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沟】(51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五十一章我是她姐姐

  听到他的话,月儿顿时就笑了。

  「你呀,真可爱,好了,不吓唬你了,放心吧,你的这个秘密现在除了我和
老爷子还有我大师兄,没人知道的。」

  她看着虎娃说道。

  「那你们又是怎么知道我有这个能力的。」

  虎娃继续问道。

  月儿顿时就愣住了。

  「是,老爷子推算出来的。」

  她说着,眉头就皱了起来。

  「什么,推算出来的,难道老爷子是老神仙啊。」

  虎娃顿时叫道。那,这世界还有没有其他的老神仙能推算出来我有这个能力
的啊。「月儿沉默,她想起了出去时候老爷子说的一句话。

  「这世间的能人异士无数,谁又能知,如我这等的,不只是某人的学生而已。」

  看到她沉默,虎娃顿时就明白了什么。

  「算了,不说这些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老爷子能算出来,其他人应该
就也能算出来,既然无法改变,就不说这个事情了,我们继续研究这些录像带,
是了,还有那么多窃听的东西都没拿走,留在吴六手上都是个祸害啊。」

  他说着,无奈的咬了咬牙,看着月儿。

  「放心吧,那些东西,谁也拿不走,你还记得我说我走的时候给他们留了一
份大礼吗。」

  听到这话,月儿顿时就笑着说道。

  「是啊,是什么啊。」

  虎娃奇怪的问道。

  「你走的时候难道没看到吗?」

  月儿奇怪的看着他问道。

  「看到什么?」

  虎娃疑惑了。咱们走的时候,我只顾着开车了,也许是那个时候太高兴了,
所以没有注意到吧,你说说。「看到他提起开车时候就一脸兴奋的样子,月儿顿
时无语。

  「我给他们留了一把火,也许他们早就做好了销毁这些东西的准备,竟然在
放录像带的仓库边上放了好多汽油,我就全部给用了。」

  她也有些兴奋的说道。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愣住了。

  「你说啥,你把钱来麻将馆给烧了?」

  他惊讶的问道。

  「是啊,咋啦啊,你怕什么啊,我都不怕。」

  月儿很无所谓的说道。

  虎娃愣了一下,拍了下脑袋说道:「对啊,怕什么,反正他吴六肯定不敢报
警,烧死他个王八犊子,妈的,敢阴老子。」

  他骂完,又把眼前的录像带一个个的放进录像机看了起来。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看到一半,月儿就已经跑到车外面去了。

  因为,这些带子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标准的「岛国教育片」尺度之大,声音之
亮,比岛国教育片还要更胜几分,毕竟这是真实上阵,人家那只是在演戏。

  月儿虽然大大咧咧的,但是好歹也是个女人,这种东西看的多了难免会感觉
身上不舒服。

  「我擦,这个家伙下面的家伙只有那么点,玩个屁啊,这女人一看就是个骚
货,竟然还叫的这么大声。」

  虎娃是一边看一边点评。

  「这个人怎么那么眼熟啊。」

  看着这一部录像带,他忽然愣住了,表情变得无比的复杂。

  因为这赫然是刘殿德带着孙玉开房的视频,而且,这个片子十分的清晰,孙
玉身上的每一寸地方几乎都拍到了,双峰,小腹,甚至两腿间的神秘所在,都看
的清清楚楚的。

  刘殿德的下面显然也不是很可以,一进门就偷偷吃了一颗药,孙玉没看到,
但是在带子里,虎娃看的清楚。

  「他妈的,老不死的东西。」

  他叫着,直接就把这个带子给退了出来,放在了一边,然后把其他的带子全
部装进了旅行箱里,提到了车子下面。

  看到他拎着箱子下来,月儿顿时就奇怪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这些东西都是我的把柄,绝对不能留在这个世界上。」

  虎娃说着,就准备从边上找干柴,想要把箱子给包起来少点了。

  看到他这个样子,月儿顿时就点了点头,对他的行为很是支持。

  对自己有害的东西,不管多么美好,都要让它消失才最好了。

  「别那么麻烦了,这种车的耗油量都很大,后备箱一般都有备用的柴油,用
柴油点吧。」

  她看着虎娃说道。

  「不早说啊。」

  虎娃白了她一眼,顿时就去打开了后备箱,果然就看到了一壶柴油,竟然还
有几把铁锨。

  顿时,他就拎着柴油拿着铁锨,先是在路边挖了一个坑,把箱子里面的带子
全部都倒了进去,然后把柴油给浇了上去点燃了。

  看着眼前熊熊的烈火,虎娃心里不由的狠狠松了一口气。

  「吴六个王八蛋,终于没有我的把柄了,不过即便是他手上还有点什么,我
也不怕。」

  想起车里的那部带子,虎娃顿时冷笑一下说道。

  看着他的表情,出奇的,月儿竟然感觉到浑身的森凉。

  亲眼看着这些袋子都烧成了灰烬,虎娃这才拿起铁锨把挖好的坑再次买上,
这才开着中巴车又回到了大路上。

  「我们现在去哪里啊。」

  他看着月儿说道。

  「笨啊,这个中巴车也不能留下啊,车子是我从县委大院里开出来的,也不
能销毁,钱来麻将馆着火了,肯定把附近的一排都给引燃了,我看过了,那边的
防火措施都做的十分的差,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现在县里肯定已经乱成了一团,
我们正好趁乱把车给送回去。」

  月儿说道,虎娃顿时就大叫了起来。

  「我靠,这么严重啊,不会死人吧。」

  他说着,立马就把车往县城开去。

  果然,刚刚进入县城,他就看到了钱来麻将馆的方向火光冲天,在黑夜下都
能看到天上的浓烟滚滚,和月儿一起把车开到她开车走的院子里,出奇的,竟然
一个人都没有。

  把车停好,月儿又把车上的痕迹清理了一下,想了想,又把车里的那个备用
柴油壶拿出来扔在了院子里,弄好了这些,两个人又趁着夜色坐了一个出租车回
到了南华市他们住的房间里。

  当天晚上,面对月儿这么个大美女,虎娃出奇的竟然没有非分之想,心里全
是钱来麻将馆的大火。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匆匆忙忙拉着月儿退了房,又开了一间商务间,把那一
大堆衣服啊什么的给放了进去,这才匆匆的回到了大龙县。

