇边喝尿,满嘴都是骚!后来又……」

  张熊突然沉默不语了。

  棒子注意到张熊的双眼含着泪水。

           【(110)离奇的强迫】

  俗话说的好: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张熊的眼泪让棒子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老女人——也就是张熊恶狠狠
的称为「老逼」的校长,难道真的让张熊受尽了委屈吗?

  棒子和张熊一起,在校长办公室外亲眼看见校长和张大胜之间的那些龌龊情
事。但就本质上来说,这些东西不至于让一个七尺男儿痛哭流涕。

  棒子唯一无法忍受的一点是校长那个老女人居然让张大胜吃了自己拉下的。
这种行为倘若不是神经错乱引起,那么背后所支撑的**会让棒子感到不寒而栗。

  推己及人,从对小娥的感觉来说,棒子能够体会到一点:

  如果他从骨子里爱着对方,那么他可以像张大胜一样喝小娥尿下的。但也仅
限于尿下的,绝不是拉下的。

  而要是真的爱对方,就会时时刻刻替对方考虑。比如说小娥,她连棒子要吃
她的下面都觉得过意不去。她觉得脏,觉得对不住棒子,尽管棒子无比的渴望,
一点都不会觉得有任何肮脏的感觉。就连这个,小娥都会考虑到棒子的感受,小
娥怎么可能让棒子喝自己尿下的,更不用说拉下的!

  「如果就这些花样,你应该能受的了吧?」棒子试探道。

  「如果光这些的话,那我就感谢我的祖宗八代了!」张熊咬牙切齿的说道,
「关键是她还让我……」

  棒子预感不妙。

  「她让我吃屎呢!操他大爷日他妈!」张熊抽噎着擦了擦自己血红的眼睛。

  「真他娘的变态!」棒子不禁愤愤的说道,「当你是张大胜了?说什么都不
能吃!太他妈恶心了!」

  「就是!说啥都不能吃!」张熊哽咽道,「可是你知道,如果不吃,老逼会
生气,老逼一生气,就要开除我,你说我他娘的招谁惹谁了我!」

  棒子彻底无语了。看来事态的发展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所以我……」张熊泣不成声了。

  棒子无奈的拍着哭得天昏地暗的张熊,直到他渐渐平息了下来,这才安慰他
道:「没事没事,都过去了。」

  「我他娘的吐了一地,她还站在一旁笑个不停!后来我憋着一肚子气,暗暗
寻思着把老逼给日了算了!」

  「好!」棒子朝张熊竖起了大拇指。

  「你先听我说。我有了这个想法后,就强忍着自己的恶心,然后配合着老逼,
当老逼把橡胶几把从我的菊花里抽出来,拿着往柜子里放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
非常好的机会。」

  「说说看。」

  「她的肥沟子朝我撅着,虽然我看不到沟子里的黑老逼,但是我下面一下子
有反应了。」

  「然后呢?」棒子问。

  「还用说!我当时啥话没说,就冲上去死死的抱住了她。」

  「从后面抱住了她?」

  「就是的!那个老逼的腰太他娘的粗了!差点没抱住!不过我使了使劲,还
是勉强扣住了双手。」

  「看来老逼被草的事实不可扭转了。」

  张熊红着脸说道:「也不能说的那么绝对。我抱住后,老逼使劲的挣扎,边
挣扎边喊:」大胆狂徒,敢在老娘后面放肆!『「

  「真这么说的?」

  「不止呢!她劲儿可真大!不像个女人!老逼边挣扎边说:」放下屠刀,立
地成佛,一意孤行,天诛地灭!『「

  棒子笑着说道:「你不要小看这老逼,出口成章,下笔成文。没两把刷子,
校长是咋当上的。」

  张熊点了点头,认同的说道:「文化是很深的,除了给我念诗,还给我说洋
文。记得她当时也喊:油忘了法克蜜?油忘了法克蜜。」

  棒子补充道:「是youwanna**me吧(你想对我怎么样)?」

  张熊瞪着眼睛问:「啥话意思?她说的啥话意思?」

  棒子笑道:「还能有啥意思。她说:」你想草我?你想草我?『「

  张熊艳羡的朝棒子竖起了大拇指:「你洋文学的好,能听懂!要是我有你一
半的水平就好了,如果我当时就听懂了,我就用洋文说:」我就想草你!我就想
草你!『哦对了,这个用洋文咋说?「