  他的运气不错,刚到钱来麻将馆所在的路口,就遇到了刘老虎。

  看到他们,刘老虎显然也很吃惊。

  「哎呀,昨天晚上你们跑到哪里去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们在里面呢,
这么大的火,听说烧死了好几个人。」

  他看到虎娃没事,这才狠狠松了口气。

  听到死了好几个人,虎娃顿时眉头一皱,说道:「到底怎么回事了。」

  他说着,眼睛就看向了前面巷子里还在不断冒着烟的大楼,心里一突一突的。

  「还能怎么,我得到的消息是,有客人在楼里面抽烟,把地毯给点燃了,然
后把整个大楼给烧了,好在反应的快,我刚刚见到了吴六,他说死了几个人,但
这几个人本来就是死人,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影响。」

  刘老虎看了一眼月儿,趴到虎娃的耳边说道。

  看到他不懂,又解释了一句。

  「所谓死人就是说他收留的亡命徒,这些人本来就是要被处死的,死了就死
了,吴六现在就着急去处理这些事情了,这些人即便是死了,尸体也绝对不能出
现在人前。」

  虎娃顿时就明白了,点了点头,听说死的都是些本来就该死的人,他心里这
才放松了下来。

  「你们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啊,还不能让我知道。」

  看着他们说悄悄话,月儿顿时就有些不开心了。

  虎娃灿灿一笑,正想说点什么糊弄过去,就看到巷子里面走出来了一个身上
穿着睡裙,失魂落魄的女人,顿时就眉头一皱,迎了上去。

  月儿看到这个女人,顿时也愣住了,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只有刘老虎一
个不是很懂,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们。

  「黄雯,你还好吗。」

  虎娃看着女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忽然看到了虎娃,黄雯好像狠狠吃了一惊,惊慌失措的直接就扑进了他的怀
里。

  「虎娃,虎娃,着火了,着火了,我差点被烧死,昨天晚上,我差点就被烧
死了。」

  她伏在虎娃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我真的好怕啊,差点就死了,那个火都
烧到了我的床边上,我好不容易才跑了,我真的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她现在
是真的把虎娃当做了一根救命稻草,吴六现在生死未知,她只有虎娃一个人能靠
得住了。

  不过很快她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因为她抱着虎娃的时候虎娃似乎一点反应都
没有,甚至都不伸出手抱她。

  忽然,她的眼睛看到了一旁一身时尚的连衣裙,交上穿着高跟鞋,身材近乎
完美,脸蛋也十分漂亮,美丽不可方物,简直比电视里的明星还要漂亮几分的月
儿,脸上露出苦涩的表情。

  「虎娃,她,她是谁啊。」

  她看着月儿问道。

  这一刻,虎娃真的想一巴掌朝她粉嫩的脸上扇过去,想起昨天晚上在录像带
上看到的东西,他就浑身冒火,不过他还是忍了下来,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这个是我妹妹,月儿。」

  「别听他乱说,我是他姐姐。」

  月儿立马就反驳了过来,然后盯着他说道:「我看过你在资料,你是腊月三
十的生日,不好意思啊,我正好是腊月二十九,比你大一天。」

  她说着,还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虎娃顿时无语,无奈的看着黄雯说道:「好吧,她是我姐姐,不过也和妹妹
没什么区别,别看她人这么大,但是心还是一个小孩子,不用和他一般见识,你
累了吧,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听到他的话,月儿顿时就朝他露出了一个愤怒的小拳头,却被他给直接忽视
了。

  黄雯不傻,看着他这么冷淡,顿时就知道他可能已经知道了什么,张张嘴就
想给他说什么,却被他伸手给挡住了。

  「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你什么也别想,先回去好好睡一觉吧。」

  虎娃说着,脸上露出了一抹温柔的表情,黄雯顿时就点了点头,沉默的跟着
虎娃,让他送自己回到家里,也就是虎娃当初给她买的那栋房子。

            第五十二章你愿意娶我吗

  「你的那个爸爸应该早就走了吧。」

  虎娃说道,黄雯正想反驳,就听到他说:「这年头,雇一个演员也要花不少
的钱的,一天最少要五十块吧。」

  顿时,她就慌了,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虎娃,然后看着一旁眉头紧皱的刘老
虎,又看向那个貌美无比的女孩,拳头紧紧的捏着。

  「怎么,还想打人啊,其实你不用紧张的,我和他真的什么都没有的,如果
不是担心他的安全,我根本就不会到这种破房子里来的。」

  月儿冷哼了一下说道,把脸看向了其他地方。

  刘老虎这时候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一句话不说,也把脑袋看向了
其他地方。

  「我给你说过,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走吧,去卧室,我哄你睡觉,你先歇
着吧,你放心,这栋房子,我说的送你,就肯定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虎娃笑着说道,然后就拉着黄雯的手往我是里走去。

  他们刚刚进去,关上门,月儿就眼睛一翻,悄悄的挪着步子往门边上走去。

  刘老虎一愣,看着她说道:「你做什么啊。」

  「嘘嘘···」月儿顿时冲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用唇语说道:「我
想听听他们在干什么。」

  刘老虎顿时无语,叹了口气摇摇头,拿起桌子上的一本杂志翻看了起来,对
于虎娃进到房子里会做什么,他用脚趾头都知道。

  进了房间,虎娃一把就把她身上的睡裙给扒了下来,果然,就看到她睡裙里
面竟然什么也没穿,顿时就苦笑着摇摇头。

  黄雯正想解释什么,就被虎娃一把给抱了起来,扔到了床上。

  看着他开始脱裤子,黄雯顿时明白他要做什么了。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吴六逼我的,如果我不照做的话,我就会被他
给弄死的。」

  她看着虎娃那根露在空气中的擎天巨柱,一脸惊慌的说道。

  「我知道。」

  虎娃喘着粗气说道,一把把她给抱了起来,两只大手顺着她的身子抚摸了一
下,就直捣黄龙。

  「啊,疼,慢点,慢点。」

  黄雯立马就求饶了起来。

  只是虎娃好像根本没听见一样,只是不断的运动着。

  或许是因为含怒而发,虎娃这次并没有坚持多长时间,不过半个小时左右,
就感觉到一股剧烈的刺激感传来,他也没控制,一股精华直接就冲入了黄雯的身
体深处。

  舒服完了,他直接就提上裤子,准备走,干脆的就好像是在找秀一样。

  「你就这么走了吗。」

  黄雯抱着被子楚楚可怜的看着他说道。

  虎娃闭着眼睛,咬了咬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存折,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这个存折里,我记得还有五万多块钱,应该够你用了,以后,不要跟着吴
六了,自己好好过日子吧。」

  他说着,整理了下衣服,直接就拉开门走了出去。

  背后,黄雯听到这句话,直接就瘫坐在了床上,咬着牙一言不发,这一刻,
她感觉,天塌了。

  「呀,这么快就出来了,我以为最少还要一个小时呢。」

  他一出来,就听到月儿脸色有些阴沉的调侃他。

  不过他现在只感觉心里十分难受,没心思和她打闹,只是拉开门就往外面走
去,刘老虎一愣,也立马放下手上的杂志跟了上去,月儿一愣,也跟了上去。

  「你没事吧。」

  刘老虎跟了上来看着他说道。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好了,不说这些了,出来两天了,我要赶紧回村里
了。」

  虎娃说着,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刘老虎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跟了上去,月儿疑惑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喂,我的那些衣服都还在南华市里放着呢,我们就这么走了,不是更加浪
费了吗。」

  她追了上去,看着虎娃问道。

  虎娃一愣,顿时感觉有些心烦,说道:「你那么神通广大,一定有办法的,
反正,我现在必须要回村里去了。」

  虽然这几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但是他并没有骄傲自满,不知道天高地厚,
在他的心里,不在他手上的东西,从来都不是属于他的。

  月儿一愣,撇着嘴暗骂了他几句,但还是跟了上来。

  回到了村里,看到虎娃的家,月儿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

  「我说你也太抠门了吧,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家里都成这个样子了你还不重
新盖,真是不孝。」

  她说道。

  虎娃也感觉到自己家实在是有些太老旧了,顿时就说道:「盖,马上就盖,
刘叔,你去帮我找工匠班子,我家现在就盖,照着城里的标准,盖个二层小楼就
好,到时候也分你一间,你那个破房子也快塌了,就不要回去住了。」

  听到这话,刘老虎顿时一愣,兴奋的点了点头,立马就应声下来,跑了出去。

  刘老虎刚走没多久,虎娃爸妈就回来了,他们一进门,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
院子里的月儿,顿时都愣住了。

  他们都是村里人,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啊,天仙下凡一样,顿时就
有些手足无措。

  「虎娃,这个姑娘是谁啊。」

  他爸说道,也看到了虎娃身上的西服,又问道:「呀,你身上这身西服看着
很帅气啊,谁送你的啊,又是你刘叔啊,以后不要拿人家的东西了,咱们都拿了
人家那么多的好处了,再拿多不意思啊。」

  他想当然的认为虎娃这身衣服又是刘老虎给买的,虽然是责备的语气,但是
看着自己儿子这么俊,他心里也吃了蜜一样的甜。

  「我知道了,爸,是了,我让刘叔去帮我找工匠班子了,我要把咱家重新盖
一下,用城里的方法,盖两层小楼,我钱不够,刘叔先给我垫上,我之后赚了的
钱再还他。」

  他这么认为,虎娃也乐的将错就错的说道。

  「你也别担心,也差不了多少,我算过了,咱们家盖个二层小楼,按照城里
的法子来,弄的结实一点,也顶多就能花三万多块钱,我这段时间也攒了一万多
了,差不了多少,顶多就再给人家干一年就没事了,你儿子我现在很挣钱的。」

  听到这话,虎娃爸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他小心了一辈子,还是感觉不妥,
正要说什么,就听到虎娃妈说话了。

  「我看这事情可以,先把房子盖起来,找媳妇都好找了,先给你把媳妇给娶
了,生个娃,妈给你带,剩下的事情就是你们小俩口的事情了。」

  她说着,看着月儿的眼神就好像在看自己的儿媳妇一样。

  月儿和虎娃顿时都感觉到了。

  「妈,你可别乱想,月儿只是我的朋友,普通朋友,没其他关系。」

  虎娃急忙解释道。

  对于见到天星子的事情,他压根就没准备说,他知道,那些事情说出来后只
能是个大麻烦。

  月儿也急忙说道:「是啊,阿姨,您别乱想,我和虎娃之间真的只是普通朋
友,而且,我们到今天才认识第二天,最近我想和他讨论一下在城里投资房地产
的事情,这才跟着他到村里看看,想要对他知根知底一些。」

  她看过好几遍虎娃的资料,对他最近的事情是了如指掌,当然知道他想要搞
房地产的事情。

  听到这话,虎娃妈这才点了点头,也感觉自己有些唐突了。

  「哎呀,我怎么这么蠢啊,人家女孩这么漂亮,又这么有气质,明显就不是
普通人家的女孩,怎么能看上我们虎娃啊,我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她心里自责道,然后就看着月儿说道:「你放心,我们虎娃绝对老实可靠,
你去十里八乡的打听,没有一家不说我们虎娃好的,我们虎娃还是村里的队长呢。」

  她得意的说道,还想说什么,却被虎娃爸拉去做饭去了。

  「人家俩孩子在一起说会话,你瞎凑什么热闹啊。」

  他小声的看着虎娃妈说道。

  「我,我这还不是想给你儿子说几句好话啊,不过这姑娘长的真漂亮啊,如
果能嫁给咱虎娃的话,咱可算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她一脸期盼的说道。

  「我说你个老婆子,怎么那么不知足,虎娃有人家清丽就很不错了,这姑娘,
和咱们明显就不是一路人,就算人家愿意,咱们也养不起啊。」

  虎娃爸还算很理智,摇头说道。

  他们的话虽然声音很低,但是月儿不是普通人,很轻松就听到了,奇怪的是,
虎娃也能听到,顿时就有些尴尬。

  「老人,都是这样。」

  他灿灿的看着月儿说道。

  「嗯,你真幸福,有爸妈疼。」

  月儿看着虎娃爸妈,眼神里闪过一丝羡慕的光芒。

  「你没爸妈吗?」

  虎娃奇怪的问道,只是刚说出这句话,他就一巴掌朝自己的嘴巴扇了过去。
你看我这臭嘴,不该问的不问。「从月儿的眼神里,他能够感觉到,她对亲情的
那种渴望,那种眼神他看到过,是在村里没爸没妈的孩子眼神里看到过的。