  「『ohyeah,iwannayou!’ 」

  「噢耶,啊忘乐法克油?」

  「没错。」

  「嘿嘿,好!下次我就这么说!」

  「你还准备和她有下次?」棒子惊呆了。

  张熊一脸苦相的说道:「你不知道情况!完事后她说叫我熊儿!」

  「叫你熊儿你就想下次了?草你大爷!」

  张熊红着脸说道:「关键是老逼加了一句:」一回生,二回熟,三四五六七。
『「

  「什么意思?」

  「老逼希望我和她建立关系吧?」

  棒子摇头苦笑道:「本来想着让你把她给征服了,结果你变成了第二个张大
胜。」

  张熊解释道:「也不是,你听我说。情况还是完全不同的。我跟张大胜完全
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都是老逼的奴隶,草。」

  「你听我说嘛!我把她日了。」

  「啊?」棒子感到难以置信。

  「我从后面抱紧了她,她咋挣扎都没用。」

  「的确。你这么雄壮,她就算肥成猪,也无可奈何。」

  「是啊。」张熊得意的说道,「挣扎了半天,老逼浑身冒油……哦不对,浑
身冒汗,最后放弃了。于是我就把她摁在办公桌上,让她双手抓着办公桌,我就
一球戳到底!」

  棒子笑着问:「是不是?这么容易就进去了?」

  张熊吞吞吐吐的说道:「当然,要进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都怪老逼太
肥了,我弄了半天才发现……」

  「发现什么了?」

  「弄的是两根大腿。唉,那两根大腿实在太肥,她并着双脚,肉挤肉,紧的
很……」

  「这都没发现?还弄了半天?」棒子无奈的问。

  「说了你不信!跟日她的感觉一样一样的……」张熊说完,眼睛里流露出想
望的神色。

  「肉缝缝都能满足你?」

  「啥时候你试试,你就知道了。」张熊说完,不吭气了。

  棒子和张熊在篮球架下沉默了良久。

  「走吧,快上课了。如果你真的要来个『一回生,二回熟,三四五六七』,
那最好不要前半段,直接从后半段开始,也就是找个绝佳的机会摁住她,然后上
了她。而且,」棒子说道,「你最好找准地方,别戳错了。实在不想,就双手瓣
开干!」

  张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是。直接上,不给她机会。」

  「只要你把她上舒坦了,她不会计较前戏的精彩与否。而且,」棒子悄悄的
告诉张熊,「你以后找机会让她吃你的屎,报仇雪恨!」

  张熊狠狠的点头应道:「好!就这么办!」

          ****** ****** ****** ******

  放学后,棒子目送张熊渐行渐远,消失在通往校长办公室的路上。棒子本来
打算和张娟一起回家,可是张娟不知时候也不见了踪影。

  「应该自己回去了吧。」棒子觉得有些郁闷,背着书包,边走边琢磨着村长
和小娥的事。

  俗话说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与其被动的等死,不如主动的出击。

  棒子虽然想到了从村长老婆先下手,然后陷村长与不义,让他左右不是人,
然后以此为把柄,保护自己不受他的欺辱,也保护小娥不被他威胁。

  主意虽好,但真正实施起来就没那么顺当了。

  比如:

  棒子怎么接近村长媳妇?

  以何种理由接近她才能显得合情合理,不至于让她起疑心?

  什么样的方法能让撩拨动她,让她失去防范?

  如何让她亲眼看到自己男人拈花惹草的一面,还能让她替自己守着秘密,不
被村长发觉?

  诸多的细节,都让棒子头疼不已。

  「人多力量大,众人拾柴火焰高。不行的话可以叫上张熊。这样的话也好有
个照应。」

  棒子想到此,就朝张熊家走去。

  「阿姨您忙呢?」

  「棒子?!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张熊妈妈看到棒子后笑着招呼。

  「哈哈,也是我的错,应该常常拜访拜访您的。」

  「哪里话,见外!你先屋里坐!张熊咋没跟你一起来?」

  「哦,他今天打扫卫生。对了,我等他有些事,阿姨你忙你的,别管我了。
我自个儿对付自己。」棒子客气道。

  「那哪能成!赶紧去屋里坐,我去给你倒杯水!今儿个在我家吃饭,阿姨给
你做拉条子!」

  张熊妈妈喜气洋洋的说着,将棒子推搡进了屋子,自己跑到厨房就忙乎开了。

  村里的热情,体现在一杯水,一顿饭。女人们招呼客人,总是那么的快乐,
那么的麻利。似乎除了张霞是个例外,其他的女人都是同样的热情好客。

  张霞在外面若寒霜,不善言语。家里来人,她也不冷不热,爱理不理。可能
是一个人的缘故,所以让她觉得不用照顾自己男人的面子,爱咋咋地,能耐我何。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