  「没事,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从小爸妈就不在了,不过我的运气比较
好,师傅把我养大了,从小除了练功和学习,我基本没吃过什么苦。」

  她笑道。

  虎娃也跟着笑,不过却是傻笑,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那个清丽,是你的女朋友吗?」

  她忽然看着虎娃问道。

  「是。」

  虎娃立马就想这么回答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简单的字,他怎么都开
不了口说出来,好像一口气堵在喉咙口,就是吐不出来。

  人生第一次,他这么不想让人知道他喜欢林清丽的事情。

  「我就知道是。」

  月儿看着他一脸为难的样子,笑道:「这有什么啊,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虎娃沉默,这个问题,他没法回答。

  如果说他不喜欢月儿的话,这绝对是骗人的。

  漂亮的女孩不少,但是和月儿这么漂亮,而且身材还这么好的女孩真的不多,
说句实话,如果没有林清丽的话,虎娃会毫不犹豫的点头,但是现在,他不能。

  如果说是的话,他感觉自己对不起林清丽,但是如果说不的话,他有感觉对
不起自己。

  所以,他纠结了。

  「你愿意娶我吗。」

  月儿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让虎娃立马一口气差点吸不上来,眼睛瞪的和牛
眼一样不可思议的盯着她

           第五十三章她恨我是应该的

  「你说什么,我没听懂。」

  他看着月儿说道。

  他向自己的祖宗十八代发誓,如果她真的愿意嫁给自己的话,即便是倾家荡
产,即便是让林清丽难受,他也愿意娶她。

  看到他认真的样子,月儿顿时就笑了,笑的十分的灿烂。

  「那么认真做什么,我逗你玩的,我才不想嫁人呢,再说了,我现在还有另
一重身份,想要嫁人需要组织批准的,没那么简单。」

  月儿说着,看着虎娃的眼神恍惚了一下,只是虎娃光顾着失落了,没感觉到。

  「喔,我就知道你是在逗我。」

  虎娃感觉好像一瞬间从天上掉到了地上一样,心里冰凉透骨,即便天气预报
说今天的气温最低二十八度,但是他还是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冬天一样,浑身发寒。

  「哼,就你这幅样子,还想我嫁给你,做梦,想要娶我的话,你就不能和其
他女人有一点点的联系了,要一心一意的,这辈子只能对我一个人好,你能做到
吗。」

  月儿看着他说道。

  虎娃能感觉到,她的眼神里竟然有几分认真。

  顿时一愣,但还是摇摇头,一脸苦笑的说道:「我做不到,最少,五年内,
我做不到。」

  「那如果我给你五年的话,你能做到吗。」

  月儿似乎是较上劲了,立马继续问道。

  看着她认真的表情,虎娃莫名的竟然有种心慌的感觉,张了张嘴,想要说
「能」但是最终还是说道:「我不想骗你,我做不到,呵呵,说这些有什么用呢,
反正你也不会真的嫁给我。」

  他打了个哈哈,转移了话题。

  正好这个时候虎娃爸妈喊着让吃饭,也给他解了围。

  吃完饭,身为队长,虎娃到队里的地里「视察」了一番,又买了点东西,去
了村长刘康复的家里。

  「月儿,要不你还是别跟我一起去了,我怕尴尬。」

  虎娃想了想,还是看着月儿说道。

  却没想到,月儿却很坚决的摇头,说道:「绝对不行,虽然是在村里,但是
我不能肯定,你要去的地方是不是绝对安全,你现在没有绝对自保的能力,我不
能让你去冒险。」

  「没那么严重的,我在这都生活了二十多年了,真的没事的。」

  虎娃解释道。

  但是月儿还是倔强的摇摇头,只是眼角闪过了一丝促黠的光芒。

  虎娃无奈,只能带着她。

  「老爷子不是让你教我功夫什么的吗,你赶紧教我吧,我自己变得厉害了,
我就自由了。」

  他说道。

  月儿顿时就愣了一下,看着他古怪的问道:「你确定你要学老爷子要我教你
的功夫?」

  「当然啊,学功夫不好吗,和电视里一样,呼呼哈哈的,太帅了。」

  虎娃说着,还做了几个电影里的武打姿势。最少也要比你厉害才行,怎么,
你不愿意教啊,怕我比你厉害啊。「他说着,嘿嘿笑着看着月儿。

  「切,不是我跟你吹,即便我给你十年,你也不会超过我的。」

  月儿顿时不屑的说道,只是心里却在咕哝着。这想不通,老爷子竟然会让他
学那套功夫,难道他的身体恢复能力真的强悍到了那种程度,那套功夫可是就连
大师兄都受不了啊。「不过这些话她都没说。

  虎娃买了五斤鸡蛋,又弄了几瓶罐头,这才拎着往刘康复的家里走去。

  从当了队长到现在,他还是第一次去刘康复的家里。

  刘康复的家在村子的另一头,虎娃要去他家,只有两条路能走,走第一条,
要路过李香草的家,走另一条,要路过刘美丽的家,这着实是让他纠结了,因为
这两个女人他现在都不想见。

  应该说他不想让这两个女人见到他身边的月儿。

  「月儿,要不你还是回去吧,我们那个村长是个色鬼,我怕她会对你有什么
非分之想,我知道你不怕,只是很麻烦。」

  虎娃再次看着月儿说道。

  只是他刚说完,就看到月儿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红本本递给了他。

  他顿时一愣,接了过来,一眼,先看到了上面大大的两个钢印的「国安」二
字,上面是一个国徽。

  翻开一看,立马就赶紧把本本还给了月儿。

  「我的妈呀,你竟然是个大校,太厉害了,是了,难道你就姓柔啊,我还没
听过有人姓柔呢。」

  虎娃顿时心里有些怕怕的说道。

  他虽然知道月儿的身份肯定不简单,但是压根就没想到她竟然是个大校。

  「怎么,我的名字不好听吗。」

  月儿看着虎娃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问道。

  「好听,好听,当然好听,柔情月,多好的名字啊。」

  虎娃赶紧说道,开玩笑,即便人家的名字是狗屎,他也要说好听啊,一不留
神,这位大神不开心了,他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哼,这下你相信你们村长不敢把我怎么样了吧。」

  她冷哼了一下说道。

  虎娃苦笑,只能继续往村长家走去。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路过李香草家的这条路。

  原因无他,只因为李香草是有男人的人了,即便是知道他身边跟了一个女人,
解释起来也要简单的多,虽然在城里他已经睡过了好多女人,但是不管是孙玉还
是秦氏三姐妹,都没有李香草的身子那么柔软。

  虎娃对她是一直念念不忘,抱着她的时候,他感觉就像是抱着一团棉花,舒
服极了。

  快要到李香草家门口的时候,虎娃的心里就开始变得紧张了起来,看到李香
草家的门紧闭着,虎娃这才长呼了一口气,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猛的放了下来。

  到了村长家里,一进门,就看到刘康复正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扇着扇子。

  「老村长,我睡觉呢,我是虎娃啊,来看看你,东西我放在这里了啊。」

  虎娃一脸笑容的说道,正要把东西往边上的桌子上放,就看到刘康复的媳妇
走了出来,急忙就把东西递给了她。婶,我给老村长买了点东西,你给收好吧。
「看到有人送东西,村长媳妇立马就笑的满脸开花,一边拿过东西,一边急忙招
呼虎娃坐下,不过眼睛却一直在月儿的身上不断的看着。

  「这位姑娘,不是咱们村的吧,我还从来没在咱们村看到过这么漂亮的女孩
啊。」

  她开口说道。

  听到这话,原本慵懒的刘康复立马就坐了起来,看到虎娃身边的月儿,眼睛
立马就亮了,和两千瓦的大灯泡一样的亮。

  虎娃其实也没说错,这个刘康复的确是个色鬼,不过因为他老婆看的紧,所
以才让人感觉很安分而已,虎娃可是知道,刘长寿经常请他去县里找乐子。

  「哎呀,是虎娃啊,昨天就说找你来着,让人去你家着你,你没在,你爸说
你去了城里,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他打着官腔说道,眼睛盯着月儿一刻也不放开。

  虎娃顿时就有些厌恶,不过却也不好说什么,笑着说道:「我来呢,一方面
是因为我当了队长到现在还没来家里看过,第二是因为我想找村长商量一下我们
队里建蔬菜大棚的事情,我也是最近忽然才有了这个想法,我问过了,大棚很赚
钱,好多村子都靠那个发家了。」

  他说完,刘康复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一个茶壶忽然从房间里砸了出来,
目标正是虎娃。

  几乎是同一瞬间,月儿的身体已经动了,真可称得上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只一瞬间,虎娃只感觉自己身旁吹过一阵风,然后水壶就被一脚踢了回去,同时,
月儿的身体也没停下来,立马护在了虎娃的身边,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精巧
的手枪。

  「谁,立马出来,饶你不死。」

  她声音冰冷的冲着房间里说道。

  刚说完,就听到房子里传来了一声娇呼。

  「哎呀,疼,爸,爸,赶紧进来,我胳膊流血了。」

  看到她的动作,顿时刘福康感觉浑身好像被浇了一盆冰水一样,只是听到房
间里的声音,他还是立马立马就噌的站了起来,惊讶的看了一眼虎娃,又看了一
眼拿着枪的月儿,说道:「饶命啊,屋里是小女,平日里就任性惯了,也不知道
是什么原因发了这么大的火气,您就大人大量饶了她吧,你要钱就说,要多少我
都给啊,千万别开枪啊。」

  虎娃顿时苦笑。

  他已经听出来了屋子里人的声音,正是刘小菊。

  他知道,她定然是看到了虎娃带了一个漂亮女人到自己家来了,气愤不过,
就用茶壶砸他。

  「月儿,没事,都是误会,老村长,没事。」

  他急忙调解着,挡在月儿的身前。

  只是月儿却并不放松,还是浑身紧绷看着屋子里说道:「不对,我能感觉到,
屋子里刚刚传来了一股杀气,刚刚那个茶壶,不管是速度还是角度,都把握的恰
到好处,如果砸过来,正好砸在你的右后脑,虽然不会让你死,但是却会让你变
成植物人。」

  「不是吧。」

  听到这话,虎娃立马就跳了起来,惊讶的看着屋子里,他虽然知道刘小菊恨
他,但没想到她竟然恨他恨到了这种程度。

  「是的,所以,我怀疑,有人想让你变成植物人。」

  月儿一脸紧张的说道。

  虎娃苦笑,还是摇摇头,说道:「算了吧,就当这个事情什么也没发生,她
恨我是应该的。」

             第五十四章傲人双峰

  听到这话,月儿顿时就知道这又是虎娃惹下的情债,顿时就撇了撇嘴,说道:
「算了,你的事情你自己处理,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如果她再要对你图谋不
轨的话,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出手的,我的任务是保护你的安全。」

  她说着,从自己口袋里再次拿出那张红本本,放在了刘康复的面前。

  「认识这个吧,我警告你,今天的事情,任何人也不能知道,如果你的老婆
和女儿把今天的事情给说出去的话,你们全家,都要背上叛国罪的罪名,这个罪
要怎么处置,你身为村长应该最清楚吧。」

  她阴冷的说道。

  刘康复看到红本本上的大校军衔的时候,顿时两条腿都软了,原本心里进村
的一丝侥幸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的妈呀,好歹是刚刚没有做出格的事情。」

  他心里连连庆幸,急忙说道:「刚刚发生什么了,我什么也不知道啊,是了,
虎娃,你刚刚说的那两个事情,都没啥,那个大棚,那是好事啊,我批准了,你
们队里放开手去搞就是了,如果效果好的话,就告诉我,我们在全村推广。」

  对于月儿说的那些话,虎娃虽然知道有些过了,但是他知道她也是为了自己
的安全着想,就没有说什么,听到刘康复的话,顿时就点点头,神色复杂的看了
一眼趴在门口一脸惊恐的看着他的刘小菊,叹了口气,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月儿冷哼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我说你的眼光也太差了吧,那种货色你都能看上。」

  出了门,月儿不由的撇了撇嘴说道。

  虎娃不说话,对于这个问题,他现在根本不想提。

  即便刘小菊有万般不是,可是毕竟他的确是睡了人家,不负责已经是过分了,
再损人家就太不好了,虽然他比较色,但是在他的心底还是有一杆属于自己的标
尺的。

  「喂,你不会说话啊,我在问你话呢。」

  月儿紧追不舍的问道。

  虎娃无奈,只能说道:「要不,你不要跟着我了吧,不管我是死是活,我都
认了,这就是命,你跟着我,让我感觉浑身都不是滋味,好像我不是我了一样。」

  他终于把这句话给说了出来。

  听到这话,月儿顿时脸色就变得冰冷了。

  「哼,土巴佬,你以为我想跟着你啊,如果不是老爷子的吩咐,我早就走了,
我告诉你,在这个事情上,你没有任何权利作出任何选择,在你没有完全保护自
己的能力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这是我的使命。」

  她说道。

  虎娃无奈,摇了摇头没说话,继续往前走,他知道自己是说不过这个女人的。

  「晚上,你就住在我家吧,环境不好,但是,好歹有顶,受不了你就去城里
吧。」

  到了自己家,虎娃再次看着月儿说道,他还是希望月儿能离开村里,离开他。

  她在自己身边,他感觉做什么都不方便。

  想去找李香草,不能,想去找刘美丽,也不行,想去找刘小菊道个歉,也不
行。

  他也不想在她面前表现的太色了,让她对自己的印象变坏。

  甚至他想去找林清丽,都不行,他知道,以林清丽刚烈的性子,肯定会误会
的。

  「放心,我又不是千金大秀,什么苦没吃过啊,想当初我作训的时候,每天
就睡在丛林里,走路的时候就靠在树上都能睡,不用管我的。」

  月儿笑着说道。

  对于虎娃的想法,她十分清楚,她其实也一点都不想留下,对农村的环境,
她实在是十分的厌恶,只是她也没有选择,一方面,老爷子的话她不能不听,还
有一方面,就是她得到了上级的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的保护虎娃,哪怕付出自
己的生命,也不能让人威胁到虎娃的生命。

  于公于私,她都不能离开。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没了脾气。

  打,他打不过月儿,骂,他也开不了口,只能沉闷着不说话,认了。

  「哼,我就不信了,农村的环境你能受得了。」

  他心里狠狠的想道,在他看来,月儿肯定是受不了村里的环境,顶多两天就
会走了。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月儿竟然睡的十分踏实,第二天一大早,
天还没亮,他就感觉到有人进入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眼睛还没睁开,就感觉到自
己身上一凉,盖着的毛毯被拉开了,立马就惊醒了。

  「啊,是你,你干什么,天都还没亮,发什么疯啊。」

  看到是月儿,他顿时就不满的咕哝着。

  「啊,你竟然裸睡,你个混蛋。」

  月儿看到他赤身裸体的样子,也是大叫道。赶紧给我起床,从今天开始,你
就要开始跟着我训练了。「听到她的话,虎娃这才一愣,正眼看去,就看到月儿
身上此刻已经换上了一身纯白色的休闲服,脚上穿着一双运动鞋,头发在后面绑
着,看上去别有一番风姿,他顿时就着迷了,表情呆滞了起来。

  月儿立马就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不由跺了跺脚说道:「看什么看,没看过
美女啊,给你两分钟时间,如果你把衣服穿不好,我就把你的衣服扒光了把你扔
到大路上去,快点,我在门口等你。」

  她说着,就转身出了门。

  虎娃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拉过自己的衣服,西服刚刚传到身上,想起她刚刚
说要自己训练,顿时就把衣服脱了下来换成了那身休闲服,急忙走了出去,他可
不想用自己的小身板去尝试月儿的一双爪子。

  「哼,两分三十五秒了,第一天,就不和你算账了,还算聪明,没有穿西服,
走,先跟我跑步去。」

  月儿看到他,冷哼了一下,然后就带头往门口跑去。

  虎娃一愣,赶紧跟上。

  虽然才将近十月,但是农村的早上还是显得有些清冷,虎娃穿着短袖,刚刚
出门就感觉到一阵寒风袭来,不由打了个寒颤,往月儿的方向看去,却看到她好
像一点反应都没有,顿时原本想要抱怨的话就咽进了肚子里。

  人家女孩都没说什么,他一个大老爷们怕冷的确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跑了几分钟,虎娃就开始感觉到身上热了。

  跑了十几分钟,话就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撑不住了,汗水已经打湿了背。

  「注意呼吸,再跑四十分钟就停下来休息。」

  月儿感觉到了他的疲惫,看着他鼓励道。

  听到这句话,虎娃却是一个踉跄,差点栽倒。

  十几分钟他都受不了了,何况是再来四十分钟。

  刚刚想要摇头说自己不行了,忽然看到月儿胸前那一对不断摇晃的诱人双峰,
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心里的疲惫竟然消失了许多。

  「色狼,哼。」

  月儿感觉到了他的目光,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然后就猛的加快了速度,虎娃
知道自己被发现了,灿灿的笑了一下,也跟了上去,眼睛却还在她的胸前不断的
瞄着。

  月儿本来就漂亮,身材也好,穿着休闲服本来就显身材,加上跑步的时候一
晃一晃的,胸前的一对硕大的双峰根本就隐藏不住,无比的诱人,这诱惑,竟然
成了虎娃第一天锻炼的动力,他竟然把一个小时跑了下来。

  「停吧,休息一会,等会再练其他的。」

  月儿看着时间已经将近一个小时了,就喊了停,她刚刚出声,虎娃就噗通一
下倒在了地上。

  「累死我了,真的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他大字型躺在地上,嘴里喃喃的吐着气说道。

  「起来,起来,谁让你在地上躺了,赶紧起来,不想死的话就赶紧起来。」

  月儿急忙想要把他拉起来,她可知道,忽然剧烈的运动过又躺在冰凉的地上
是多么危险的事情。

  虎娃却不管她,他此刻只想好好睡一会,他只感觉自己浑身一点力气都使不
上来。

  月儿的力气大,一把就把他从地上给拽了起来,不过刚刚拽起来他又躺下去
了,她一着急,直接两只手把他给抱住,只是这一抱,顿时就让虎娃的脑袋贴在
了她胸前的两个柔软的中间。

  虎娃的眼睛忽然睁开了,瞪得圆圆的,然后猛的又闭上了眼睛,身子忽然变
得更软了,往那两团软软的东西上不断的蹭着。

  月儿估计是被他给吓到了,也没感觉到他已经醒了,把他抱着想让他坐在路
边的一块石头上,但是他却好像晕了过去一样,不管怎样都要往她身上靠。

  「喂,你没事吧,你怎么了。」

  看着他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月儿顿时有些着急了。不应该啊,按说他不应该
这么差劲的,难道说师傅的判断是错的。「她皱着眉头,刚刚想去掐他的人中,
忽然就愣住了,一把把他给扔到一边的地上,满脸气呼呼的。

  「好啊,你竟然敢欺骗本姑娘的同情心,我就说怎么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劲啊,
原来是你一直在占我的便宜。」

  她终于知道虎娃是在装了。

  听到这话,虎娃也知道自己装不下去了,顿时就胳膊一撑地就想从地上起来,
只是两条胳膊发软,噗通一下躺倒在了地上。

  「哈哈,没想到你这么好骗,不过我真的不行了,你还是再让我靠一会吧,
我感觉,靠在你身上,我恢复的特别快。」

  他说着,看着月儿的脚往自己身上踢了过来,身上又没力气爬不起来,顿时
就在地上打滚。

  「哎呀,你这是谋杀啊,我警告你啊,你再敢虐待我的话,等我见到了老爷
子,我一定给他告状,你个坏女人,我身上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跑了一个小
时啊,还那么快,都绕着村子跑了五圈了,二十多里地啊,我又不是超人。」

  月儿这才冷哼了一下,看着他又往自己身上靠,本能的就想躲开,但是感觉
他这次不像是装的,顿时就没有躲开,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再次直接靠
在了自己的两个柔软之间,脸上还露出了一抹享受的表情。

  「你个混蛋。」

  她骂道,就想把他给扔开,但是忽然听到他的呼吸开始变得平缓,立马就感
觉不对。这家伙竟然真的晕了,不过也真的难为他了,第一次就让他跑十五公里,
虽然速度慢了一点,但是他竟然坚持下来了,而且呼吸竟然这么平缓,一点都不
像是有事的样子,真是不可思议啊。「她说着,就把他扶了起来让他坐在路边,
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休息,同时两只手在他身上的几个穴位上不断的按摩着。

  「哼,便宜你了,让你靠在本姑娘的身上沾光了。」

  她一边揉着一边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到,此刻虎娃的一只手已经悄然的放在
了她的大腿上,虽然没有动,但随着她按摩时候身体的晃动,就好像动了的感觉
一模一样。

  另一只手则是放在她的胸前,随着她的身体一晃一晃的,就不断的在她柔软
的双峰上轻轻的碰来碰去的。

            第五十五章最美好的时光

  虽然月儿武功了得,而且心思也十分的缜密,但是她又怎么能想到,虎娃从
初一开始就一直在寄宿制学校上学,为了逃过老师查宿舍,他早就练就了一身装
睡的功夫。

  他装睡的时候,心跳,呼吸,完全就跟睡着了是一模一样,此刻,完全就是
在装。

  跑了一个小时的路,他虽然感觉自己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但是脑袋却十分
的清醒,只是两只手上传来的阵阵舒爽让他的心跳不断的加速了起来。

  「太舒服了,没想到这个女人的大腿竟然摸着这么舒服,可惜,刚刚只是让
脑袋在她的双峰之间靠了一下,两只手没有能够抓住一下,现在这么一碰一碰的,
好比隔靴挠痒一样,真是越挠越痒啊。」

  他心里急的火热朝天,就想着怎么才能好好享受一下月儿胸前的柔软。

  月儿此刻却一心的在为他梳理经络,没有感觉到他的小动作,就在这个时候,
她把虎娃肩膀上的穴位都给按摩按了,要按摩他背上的穴位就要让他趴在自己怀
里。

  「哼,就让你占一次便宜。」

  她眉头一皱,还是让虎娃趴在了自己的怀里,两只手运气,在他的背上不断
的梳理了起来。

  按照她的想法,虎娃已经晕了过去,晕过去的人是没有感觉的,让他沾一点
便宜也无所谓。

  只是此刻虎娃的心里却已经是掀起了涛天巨浪。

  因为是在路边上,月儿想要完全碰到虎娃背上的各大穴位,就要让他的身子
直起来,但是他此刻已经「晕过去」了,身上完全是软的,根本就直不起来,无
奈,她只能把他抱住,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

  这样,她胸前的一对挺拔的双峰就正好顶在了虎娃的胸前,舒爽的感觉顿时
就让他感觉浑身一颤,差点醒了过来。

  急忙收定心神,就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紧紧的贴在她的两条大腿上,柔软的
感觉很快就从手心顺着神经传遍了全身,他立马感觉自己刚刚有了一点力气的身
子再次酥软了。

  「太舒服了,这简直是神仙的享受啊。」

  他心中怒吼着。

  这一刻,他真想毫不犹豫,不惜代价的把月儿狠狠的抱在怀里,哪怕只是抱
着,什么都不做都行。

  只是理智最终还是战胜的感性,他生生的忍住了。

  十几分钟后,天已经大亮了,月儿这才长呼了一口气,在他的脖子上狠狠拍
了一下。

  「该睁开眼睛了吧,不要脸的家伙,有人朝这边走过来了,好像是那个叫林
清丽的女孩。」

  她看着虎娃说道。

  虎娃顿时噌的一下就从她怀里蹦了出来,瞬间就站了起来,也顾不上阳光刺
眼,就朝四面看了起来。

  「清丽,清丽,这是误会,都是误会。」

  他嘴里急忙说道。

  只是刚刚说完,就发现四周空空如也,根本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很远方能
看到一辆拖拉机开过,顿时就有些生气的看着月儿,只是看到她冰冷的脸,他心
中的怒气顿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了忐忑和不安。

  「装,为什么不继续装了啊。」

  莫名的,听到他那么紧张那个林清丽的时候,月儿竟然感觉到心里一股酸酸
的感觉。哼,亏我花了半个小时为你梳理经络,还以为你真的晕了过去,没想到
你个不要脸的竟然在占我的便宜,我警告你,如果你下次再敢这样的话,我一定
剁了你的手。「她说着,就往村里的方向走去。

  虎娃一愣,急忙跟上,一言不发,心里却已经笑翻了天。

  经历了这么多的女人,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青涩的毛头小子了,他知道,
虽然月儿嘴上不说,但是这个高贵的公主刚刚既然已经知道自己醒来了却没有责
备自己,就说明他心里对自己已经有所好感了。

  有了好感,一切就好办的多了。

  只是想起林清丽那张秀丽的脸,顿时他又纠结了。

  在林清丽和月儿之间,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才好。

  一个是他梦魂缭绕的梦中情人,一个是让他心动不已的女子。

  这两个,他都放不下。

  「怎么样,身体舒服一些了吧,我刚刚帮你梳理了一下背上的所有穴位。」

  快进村的时候,月儿看着他问道,眼睛里带着一股担心的神色。

  虎娃一愣,顿时感觉一股愧疚的感觉从心底生了出来。

  「对不起,我,我好多了。」

  他有些结巴的说道,脑袋轻轻的低了下去,就好像一个犯错了的孩子一样。

  月儿顿时就笑了。

  「傻弟弟,没事的,你好好的就好。」

  她说道,爽朗的一笑,继续往村里走去。

  听到她的话,虎娃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但是也感觉到一股十分空落的感觉,
好像什么重要的东西失去了一样,莫名的感觉十分的难受。

  「她叫我弟弟,也就是说,她在心里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弟弟而已。」

  他心里苦笑,脸上却没表现出来,沉默的跟了上去。

  回去端了盆水在房子里冲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月儿已经在院子里站着
了,此刻她的身上再次换成了连衣裙,一身浅绿色的连衣裙,加上一双黑色的高
跟鞋,看上去清丽脱俗,好像是天上的仙女降临到了凡间一样。

  她似乎很喜欢高跟鞋,在什么时候都要穿着高跟鞋。

  「你就不能把你的高跟鞋给换了啊,在村里穿这个走路不方便。」

  虎娃看着她说道,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

  却听到她说:「没事,我今天就要走了,组织上有任务,我要去执行任务,
师傅派了小师兄来保护你,我相信你们两个一定能说到一起的,只是不要然他把
你给带坏了就好。」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虎娃家的门外就传来了一声汽车的轰轰声。

  然后是停车,关门的声音。

  「师姐,师姐,你在哪里。」

  一个富有磁性的男人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明明GPS定位就是在这个地方
啊,怎么找不到人。「听到这个声音,顿时虎娃就一愣,月儿的脸上则是一脸的
黑线。

  「我在这里。」

  她对着门外喊道。没出息的东西,带着定位仪,你竟然都找不到我的方向。
「顿时就看到一个穿着一身沙漠迷彩,脚蹬一双军靴,个子竟然快要赶上虎娃,
模样俊秀,理着小平头的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让虎娃没想到的是,他进来后第一时间竟然没去看月儿,而是眼睛一亮,走
到了自己身边,伸出了自己的手说道:「你好,刘虎娃先生,我是木风,你可以
叫我小风,从今天起的一个月内,我都是你的私人保镖,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愉快,愉快。」

  虎娃急忙也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然后有些不自然的看着身旁的月儿。你,
你要走一个月啊。「他说话有些结巴,到现在,他才发现,在自己的心里,原来
月儿占了那么大的空间。

  「你放心,虎娃先生,我一定能够代替我师姐保护好你的安全,即便我死了,
也不会让你受到丝毫的伤害。」

  木风顿时就表态一样一脸严肃的说道。

  「闭嘴。」

  两个声音异口同声的响起,然后虎娃和月儿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
到了惊讶,木风则是好像看到了蚂蚁踩死了大象一样,完全呆滞了,不可思议的
看着他们,不过他的表情很自然的被两个人给忽略了。

  「你先说吧。」

  两个人又是异口同声。

  然后四目相对,都笑了。

  「什么任务。」

  虎娃说道,这一次,月儿没有抢。

  「我还不知道。」

  月儿微微低着头说道:「即便知道了,也不能告诉你。」

  她说着,头已经抬了起来,看着虎娃微微的笑。

  「你应该知道,我所在的部门是绝密部门,执行的任务也都是绝密的任务。」

  说完,她就沉默了,虎娃也沉默了。

  良久,虎娃才咬咬牙,鼓起勇气看着她问道:「会有危险吗。」

  「会。」

  月儿说道。

  听到这个字,虎娃感觉自己的心猛地一颤,点了点头,说道:「我不多问了,
但是,你注意安全,记得回来了,要来看我,我请你吃饭,当是为今天的事情道
歉。」

  「好。」

  月儿也不矫情,顿时哈哈一笑说道:「你放心吧,我小师弟也很厉害的,一
点都不比我差,对了,以后你就要叫他师兄了,我们现在是同门师兄弟了。」

  木风顿时就想张口,但是看着两个人都没有搭理他的样子,顿时就摸摸鼻子
继续在边上当空气。

  「我相信你。」

  虎娃笑着说道。

  月儿顿时又哈哈一笑,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她说着,就大步走进她昨天晚上住的房间,从里面把自己的包包拿出来,头
也不回的,往门外走去,虎娃和木风刚刚跟出去,就只看到一亮越野车拉着长长
的尾迹绝尘而去。

  虎娃没有看到的是,车上的月儿,眼角里一滴泪水缓缓的滑落了下来。

  「傻瓜,我一定会记得我们在一起的这几天,虽然这几天的时间不长,但却
是我这一生最美好的时光,再见,我的傻瓜,如果我此次能够胡来,我一定会给
你说,我爱你。」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